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57章 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啪的一声,我打在了宋文美景的脸上。打过之后,我也惊呆了,我心中又痛又怒,几乎都不敢确认眼前的女子是那个开朗热情的女孩儿“宋文美景,你给我清醒一点儿,徐耀那种人渣,送给我,我都不要!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变成了什么德性?你还是我认识的宋文美景吗?你还是你自己吗?”

    宋文美景仰着头,头嘎吱嘎吱地乱动,头发凌乱地遮在她脸上,她又哭又笑着说“你说得没错,我还是我自己吗?我现在是谁,我也不知道。徐耀……徐耀……他不能抛弃我,不能……我都是为了他,才变成这样的……”

    宋文美景如同游魂一般地离开了,我的指尖还在微微颤抖着。我看向又出现在我身边的夜泽,一头就靠在他肩膀上,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掉落。

    回到家,我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眼泪还止不住地掉。夜泽拿过纸巾为我擦眼泪,我刚一张嘴,眼泪又模糊了眼眶“夜泽……”

    “你不会喜欢上徐耀那种人,是她嫉妒成性。”夜泽揉了揉我的头发,“我知道,你说得一点而也没错,你是为她好。她误解你、不识你的好,只能说明她这个人器量狭小,偏执任性,不值得你再对她好。”

    “你不要这么说美景,她不是那种人……”我抽噎着说,鼻涕就跟着往下流,夜泽又抽出纸巾裹住我鼻子“醒醒。”

    我醒了鼻涕,他将我鼻子擦干净,随后将纸团丢在了一边“她不是这种人,又是哪种人?”

    在我记忆里,宋文美景是个热情开朗的女孩儿,我几乎没见过她伤心难过过“反正,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夜泽坐在了我身侧,我自动靠在了他肩上。模模糊糊感觉他身上一僵,我继续抽噎着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徐耀和宋文美景在一起了。可周二,我去超市时,却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美景她对这段感情看得很重要,但徐耀对她根本不是真心的。她要是知道徐耀已经和别的女人交往了,我真怕她承受不住。”

    夜泽搂住我的肩膀,靠在了我头上“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她是个成年人了,她要做什么,你无法替她决定,也没有责任为她的选择承担任何后果。她执迷不悟,你劝了也是于事无补。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去见她了。若她真的需要你,她还会来找你。”

    或许,夜泽说得没错,我现在说什么,对宋文美景来说都是错。感情这种事,若是自己看不破、放不下,别人说什么都是白搭的。

    “饿了么?”他见我终于不哭了,柔声问。

    我点点头“有点儿饿。”

    他笑了笑“我去给你做饭吧。”

    “你会做饭?”我惊愕道。

    “等着。”他颇是神秘的说,我打趣道“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现在算成什么呢?用美色诱惑一个千年男鬼为我做饭么?”

    他的俊脸凑过来“谁是美色?”

    我擦,他连这个都跟我比!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比我要美。

    “你,讨厌!”

    话说,能让一个鬼给我做饭,我也可能是千古第一人了。

    但看他装束,我实在想不出他做饭是个什么姿态来,便又跑进房间,特意百度了几张休闲服,打印了出来。

    在此要提及一点。自从我知道可以通过烧东西送夜泽礼物后,我有段时间整天都在搜罗各种男装、男士用品。小到袜子大到衣服、鞋子,还有我喜欢的许多男星古装造型,我统统将图片下载了下来。嘿嘿,其中有兵哥哥制服、服务生制服、管家造型、杀马特造型……我都想让夜泽穿上试试。而且,我还专门买了一台打印机,就是为了把这些图片打印出来。

    当我巴巴地将这些图片送到夜泽面前时,他用长长指甲从照片里捡出公主装、内衣秀、旗袍装时,露出了森森笑意,我心虚地说打错了。夜泽手里生了火,直接把照片烧了,还威胁我说,我再找这些衣服给他穿,他就借我的身体穿。

    后来,他只挑了几套古装,在我极力的诱惑和推荐下,他才选了两三套现代服装。

    言归正传,我拉过他,又让他选,他拗不过我,最终选了一套。我立刻烧给他,然后跑过去。此时,夜泽已经换上了一身现代服装,格子衬衫,黑色休闲裤,将他提拔的身材更加凸显出来,长发披在肩上,就像是从二次元里走出来的漫画美男。

    我的双眼又开始冒桃花了,捧着脸花痴道“夜泽,你真的好美哦!”

