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62章 夜泽的过去

    “因为这里死过很多人啊。”包玥有些胆怯地说。

    “死过很多人,就是凶村,医院里每天都死人,就说医院是凶宅?没这么说的。”李真摸出烟,借了蒋华的火点着,一边抽烟一边说,“我跟你们说,这里确实死过不少人。据我查证,民国时期,这里闹过瘟疫,村子里的人死过大半儿。从那以后,这村子里的人就经常听到女人、小孩儿的哭声,还喊着疼啊疼的……”

    他走到白心身后想要吓她一跳,白心一脚将他踹走“就这些?这可吓唬不到我。”

    “咱们的校花可是出名了胆大,李真,你可要来点儿猛的。”一直扛着摄像机的赵召说。

    李真笑了笑,一抹脸“我这儿还没讲到更恐怖的呢。”他拍了拍那棵樱花树,“你们不知道吧?这棵樱花树可是有名的自杀树,每年都有很多人来这儿自杀。所以说不定,咱们周围现在就有不少鬼呢。”

    包玥搓搓手臂“李真,你别吓唬人。”

    李真当然是在吓唬人,因为周围并没有鬼。相反,弥漫在这棵树周围的是一种舒适的温暖。

    这种感觉,好像除了我,没有人再能体会到。

    李真哈哈大笑“我说得是真的。不过下面的才是重点,这还是民国的事。民国时期,这里生活着一个老地主,这个老地主特别好色,长得稍微好看一点儿的女人,都逃不出去他的毒手。就算嫁了人,他也会把人强过来,不知道逼死过多少女人,拆散了多少家庭。老地主这么风流,却只有一个傻儿子。他那个傻儿子身患怪病,而不知道请了多少大夫都没救好。为了救这傻儿子,地主就听了半仙儿的话,要给他傻儿子冲喜。老地主看中了一个佃农的女儿,那姑娘长得挺俏。”

    “你不说老地主特风流好色吗?她怎么还给自己儿子找了这么一个好看的媳妇?”白心折了一枝樱花,一边玩儿一边问。

    “他儿子傻啊。洞房时肯定是他老爹代替的。”蒋华说了一句,众人哄笑。

    李震摆手“你们听我说啊。”

    于是众人安静下来,又听他说“就是这个意思。但那姑娘有自己相好的,她相好的是个长工。老地主派人去提亲,姑娘死活不答应。老地主就威胁她爹娘,姑娘不得不答应了。可没几天,就传来她相好的死讯。她相好的被土匪给打死了,割下了脑袋被挂在了村边的一颗歪脖树上。但这其实是老地主买通了土匪干的。姑娘伤心欲绝,几次寻死都没死成。到了冲喜这天,姑娘还是被人绑着上了花轿。而她要嫁的也不是什么活人。而是一个死人!老地主的傻儿子不几天前去世了。老地主为了给傻儿子娶上一房老婆,逼着新媳妇和死人拜了堂,又装进了死人的棺材里。谁知道老地主色心不死,竟然爬进棺材里当着死儿子的面儿强暴了新媳妇。那天正是老地主傻儿子的头七,是那傻儿子的回魂夜。傻儿子一辈子没碰着什么女人,就想回来看看自己的新娶的媳妇长什么样,正好看到他老爹正在干他老婆。傻儿子一怒之下变成了厉鬼,掐死了他老爹,后来家里请来了道士终于把这厉鬼镇压住了。道士说要彻底降服厉鬼,必须把新媳妇的脑袋挂在树上七七四十九天,让厉鬼化解冤气,再做七七四十九法事,才能超度厉鬼。新媳妇的脑袋就被人从脖子上用刀子生生割了下来,蒙上大红盖头,挂在了这颗樱花树上。你们看见没……”李真一指一颗斜对角的歪脖树,“她那个相好的脑袋之前就挂在那棵树上。你们想想……两颗血淋淋的脑袋瞪着死不瞑目的眼睛彼此相望,从那一动不动的眼珠子里流出血水……”

    “啊!”包玥叫了一声,我也吓得汗毛直立,接着就传来白心哈哈的笑声:“你们看她们还真被吓着了。李真他就是专门写那些恐怖灵异的,整天就爱瞎琢磨这些吓人的鬼故事,你们可别相信了什么厉鬼索命。我才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呢。”

    “李真说得是真的。”蒋华吐出眼圈儿,吐出一句吓人的话,“那个新娘死的时候正是七月,和现在的天气一样炎热。这棵树……当时是枯死的。”

