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71章 不再弄丢你

    忽而,面前出现一道身影,将我搂入怀中。他手中的剑一晃,啪的一声,似是将什么击碎了。

    屋内终于安静下来,我靠在夜泽的怀中,看见云毁落在了沙发那一边,鞭子还隐隐泛着白光。

    屋内一片黑暗,我微微推开夜泽“我去找蜡烛。”

    “这地上都是碎片,我抱你过去。”夜泽关怀的声音响起,让我心又乱跳。

    “电视下面的抽屉里有蜡烛和打火机,你去拿吧。”我又说,夜泽低头看我一会儿“在这里等我。”

    夜泽转身去拿了蜡烛和打火机。这是我为了防备停电或者灯泡又被夜泽“吓死”了用的。不想,今天就用上了。

    我点燃蜡烛,看了一下地上,就看见一片像被剑削断的玻璃碎片。

    我抬头对夜泽道“把地扫干净。”

    他凝目望着我,我也不管他听没听到,我护着蜡烛走到云毁面前,依旧抑制不住激动“云先生。”

    云毁用手遮住了脸,我连忙把蜡烛端远了一些,将它固定在桌子上,才起身微笑地对着他。

    云毁上下打量着我。神情又变得柔和“你就是张兄所说的娄小姐吧?”

    “我叫娄姿,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我温和地说。

    “娄姿?哪两个字?”

    我刚想说是,“楼阁无木”的娄,“美姿仪”的姿。但身后传来哗啦一声,是夜泽拿着笤帚将玻璃碎片扫进簸箕里的声音,很用力的声音,接着便听他凉凉道“总是捅娄子的‘娄’,搔首弄姿的‘姿’。”

    我噌地回头瞪向他,却见他黑黝黝的眸光中跳跃着两簇光,又看得我“心惊肉跳”。

    “娄姿,好名字,好记也好念。”

    还是云先生说话让人舒坦,云毁瞥了夜泽一眼“方才他是否欲对你不轨?”

    咣当一声,夜泽将东西一扔,大步过来,凑到云毁面前“怎么,你还想再打一架,就这么想被本王打死吗?”

    云毁盯着夜泽“夜公子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打死人,说不出去也不怕人笑掉大牙吗?”

    “如此,那便再来比一比,你若输了,就从这里滚出去。”

    明明是两大绝色美男。若是可以“相亲相爱”,那将是一副多让人流鼻血的画面啊。

    我将手好不容易插进去,推开二人,大声说道“你们两个先搞清楚,这里是我家!你们谁敢再动手,就从我家滚出去!”

    “你让谁滚出去?”夜泽回头锋利地看我。

    我气急败坏道“你们谁动手,谁就滚出去!我不会管谁先来谁后到!”

    我进了自己的卧室,还好卧室里的灯没有被“吓死”,还依旧坚挺地亮着。我无力地倒在床上,脑子里很是杂乱。一想起在医院的事,更是心里乱得不行。照当时的情形。分明是有人想要对付我,可是我这么一个老实本分的姑娘,我真不知道自己招惹了谁。我又想起吴丹露、宋文美景,心中便是一紧,只因为自己比别人幸运了一点点,就连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妒忌,我的世界究竟怎么了?

    想着想着,肚子就开始叽里咕噜地叫起来。我踟蹰半天,还是打开了房间门,往外偷看时,正好对上了一双温润的眼睛。

    云毁独自站在屋内,就像夜泽失忆后第一次出现一样,四处打量。他见我出来,便停止了打量,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是我们把你的家搞得很乱。”

    其实,除了一个灯泡,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损失,地上也已经重新收拾干净了----是夜泽干的吧?

    “没关系,没关系,家里也没怎么乱。”我连忙道。

    我和云毁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他又先开了口“我曾听张兄提起你,他也言明会由你把我带回自己的家,我的到来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你和阿锁婆婆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又如何会嫌你麻烦呢?但我不能对他提起那段事情,也不能提起阿锁婆婆,因为这是我和阿锁婆婆的约定。

    想起阿锁婆婆,望着眼前的云毁,我心中又是十分难受,若是阿锁婆婆能够看到现在的云毁多好。

    “小姿?”云毁的一声呼唤将我从凝神中唤醒,我连忙收回视线,道“不会的。阿俊说你在这里元气会恢复得快些,你就踏实在这里住下来吧。只是夜泽这个人,还请你多包含一些。他……不是个坏人。”

