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58章 别碰我!

    “啊!啊!啊啊啊!”阿芳开始尖叫,突然,她被一只皮鞋狠狠踢了一下,随后,又被猛然拽了起来----我又看到了那个男人,就是之前在斑马线上遇到的雀斑男人,也就是阿芳的丈夫----他攥着阿芳的衣服,就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臭女人,你给我清醒点儿!你看不明白吗?是她在装神弄鬼!你不要上当!”

    王彪站了起来,啐了一口,露出狞笑“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今天就别想踏出这个门儿!”

    我往后退着“是你们杀了孙盛?”

    王彪渗人的一笑“是我们杀了他怎么样?他不过是个窝囊废!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住,就该死!小丫头,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不过,这都无所了。等你死了,我会把你也投进河里,让你去跟孙盛去作伴!让你也不白跑一趟地来送死!”

    王彪随手从一个铁桶里掏出一把大刀,刀刃反射着锋利的光芒,他提着刀,阴寒地一步步向我逼近。

    我惊惧地往后退,悲催地发现门脸的铁门已经被他拉了下来。我别想跑出去了!我一下撞到了另一个捅上“孙盛他知道你们杀了他,他已经来找你们报仇了!他就在你身后,他说你杀了他,他要找你报仇!”

    “你少给我来这套,我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小丫头,你要是怨,就怨你自己多管闲事!”王彪举着大刀朝我砍过来,我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同时桶也被我推了出去。王彪一刀砍在了铁桶上。

    他又举起了刀,我抓着地,不断往后退着。

    眼看那大刀又举了起来,就在这危机时刻,修理厂上的灯泡忽然吱呀吱呀晃悠了起来,接着,灯泡就突然爆炸了。刺眼的花火瞬间而过,王彪闭上了眼,我趁着这功夫爬起来就跑。

    修理厂内一片黑暗,我跑到了一辆车后面,吓得大气不敢出。

    “是孙盛,是孙盛回来了……王彪,是孙盛回来了,他回来找我们报仇了……孙盛,你放过我,放过我……”漆黑的室内,传来阿芳疯魔一样的碎语。

    王彪似又是狠狠踹了她一下“去给我开灯,她要是跑了,我们两个谁也跑不掉!”

    我颤抖地摸向了衣服里的手机,想要按那个手机号的快捷键,王彪的声音就像在我耳边响起来一样“小姑娘,你在哪儿?别躲了,我看见你了。”

    哗啦一声,耳边一声巨响,他敲碎了车玻璃。

    我吓得死死抱住身子,慢慢往后移动着,衣服里的电话一直“嘟----”“嘟----”,可是,无人接听。

    我一点点往旁边挪动着,即将挪到车尾的时候,一个黑影蓦然出现在我旁边!

    我吓得惨叫起来,爬起来就想跑,他却从后面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将我往外拽“啊!救命!救命!”

    我惨叫的声音在修理厂内回荡,却没有任何声音回应我。

    王彪拽着我的头。刀子就架在我脖子上,他环顾四周,阴戾地说“你说他回来了?就算他来回来了,我也不怕!孙盛,你想看看当初我是怎么杀你的吗?我现在就展示给你看,一定让你终生难忘。”

    王彪将我反绑在了椅子上,我的嘴巴也被一块布紧紧塞住了。他捡起一块砖头,在手上来回地掂着,我惊恐地睁大眼睛。王彪狞笑着说“我就是用这块砖头砸你的脑袋,一下一下,直到把你的脑浆子砸了出来。”

    他拿着砖头走到我面前,双眸猩红“孙盛,不管你是人是鬼,你都别想斗过我!”

    我拼命地摇晃着椅子,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谁来救救我!夜泽,你在哪儿,快来救救我!夜泽,夜泽,夜泽……

    王彪举起了转头……

    就在这时,他身后被吓傻了的阿芳忽然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被开启的灯管又开始明明灭灭。王彪回过头,阿芳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双赤红的眼睛,瞬间,阿芳就移到了王彪跟前。

    她伸手向王彪掐过去,王彪却一个砖头砸在了阿芳头上,把阿芳打倒在地。随后,王彪骑在阿芳身上“孙盛,你去死,去死!”他用砖头猛击阿芳的头,阿芳伸着的手渐渐落下,王彪满脸满身是血“孙盛,你就算是鬼,我也能杀了你!”

