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第七十九章 信息量有点大

    “好。”

    楚乔虽是纳闷,面上却依旧笑意盈盈。

    奕少衿不管不顾地拉了她。

    “小弟媳,你可要当心着点儿哦,某些人能扮猪吃老虎呢!”

    少衿是坦率女子,楚乔虽不是很明白原因,但也知道她是好意。

    笑了笑,“我会注意的大表姐。”

    “咱不是说好了让你喊我少衿的?喊大表姐都把我岁数喊大了,我今年十。”

    奕少衿搭着她的肩,颇为英气。

    “知道了,我那今年十的少衿!”楚乔又笑着强调了一遍。

    “你俩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奕少衿微微往前探了探,将脑袋凑到奕少轩跟前儿,“你猜?”

    “这我怎么猜得到?我又不是天桥底下算命的!”

    “你那心心念念的小表妹来了。”奕少衿扯了扯嘴角,似是不屑。

    楚乔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两人。

    似乎奕家人都蛮喜欢奕韵之的,只是不知道这奕少衿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过节。

    奕少轩也多说什么,笑着就下楼了,看上去心情颇好。

    楼上的舅妈姨妈一听说奕韵之来了,也都纷纷嚷嚷着让人喊她上来。

    结果奕韵之一上来,奕少衿当场就冷着脸转身走了。

    连正眼儿都没瞧她一眼。

    四人正好凑一桌麻将,楚乔时不时漫不经心地注意着奕韵之。

    倒是个十分温顺乖巧的姑娘,偶尔给牌桌上的人端个差递个水,说话也是欢欢喜喜的,特别讨人喜欢。

    这样的女孩儿,到底是怎么把奕少衿那性子率真的人给得罪的那么惨的?

    楚乔将这一肚子的疑惑都憋着带到了床上。

    “轻宸,你那妹妹?”如果没记错的话,上回奕少衿明明说她是奕家唯一的女孩儿。

    奕轻宸正好从浴室出来,拿着一条浴巾在擦头发,“你说小韵子?”

    小韵子?

    “她是我爸妈领养的孩子。因为身份有些尴尬,所以我一直都想着等见面了再跟你说。”

    “你跟她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原来是这样。

    “嗯,不仅仅是我,咱们奕家的孩子打小儿都是一块儿长大的,只不过我和小韵子在我十五岁那年便跟着父母回英国了,再后来便是每年回来两趟住上几天。”奕轻宸搁下浴巾,将她往怀里一楼,“会怪我没告诉你吗?这事儿真不是故意瞒你的。”

    楚乔一怔。

    奕轻宸似乎都被她吓出后遗症了。

    忙拿过一旁浴巾重新替他擦头,“怎么会,你想多了。”

    这是这么久以来,除却那回他伤了手,楚乔头一次主动给他擦头发,虽是这么小的小事儿,奕轻宸眸中的笑意却是止不住地往外漫溢。

    “你放心,小韵子是个乖巧的姑娘,很好相处的。”

    “嗯,看出来了,大家都很喜欢她。”

    “除了少衿对吧。”

    她的手微微一顿,这事儿上她是有些好奇,原以为奕轻宸不会提及。

    他笑道“其实她们俩小时候也是很要好的,比一般的表姐妹甚至还要更亲密,后来也不知怎么了,估计是少衿觉得因为小韵子害她做不成奕家唯一的女孩儿了吃味儿呢!”

    楚乔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也没再多说什么,终归这是她们兄弟姐妹之间的事情,一面是表姐一面是妹妹,她若是说不好,恐怕还会惹闲话。

    人际关系。向来是最麻烦的。

    “老婆。”

    奕轻宸唤了她一声,拿了她手中的浴巾往旁一扔,倾身覆上,“咱们生个……”

    屋外忽地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嫂子,哥,你们睡了吗?”

    睡了吗?

    这怎么说呢?

    两人相互对望,终于奕轻宸钻进被窝,楚乔起身去开门。

    “小韵?怎么了?”

    “嫂子你能陪我一起睡吗?”

