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80章 血纸人

    睡衣少女大概是见有希望,她立刻站了起来,擦着眼泪道“姐姐,你放心,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位叔叔!”

    “你不认识,你还喊他老公?!”我脾气就忍不住上来了。

    睡衣少女低下头,含羞带怯地说“人家虽然做鬼好久了,可从没见过长得那么帅的叔叔,所以忍不住就春心大动嘛……可是那个叔叔好可怕,我现在真的一点儿也不敢接近他了,更不敢再叫他老公了。姐姐,你就原谅我年轻不懂事吧!那个帅气的欧巴,也只有姐姐最配得上。”

    听她这样说,我心情好了一些,不禁好奇这少女到底有个什么遭遇来“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又来找我,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少女说她叫闻嘉,出生在一个条件很不错的家庭,但从小父母对她的关爱就很少。1岁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独自旅行。17岁去爬一座山时,不幸掉落悬崖摔死了,尸体几个月后才被人发现。父母将她葬了之后很快就离婚了,而她就成了一个游荡人间的小野鬼。

    闻嘉抹着眼泪说“姐姐,我会来找你。是因为我看见你和那个帅欧巴在一起,他那么可怕,却很听姐姐的话,我就知道姐姐不是一般人。姐姐,你能看见我们这些鬼,你一定有办法帮我达成愿望的。姐姐,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个好人。好姐姐,你就帮帮我。”

    当闻嘉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地跟着我往家走时,我就有点儿后悔了。感觉自己在这个少女的眼泪攻势下又做了一件蠢事----答应让她先跟我回家,我会带她去见能帮她的人。

    夜泽若是看见她。一定会气得不轻吧?

    我站住看向她,刚要开口“你……”

    她立刻眼中又蓄满眼泪,活像被人丢弃的小狗一样“姐姐,你是不是也像我爸爸妈妈一样嫌我是个累赘,要丢下我?”

    “我……”话就卡在了嗓子眼儿,但转念一想,家里有两樽大佛,这少女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鬼,明日将她送到张俊那里,也就没我什么事了。如此一想,我叹了一声,道“听着,我只收留你一晚,明天我就带你去找能帮你的人。还有,我家里情况有点儿复杂,你去了别乱说话,听到了吗?”

    闻嘉立刻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我可以发誓,绝不会给姐姐添乱的。”

    到了家,我先让她在外面等着,等我给里面的两尊神解释清楚了,让她再进来。

    我开了门,先是探进了半个身子,屋内的灯亮着,然后我就看到一幅无法形容的画面----半空中飘着两个绝世美男,皆是盘膝而坐,他们中间是一个半透明的石桌,身旁各自放着棋笥,而石桌上亦是密密麻麻的黑白棋。

    一句话,他们在下棋。

    夜泽手执黑子,似是下到了难处,眉头紧皱。而云毁则一看就是高手,因为他手里还拿着他那一本书,看一眼书。再看一眼棋盘,再瞅瞅夜泽,眉间带着得意道“认输也不是一件丢脸的事。你现在认输,总比小姿回来看到你输得惨不忍睹得好。女人都喜欢看见自己喜欢的男子意气风发的一面。”

    这时,云毁才看见了我,冲我打招呼“小姿,你回来了?”

    我愣愣地点头,对于眼前他们竟这么和平共处的一幕,还处于震惊之中----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夜泽瞧见我,便将黑子一放,落到了我面前“怎么这么晚,今天又加班了吗?”

    说完,夜泽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他一把拽开我,手臂就忽然伸长,掐住了刚刚探进头的闻嘉的脖子,就将她扯了进来!

    “又是你!”夜泽就跟捏着一个小鸡仔儿似的,直掐得闻嘉当时就浑身开始冒黑气,两眼往上翻,“竟敢还来!本王今日就让你灰飞烟灭!”

    眼看闻嘉细嫩的脖子就要被他生生地掐断了,我连忙去阻止他“夜泽,快住手!她是我带回来的!”

    夜泽看向我,带着不解,但他还是松开了手,闻嘉一下就瘫倒在地上,整个身体都变得比刚才要透明一圈。我想看看她有没有事,却被夜泽拉住,他斜眼看向闻嘉“为什么要带这个女人回来?”

    一听夜泽的口气,我就知道夜泽对闻嘉也是厌恶透顶。

    此时,云毁已经收拢了棋盘自动归位。他扶起闻嘉“小姑娘,你没事吧?”

