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第八十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小韵,生嫂子气了吗?”

    楚乔追上前,奕韵之忽然停住脚步。

    转过身抬起眼,咬着牙,愤恨的瞪着她,“嫂子,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怎么会?”楚乔无辜地笑道,“你是轻宸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是吗?嫂子真的是拿我当妹妹看的,而不是……”

    “而不是什么?”

    楚乔玩味儿地望着她。

    狐狸尾巴终于是要露出来了吗?

    奕韵之撇撇嘴,“总之,以后我的事儿还请嫂子不要费心,我哥自会帮我操持。”

    “得,倒是我多管闲事了,明白了。”

    楚乔也不气恼,兀自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

    正欲进客厅,那边宋美帧和曹尹才刚在麻将桌前坐下,唤了她一声,“小乔过来,正好陪我们几个打会儿麻将。”

    楚乔笑着进了偏厅。

    “小姨呢?”说起来小姨夫和小姨家的表弟都还没见过呢。

    “去机场接儿子去了,这不老爷子生日,都往回赶呢。”宋美帧给奕少衿拨了个电话,很快便将人从客厅唤了过来。

    “对了,你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说是在外公寿诞前一定赶到,不过没说具体时间。”楚乔一想到奕轻宸老爸老妈的出场方式,顿时整个人便不好了。

    万一他们这次又不走寻常路,真的是猜不到他们到底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

    “你爸妈也是该回来一趟,小韵也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儿地给她寻思个婆家了。丫头也不小了,还是早点儿挑个好的订下才比较放心。”

    长辈们永远都是如此,不论是富贵人家亦或者寻常百姓家,在他们的眼里女孩儿的婚姻永远都是越早越好,就好似晚了这好男人便让人抢走了似的。

    素来在奕韵之话题上保持缄默的奕少衿倒是罕见地搭腔道“谁说不是呢,就该早早地订出去,最好明天就嫁出去!”

    “少衿!”宋美帧低呵了她一声。

    楚乔一直很纳闷儿,按说奕家长辈如此关心奕韵之的婚事,那这正儿经的大小姐奕少衿的婚事她们该是更关心的才是,可为什么反倒从来都不曾有人提及?

    奕少衿今年都二十了。

    这完全不像是奕家长辈的作风。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奕少衿翻了个白板,“杆!”

    楚乔抿了抿唇,将方才的想法按捺了下去。

    不管怎么样,奕少衿这个人,她都是极喜欢的。

    “最近我也在安排这事儿,安宁这人你们是知道的,我估摸着老爷子寿诞一过她和欧文便会飞离京都,所以小韵这事儿还得要咱们几个多多操持。”曹尹摸了一张牌,又继续道“前两日我也看了不少的世家子弟,总也没个瞧得上眼的,不过我觉得葛家的小子还是不错的。”

    葛家?

    能让曹尹提上名的,可不就是军区大院儿里的葛家?

    陈学而的母亲便是葛家嫁出去的女儿。

    楚乔忽然抬眸别有深意地扫了眼奕少衿。

    “葛家?葛家的孙子还是外孙?”

    “自然是葛家的孙子,葛家那几个外孙我瞧着都不行,说句实在话,一个两人都不怎么正派。”

    “正好,明儿个趁着老爷子寿诞,一来是在正式场合公开下小乔的身份,二来则是好好儿替小韵物色个合适的对象,那么多人到场,又都是个顶个儿的名门。总也有个瞧得上的吧!”