    王彪抹了血,然后回头恐怖地看向我“该你了……”

    “呜呜呜……”我依然惊惧着。

    忽然,阿芳伸出了两只手掐住了王彪的脖子,她流着脑浆子的脑袋猛然间睁大了铜铃般的眼睛,王彪被她掐得喘不过气儿来,王彪又过去掐阿芳“死,死,我要掐死你!”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徐耀的声音“娄姿,娄姿!”

    “呜呜……”我扭动着身子,却无法回答。

    接着又是踹门声。之后,咔嚓一声,紧闭的门脸被人用撬棍生生撬了起来,一双手将大门猛然抬了起来。

    一个人跑了进来,是徐耀!不,我顷刻就认出那人不是徐耀,而是夜泽!

    我激动地朝他“呜呜”,夜泽看到我,立刻朝我飞奔而来。

    此时,王彪与被孙盛附身的阿芳还在激战。王彪摸到被他丢在一边的大刀,就像收割草一般,一下就斩断了阿芳的双臂,又一下扎进阿芳的心脏,孙盛被逼了出来。

    王彪拄着刀爬起来,他才好似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又来一个,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跑!”

    王彪拿着大刀就朝夜泽而去,我吓得龇目欲裂。夜泽身形却是极为敏捷,连连躲过了王彪的王彪的袭击。但王彪是不要命的,他一刀滑过夜泽徐耀的身体的手臂,就划出一道口子。

    夜泽却乘机一脚将王彪踢了出去,等他又爬起来时,一个飞身夹住王彪的脖子,一拧,王彪又栽倒在地,这次爬都爬不起来了……

    警笛声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

    我觉得我这段时间都快成警察局的常客了。

    从警察局出来时已经三更半夜了。徐耀抬起手臂瞅了瞅手臂上的伤,又呲牙咧嘴地唏嘘了一阵。

    他回头看向我,我怯懦地不敢走了,更是低下头不敢说话。

    徐耀满是讽刺的话传过来“喂,我说你没带脑子吗?什么时候警察该管的事儿变成你管了?你以为自己是能拯救地球的超人吗?我的公司怎么就招了你这么一个总喜欢惹是生非的主儿?”

    他竖起自己的胳膊“你瞧瞧,因为你,我完美的身体都被人砍了一刀!这要是留了疤,你让我以后还怎么把我这健美的胳膊给别人看?真烦死了!真不知道夜泽怎么会看上你这样一个蠢女人!”

    听他说话的口气,你也能猜出来,此时的徐耀是他的本体。

    徐耀一脚踢向矗立的垃圾桶,垃圾桶没事,他抱着脚跟个追尾巴的狗一样开始转圈圈儿,接着又是一阵难听的怒骂。

    今天确实是我的错,若不是我自作主张,也不会把自己陷入危险境地,更不会连累徐耀被砍上一刀。

    我抓紧了包儿,低头鞠躬道“对不起!”

    徐耀哈地一笑“你这是在向我道歉?你那天不是还挺硬气地说我自私自利、高高在上的么?“

    我低着头,不做任何反驳。

    一会儿,徐耀又道“你搞清楚,你要说对不起的人不是我!像你这样不带脑子出门的女人,你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要不是因为他,我才懒得管你。”

    徐耀在前面开着车,我坐在后座,我依旧紧紧抓着包,内心的恐惧还未消散。

    当时,我很想问,他和夜泽怎么会赶过来,但我不敢和徐耀搭话。

    到了家,徐耀把我丢在一边开车就走了。

    天上的月亮露出半个脸来,冷淡地俯视着我。四周只有蛐蛐的叫声,一阵冷风袭来,我抱住了身体,只觉得指尖都在发抖。

    门口。我不敢推门进入,我害怕见到夜泽同样责备的神情。而他的责备,对于我来说,比任何人的都更让我难受。

    嘎吱一声,我还是打开了门,屋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

    我站在黑暗之中,望见了夜泽的背影。他靠窗站立。他的衣袍闪着微弱的点点绿光,如同一闪一灭的萤火虫。风卷起他的发丝,似乎也欣赏着它们的美丽,所以更加地调皮撩动着它们。

    夜泽的侧脸坚毅而紧绷,他只站在那里,就让我感到了强大的压力。

    我手中的包落在了地上,我走了过去,从后面环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后背,哽咽地道“夜泽……”

    “别碰我。”夜泽冰冷的声音传来,像是在我心里砸了一堆冰雹子。

    他说。别碰我。

    我的手慢慢地放下,我依然站在了他的身后“夜泽,你是在怪我没有听你的话?我……”

    他蓦然转身,语气平淡,却比徐耀的更刺痛我的心“我是你的什么人呢,你做了什么,需要我责怪么?”