    闻嘉身子晃了晃,看来被夜泽那么一掐,她的元气又损减了不少。当她看见夜泽那双满是煞气的眼,便吓得往后一退,但当她看到云毁时,双眼立刻呆滞了,那双眼睛像是长在了云毁身上,云毁还柔声地对她道“你别怕,我们都不是坏人。”

    “欧巴,我好怕,他好可怕……”闻嘉立刻抱住了云毁的胳膊,像是被吓坏的小老鼠一般,使劲儿往云毁身上靠,“欧巴,人家好怕怕,欧巴,你保护人家好不好?”

    基本可以确认一件事了,这个闻嘉就是个花痴!一开始看见夜泽帅,就喊夜泽“老公”,现在又看到云毁帅,又黏着云毁不放。云毁被这姑娘一搂,面露尴尬,但他真比夜泽心善多了,还耐心地抚慰她“你不用担心,有我们在。他不敢拿你怎么样。”

    闻嘉坐在椅子上,神色带着惶恐不安,她又看向云毁,一溜烟又跑到了云毁身边,可怜兮兮地说“欧巴,我可不可以就站在你身边?”

    云毁看了一眼满脸阴沉地夜泽,道“你就站在我身边吧。”

    闻嘉继续两眼放光地盯着云毁。

    我搂着夜泽的手臂,道“她叫闻嘉,是个身世很可怜的女孩儿,她因为一些缘故无法转世投胎,所以她才来找我。明日我就带她去见张俊,看张俊有没有办法帮到她。”

    闻嘉一碰触到夜泽的眼神,就吓得一哆嗦,她朝夜泽鞠了一躬“叔叔,对不起,请您原谅我年纪小不懂事,一时的口误,给叔叔和姐姐带来了误会。叔叔,您就原谅我吧?”

    “叔叔?”云毁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闻嘉还很“呆萌”地问道“我……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吗?”

    “没有,你说得很对。这位夜叔叔可是个堂堂正正的君子,他是不会跟你一个小姑娘斤斤计较的。”云毁忍住笑说道。

    接着,闻嘉又很忐忑地看向夜泽“叔叔,您能原谅我吗?”

    我感觉夜泽的脸比刚才更黑了几个度。

    反正闻嘉是个鬼,又有云毁照应着,我倒是不大担心了。我推着夜泽进了我的房间,搂住他的腰,仰望着他“叔叔,你的脸色太臭了,比臭豆腐还臭。”

    “你叫谁叔叔呢?”

    “欧巴!”我立刻改口,“欧巴,你看,她不过是个小女孩儿。还未成年就死了,不是很可怜吗?她叫你‘老公’,纯碎是因为你太帅了。而且,明天我就带她去见阿俊,保证不让她在家里再多一天,好不好?来,笑一个嘛!”

    夜泽搂紧我的腰,嘴唇便吻上了我的唇,我搂上他的脖子,与他亲吻。我被他吻得嘴巴有点儿痛,良久,我们分开。

    夜泽依旧绷着面色“明天就把她送走。”

    “我保证明天就送她离开。”

    夜泽脸色稍解,贴近我的额头,低声道“今天想我了吗?”

    “想了。”我搂住他的腰,微笑着回答。

    他也莞尔一笑“我也想你了,比以前更想。”

    我也是,说喜欢你之后,却比以前更想你。

    ……

    第二天起床后,我就发现闻嘉一直围着云毁打转,各种装小白、撒娇、呆萌。大概是因为又新来了一个伙伴,又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所以云毁很是照顾她。

    “欧巴,你的声音真是好好听,欧巴,你给我唱一首歌吧?”

    “你想听歌?”

    “我就想听欧巴唱歌,欧巴,求你啦。”

    在闻嘉“小白兔”的攻势下,云毁竟真的唱起歌来,还是我最近常听的年轮!而且唱得特别好听。

    “跟蛤蟆叫一样,有什么好听的?”夜泽出现在我身旁,不以为意道。

    “云先生还会唱歌呢,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唱一首?”我随口一问,因为我没听过夜泽唱歌。

    “你想听?”夜泽听我想要听他唱歌。眉间是藏不住的得意,他凑过来在我耳边道,“你今天跟本王去约会的话,本王就唱给你听,只给你一人听。”

    我笑着锤了他一下,这人,也学会诱惑我了。

    想要约会,就先要解决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我带着闻嘉去见张俊。闻嘉一听说她要离开,就又去黏着云毁,眼含热泪地说不想离开他。云毁则像个大哥哥关照小妹妹一样,让她跟着我去见张俊。言说。可投胎重生便是一个鬼最幸运之事。