    “……”

    “嫂子,好嘛好嘛,我就是想跟你说会儿话,以前也想让少衿表姐陪我一块儿睡来着,可她总不理我。”

    楚乔望着小姑娘讨好的笑脸,回头扫了一眼床上的人。

    “那好吧,咱们走吧。”

    “嫂子你真好。”

    奕韵之嬉笑着挽上楚乔的手臂,楚乔顺势带上了房门。

    “嫂子你可真漂亮。”

    鹅黄主基调的少女卧室内,奕韵之和楚乔躺在那张堆满了毛绒玩具的公主床上。

    都说玩具的多少,能反应这个孩子在家里的受欢迎程度。

    那么奕韵之,可见一斑。

    楚乔笑了笑,“我们小韵也很漂亮。”

    “嫂子和我哥是怎么认识的?”

    “呃……朋友介绍的。”那么狗血的相遇过程,还是不要提了吧。

    “嫂子喜欢我哥吗?”

    楚乔又是一愣,感情这丫头替奕轻宸做调查来了。

    “还是喜欢的吧。”

    “什么叫还是喜欢的吧。”奕韵之嘟唇,“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

    “自然是喜欢的,你瞧我这不我和他都结婚了,能不喜欢嘛,”

    “什么?”奕韵之忽然惊呼,“你们俩结婚了?为什么我不知道?明明没有参加婚礼啊!”

    楚乔转过身,面朝上一仰。“不过扯证儿了还没办婚礼呢。”

    “是这样啊!”

    身旁之人那双无辜的瞳眸中,蓦地闪过一丝压抑的嫉妒。

    楚乔被奕韵之愣是缠了一宿,直到天将将亮才睡下。

    临合上眼时还在想,这样的场景,好熟悉啊!

    奕韵之第二日一早便跟着奕轻宸和楚乔回了br庄园,连带着奕少轩也一块儿跟去了。

    死乞白赖地非要住下。

    楚乔忙着应王两家的一点儿收尾,也没工夫顾得上他们,时不时地便往外跑。

    应式的事儿上因着有奕轻宸在背后不动声色地推波助澜,使得楚乔在短短一周之内便收购了应式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使得她一跃之间成为应式第一大股东,稳坐董事长之位。

    股东会议上,只占百分之二十股份的应向涪气得当场拂袖而去。

    而另外百分之十五的拥有者,居然是楚乔怎么都意想不到的人。

    “短短数日,楚总从楚式董事长变成应式董事长。实在是能力过人。”

    “短短数日,孙总接连给我两次意外,我是越发好奇你了,似乎你这个人浑身都是秘密。”楚乔笑着冲孙湘眨眼,“我这人卦,最喜欢靠近秘密了。”

    孙湘浅笑,“看来咱们俩是注定要挨一块儿的了。”

    “那是自然的,像孙总这么聪明的人,自然是要为友,若是为敌,我岂不是自寻麻烦?”

    “彼此彼此。”孙湘抿了口清茶,“看来这回我倒是要好好儿谢谢汤成了,若非他将这应式的百分之十五给我,我还没机会坐这儿跟楚总闲话家常呢。”

    楚乔抿唇,“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儿‘谢’他。”

    孙湘了然一笑,起身离去。

    宋奎推门而入。

    “楚总,应家那边,又热闹了。”

    “哦?说说。”楚乔漫不经心地将面前的文件往旁一推。

    “应晓峰死了。”

    楚乔的心“咯噔”一下,“怎么会?”

    “我猜是有人效仿女帝武媚。”

    楚乔忽地闭上眸,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也不知在想什么。

    许久,她才缓慢出声,“应晨雪母女俩呢?”

    “李家不收已出嫁的女儿,不过李可莉名下倒是还有不少财产,如今母女俩已经搬出应家,住到景山别墅。”

    “备车吧,送我去。”

    “是,楚总。”

    市郊景山别墅区,说起来当年还是应式开发的项目。

    李可莉一瞧见门外之人,上去便欲挠之,幸好被宋奎一下便拎了起来。

    “能好好儿说话,别动手动脚吗?”

