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第七十七章 做个忠贞不二的好妻奴

    从前奕家人担心奕轻宸不近女色是性取向有问题,也曾在他身上下过媚药,并将他和数名女人关一起,结果他宁可将自己反锁在浴室泡了一夜的冷水澡也不碰那些女人……

    奕老爷子这么一说,楚乔便明白了。

    再者,以奕轻宸的身份根本没必要骗她什么,他想要什么样儿的女人没有,若是不喜欢她,大可以让她滚蛋,何必这么巴巴儿地急着要跟她解释。

    看着他着急的样儿,她竟会莫名于心不忍。

    “老婆,你如果不信,可以给我喂春药点迷情香再扔到女人堆儿里去,你看我会不会……”

    “知道了。”

    “什么?”

    “我说知道了,傻瓜!”她笑着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

    奕轻宸这才笑逐颜开,“你还生气吗?”

    “生气的。”

    奕轻宸瞬间又变了脸色。

    “我生气你居然让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出现在咱们的卧室,咱们的床上!”

    “床我已经让人抬出去扔了,主卧也换了一个,老婆若是不高兴,要不咱们重新买个宅子怎么样?”

    “不要!”

    “老婆……你别吓我。”

    楚乔一本正经道“床扔了就扔了,回头再原模原样儿买一张回来,还是住在先前的卧室。”

    “为什么?”奕轻宸一脸不解。

    “为了让你长点记性,以后若敢拈花惹草……”

    奕轻宸赶忙竖起两根手指,连声道“这辈子对老婆坚贞不渝,要宠老婆,对老婆好,老婆永远都是对的,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婆让我干嘛就干嘛,绝对不能惹老婆生气,更不能让老婆伤心,不能让人欺负老婆,但要帮着老婆欺负别人,做个忠贞不二的好妻奴!”

    楚乔“噗”地一声便笑出了声儿。

    “先前还总说自己没谈过恋爱,瞧你这小嘴儿溜的,满满都是经验,这得是在多少女人那儿锻炼出来才能整得跟个情圣似的。”

    “句句出自肺腑,说心里所想,自然脱口而出。”

    “老婆,咱们回家吧。”

    楚乔这才傲娇的点点头,“小宸子给本宫领路。”

    因为这句玩笑的“小宸子”,这一日回去后,楚乔在床上一直被奕轻宸从下午“折腾”到凌晨。

    以至于从此,她在有关于奕轻宸的“战斗力”方面一直保持非常慎重的说辞,再也不敢有半句胡话,免得又刺激得他兽性大发折磨她。

    因着利益与仇恨的驱使,王家和周家终于结亲,王曼露成功地从王家大小姐变成了周家少奶奶。

    楚式的股份也终于被王、应、周三家成功瓜分。

    第一次集团股东大会上,三家人根本坐在会议室内面面相觑,而身为公司董事长的楚乔,根本没有出现。

    三家原都以为楚乔至少会保留一部分楚式股权,至少在能稳住她这个董事长之位,谁知到最后她却不动声色地抛了个干干净净,连最后的百分之三十都让散户给瓜分了个底朝天儿。

    没过多久,楚式集团便宣告破产,楚式重组,成立新集团----朝晖集团,散户占百分之三十股份,王家占百分之三十股份,周、应两家各占百分之二十。

    直到法院前来清点固定资产,三家才发现,原本属于楚式的集团大厦竟早就让楚乔在背地里无声无息地转卖给了别人,楚乔手头的资金也早已转移到国外。

    楚式手上能赚钱的项目一个不做保留地被转让,更甚至,就连令众人垂涎三尺的城中村改造项目,也根本就不是楚式的项目。

    那具有法律效益的标书上,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奕轻宸”!

    合着大家花了这么多钱,付出这么多代价,就买了一个空壳儿?

    出任朝晖集团董事长之位的王泽丕差点儿就一口气没提上来,梗死在会议桌旁。

    应向涪一出会议室的门,直奔应晨雪办公室。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些个报表文书,你不是都看过了,确认无疑了吗?”

    “是没问题啊,爸爸您不是也都看过了!”

    “那怎么会,现在怎么就会变成一个空壳儿!”应向涪一想到花了这么多钱却买了这么个根本没有收益的集团股份,连楚式欠应式的一亿多尾款也随着楚式的破产而打了水漂,他就恨不得拿刀架上楚乔的脖子。

    应晨雪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忙又将之前费尽心机从各部门弄来的报表翻找出来,“就是这些啊,都没问题啊,甚至有好几份还是我从楚乔办公室里偷出来的。”

    “这个死丫头!一定是楚乔这个死丫头搞的鬼!她人呢?”

