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66章 一棵树的爱情

    忽然,棺材咯吱咯吱响动起来,棺材板像要四分五裂开来一般!原本贴在棺材上的符咒、灵堂里的符咒、屋外的符咒,都突然脱落了!有的飞到烛火旁,一下被火舌捉住,吞噬殆尽。

    整个大地似乎都在跟着颤动,蜡烛也砰地倒在地上灭了。阿锁摔在地上,火光未灭前,她看见表姐依旧低着头站在棺材前,鲜红的嫁衣飞舞起来,格外妖异。

    “表姐!”阿锁喊了一声,在这寂静的禁院更显无助与惊恐。

    一阵大风刮来,刮得她都睁不开眼。迷蒙中,她看到那些“影子”如同潮水一般融入了灵堂!许多的“影子”从她的身体上穿了过去,无一例外地走近了棺木,随后便被吸了进去!

    砰的一声,似是有什么从棺材里被弹了出来,正好落到了阿锁的脚边。她一惊,却马上认出了它----竟是插在头骨上的桃木剑,也就是镇压无头新娘和她相好的法器!

    无头新娘!是无头新娘!

    等所有的“影子”都消失后,灵堂里又恢复了平静。表姐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被钉在那里一般。

    阿锁大着胆子进去。她甚至不敢呼吸。她走到表姐身边,拉了拉表姐的衣角,轻声叫道“表姐……”

    一直低垂着头的表姐忽然身子一挺,手指咔咔作响,随后便是一声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叹息“啊……”

    表姐一扬脖子,脖子也是咔嚓一响,似是断了一般。随后脑袋又是咔嚓一动,才转向了她,阿锁看到一双流着血的眸子!

    “啊!”阿锁吓得步步后退,却感觉有个影子出现在自己面前,猛然间就进入了她的身体里!阿锁只觉得身体不听使唤,似是被撕扯一般,痛苦异常,这么持续了一会儿。忽然之间,又有什么像被她挤了出去。阿锁随后昏倒在地上,她隐隐约约听到一男一女在对话。

    “这个女人的身体我进不去。”男人嘶哑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女人问。

    “她身上有法器保护。”

    “我们如今已经吃了足够多的鬼魂,还有什么法器可以对付我们!我去看看。”女人又说,女人似乎靠近了她,又传来那种痛苦的感觉,接着又消失。

    “她身上的法器太厉害了,我们无法占据她的身体,怎么办?”男人又问。

    “今夜是我们的复活之夜,不要在意她!外面有的是身体,只要我们出去,那些身体和灵魂就都是我们的!走吧!让我们把这里变成人间地狱!让我们狂欢去吧!”女人说。

    “哈哈哈……”

    那两个声音消失了,阿锁似乎又听到了无数的尖叫声和哀嚎声,随后她便彻底昏了过去,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蒙蒙眬眬中,她听见了云毁焦急的声音“阿锁,阿锁……”

    这还是他第一次喊她这么多遍名字,声音真好听啊。

    阿锁慢慢睁开了眼睛,便看见云毁焦急的脸庞,她爬了起来“云毁?”

    “不要说话,你听我说。”云毁打断她,“无头新娘出现了,现在正在到处杀人。你身上有张天师给你的护身符,可以保你一时。现在,你马上收拾细软,离开这里。”

    阿锁回忆起了所有事,无头新娘占据了她表姐的身体复活了!

    张天师,就是白天给她护身符的老道士吧?

    “你呢?”她急切地问,“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两人相望片刻,外面又传来惨叫声,云毁平静地望着她“我要与张天师留下来一起对付无头新娘。”

    “我也要留下来。”

    “你留在这儿做什么,让你走你就走!”