    啊,不好,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耶!

    他一拉我的手,就将我拉进他怀中,他嘴角噙着一抹冷艳都笑容“你喜欢吗?”

    我脑子空白地点点头,看着他那红润的唇,我忽然想他要亲上来,我怎么办呢?推开他?还是直接顺从了他?还是像上次一样推推再顺从?

    他真的凑过来了!

    老天,我该怎么办啊??

    顺从了吧!顺从了吧!

    那两片唇在我面前一张一合“再喜欢,也要出去等。”

    然后呢,我就被送出了厨房,厨房的门也被关上了。

    我脸上火辣辣地热啊,为自己刚才的想法羞臊,虽然上次被不怎么正常的他壁咚让我有点儿害怕,但是和他接吻的滋味,我却一直无法忘怀?老天,我现在怎么了?怎么那么热烈地盼望着被扑倒呢?我摸摸自己额头,我确定自己没有发疯。

    饭端上来了,是一碗形色俱佳的面条,香气扑鼻。上面放着鸡蛋、肉末、葱花、香菜,颜色甚是讨喜。

    “尝尝。”夜泽坐在了我对面,双手交叉抵在下巴颏儿上,瞧着我吃。

    我尝了一口,不辜负他的期待道“味道还……不错呢。想不到你身为一个王爷,做面条倒是有一手啊。”

    夜泽笑道“本王会做个面条就让你意外了?本王让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心情好些了吗?”

    有这么一个“知语花”陪着,我又如何能心情不好呢?

    可是,我却看到,夜泽说完这话后,面色渐渐僵硬起来。他像是看着我,又像是没有看着我,随后似是痛苦地皱起眉头。他一下就按住了头,样子很是让人担心。

    “夜泽,你怎么了?”我连忙过去他身边。

    夜泽握紧了手,片刻,才缓解,他望着我,神色依旧带着茫然“我没事,你吃吧。我想我是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

    说完之后,他便消失不见了。

    餐桌旁,只剩下了我一个人。瞬间,我感觉房间里空落落的。

    夜泽……他又怎么了?

    翌日早晨,我没有见到夜泽。想着他昨天奇怪的表现,我心中沉甸甸的。

    他究竟怎么了?

    可是,这天,我却看到宋文美景又来上班了。我与她视线相碰,她却转过了头。

    对她的那一巴掌,我心怀愧疚。我曾试着找她说话,她却直接走开了,让我很是尴尬。

    我去复印资料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窃窃私语,说“哎,你有没有觉得宋文美景的脸很奇怪啊?我怎么觉得她的脸特别僵硬,就像整过容似的。”

    “对对对,我也觉得诶。她今天来跟我说话,脸上的表情就特别僵硬,就好像用石膏固定了一样。而且她下巴比之前变尖了,双眼皮也更双,鼻梁还高了些。她上周可一周没来诶,她是不是去做整容了?”

    “我瞧着,她肯定是去整容了。你说她在哪儿整的,她就没发现她那张脸现在就跟个面具似的,看着都让人瘆得慌。”

    打印机在复印资料,我却无法忘记刚才那两个人说的话。

    面具……

    我现在终于知道当我看着宋文美景时,哪里不太对劲儿了。

    她的脸现在不仅仅是精致,而是精美,宛若上等的工艺品一样精美。可是那张脸却让人感觉失去了勃勃生机,更像是一张敷在脸上的人皮面具。

    那面具,完美无瑕,无可挑剔。

    晚上,我与夜泽“一起”去逛市最热闹的商业区。夜泽此时已经与平常无异了。只是他眉尖总似有一团愁云笼罩,让我想要为他抚平。

    关于昨晚之事,他只字未提,我也片语未问----他不想告诉我的,我也不想强迫他说。

    我买了几件衣服,都是让他帮我参谋的,看到他眼前一亮,我就知道这衣服极为适合自己。我拎着购物袋与他一起出来,朝卖手机的地方指了指“我们去那边。”

    “我来帮你拿。”夜泽见我拎着好几个袋子,开口道,我笑着摇摇头“你是想让我在这里引起骚动吗?”

