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 第55章 不一样的夜泽

    衣衫在他的手下,也顷刻被扯碎。

    他冰凉的手落在我的肌肤上,和着他浓重的同样是冰冷的吻,却勾起了我心中极大的恐惧。

    这样的夜泽让我……无比恐惧。

    我用力推着他,极力避免着他的亲吻“夜泽……夜泽……你别这样……夜泽……我求你别这样……”

    处于极度惊骇中的我,忍不住哭起来。

    夜泽,我知道的你是不会这样对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样?

    我一边大声哭着,一边使劲儿挠他。

    那双冰冷的唇忽然停在我的脖颈处不动了,他压在我身上也一动不动了。我一个用力就将他推翻下了床,拽过被子,裹住自己,朝床角退缩过去。我靠在同样冰凉的墙上,瑟瑟发抖地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夜泽。

    他的样子让我担心,可是我更不敢靠近,我怕一靠近,他又兽性大发。

    夜泽从地上摇摇晃晃爬了起来,身形很是不稳,他捏着额头,似乎痛苦无比。他看向我,眼中满是惶惑与惊讶“娄姿……”

    他又朝床走来。

    我紧紧捏着被子,惊恐地道“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夜泽满是担忧地望着我“娄姿,你怎么了……”可话还没说完,他就用整只手掌捏住了脸,因为用力过度,关节都泛白。

    他使劲甩了甩头,再次瞅向我时,又是那狼一样的目光“女人,你跑什么!过来!”

    此时的夜泽竟像是两个人,我一动不敢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后,他又是紧紧抠住脑袋,身形晃得更是厉害。随后,“砰”的一声,他摔倒在了地上。

    “夜泽!”我再也顾不得什么,爬下了床,我摇晃着他的身体。只感觉他的身子比刚才更冷“夜泽!夜泽!你醒醒!夜泽!”

    忽然,他那长着长指甲的手就紧紧攥住了我的手腕,他也猛然睁开了眼,眼底充斥着无数的戾气“女人,你跑得了吗!”

    “夜泽……啊!”

    顷刻之间,我就被他压在了身下,双手也再次被他擒住狠狠地压在了地上。我的上衣之前已经被他撕裂了,他又用狼一样的目光打量我的身子,手指在我的锁骨处滑过,带来一阵战栗,随后露出一道邪邪的笑容“本王喜欢像你这样泼辣的女人……”他附在我耳边轻声道,“本王一定让你销魂,难忘此夜。”

    我像被铁链锁住了一样,根本无法动弹,眼看他又迫近,我的眼泪再次不争气地积聚起来时。夜泽再次痛苦地闭上了眼,我的手腕几乎都要被他掐断了。他再次睁开眼,望着我,声音又变得温柔“娄姿……”

    他因为痛苦,狠狠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大喊了一声“啊!”

    砰然之间,他便化成一道黑烟,消失在了我的房间里。

    剩下我一个人躺在地上,剧烈地喘息着。

    我意识到夜泽很不对劲儿,爬起来冲到了窗前,黑玫瑰的颜色比之前要黯淡无光一些。

    “夜泽……”

    我裹紧被扯裂的衣服,蹲在地上,无助地哭了起来。

    我将黑玫瑰放在了桌子上,坐在沙发上一瞬不瞬地盯着它。虽然上次也曾被夜泽强压过,可却没有这一次来得恐惧。更令我恐惧的是,我不知道夜泽他到底怎么了。而最令我绝望的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我抱紧了双腿,鼻子又开始发酸,盯着黑玫瑰时,眼前越来越模糊。

    夜泽,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我想见你,看见原来的那个你。

    不知不觉中,我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阵手机闹铃声将我惊醒,我睁开眼发现天已经亮了。我望着桌子上的黑玫瑰发着呆,却有一角黑色的袍子闯入我的眼帘。

    我顿时怔住了。

    抬头,我再次看见了他。他静静地站在我面前,站在微暗的光线里,犹如用无数的黑点拼凑成的一个绝世美男。长发垂于身际,与华美的黑袍几乎融为一体。

    我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心中既害怕又激动。

    许是我太过激动,结果“扑通”一声就掉到了地上,磕得我脑仁都疼,但下一秒,我连疼都忘了。因为他蹲在了我面前,伸手扶起了我,脸上带着清俊的笑意“见到本王就如此激动?”