    云毁望着我未说话,我解释道“我与他的关系……有些乱,一时也说不清楚。但他与云毁先生你曾经是知交好友,你们都因为受了伤,忘记了从前,所以也不记得你们原本是朋友这件事了。”

    我心中念着,希望他们恢复记忆后,别找我算账,我可是为了他们好啊。

    “我们是朋友?”云毁露出和夜泽一样疑惑的表情,眉头也稍皱。

    我点头“……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消除误会,重新成为朋友。”

    云毁揉了揉额头,似是因为回忆而难受,我连忙道“你刚刚恢复一些元气,就不要过于思虑了。日子还长,等你元气慢慢恢复了,自然也就能够想起从前的事。”

    片刻,云毁眉头稍展“好,我听你的。”

    我的肚子又咕噜咕噜叫起来,云毁一开始还没听出来,问我道“何处青蛙在叫?”

    我尴尬地捂着肚子“是我这里在叫……我饿了。”

    云毁露出惊愕的神情,片刻忍俊不禁地笑起来。

    我实在懒得做饭了,便泡了一袋方便面,云耀瞧着我泡面,不禁问道“这是何物?”

    “方便面。”我说,想了想解释,“一泡就可以吃的面。”

    云耀惊叹道“竟是如此神奇?我只见过面条要下锅煮的,却不想竟有如此方便之面。名字也很贴切,方便面,方便吃的面。”

    我被云毁逗笑了“你要不要尝尝?”

    “这种面应该得之不易,我住在你家,又怎好意思还让你破费?”

    此刻。我又见识了云毁的另一面,他在这方面要比夜泽有趣多了。想当初,我碰到夜泽时,也是希望看到他对什么都好奇的表情,但是却让我很失望。

    “你等着。”我从厨房里抱着一箱子方便面出来,“呐,云先生,你要吃,我管够。”

    云毁露出震惊的神情,我大笑起来。

    我给云毁也泡了一袋,我俩并肩坐着。云毁不像夜泽一样能触碰到东西,所以我将泡好的面给他打开,一阵袅袅香气就充满整个房间。云毁闻了闻,闭着眼享受了一番,嘴角露出笑容“味道鲜美,真是一道极好的面。”

    我挑起面呼噜噜吃起来,又看了看那黑玫瑰,强迫自己移开眼睛,继续和云毁边吃边聊。

    因为云毁是刚刚恢复了一些元气,所以他早早回去休息了,盛开的樱花也合拢了,犹如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我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刚进去,我就被用力地推在了门上。对面,是夜泽阴云密布的脸。

    他的手按着我的肩膀,沉沉地望着我,冷冷道“他来,就让你这么开心吗?连吃个方便面,你都能和他笑到这么久。”

    我微微皱眉“你要是又来说云毁的事,那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这里是我家,是我做主,我想让谁住进来,是我自己的自由,和你无关。你不要忘了,你也是阿俊介绍才来我家的。你和云毁一样,都只是这里的住客,不是这里的主人。”

    我的肩膀被掐得更疼,他修长的手抚上我的脖子,尖尖的指甲滑过我的脸庞,带来一丝生痛“你是在提醒本王,本王和外面那个野鬼是一样的吗?”他凑到我耳边,眼睛变得有些赤红,“可本王清清楚楚地记得。你是阿俊给本王找的女人……你现在是在嫌弃本王么?”

    他现在把称呼又上升到“本王”,我能感觉到他的不高兴与危险。

    我侧头望向他“对,我就是讨厌现在的你。从前的夜泽是霸道,但他从不会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他不会口口声声说着喜欢我,却逼迫我接受他。他只是默默地对我好,不让任何人欺负我。可是现在的你,却整天欺负我,让我伤心,让我难过。你和他相比,我就是无法喜欢、无法接受!”我眼中闪着泪花,“凭什么。我和他的记忆,他可以完全忘记!凭什么,你要代替他出现!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失忆,也不愿意他消失!”

    夜泽望着我,他后退了两步,捏住了额头,我想上前,却没有动。他抬起头,眸子更是发红,我害怕地望着他。他的手砰的一声拄在我脑袋旁边,捏着我的脸“难道本王现在就是他吗?……宁愿自己失忆。也不愿他消失……但本王偏不会如你的意!本王一辈子也不会恢复从前的模样!本王一样会让你爱本王爱得死去活来!”