    “那可不一定。”奕少衿淡淡地反驳了宋美帧一句,“她那心气儿可高着,估计除非是轻宸这样的,否则任谁她也是看不上眼的。”

    “奕少衿!你会不会说话!”宋美帧瞪了她一眼,又对小乔歉意道“你别放心上啊,少衿这丫头口没遮拦惯了,嘴上也没个把门的。”

    “大舅妈,这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儿,少衿表姐的性子我是最喜欢的,一点儿都不矫揉造作,就是个女中豪杰的模样。”

    “不信你就等着吧,你看她到时候能看中谁去!”奕少衿不依不饶地又顶了一句。

    见宋美帧板起了脸,楚乔赶忙打圆场,“瞧你们俩,真真儿就跟姐妹似的。倒是拌起嘴来了。”

    宋美帧一听,忍俊不禁,“你这丫头就会说话,真是让人不喜欢都不行。”

    恰好奕轻宸从奕老爷子书房出来,见到几人打麻将,顺势便挨着楚乔坐了下来。

    “跟外公聊好了?”

    一想到方才外公传授的那些生子之道,奕轻宸顿时面上浮现一抹不自然。

    “嗯,闲聊了会儿,又下了会儿棋。”

    “哦。”楚乔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对了,刚才大舅妈和二舅妈提到小韵的婚事,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这个也要我看?你们看就行了。”

    “当然啊,你是她哥。”

    “你还是她嫂子呢。”

    “你还说呢,轻宸。我觉得小韵都让你给惯坏了,先前小乔在客厅跟她开了句玩笑,人不高兴了还冲着小乔发了通脾气……哎呦……”奕少衿假意瞪了楚乔一眼,“你踢我干嘛?”

    楚乔讪笑了两声,“打牌,打牌。”

    “小乔。”奕轻宸忽然又变得严肃起来,“少衿说的是真的?”

    “瞧你。”她掐了掐他轮廓分明的面颊,“她是你妹妹,我还能跟她较真儿不成?”

    “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丫头看来是得好好儿管教管教了!”

    “轻宸,这就没意思了啊,小韵还小,你也跟她一样小?”

    奕少衿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奕轻宸,“瞧瞧,娶了个好老婆就是不一样,难怪方才陈学而在客厅直夸小乔。说是你好福气,他们哥儿几个都在那儿羡慕来着。”

    一听说有人夸楚乔,奕轻宸的脸色顿时又好看了不少,“学而来了?”

    “来了呢,仨在客厅斗地主来着,你要不去看看?”

    “也好。”

    奕轻宸这才起身,出了偏厅。

    “你们说这轻宸,我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想不到老天爷还真就是冥冥中给安排好了的,就是要小乔这丫头来收了他。”

    楚乔略显腼腆地笑了笑,“二舅妈惯会打趣儿我。”

    奕韵之原本是打算去奕轻宸书房等他,结果左等右等也没见着儿人,索性又出了书房。

    一眼便瞧见楚乔几人正坐在一起打麻将,心里不免有些不舒服。

    先前没有楚乔的时候,她一直都是这个家里最讨长辈们喜欢的女孩儿,如今她一出现,非但从她手里硬生生将奕轻宸夺走,就连大家的关爱也一并被分走了,简直是过分!

    狠狠地捏了捏裙摆,重新换上一张笑脸走入偏厅,“大舅妈,二舅妈。”

    “小韵来了,来来来,到二舅妈这儿坐,我们刚还在说起你呢。”曹尹冲她招手。

    奕韵之老老实实地走到她身旁坐下,面上是一如既往的乖巧。

    “说我什么?”

    “可不就是你婚事的事儿,这一眨眼儿便是二十的大姑娘了,你爸你妈一个也不靠谱儿,咱们几个可不就得替你多操心操心?”

    一听到婚事,奕韵之的脸色立马变得十分难看,“是我嫂子跟你们提议的?”

    “这丫头。”宋美帧嗔笑,“这事儿原本我和你二舅妈就有商量过的,不过是今日见你嫂子和大表姐在,大家又商量了一回,你嫂子可是为你好,你可不能不识好赖啊!”

    宋美帧这话,原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可莫名的,听到奕韵之的耳朵里便觉得十分刺耳。

    合着楚乔就是心地善良的大好人,而她便是那不识好赖的主儿?

