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69章 本王想与你圆房

    我在上面的回忆中之所以不提夜泽和云毁后来如何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啊啊啊啊,谁来告诉我,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自从那夜夜泽与云毁“合体”后,张俊将他们重新抽离之后,夜泽就回到了黑玫瑰里,再也没出来。按照张俊所说,对付无头新娘时,他们都消耗了大量的“鬼力”,所以需要“缓缓”才能再出来。

    重新回到家中之后,我感觉像是经历一场浩劫。当我重新把黑玫瑰放在窗台上时,心中滋味百结。

    我望着黑玫瑰发呆,又想起云毁与夜泽之间的对话。

    夜泽有一个未婚妻叫“阿阮”,而他似乎也很爱她。

    如果这个阿阮只是他的“曾经”,那我可以不在乎,可是,不是。

    我们说好,无头新娘的事情结束之后,不管他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答案,我都会接受。

    说到底。我们之间除了有过一些“亲密的接触”,我与他之间也没有谁也谁说,我喜欢你。所以,我和他的感情也可以说根本未曾开始过。如果它要结束,我也会对他笑着说,好。

    可是,即便如此想着,眼泪还是顺着我的脸滑下来,我擦了擦脸,对自己说,有什么值得哭的?他是鬼,你是人,你还真想来一场“人鬼情未了”么?你也想像阿锁婆婆一样,为了一只“厉鬼”,连自己都弄得魂飞魄散了?

    我转身进了卧室,可是眼泪仍旧止不住地流。我蹲在地上,尽量不出声地哭泣着。

    整整一星期,他也没有出现。每天,我依旧将早餐摆在了桌子上才离开。

    那个星期,我们参加了阿锁婆婆的葬礼。此时,云毁还在张俊那里,也不曾出现过。

    那个星期,我一直在疯狂忙碌之前被我遗忘的工作----手链设计。

    除却和夜泽未知关系的烦恼外,阿锁婆婆与云毁的爱情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望着公司设计这款手链的理念----是为情侣专门设计打造----我的心忽然强烈跳动起来,心里有一股要喷薄出来的感情,手指也跃跃欲试。

    我想将阿锁婆婆和云毁的爱情设计到这款手链里。

    后来,有人来叫我,说徐总要见我。我去了徐耀的办公室,徐耀正在玩游戏,看见我进来,他才将游戏暂停,靠着沙发打量我一番,才开口道“你上周末去哪儿了?”

    虽然我感激他把我调到了设计部,但也不代表我就忍受他所有“土皇帝行为”,我直接说道“徐总,我是您的员工不错,但您请注意,我不是您的女仆。上班时间,您可以过问我的工作。但下班、周末是属于我私人的时间,我想我去哪里。不需要和您特意交代吧?”

    若是之前,我一定会因为畏惧徐耀,而他问什么我就老老实实说什么。但在虞村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却让我变得比以前更勇敢、更勇于做一个真实的我。

    徐耀手臂交叉抱在胸前,带着一丝玩味“才几天,你的胆子倒是大了。”

    我继续不卑不亢地说“徐总您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回去继续工作了。”

    “好久没去你家了,下班时候等我,我跟你一起回家。”徐耀又直接亮出目的,他是真的不懂先问问别人的意思吗?所以,我也明明白白地拒绝“对不起,徐总,我最近有点儿事,不太方便您来。我先回去了。”

    我直接打开门走了,又回头看了一眼徐耀的办公室,内心没有丝毫的慌张与后怕。

    回到家,虽然心中如在油锅里炸油条,等我推开门,再次见到空落落的屋子,一股难受涌上心头时。

    夜泽,从我的卧室穿了出来。

    我定定地望着他,喉咙里有些发紧,似乎我已经很多年未曾与他想见过了。

    他只站在那里,便让我想哭。

    他慢慢飘到了我面前,伸出冰冷的手触摸着我的脸庞,一寸一寸,让我如此想念。

    “夜泽……”我抬起泪眼望着他。

    他凑近我,一只手挑起了我的下巴,捏起我的脸,细细打量着、摩挲着我的下巴“你就是阿俊给本王找的女人是么?”

    我脑袋里的弦儿一下就崩掉了,似曾相识的画面跳跃了出来。

    ----“你是本王的女人,对不对?”

