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第八十五章 人贱自有天收

    “你昏了头了吧奕少轩!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个缺心眼儿的东西!”曹尹气极,只差没动手扇他,幸好被楚乔当场拦下。

    没一会儿奕少青便将奕少衿拖离了现场。

    屋内,奕韵之仍旧在不住地啜泣着。

    陈学而一见是自己的父亲,自然是再也下不去手,顺手将床上的衣服扯过往他身上一丢。

    心里却不由得愈发憎恨起奕韵之来。

    这个贱人,跟他睡了还不够,居然还背着他勾搭了他的父亲!

    更可耻的是,甚至还在意淫自己的哥哥!

    这个世界上当真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她更下贱的女人了!

    “怎么回事儿啊?”奕安宁和欧文听到佣人禀告赶忙赶来过来。

    关键时刻岂能掉链子?

    “!h你先出去!”奕安宁先一步进入房间,立马将欧文往外一推。

    “是我?喝多了?”

    奕安宁抚抚额,直接往楚乔肩上靠去。

    “我也希望我喝多了!”宋美帧愤愤道。

    “小韵子啊,男欢女爱的妈咪是不反对的,可是你也不能啃稻草啊,这都老大叔了,你好歹也选个年轻的吧,比如……”奕安宁指指一旁的陈学而,“比如陈家小哥儿。”

    一听到奕安宁提起这茬儿,陈学而头都大了!

    天知道他是真的睡过这个女人啊!

    这叫个什么事儿!

    “妈,真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儿,我是被强迫的,不不不,是他,是他在我酒里下了药!”

    奕韵之抱着被子,忽然转头恶狠狠地指向陈振国,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布满暧昧的痕迹,娇小的身躯因为啜泣而不住地抽动着。

    原本就处于发懵状态的陈振国这才猛地一震,屋里那么多奕家的女眷,他自是不敢起身穿衣服,好在方才陈学而扔了衣服给他将将遮住了下身,这才使得这会儿的他不至于窘迫至死。

    “大夫人二夫人三小姐。你们可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原先喝多了来着,便想着找个屋儿先躺一会儿休息休息,也不知怎么就睡过去了,没一会儿床上就摸上来个女人,搂着我就亲,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是春梦,也就……”

    陈振国跪坐在地上,因为急着想解释,语速显得特别快,整个人几乎是处于一种精神崩溃状态。

    活了四十多年,这还是头一遭被人整得这么惨,这会儿只恨不得活撕了这罪魁祸首的奕韵之,以解心头只恨。

    都是这个贱人,若非是她主动勾引,他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以至于将自己陷入这般尴尬的境地!

    以奕家的手段,这事儿怕是不能善终了。

    “妈,您可别听他胡说啊!”奕韵之一听到陈振国说出事情的真相,当下便慌了神,裹着被子往前爬行了两步,一把抱着奕安宁的大腿,声泪俱下,“妈,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凭我的条件什么样儿的男人没有?怎么可能拿自己的清白去做出这样苟且偷换的事情!”

    她很自信,也很庆幸,幸好自己在被陈学而强暴了的第二日便去做了处女膜修补手术,她甚至在心底,为自己的运筹帷幄感到沾沾自喜。

    一旁的宋美帧和曹尹这才暗暗在心里琢磨。

    奕韵之说来也是,她到底也是奕家外孙女,斯图亚特家族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会看上陈振国这么个风流平庸的中年老男人。

    “是吗?”奕少衿气恼地捧着脖子,“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可是谁在床上口口声声地喊着‘哥哥’!”

    奕少衿的话,犹如惊雷在众人耳畔炸响,连带着门外几人都不由得跟着变了脸色。

    不过是短短数十分钟没见,这家里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事儿!

    宋美帧和曹尹这才想起方才进来时的场景,心里不由得嘲讽差点儿便让这狡猾的丫头给糊弄过去了!

    她原本要睡的,可不就是她的哥哥奕轻宸!

    这间屋儿本就是轻宸的房间,只是不知道这陈振国是怎么进来的。

    “你!你胡说道!”奕韵之忽然疯了似的,恶狠狠地指向奕少衿,“肯定是你,是你串通了陈振国,是你让他来毁掉我的清白!”

    她说着又呜咽地哭了起来,转而指向楚乔,“要不就是你,说不定是你也没准!”

