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60章 夜泽的秘密

    大白天的,你点蜡烛,有你氛围个头啊!

    我发现阿俊是和夜泽一种人----外表假正经,内心无比闷骚。

    “这是武夷山大红袍,又称茶中之王,是泽最喜欢的茶。”阿俊说,我一下就被那茶吸引了,夜泽原来喜欢喝的是这种茶,那我以后就买这种茶给他喝!

    我端起来喝了一口,阿俊继续说“原本,泽最喜欢喝的是母树大红袍,茶树生长在武夷山九龙窠高岩峭壁上,每年产量只有几两。后来,政府禁止采摘,母树大红袍便再无真品存世。仅仅20克的母树大红袍,就曾拍卖出20万的价格。也只有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曾在皇帝那里品尝过。”

    我小心地咽了口茶“你说真的?”

    阿俊瞧向我,我就知道他没哐我。夜泽要是最喜欢喝母树大红袍,我又去哪里给他弄呢?

    我俩各怀心思地在忽悠忽悠飘闪的烛光中默然相对,我终于开口“第一个问题,你是什么人?”

    阿俊放下茶“与娄小姐见了数面。倒是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张俊,乃是留侯张良的后人。”

    这回我更加吃惊地望着他,张俊推推眼镜“娄小姐不必怀疑,我不是骗子。”

    被猜中心事,我面带羞色。即使他不说自己是张良的后人,我也不会认为他是骗子。

    “夜泽曾对我说过,你是捉鬼师?”

    “是的,我是捉鬼大师。这世间有许多游魂野鬼,更有许多恶鬼为害人间,我秉持祖训,以除魔卫道、匡扶人间正义为己任,专门收服那些不该存于世间的魂魄。”

    张俊是很严肃地说的,我却想起了唐元,因为他也是这么一堆说辞。所以,听他说完,我直接问了一句“你认识唐元吗?”

    “唐元是何人?”

    我打哈哈糊弄过去了“他和你算是同道中人,你们的说辞有点儿像。----第二个问题……”我吐了一口气,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为什么你要将夜泽带到我身边?他说,我是你为他精挑细选的……”

    想起第一次见到夜泽时。他那么对我,我的脸就不禁红了,便带着呛声问道“你……你为什么让夜泽那么对我!”

    张俊似乎很喜欢摆弄他的眼镜,他压着鼻梁道“他如何对你?”

    我更是满脸涨得通红“你忘了吗?你……你让他上我!如果夜泽不是个鬼,我一定告你们强奸罪!”

    张俊听后,忽然前仰后合地笑起来,他一只手拄着头,还闷闷地发笑“娄小姐,你是说泽他对你……霸王硬上弓吗?噗……”他又笑了起来。

    我满是愤怒地瞪着他,张俊摆摆手“不好意思,我不是觉得这件事可笑,而是……泽他误解了我的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我接近怒吼道。

    张俊恢复了正经,但嘴角还抽搐着,他平和地对我道“泽,他是一个千年的魂魄。除了拥有通灵体质的人,常人是看不到他的。而魂魄无法接触活人世界的任何东西,连我也不能碰触他。可是你……”他深深望着我说,“你却和所有人不一样。泽,他可以如活人一样接触到你。你的出现,对他而言是一个奇迹。泽也是个男人啊,他禁欲了千年之久,我看得清楚,他对你兴趣很浓。他大概想要一举将你拿下,便询问我拿下女人最快捷的办法,我就回答说是和她做爱。娄小姐,你要体谅他作为一个千年老处男的欲望。何况,泽的长相放到现代也是十里挑一,娄小姐你也并不吃亏。”

    我艹,这什么逻辑!

    对了,这张俊和徐耀其实是一个品种。听夜泽的意思,张俊较之徐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手到擒来的女人也是不计其数。难怪,他的脑回路是徐耀一样的!

    “张先生的鄙见,我不敢苟同。难道夜泽长得好看,我就要失身于他?假若一个女人想要强上你,就因为她长得好看,张先生也会顺从么?”我犀利地问,张俊浅笑,优雅地说“娄小姐,你说得不错,是我想错了。还好泽没有闹出什么大乱子,以后,我会规劝他,对娄小姐客气、尊重一些。”

    谁要你去规劝啊!

    张俊的话又把我堵住了,我不畅快地问“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夜泽只能碰到我?但他分明也能碰到别的东西!”