    这奕家的人,如今是越来越偏颇了!

    咬了咬牙,愣是将所有不满的情绪都憋了回去,强笑道“大舅妈,我年纪还小呢,暂时还不打算考虑这些的。”

    “二十了,是大姑娘了,该准备的都要开始准备了,哪怕暂时不结婚,先订着也是好的,你说这能门当户对的本就不多,样貌品行好的,更是少之又少,可不就得先收好了。”

    宋美帧一心顾着打牌去了,自然是没留意到奕韵之情绪的变化。

    奕韵之垂着眸,也没吱声儿。

    这世上最最完美的男人可不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奕轻宸?除了他哪儿还会有配得上的她?

    如今虽然暂时跟楚乔裹一块儿了,但是她相信,只要她努力,奕轻宸总有一天会发现她的好,会回心转意!

    毕竟她可是和他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这世上不会再有人比她了解他了。

    “对了小乔,舅妈这儿有个事儿先跟你交代一下。”

    宋美帧打着打着,忽然想起一茬儿,立马变得神情严肃起来。

    “大舅妈您说,”

    “明儿个老爷子的寿宴上,有件事你一定要注意。”

    宋美帧说到这茬儿,曹尹方才想起,“对对对,瞧我这记性,你大舅妈不提我都忘了。”

    “因着轻宸的身份比较特殊,考虑到安全问题,这么些年我们奕家和斯图亚特家族一直都没对外公开过他的任何资料,除了他们几个发小儿估计便再也没有外人知晓。”宋美帧继续道,“这么些年轻宸一直都被咱们社交圈儿里的人误认为是安乐的儿子,所以明天你千万要留意,别让这事儿穿帮了。”

    “对。千万要记得,明天斯图亚特家族出场的只有二小姐奕韵之,而你则是安乐的儿媳妇。”

    楚乔点点头,“舅妈放心,我记下了。”

    “什么我的儿媳妇儿?”这边奕安乐才刚接了儿子回来,正好拐入偏厅,听了个没头没尾的,当场插了一句。

    “可不就是明儿个的事,我先给小乔这儿打个预防针,免得她那儿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宋美帧拍拍身侧的圆凳,“过来坐,你家以君呢?”

    奕安乐扯开凳子坐下,“去给老爷子请安去了,估计要晚些才能过来。”

    “快一年没见着儿了,也不知这小子如今是个什么模样。”

    “还能是什么模样。总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儿,轻宸如今还比他活泼些。”

    “轻宸那是娶了媳妇儿了,心里高兴,不然你也给你家以君找一个,你看他活泼不!”

    “还说呢,你家少轩呢,这小子,前些日子我给了个地址让他去相亲,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曹尹好奇,索性先捏了手里的牌不打。

    “不知从哪儿给我雇了个戏院的学生去,当场就给整穿帮了。”

    “这臭小子!”曹尹气得将麻将往桌上一拍,“五万!安乐你来帮我打,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曹尹起身,气急败坏地朝客厅走去。

    奕安乐笑着坐下,又道“我就是存粹想打这圈儿麻将。瞧她愣是自己将位置让给我了。”

    众人皆笑。

    直到晚上上餐桌,楚乔才正式见到奕安乐的儿子席以君。

    “这是你轻宸哥家的嫂子。”奕安乐笑指楚乔对席以君道。

    “嫂子你好。”

    “你好。”楚乔温和一笑。

    面前的男人,亦或者说是大男孩儿,也随之扬了扬唇角。

    看起来有些生硬,应该是不常笑的人。

    棱角分明的俊脸继承了奕家的良好基因,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运筹帷幄。。

    这种感觉,与奕轻宸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奕轻宸虽也是那般睥睨天下的模样,但在英国老式贵族家族的长期教养下还是会让他显得更优雅温润些,贵则贵,是一种雅贵。

    而席以君却是淡漠和水,深沉如冰,周身带着一股子的疏离。

    餐桌上。宋美帧和曹尹再次提及奕韵之的婚事。

    “你们看着便是,安宁和欧文都是不着调儿的,轻宸和小乔也要多多费点儿心。”

    一桌子人面面相觑,这个家里最不着调儿的人说人不着调儿,居然毫无违和感!