    “我也好久没找找她了,楚家别墅大门紧闭,就连这几天法院来清算固定资产也都是她的代理律师和助理来处理的。”

    “给我找她,一定要给我找到她!”应向涪气急败坏地摔门而去。

    最近还真是麻烦事不断。家里已经叫李可莉和米佳闹得不得安宁,偏偏公司还出了这档子事,应向涪觉得自己简直一个头两个大,马上就快要疯了!

    应向涪前脚刚走,应晨雪立马便拿起手机给楚乔打电话。

    楚乔扫了眼茶几上不停在唱的手机,起身往屋外走去。

    正值初秋,阳光明媚,温风习习。

    宋奎到br庄园的时候,楚乔正握着一杆高尔夫球杆在特意修整出来的草坪上挥打。

    “楚总。”

    楚乔指指球童,吩咐他又拿了一杆球杆递给宋奎。

    “楚总,这玩意儿我不……”

    “高尔夫是一项很好的聊天运动,你慢慢会明白的。”楚乔笑着挥杆,然后跟着球,漫步在草地上。

    宋奎赶忙跟了上去。

    “很多政要富豪都喜欢打高尔夫。却并不是因为这项运动真的有多好玩,多高雅,这众多运动中,高尔夫算是收费较高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见宋奎摇头,楚乔笑了笑继续道“这么大个地界儿给你聊天,收那点子租金也不算过分吧,这蓝天绿草四处空荡荡的,想隔墙有耳都难呐!”

    宋奎这才了然,“原来是这样。”

    “对了,应家那儿怎么样了?”

    “我来找您,就是为了这事儿呢。米佳已经带着儿子住到应家去了。”

    “哦?这么快?应家人就这么同意了?”

    宋奎讪笑,“李可莉自然是不同意的,听说这都要死要活好几天了,可架不住这事儿是应老爷子拍板的,她纵使再不满意也无计可施,谁让她生不出儿子呢!”

    “这倒是。”应家算是将重男轻女贯彻到骨子里的家族,所以她母亲才会落到这么个下场。

    一想到让应晨雪毒死的母亲,捏着球杆的手,不由得愈发用力,隆起的关节,微微泛白。

    根据之前美萝调查得来的资料,就在母亲死亡前三日,应晨雪乘坐班机回到京都,并且在当天晚上便坐上了飞往伦敦的航班。

    这个世上,从来是没有巧合的。

    除非,刻意为之!

    “让米佳多注意着点儿,李可莉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如果不小心她们母子俩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这美梦,可就算是做到头了。”

    “是,我明白了。”

    “嫂子!”

    两人正说着,不远处却传来奕少轩的声音,楚乔转头,高大的黑马背上骑着的,可不就是她那没脸没皮的小叔子!

    “嫂子,听说你前两天离家出走了?”

    “……”你知道的太多了。

    “别这么看着我。”奕少轩翻身下马,“全家都知道了。”

    “…..”奕老爷子的嘴,忒快了。

    “爷爷让你们晚上回老宅一趟。”

    “可以不去吗?”

    “不能,爷爷晚上亲自出手帮你手撕宸哥。”

    嗯,这种场面,是必须要回去的。

    楚乔连拖带拽便将奕轻宸弄回了奕家老宅,客厅里奕家人皆一脸同情地望向奕轻宸。

    “会打麻将推牌九斗地主玩梭哈吗?”奕少衿问道。

    “会的。”楚乔浅笑点头。

    “来,我给你介绍。”奕轻宸指指方才说话的女孩儿,“这是大舅舅家的表姐少衿,她旁边的是少青表哥。”

    “表哥,表姐。”

    “你好。”奕少青朝她温润一笑。

    “这可真是太好了!”奕少衿兴奋不已,“轻宸你总算做了件积德行善的大好事儿了,以后陪家里那帮子老妈子玩乐的事儿就交给你媳妇儿了,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奕轻宸冷冷地吐出两字儿,“做梦!”

    “表姐你还是省省吧,跟宸哥抢媳妇儿,当心他回头打击报复你!”

    “他敢!”奕家可是重女轻男滴!

    他若是敢欺负家里唯一的女孩儿,看爷爷到时候怎么整死他!

    “哦对了。”奕少衿忽然想起,“轻宸,爷爷让你待会儿去下他书房。”

    “干嘛?”

    “写检讨书!”

    “……”我干嘛了我!

    “听说你把爷爷未来小曾外孙的亲妈给气得离家出走了,这事儿你不得亲自去跟爷爷交代清楚?”