    “因为你在这儿啊!”阿锁眼中闪动着晶莹,云毁一时无言地望着她,她坚定地对他说,“因为你在这儿啊,我想和你在一起。”

    你不会离开,我也就不会离开,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啊……

    两人凝视了许久许久,云毁也许是被她感动了,开口道“你跟我来。”

    出了禁院,阿锁便看到满地横七竖躺着的尸体,皆是身首分家。死状极为恐怖。整个蒋家大院都静悄悄的,仿佛变成了一座慌宅。

    她随着云毁磕磕绊绊出来,正好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掐一个孩子,那个男人有着一双血眸,一看就是被厉鬼附身的人。孩子顷刻间就被掐断了脖子,丢在地上。厉鬼晃动着脖子,露出锋利的牙齿“不够,不够,不够……”

    随后,他就看到了阿锁“是你……”脑袋又咔咔地转向她身边的云毁,“魂魄……有强大法力的魂魄……我要吃……我要吃……”

    阿锁看到云毁手中出现一根鞭子,并对她道“去樱花树下等我。”

    云毁见她没动,又喊了一声。阿锁也知道自己不能留在这儿变成云毁的累赘,便使出全身的劲儿跑向樱花树。

    奇异的是,黑夜中的樱花树此时发着白光。

    樱花树周围挤满了人,都惊惧地望着外面。而外面,老道士----张天师正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相斗。

    那是她表姐----不,是无头新娘。

    两人斗得是天翻地覆,阿锁愣神儿之际,无头新娘便伸着利爪朝她而来,她身前的佛牌发出一道金光,就将无头新娘重重弹了出去。同时张天师一个拂尘落在她身上,无头新娘惨叫一声,滚落在地。

    “快进去!”张天师喊了一句,阿锁迅速跑进了白光中。发现里面还有不少来蒋家做道场的和尚,此时都纷纷念着经,让罩着樱花的白圈儿越发的白亮。

    阿锁也担忧地看着外面,之后,忽然冒出一个“影子”!那个影子只有身子,没有脑袋。他落到了无头新娘身旁,活像见了比自己还可怕的厉鬼一般“小竹,救我!”

    接着,云毁也出现了。看到他毫发无伤,阿锁才放下心来。

    张天师一挥拂尘“畜生,这下看你们往哪里逃!”

    无头新娘盯着张天师“你这个妖道,敢来毁我好事,我不会放过你!”说着,她张大了嘴,顷刻阿锁耳边响起尖利的声音,她不禁捂住了耳朵,就看见无数的“影子”从她嘴巴里冒了出来!像是一团团黑压压的云彩,直袭张天师、云毁和樱花树。

    无数的恶鬼龇着尖牙,瞪着血眸,举着利爪就朝樱花树袭来。他们砰的一声撞在结界上。眼睛爆突,凶面獠牙,长长的指甲竟然穿过结界伸了进来,那是一双双灰白的手!

    “啊!”阿锁相信那一瞬间有很多人看到了厉鬼的手,宛若从墓地里伸出来一般,在使劲儿往里抓着。人们大叫起来,不断往樱花树上靠。和尚加速了念经,结界再一次增强,那些厉鬼的手被生生地融化了!传来厉鬼的一声声尖叫!但是这根本没有抵挡多长时间,很快,又有无数双手探进来。一个人的腿被拉住,阿锁利用护身符驱赶走了那个人,却帮不了别的人。

    很快就有人被拉了出去,顷刻就被一群恶鬼围上去掐死了,之后他也变成了恶鬼!

    结界终于被强扯出一道缝隙,有恶鬼想要趁机钻出来,被张天师一个拂尘打得魂消魄散。这时,云毁飞进了结界,他将自己的灵力注入结界之内,结界的缝隙便又消失了。当张天师终于打飞了一片恶鬼,无头新娘也消失不见了,随后那群恶鬼化作一团黑云也消失了。

    夜,终于又恢复平静,可是对虞村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无法忘却的噩梦,更是一个无法抚平的伤口。

    身边都是人们的低泣声,女人搂着孩子哭泣着,孩子也吓得哭泣着。

    张天师对付了厉鬼之后,明显有些心力不足。阿锁扶着他坐下,张天师摸着酒壶喝了一口酒,缓和着心绪。又望了望那些哭泣的人,说“这里并不安全,这些村民不能呆在这里了。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们暂时躲避?山洞也可以。界时,我会设置法界,不让恶鬼再敢伤害他们。”