    楚乔兀自进门,随意在沙发上坐下。

    “你来干嘛?”李可莉不悦地瞪着她。

    “叙旧?又或者说找茬?谁便吧。”

    “你把我们家雪儿害得这么惨还不够吗?”

    “那十个男人真的是我找的吗?你们不是都已经私底下找人处理了?”楚乔嗤笑。

    “就算不是你找的人,可始作俑者却是你!如果不是你勾搭了奕轻宸,害我们雪儿失去这门亲事,她会伤心欲绝跑去酒吧喝酒会……”

    “楚乔,你这个贱人!你来干吗?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对不对,你一定是来看我笑话的!你去死吧!”一直子在楼上卧室休息的应晨雪听到动静,立马跑了下来,张牙舞爪地便欲朝楚乔扑去。

    楚乔轻轻往旁一让,“你们母女俩是什么毛病?都这么喜欢动手动脚的。”

    李可莉生怕楚乔会伤了应晨雪,赶忙将她护在怀中。

    “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好赖不分了不是?我可是来帮你们的。”楚乔拍了拍衣袖,再次在沙发上坐下。

    “黄鼠狼给鸡拜年!”

    “真不听?真打算就这么放过抛弃你们母女俩的应向涪了?那就算了,当我多管闲事了。”

    李可莉冷哼一声,“你会这么好心?我真不知道我们母女俩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害我们。”

    “啧啧,你还真别把我想的这么好,存粹是利益互换而已,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帮你对付应向涪,仅此而已。”

    一说到这个,李可莉立马变得紧张起来。

    “你,你想知道什么?”

    楚乔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三年前七月七日。”

    李可莉当下脸色惨白,顿时便反应过来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赶紧的滚蛋!”

    楚乔起身缓缓走至李可莉面前,轻轻地捏着她下巴,“这张嘴倒是厉害,可惜你的能力无法为你的嘴巴买单,注定是个悲剧。”

    “你放开我妈!”

    应晨雪又欲上前撕扯,却被宋奎一把拽到了一旁。

    “告诉我真相,或许我会看在你们不是主谋的身上放你们母女俩一马,否则,你们就带着这个秘密深埋地下吧!”

    “你敢!”

    “不愿意说那就算了,我有的是办法知道真相,宝岛蒋家对吗?你们可别忘了我是奕家的媳妇儿。”楚乔转身,留下一句,“这可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楚乔和宋奎出了别墅,身后的李可莉当下便瘫坐在地上。

    “楚总,她们……”宋奎扫了一眼身后的别墅。

    “放心。”楚乔深意一笑。“她绝对还会来找我的。”

    不远处,一辆普通的宝马车停在不起眼的角落,车后座的女人在那辆高大的悍马车离去后,很快便走进了那栋小别墅。

    时至将午,楚乔吩咐宋奎将她送回庄园。

    一进门便看到奕少轩在和爱修依旧尹尉正在斗地主。

    不由得头疼,这俩祸国殃民的货又跑来祸害她们家了。

    扫了一圈儿。

    “小韵呢?”

    奕少轩抬了抬头,又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牌上,“去集团找表哥去了,听说是想在集团实习来着。”

    “哦。”楚乔将外套递给吕管家。

    “嫂子你找她有事儿?”

    “倒没什么,不在就算了。”原还打算带着小姑子去逛逛街来着。

    正欲上楼,手机一响。

    “嗯?怎么了轻宸?”

    “我在王府井这儿,小韵子不知在哪儿看到说这儿有家新开的日料餐厅,非要来试试,让司机送你过来?待会儿我顺便再陪你逛逛。”

    电话那头奕轻宸征求的口吻明显。

    楚乔轻笑。“不去了,你们俩吃吧,待会儿帮我带点茯苓糕回来,昨晚上一宿没睡,这会儿正困着呢,我去回个笼。”

    “昨儿晚上没睡?你和小韵子你俩干嘛了?”奕轻宸调笑。

    “能干嘛?干你不能干的。”

    “还有我不能干的?”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我觉得我很能干啊!”

    “再给我溜嘴皮子,你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楚乔挂点电话,上楼洗了个澡往床上一趟。

    还没一会儿,卧室的门便被人叩响。

    打开一看,竟是奕少衿。

    楚乔搬进来这么久,她还是头一回到庄园来。

    “奕轻宸呢?”