    “简直是听不下去了,你可真是什么屎盆子都敢往人家头上扣!”曹尹当场下了脸,“你少衿姐虽然跟你不对付,可说到底也不是那样心狠手辣的人,更何况你嫂子,不说别的,这两日你嫂子为了能给你寻一份好亲事,跟着我们忙进忙出的,几乎是操碎了心,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居然还反过来倒打一耙!简直是要气死我了!”

    到了这个份儿上,曹尹口里自然是再也说不出好听的话。

    纵使是被强暴了又如何?这样诬陷他人的人。实在是不配呆在他们奕家!

    “你才是胡说道!处女?”陈学而嘲讽地冷笑,“你可别忘了想当初在秦衍的婚礼上是怎么勾引我的!”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不止奕家人已经身陷崩溃的边缘,就连陈振国也要崩溃了。

    这个贱人,这个臭不要脸的贱人居然还去勾引了他唯一的儿子!

    宋美帧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到底叫个什么事儿!怎么就能做出这些个丢人现眼的事儿来,居然还让人搬到台面上来指着鼻子说!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勾引你!我是清白的,不信你们去看床单,床单上肯定有血……”

    还没等奕韵之说完,陈学而已经一把将纯白色的床单拽到了众人面前,直接往地上一摊,干干净净,没有一丁点儿旁的痕迹。

    “怎么会!”奕韵之当场便瘫软在地,趴在床单上来回翻看起来。

    “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我明明已经去做了处女膜修补……”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奕韵之这才戛然止住了声儿,又辩驳道“是你,当初明明是你,是你强奸了我!”

    一旁的宋美帧等人听了,皆纷纷摇头。

    从小看着长大的,想不到有一日竟会成为这样的人。

    意淫甚至企图勾引自己的哥哥,与父子俩纠缠不清,作风不正,品行不佳!

    失望,简直是太让人失望了!

    “这世上到底是没女人了,还是你真就这么好,我们父子俩要去费尽心思地强奸你!”陈学而自然也是看出来奕家人的态度,为了护住陈家,他也只能将奕韵之推出去成为众矢之的,更何况他本就是憎恶她的。

    “合着你做处女膜修补手术就是为了今日能在轻宸的床上实行阴谋?到时候逼迫轻宸娶你?你这算盘未免也打得太精了吧!”

    事已至此,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奕少衿索性一不作二不休,将奕韵之对奕轻宸的那点儿小心思全都搬到人前,由家里的长辈彻底断了她祸害人的念头。

    “你别血口喷人!我才没有!”

    楚乔起身欲去关房门,奕韵之以为她还要去喊人,不管三七二一上去便一把拽住了她小腿。

    楚乔哪里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根本没防备她,脚下一个不稳,身子已经斜斜地往前扑去,只听到“砰”地一声闷响,她的脑门儿硬生生便磕在了门框上。

    剧烈的疼痛迫使她闷哼了一声,晃晃被撞得发昏的脑袋,温热的液体已经顺着额头滴了下来。

    “天!”

    宋美帧和曹尹当场吓傻了,还是奕少衿和奕安宁先反应过来,两人手忙脚乱地将她扶起。

    这回祸可闯大了!

    虽然这事儿是奕韵之干的,可楚乔却是在她们眼皮子底下受的伤,以奕轻宸那宠妻狂魔的脾气,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她们虽是家里的长辈,可奕轻宸那个手段,说到底没人是不发憷的!

    那可是从小接受了斯图亚特家族继承人最黑暗培训的人!

    一想到莫名其妙地会被奕韵之给连累,几人心里对她的想法已经由先前的鄙夷变成了憎恨。

    “快快快,先让家庭医生过来。”

    宋美帧掏出手绢儿按住楚乔的额头,血流的狠,没一会儿便渗透出来。

    “别,大舅妈千万别。”

    楚乔朝她递去一记宽慰的眼神,“我没什么事儿,让佣人去拿个医药箱来处理下便是了,楼下都是来往的宾客,若是这事儿闹开来,那奕家的脸面也算是全丢尽了,更何况今儿个是外公的寿诞,总不能惹他老人家发怒才是。”

    “你这孩子,总是这么善解人意。”

    曹尹这才稍稍心安,门外的佣人听命已经取了一只医药箱递进来。

    “少衿你帮忙把门关关,到底是家丑不可外扬。”

    奕少衿白了楚乔一眼,“你说你是不是蠢,人都这么对你了,你还想着替她遮羞!”