    阿锁请来了村里较有声望的老人。老人说在离虞村不远的另一座山上有一处茅草屋,专供猎人打猎。张天师听到后,立刻让老人带领村民去山上暂时避难。

    “那我表姐呢?她被厉鬼附了身,她会不会有事?”阿锁想起表姐,急忙问张天师。

    张天师望着她叹了口气“你表姐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阿锁心中一沉。

    蒋家的人死得已经七七了,蒋家大爷、大夫人都死了,只剩下管家、几个姨太太和孩子了。

    云毁出现在他们面前,他温柔地注视着阿锁,阿锁扭过头不让眼泪流出。

    樱花树下那位老人正召集村民说话。而阿锁看见云毁和张天师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

    她走了过去,听到张天师对云毁说“也不知道我张家究竟是欠了你这个姓云的什么啊,每次遇见你,都没好事啊。我太爷爷为了给你找这颗栖身的灵树,把半条命都差点儿搭进去。而我只不过碰巧路过,如今却也要将命搭在这里。这一次,我怕是连孙子都看不见了。”

    “确是我有亏你们张家的人。”云毁对着张天师作揖。

    张天师捋捋胡子,望着远处的天际长叹一声“无头新娘这次再现,吸食了无数的魂魄和煞气,明日又是七月十五,鬼门大开。更是煞气最足的一天。只怕就是我太爷爷在世,也很难在封印她。如何是好,这到底如何是好啊?除非……”

    张天师回头望着阿锁,让阿锁心里发毛,随即张天师摇了摇头。

    阿锁上前犹疑地问道“张天师,无头新娘……到底是怎么复活的?”

    “这个,也不难讲。当时我太爷爷将无头喜娘封印在她丈夫头颅里时,曾说切勿让阴年阴月阴历阴时的女子靠近,否则封印就会被破解。”

    阿锁心中一惊,表姐是阴年阴月阴历阴时出生的人?阿锁想起表姐曾告诉她,不管虞村还是蒋家,凡是有阴年阴月阴历阴时出生的女子,都会被送出村子。蒋家曾有一个阴年阴月阴历阴时出生的孩子,出生当日就被送了出去,一辈子都没接回来过。她则提前几天出生,躲过了那个时辰。如此说,极有可能是大夫人害怕表姐也被送走,所以隐瞒了表姐真正的出生时辰。

    那日她们进入禁院,便已经破解了封印?这才导致了无头新娘复活,导致了蒋家几乎被恶鬼灭门,导致了虞村无辜村民的枉死,导致了……这可怕的一切?

    阿锁脸色愈发惨白下去,她不敢再想了。

    “别想了,不是你的错。”云毁温柔的声音响起,阿锁抬起泪眼望着他。

    如何不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因为好奇拉着表姐私闯禁院,怎么会让表姐有机会接近那口棺材,又怎么会破了封印,放出了无头新娘?

    “你看他们,他们都是一些淳朴善良的村民,自从我来到这里,他们就都对我很友好。可是现在他们的亲人死了,家毁了,都是因为我鲁莽不顾后果地非要去那个院子看看。要不是我,表姐也不会去那里,更不会被厉鬼附身……蒋家现在也全都完了,大伯死了,大嫂也死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阿锁心中很是难受,想起那么多人都无辜惨死,她更加内疚不已……

    云毁默默地陪着她“这些村民是很无辜,他们本来应该在这里平静的生活下去,但如今却家毁人亡,现在还要离开家,却别处躲着。可他们都还活着……”

    阿锁顺着云毁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脸庞,云毁继续说着“让这些人一直活下去,才是你的责任。无头新娘一定还会出现,如何让他们安全地离开,不再丢失性命,才是你眼下最该做的事情。”他又回头凝视她,“不是这样么?”

    “娘,我饿。”有孩子喊起饿来,又有人喊起渴来,可是没人敢再回村子里取水拿饭,都怕被恶鬼捉走。

    “那些孩子们都饿了。我陪着你去给孩子们和乡亲们拿些水和吃的吧?”云毁提议。

    阿锁在云毁的劝说下,和几个村民一起回去,在云毁的陪伴下,拿了食物和水,以及一些包袱。随后众人朝着山上转移。

    阿锁与云毁站在樱花树下,笼罩在樱花树周围的白光已经消失了,点亮的火把虽然照亮了四周,可仍旧昏昏暗暗的。

    “你跟他们一起走吧,待在那里,保护他们。”即使是在黑暗中,云毁的身子都散着白光,如樱花一样的白色。

    保护别人?明明她连自己都无法保护。这不过是他为了让她离开,不要再回来所编的借口。

    她凝望着他,说她自私也好,说她就是要给他添麻烦也好……

    “只要你在这儿,我一定会回来。”她又这样说,同时凑过去吻了他脸颊一下,虽然她并不能触碰到他,可阿锁还是觉得那一刻她亲到了他“我喜欢你,云毁。”