    那次,在他将厉鬼吴丹露和小李消灭后,他再次出现时,就是这个样子。

    我心中万分震惊之时,他已经搂过我的腰,将我搂到他面前,他眼睛就像再打量一件商品一样打量着我。

    “本王想与你圆房。”半晌,他又突然冒出一句,手指落在我的唇上,轻轻滑过之后,他低头就覆上了我的唇,然后便开始激烈地吻我。如同那次他对我的那样。

    我心中一机灵,一把推开了他,我靠在了门上,不安地望着他。

    此时的夜泽,又变成了那个我不熟悉的他。

    “女人,你躲本王做什么?!”夜泽皱眉,低气压从他身边绕开。

    他朝我而来。我紧紧靠在门上“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女人!”

    “你不要过来!”我惊恐地望着他,夜泽停在那里,依旧皱眉看着我。

    我逃也似的回到了屋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夜泽,那那晚的夜泽又出来了吗?

    为什么又会变成这样?

    我不知知道在里面躲了多久,等我拉开一条门缝,看见他站在窗边。

    他转身望着我,我们之间默默无言。

    他来到我面前,我猛地就关上了门,但我根本忘了一扇门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他穿门而过,阴鸷地望着我“女人,本王的耐性是有限的,不要试图挑战本王的耐性。”

    我吓得一下靠在了桌子上。

    这样的夜泽,真的好陌生。

    我望着他,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夜泽又忽然飘到了我跟前,伸手抹着我的眼泪,语气也放软了“别哭了,是本王不好,本王吓到你了吗?”

    我心中又是一颤,他此时的模样又让我恍惚感觉和平常一样了。

    望着眼前这个我想念已久的人,我终于忍不住扑上去,紧紧抱住他,倾尽全力地大哭起来。

    我拿着纸巾擦着眼泪,擦完一张,夜泽递给我一张。他审视着我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终于止住了哭泣,我也出神地看着他。

    他凑了过来,我身子微微向后顷,他在我脸上转了一圈,最后开口道“你怎么这么爱哭?比水龙头还冲。以前我都是怎么哄你的?”

    “你不记得我们以前的事情了?”因为他的话,我心中倏地一凉。

    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吗?

    他继续打量我的脸,眉头轻笼,似是回忆道“也不是,我还记得一些事。”

    “什么事?”我立刻兴奋地问。

    他又搂住我的腰,轻柔地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喜欢你,我还没和你圆房。”

    我一把推开他,心跳得难以遏制。脸也红得能煮熟鸡蛋了。

    我惊愕地望着他,此时的夜泽又给了我另一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他轻笑起来“果然是我的女人,越看我就越喜欢你。你说怎么办?”

    他现在不是夜泽吧?他是宋仲基附身吧?否则,他怎么会我说这么多“撩妹子”的话?

    我不禁摸向他脸庞,扒开他眼珠子看,夜泽仰着头配合着我,一只手又搭上了我腰“你不相信我是我么?”

    我坐下,继续观察着他“你……”

    他凑过来“我什么?”

    我拿开他的手“对不起,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如果真有一个叫“静一静”的人可以让我静静就好了,可我根本就静不下来啊!

    我擦。不过就是搞了一下合体,怎么就把他弄失忆了呢?而且他失忆后又大变样,若是之前的夜泽一定会因为失忆痛苦不堪,我现在也才明白为什么有时夜泽看上去像一个“悲伤少年”,因为他心中就是有许多连他自己都打不开的秘密!

    可是,如今,你看看他的样子!他似乎毫不在意自己失忆的事情,还一个劲儿地“撩拨”我。这样的夜泽让我感到陌生,感到吃不消。

    我悄悄打开了一道门缝往里看,就看见夜泽在我家乱转着。因为他失忆了,所以这里对他来说就像一个新来的地方。他那里翻翻,这里看看,最后竟拿着我晒在外面的内衣左右翻看。

    我蹭地跑出去,从他手里夺回内衣,又把晾晒的内衣都收了,抱在怀里“你别又乱翻我东西行不行?”

    夜泽竟然挑唇一笑,步步紧逼上来,我就靠在了玻璃上,就听他道“你果然一直在看我。”

    我脸一热,反驳道“这是我家。我看你在干什么有什么错?还有……”我一指黑玫瑰,“你家在那儿,你应该回那里面去,明天我会带着你去见阿俊,他说不定会有办法让你恢复记忆。”

    夜泽的脸顷刻沉了下来,他一把拽住我的手臂,将我拖到他面前,阴沉地问“现在的我,就让你这么讨厌么?”