    我却条件反射地推开了他,满是戒备地望着他。

    “娄姿……”夜泽轻皱眉。

    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可我瞬间就感觉到我熟悉的夜泽又回来了。

    “夜泽,真的是你吗?”我无比忐忑地问。

    他握住我的肩膀“还没睡醒么?不是本王还能是谁?”

    我心中的害怕与戒备随着他这句话顷刻间土崩瓦解,我猛然就扑进了他怀中,搂着他脖子,再也控制不住地大哭起来“夜泽,是你……真的是你?!呜呜,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我的眼泪就跟泄洪似的,夜泽轻轻抱住我,道“嗯,我回来了。”

    夜泽又递给我一张纸巾,我擦完眼泪后,一望向他,眼泪就开始往外流。夜泽拿过纸巾擦着我的泪,被我气笑了“本王是沙子吗?让你看一眼就哭一眼?”

    你不是沙子,你是一匹来自地狱的狼,差点儿就把我生吞活剥了。

    我就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夜泽忽而凑近,让我直往后仰,他靠近我的脸庞,声音带着几分喑哑“你就这般想我吗?”

    我还是盯着他的脸,在他凑近我的唇时,我又想起了昨夜的一幕。手再次自作主张地将他推了开去。

    我不自觉地往后移了移,夜泽静静地望着我,随后道“你腿上的鬼印都消失了吗?”

    我点点头。

    “让我看看。”

    “不用了,已经都没了。”

    “让我看看。”夜泽坚持道。我卷起裤腿来,他伸过手来,似是想要仔细看看我的腿,我又如闪电一般退到了一边,放下了裤脚“我真的没事了。”

    夜泽微眯眼。

    我心中一阵慌,好像让他不高兴了。

    做早餐时,我感觉到夜泽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带着探究与……观察。吃完早餐,我拎着包就跑了出来。

    明明知道现在的夜泽就是我熟悉的那个夜泽,可我还是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昨晚发生的一幕,让我心里乱极了。

    而且今天夜泽出现后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这根本就不符合他的个性……

    我的脑中忽然有一个不安的猜测,夜泽他……也许根本就不记得昨天的事情了。

    一天工作下来,我心里也乱哄哄的。我不知道该不该对夜泽提昨天的事,如果说了,也许我们两个都会很尴尬。如果不说,它就像一个鱼刺卡在我嗓子眼儿,让我怎么待都觉得难受。

    偏偏,徐耀这个阴魂不散的,今天又跟着我回家!

    但是,今天有他在,或许我和夜泽能少些尴尬。

    我打开了门,夜泽从我的卧室穿墙出来。我与他相望,躲开他的目光又看向徐耀。夜泽看到徐耀,眉头一挑,又撇我一眼。

    徐耀这缺货径直走向黑玫瑰,一手插兜地酷酷地说“阿泽,你今天还不出来吗?这么一个小破屋子,你就不嫌焖吗?出来,我们去喝酒怎么样?再找几个美女作陪,保证各个都比她强百倍。”

    我擦,徐耀,你就这么喜欢踩低人吗?!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夜泽也皱着眉头看向徐耀,而徐耀还对着那朵花“亲昵”地叫着,我被气得暂时忘了尴尬,凑过去对夜泽道“徐总是担心你,所以跟我过来一起看看你。但我总感觉他对你贼心不死,夜泽,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让他对你死心?”

    要不上班他总缠着我,我都快成众矢之的了。

    夜泽目不转睛地望着我,让我心头一跳。徐耀听我悄声说话,霍地转过身来,满是“惊喜”地过来“阿泽,你就在她身边是不是?你的伤好了没有,我很是担心你呐,你附在她身上跟我出去玩玩呗。”

    在徐耀眼里,我已经成了他和夜泽相处的工具了。

    夜泽一声不语,微凝着徐耀,又看向我,我忐忑了,他,他不是真想要借我的身体一用跟他去“约会”吧?