    奕老爷子似乎心情不错,席间还命人取了一坛子陈年佳酿,愣是将桌上的几个男人留到夜深才肯放人。

    第二日,楚乔特意起了个大早,老爷子寿诞开席在即,迎来送往的多了不少客人,她这个唯一的外孙媳妇儿可不就得跟着儿媳妇们一块儿操持。

    因着昨儿个的事儿,陈学而对楚乔的好感不由得愈发加深,时不时地跟着她搭把手儿亦或者嫂子长嫂子短地巴结,惹得奕轻宸心情大悦,连带着素来毒舌的奕少衿都赞不绝口地夸他。

    趁着空档儿,奕少青将奕少衿拉到一旁。

    “你和小乔,你们俩在谋划着什么?”

    清润的脸上依旧是那抹阳光般的浅笑,只是言辞中明显多了几分探究。

    奕少衿笑得一脸无辜,“没什么啊,哥你想多了。”

    “奕少衿你可不要胡来,小韵说到底是咱们奕家的人,若是惹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儿来,丢的可是咱们整个奕家的脸。”

    “我知道啦,哥你就放心吧!我有那么坏么我!”

    “你不坏,你就是有点顽劣不堪。”奕少青刮了刮她的鼻子,这才放心离去。

    奕少衿扯了扯唇角。

    若是某些人天生就热衷于干那些个丢人现眼的事儿,她还能拦着不成?

    还未到中午,厅里麻将已经开了好几桌,有些个要好的亲朋好友早早地便前来唠家常。

    奕韵之瞧着楚乔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各家长辈晚辈间谈笑风生,愈发恨得牙根儿直痒痒,嫉妒的火花,几乎就快要迸射而出。

    “小韵,你来。”

    见到奕韵之,楚乔笑着冲她招招手,似乎从未将昨天下午的事儿放在心上。

    奕韵之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四下的人,瞬间换上一张纯善的笑脸。

    “嫂子有事儿?”

    “你大舅妈二舅妈在偏厅等着你呢,说是约了好几家的太太,正好让你过去一块儿见见。”

    楚乔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变相地相亲。

    奕韵之当下僵了脸,“我不去。”

    “那你自己跟大舅妈二舅妈去回个话吧,我这儿还有事儿。”楚乔拍拍她的肩,带着一脸直白的讥讽。

    恰逢凌澈等人到访。

    楚乔撇下她直接朝门口迎去。

    “嗨,你好,乔酱。”

    还没来得及等她开口和众人打招呼,一短发女子忽然从凌澈身后冒出脑袋。

    楚乔瞬间恍然大悟,笑道“这不是千代嘛,敢情你去市就是为了找阿澈啊!”

    “是的,为了,找男神。”

    “你胡说什么?你可别忘了我们只是雇佣关系!”凌澈难得黑了脸,上前两步一如既往地贴了贴楚乔的面颊。

    搂着她的胳膊对小谷千代道“这个,是我的女神,一辈子的女神,没有之一!”

    “fr乔酱也是,我的,女神。”

    小谷千代也跟着上前,搂住楚乔的另一侧胳膊,“唯一的。”

    “bb,好几天没见着儿你,可想死我……”

    爱修正说着,只听到屋外院儿里忽地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几人赶忙跑出门。

    !