    “少衿,小乔说的对,家丑不可外扬,丢了他们俩的面子是小,若是因此让奕家沦为众人的笑柄那可就不得了了!”

    宋美帧见曹尹和奕安宁正在替楚乔处理伤口,也顺便拿过医用碘酒帮奕少衿脖子上的划痕消毒。

    奕少衿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她原说这话的意思也不过是为了替楚乔挣下个识大体的美名,这才心满意足地扯了扯嘴角,“得亏轻宸娶了个贤惠媳妇儿,不然这家里还指不定怎么闹腾呢!”

    “谁说不是呢,好心当成驴肝肺!”

    曹尹一想起方才奕少轩的样儿愈发地没了好气。

    这作风不正的丫头,都不知将她宝贝儿子带哪条沟里去了。

    “咱们几个先背过身去吧,容陈市长和小韵将衣服穿上,老这么光着也不像话。”

    楚乔如此提议,在场的除了奕韵之几乎全都朝她投去赞赏的目光。

    等两人穿戴整齐,楚乔额头上的伤口也已经处理完毕,白皙的额头上贴着一块医用绷带,边缘微微渗透出些暗黄的碘酒,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曹尹取过湿巾擦了擦手,心里却想着待会儿轻宸瞧见了,还不定怎么发火儿呢!

    “安宁,韵之这事儿,你有什么打算?”

    这种事情处理不好便是里外不是人的,宋美帧和曹尹自然不会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索性都将目光投注到了奕安宁身上。

    这可把奕安宁愁怀了。从小到大她只顾着玩儿去了,这好端端地让她来拿主意,这不是难为她嘛。

    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望向陈振国,“要不?你娶她?”

    “绝对不可以!”一听说要让自己的父亲娶这么个不要脸的荡妇,还没等陈振国开口陈学而已经出声反对。

    更何况他老妈还活得好好儿的呢!

    “我不要!妈,别把我嫁给这么个老男人,我不要啊!”

    听奕安宁说这话,奕韵之也急了。

    合着她机关算尽苦心在奕家经营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却只能嫁给个区区市长?还是个中年老男人!还是二婚!

    这怎么可以!

    她奕韵之是可要成为人上人的人!

    “都反对?”奕安宁不由得蹙眉,“那就这么算了吧。”

    “什么!”

    这回轮到宋美帧和曹尹惊呼出声。

    这意思?

    该不会是还把这祸害留在家里吧!

    奕家这几个小的,可都是个顶个的人中龙凤,万一年轻人一时间没把持住叫这小骚蹄子勾搭了,一回都能把她们闹得够呛!

    “你们别急啊!”奕安宁安抚道“韵之做出这样的事儿来,奕家和斯图亚特家族肯定是容不下她了的。既然她不愿意嫁给陈振国,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往后是生是死是好是孬都是她自己个儿的事儿,与咱们无关!”

    奕安宁原本是个心宽的,但唯独奕轻宸是她的底限,如今奕韵之居然胆敢肖想她儿子,又伤了她儿子的心头肉,这事儿她自然就不能再放之任之。

    纵使平日里再不着调,可毕竟是奕家的三小姐,斯图亚特家族的太太,手段和魄力,该有的,她一样都不会少。

    奕韵之一听奕安宁这话,当下就急了!

    奕安宁的意思很明确,摆明了要将她赶出家门。从此再无瓜葛!

    她自然是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噗通”一声直接跪在奕安宁面前。

    “妈,我真的是无辜的,我是被人陷害的,您一定要相信小韵啊,您千万别不要小韵啊!不能跟妈妈在一起,小韵还不如死了算了……”

    奕安宁此时已经是十分地不耐烦,原先刚进门她还是同情怜爱她的,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又是自己当时亲手在家门口抱进来的,若是一点儿感情没有那是假的。

    可事到如今,在她接二连三犯下大错后,她居然依旧死不悔改,口口声声嚷嚷着是被人陷害。

    这个家里,除了她自己。又有谁会吃饱了撑没事儿干去陷害她!

    遂冷冷地抛下一句,“你我母女情分已尽,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妈,您不能把韵之赶出去的。”一直在旁保持缄默的楚乔,终于出声道。

    奕韵之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个楚乔,总算做了件人事儿。

    众人皆一脸不解。

    按说以楚乔的性格,也不该是这么仁慈的人吧!