    夜泽又要亲上我的唇,但他却在靠近我嘴唇时,疼得低下了头。身形也开始像水纹一样波动。

    “夜泽!”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地担心他,去他时,却只抓到了一团黑气----他消失了。

    我在房间中发呆,大颗的眼泪落下来。

    如果我只是为了我自己,我早就不顾一切地扑进你怀中。可是,夜泽,你最爱的那个姑娘不是我啊。就算,你再也无法回到她身边,她在你心里的位置也是无可替代。你告诉我,我又该怎么办?

    第二日,我早晨爬起来,发现自己眼睛红肿外带一圈黑眼圈----昨晚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快三点时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但梦中都是噩梦----我也是被吓醒的。

    如今,我已经习惯了做早餐。虽然自己没什么胃口,可我还是像机器似的把早餐做好,等把面包片、热牛奶、荷包蛋端上桌子时,我才愣住了----自己在做什么?

    以前都是夜泽陪着我“吃”早餐,他不在的时候,我依然每天都做两人份的早餐。看着桌子上的菜。才感觉自己似是被奴役管了----还真是有些觉得可笑。

    我正发呆时,一个声音忽而响起“小姿。”

    我转眼看见了云毁,立刻“转悲为喜”“云先生,你出来啦?正好,我做了早餐,一起来吃?”

    云毁走过来,望着我“你哭了?”

    我连忙擦了擦眼睛“刚才不小心把辣椒面撒地了上,呛的。”

    云毁未言,目光转向桌子,落在了面包上“那个东西是什么?”

    “面包。”我拿起一片面包,“这是全麦面包。夹着荷包蛋吃。”

    “如此,又是我孤弱寡闻了。可否帮我加一个你做的荷包蛋?”云毁道。

    我请云毁先坐下,便又拿来了一个盘子,用面包裹了荷包蛋和一杯热牛奶端到了他面前“好了。”

    云毁嗅了嗅牛奶,又闻了闻面包加荷包蛋,清雅地笑了笑“张兄让我来你这里,果是没错的,小姿你都堪称厨子了,手艺竟是如此之好,倒是让我过足了口福。”

    我捂嘴笑了笑“云先生,你要是想说什么就跟我说哦。我这里还有很多吃的,是你没见过的哦。”

    当一阵阴风袭来时,我看见夜泽一脸冷然地站在那里,投向我的一瞥带着熟悉的高冷。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向兀自“吃饭”的云毁身上,抿紧了唇角。

    云毁看见夜泽便招呼他道“夜兄,出来得正好,小姿做好了早餐,你也来尝尝,她的手艺可是极好的。”

    虽然不知道这二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云毁如今已对夜泽态度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还称他“夜兄”。我终是松下一口气。

    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夜泽,想起昨夜的情景,我就想逃,便对云毁道“云先生,你们吃吧,我先去上班了。”

    “可你还没吃呢。”云毁道,我说了句“不饿”,便跑进卧室,拿了包,又急匆匆地出来,根本不敢再朝餐桌那边看一眼,我就在云毁的呼唤中打开门跑了出来。

    一口气跑到了一楼,我背对着楼房喘息,当我抬头朝六楼看过去时,正好看见玻璃后面夜泽的身影!我都没看仔细,撒腿就跑,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我一样。

    晚上,我去逛超市,故意在里面逛了又逛,将近十点才回去。我轻轻打开门,像个小偷一样潜入自己的家,家里静悄悄的。我不知道,我上班后,夜泽和云毁是怎么打发时间的。反正,家里毫无声息的样子。我按了按开光,发现灯没亮,这才想起灯泡昨天瘪了。

    我搬来椅子,拿着手电筒踩了上去,因为昨天灯泡是爆裂了,所以不容易拧下来。我小心地踮起脚拧着灯泡,却不想重心失稳,椅子朝一侧栽了下去,我再跳下来已经来不及,只能“啊啊”地眼睁睁地等着自己摔在地上。

    但我却扑进了一个冰冷的怀抱里,身子也被紧紧地抱住了。

    他倒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我靠在他怀中,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一时心跳失衡。

    片刻,我就从他身上弹起,后退了两步。

    我与他默默无语。

    他将椅子扶起来,简洁地说“我来。”

    他嗖地飞了上去,不一会儿便把灯泡拧了下来“新的灯泡呢?”