    “谁的嘴巴那么快!”

    “我!”楚乔讪笑着举手。

    奕轻宸,“……”

    你可真是我的亲老婆呐!专业坑夫一百年,不伤手,无残留!

    “弟媳妇棒棒哒!”奕少衿终于觉得自己这前二十多年不是白活的了,有生以来头一次看到奕轻宸这货被坑啊!

    这滋味,跟吃了芥末加冰似的!

    太舒爽了!

    半小时后,奕老爷子挥着一份“检讨书”兴高采烈地从楼梯上下来。

    “孩儿们,都过来学习学习奕轻宸文笔!”

    ----我保证,这辈子坚决不打老婆不骂老婆不惹老婆生气,一切以老婆的标准为标准,老婆的满意为满意,老婆说的就是真理……

    洋洋洒洒数百字。

    “来个人去把这东西裱起来,挂在客厅!”

    众人,“……”

    三秒钟后。爆发出一阵潮水般的笑声。

    敢情奕老爷子疼了奕轻宸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卯足了劲儿一次性坑个够啊!

    从此,奕家客厅正墙上,那副龙飞凤舞的“检讨书”一直是奕家人时不时提及的笑柄。

    晚间,奕轻宸和楚乔好歹寻了个借口从奕家逃出来,才刚回到庄园,吕管家便递了一份烫金请柬到她手里。

    “美萝助理刚送来的。”

    楚乔漫不经心地翻开。

    楚允和汤成的名字赫然醒目!

    后天。

    精致的唇角,瞬间扬起一抹玩味儿的笑……

    而这边应家,应晨雪因为找不到楚乔而被应向涪责备,热脸又贴了奕轻宸的冷屁股,不由得越想越气。

    正欲上楼,父亲的老来子应晓峰却跌跌撞撞地朝她扑来,也不知在哪儿玩的满手的污渍瞬间便全都印在她雪白的长裙上。

    “滚开!”

    她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应晓峰没站稳。一扬,直接摔在了地上,当场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

    小客厅里,正在给应老太太按摩的米佳立马跑了出来。

    见到自己儿子正躺在地上哭,当场便噌地来了火气,却又不好发作,只能也跟着儿子闹了哭腔。

    “晓峰乖,不哭啊,伤到哪儿了妈妈给揉揉,这是姐姐的家,晓峰不能惹姐姐生气,知道吗?”

    应晓峰这才三岁,哪里懂这些,只是看到自己母亲哭。他便愈发哭得厉害了。

    于是母子俩哭作一团。

    “你们到底是要干嘛!一个两个成天儿地不得消停!非要把这个家闹散了才舒服吗!”

    应向涪正好进门,见到米佳搂着孩子蹲地上哭,应晨雪则在一旁一脸嫌弃地看着,不由得愈发怒火中烧。

    应式最近股价连连下跌,集团业务损失不少,朝晖那儿又没有任何进展,大量的资金被压着,他却还要支付银行高昂的利息,这么多事儿已经是叫人手忙脚乱,家里却还总不能安生,每天都变着法儿地闹来闹去,他简直是一枪崩了自己的心思都有了!

    见自己父亲如此维护小三和私生子,应晨雪的心里愈发不是滋味儿。

    “爸爸,到底是谁在闹?这个女人是我们让她来的吗?您在外边儿风流快活了不够还要带个野种回家来,我们还要得都跟着一块儿受气吗?难道我就是您捡来的?”

    “啪!”

    脆生生的一巴掌甩上应晨雪白皙的面颊,瞬间浮起一记鲜红的巴掌印。

    “到底是谁教你这么说话的!自己的亲弟弟口口声声的野种野种,你是在打我的脸吗?啊?!”

    应晨雪错愕地捂住自己的面颊,那微睁的眼底射出的灼烈目光狠狠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从小到大一直都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爸爸,居然会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打她!

    那边屋内,李可莉听到动静赶忙从楼上跑了下来,一把将米佳往地上一推,愤恨地瞪着应向涪,“你可真是个好样儿的,自己心情不好拿女儿出气!让楚乔那丫头涮了一通,你有本事打她去!在家里耀武扬威的做什么?”

    “啊……向涪……我肚子好痛……”

    一旁,被李可莉推到在地的米佳忽然捧着肚子哀嚎起来。

    应向涪一看情况不对,赶忙将她大横抱起,吩咐司机备车去医院。

    宋奎跟随着应家的车进入医院,这才掏出手机给楚乔去了个电话。

    “楚总,已经去医院了。”

    “那就好,你继续盯着,注意别被发现了。”

    “好的楚总。”

    楚乔搁下手机,奕轻宸正好从浴室内走出,带着满身水汽直接将她往怀里一搂。

    “要我陪你?”