    楚乔若无其事地抿抿唇,全然没有一丝没人猜疑的压力,缓缓道“您若是将韵之赶出去这事儿势必会闹得人尽皆知,且不说外人会如何看待咱们奕家,单是外公那儿,他老人家平日里是极其疼爱韵之的,若是这事儿传到他耳朵里,恐怕会是不小的打击。”

    “留不得,赶不得,这可怎么好?”

    宋美帧一听楚乔这话在理,也不由得犯了愁。

    “说到底韵之也就是跟陈家牵扯不清,既然陈家父子俩都要了她的身子,那总得有一个负起责任吧!”

    楚乔话音刚落,奕少衿当场在心里拍手叫好。

    这招儿真是玩得漂亮!

    现在这种情况下,陈家父子生吞活剥了奕韵之的心都有,若是将她嫁到陈家去,不论嫁给哪一个,都有她好受的!更何况这陈振国的老婆葛素云那也是个有手段的,只要她得知了这事儿,那还不得整死奕韵之!

    “可是他们不是都不同意吗?”曹尹犯难。

    “诶,二舅妈,方才他们只是不同意韵之和陈市长结合……”楚乔故意放缓了语速,“那若是跟学而呢?学而年轻有为,韵之自然是不会有意见了吧。”

    “我不同意!”

    这回轮到陈振国反对了!

    “我同意!”

    陈学而却一反常态地冷静下来。

    以陈家,哪怕是葛家,都根本无法与奕家较量,更何况背后还有个深如海的斯图亚特家族。

    倒不如卖了这个顺水人情楚乔,她自然也会记得他的好,况且明面上他娶的仍旧还是斯图亚特家族的千金,还是能从中得到不少好处。

    至于私底下,他想要玩什么样儿的女人,恐怕奕韵之也没资格再管他!比起娶那些天天提防着老公,牵一发会动全身的其他家族的小姐,明显眼前这个反而有利无害。

    若说心里不爽,不过是因为奕韵之跟他父亲也睡了,可那又如何?不管怎么说陈振国都是他父亲,不是有老话说“上阵父子兵”嘛,此阵彼阵都是一样的阵,就当放家里养着便是了,若是父亲什么时候想了,他也不介意借他玩玩儿,旁的媳妇儿,可还捞不到这样的便利。

    奕家的人此时哪儿还顾得上陈学而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一心只想着能把奕韵之打发了便是,见他点头,这才稍稍儿松了口气。

    “那就这么决定了,待会儿我会去跟老爷子说这个事儿,你们父子俩准备准备便来提亲吧,这事儿宜早不宜迟,这个礼拜之内最好便将事儿给办了。”

    宋美帧说完便欲转身离开。

    “不要啊!我不嫁!我不要嫁到陈家!”

    奕韵之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就快要被折腾疯了,莫名其妙就跟陈振国睡了,差点儿被逐出家门,居然这会儿还要被她们逼迫着嫁到陈家去!

    陈学而怎么可能配得上她!

    她可是斯图亚特家族的千金小姐!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公主!

    “这事儿已经定了!你愿不愿意的,不重要!”

    “你们!你们若是敢逼我嫁到陈家。我就死给你们看!”

    宋美帧冷笑了两声,“那将喜事改成百事便是,还不是那些宾客?”

    奕韵之这才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完了!

    这回她是真的完了!

    嫁进陈家,就意味着从此她将过上生不如死的生活,可是不嫁,恐怕奕家和斯图亚特家族也容不下她了!

    不不不,她一定不能就这样妥协,就这样认输,她一定还可以扭转局面的。

    对了!还有奕少轩,奕少轩是疼她的!况且还有奕老爷子,实在不济她可以找奕轻宸,大不了豁出去名声将这事儿告诉他,他定然会怜惜的,毕竟她是被人“强迫”的!

    “站住,你干嘛去!”

    见奕韵之起身往门口,宋美帧当下冷呵一声。

    “我要去找我哥!我要让我哥给我主持公道!我哥一定会相信我的!”

    “轻宸?”奕少衿嗤笑了两声,“他可是跟着我们一块儿进来的,不过场面太火爆他没好意思看,毕竟你方才忘性的时候口口声声喊的可都是他的名字!”