    夜泽浓黑的眉一扬“借我你的身体一用,我会让他想起我就是噩梦。”

    我扑哧一笑,徐耀冒火道“你们又在说什么悄悄话?”

    徐耀,你等着吧,等着你倾心的“阿泽”怎么整你吧!

    我冲他点点头。

    我以为又会像上次一样,他占据我的身体,我被他挤到了一边去。

    他慢慢靠近我,头发和锦缎黑衣都飘了起来,我的心跳就像停住了一般。那俊美的容颜,让我窒息,他的额头先是靠近了我,随后是鼻子,嘴唇上一凉,犹如珠子落地,惊起心脏一声惊跳。

    他……他怎么又变了附身的方法?

    我的眼睛被他牢牢吸住,只感觉他慢慢侵入我的身体,刹那仿佛我的灵魂与他相对一样,充满舒适和某种怦然心动。

    这次没有任何痛楚地,我就被弹了出来。

    弹了出来……我望着自己,又看着另一个活生生的“自己”,蒙了----我怎么又离体了?想起那次最可怕的教训,我的灵魂差点儿消失,我就惊惧不已。

    夜泽缓缓睁开了眼睛,那一双眼一看就不是我----清冷、孤傲,时而深沉似海,时而又纯如清水----那是属于夜泽的眼睛。

    “阿泽!你真的出来见我了!”徐耀一下就认出了这是夜泽,他快步走过去,伸手想要抱住夜泽我的身体,却被夜泽握住了手,又一拽他的领子,就将徐耀撂翻在地,徐耀在低声哼哼唧唧“阿泽,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对我?”

    我却觉得很解气,夜泽转身,神情又柔和下来“不用担心,一时半会儿,你不会有事。”

    “有你在,我才不担心呢。”我重新体会着一个作为生魂的“轻松”,冲徐耀哼了一声。这人,现在真是怎么看怎么讨厌。

    某派对。

    跟着夜泽和徐耀,我来到了人声鼎沸的派对上。自然是徐耀带夜泽来的。

    不少人跟徐耀打招呼,冲夜泽吹口哨,问他这人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徐耀哈哈一笑,手就要往夜泽肩膀上放,我看得都急了,又被夜泽不动声色地差点儿捏断他的腕骨时,徐耀这才老老实实了,只说是他带来的朋友。

    等人一走,徐耀转动着手腕,满是“可怜”地说道“阿泽,我们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是你说的,咱们成不了情人,可以当兄弟。我可是百分百把你当兄弟啊,你怎么能对自己的兄弟下狠手呢?”

    就是要对你这种连兄弟都觊觎的人下狠手!

    夜泽未理他,自己拿了一杯香槟喝了起来,徐耀则陪着他一起喝,然后端着酒注视着他“阿泽,虽然我知道你是个男人,可你不知道,你现在多么有吸引力。我知道你是男人后呢,我就找了不少女人,可没有一个女人能给我像你当初给我的感觉。你要是个女人多好,不,女鬼多好,那我就宁愿变成鬼也要追你。”

    我好想扇他一巴掌,他是想将夜泽掰弯吗?

    夜泽依旧只和他喝酒,后来派对开到极为狂热,音乐震天响,人们都狂舞起来,徐耀也被拉着一起去狂舞。我知道夜泽的舞也跳得极好,正纳闷他怎么也不去时,他忽而对我道“要不要一起去跳?”

    我要跟自己一起去跳舞?那感觉一定奇怪极了吧。可是,面对“我自己”,我却清楚地觉得,这个人、这具身体,都是“夜泽”。

    “好。”

    我与夜泽“一起”挤进了嗨翻天的人潮,而我只跳给他一个人看。我笑,我喊,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见。我再一次体会到了夜泽的寂寞。

    整个世界,能看到他的人只有我;整个世界,能与他说话的,也只有我。

    他的世界,只有我。

    那么,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是否都应该接受呢?

    后来,徐耀喝醉了。夜泽扶着他离开,徐耀一把将夜泽搂进怀里,醉醺醺地说“阿泽,你现在是女人,我们是不是能上床?我真特想和你上上床,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徐耀,你个流氓!衣冠禽兽!你果然是想夜泽滚床单,竟还想用我的身体去滚!你去死,去死!