    “不要,带你去不是存心给人添堵嘛,你说楚允嫁个半大老头子还是个四房,我却娶了你这么个闭月羞花小帅哥,这不摆明了是去砸场子!”

    “你在夸我。”

    “……”咱能不跑题吗?

    “老婆,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嗯?”

    “咱们的婚礼,是不是该考虑办了?外公那儿可是天天在催。”

    楚乔莫名有些心慌,“你爸妈不是周游世界去了?”

    “周游世界又不是周游太空,想回来随时都能回来。更何况……”

    “等过阵子再说好吗?最近事儿太多了,我暂时没时……唔……”

    虽心里早已有所准备,奕轻宸还是忍不住苦笑。

    下意识地拂过她平坦的小腹。

    还是先从这里入手吧!

    有了孩子,她就跑不了了!

    “老婆……”

    “嗯?”

    “想骑马吗?”

    “……”种马!

    春宵良久,入夜露更深。

    奕轻宸低吼一声,终于将炙热尽数播撒入她体内。

    大汗淋漓地伏在她身上,才刚准备歇息一会儿。

    房间内的露台处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熟悉的身影已经拉开推门走了进来。

    “……妈……”

    脑子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便伸手扯过被子将两人的身体盖严实。

    奕安宁这才打了个响指,“h,可以进来了哦!”

    楚乔瞬间石化,赶忙将脑袋钻进了他怀中。

    她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老天爷这辈子要这么玩儿她!

    奕轻宸满脸阴翳地盯着面前那俩时刻拿整他当乐趣的家伙。

    “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走正门儿非要这么折腾!”

    奕安宁一脸无辜,指指房门,“我们是有走正门啊,不过进来的时候你们俩不在,我们就在露台上玩了一会儿。”

    “一会儿?”

    “好吧五个小时!”奕安宁搓搓双臂,“你还说呢,若不是你们刚才玩了那么久的骑马,我也不至于被冻得这么惨!阿嚏……”

    上帝!

    楚乔忽然想就这么窒息在奕轻宸怀里,太丢人了!简直太丢人了!

    “门在那边。”奕轻宸指指门口

    奕安宁嬉皮笑脸地挽着丈夫欧文往门口走去。

    就在两人以为终于摆脱了这场可怕的噩梦,正欲松口气儿时,奕安宁却又悄无声息地退了回来。

    双手伸直交叉架在面前,做了个骑马的动作,口中配合地唱了一句,“欧巴l”

    “奕安宁!”

    奕轻宸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句。

    奕安宁这才悻悻地虚骑着小马奔腾而去。

    “老公,我……忽然好像失忆了……”那么残酷的画面,她真的是不想要记得啊!

    奕轻宸搂了楼她。“我会跟他们说的,没有下次。”

    楚乔提心吊胆地窝在他怀里,一晚上也不敢睡踏实,总觉得哪儿会突然又莫名其妙地蹦出个奕家人来。

    半夜,楚乔忽然从床上跪坐起来。

    “老公,我们还是去买份巨额意外险吧!”再这样下去,迟早有天会被他们给吓死的!

    “乖。”奕轻宸伸手将她拽回被窝,一下一下地轻拍着她的背脊,“乖乖先睡觉,明天咱们再去收拾他们。”

    楚乔这才安静地又往他怀里钻了钻,呼吸着他身上特有的雅致气息,慢慢地陷入沉沉的睡梦中。

    没一会儿,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楚乔半眯着眸子,伸手去摸。看也没看便接来起来。

    电话那头,爱修哭爹喊娘地嚎着。

    她原先那点子少得可怜的睡意一下子便被驱散得无影无踪。

    “怎么了这是?让尹公子睡了?”

    “呸。”电话那头一面哭一面笑,“萧萧跟美萝开房去了啦!”

    楚乔愣了一下,随即调笑道“那你也找尹公子去不就得了?”

    “不要,人家对萧萧坚贞不渝。”爱修吸了吸鼻子,“bb你来陪我。”

    “好吧……”凌晨两点呐!

    楚乔挂了电话,吻了吻奕轻宸的额头,柔声道“爱修心情不好,我去开导开导他,你乖乖在家睡觉觉,听到没。”

    “我一个人睡觉会害怕。”

    “……那我叫你麻麻来陪你吧。”诶……怎么听着那么怪……

    他又嘟着唇让她吻了吻,这才开恩般道“早去早回。”

    楚乔轻轻地替他掖好被角,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间。

    爱修家,房门虚掩,里面传来阵阵热闹的麻将声。

    爱修、秦衍、凌澈、尹尉……整好一桌麻将。

    她当场就想爆粗口了!