    “是这样吗?”张俊像是反问我。

    我这才发觉了异样,因为我与夜泽相处时,只看到他能触摸别的东西,所以我以为即使我看不见他时,他也能触摸到别的东西。也许……我错了。想起之前上班时曾给夜泽发微信,可他从来不回我,我问过他这件事,我被他搪塞了过去,他不是没有看到,而是……无法回复我……

    “为什么会这样?!”我惊疑地问,张俊拿起桌子上的三个铜板,透过铜板的窟窿眼看我“娄小姐,很抱歉,我就这件事也无法对你做出解释。”

    “好,第三个问题,也是我最想知道的,夜泽他到底是什么人?”

    张俊闭着一只眼睛看着房间四周“这件事,我也无法回答你。”

    “方才你还说专门替我解惑,现在又不想说,你故意的吗?”我皱着眉头问。

    张俊放下铜钱“娄小姐不必质疑我的诚意,我今日对娄小姐诚心以待。阿泽的身世,我确实无法回答你。”

    我看他分明就是不想告诉我!

    “第四个问题,为什么我现在可以看到鬼?”

    “你从前看不到吗?”

    “是的。”

    “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被夜泽附身之后,我就忽然可以看见任何鬼。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俊微沉吟“你还记得47饭馆吗?”

    我怎么可能忘记。我就是在那里遇到夜泽的!

    张俊别有深意地说“47饭馆是一个亡灵连锁饭店,我张家后人世代经营于它,专供亡灵餐饮,常人是看不到47饭馆的,而你却看到了。”

    我的神经紧张起来,张俊继续说“这只能说明,在你被泽附身之前,你也是能看到鬼的,只是这种能力还不强。被泽附身过后,你的这种潜力被完全激发了。”

    所以,我现在总能看到鬼?但我更想过以前的平静日子“那有没有办法让我恢复到从前?”

    “娄小姐相信命运吗?”张俊忽然这样问我。

    我迟疑地点点头,连鬼我都看到了,能还不相信有命运吗?

    “你与夜泽相遇就是一种命运,你与他之间似乎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这种联系我目前无法看透。你能看见鬼,也许就与这种命运有关。也许,无关。但让能够看见鬼的人再也不能看见鬼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找到你能看见鬼的根源,从根上切断;一种是……换眼。”

    他说得我都屏住了呼吸“换眼?”

    “将活人的眼换到你身上。而且,必须是从活人身上抠下来的。”张俊拄着手,“你还要试试吗?”

    我立刻摇头,别说这有多残忍,就是这么听着,我都瘆得慌。

    那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找到我可以看见鬼的根源,从根上切除它。

    但在遇到夜泽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看见鬼啊!

    后来张俊提议说要给我算上一卦。他将一直把玩的三枚铜钱交给我,解释说这叫六爻卦,以乾隆通宝算得最准。

    我按照他所说,将三枚铜钱放于手中,双手紧扣,再将所思对着铜钱默想一番,合掌摇晃后放入卦盘中,总共掷了六次。

    张俊为我解了卦象,但一直未语,半晌才道“果是如此。”

    我不懂他何意,但听他语气,卦象不是很好“这卦不好吗?”

    张俊抬眸对我道“无解。”

    “什么?”

    “你所求之事,无解。卦象上是一片迷雾,究竟你所求之事如何发展,也许是老天也无法预知的。”

    我愣住了。怎么会是这样?

    “告诉我你的生辰字。”

    我说了以后,张俊又算了算,他微有些奇怪地瞧着我“你的命格若是放在古代,便是凤后命格。”

    哈?这回又让我傻眼了。凤后命格?我还有当皇后的命?

    “那放到现在呢?”

    “……旺夫相。”

    好吧,虽然差了一大截,但也是好命格。

    “但是你的人生走向如同你所求卦象一般,亦是一团疑云,我无法看清你之后的人生是喜是悲。且行且珍惜,记住我对你说的揭语----命由己造,相由心生,境随心转。”

    我还是懵懵懂懂的,不知道张俊到底是何意。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境随心转。

    这又是什么命运暗示呢?

    之后,又说起了宋文美景的事,我告诉他,宋文美景暂时还在治疗。

    张俊警告我道“娄小姐,我要给你一些提醒。那位宋文姑娘恐怕是受人诱惑才接触到亡灵面膜,普通人是不会拥有这类邪物的。你应该还记得,那位姑娘说过她受人威胁,幕后操纵之人的目的是让你也受到亡灵面膜的控制。”

    想起这件事,我也是害怕不已。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你是说诱使美景使用亡灵面膜的人,便是想要对我不利的人?”