    白心的笑容也渐渐消失,蒋华继续阴暗地说“第二年,这棵树却开了花,也是在这样的七月里。从那之后,发生了跟多怪事。先是七月出嫁的新娘明明是活着上了花轿,抬到新郎家时,却发现花轿里只剩下一双血淋淋的穿着绣花鞋的脚。新娘的身子不翼而飞,脑袋被发现挂在开满白色樱花的树上,两只眼睛就瞪着那棵歪脖树……”

    蒋华又念起那首民谣“七月樱花开满头,我家姐姐要出嫁,姐姐涂脂又抹粉,花轿摇来又摇去,新郎啊,快来抱你的小媳妇,咦呀呀,姐姐,你怎么只剩下一双脚?咿呀呀,快看哟,姐姐的脑袋花上挂,那朵朵白花啊,都被她染红了……”

    “七月樱花开,意味着又要死人了,不知道我们中的谁会死呢?”蒋华露出诡异的笑容。

    “别说了!”这次连白心的脸都白了。

    我们都忐忑地离开了这里,我和包玥谁也没有说话。包玥忽然紧张兮兮地说“其实,我还知道一件事,我觉得蒋华他来这儿目的并不是单单为了探险。”

    她凑近我低声说“他们说的那个老地主姓蒋。解放之前,蒋家的二儿子在国民党任职。后来战败了,国民党许多高级军官都逃到了台湾。蒋家把家里的金子都融成了金条,打算带着金条也去台湾,但最终没跑了。一场大火把蒋家烧成了灰烬,金条也不知所终。更邪门的是,蒋家活下来的人半夜都在那棵樱花树上上吊死了。老百姓发现他们时,一个个都是吐着舌头,死不瞑目!这里的百姓都说,是无头新娘又来索命了。据说当时,有个蒋家的孩子逃过一劫,但后来也不知下落了。后来。就有不少人来这里寻找蒋家遗留下来的宝藏。可没有一个人找到,还都离奇地死了。我觉得蒋华他就是来找宝藏的,因为他也姓蒋,他可能就是蒋家的后人。”

    我心戚戚然,虽然不知道他们说得真假,可更让我心中不安了。

    如今距离蒋家被烧已经过了六七十年,人们早在蒋家的遗址上重建了房子。若说真藏有什么金条,估计早就被人们发现了,何况还过了这么多年?所以我觉得包玥的这种说法不太可信。而关于无头新娘,若是放在从前,我一定当个笑话看。但现在,我却更害怕它是真的。

    我抬头望着那满树的樱花,始终不信它有着这么血腥的故事……

    七月樱花开,又要死人么?

    待所有人离开,我却鬼使神差地又回到了那棵樱花树下。望着它对面的歪脖树,仿佛有一阵冷风飘过。

    我再三确定,这里确实没有鬼。

    也许,他们说的都是骗人的。

    我仰望着这株樱花树,似是盛开的一片白雪,在这郁郁葱葱的衬托下,更似是一个公主轻轻展开了漂亮的衣裙,向人们昭示着她美丽的身姿。

    樱花树啊樱花树,你这一树繁华又为谁而开放呢?

    一阵山风吹过,又吹落了无数的花瓣儿,我伸出手,一瓣花瓣轻飘飘地落在我的手中,那么柔软,那么洁白,仿佛是这世间最纯洁的花瓣儿。

    又是一阵风起,花瓣儿迎面吹来,我挡住了眼睛。当我慢慢移开手的时候,却在那被花瓣遮盖住的间隙间,看到了一双白色的靴子。

    我微微一怔,确信自己没有看花眼。

    那犹如樱花一般的白色袍角在花蕊间飘动,如同一朵浮云。我顺着那如雪的衣衫看上去,便看到一张隐匿在花丛中的俊美的面容。那一头亦如樱花颜色的长发更是衬得他犹如谪仙。

    他站在在枝丫间,不动不语,似是在眺望什么。

    他低下了头,与我目光相碰,那是一双温柔至极的眼睛。

    他轻轻落了下来。衣摆轻轻飘起,白如雪的长发也跟着舞动起来,他的脚尖悄无声息地落了地,发丝如同舞动的彩带也跟着落下。

    我望着眼前的白发男子,完全愣住了。如果说夜泽是曾真真实实存在的人,那眼前的人你却无法断定他是真实的。

    “你是谁?”

    “我……”我完全被震惊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可以看见我。”他的声音如同他那个人一般温柔。

    我点点头。

    他仰头望着樱花,几乎与那一团莹白融为一体,眼中还带着几分悲伤“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能够看见我。”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来这里?”他又开口了。

    面对如此温暖如太阳一般的美男,我心中有点儿紧张,抱着木盒子说“我……我叫娄姿,我是跟朋友一起来这里……探险的。”

    白发美男几步走到我身旁,望着破败的虞村,神情似是百感交集,他又问“你们来这里探险?”