    “跟小韵在王府井什么日料店用餐,找他有事儿?”

    奕少衿的脸上立马露出一抹嫌恶的表情,“这样的脸皮厚度。若是早生个一千年,搁山海关那铁定能抵御匈奴入侵!”

    “……”奕韵之到底把奕少衿怎么了?

    “唉,少衿你干嘛去?”

    还没等楚乔说完,奕少衿已经头也不回地往楼梯口走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真像奕轻宸说的少衿只是不满奕家好端端多了个女孩儿?

    不至于吧,奕少衿并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更何况不是说她们俩之前关系还很好吗?

    楚乔百思不得其解。

    没一会儿,奕少衿便拎着奕轻宸回来了。

    奕韵之怯怯地跟在两人身后,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

    “奕少衿!你干嘛又欺负小韵子!”

    奕少轩扔了手里的牌,替奕韵之跟奕少衿那儿讨公道。

    奕少衿白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负她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你若没欺负她,她能是这个表情?”

    “奕少轩!你搞清楚,我今年二十,不是岁!没你想的那么无聊!”

    “说得跟真的一样,我不信。”奕少轩反唇相讥,“从小到大你干了多少无聊事儿?非要我一件件提醒你?”

    “你们俩又干嘛?回回因为小韵子斗嘴,有意思没意思?”一旁的奕轻宸终于不耐,准备转身上楼。

    “奕轻宸我警告你!”奕少衿一把拽住了他,“别再跟除自己老婆之外的任何女人吃饭,明白吗?”

    奕轻宸被她搞得一头雾水,“小韵子是咱们的妹妹,你想哪儿去了?再说我原先是打算和小乔一块儿去来的,她说自己昨儿晚上一宿没睡,这不就在家里补眠。”

    “妹妹?”奕少衿不屑地扯了扯嘴角,“你们缺妹妹你们拿去便是了,我这儿只有小乔这么个弟媳妇!别什么人都跟我攀关系!”

    奕少衿说着,绕到奕韵之面前,别有深意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早上小乔是从你房里出来的吧……”

    奕韵之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几步。

    奕少轩赶忙将她护在身后,“奕少衿你脑子有问题吧!人小韵子想和嫂子在一块儿聊聊天碍你什么事儿了?你是不是一天到晚闲的没事儿干,专门找茬来的?”

    “奕少轩你脑子没问题吧?我说谁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你是不是一天到晚闲的没事儿干,专门跟我对着干?”

    “好了好了,一人少说一句,都是一家人。”

    楚乔被女佣唤下,赶忙上前拦在两人面前。

    “奕韵之住这儿多久,我就住这儿多久!”奕少衿哼了一声,往旁沙发上一靠。

    奕少轩随即往她对面沙发上一仰,“奕少衿住这儿多久,我就住这儿多久!”

    “好好好,都住下都住下。”楚允被两人的孩子气逗得直乐,对候在一旁的管家吕方道“去准备几间客房。”

    结果奕少衿和奕少轩又为抢房间的事儿大吵一架。

    奕韵之住在奕轻宸和楚乔的主卧左手边房,奕少衿便要求住右手边,但奕少轩不肯。

    最后楚乔和奕轻宸烦了,只得将主卧让给了奕少轩,让他们仨住成一排。

    晚饭席间也是如此。

    奕少衿看奕韵之是怎么看怎么碍眼,不管她做什么她都是冷嘲热讽,有时候甚至连楚乔都觉得奕韵之有些可怜。

    可转念一想,这世上的事儿都是有因才有果,她们俩的私事儿,她一个局外人怎么好插嘴。

    好不容易吃完这顿多灾多难的晚餐。

    楚乔一身疲惫地泡在浴缸里,奕轻宸褪却衣物后往她身旁一躺,复又将她搂到自己身上坐着,细细地替她按摩着太阳穴。

    “他们太闹腾了。”

    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喑哑,性感得不像话。

    楚乔笑笑,“到底是没结婚的,你还能跟他们计较?”