    现在的我,就让你这么讨厌么?

    是现在的你太让我无法捉摸了。根本就不像你了。

    我眼中又充满泪水,夜泽放开了我,目光低垂,看不清情绪“我知道了。相比现在的我,你喜欢的是从前的我,对不对?”

    他说完,便消失了。

    我抱着衣服久久站在那里发呆。

    第二天,夜泽没有出现。

    我向公司请了假,望着那株黑玫瑰,我毅然决然地将它装进了木盒里,带它去见张俊。

    还是“鲁迅”管家给我开的门,我还未说明来意,他就说张俊已经在等我了。我火速去见张俊,依旧是在那间暗淡的屋子里。

    “有些话,我要单独对你说。”张俊看了一眼木盒说道,我只得先将木盒交给“鲁迅”管家代为保管。

    一等管家拎着木盒离开,我就迫不及待地说“张俊,夜泽他失忆了!”

    “失忆了?”张俊一推眼镜,毫无惊讶之色。

    我惊愕地看着他“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他会失忆?怎么才能帮助他恢复记忆?”

    “你确定要帮他恢复记忆?”张俊凌厉地问道。

    我不解地望着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恢复了记忆,就会想起阿阮。凭着泽的性格,你跟他就再无可能。”张俊犀利地说,“现在他忘记了一切,你就可以选择和他重新开始。只要你我不提阿阮,他也就不会再想起那些过往。”

    我吃惊地望着他,难以理解地说“你是要我不要恢复夜泽的记忆,让我永远瞒着他?你是他朋友,你怎么能这么建议我?”

    张俊依旧处之泰然“你想让他恢复记忆,再次陷入痛苦不堪中?”

    我想起夜泽当时的模样就心痛,张俊接着说“我想你已经发现了,在泽这次失忆之前。他本来就是失忆的。我本想,让他自己亲口告诉你这件事,但看来,这件事始终是他的心结。泽作为一个鬼魂,在世上飘荡了上千年,他会忘记过去,并不是什么稀奇事。许多鬼在世上流浪久了,都会忘记很多前尘往事,甚至忘记自己是谁。这些年,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记忆,却毫无线索,直到你的出现。但,我们也看到了,他想起那个‘阿阮’时是多么痛苦。”

    “那也是夜泽他自己的事,你和我都没有权利替他决定。”我无法苟同张俊的说法,即便夜泽失忆对我来说是“天赐良机”。

    “那你想过没有,他就算恢复了记忆,但已经过去了上千年,他在意的人和那段历史即使是在异时空,现在也早已不存在了。泽。他永生永世都回不到过去了。”张俊继续给我埋地雷,“你让他恢复记忆,就是让他怀着痛苦永生永世痛苦下去,没有轮回,没有结束。”

    我心中一沉,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半晌,我自嘲起来“你是要我欺骗夜泽,自己就是他心爱的女人?你觉得他失忆了,忘记了阿阮,我就可以当她不存在。自欺欺人地和他在一起?张俊,你的说法,我无法认可。我无法装作若无其事地去面对他,也无法面对我自己。”

    我最鄙视地就是感情欺骗,现在居然轮到了我自己,还真是可笑。

    况且,现在的夜泽,我根本就无力应对啊!他句句都在撩我,我真怕自己哪天把持不住,扑上去和他滚床单。哪天他又恢复记忆,那我们之间又该怎么办?

    “你是想让我帮泽恢复记忆?”张俊又问。

    我点头。

    “泽是怎么想的?”

    想起夜泽如今的模样,我瞬间沮丧了“现在的夜泽……很奇怪。”

    “很奇怪?”张俊似乎终于有点儿兴趣的样子了。

    “对。他……他直接跟我说他失忆了,忘记了我们的过去,可是他还记得我。他……”我老脸一红,“他昨天还跟我说……要圆房……”我拉住张俊的手,不再有迟疑,“阿俊,我求求你,还是让他恢复记忆吧。现在的夜泽,我真的应付不了,我连怎么跟他相处都不知道了!”

    “这么奇怪?”张俊竟然还露出笑容,“值得我研究一番。”

    研究你个头啊,快把夜泽给我变回来啊!

    “你到底帮我不帮我恢复他的记忆?”我吼了一声,张俊继续淡定地望着,颇认真地说“这件事,我只有四个字送你顺其自然。”

    我擦,那你刚才神神叨叨、一本正经的样子,是在做给谁看啊!