    奕少衿的话犹如天雷,当场劈得奕韵之立在原地无法动弹,僵着身子,煞白的脸上完全没有一丝活气。

    “小乔,走吧,咱们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奕安宁说完,头一个离开了房间,其余的人很快也都带着失望陆续离开。

    楚乔别有深意地扫了眼陈学而,在奕少衿的搀扶下也出了房门。

    “先去劝劝少轩吧,我怕他钻牛角尖。”

    “好赖不分的家伙,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少衿。”楚乔拍拍她的手,“明明你也是担心他的啊。走吧,咱们一块儿去找他。”

    “找什么找。”奕少衿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先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刚才只是粗粗地做了下处理,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伤到什么,还是去检查一下比较保险。”

    “少衿说的对,小乔你还是让少衿先陪你去医院检查检查,也好叫我们放心。”

    “去吧去吧。”曹尹也应和道“少轩这儿由我们去找他,去劝他,你先去医院,伤着脑门儿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楚乔拗不过她们,只能无奈道“那好吧。”

    “少衿,走这边。”

    见奕少衿欲下楼,楚乔赶忙将她拉了回来,“走后楼梯吧,楼下人来人往的,万一叫人看见我这头上的伤怕是说不清楚。”

    三名长辈一听,愈发在心里夸赞楚乔的识大体。

    “好好好,听你的,咱们走后楼梯。”

    眼瞧着楚乔和奕少衿走远,宋美帧才忍不住道“这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下地下。”

    “谁说不是呢!”

    三人一面议论,一面朝奕少轩房间走去……

    等楚乔和奕少衿再次回到奕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客人早已离去,大厅除了几名正在做清洁的佣人便再无旁人。

    楼上,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摔东西声。

    两人赶忙上楼,寻着声音往奕少轩房间走去,奕家的女人站了一排。

    “我真搞不懂你们是怎么想的!你们居然要把小韵子嫁给一个强奸犯!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人性!”奕少轩捧着脑袋,气急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混账东西!”曹尹顺手从茶几上抄起一只杯子。对着他便砸了过去,“她到底是给你吃了什么迷药了,让你这成天儿地得了失心疯似的连是非都分不清楚!”

    奕少轩轻松一闪,随即咆哮道“我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她是什么样儿的人我能不知道吗?倒是你们一个个,都让奕少衿给鼓捣得搞不清楚状况才对!奕少衿一直看小韵子不顺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你就知道他一定是强奸犯?你当时在现场吗你!”奕少衿实在忍无可忍,出声辩驳。

    “我怎么不知道?小韵子那么单纯,她还能有什么坏心思?我就搞不懂了奕少衿,小韵子到底是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你要这么坑害她……”

    “啪!”的一脆响。

    曹尹气恼地收回巴掌,“你再敢给我胡说道,你就跟我滚到部队里去!简直是不像话,居然这么编排自己的姐姐,昏了头了你!”

    奕少轩瞠目结舌地捂着脸,半晌儿也没反应过来。

    他老妈居然打他,这辈子都没动手打过他的老妈居然因为奕少衿打他!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同情弱者有错吗?打抱不平有错吗?

    “好,你们一个个都串通起来一心要将小韵子赶出这个家是吧!那行,我带她走!我还就不信了,没了这个家,我们还能活不下去不成!”

    奕少轩说着便冲出了房门,朝方才奕韵之和陈振国欢好的房间走去。

    奕安宁和宋美帧赶忙也追了出去。

    见曹尹依旧无动于衷地站着,楚乔只能上前劝诫。

    “二舅妈,您别生气了,少轩还是个孩子,您还能跟他计较不成?”

    曹尹哼了一声,“孩子?谁家的孩子大早上起来要刮胡子!”

    “二舅妈。”楚乔差点儿没笑出声,“其实少轩并非是非不分,他只是太过于善良,宁愿相信这世上都是好人。”

    “他就是蠢!活了这么些年。从未见过这么蠢的人,一想到这蠢货居然是我生的,我就恨不得将他塞回肚子里重新再生一回。”

    曹尹忽然望向奕少衿,“倒是委屈你了少衿,白白连累你受一肚子气。”

    “婶婶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少轩是我表弟,咱们是一家人,我真能跟他计较不成?您放心,我不会放心上的。”

    三人正说着,那边屋又传来一阵哭嚷声。

    楚乔刚走到门口,奕少轩正欲拽着奕韵之往外走。

    “二表哥,我不走,你别拉我走,你能不能帮我求求外公,我真的不想嫁给陈学而也不想离开奕家!”

    跟着奕少轩离开奕家。势必会成为奕家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到时候她可是连一点儿翻身的机会都没了,更何况离开奕家,他们俩吃什么用什么?