    “可以这么说。所以,此事,我希望娄小姐务必记在心头。这段时日出行,请须小心。若是去陌生之地,带泽同行宜佳。他是千年猛鬼,道行较深,一般妖魔鬼怪并非他对手。”张俊最后给我这般建议。

    听他如此说,我就头皮发麻,难道说我最近又有血光之灾?!我的命格真的特么那么好吗?可我为什么最近这么倒霉呢?而且看样子,我还会继续倒霉下去!

    ……

    我是背着夜泽去找张俊的。

    我从茶叶专卖店买来大红袍,回到家后,却发现夜泽“不在家”。因为我冲着玫瑰花喊了几遍,也没人搭理我。

    我自己泡了一杯大红茶,自斟自饮,回想着张俊所说的话,只觉得人生黑漆漆,看不到任何曙光啊!

    “砰砰”有人敲门,我一惊喜,但忽而想到夜泽是鬼,他根本不用敲门的,那会是谁呢?

    “开门,开门!”

    是徐耀!

    我打开门,就看见徐耀双面酡红,酒气熏天,他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子。我开了门,他却还在啪啪敲门“开门,开门,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哪!开门!开门!”

    我靠,他雪姨上身吗?

    等他瞧见我,就一手按在我肩膀上,指着我说“娄姿,娄姿……你这个女人,为什么跟我抢男人!”

    我额头青筋直跳,扶住他“徐总,这里是我家,你怎么又跑我家来了?夜泽他不在家。”

    “夜泽他在啊。”徐耀朝后面一指。

    我瞅过去,正好瞧见夜泽从墙里出来!

    只见他轻抚额头,脚步虚浮,一会儿从墙里出现,一会儿又从房顶出现,更恐怖的是从地底下冒出一颗头来!茫然四顾,似乎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然后就像从水里爬出来一样,他开始从地下开始往上爬!

    我擦,我的男神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形象尽毁啊!

    我把徐耀丢一边,跑到夜泽身边,但见他目光凄迷,我皱眉道“夜泽。你喝醉了?”

    “女人,本王的床在哪里?本王怎么找不见了?”夜泽还四处摸索。

    男神变逗比,也是醉了。

    “这里哪里有床,你是在地底下趴着。快起来!”我拉着他,将他从地下拽了出来。

    “你怎么喝这么多?”

    还是和徐耀一起去喝酒的!他忘了徐耀一直对他贼心不死了吗?还要自己往上送!

    夜泽靠在我身上,我又想起张俊的话----夜泽在我身边时,可以触碰到任何实物,他也会实体化----可,他也太沉了!

    我将夜泽扶回去,而徐耀趴在地上,像是狗刨一样的游泳,嘴里喊着“救命,救命!我要淹死了!”

    淹死都是少的!我刚这么一想,徐耀这个二货竟然还表演起“话剧”来,手臂颤抖着“我……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我死了……”他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将夜泽扶到我的房间,又把徐耀扶到沙发上,他拽着我的手蹭着,喃喃说道“阿泽,你的手好软好滑啊……我好喜欢!”

    我一把甩开他,恨不得把他丢到门外去!

    屋子里睡了两个颜值赛高的男人。若是换成了从前的我,一定花痴到晕倒。可我现在却头疼不已,不知道再用什么办法斩断他们的关系!

    我回到房间,却发现夜泽不见了,难道他回到他的“房间”去了?这时,身后就飘来一个声音“女人,本王在这里。”

    我转过头,就看见一颗长着长长头发的脑袋悬浮在半空!

    “啊!”我吓得跌坐在床上。

    “女人,本王吓到你了吗?”脑袋开口说话,他皱皱眉头。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我咽了一口吐沫,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夜泽身首分家的样子了。可这样子也怼吓人了!他要是清醒着,绝对不会这么吓我的!

    “夜泽,你的身体呢?”我胆儿小地问,实在不敢接近那颗脑袋。

    夜泽低头看了看“我的身体?啊……它去洗澡了。”

    那你脑袋怎么不跟着一起去啊!

    他像是故意给我解惑一样“本王留下来,与你说一声。”

    “这个……不用说的。你也去洗澡吧。”

    脑袋点点头,飘然而去,忽又露出来“徐耀说你今日请了假,你去了哪里?”