    “夜泽,你别这样对我说话,我知道错了。”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呜咽着说。

    我模模糊糊间感觉夜泽抬起了手,似是想要触摸我。最终他又放下了手,语气还是没有半点儿温柔“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不会再横加干涉。也许徐耀说得没错,你的心中、眼中只有自己,我不过是个鬼,你又怎会在意我的话?”

    夜泽在我面前渐渐消失了,不像从前一下忽然就没了,而是一丝一缕地消失,最后消失的是他的眼,那眼中写满了陌生。

    剩下我一个人独自落寞地站在那儿。我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哭累了,我就趴在床上睡着了。蒙蒙眬眬中感觉有冰冰凉的手指抚过我的脸庞,擦掉了我的眼泪,等我醒来时,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来----已经天亮了。

    我顶着鸡窝头和哭得红肿的眼睛出现在客厅,客厅里依旧空空荡荡的。我走到黑玫瑰前,囔囔道“夜泽,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是我不对,你出来见我好不好?”

    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流出来,我擦着泪水,却始终不见黑玫瑰有动静。

    这次,我差点儿害死自己的举动,我知道彻底触怒了夜泽。以至于,让他几天都不出来见我。每天我都要面对孤零零的房间和孤零零的自己,仿佛被一大坨乌云压着,喘不过气儿来。

    我每天都盯着玫瑰花看,拨弄着花瓣儿,问他待在里面闷不闷,出来跟我说说话。可他就像消失了一般,不给我任何回应。

    关于孙盛的案子,王彪终于交代了出来。是阿芳嫌弃孙盛太老实,就通过社交软件认识了王彪。王彪将阿芳哄得心花怒放。一来回去,两人就勾搭上了。阿芳婚内出轨,与王彪经常偷情,每次都是欲火难消。久而久之,两人竟然视孙盛为“眼中钉”。为了能毫无阻碍的“在一起”,他和阿芳商量好,准备将孙盛杀害。

    之后,阿芳按计划带着丈夫到了一片闲置的工地,王彪趁其不备用砖头砸死了孙盛。为了毁尸灭迹,王彪将孙盛的尸体塞进了麻袋里,又锁进事先打好的铁笼子里。后来,王彪把铁笼子运到了江边,将装着孙盛尸体的铁笼子就推进了江里。

    阿芳事后就宣称孙盛带着一个女人跑了,不要她了。本来他们住的地方就是一个外乡人聚集的村子,今天你来明天他走的事经常发生,大家不过把这个当成个卦,也没人去想是不是真的。后来,随着阿芳的搬走,这件事也更没人追究了。

    阿芳与王彪之前还害怕事情败露,两人就躲到了外地。但几年过去了,他们见事情都没被人拆穿,就以为已经瞒天过海了。觉得还是市好。两人便又回来了。

    在知道阿芳就是杀害孙盛的凶手时,那时我真的悔恨万分,阿芳从一开始听到我说知道孙盛死了的事情,她就对我动了杀机。千方百计把我引进了修理厂,想要伙同她丈夫一起杀了我。而我那时还自以为她是个善良的女人,认为孙盛的死与她无关。唉,我真的是太愚蠢了。

    孙盛的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我也去看了。警察压着王彪指认了将铁笼子投进的大致地点,便开始了打捞工作。

    “姐,我就知道你在这儿。”唐元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他戴着一顶帽子。

    “你怎么也来了?”

    “这么大的事儿,我怎么可能不来!”唐元一正帽子,“我都在网上看到了,虽然用了化名,可我一猜就猜出是这事。果然是那个女人和她现任的丈夫杀了前夫,我就说她有血光之灾,你瞧吧,这不是应验了吗?真是天理昭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过,姐,你没事,才是最关键的。大神儿那天来找我,简直要我把吓尿了。”

    唐元现在给夜泽叫“大神儿”,之前我曾把他的“孝敬”给夜泽看。夜泽说他有点儿通灵的体质,要是拜个真大师学学,说不定真的会有所小成。

    我心中一动,拉住他“你说夜泽找过你?”

    “是啊,我正送餐的时候,大神儿就忽然出现了,我还请了他喝咖啡。我这嘴一没把门,就把你让我干的事情跟他说了。我当时看大神儿的脸色就不大好,但看你现在还活着,我就不担心了。”唐元拍着胸口说,“大神儿的气场简直太强大了,比十级台风还要强,一个眼神儿都让我下面兜不住。”

    至此,我才明白了夜泽为何会附在徐耀身上出现了。可是,他为什么去找徐耀?