    若是他帮我拿着,只怕会被别人认为我有特异功能,那还不引起骚乱啊?

    他忽然握住了我的手,我拎着袋子的手便觉得很是轻松。

    他与我并肩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间,他修长的手握着我的手指,以此帮我减轻购物袋的重量。那时,我感觉到的不再是冰冷,而是一股从我们的指尖传递来的暖流,一直传递到了我的心中。

    一切似乎都在我和他周围消失,世界上只剩下我和他,只有我和只有我能看见的他。

    夜泽的脚步忽而一顿,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是一怔。

    我从人群里看见了徐耀和宋文美景。徐耀搂着宋文美景的腰,两人一副幸福荡漾的画面,与我那天见到的徐耀与“奶牛”在一起的画面别无二致,甚至连徐耀脸上那温柔的笑容都像是复制粘贴过来的。唯一不同的,不过是他身边换了一个女人。

    这次,徐耀和宋文美景也看到了我。宋文美景的脸依旧精美无比,仿佛还反射着灯光。

    我倒真希望他们此时把我当成甲乙丙丁,谁料,徐耀搂着宋文美景过来,上下打量我“娄姿?你怎么也在这儿?是在和男朋友约会吗?”

    我还来得及回答,他又接着说“瞧我这记性,你好像还没有男朋友吧?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我认识的可都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而且可都是活人,能陪你逛街,能和你一起吃饭,不必让你像现在一样形单影只,看着怪可怜的。”

    宋文美景看向我,面上浮出疑惑之色。我心中却是一提,生怕徐耀又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徐总您介绍的高富帅,我可不敢收,各个肯定都跟大爷似的,我的一个月工资都不够他们喝咖啡的。徐总,你照顾好美景就好啦,她可是对你死心塌地,徐总不要辜负她的一番深情啊。再说像美景这样的美女,徐总也不忍心让她伤心难过不是?”

    我觉得徐耀还真是心大。我撞破了他一脚踏两船,还敢过来跟我说话,也不怕我当面拆穿他。

    徐耀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转头“深情”地问宋文美景“宝贝儿,你这么爱我吗?”

    宋文美景娇羞地嗔怒“你正经点儿!”

    徐耀吧唧就啃了她嘴唇一口“我现在很正经。”随后凑到她耳边说,“咱们该去办正事了。”

    徐耀朝我一挥手,就和宋文美景黏黏腻腻地走了。

    我和夜泽望着他们相拥的背影,不知为何,我有种感觉,刚才徐耀像是在做戏,故意炫耀似的。可他向谁炫耀呢?除了夜泽,我还真想不出别人来。我瞅向夜泽,难道徐耀感觉出了夜泽就在我身边吗?

    “你那个朋友有点儿奇怪。”夜泽若有所思地说。

    “奇怪,你感觉她哪里奇怪啊?”我急忙问道,难道夜泽看出宋文美景的问题了吗?

    “不过是我的一些感觉,也许……是我的错觉。”夜泽很快就转了话题,“还要去哪儿?”

    我也被他拐带成功,说道“啊,对,对,手机城!”

    我带着夜泽来到手机城,放眼望去,尽是手机,他问道“你要买手机?”

    “不,要给你买。走,挑一部去吧。”我拉着他来到一个柜台,“你看看你喜欢哪部手机,那部黑色的好不好看?你那么喜欢玩儿游戏,我们就要买个内存大一些的。以后,你无聊的时候,就可以玩玩儿游戏,给我打打电话。”

    夜泽定定地望着我,我转头看向他“好不好?”