    她不要过苦日子!

    “小韵,你若是留在这个家里,她们是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把你嫁到陈家嫁给那个强奸犯的!”

    此时的奕少轩更像是个叛逆的问题少年,已经完全没有了是非观念,只是单纯的本能的想要跟家人作对。

    “闹什么闹什么!”

    不远处的房门忽然打开,奕老爷子威严的声音骤然在众人耳畔响起。

    “到底想干嘛你们!吵闹了一宿还不得消停!”

    奕老爷子不悦地板起脸,在奕少青的搀扶下拄着拐杖缓缓朝她们走来。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什么强奸犯结婚的!”住的远又隔了门,奕老爷子自然是听不齐全,指指楚乔,“你说,这屋里就你最老实了,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外公……”

    一群人皆满脸紧张地盯着她。

    楚乔镇定自若地笑了笑,“能有个什么事儿呢,这不是这几天大家伙儿在研究小韵的婚事嘛,恰巧晚上陈市长家的儿子来提亲,少轩觉得不满意,就掰扯了几句。”

    “是陈学而那花花公子?”

    奕少轩一听奕老爷子说这话,自然是来了希望,忙道“爷爷你瞧,就这么个东西居然还敢妄想娶咱们的小韵子……”

    “那你口口声声的强奸犯又是怎么回事儿?”

    奕少轩神色陡然一紧,这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

    方才的场面实在是外公不知道,否则的话恐怕小韵子就是再想待在奕家那就是不可能的!

    “是这样的外公。”楚乔笑着上前,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奕少轩的衣角,“学而跟韵之似乎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所以我们就想着怎么也得让学而负了这个责不是?结果少轩知道了,便以为是学而强迫了韵之,这不正在打抱不平呢。”

    一旁的奕少轩老老实实地垂下脑袋不再做声。

    边上的几个女人皆暗自地松了口气。

    到底是个能耐的,几句话便将局面给稳住了。

    而奕韵之杵在一旁,愣是半天也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她还能说是陈学而强暴了她不成?

    如果真的这么说,奕老爷子定然会找陈学而来对峙,依着陈家父子俩如今对她的憎恨,到时候肯定会将她那点子破事儿全都抖出来!

    恐怕到那时候不是别人,而是奕老爷子亲自将她逐出家门!

    这样的代价,太惨痛!

    哪怕委屈,这个真相她也只能憋着!

    奕老爷子心里原是不中意陈学而的,只是楚乔这话已经说得那么明显,心想着既然是奕韵之自己属意的陈学而,索性由着她嫁过去便是了,免得日后将她许给别的人家,她心里反倒要怪罪他们误了她的幸福。

    于是道“既然这是小韵自己的选择,那我这儿自然也是不会反对的,至于其他的,就看看安宁和欧文是怎么想的。”

    “我没有意见。”

    奕安宁回答得很干脆,还特意补充了一句,“我的想法就是欧文的想法。”

    “嗯,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下吧,少轩你也别再闹腾了,吵得我头疼。”

    “可是爷爷……”

    “少轩,听外公的。”楚乔扯了扯奕少轩,又在他耳畔低声道“今天是外公他老人家寿诞,有什么事儿待会儿咱们几个关上门慢慢儿说道。”

    奕少轩这才安静下来,闷声不吭地目送着奕老爷子回房。

    “少衿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奕少青笑望着她,明明是满脸的温和,却莫名让奕少衿感到一阵心惊胆寒。

    “昂……好。”

    为防止奕韵之继续使坏,奕安宁直接对身旁的佣人道“接下来这些日子,二小姐需要好好休息以便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婚礼,待会儿你找两个人去二小姐房里陪着,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去打扰!”

    “是。”

    “小乔,你的额头医生怎么说?”

    “没事的妈,就是磕伤了一点点儿,不碍事,擦些药过两天就好了。”

    “那就好。”奕安宁拍拍胸口,“不然欧巴会上演侏罗纪的!”

    “我只是走楼梯不小心摔了而已。”楚乔冲她别有深意地眨眼,“早些回去休息吧妈咪,我这会儿可要回去面对暴风雨了。”

    “上帝保佑你我亲爱的,如果欧巴发飙了,你千万千万记住要含住他的小丁丁不松口,这样或许便能躲过一劫,抱歉bb,这是妈咪能想出来的,唯一能让你活着渡过今晚的方法了!”