    “怕惹你心烦……”

    楚乔转身,面朝他往他身上一坐,贴着他精壮的胸膛。

    “傻瓜,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呐。”

    “老婆。”

    他忽地将她纤腰一箍......

    “老婆,你真好。”

    他咬着她的唇,将那暧昧的吟哦声尽数吞下。

    墙上的落地镜已经完全被朦胧的水汽给笼罩,倒映出两条相互交织身躯的模糊影子,只留下满室旖旎。

    奢华的大床上,刚经历过数场大战的男女紧紧依偎着彼此,以永恒的姿势。

    门外忽地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先生,夫人,小姐她梦魇了,这会儿正吓得哭呢。”

    楚乔略显不耐地抬了抬眼皮子,扫了一眼墙角的立钟。

    凌晨两点……

    轻轻地抬开奕轻宸搂在腰上的手,却被他一把按回到床上。

    “乖。我去看看就回来。”

    “你又不是医生,吕管家自然会把家庭医生找来。”他不悦地皱着眉,“你陪我,不然我会睡不着。”

    这家伙的起床气,果然还是一样的严重。

    楚乔嘴角含笑,动作轻柔地一下下抚平他微微打褶的眉头。

    “我很快就回来,小韵是你妹妹,我这个做嫂子的总得照看着她点儿,若是咱们俩一个都不去,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那你快去快回,你不在我睡不踏实。”

    “知道了。”她吻了吻他的唇,这才无声地带上房门离去。

    过道内,奕少衿正抱着双臂玩味儿地倚在墙上。

    见到楚乔,面带嘲讽着朝她竖起两根手指,晃了晃。

    “你也醒了。”楚乔笑着将她往她自己的房间退去,“快回去睡吧,这儿有我。”

    奕少衿笑,“我得去看看韵主子这梦魇得到底有多厉害,非得大晚上去把你们夫妻俩闹腾醒。”

    奕少衿才刚进门,便被奕少轩堵在了门口。

    “你还有完没完?小韵子大晚上的被魇住已经是很痛苦了,你能不能别再说风凉话了?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奕少轩你是没长脑子还是脑子长了霉?麻烦你有空看看甄嬛传好吗?”

    奕少轩不屑的嗤笑,“你就是因为看多了那些乱七糟的东西才成天疑神疑鬼的得了被害妄想症吧!小韵子从小就有这梦魇的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干嘛非得什么都挑她的刺儿!”

    “少轩!”楚乔低喝一声,“好歹是表姐,你怎么说话呢。”

    奕少轩这才住了嘴,只是面色依旧一脸不快。

    “嫂子,我哥呢?”

    奕韵之扫了一眼楚乔身旁,见只有她一人不免有些落寞。

    奕少衿不免冷笑。

    “你哥那起床气大的。还是让他睡着吧,这儿有我呢,你别怕。”楚乔替她将被角掖好。

    奕韵之这才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

    家庭医生很快便赶到,一番细致的检查后,又给开了些药,众人将奕韵之安顿好,外面儿天儿已经微亮。

    楚乔已经完全没了一点儿睡意,看了眼一旁的奕少衿。

    “少衿,有没有兴趣晨跑?”

    奕少衿轻挑英眉,“好啊。”

    凌晨,远处的天际一片灰蓝。

    绿草地旁的小径上,两道穿着运动服的纤巧身姿正迈着步子在小跑,时不时停下漫步一会儿,轻声交流着什么。

    “小乔你相信我?”

    楚乔浅笑。“自然的。”

    “还算你丫头比较机智,奕家的男人长那脑袋存粹就是为了吃饭的,完全不会思考的样子。”

    奕少衿颇为懊恼地摊摊手,往前快跑了几步才重新停下。

    楚乔不急不缓地在她身后跟着。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微信好友圈递到楚乔面前。

    是一个男人将手搁在餐桌上的画面,只照到头部以下,但一看到那修长光洁的手指,楚乔便立马认出来了。

    这是奕轻宸!