    “……好。”

    在售货员以为我是神经病的情况下,我们选定了一款黑色的男士手机。我将提前用自己的身份证办好的手机卡插到里面去,在那空白的通讯录上编上自己的号码,递给他“试试,好用不?”

    夜泽拿过去,长长的指甲在手机上一按,我的手机就想了。我将手机拿出来,上面显示着“夜泽”,我接通了,看着他,对手机里说“喂?”

    我看见了他张嘴,也听见了他说“喂。”可是声音并没有传递过来。

    我不禁握紧了手机,明明是自己要给他一个惊喜的,明明期待着看到他惊喜的样子。可是,为什么他可以接触手机,偏偏他的声音传递不过来呢?

    我心中弥漫着一股酸楚,可我还是听见自己说“我听见了,你的声音很好听。”

    真的很好听,让我天天听,也听不腻。

    夜泽将我搂入怀中“你送我的这份礼物,我很心悦。”

    鼻子有些酸酸的,我鼻音很重地问“我学问少,心悦就是喜欢吗?”

    “嗯,我很喜欢。”

    虽然听不到夜泽的声音,可是这并不能妨碍我们交流,我给他申请了微信。于是,就出现了奇怪的一景,我和他明明在一个房间里,却用微信交流。这样的状态我们持续了好一阵子。但奇怪的是,我上班的时候给他发微信,他却从来不会回我。

    --------

    关于宋文美景的事,我还是想尽自己的最后一点儿努力。我想要确定徐耀对宋文美景到底是抱着一个什么态度。

    下班后,我在地下停车场等着徐耀。等他下来开车,我从柱子后面出现“徐耀,我想跟你谈谈。”

    徐耀看到是我,将车门一关,倚靠在车上,漫不经心地问“想谈什么?”

    “宋文美景的事情。”我直截了当地说。

    徐耀听了一挑眉,随后不以为意地笑道“你这是为她出头来了吗?”

    “徐耀,我只想问你,你对宋文美景是认真的,还是只是在玩弄她的感情?”

    徐耀一手插兜走到我面前,依旧不着调地说“我是在玩儿她,还是认真的,与你有什么关系?你想为她出头,也先去问问她是不是需要你多管闲事。“

    “也许,我是在多管闲事。徐耀,你这样玩弄别人的感情,就不怕有招一日,别人玩弄你的感情吗?!”

    啪,我被徐耀按在了柱子上,他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说起玩弄别人的感情,我怎么比得过你身边的那位鬼先生呢?他可是比我技高一筹。你这么关心我和宋文美景的感情,难道你是看上我了吗?终于发现他不过是个鬼,根本满足不了你作为女人的欲望,你想转投我怀抱了?”

    这让外人听见准会以为我和他有感情纠葛,其实呢?我不过是个女配!

    我一把推开他“徐耀,请你放尊重!你这个人,我真的很讨厌!自私自利,什么事都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别人生来就比你低一等似的!受了点儿委屈,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你的一样!你把别人的真心当泥巴踩,等你结婚的时候,我相信,你一定会收到十里花圈!祝你断子绝孙的人数不胜数!”

    我气愤地离开了,出来的时候和一个送餐的撞到了一起。我忙说对不起,抬头却是一愣,那人也是一愣。

    这世界真是很巧妙。人生也很渺小,我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之前碰到的那位“大师”。不记得的读者,我可以小小的提醒一下,就是帮我去捉夜泽,结果却被夜泽吓得屁滚尿流逃跑的那个骗子!

    “是你?”

    “是你?!”他一见到我,立刻脸无血色,撒腿就要跑,我一把拉住他“你这个骗子,上次竟敢骗我,走,跟我去警察局!”

    “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上次我也是没帮你捉成鬼吗?你要是还想捉鬼,我认识几个同行,或许他们能帮到你。”他立刻求饶。

    “你丫的,还让我信你?上次我就差点儿被你害死啊!像你这种招摇撞骗的骗子,就该去警察局里待待!”我一想起那次的悲惨经历,怒火就往上冒,要不是这个骗子,我怎么会有那么恐怖的回忆!