    “……”楚乔讪笑了两声,“谢,谢谢妈。”

    您可真是善解人意啊!

    不亏是奕轻宸的亲妈!

    “别客气,h!”奕安宁快速地在她脸上贴了一下,很快也撤离了现场。

    楚乔原还在纳闷儿怎么今晚这么大的动静,最后把奕老爷子都闹腾出来了,奕轻宸却始终不见踪影。

    等推门进去才发现,某男人正一脸惬意地歪在贵妃椅上听着古典音乐小憩。

    她轻手轻脚地合上房门,正欲往浴室走去……

    “老婆,你回来了。”

    身后忽然传来男人温柔的声音。

    下意识地便是身子一僵,背对着他,仿佛螃蟹似的,慢吞吞地朝浴室挪动。

    “怎么了你?”

    奕轻宸起身,缓缓朝她走去。

    “没,没什么,刚坐久了,腿麻了。”

    “又跟舅妈她们打麻将了?”

    “嗯……嗯。”

    他自她背后伸手,搂上她的纤腰,慵懒地将脑袋倚在她肩膀上。

    “怎么那么久才回来,我一直在等你。”

    “轻宸,韵之的事儿。”

    明明方才奕轻宸也是瞧见了的,却偏偏缄口不提,就跟与他无关似的。

    “会有人处理的,你别为这些个事儿费心。”

    “外公也知道了,估计也就这一礼拜内,韵之会嫁到陈家。”楚乔想了想,最终还是补上了一句。“嫁给陈学而。”

    “嗯。”他漫不经心应了一声。

    “老婆。”

    “嗯?”

    “你身上好浓的一股子碘酒味儿。”

    他忽然松开了她,绕至她身前。

    “怎么回事儿!”

    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拂过贴在她额上的绷带,幽深的黑眸,在那瞬间染上一抹肃杀。

    “没什么啦,刚才打麻将坐太久,起身准备上楼一个不小心滑倒了,磕了一下,已经去医院包扎过了,没什么大碍,过两天就好了。”

    “嗯?”

    拉长的鼻音带着浓浓的不悦,指上的轻柔却是满满的疼惜。

    “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呀,你不相信我?”

    楚乔伸手搂住他腰间,满脑子却是方才奕安宁对她说的话。

    再回神,手指已经不由自主地抚上他皮带。

    缓缓地蹲下身子,解开他的……

    典雅的音乐声中。夹杂着男人舒服的闷哼声……

    这一夜,风雨不止,旖旎不断。

    昨晚被奕轻宸要了一宿,以至于楚乔睡到将近中午还未起。

    门外忽地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不悦地抬了抬眼,伸脚踢了踢身旁的人,却发现奕轻宸早已没了踪影。

    “怎么了少衿?”她裹了裹睡袍,揉着一头凌乱的发。

    “你们俩昨儿晚上怎么了?轻宸把楼梯都拆了!”

    楚乔一愣,半晌儿才反应过来。

    “什么!”

    “你赶紧过来瞧瞧,丫不知道大清早的抽什么疯,让萧靳喊了一帮工人过来,愣是将家里的楼梯给拆了!”

    “……”她感觉自己真的好对不起那条楼梯!

    原本砌了楼梯的地方如今空出一大片缺口,一眼望下去,空荡荡的。

    “奕轻宸造反呀你!”楚乔有些恐高,扶着奕少衿的手,微微从二楼探出些身子。

    楼底下,奕轻宸正端着杯咖啡一脸闲适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帮子工人施工。

    “老婆,你醒了。”他抬头,冲她露出一抹清逸的笑,“小心点儿,别探出来了,从后楼梯下来吧!”

    楚乔气急,蹭蹭蹭跑下楼。

    “你吃饱了撑的?”

    “谁让它昨晚害你摔跤了!”他搁下咖啡杯起身朝她走去,“我让人给你弄一条听话的楼梯,保证下回再也不会磕着你。”

    “老公,可昨儿晚上害我摔倒的是后楼梯啊。”

    “啊?你等着,我这就叫人拆了去。”

    “……”等楚乔反应过来,奕轻宸已经没了踪影。

    半小时后,只听到奕老爷子站在二楼气急败坏地骂娘。

    “哪个王蛋拆了老子家的楼梯!这是打算让老子飞下去?”

  • txt下载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嫁给爱情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嫁给爱情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txt下载嫁给爱情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嫁给爱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