    配图中还有一句欧巴约午餐。

    她忽然反应过来了,只是仍旧有些不敢置信。

    “我在轻宸十五岁那年,曾无意间看到奕韵之将轻宸的衣服偷走,并且后来一直珍藏着。”

    奕少衿忽然转过身,满脸严肃。

    楚乔的心莫名一顿。

    不会吧……

    面上却也只能道“小韵今年二十,轻宸十五那年她才七岁,应该不懂这些吧。说不定只是单纯的……”

    “我起初也是这么以为的,不过心里对她却是再也喜欢不起来了,这丫头看着天真无邪,其实心眼儿不必咱们少。”

    奕少衿走回楚乔身旁,与她继续并肩前行,“后来轻宸和奕韵之跟着我三姨三姨夫回了英国,我也一度将这事儿深埋,我以为她长大了懂事理了,自然也就没事儿。”

    楚乔的心随着奕少衿的话,跳得杂乱。

    “那年她十七岁,回国跟我们一起过生日,晚宴时轻宸喝得有点多便提前回房休息,奕韵之去给他倒水,我因为一直防着她便悄悄地跟了去,你猜我看到什么?”奕少衿忽地停下脚步,面上的鄙夷一览无遗。

    “她下药,她在给轻宸的水里下药!”

    奕少衿的话,犹如惊雷在楚乔耳畔炸响!

    奕少衿嘲讽地笑了笑,“我气得当场就砸了那杯水,警告她不要再打轻宸的主意,她却说让我不要多管闲事!若不是担心这事儿传出去会抹了奕家的面子,也伤了大人们的心,我真想把她彻底丢出奕家的大门。”

    “轻宸一直都不知道吗?”

    “奕轻宸这家伙也就在你这儿开点窍,就他那点子情商能知道个啥?再者这主观意识先入为主,他一直在心里把奕韵之当妹妹,就算奕韵之对他好过头,最多也只当做是兄妹之情了。”

    楚乔点了点头。

    算是彻底明白为什么奕家人之前会觉得奕轻宸性取向有问题。

    他们对她这么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拯救”了奕轻宸吧。

    “所以我一直让你提防她。现在你明白了?”

    “明白了。”只是信息量有点大。

    “毫不夸张的说,奕家人里除了我都很喜欢她,若是这事儿闹开来,恐怕伤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人的心了,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都防着她,就连萧靳那儿我都通知到了,咱们要联手防着她不让她对轻宸下手,又得保证这事儿不捅穿,等两年长辈们给她安排亲事嫁出去了,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楚乔忽然觉得奕少衿好伟大。

    说真的,若是她不管不顾一些,当时就能把奕韵之赶出家门了,却愣是为了奕家的面子,奕家人的情绪,一直将这事儿藏在肚子里,还得时不时忍受大家对她抵触奕韵之的行为不理解的抨击。

    “放心。”楚乔拍拍她的肩,“以后啊,我们一起看着。”

    奕少衿这才心满意足地笑道“打从第一眼见你我便知道轻宸他没找错人。”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终于因为疲惫而各自回房休息。

    安静的卧室内,原本眯着眸子假寐的男人一听到开门的动静,立马睁开了双眼。

    委屈地望着她,“老婆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三个小时零五分钟。”

    “不是让你先睡?你等我干嘛?”

    楚乔进浴室冲了个澡,这才重新回到床上。

    奕轻宸赶忙将她往怀里一楼,“没你在身边,睡不踏实。”

    她巧笑着戳了戳他额头,“我跟子衿在楼上晨跑来着,还能跑了不成?”

    “我就是怕你跑了。”搂着她的手,愈发地紧了紧。

    “傻瓜。”

    他心满意足地搂着她,没一会儿便陷入了沉沉的睡梦。

    再次起床,已是将近中午。

    两人下楼,餐桌前已经坐了一桌。

    楚乔不动声色地扫了眼一脸无害的奕韵之,笑了笑。

    “嫂子,坐我这边嘛。”奕韵之冲她扬起天真的笑颜。

    “你还是别喊她了。”爱修忍不住插嘴,“bb是非要坐在花孔雀腿上才能吃得下饭的人。”

    “爱修你这小嘴巴看来是需要一个吻。”当着这么多人尤其还是奕家人的面儿,她就是再放荡不羁也会不好意思好吗?