    他竟然扑通一声给我跪下了“姐。活祖宗,我给你跪下行不行?你就放小的一条生路吧。我也是逼不得已啊,才去做那种坑蒙拐骗的事情!我求求你,饶了我吧。”

    他这么一跪,可引来了不少目光,我很是心虚,忽然一事浮上心头“你让我饶过你?好啊,你帮我去做一件事,你要是做好了呢,我就饶了你,不报警了。”

    “你,你要我办什么事?”他面色一白,“你,你还想让我去捉鬼?!那你还是把我直接送警察局吧,我认了!就算被判坐牢,我也认了!”

    看来他那次真被夜泽吓得不轻,我踹他一脚“你还不起来?不是捉鬼的事,是别的事,对你来说应该是小事一桩。你帮我办好了,咱们之间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等他去送完餐。我们去了就近的肯德基,让他请客。我喝着饮料,瞧瞧他这打扮“诶,你现在怎么改当送餐员了?还有,你叫什么?”

    “姐,我叫唐元。我真没料到还能见到活的你啊,真没料到。”唐元看着我直摇头,凑过来低声道,“那个……是不是还在你家?”

    我知道他说的是夜泽,我点点头,唐元的手一抖,饮料都洒了出来“真还在你家啊?那他没想害死你啊?”

    我神神在在地吸了一大口饮料“我现在呢,和他算是和平共处。他其实是个好鬼,不会伤害我的。”

    “好……好那个?我上次被他差点儿吓死啊,我躲在家里整整一个月都不敢出门,就怕他来找我,现在我光听到那个字都还吓得晚上不敢睡觉。今天看见你,我又别想睡觉了。”唐元垂头丧气地说。

    “那是你活该。”我切了一声,“现在说正事,你再装个大师。去骗个人,帮我去打听一些情况。”

    唐元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干!骗人的事,我这辈都不会干了!自从在你家看见那个后……”他还在空中拜了拜佛,“自从我知道世上真有那个后,我就诅咒发誓,从此以后金盆洗手,再也不干那种坑蒙拐骗的事情。我要为自己积阴德,我可不想死后下十层地狱。”

    “你真的不干啊?”

    “不干!我以自己后代发誓,绝对不干!你还是拉我去坐牢吧。”

    我拖着腮帮子“这可怎么办好啊?自从你上次去我家捉他,他就一直想要找到你,说要报仇雪恨。这鬼要是发起疯来,真不是活人能想到的。让你去坐牢,不如我告诉他,你现在在哪儿……”

    唐元立刻萎靡了,他给我拜起来“姐姐,我拜你,我拜你还不成!千万,千万不要让他来找我,我真的错了!我去干还不成,我去干!”

    和唐元说定后,我们一起走出来,唐元见我还拎着一份肯德基“你可狠啊,吃完了,还要个全家桶,你吃得了吗你?”

    “这可不光是我吃的,还有他的份儿。”我挑眉道,“这算是你孝敬他的,懂不懂?我只要了一份全家桶,就让他能原谅你,你赚大发了知不知道?”

    “他……能吃肯德基?”唐元无比惊诧道,随后笑容满面道,“没错,没错,姐,你对我真好,你一定要帮我说说好话,帮我多认错,一定要让他原谅我。”

    “这要看你表现。”

    “是是是,我一定积极表现,不让姐你失望!”唐元搓着手说。

    --------

    又数日。我与唐元碰头,他又变成了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大师装束----白发白须,身穿道袍。

    我围着他转悠一圈“甭说,你还真有点儿大师的仙风道骨,难怪我那天会被你骗了。”

    唐元一捏胡子,拽拽地道“那是,学什么像什么,可是我的拿手活儿。”他刚说完,就把胡子给扯了下来,我看了后直笑。

    唐元连忙把胡子贴上“笑什么笑?小心老夫给你下诅咒,让你天天有血光之灾。”

    “你说谁天天有血光之灾啊?”