    我继续点点头。

    “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白发美男像是自言自语,他低头看了一眼我怀里的木盒,出人意外地说,“这盒中之物也不是你一个年轻的姑娘应持之物。看在你我的机缘上,就让我毁了它,还你一片朗朗乾坤。”

    白发美男的嘴脸说变就变,上一秒还如春风化雨,下一秒就已经出手朝木盒子而来!

    我擦!果然不能贪图美色啊!

    我后退已来不及,白发美男一手抓住了木盒“畜生,还不出来快快受死!”

    夜泽!

    我只觉得一道强光从木盒里爆发出来,我接着就被弹开了。

    我一下摔倒在地,再看前面,夜泽已经从木盒中蹦了出来,手中拿着他那把连恶鬼都能杀死的长剑,超级帅气地站立在那儿,阴沉地望着对面的白发美男。

    白发美男站在他不远处。右手似是被夜泽割伤了,冒着阵阵黑气。

    黑气?这人到底是鬼还是妖?

    其实不提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单说眼前这场景,我很想花痴地说,简直美极了!好想拍下来啊!

    一黑、一白,又同是花样美男,站在一片盛开得如火如荼的樱花下,就算他们此刻什么都不说,都让人觉得养眼至极。

    我看到滚落在地的木盒子,立刻将它拾起来,打开盖子看了看黑玫瑰没事,我这才放下了心。

    可是眼前又是什么情况,两个人只相互“凝视着”,谁也不说话。我在这种气压的压制下,也不敢开口说话。我是否要去找张俊来救场?

    白发美男看看自己的手,手指微动“刚才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原来真的是你,夜泽。千年未见,我以为你早已入六道轮回转世为畜生了,却料不到你竟然变成了连畜生都不如的凶鬼恶煞。这实在是有趣。有趣……你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看来,你终究是被阿阮抛弃了。”

    白发美男大笑起来,宛若电视剧里得志的小人,把他刚才在我心中留下来的特美好的形象撵得粉碎,只剩下渣渣了。

    可是,更吸引我的却是他所说的话。

    看他这个样子分明是认识夜泽,还知道夜泽的过去!他所说的阿阮又是谁?即使只是一句话,却也清清楚楚地道明了那个叫阿阮的人与夜泽不同寻常的关系!

    夜泽……他原来有女朋友!

    这个认知让我顿时心如针扎!

    我看向夜泽,他依然不动声色。眼中闪过讥讽之色“你如今也不过是个树妖,连我都能让你灰飞烟灭,你又有什么可与我比的?不管从前还是现在,你还是没有一样能超过我。只要是个人,一看你我的相貌,便知道谁才是正常人。阿阮她是个正常人,眼光自然也是正常的。“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提起“阿阮”,带着属于男人的自豪和骄傲,却又一次刺痛了我的眼。

    夜泽的话像是打蛇打七寸,白发美男顷刻沉下脸来。手中多了一根长鞭。瞬间风云变幻,樱花飘舞得更是肆虐。

    “若不是你,我又怎会变成这般模样?夜泽,今日我们就把前仇旧恨一并算清楚!”白发美男挥动长鞭,如银蛇乱舞。从他眼中透出了阵阵的杀机。

    夜泽手腕一转,长剑也跟着露出锋芒。

    眼看一场大厮杀即将爆发,我却无力阻止,也不知如何去阻止。

    而出人意料的状况又发生了。

    不知为何,原本还怒发冲冠的白发美男忽而面容一动,随即转过身望向颇下。

    远远的,我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分不出男女来。白发美男却异常地专注地看着,手中的长鞭也猝然消失,他转头对夜泽道“今日算你走运。”

    说完这话,他就消失不见了。

    我对这状况完全摸不着头脑。我看向夜泽,却没有上前。

    如果这就是张俊所说的,我想要知道的事情,那还真是诚不欺我也。可是,这也太可笑可笑了……

    如果他有女朋友,如果……他有深爱的人,他为什么还要来接近我……为什么他还口口声声的说,让我爱上他?

    夜泽,你又是否知道,我现在已经……

    我眼中噙着泪望着他,他却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看到我。

    夜泽只盯着一处,眼神茫然,嘴里重复着两个字“阿阮……阿阮……”

    他紧蹙了眉头,随后按住头,很是痛苦的样子“阿阮……”他的手微微颤抖着。砰的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剑也消失了。

    “夜泽!”我瞧见他这副模样,瞬间就抛弃了心中种种“小人”,跑到他跟前扶住他,焦急地问“夜泽,你怎么了?夜泽?”