    “你耍我?”我跳了起来,“你是不能帮。还是根本不愿意帮我?”

    张俊将手中的三妹铜钱一字排开“你说你是为了帮泽,但我觉得你更多的是为了自己。”

    张俊的话让我觉得很刺耳,我让他帮助夜泽恢复记忆,怎么会是为了我自己?如果真的是为我自己,我最好的选择不是不要让夜泽恢复记忆么?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质问道。

    张俊拾起一枚铜钱放在桌子的一边“其一,你根本没有问过泽他现在是否愿意恢复记忆。你不顾一切地将泽带过来,吵嚷着让我帮泽恢复记忆,你却忽略了他本人的意愿,这是你的自私。”

    我心中狠狠地揪起来,想起昨夜夜泽拉着我的手说“现在的我。就让他这么讨厌吗?”再次像根大头钉刺进我心中。

    张俊又排了一枚铜钱“其二,你对夜泽的喜欢只限于他的某一个方面?当他表现出你所不喜欢的一面时,你就不再喜欢他了?”

    “当然不是!”我立刻矢口否认。

    “如此,现在的夜泽就不是夜泽了么?他只是稍稍改变了对待你的方式,我看到的却是,你很厌恶他现在的这个样子。”

    “你胡说!我没有厌恶他!”我急急地辩解,眼泪又情不自禁地落下来,“你胡说,你胡说!你根本不知道现在的夜泽变成了什么样子,他根本就不像他了。我宁愿他对我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也不想看到他因为失忆,把他自己都弄丢了!”

    张俊站起身,拍拍我“我只想告诉你,泽如何变,都是泽。如果喜欢他,就应该尝试去接受他从未向你展示过的所有方面。”

    张俊又继续排他的硬币“其三,我并没有对你说谎。活人失忆,医学界尚无彻底的治愈办法,一个鬼失忆,是任何活人都治愈不了的。”

    我抹掉眼泪,心中一下慌到了无边无际“你真的没有办法?”

    “没有。”张俊推了推眼镜说,他做这个动作时,通常代表他很认真地在说话。

    “告诉他你和他的事,还有阿阮的事,主动权都在你。”随后,张俊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不要告诉他阿阮的事情是上佳建议。泽知道这些事,除了痛苦,还会让他魂心不稳,这样对他来说,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严重下去,轻则……被其他厉鬼吞噬,重则……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压倒了我心中最后一根“要对感情坦荡”的稻草。

    我失魂落魄地靠在桌子上,也就是说,我不能告诉夜泽关于阿阮的事,甚至不能让他恢复记忆?!

    我一下变得六神无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夜泽会失忆?”

    “云毁也失忆了。”张俊开口必是天雷。

    “他……他真的忘了阿锁婆婆?”

    张俊点头“不只如此,他比泽更严重。将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

    “过去……所有?”我吃惊地问。

    “对。”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难以置信地问,“阿锁婆婆只是想让云毁忘记她,而不是忘记所有的一切……”

    张俊看着桌子上的三枚铜钱“我想有两个原因。一是对付无头新娘时,我们是以煞气制煞气,这会消耗他们大量的‘鬼力’。当年我太爷爷以云毁之魂魄封印无头新娘之后,云毁在樱花树上养灵六十几年,鬼力依旧不及当初的三分之一。其二,阿索婆婆心地善良,未做过恶事,且对爱坚一。这让她的灵魂比世上常人要纯洁数十倍。这样的灵魂所具有的净化作用,无可预估。她用自己的灵魂本意是想净化云毁一人的记忆,但当时云毁与夜泽就像太极图阴阳面一般,灵魂密不可分。他二人又都同时出于虚弱的状态,所以,泽的记忆应该是被连带着净化了。”

    “你的意思是,阿锁婆婆灵魂的净化能力太强了,所以把云毁的记忆全部抹除,而夜泽也被累及了?”

    张俊话里包含的强大信息,让我好半天才消化过来。

    张军推了推眼镜,做最后总结“正是。”

    我无话可说了,只希望阿索婆婆看到如今的云毁不要太伤心,她的本意并没有错。

    张俊答应我和夜泽谈谈。临走的时候,他把一盆樱花盆景交给了我,我错愕地看向他,难道这是云毁新的栖身之所?

    “正是。”张俊简洁地说了两个字,随后望着樱花盆景,“让他和夜泽在一起,对他会有好处。”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