    唐元一拍自己的嘴巴“哟,看我这张贱嘴,姐,您千万可别介意。”

    我轻哼一声,唐元捏着我的肩膀,贱贱地问道“姐,我孝敬那位大神的肯德基,他吃了吗?他是不是答应放过我了?”

    “他说……”我故意卖关子,唐元迫不及待地问“大神说什么?”

    “看你表现。”

    “又看我表现?我这不都完全按照您说得来做了吗?还不行啊?我可是连自己的子孙后代都不管了呀。”唐元可怜巴巴道。

    “成功了再说!”

    唐元在河边摆上摊儿“姐,你说的那个人真会来吗?”

    我戴着墨镜,打着遮阳伞,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歌儿“据我这两天蹲点观察,她每天都走这条路回家,只要守在这里,等到她,应该不成问题。”

    唐元一脸苦逼相“姐,我这可完全是按照你要求来做的,她要是不上钩,你可不能怪我。”

    “行了,开始摆你的摊儿吧。”我坐到河对岸的麦当劳里,正好能看到唐元那边的情况。

    虽然,夜泽不让我多管闲事,可我总还是想起那个水鬼。唉,尽人事听天命吧,若是这次我也不能帮到他,我便作罢了。

    虽说唐元是在设陷阱等某人,可他才一“开张”,就陆陆续续有两个人来找他算命。丫的,果然是演技一流啊,我看有人在那儿停留很长时间才离开。

    日渐西斜。我们等的人还没有来。中间,曾为了躲避城管,唐元还躲进麦当劳来,再三求我这事还是算了,被我霸气地哄了出去。

    华灯初上,我们等待着的人终于出现了。

    那叫阿芳的女人从公交车上下来,正拎着一袋水果往回走。

    这两天,经过我的蹲点,我发现阿芳好像是在什么地方上班,每天都会走这条路回家,时间上也不会相差太多。而她的身后,一直跟着他----水鬼先生。他的世界里、他的目标,只有她,而她却一无所知。

    阿芳被唐元成功吸引过去算命后,他又出现在她的身后,衣衫褴褛,灵魂破碎,记不得过去,记不得死因,只记得他深爱的人。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已经爱你很久很久,你呢?又是否这样爱我?不,我不求你这样爱我,因为我爱你已经足够了。

    唐元过来找我时,一把扯掉了胡子、假发,连道袍都脱了,随手丢在一边,又喝了一大口饮料,这才神清气爽地说“搞定了,搞定了,你让我做的事情都搞定了!想听听她说了什么吗?我可是把你想要知道的事情,都给套了出来。你刚才看见没,我一坐在那儿,呼啦啦就有一群人来找我算命,这叫什么,这就叫气场!你看到没,这么想想,我不干这一行还真是亏了……”

    “她都说了什么?”我严肃地问道,唐元吹嘘的兴致被我生生打断,他叹了口气“那么严肃干什么啊。我告诉你还不成。”

    唐元骗阿芳说,她的亲人最近会有血光之灾。阿芳听了就急了,连忙问他怎么破。唐元绕着绕着,就绕到她婚姻上了。阿芳说,她确实有过两段婚姻。她和前夫是经人介绍认识并结婚的。前夫是个老实、本分的男人。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很平淡。可她前夫却和别的女人跑了。后来,她就离婚了,又和现在的丈夫结了婚。

    那么,阿芳还不知道她前夫孙盛已经死了?难道是孙盛背叛了他前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后才死的?

    我正想着这件事,对面唐元继续絮絮叨叨着“不是我吹牛,虽然我不是什么捉鬼大师,但我对易经、人的面相真有那么点儿研究。你让我看的那个女人她印堂发黑,最近可能真有血光之灾。”

    唐元又说了一堆,我也没怎么认真听,唐元好奇地问“你让我骗那个女人干什么?你……你不是想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吧?你可不要托我下水!”

    “我看到了她前夫。”

    唐元一愣,道“原来你认识她前夫啊,又是两男抢一女那种破事?你是想要我去试探那个女人还爱不爱她前夫?”