    他的五官都深深拧在了一起,比方才更加痛苦,像是陷入了魔障“阿阮,阿阮……”

    随后,他消失在我面前。

    “夜泽!”

    我连忙打开木盒,黑玫瑰闪着阳光般耀眼的光泽,我叫了几声,他也没反应。

    我抬头看向那棵樱花树,夜泽,你到底怎么了?

    我起身打算离开,去找张俊问个清楚,但又好奇地望向远处的人影。

    那人渐渐近了,是个女子,戴着一顶黑色的遮阳帽,穿着一件黑裙子。她的手臂上却不合时宜地挎着一个菜篮子。她步伐十分缓慢。因为帽子戴得很低,所以看不太清脸庞。

    一阵风起,女子压住要飞起来的帽子,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似这才看到了我。

    待我看到那张脸,却被吓住了。

    黑帽下是一张年老的脸庞,卷曲的银丝若隐若现。她的左眼是失明的,左半边脸似是遭遇过什么不幸的事故,完全被毁容了,露出颜色不一的皮肤和渗人的伤疤。

    我与她相视。随后她又吃力地往上爬坡。一阵山风吹过,我转头再次看到了白发美男。

    他站在我身边,却又似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因为他的眼里只有那个老婆婆。

    他的眼神是那么地柔情,全身散发出来的温暖更是如春风拂面一样令人舒适。

    我惊觉他又恢复了最初的姿态,而且更加柔情,容颜也更加美丽。

    我也望着那老婆婆,本想一走了之,但我还是走到那位老婆婆身边,扶住她的手臂“婆婆,我扶你上去吧。”

    老婆婆冲我笑笑“谢谢你啊,姑娘。”

    我又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坡上的白发美男,问道“婆婆,您怎么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也不找个人跟着你一起来?这里山陡路滑,您一个人来多危险啊。”

    老婆婆爬上了山坡,她抬头望着那一树繁华,苍老的声音响起“我来,就是想要看看他。”

    我神思一震,又看向他,他的目光始终都放在这位老婆婆身上,充满了款款深情。

    老婆婆缓慢地走到樱花树下,伸出苍老的手摸着树干,亦是情意深深的自语“云毁,我来看你了。你怎么又开花了?跟你说过,开花会消损你的元气,你怎么就不听呢?”

    眼泪顺着她的眼睛滴落下来,她的嘴角却带着最柔美的笑容。

    白发美男----云毁站在了她身后,他比她高半个头,他伸出手轻轻覆在她的手上,喃喃轻语“因为你要来啊。”

    花瓣儿在他们身边如雨一样落下,老人似是听到了云毁的话,抬起头,任花瓣儿柔软地擦过她的脸庞,她扬起一侧唇角“我知道。”

    此时此刻的一幕深深震撼了我,我想不出这是一种怎样的爱情,却是狠狠拨动了我的心弦。

    老人像是抚摩着情人的脸庞一样爱抚着树干,像是看情人的脸庞一样凝视着这棵树。而云毁一直陪在她身边,手覆在她的手上。

    “婆婆……”我忍不住出声,想要告诉她。她心心思念的人就在她身边。可是云毁冲我摇摇头,他又含情脉脉地望着她。

    “我住在那边的山上。前些年啊,身子骨还好,我每天都过来看他。后来身子骨不太好了,我就每个月来看他。”她像是无奈地笑了一声,“现在啊,我只能在身子骨好的时候来看看他。他倒好,该开花的时候不开花,不该开花的时候偏开花。好不容易才恢复的元气,这么一开花就全没了,也不知道他徒什么。”婆婆像是数落自己的老伴儿一样,“你啊,总是这么不听话啊。”

    云毁始终温情地凝视着她,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意。

    这样的场景让人悲伤,也让人感动。我觉得自己不该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况且,我还有事要找张俊。

    我准备悄悄离开时,婆婆喊住我“姑娘……”

    我转身望着她,婆婆甚是慈祥地说“你是来这里探险的吧?”

    我略点头,她摇摇头。郑重其事地说“这个地方,不该来,不该来呀。姑娘,听我一句劝,赶紧离开这里吧。”

    我心头突的一跳,却也疑惑地看向那位婆婆,既然这里危险,为何她却还在附近居住呢?再一看云毁,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他冲我点点头,意思是这位婆婆说得不错,这里很危险。

    离开之时,我看见婆婆在地上铺上了一块方格布,从菜篮子里拿出了酒、小菜,还有精致的糕点……婆婆坐于一侧,云毁坐于一侧,两人似是深情相望……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