    我想拽他,却穿过了他的身体!我气得用脚踹他,对他也毫无作用。

    夜泽,你不是说要教训他?啊啊啊!快点儿打残他吧!

    夜泽一把推开了徐耀,徐耀瘫坐在地,还呵呵笑着“阿泽,快过来,快来我怀里,我会好好对你……”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夜泽接通后道“过来了?好……”

    我惊诧地望着他,没多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车停在我们面前,两个黑衣人走了下来,还带着墨镜,恭恭敬敬对夜泽行礼道“娄小姐您好,我们是奉少爷之命过来的。”

    夜泽点头,瞧向还醉躺在地上的徐耀“这个人就交给你们了。”

    “是,请楼小姐放心。”两个黑衣人就将徐耀架进了车里,很快车就开走了。

    “夜泽,你,你要做什么?”我预感事情不妙,扯住夜泽的衣衫问,他露出一抹冷笑“当然是给他一个教训。”

    “你要给他一个什么教训?”我觉得这才是关键!

    夜泽挽住我的手“让他再也不敢肖想男人的教训。”

    我哑了,不敢再问了,想来这个“教训”会让徐耀终身难忘吧?

    “觉得我狠了么?”他眼睛泛着光泽,想起徐耀对夜泽的“狼子野心”,竟然还想糟蹋我的身体,我就坚决地摇头“不,我觉得你对他还是太善良了。让他男人、女人都不敢肖想,才好!”

    夜泽勾唇一笑,周围璀璨的城市之光都为之一暗“他是你老板,不能做得太绝。”

    我扑哧笑了“我们现在去哪里呢?回家吗?”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我没想到夜泽会带我来这里----尚未建成的号称市第一高楼的顶层。

    顶层还只是钢筋构架,我因为是灵魂,所以像个气球一样就飘了上来,而夜泽则是用我的身体爬上来的。他的动作极为敏捷、轻盈,像是蜘蛛侠。

    我与他坐在最高端,整个城市就在我们的脚下闪烁,一片璀璨。仰望天空,天空似乎伸手之间就能碰到。

    “我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俯瞰整个城市,星光璀璨。太漂亮了。你怎么知道这儿的啊?”风从我的身体中刮过,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冷,却是觉得无比心旷神怡。

    “你觉得我是个老古董,就对你们现代的东西一无所知吗?”夜泽也目及远方。

    我噘着嘴道“你根本就是个时尚鬼好不好?会跳现代舞,会玩儿手机,还知道夜店,你比现代活着的许多人都要强呢。”虽然有时候你确实就是个老古董,还是个霸道非常的老古董……

    我和他都不说话,望着夜色中的城市,我想起那两个黑衣人“把徐耀带走的那两个人是不是你说的阿俊的手下?”

    他转头望向我,我担心他多想,就道“我没别的意思,虽然是阿俊把你送到我这里来的,但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赶你走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你为什么还害怕我?”他忽而凑近问道,呼吸近在咫尺,让我失语了。

    “我没有怕你啊。”我转头看向远处说道,夜泽将我的脸转过来“你不害怕我,为什么今天一直都在躲避我?是本王身上有什么让你厌恶的东西,还是你根本就不想看到我?”

    我躲无可躲。心又是一颤,随后望着他“你是因为我才一再的受伤,我觉得很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对不起。”

    此时,我已确定,夜泽他……真的忘了昨夜的事。他又是否知道自己的这种情况?但此时,我却不想跟他说了。他回来,就好。

    夜泽的眼神因为我的话一下就变得温柔了“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绝不是你的对不起。”

    鼻头又是一酸。

    他全心为我着想,我却为他想得极少。

    随后,夜泽又接着上面的话茬道“没错,他们就是阿俊的人。你想知道阿俊的事情?”

    见他一眼就看出我的心思,我也不隐瞒“我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为何他要把你送到我身边来?为何我能看见你、摸得到你?