    我郑重地对他道“你给她算命的时候,她的前夫一直在看着你们。”

    唐元呵呵笑道“怎么可能,我给她算命时,可没看见有人一直看着我们。”

    我止住未语,唐元忽然手开始颤抖起来,结结巴巴道“姐,姐……你别吓我,我胆儿小啊。”

    “她前夫是鬼。”

    啪啦,饮料撒了一桌子,唐元脸色即刻变得惨白,还挣扎着问“你……你是在吓我吧?”

    “她前夫一直跟在她身后,她去哪儿,他去哪儿。我想不通,如果他真的这么爱自己的妻子,死了也要守着她,他怎么会和别的女人偷情?”

    “咣当”一声,唐元顺着椅子出溜下去----他竟然被吓得翻白眼昏了过去。

    --------

    我算计来算计去,觉得还是应该开诚布公地和阿芳谈一谈。至少,让我告诉阿芳,她的前夫一直都爱着她。

    七点左右的时候,我在唐元摆摊的地方遇见了阿芳,我走上前去“请问,您是阿芳吧?”

    “你是……我们不认识吧?”阿芳诧异地问。

    “我知道一些关于你前夫孙盛的事,我想跟你谈谈。”我低声道。

    阿芳的脸色立刻就变了。随后疾言厉色道“我不认识这个人,你认错人了。”

    阿芳推开我就要走,我又绕到她面前“我知道你就是孙盛的前妻。你们好歹夫妻一场,你就不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你就不想知道,他是不是真抛弃过你,是不是真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阿芳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吼道“你这个疯子,你给我走开!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认识什么孙盛!”

    “他死了!”我喊道,阿芳身体一顿,她慢慢转过了身,疾步走过来,拉住我的衣服“你说什么,你说……你说孙盛他死了?”

    “是的,他死了。”我重复道,看向阿芳的身后,却没有看到孙盛。

    我的手臂被阿芳狠狠地抓着“你……你能不能把他的详细情况告诉我啊?我以为他背着我跟别的女人跑了,他怎么会死了啊?”

    “大姐,你冷静点儿,我也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阿芳握住我的手“姑娘,你是个好心的姑娘,你能不能去我家,把情况给我仔细说说,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看到阿芳还这么关心孙盛,我私下里以为,她虽然怨恨孙盛背弃了他,可她心中还是记挂着他的。

    我点点头“可以,我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您。”

    修理厂,修理工已经下班了。我回头望了望那孤单的路灯,照出暗淡的光芒。虽是夏季,但因为这里环境较偏僻,所以除了哗啦啦过往的车辆也没有什么人。

    “姑娘,这里有点儿乱,你多担待一些。”阿芳说。

    我望着那黑黢黢地修理厂,心中生出一些忐忑,但还是跟着阿芳进去了。修理厂里很黑,只亮着一盏灯泡,上面还沾满了蝇子屎之类的东西,反而照得四周都黑黢黢的。

    修理厂里放着几辆车,我跟阿芳走进里面一个低矮的房间,里面是一张大床,还有桌子、椅子、锅碗瓢盆之类的,显得屋子里很是拥挤、狭小。桌子上又放着电视机、电脑,还有一些修理工具。桌子旁边立着一台电风扇,呜呜地吹着,却感觉吹走不了任何燥热,反而更是让人觉得闷热了。

    “这里太乱了,您先请坐。”阿芳搬过来一张椅子,“您要喝茶不?”

    我虽说不用,但阿芳还是去给我倒水了。她转身这个空儿,我就在那阴暗的角落里又看到了孙盛的鬼魂!

    此时,他垂着脑袋,像是麻绳一样的头发都垂到了地下,水珠啪嗒啪嗒掉在地上,在这幽暗的环境中,甚是渗人。而且,我感觉此刻的他比往常更加阴暗,让人毛骨悚然。

    我直勾勾地看着那里,直到阿芳给我端来水,孙盛的鬼魂又消失了,我才连忙错开目光,说了声谢谢。

    阿芳坐在我面前,握着我的手“姑娘,你真认识孙盛?他……他怎么会……就这么没了啊?”