    说完这话,她扭头就跑了。心在剧烈的跳动,可是也让她明白了自己想要做什么。

    是她的愚蠢害得虞村的乡亲们家毁人亡,所以她要和张天师、云毁一起消灭无头新娘。

    山上的茅草屋。

    张天师在茅草屋周围设置了结界,还有各种驱鬼法咒,又交给村民一些简单的驱鬼咒语。并在樱花树与茅草屋的一棵树上结“音铃”。山下若是有恶鬼出现,铃铛就会响,并且能够测远近。若是恶鬼靠近茅草屋,村民们便可念法咒增强结界。

    张天师做完这些就打算下山专心致志去对付无头新娘。阿锁则执意要跟张天师下山,张天师喝了一口酒,道“这一去恐怕就是有去无回。小丫头,你还是留在这里吧。人鬼殊途,你与他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要是死了呢?”她说,神情十分平静。

    张天师望了她一眼,有些烦躁道“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啰唆?你死了自然是要入地府,而他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你与他是没有姻缘的,永远都没有姻缘的。”

    “你不是他,你又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即便这些话是他让你来跟我说的,我也要亲自去找他问个清楚。”阿锁打定了主意要下山,“你不带我下山,我也会偷偷溜下山去。”

    张天师无奈,只得带了阿锁下山。走到半山腰,清脆的铃音便随风送入他们的耳中。

    难道那些厉鬼又出来了?!阿锁紧张地换道“张天师?”

    张天师还在屈指在算。阿锁朝山下一望,就见虞村的方向是一片火光!

    “张天师,村里着火了!”阿锁先是想到了云毁,便朝山下狂奔而去。张天师从她身后越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就带着她朝山下而去。

    山下的一幕简直让她撕心裂肺!

    樱花树处于一片火海之中!火舌犹如一条巨龙一样将樱花树层层包围,卷上它的枝叶,吞噬它的身体!

    而周围站着无数的无头尸体,站在最前面的竟是半路消失的蒋家管家和几个姨太太!他们全都抬着头,眼睛里面空洞无神,显然是被恶鬼附身了!

    阿锁婆婆说。蒋家就是在那一夜被烧没了。蒋家主人死了之后,管家带着一个姨太太悄悄回到蒋家,就想卷了蒋家的金银财宝跑路,却被紧随其后的另外几个姨太太发现,于是一场撕逼拉开序幕,打斗过程中引燃了火,当他们逃出蒋家时,蒋家已经一片火海。悲催的是,他们跑也没跑掉,还没出村就被无头新娘操控了。

    “把这棵树烧了,看他还能不能再出现。哈哈!”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尖锐而刺耳。

    云毁!

    “云毁!”阿锁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便不顾一切地朝着火海而去!

    “丫头!”张天师想要拦住她却也来不及了,无头新娘一看到他们,就让无头僵尸朝他们围攻过来“妖道,这么多的尸体,就是累也能累死你!”紧接着又是男人的哈哈声。

    阿锁扑进了火海,她用力踢走樱花树周围吞着火舌的柴火,可是这根本没有用!

    云毁,云毁,不要离开我!

    “阿锁。你快走,快走!”樱花上隐约现出云毁几近透明的脸庞。

    阿锁依旧用力扑着火,火舌很快她的衣服上就着了火,让她变成了一个火人!全身都烧得她痛不欲生,她甚至闻到了皮肤被烧糊的气味儿!可她全然不在乎!

    云毁像是被千条锁链锁住一样,他从樱花树中慢慢地伸出手,那手比往常更加透明,三根手指几近消失。从树干里挤出的脸也不再是一张脸,只剩下模糊的一团!就像没有被画上眼睛的雕像!