    我千般阻止,不惜做个被人唾骂的恶毒女配,还是没有阻止他们合体,我是不是很悲催?

    一阵阴风吹过,孙盛出现在了我面前。

    他依如老样子。

    他向我深深鞠了一躬,当有人喊道“哎。快看捞上来了,捞上来了。”

    我想,他现在可以安心走了吧?

    孙盛抬起了头,他开始渐渐消失,跟着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乱糟糟的头发和缠在他身上的水草,在他彻底消失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一个普通男人的脸,还有……感激的目光。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想起自己是被杀死的,也许是唐元曾经给阿芳算过命,让阿芳惊恐不已,所以曾向孙盛暗暗忏悔过。我也不知道,孙盛知道自己是被他一直深爱的女人杀害,又是一种怎样悲愤的心情。如今,阿芳死了,王彪被逮捕归案,他心中的怨气也该消了,能入地府了吧?

    我笑了,心中带着几分释然和醒悟。

    虽然我经历了噩梦一样的危险,但我此时无比清醒地确定,对于这件事,自己并不后悔。

    “姐,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来过了?”唐元裹紧衣服,满脸害怕。

    “你能看见?”

    “真有!”唐元一下跳出离我三丈远,我点头“对啊,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鬼,他来跟我告别了,刚走。”

    唐元嘴角抽搐。

    与唐元分手后,我就接到了宋文美景的电话,她想约我见面,跟我谈谈。

    此时,我业已做出了决定,出于对朋友的忠诚,我必须将徐耀脚踏两条船的事告诉她。

    宋文美景的家。

    我按了门铃,片刻门打了开来,我听到一个声音“是娄姿吗?”

    那声音很是苍老,让我一时不确定里面的人是不是宋文美景,我还是应道“对,是我。”

    门开了,我探身进去,却猛然间看到一张僵硬的面庞,吓了我一大跳“美景……”

    宋文美景勾起笑容,却如同一张面具一般露出诡异的笑容,她伸手握住我的手,她的手心也是冰凉冰凉的“你终于来了。”

    夜泽的阴冷曾让我胆寒。可如今宋文美景手心传递给我的冷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让我从脚底感到了发毛。

    因为孙盛的事情,我这段时间都没怎么见到宋文美景。如今一看,她的脸比过去又完美了,之前若说还像个精美的工艺品,现在则是巧夺天工的艺术了。

    那张脸,白璧无瑕,肌肤如同是名画家在画上涂抹的颜料,色度、细腻度无可挑剔。没有一丝皱纹,没有一处瑕疵。

    但是此时的宋文美景怪异极了。而且屋子里拉着厚厚的窗帘,不见一丝阳光,又让我心里莫名发毛。

    “美景,我有话要对你说。”我郑重地说道,她却拉着我的手往里走“娄姿,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美景,现在不是说什么礼物的时候,我有话要对你说!”我挣脱出手来,也是那感觉实在让我受不了。

    宋文美景却不听我说话,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什么东西,又返回我面前。我看到那是一只精美的木制盒子,盒子上刻着一个身姿妖娆的现代美女,做出妖娆的姿势。宋文美景依旧用那苍老的声音对我说“娄姿,你不是想要知道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漂亮吗?这就是我的秘密武器。”

    我露出惊讶的神色,确实,我一直很想知道宋文美景怎么一夕之间就变得这么漂亮的。

    原来真的有秘密!

    她的话把我想要说的话暂时盖了过去。

    “这是什么啊?”

    “这是一种神奇的面膜,只要你贴上,你就可以变漂亮。”

    我更加吃惊了,露出怀疑的神色“怎么可能啊?美景,你是不是在寻我开心啊?我才不信贴一贴面膜就能变漂亮。”

    宋文美景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叠薄如蝉翼的面膜,不同的是,这些面膜都如同人脸一样,刻画出眼睛、鼻子、睫毛、眉毛。精致极了。

    “你不想变得像我一样漂亮吗?”宋文美景的声音又悠悠响起,我抬头看到她那张完美的脸,竟吓得我往后退了两步。

    宋文美景拿出一张面膜,展开“你看,它多漂亮啊。”

    我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就如同看到了一张漂亮的脸。如果我也有这样一张脸,夜泽会不会更在意我一些呢?会不会就原谅我了呢?

    我像是被召唤了过去,扬起了脸来,那张面膜也离我越来越近……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