    楚乔目瞪口呆地盯着面前发生的,突如其来的一切。

    原本整洁的庭院被破坏得乱七糟,而罪魁祸首便是地上那两名被降落伞缠住无法动身的男女。

    “这是……”

    面对众人惊诧的表情,楚乔只能硬着头皮向他们介绍道“我的公婆。”

    果然是算中了开头,算不中这结局。

    众人忍不住抽搐了下嘴角。

    “还真是,还真是别具一格……”

    奕安宁和欧文在众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摆脱降落伞的束缚,套着迷彩服踩着军靴便往门里走。

    “欧巴呢?”

    楚乔,“……”

    为什么现在从奕安宁嘴里听到这个词儿会是那么的变扭。

    “轻宸和哥儿几个都在外公书房呢。”

    “欧巴最近功力有没有大涨?”奕安宁冲她挑眉,顺手又戳了一旁小谷千代胸前那两朵几乎呼之欲出的丰满。

    “手感不错。”

    “谢谢,您,很可爱。”

    “呀,小丫头嘴巴真甜。”

    奕安宁上前搭了她的肩,“待会儿看中什么男人跟姐们儿说,姐们儿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到你床上去!”

    小谷千代一听,立马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指指楚乔身旁的凌澈,“llv”

    “秒懂!”奕安宁朝她做了个k的手势,两人有说有笑地进了门。

    奕韵之原本正在客厅享受着众人仰视的目光,见到奕安宁进门不由得面上一笑,却在瞥见她搂着的小谷千代时,顿时没了好脸色。

    哪儿的野丫头,居然敢公然跟她抢夺奕安宁的欢心。

    真是讨人厌!

    “妈。”

    她扯了扯嘴角,强行扬起一抹天真的笑。

    “小韵子,过来,妈妈给你介绍一个姐姐。”

    “姐姐好。”

    心里虽是不耐,又不愿让奕安宁瞧出端倪来。

    “妈,您和爸先去楼上洗个澡换身衣裳吧,热水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奕安宁这才松开了小谷千代,搂着欧文往楼上走。

    “嫂子,你就那么讨厌我吗?连妈跟我说两句话你都要找借口将人支走!”

    楚乔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带着小谷千代往另一侧走去。

    依着奕韵之的性格,她已经能料到今晚必定还有大招儿在等着她,或许过了今晚,大家就都不必再伪装了吧。

    夜幕渐渐降临,整个奕家很快便被随之亮起的通明的灯火给包围。

    宽敞的大厅内早已被改造成冷餐会现场,由室内一直延伸到屋外。

    觥筹交错间,热闹非凡。

    奕老爷子在楚乔和奕少衿的搀扶下朝众人走来,在接受了大家的祝福后,又将楚乔郑重地介绍给了所有人。

    一旁的奕韵之恨恨瞪着楚乔,怨毒的目光几乎是要将她身上的肉给挖下来。

    往年伴在奕老爷子身旁的一直都是她和奕少衿,今年却再也没了她的地位。

    都是因为这个贱人!

    这个贱人抢走了她心爱的男人,抢走了她所有的风头,还夺走了奕家所有人的关爱。

    奕老爷子在见过众人后。很快便又离开了现场。

    到底是年纪大了,难免禁不起吵闹。

    留下一屋子的贵胄高官,正好借此机会相处接触,甚至结亲,历来都是如此。

    奕韵之被迫在宋美帧和曹尹的“挟持”下来回在众夫人公子前露面儿,目光却时不时留意着不远处那抹尊贵的身影上。

    “轻宸,会不会喝得有点儿多?要不你先回房去休息一下?”

    楚乔关切地取下奕轻宸手中的酒杯递给身旁的佣人。

    方才奕老爷子一离开,这些个奕家社交圈儿里的人便纷纷朝他们小夫妻俩敬酒,一圈儿下来,难免有些不敌。

    “也好。”他本就是不喜欢这些场合的,正好寻了借口,又担心楚乔,便道“不如咱们一起走?”

    “这怎么像话?外公今天办这寿诞有一半的目的是为了咱俩,你离开也就算了,我还能撇下这一屋子宾客不管了?”楚乔将他朝楼梯口推了一把,“你先去休息,我晚点儿再来。”

    “那好吧,但你要记住千万不能喝酒,知道了吗?”