    “阿俊是一个捉鬼师。”

    “捉鬼师?”如果阿俊是捉鬼的,可是他为什么会与夜泽如此交好?按照夜泽所说,这个阿俊还给他亲自找了一个容器?

    夜泽的身上有太多的谜团,我想只有通过那个阿俊,我才能知晓。

    漆黑一片的天空难得有流星飞过,我立刻闭眼许愿,来不及细想。我的脑海里就蹦出一个愿望----我想夜泽可以重新变成一个人,一个像我一样活生生的人。

    这个想法在心海飘过之后,我豁然开朗,这个想法比我的梦想还要来得强烈。

    是的,我希望他能再次成为活人,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不用再忍受那蚀骨的孤独。

    “夜泽。”我望着他,城市的霓虹灯在我们四周变幻着,我们被包围在一片黑暗之中,可我还是能辨析清楚他的任何神情,我真心真意地对他道,“我的身体可以出租给你用,你要是呆闷了啊,想要出去走走看看,我可以把身体借给你用。但你决不能去做坏事!不能去夜店!不能去找男人!更不可以去找女人!”

    我一口气说了出来,之后便是让我紧张的沉默。夜泽的瞳仁里泛着流光溢彩,他搂住我的腰,往前一带“你还不清楚么?这个世间,我唯一想要去做坏事的人。只有你,也只能是你。”

    在那一瞬间,我似是见到无数的流星从他眼中飞过,炫丽至极。

    我清晰地感觉到,灵魂深处似乎有什么在跳动,比心脏的跳动更加的动人心弦,更加震荡我的灵魂。

    回去之后,我洗了澡,出来见夜泽正在看电视剧,还是我最爱看的一部电视剧琅琊榜!

    一个真正的古人在看现代人演的电视剧,怎么说都很怪异。

    正好演到梅长苏与霓凰郡主相认地那段,每次看到这段,我的眼泪都止不住地流。所以,我一坐在夜泽身边,就忙抽出纸巾来,来阻塞又哗哗禁不住流出的眼泪。

    夜泽不看电视改瞧我了,等那一段过了,我立刻收回了眼泪,用纸巾擦了擦脸“每次我看到这里都会哭,你不用管我,不用管我,你继续看好了。”

    他却忽然伸手在我脸上一擦,我怔怔地看他将手指放在唇中一舔,颇是奇怪地喃喃自语“还是咸的。”

    “你……”我被他这动作撩得心旌荡漾,心跳擂鼓。再加上他恢复元气后,脸色更加白皙,唇色也更加红润,愣是让我想起了“男神”二字。

    我看向电视里风华绝代的梅长苏,却觉得夜泽更胜风华,更加……秀色可餐。

    他抬眸瞧我,那张昳丽的脸庞再次像是冲击波一样撩动我的心神。想起最近在微博上看到的“撩妹子高手”,丫的,他现在是不是故意在撩拨我啊?

    “什么?”

    “没什么。”我立刻坐直,话说鬼还会有心跳吗?他跟我说那些“好听的话”时,有没有想我一样心跳加速呢?我又想起,在大楼之上,我的“心跳”----如果,那能当做心跳的话。

    正当我浮想联翩时。一阵震耳欲聋地砸门声把我惊醒,伴随着狂吼“夜泽,你这个王蛋,你给我出来!王蛋,你出来!”

    砰,又是重重踹门的声音。

    我吓得面色苍白,是徐耀,是徐耀的声音!

    夜泽却是一脸淡定,徐耀还在外面狂骂,我拽着他的衣袖“怎么办?怎么办?徐耀他找到上门来了!”

    徐耀在外面骂得更狠、更凶了,夜泽淡淡道“交给我。”

    打开门,就见徐耀甚是狼狈地站在门外,他的灰色衬衫领子开着,脸上、脖子上都有唇印,一看就知道他风流快活过去了。

    夜泽冷淡地站在那里没错,他又附身了,徐耀双目通红,他一把抓住夜泽的衣领,暴怒道“夜泽,你个王蛋,你竟然让男人上我!我艹你大爷!”