    云毁的神情中带着一些酸楚。想到云毁与夜泽的关系,想到阿锁婆婆曾说,让我想办法帮助云毁回到他该回到的世界。可是,他又如何回去呢?即便他回去了,亦已过千年,云先生的亲人恐怕早已不在了,他又如何在那个一个亲人、朋友也没有的时代生活下去?在这里,起码有夜泽、张俊和我几个朋友,让他不那么孤单寂寞。

    或许,关于云毁的事情,我还要再问一问张俊。

    因为闻嘉实在“舍不得”云毁。只得“全家总动员”,我带着三只鬼去找张俊。悲催的是,张俊被人请去驱鬼了,要两三日才能回来。闻嘉听闻此言,立刻喜不自胜,又搂住云毁的手臂高声尖叫“太好了,欧巴,我又能和你在一起了。”

    “就让她留在这里等阿俊回来。”夜泽握住我的手,说,“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该走了。”

    闻嘉立刻就急了“欧巴。姐姐,你们不要丢下我这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孩儿不管哇!我一个人在这里会害怕的!”

    夜泽凌厉的目光射过去,闻嘉立刻吓得噤声了,她躲到了云毁的身后。

    “这里是阿俊的家,只要她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不会有事。送她来找阿俊,已经是我们仁至义尽,到这里就可以了。”夜泽强硬地对我说。

    “欧巴,姐姐,人家做鬼以后,一直是一个人。到哪里都是一个人,你们是我这么长这么长时间以来接触到的最多的人,听你们说话、看你们谈笑,我都觉得幸福极了。姐姐,人家再也不想一个人品尝那种孤独的滋味儿,那滋味太难受了。姐姐,你们就在收留我几天好不好?等你们说的阿俊一回来,我就立刻来找他,绝对不会再给你们添麻烦的。”闻嘉低声啜泣着说。

    云毁拍拍她的手道“有我在,你不用怕,这几天你就跟在我们住在一起吧。等阿俊回来。我会亲自送你来。”

    “欧巴!”闻嘉一副感动至极的模样,握住云毁的手,来回蹭着脸。

    “你自己也不过是个临时住客,有什么权利替我们做决定?”夜泽呛声道。

    云毁立刻反驳道“我记得房主是小姿,你何时竟也变成主人了?不过是和小姿确定了恋爱关系,这也不代表你就有权利替小姿做主。”

    一时间,又是硝烟弥漫,两个人的导火索又引燃到了我身上,都看着我,让我压力倍增。我握住夜泽的手,抬眸道“也就两三天。就让她再住几天吧。”

    我看她和云毁相处得不错,虽只一天,但却让云毁较之以前心情愉悦了很多,笑容也多了很多。而云毁又这么护着她,我便不想让云毁伤心失望。

    我捏了捏他的手心,眼神示意他看向云毁和闻嘉,他瞧了一眼,又与我相视,不再说话,我知道他是同意了。我道“云先生,那这几日,她就交给你照顾了。”

    “放心,我不会让她惹出麻烦来的。”

    闻嘉激动地说“欧巴,姐姐,我是可以留下来了吗?”

    云毁微笑着点头,闻嘉高兴得又蹦又跳,还亲了云毁脸一口,让云毁当即呆怔了。

    我擦,不会进展得这么快吧?

    ……

    第二件事,自然就是与包玥约好的事情。我原本打算是和张俊一起去瞅瞅的,但如今张俊既然不在,只能我……我和三个鬼同往了。

    自然。我事前又做了不少安抚工作,才把夜泽那几乎要爆炸的小愤怒压了下去。

    包玥一看我一个人过来她看不见鬼的,就担忧地问道“张先生怎么没来?一个人可以吗?”

    我瞅瞅身后并排的三只鬼,自信地道“没问题的,到时就瞧我的。”

    事实证明,我这话还是说大了。

    昌爷爷住的社区和我住的社区挺像,都是那种很破旧的小区。我们进了幽暗的楼梯,上了三层,包玥刚打开门,我就感觉里面阴气很重。一阵风从里面吹出来,就飞出了不少的五颜六色的纸来!

    我不禁挡住了脸。再移开时,赫然发现我们的脚下躺着无数的冥币!

    包玥的脸色当即变得很可怕,径直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进去。

    我因为有鬼护航,胆子还稍微大一些,就慢慢地打开了门,在幽暗的光线下,径直看见一个披着白布单、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那里!而她的身上满是鲜血!

    “啊!”我吓得一趔趄,当即坐在了地上。

    “谁啊?”屋内传出一个很苍老的声音,接着一个身影从卧室内出来了,“谁来了?”