    “晓得啦!”

    她又轻推了他一把,眼瞧着他上楼,这才返回大厅。

    不远处,奕少衿也不知在跟人交谈着什么,似乎心情不错,连连举杯。

    楚乔走进一瞧,可不就是陈学而的父亲陈振国陈市长。

    等到陈振国也朝楼梯口走去,楚乔这才冲奕少衿招手。

    “你倒是个热情的。”

    “宾客喝多了休息一下而已,谁让咱们是主家呢?”奕少衿别有深意地朝她举杯,“轻宸又溜了?”

    “可不是,他是最不爱这种场合的,总觉得吵闹。”

    “倒是个安生的,也省得像别些个家里似的,成天儿地担心自己家老公去什么盛宴什么pr惹回来一身骚。”奕少衿嗤笑了一声,又道“听说你昨儿个托陈学而给陈振国送了一瓶香水?”

    楚乔笑着摇了摇食指,“何止是陈振国,葛家的一家子我可是都送到位了,瞧大舅妈二舅妈的意思,这奕韵之的另一半儿定然是出在葛家无疑。”

    奕少衿讪笑了两声,目光却一直注视着人群中的奕韵之。

    她忽地捅捅楚乔肩膀。

    “诶,女主角上场了。”

    楚乔赶忙顺着奕少衿所视的方向望去。

    果然,不远处是奕韵之鬼鬼祟祟上楼的背影。

    “似乎,待会儿还会有一场免费的好戏。”楚乔扬了唇,面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乐,只是那傲然如凰的灿眸中明显闪过一丝玩味儿的光。

    “得,端好小板凳,抓把瓜子儿,等着吧。”

    两人相视一笑,举杯走向正在与人攀谈的陈学而。

    而二楼,奕韵之好不容易避过众人的目光摸入奕轻宸的房间,自然是一心想着速战速决赶紧将事儿给办了。

    她轻手轻脚地合上房门,瞧见屋内一片漆黑,不由得暗自庆幸奕轻宸没开灯。

    房间里很暗,借着窗外那零星的月光可以看到床上正躺着一个人,安稳地睡着。

    她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一面走一面快速地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没一会儿便赤身裸体地立于床畔。

    略微颤抖地迈着步子,几乎是屏住了呼吸,轻轻地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过了今晚,不,只要过了这一会儿!

    奕轻宸就是她的了!

    谁也抢不走了!

    以奕家长辈对她的关爱,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肯定会赶走楚乔那个贱人让奕轻宸娶她的!

    一想到能跟奕轻宸永永远远地长相厮守在一起,一想到从此他就只属于她一个人,心内抑制不住的狂喜,迫使她主动吻上了那个男人的唇。

    那个男人身上,虽然带着明显的酒气,但那股子独特的龙涎香味儿却总是这般的迷人,闻得人不由得心猿意马,小腹一阵灼热。

    陈振国原先是正在睡着的,忽然便觉得唇上一阵湿濡,一条软糯的舌头毫无预兆地钻入了他口中。

    他只当自己喝多了,做起春梦来了,自然也是不抗拒的,搂了怀里那娇小的人儿,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

    安静的房间内,顿时春意无限。

    约摸过了数分钟,楚乔和奕少衿这才上楼。

    陈学而因为听说楚乔要带他去跟奕轻宸见个面,看看能不能撮合他和奕韵之,自然是喜笑颜开地便跟着上了楼。

    走廊另一头的卧室内,奕轻宸刚洗了个澡从浴室内出来,见到楚乔推门进来,顺口便提了一句。

    “老婆,干嘛好端端地要换房间?”

    “每次一住在那个房间,便让我想起外公他们作弄咱们时的场景,总觉得门外会有人,晚上也都不敢太尽兴。”

    一听她说晚上不敢尽兴,奕轻宸顿时愧疚万分。

    搂着她,点了点她的唇,“那如今换了房间,让我先好好儿补偿补偿你?”