    我的心头一跳“我去见了一个朋友。”

    夜泽的脑袋这才消失,我抚着心口。平复所受惊吓。

    我也从来没见夜泽喝醉过,也觉得鬼是喝不醉的,但显然我错了,鬼也是会喝醉的。

    夜泽洗完澡又飘了回来,终于脑袋和身体又接在了一起。更令我注目的是,他还十分罕见地换了我烧给他的月白色袍子。长发散着,衣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露出大片肌肤。

    那肌肤莹白、瓷实,看得我眼前直冒金光,感觉鼻血都要喷溅出来了。

    夜泽坐在我床边,一动不动地望着我,往昔那清冷地容颜此刻竟然泛着妖魅之色。唇不点而红,眼不描而风情无限。他瞅得我心口乱跳“怎……怎么了?”

    然后他慢慢靠过来,我身子慢慢后倾,就靠在了床后的墙上。

    他伸手摸向我的脸庞,我一动不敢动。相比从前的惊惧,如今更多的是心思繁乱。

    “女人,你喜欢本王吗?”他摸向了我的耳朵,目光一寸寸在我脸上略过,我又像看到了最初的夜泽,侵略性十足。

    “夜泽……”我的声音便在此处消失了……

    就如上次被他亲吻一样,心头略过无数激流。我们嘴唇相贴,让我瞬间忘了该有的反应。

    可是,我又该有什么反应呢?直接恶狼扑食吗?

    夜泽轻蹭着我的唇,那一刻,我像是被神龙召唤了,立刻又顺应自己的心开始回吻他。

    他搂住了我的腰,睁开眸子看了我一眼,舌便探进了我的唇中。我搂住他的脖子,顺便在他身上揩揩油。

    嗯,手感倒是不错。

    他离开了我,我只觉得脸颊酡红,心跳飞速,像是装了五六个马达。

    翌日,我很早很兴奋地就起了床,徐耀还像死猪一样在沙发上睡着。

    我就这么和夜泽隔着徐耀遥遥相视,我们都感觉到不好意思,错开了目光。

    可我还是走到他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夜泽,早安。”

    他眉眼染上阳光的暖色“早。”

    我踮起脚在他脸上一吻。他微怔,我松开他“我去做早餐了!”

    他却将想要逃跑的我“抓了”回来,从后面搂住了我的腰,侧头问“刚才什么意思?”

    “哪有什么意思啊?就是昨天那意思了……”我眼瞅向一边道。

    夜泽将我转过来“昨天什么意思?我昨天好像喝醉了,我对你做过什么吗?”

    我竖起眉毛瞪向他,一搂他的脖子,嘴巴就啃了上去“你对我做了这个!”

    面对夜泽,我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老天降下一道雷,劈死我得了。

    他脸上笑意更深“的确,是要再品位品味,我才能想起来。”他又低下头来,偏这时,徐耀打了个哈欠,慢慢腾腾坐起来,迷茫四顾“这里是哪儿?”

    气氛就被这么打散了,我低声问“你怎么又去和他喝酒了?”

    “打发时间。”夜泽低头亲了我的唇一下,“昨晚的事,我一秒也没忘记。”

    徐耀正看向“我们”,虽然知道他看不见夜泽,我还是老脸一红。

    “娄姿……”徐耀又瞅瞅房间,他穿上鞋,“原来这是你家。阿泽呢?”

    其实,我一直不大明白,夜泽怎么也能上徐耀的身呢?张俊解释说,魂魄都有附身的能力,尤其是厉鬼。但附身也会消耗鬼的元气,且鬼也有畏惧的东西,比如阳气较足或者杀气较重的人,这些人鬼是不敢轻易附身的。鬼最喜欢的是有通灵体质的人,而我不仅通灵。还与夜泽的气场相合,所以我便是他最佳的附身容器。他若是想要重生,是真的可以把我的灵魂挤走,占有我的躯壳便可。

    “他昨晚也喝醉了,现在还没出来呢。”我直接上谎话,夜泽瞧着我,扭头看向一边,我看他嘴角露出笑容。

    徐耀瞧瞧我,径直朝洗手间而去,还说他饿了。让我给他准备早餐!

    昨天才受了他的“恩惠”,而且看样子,我还会被他这么压迫着,只能任劳任怨地干了。

    我与徐耀一起出来时,他双手插着兜“他刚才其实一直都在你身边吧?”他用胳膊怼了我一下,“你其实很害怕阿泽有一天会对我动心了吧?”

    “我害怕什么?”我像被踩了尾巴一样。

    “因为……”徐耀露出一道笑容,很自以为是的赶脚,“我比你长得好看啊。”

    他到底有多变态啊,竟然和我一个女人比美丑……

    徐耀径直朝前走去,我在他后面又是捶又是砸地比画,他忽然回过身来,我立刻装作拨弄头发的样子。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