    只是他的余音又伴随着抛物线似的“啊----”震撤屋顶----徐耀又被夜泽撂翻在地。

    我捂住眼睛,不忍看徐耀的倒霉样儿。

    对于夜泽找男人睡徐耀这件事,我从头到尾就没感觉很过分,关键是我也知道以夜泽的为人,他也不会真让人睡了徐耀,只不过是想给徐耀一个教训,否则徐耀现在也不可能还过来“报仇雪恨”了。

    你把别人当成个人,别人才把你也当成个人,而徐耀,显然高高在上惯了,他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多招人恨,丫活该被修理啊。

    徐耀摇摇晃晃爬起来,满是悲愤“你不愿我缠着你,你就找个男人睡我!夜泽,你好……你好样的,你这么对自己的兄弟,是我,是我看错了你!我们的兄弟之情今天到此为止!到此为止!……我要跟你割袍断义!割袍断义!”

    徐耀摇摇晃晃开始扯自己衣服。实在扯不烂,他干脆把衬衣脱了,丢在了地上,狠狠道“这就是我跟你的割袍断义!我徐耀再巴巴地来你面前,我就……我就是条藏獒!”

    我去,当个狗还选个品种。

    徐耀大概深知自己打不过夜泽,便骂骂咧咧一痛,又带着满身酒气走了。

    我总觉得,徐耀会违背了今日之话,还会再巴巴地来找夜泽。

    我来到夜泽身边“徐耀这种人,我觉得他还是离你远一些的好。”

    我想起曾看到一部讲述男男的网络剧,怎么看徐耀都有点儿网络剧里男主角的架势,所以我现在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掐死徐耀对夜泽的情愫。我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儿像中想尽办法破坏男女主角感情发展的恶毒女配。

    我不愿承认,每当看到徐耀对夜泽大献殷勤时,我就心里不舒服。

    夜泽握住了我的手,一语中的“你在担心,我的取向有一天会变得不正常吗?”

    “……”是担心来着。

    ……

    ……

    我又瞧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迟疑着要不要打过去。我有很多的疑问,知道只要见了这个人,或许我就能得到答案。

    我满腹心事地走过斑马线,忽觉被人拍了一下背,我回过了头,就看见一个长发遮面的浑身都是水的男人站在我面前,他一张嘴,嘴里竟然掉出石头来!我吓得尖叫一声“啊!”

    然后……他竟被吓得消失了……

    我恍若游魂地来到公司,却发现公司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很怪,模模糊糊还感觉到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等我转过头去,那些聚在一起的人立刻做乌鸦散。

    我因为满腹心事,也没有在意。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电脑一直发呆,该不该给阿俊打电话呢?也许他能解开我为什么能看到鬼的谜团。

    等我一抬头看到那张严肃的面孔,也不知她在这里看了我多久了,我结巴道“姐……早。”

    将一份早点放在我桌上,深深瞥我一眼,以教育我的口吻说“清者自清,你只要问心无愧,旁人的话和看法都是狗屁!”

    听得我一头雾水。我张口欲问“姐……”,却反问我“听懂了吗?!”

    我连忙点头,生怕惹她生气。待走后,我依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在我去洗手间的路上,我依然能感觉到同事看我眼光的异样,让我诧异、如芒在背,我快速躲进了洗手间里。我坐在马桶上,实在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要说发生了什么,就是最近的吴丹露事件,还有和徐耀的关系?难道徐耀因为昨天的事情迁怒于我身上了?可他直接把我炒鱿鱼好了!而且到现在我还一直没有见过他哩。

    厕所的门一开,又有人进来了,伴随的还有说话声。

    “你看见微博上转发的那篇长微博吗?说咱们楼有个女人被夹死了,不就是说吴丹露吗?他们说吴丹露本来不会死的,当时的助理和她在一起,那个助理明明看出电梯出了问题,她自己没上去,也没提醒吴丹露一声。”

    听到外面的话,我脑子就是一蒙。我和吴丹露的事算是我心中的一块疤,她可是做鬼都不想放过我的。她最终灰飞烟灭,事后我又总觉得是不是太残忍了?