    爱修忽然意识到身旁那抹赤果果的目光,随即老老实实地闭了嘴。

    奕少衿意味深长道“夫妻俩感情好,应该的,你们俩什么时候打算要个孩子?爷爷那儿可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呢。”

    一旁的奕韵之明显面色一凝,随即默不作声地垂眸吃饭。

    楚乔面色如常道“这不一直在努力着嘛,该来的时候他自然就来了。”

    奕轻宸忽然笑逐颜开,“真的?”

    “你猜。”忽地想起他将她的避孕药偷换成助孕药的事儿。瞬间没了好脸色。

    干嘛非要那么早生孩子,她才二十二,还有大把的青春需要享受!

    午饭后,奕轻宸本打算去公司。

    见一旁的奕韵之满脸期待,楚乔瞬间来了主意。

    “老公,今天别去公司了好吗?”

    楚乔头一次开口留他,奕轻宸开心得不得了,“当然好,想去哪儿玩?我陪你。”

    “沫沫和秦衍马上就要结婚了,你陪我去选个礼物呗。”

    “好。”

    楚乔笑着挽了他的手,又冲一旁的奕少衿眨眨眼。

    “我们走了啊,晚饭就不回来了吃了,你们在家可别再拌嘴。”

    后者会意扬唇。

    等出了庄园大门,奕轻宸才道“老婆你是不是特别想跟我过二人世界?”

    楚乔差点儿没将刹车踩成油门。

    “那我现在送你去公司?”这男人各方面都挺好的。就是真的太自恋了。

    “明明前阵子听你说帮沫沫定制了珠宝,如果不是想跟我过两人世界,干嘛特意把我带出来。”

    “对,就是想跟你过二人世界!你有意见?”若不是为了照顾你那点子患得患失的小情绪,姐姐真想把你打包送到集团,然后找个睡大觉。

    奕轻宸笑着摇头,“开心还来不及。”

    “那还差不多。”

    线条粗狂的悍马,一直驶到购物中心才停下。

    顶层高奢男装,各大奢侈品品牌云集荟萃。

    “这是打算给我买衣服?”奕轻宸脸上的笑意已是止不住地漫溢。

    他是人品大爆发了吗?

    老婆忽然之间对他这么好!

    “前阵子帮你订了几套西服,听说到了。”楚乔搂了他的胳膊,“原就在你的御用裁缝r.k那儿订了几套,只是他那儿是慢工,还得再等等,我便先从品牌做了定制,将就穿穿吧,总不至于委屈了你的细皮嫩肉。”

    “老婆买的,就是抹布我也穿。”

    “奕轻宸!”

    “嗯?”

    楚乔嗔笑,“有你这么拍马屁的嘛!”

    从来不知道,原来她只做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他便能快乐得跟个孩子似的。

    “我才是马。”奕轻宸意味深长道,“你是骑马的。”

    “……”这种黄段子,他似乎越说越顺口了。

    试过衣服,又到楼下影院看了场电影。

    等出了购物中心,已经是下午。

    前阵子听美萝说起近海沙滩那儿弄了个特别有情调的餐厅,特意驱车倆小时,整好在夜色将暮时赶到。

    黄昏的夕阳映照在湛蓝的海面,耳畔是微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时不时还有海鸥低掠过海面,发出两声“欧欧”的叫唤。

    两人落座在海边的露天餐厅内,听着潮水拍岸,闻着大海的腥咸以及餐桌上花果的清甜。

    “老婆,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前所未有的幸福。”

    奕轻宸忽然往前探了探身子,冲她勾勾手指头。

    楚乔凑着身子上前,他一把扣住她的脑袋吻上了她的唇。

    手机“咔嚓”一声。

    他这才心满意足地松开她,将照片上传到好友圈。

    两人回到庄园,天色已暗。

    家里几人正盘坐在一楼客厅的长毛地毯上,围成一圈儿打牌。

    “两人世界,海滩大餐味道如何?”奕少衿拿着手机冲他们晃晃,正好瞧见吕管家带着俩佣人从车上搬东西进门。

    她扫了一眼那一只只精致的定制盒,“哟,小媳妇儿这是给自家老公买衣服去了吧,难怪今儿个特意拽着轻宸出门儿。”