    阿锁在逼人的火光中看见了云毁,感觉他抱住了自己,唯一还剩下嘴的地方轻轻柔柔吻住了她的唇。她便觉得一股清亮传入心肺,肌肤也没有那么灼痛了。

    云毁……

    她从火舌中被推了出来,她看见云毁在火光中冲她勾勒出一道温柔的笑意。如同从前的每个清晨,她站在樱花树下,同他一起等待日出的时候,她抬眸看到的,他对她温暖的笑容。

    原本包裹阿锁的火舌已经消失了,身上除了被烧得衣衫褴褛,并没有多少烧伤。可是,她的左脸却毁了,但也是云毁留给她的唯一曾经存在的证据。

    樱花树在她面前轰然倒塌,雪白的花瓣飘落了一地,像是在祭奠着谁。

    张天师斩杀那些僵尸,就像在打僵尸游戏,打完一波又来一波,永无止境。他又杀完一波,将由拂尘变化的长剑戳在地上,气喘吁吁。无头新娘领着一帮僵尸,一挥手“他现在不行了,你们还等着什么,杀死他,把他变成你们的同伴!”

    云毁仅剩的一点儿灵魂也出现在阿锁面前。她抬起头,看着他透明的身体。她伸出了手,而他也伸出了手,两只手在空中相握,温暖抵达了彼此的心岸。

    阿锁来到张天师面前“我的眼睛能够消灭无头新娘,对吗?”

    张天师抬起深沉的眼望着他,又望着云毁。

    “不要犹豫了,要是我的眼睛能够消灭无头新娘,我愿意变成一个瞎子。”阿锁说。

    张天师握紧剑,最后说道“你的左眼就是鬼眼,我要将云毁的灵魂与你的眼睛同时注入我的剑中才能再次封印无头新娘。你真的愿意?”

    阿锁望着云毁。两人紧握着手“我愿意。”云毁也点头。

    张天师咬紧牙关“是我张岭道行不到家,才拖累你们,对不住了!”

    阿锁与云毁并排站着,他们彼此望着对方。在阿锁的眼里,云毁依旧是那个风华正茂的男子,他的容貌永远不会改变。她的左眼落下泪来,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一起了吧?

    可是,他们并不后悔。

    就算他们分开,就算他们此生此世再也无法见面,她不后悔,他也不后悔。

    张天师颤抖地举起剑来“云毁、丫头,我要开始了……”

    他们笑着看向张天师。

    张天师咬破手指将血涂在剑上,剑上便显出一些符咒,符咒变换了形状,飞离剑身,环绕住了云毁。云毁转头望着阿锁,阿锁看见他嘴巴张合着,那是让她珍藏一生的几个字----

    我、喜、欢、你。

    ……

    ……

    “那之后呢?”我迫不及待地问。

    阿锁婆婆神情平静,我无法想象阿锁婆婆与云毁分离并最终一生一世都无法再见的那种痛苦,她是如何承受的。还有失去眼睛的痛苦,她又是如何承受的。这些,我想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后来,张天师用那把剑让无头新娘的相好魂飞魄散,将无头新娘又封印在古井里。”阿锁婆婆说,“虞村之后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

    “不对,不对,您不是说云先生栖身的樱花树已经被烧了吗?怎么现在还有呢?”我又连忙问。

    阿锁婆婆微笑着说“那棵确实被烧死了。后来的这棵呀,是虞村为了感激张天师,应张天师的要求重新栽种的。”

    阿锁婆婆说,那时正值内乱时期,她因为受伤,被父亲接了回去,随后就被送出了国。文化大革命之后,她才回到国内,回到了虞村。虞村已经大变样子,蒋家没有了,很多当时存活下来的村民也都相继去世了。原本,她是回来定居的,就守在她和云毁曾经在一起的地方,守着他们的回忆,哪里都不去了。

    可是,让她惊喜的是,樱花树又“活了”。即使不再是从前的那棵樱花树,而是新栽种的,她也知道,云毁他还在这里……

    他一直在等她。

    虽然她只剩下了右眼,看不到他的右眼,但是,她的心却能感受到他,感受到他的温柔细语,感受到他温暖的触摸……

    阿锁婆婆后来就在那尚存的茅草屋里住了下来,一住便是几十年。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