    “那个小助理现在在公司还有谁不知道啊?她叫娄姿,你没瞧见,她和咱们徐总现在正打得火热呢?也不知徐总看上了她什么。我看啊,她就是嫉妒吴丹露,吴丹露就是被她害死的。她还有脸待在公司,就不怕吴丹露回来找她?”另一人轻哼一声,言辞中尽是对我的嘲讽。

    等她们离开后,我急慌慌地回去打开微博,搜了半天,才找到她们所说的那篇长微博,上面说“白富美女孩儿命殒电梯,同事疑见死不救”。下面已经有很多评论,多半儿是辱骂,还有人叫嚣人肉我!

    我此时才明白了为什么会安慰我,可到底是谁?是谁发了这篇文章?难道真的是徐耀?他为了报复我?

    一上午,我都心烦意乱,无心工作。给徐耀打电话,也没有人接。中午的时候。我和宋文美景一起吃的饭,宋文美景比昨天更漂亮了。我们一走进饭馆,立刻就吸引了大片的目光,都是看向宋文美景的。

    宋文美景一头秀发散着,从前看着与我差不多的颜值,此时却高出我好几倍,变成了女神一样的存在。我们点了餐找不到地方,还有几个男人吃完饭特意招呼我们去他们那里坐。

    好吧,做一个美女,待遇就是高啊。

    我瞧着宋文美景那张简直无可挑剔的脸庞,赞叹道“美景,你是不是做整容了?你现在简直太漂亮了,就像……全智贤!”

    “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去做整容啊?全智贤可是大明星,我再怎么漂亮,也不能跟人家比的。”宋文美景笑得极为恬淡,如同夏日里的一湾清水,让人全身心的舒服。

    我拖着下巴简直有点儿入迷地望着她“我是说真的,我现在看见你,都觉得心脏扑扑的,别说那些男人了。你看,周围有多少目光都是在看你啊。”

    宋文美景将长发捋到肩后,望着外面,又扯出一道极浅的笑容“我再漂亮有什么用,他却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我。”

    见她神情中有些落寞,我心中微震,她是因为一个男人才改变的?可她都这么漂亮了,那个男人还是不看她的话,就是那个男人有问题了。我想宽慰宽慰她,宋文美景反而问我“娄姿,微博上的文章我看到了……那上面说的不是真的吧?”

    我心像扎了一般,别人那么想也就算了,可是宋文美景她怎么也能这么想我!

    “当然不是真的!不是啊!美景,我们认识多久了,你也认为我是看着吴丹露去送死,对她见死不救吗?你也认为我是那种人吗?”我情绪激动道,宋文美景握住我的手“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别这么激动。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啦,但恐怕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看到了,你接下来怎么办?”

    我长长嘘了一口气“姐说清者自清,让我不要理会,我觉得她是对的。我没做过,我怕什么,我现在要是不来公司了,才是坐实了传言。”我握紧拳头,“我一定会抓出谁在背后诋毁我!”

    “娄姿,你……”

    偏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徐耀!

    我立刻接通,直接没好气地开口道“徐耀,你在哪儿?我有事要见你!”

    “我也正想见你,你过来我家找我!”徐耀说完,就挂了电话。

    和宋文美景告别后,我直奔徐耀的家。按了好一会儿门铃,门才打开,徐耀堵在门口,脸上绯红,眼神迷离,一股酒气直扑我脸上。他瞧见我,咧开一边嘴角“来得倒是挺快,过来,陪我喝酒!”

    徐耀拽住我的手腕,将我往里脱,我用力甩着他“徐耀,我不是来陪你喝酒的,我有话要问你!”

    徐耀停住,转头,又用醉醺醺的眼睛打量我,须臾之间,我便被他推到了墙上,他用力按住我一边的肩膀,嘴角带着一丝狞色“我也有话要问你!”

    我被他狠戾的眼神吓得一激灵,肩膀也被他抠得生疼,我艰难地支撑着勇气问“你要说什么?”

    “你对阿泽说了什么?”徐耀几乎露出野兽一样的目光,我吓得心都要跳裂了,果然。他还是为了夜泽在耿耿于怀。

    当然喽,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对他说,是我让夜泽教训他的!

    我避重就轻道“你为什么会被夜泽厌恶,你难道真忘了在派对上,你对他说过的话?”