    包玥扶起了我。喊了一声“昌爷爷,是我,小包。”

    “啊,是小包来了,快进来。”

    我跟着包玥进去,包玥此时才看到立在房间里的那个女人,当即吓得贴到了墙上,战战兢兢地问“昌爷爷,这是什么啊?”

    我此时才发现,那并不是活人或者鬼,而是一个用纸扎成的殡葬品。可是它太栩栩如生,也太恐怖吓人了。

    昌爷爷看了一眼,连忙将它搬开“这是一个顾客定做的。”然后,他才似发现这纸人上有血,看了一会儿,低叹一声,扯过一块白布就将它盖上了。而它旁边放着不少葬品,连花圈都有,让人看了就会立刻毛骨悚然。

    但此时,我注意的不是别的,而是这个昌爷爷。

    我认识他,他就是老昌寿材铺的老板,47饭馆连锁店所在地址之一。我当时就因为在那里吃过一顿饭而招惹上了夜泽,后来还曾去那里询问过是否改租过,但被这老爷子拿着棒子轰了出来。

    真是世界这么大,缘分这么巧。

    包玥向昌爷爷介绍了我,昌爷爷打量着我“这小姑娘,我怎么觉得看着有点儿眼熟?”

    我尴尬地笑着,怎么好意思告诉他,你开的寿材铺其实是个鬼怪聚集之地?也许会把这老头吓得又犯病了。

    真该张俊来看看,这可是他的“房东”啊!

    包玥又询问他身体是否感觉好了一些。昌爷爷甚是慈目地笑道“好多了,好多了,你们这么多人每天都来看我、照顾我。我这个老家伙再不好,就要拖你们年轻人后腿了。你瞧,我现在都能下床了,这不是好了吗?”

    包玥还是劝他多注意休息,不要忙着干活儿。昌爷爷又看了一眼那个“血纸人”,似是无可奈何地低叹一声“行,我听你的,等彻底好了,再干活儿!”

    包玥扶着昌爷爷去休息,我则趁机打量起这里来。屋子里很阴暗,家具也很古老,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东西。两口大红箱子放在一侧,上着锁,似是掩盖着无数的秘密。大红箱子外却是一面造型极为漂亮且极为明亮的镜子。镜子是欧式的,有一人多高,正好能照到我全身。

    透过镜子,我看见墙上挂着一幅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男一女。这显然是结婚照。

    包玥从昌爷爷房间出来,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就是这个收音机。”

    我拿了过来,确实是个年头很多的老式收音机。我抬眼看了一下屋内那口放在桌子上的座钟,11:15分。也就是说,再有15分钟。它又会自动开了。

    “这是昌爷爷的结婚照吗?她是昌爷爷的妻子?”我指着那张黑白照片问。

    包玥道“对。我听社区里的人说,昌爷爷的老婆很久之前就过世了,昌爷爷很爱他的老婆,一直没有再娶。”

    “是这样……”

    “娄姿,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只是有了一点儿猜测,等到11:30分的时候,大概就能见分晓了。”

    我们又把收音机调频了,然后紧张地等待着11:30分的到来。

    秒针、分针、时针,一点点地走过,当秒针刚指到11:30:00时,放在我们面前的那台收音机就准时打开了!调频也自动回到最开始的频率。里面咿咿呀呀地正唱着“……记得草桥两结拜,同窗共读有三长载,情投意合相敬爱,我此心早许你梁山伯。”

    电视这时也忽然打开了,也是戏剧节目,同样是梁祝的唱词!同时,屋内传出诡异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之后盖着血纸人的白布也忽然像被什么人掀开,那个满身是血的纸人又阴森恐怖地看着我们!

    包玥吓得直往我身边躲“娄姿,娄姿,你看到了吗?是不是有鬼?”

    我默默地看着一切……确实是有个鬼……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鬼。

    我先是看见了一根涂着黑亮指甲油的纤细手指在收音机上轻轻一按,便打开了收音机,并把收音机调频到它常停在的频道。接着,我便看见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她看上去很年轻,不过三十岁的样子,穿着一件水蓝色短裙,外面套着一件白色的针织衫,一双纯白色的高跟鞋。

    她打开电视拨到戏剧台后,又优雅地走到那一堆殡葬品中,我看见她的腿型很漂亮。她伸手将白布一掀----

    以上就是我们见到的所有惊悚场面的全过程。

    但是之后,她就站在昌爷爷手扎的殡葬品前发起了呆。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