    阿芳满面哀愁,很是悲伤的样子,我心中感触良多“大姐,我听说您是因为孙盛和别的女人一起跑了,您才跟他离的婚?”

    阿芳抹了抹泪,哀叹道“我和他结婚前几年还挺好的,但后来,他就在外面找了个女人,也不怎么回家了,后来呀,他就跟那个女人一起跑了。”

    “那您还怪他吗?”

    阿芳摇摇头“这人都没了,我还怪他什么啊。姑娘,孙盛他是怎么没的,你知道吗?”

    我艰难地开口道“大姐,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您关于你前夫孙盛的事。我想你的前夫孙盛并没有背弃你,他也没有跟别的女人一起私奔,而是他被人害死了。”

    阿芳一脸震惊。她望着我许久,似乎才找回了声调“你……你怎么知道他是被人害死的?”

    其实,我当时以为阿芳更在意的是我前面说的话----她前夫孙盛并没有抛弃过她,而是一直还爱着她,希望她过得好。

    我刚要继续说话,阿芳的手机响了起来。阿芳看了一眼手机,她惨白的面色上浮现一抹脆弱的笑容“姑娘,你先等等,我先接一下我丈夫的电话。”

    随后,她就出去了。临出去时还看了我一眼,虽然还是对我笑着,却莫名地让我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其实,跟着阿芳进来的时候,我就有些心生不安。我看着这幽暗的房间,小声地叫道“水鬼先生,你还在吗?水鬼先生……”可我却没有再看到水鬼孙盛。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竟然是徐耀。这个种.马现在找我干什么?难不成是宋文美景终于发现他脚踩三条船,现在正在狠揍他?如果是这样,那真是他活该啊!

    “姑娘……”身后蓦然响起阿芳的的声音,我吓了一跳,挂了手机转过身来,决定还是先离开,改日再带着夜泽一起来探探情况“大姐,关于孙盛的事情,我知道的其实也就这么多。我还有些事情事情要去办,所以大姐,我要先走了。你要是想起了关于孙盛的什么事,可以联系我。”

    我想走,却被阿芳拦在门口,她又抓住我胳膊“姑娘,你还没说你怎么知道孙盛他死了?孙盛的尸骨在哪儿,你是不是也知道啊?”

    我被她掐得胳膊疼,阿芳悲苦满面地说“他说不见就不见了,连个话儿都没给我留下过。姑娘,告诉我啊,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孙盛他现在又埋在哪儿啊?让我逢年过节给他烧个纸也好有地方啊。”

    我被打动,终于忍不住说道“阿芳姐,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我说完,就觉得一股阴风吹来。我转过头,看到孙盛就站在我们不远处。

    阿芳吓得后退两步。

    我看着孙盛道“这一切都是孙盛他亲口告诉我的,他记得和你生前的点点滴滴,他一直就在你面前。你感觉不到他吗?”

    阿芳已经完全瘫倒在了地上,似乎要与我说的话应景,墙壁上挂着的她与现任丈夫的结婚照哗啦一声,镜框就碎掉了,落了下来,正好砸中桌子上的刀,再落到地上时,照片上阿芳的脸就被刀穿透了。

    “孙盛他一直在你身边都在看着你……他只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你现任的丈夫对你好不好。你过得好,他才能放心。”

    我重复着孙盛那天对夜泽所说的话。

    谁能否认他不是一个好男人?浪漫不过是一时,在平凡的生活中,有个男人一直用心地真实爱你,这不就是一直寻找的幸福?

    孙盛一直注视着阿芳,阿芳却是面无血色,看着那掉落下来的结婚照恐惧不已,她拖着身子往后退,含混不清地说着“孙盛,不是我害的你。你……你不要来找我……都是王彪……是他害死你的……你不要来找我,不要找我!”

    我惊怔地看着这一幕,完全没有想到剧情竟然是如此反转!

    孙盛身上透出的戾气加重,连桌子上的杯子啪啦啪啦地一个个落地。他乱麻一样的头发开始飘舞,露出血红色的眼睛。他伸着手朝阿芳飘过来。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