    我递给他,他又很快地按上。

    室内,又重新一片光明。将我和他又笼罩在彼此看得清的画面中。我搬着椅子朝一边走去。

    “你还要躲我多久?”身后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我握紧椅子,心跳开始加速。

    “昨天是我不好。”他又说,没了昨日的霸道专横,反而多了一些宁静,“是我太心急了,不该那般逼你接受我。”

    我的手指略微颤抖地,他走到我身后,伸出手将我抱在怀中,头抵在我的肩膀上“原谅我昨天的过激举动。我只记得你是我的,我喜欢你,却忽略了你的感受。我忘了我们之间从前的事,一切都让你一个人承受着,对不起。”

    我转身望着他,眼泪又开始在眼中打转。在这一刻,我仿佛又看到了我所熟悉的夜泽。我伸手细细抚摸着他的脸,随后靠在他身上,紧紧抱住了他的腰“昨天我不该说那些话伤你,你还好么?”

    夜泽伸手揉着我的头发“看见你和那个云毁相处得那么高兴,你对着我时却总是冷若冰霜,你觉得我会好受?昨天,我是气疯了,也嫉妒疯了。才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也把自己弄得险些又危险了。”

    他的话让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想起张俊的话,我更加后悔自己不该那般刺激他。遂检查起他的身体来“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你还哪里不舒服吗?我带你去找张俊!”

    夜泽握住了我的手,声音有些喑哑“娄姿……”

    我抬眸望着他,他按住我的后脑勺,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亲吻,眼中有让我沉溺的温柔“从我醒过来之后,我们一直都在吵架。以后不要再吵了,嗯?我也不会再逼你接受我。那些我失去的我们的回忆,我会将它们一一都找回来,不再丢失它,也不再弄丢你。”

    我搂住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脸庞,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我是矛盾的,也是自欺欺人的。我一刻也无法忍受与他的冷战,更无法忍受他离开我。明明知道保持距离也许是我和他最合适的相处方式,可我又一次失败了。夜泽于我,就像吸铁石和铁,而他是吸铁石,我是铁,不管我们相距多远,我都会被他牢牢地吸回来。只想在他身边,哪怕结局是早已注定的分离。

    我心中依旧是无比纠结的,无法找到一个能够看见阳光的出口。有时,我更希望失去记忆的是我,这样,或许,是最完美的结局。

    此时,与夜泽独处。我心中又升起几分紧张,遂没话找话“云毁呢?”

    “找他做什么?”夜泽似还是很反感云毁,“你还想用他来刺激我么?”

    “你乱说什么?云先生是好人,也是……”我还未说完,就被夜泽打断,他一伸手又将我捞到身前,眉头一挑,“他是我的生死之交?”

    我慌得心神一跳,他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

    “你为了留下他,真是不遗余力地对我撒谎!你为什么不能直接说他是我的亲兄弟呢?”

    “因为你们长得根本不像啊,说出来。我都觉得骗不下去了。哎,我应该说你们是黑白无常的,你看你一身黑,他一身白,说你们是黑白无常才靠谱。你说是不是?”我对着夜泽纯真地眨眨眼,同时想拿开他的手逃跑,但他扣得更紧了。

    他似笑非笑道“怎么不继续说了?”

    我吐了口气“我承认,是我骗了你,云毁他并不是你的生死之交。你们之前就像现在一样,彼此厌恶对方,但是。我却觉得,你们其实是互相欣赏对方的,并不是真的讨厌对方。我说云毁是你的知交,也是想你们能真正地成为朋友。如同,你和阿俊一样。其实,云先生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我成功地转移了夜泽的注意力,因为他问的是“我倒想知道,他怎么个可怜?”

    “这件事说起来话很长……你怎么知道我骗了你,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我抓住他的衣衫,既激动又害怕。

    夜泽审视着我,回答“我想我若与他真是生死之交。他便是我的知己,应就像我看见你时的感觉,但我看到他第一眼时就对他没有任何好感,而是无法形容的厌恶。我相信,在我失忆前,我和他不会是什么朋友,只会是彼此厌恶的关系。”

    “你框我!”我拧着他胳膊说。

    夜泽笑了笑,抬起我的下巴“若不是我自己起了疑心,你是不是一直要框我下去?这么骗我玩儿,你觉得很有意思么?”

    他的话让我心中又咯噔一声。我拿下他的手,垂下眼,低声道“对不起。”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