    “别闹。外面还有人候着呢。”

    “嗯?”奕轻宸这才松开她往门口走去。

    “学而?有事儿?”

    陈学而每每见到奕轻宸便觉得浑身不自在,他那股子气场太慑人,跟他在同一个空间内,总会让人有种大气都不敢出的压力。

    低着脑袋,连带着说话儿的声儿都小了许多,“宸哥,是这样的,我想跟你商量商量关于小韵的事儿。”

    奕轻宸倒是没什么多余的反应,淡漠道“她人呢?你直接问她不就是了?如果她喜欢的,我自然也是没意见的。”

    一旁的奕少衿忙道“先前我还瞧着她往你们从前的卧室去了,我还以为是去找你了,结果你们夫妻俩好端端却换了房间,要不咱们过去那边瞧瞧?”

    奕轻宸原想着这又关他什么事儿?

    可楚乔先他一句,“也好,这事儿还是得找到小韵,跟她当面谈,毕竟是她的终身大事,咱们谁也替她做不了主,轻宸你说对吧。”

    奕轻宸也只能点头道“听你的。”

    心里却想你都说对了,我还敢跟你唱反调?

    一行人正欲往位于那头的旧卧室走去,正好遇见上楼寻人的宋美帧和曹尹。

    “小韵人呢?楼下这么多人等着,她却不声不响地跑了,就剩我们俩老太太,总不能把自己个儿推销出去吧!”

    “我们也正准备去找她呢,一起吧。”

    奕少衿挽上宋美帧的手,直接将她往楚乔和奕轻宸原来的卧室带。

    深色的红木门紧闭。

    饶是隔音效果俱佳也架不住里面儿的大动静。

    屋外这帮子人都不是小孩子,自然是明白里面儿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料不准里边儿的人到底是谁,索性一个个僵持着,谁也不愿意先去开这个门儿。

    陈学而此时早就让妒火冲昏了头脑,一双狭长的眸瞪得通红。

    这个原本属于他的女人,如今居然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加之他早就是有心思想要将她娶过门儿的,瞬间便有一种被带了绿帽子的感觉,尤其这会让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

    当下不管不顾地握上门把手,一把推了进去。

    屋里很暗,不远处的床上,女人媚讨好的欢叫声不绝于耳。

    一家人相处多年,纵使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情味儿,还是能让人很清楚地便分辨出这是奕韵之。

    宋美帧和曹尹面上自然也不好看,尤其是在听到奕韵之喊着“哥”时,下意识地便将目光注意到了一旁的奕轻宸身上。

    奕轻宸皱皱眉,面无表情地走出了房间。

    奕轻宸的为人宋美帧和曹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那么眼下很明显便只有一种可能……

    两人再望向床上时,目光中已满是鄙夷。

    陈学而气急败坏地盯着床上那俩以背入式疯狂交姌的男女,上前直接一拳将那男人揍翻在地。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灯忽然“啪”地一声被人点亮。

    奕韵之当场就懵了,撅着屁股暴露在众人面前,半晌儿才反应过来,下意识便扫向那被陈学而一拳挥倒在地的男人。

    顿时觉得心口一憋,差点儿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老天!

    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明明是和奕轻宸在做的,怎么会变成了另一个男人!居然还是个中年老男人!

    最最重要的是,这人居然还是陈学而的爹!

    而地上,和那裸身男人扭打成一团的陈学而也懵了,瞠目结舌地瞪着被自己骑在身下的男人。

    晴天霹雳!

    和奕韵之偷情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父亲!