    “哥不是一向来都穿r.k的定制服吗?”原先沉默的奕韵之忽然出声道。

    奕少衿瞥了她一眼,“是不是r.k的很重要吗?关键是看谁买的,只要是小乔买的,哪怕就是块抹布,我想轻宸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穿上的。”

    奕轻宸笑道“就是这个理儿。”

    “你们先玩着,我们就先上去了。”

    “去吧。”奕少衿暧昧地冲楚乔眨眼,学着先前奕安宁那般做了个骑马的动作,“欧巴l”

    见楚乔面露羞涩地离开,奕韵之不由得好奇。

    “什么欧巴l你们在说什么?”

    奕少轩忙将手中的牌往桌面上一盖,“小韵子我跟你说……啊哈哈哈……”只是还没开说他自己便已经笑了起来。

    奕少衿意味深长一笑,终于罕见地耐着性子将那事儿添油加醋地跟奕韵之说了一遍。

    楚乔将奕轻宸推进卧室,一脚带上房门,“都怪你,骑什么马,现在倒好。我估计这辈子他们都会记得这茬儿!”

    “老婆,你中午说的,你还记得吗?”奕轻宸直接忽视她方才的话。

    “我中午说什么了?”

    “咱们一直在努力的事儿。”

    楚乔忽地反应过来,拔腿便欲往门口走,却被奕轻宸一把拽了回去,扛着她便往床走。

    “老婆,我们来实施计划吧。”

    “……唔……”种马!

    高大的身躯覆上……

    又是一夜恩爱。

    这一宿,奕韵之总算是老老实实的,没再折腾人。

    晨起便接到秦沫沫的电话,说是婚纱到了,让她陪着去试试。

    楚乔是结过婚的,自然是没法子当她伴娘,偏巧秦沫沫也没个要好的朋友,她想了想最后还是拖上了奕少衿。

    毕竟总不能让爱修去吧。

    “嫂子要出门?”

    “嗯,有点事儿,要一起吗?”

    “好啊。”

    奕韵之欢快地答应了一声,直接爬上她的车。

    楚乔,“……”

    苍天知道,她真的只是随口说说的!

    从婚纱公馆出来,几人又一道去了秦家。

    “这是送你的新婚礼物。”楚乔笑着将刚送到的珠宝盒递到秦沫沫手中,“我是打算让你从我那儿出嫁的,就是不知道你和秦衍的意见如何?”

    秦沫沫娇羞道“原是打算先让我搬去别墅暂住几日的,不过我还会更想从你那出嫁,就是会比较麻烦你。”

    “这说的是哪门子的傻话,本来就是拿你当妹妹看的,好了,将这东西搁置好,咱们先去庄园,细节方面再慢慢商量。”

    “好。”

    两人正说着,凌澈忽然从大门口晃荡晃荡地进来。

    见到楚乔,热络地拽过她的手,贴了贴她面颊,“女人,你可是好久没来看我了,我还只当你忘了我这美男了呢!”

    “哟,凌大帅哥!”

    “嗨!奕大美女!”

    凌澈原只瞧见楚乔,结果一转头,却瞧见坐在沙发上的奕少衿。

    “好久不见啊凌大帅哥,最近可是在各大pr上销声匿迹了,我还以为你是出家去了,敢情在这儿躲着呢!”奕少衿调笑。

    “pr什么的,戒了。”凌澈说话间一胳膊搭上楚乔的肩,“本少爷决定在她这棵树上吊死了,所以一把火燎了那一整片森林。”

    “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儿调戏我嫂子?活太舒坦了吧!”

    凌澈玩世不恭地摸了摸下巴,“乖,叫哥。”

    一旁的奕韵之安静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名叫凌澈的男人,探究的目光,在他和楚乔身上来回游荡。

  • txt下载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嫁给爱情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嫁给爱情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txt下载嫁给爱情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嫁给爱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