    徐耀压在我肩膀上的力道稍松,我继续道“你说你还一直对他贼心不死,想要和他滚床单。像夜泽那样傲气的男人,你那么侮辱他,他没废了你,已经算你幸运了。我想,要是有个男人说想和你上床,你也会打他一顿吧?”

    徐耀靠在了墙上,满是颓唐之色,他抚住额头“我真的对他说了那些话?”

    “还有好多污言秽语,我都说不出口了。”

    徐耀似是很痛苦地闭上眼睛“话我问完了,你出去吧。”他又醉醺醺地往里走,我喊了一声“徐耀,我还有事要问你!”

    “我让你出去!”徐耀抄起酒瓶子就朝我摔了过来,瓶子落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我吓得连忙跑了出来。

    老板居然是情敌,还有人比我更悲催的吗?可老板可以换,夜泽只有一个,我是如何都不会想让的。

    我稳定了稳定心神,就像说得一样,尽量不去想那篇文章,逼自己投入工作中。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那些糟心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走到斑马线时,我停下来等红绿灯。只是一个转头间,再回首,我便又看到了那个全身满是水的男人站在斑马线中间。

    他面对着我,一颗分不出前后的脑袋被头发密密麻麻地遮住。在他的脚边,是一片水渍。

    我不禁握紧了背包,想着是跑还是尖叫能把他吓走,但他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为何总是出现在这里?难道他是想和我说什么话吗?

    我压制住心中的恐惧,等红灯变成绿灯,我一步一步走了过去,站到了他面前。他又张着黑洞洞的嘴,露出白骨的手颤颤巍巍地伸向我。

    “你有话要对我说?”

    “啊,厄----”他嗓子里冒不出一句话,只混沌不清地回应着我,手也在空中颤抖着。

    我确定了,他确实有话要对我说。

    “你能不能跟我走?我想有人或许能帮到你。”我刚说完,耳边响起刺耳的汽笛声,一个满脸雀斑的男人探出头来,咒骂道“你找死啊!”

    此时,绿灯已变成了红灯,而那个水鬼再次消失不见了。

    我退到一边,左右张望,依旧看不到他。

    开门之前,我先整理了整理心情,才打开门,“兴冲冲”地叫道“夜泽,我回来了!”

    夜泽又从我的卧室穿墙而出,我冲他摇了摇购物袋“你猜。我给你买什么回来了?”

    “你给我买了东西?”夜泽温柔一笑,那张脸都泛着光泽,“是什么?”

    我拿出从茶叶专卖店买来的西湖龙井,献宝似的呈现在他面前“咚咚咚……是茶叶!”

    我泡好了茶,我俩一人一杯,我闻了闻“这茶很香呢,你快尝尝。”

    夜泽闭上眼睛闻了闻,随即脸上就露出“舒怡”的神情。

    他果然是爱喝茶的。我这个人平常不太爱喝茶,曾经买过一包绿茶,也是束之高阁。有次我看到他翻出了我那包绿茶,闻了闻,便眉头紧皱,又放了回去。

    作为一个“根红苗正”的古人,还是个王爷,我想他对喝茶还是情有独钟的。

    我也端起茶来喝,从那时起,我就经常和他一起“喝”茶。看到各种茶叶时,我常常会不由自主地买回来。当我养成喝茶的习惯再也戒不掉时,才发现,自己也戒不掉某个人了。

    我贴着面膜坐到夜泽身旁,他还在看琅琊榜,每天到了时间,他都会雷打不动地打开电视追剧。我喜欢看琅琊榜是因为我喜欢胡歌,另外这部片子确实也不错。但夜泽对这部现代人演的古装剧如此痴迷,我还是很疑惑。

    见他凝神看着,我则出神地看着他“你在的那个朝代,和电视剧里演的很像么?”

    夜泽猛然转头,瞳孔深邃,似是夹杂着无数的思绪,他又看向电视,目光随后又变得迷茫……

    自打认识他之后,我还从未见过他露出这种神情。

  • txt下载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我家棺人不好惹全文下载,txt下载我家棺人不好惹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我家棺人不好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