    三人的脸色就跟开了染坊似的,瞬间五颜六色。

    奕少衿实在是憋不住笑,别过头去咬了咬唇。

    “舅妈!嫂子!你们可要替我做主啊!”奕韵之当下顾不得其他,裹了被子便直奔门口几人而来。

    宋美帧和曹尹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

    看着她们一脸嫌恶的表情,奕韵之索性一屁股瘫坐在地委屈地哭了起来。

    “大舅妈二舅妈。是他,是他在我酒里下了药迷j了我!你们一定要要替我做主啊!”

    方才的情况几人都是有目共睹,奕韵之明显是自愿甚至是享受的,如今见事情败露便将所有责任都推卸到男方身上,这样的行为更是让她们心里对她鄙夷万分。

    “少衿,你去把你三舅妈三舅舅叫过来,说到底韵之是他们的女儿,这事儿咱们也不好插嘴。”

    “得嘞!”

    奕少衿喜见乐闻,嬉皮笑脸地便欲出门。

    “不要!我不许你去!”

    奕韵之一听说奕少衿要去喊人,忽地从地上爬起直接便扑向了她,许是因为失控,尖锐的指尖瞬间便在奕少衿脖子上划出长长的一道血痕。

    不论如何,不能再让其他的人知道了,否则她肯定会在奕家待不下去的!

    一想到从此会失去奕家和斯图亚特家族赋予她的光环,一想到从此再也不能过如今这般公主似的生活。奕韵之便慌了,失控了,发疯了!

    奕少衿疼得“嗷”了一嗓子,直接推开奕韵之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捂着自己的鲜血直流的伤口,气急道“你疯了吧你!你自己做出这样的事儿被人儿子逮个正着儿,你冲我这儿发什么火!”

    出了这档子事儿,宋美帧本就对奕韵之好感全无,偏巧她又发狠伤了她的宝贝女儿,不由得愈发怒火中烧。

    “小乔,去把你爸妈叫来!简直是反了天了!”

    宋美帧这人平日里是最好说话的,从来没有什么脾气,如今却是这般火冒三丈,楚乔自是知道她这回真真儿动了大怒,赶忙退出了房间。

    还没走出两步,正好遇上刚上楼梯的奕家兄弟几人。

    “刚怎么回事儿?那嗓子嚎的,都能赶上韩红了!”

    “没,没什么。”

    见楚乔面露尴尬,模棱两可,奕少轩不由得愈发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嫂子?该不是少衿那老魔女让狼逮去了吧!”

    “瞎说什么呢!”

    奕少青横了奕少轩一眼,直接绕过楚乔朝那屋走去,奕少轩一瞧,赶忙也跟了上去。

    倒是席以君,似乎本身对这事儿就没有多少兴趣,面无表情地冲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算是笑的笑,便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

    还没等楚乔下楼,那边屋内已经传来奕少轩几乎快要爆炸的咆哮声。

    楚乔和奕少衿原是打算着,若是奕韵之再动歪脑筋便正好借由这个机会将她赖给陈家,陈家本就心虚,纵使吃了哑巴亏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如此一来也好叫奕家从此摆脱了这个麻烦,但并不意味这两人便愿意将这事儿闹开来,毕竟说到底最后丢脸的都是奕家。

    她赶忙拉住一个路过的佣人,低声对她吩咐了几句,这才重新转身回了方才的房间。

    奕少轩正在发着雷霆大怒,他来得晚,自然是不了解情况,只当是陈振国强迫了奕韵之,心下又是疼惜又是怜悯。

    望着眼前那满屋子的凌乱,尤其是未着寸缕的奕韵之和一丝不挂的陈振国,楚乔禁不住再次摇了摇头。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少轩,你先出去,小韵这样子你多少还是避避嫌吧。”楚乔进屋将他往外推了一把。

    门外的奕少青安静地抱着双臂,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嫂子,这事儿您可一定得好好儿处理,小韵子都让人给欺负成这样了,绝对不能放过陈振国!”

  • txt下载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嫁给爱情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嫁给爱情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txt下载嫁给爱情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嫁给爱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