    “爱修!你几个意思啊!大晚上的把人从被窝里骗出来!”

    “我没骗你啊!萧萧真的跟美萝开房去了!”

    “那你还有闲情坐这儿打麻将?”

    “为什么没有?”爱修不解,“我跟在他们后面去的酒店,不过萧萧进房后没两分钟就走了啊!”

    要么性无能要么根本就没做,他担心什么?他到底要担心什么?

    楚乔气急,“那你还在电话那头要死要活的!”

    “我只是很伤心他宁可跟美萝去开房也不跟我去啊!”爱修“碰”了一声,又继续道“所以我在中途就分别给你们都打了电话,然后就凑了一桌麻将,嗯,你算是来的晚了。”

    “那可真是对不起啊!”楚乔咬牙切齿。

    凌澈起身,“过来给你打,我昨儿晚上打了一宿的游戏,这会儿正累着呢!”

    结果楚乔,打了一宿的麻将。

    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窗帘她才想起,奕轻宸的爸妈可都还在庄园里住着!

    赶忙起身跟众人告别。

    楚乔是从来不在意外人眼光的。可却破天荒地想要给他的爸妈留下一个好印象。

    出了地下车库的电梯,才刚坐上车。

    不远处,一抹熟悉的身影被几名男人架着从车上下来,往那边电梯口走去。

    这不是应晨雪吗?

    看样子似乎喝多了。

    楚乔笑了笑,等他们进了电梯,发动车子离开。

    应家最近,似乎好戏连连。

    回到br庄园,天儿已经大亮。

    听奕轻宸说他爸妈昨儿晚上连夜便去了奕家,给奕家老小唱了一宿的“欧巴l。

    楚乔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正好萧靳进门。

    奕轻宸指指楚乔,“你不是说要找夫人吗,她刚回来,你有什么就问吧。”

    萧靳面色一僵。

    “有事儿找我?”想起昨晚上的事儿,楚乔便忍不住想要去逗他。

    “没什么事儿的,听说昨儿晚上夫人不在家。表示关心。”

    “哦?没事那我就走咯,约了人九点半看楼。”

    “夫人!”

    楚乔回头,“又怎么了?”

    萧靳抿了抿唇,“没什么。”

    楚乔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生米都快要煮成夹生饭了,你还在这儿磨磨唧唧的,当心回头卡了牙!”

    因为要重新准备注册新公司,最近楚乔一直忙着做各项筹备事项。

    车子才刚驶入京都最繁华的b中心,手机便响了起来。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立马给我滚到应家来!”

    应向涪快绷不住了,终于还是将自己贷款收购楚式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跟应老爷子描述了一番。

    应老爷子气急,这才有了这通电话。

    楚乔也没吱声儿,生生挂断了电话,对宋奎道“送我去应家。”

    “楚总,您……”这种情况下去应家,宋奎明显是担心的。

    “放心。”楚乔笑笑,“他们如今可不敢对我怎么样,要知道应式现在是摇摇欲坠,而我手上却有着大把大把的资金。”

    “是,明白了。”

    应家客厅,应老爷子当着楚乔的面儿将茶盏掼在地上。

    “你说!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设计害你舅舅!”

    楚乔风淡云轻地坐着,似乎没有没有将他的暴怒放在眼里。

    “我害他了什么了?”她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捏着茶盖儿漫不经心地在杯口摩挲着。

    “将套空了集团以高价转让给应王周三家,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应老爷子拄着拐杖用力地锤了锤地面,“你若是眼里还有我这个外公,就快点把那些资金退回来,至于你赚的那些周家和王家的,我都可以不和你计较。

    “如果没有呢?”

    应老爷子一愣,估计是没料到她会这么问,遂黑了脸,“那就别怪我将你逐出应家的大门,永世不再是我应家的子孙。”

    楚乔终于笑出了声,“到底是谁给你这个大的信心?到底是谁跟你说我稀罕做你应家的子孙?活了这么一把岁数,你会不会太天真!”

    时至今日,她不想再装,也没有必须继续再将装下去。

    “你!”应老爷子差点儿没让她的话给噎死。

    这个死丫头,原来打从一开始她便是不安好心的!

    玩了一辈子鹰,想不到临了却让这小家雀啄瞎了眼睛!

    就在这时,应向涪扶着米佳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

    应向涪瞥了楚乔一眼,将米佳交给佣人搀着,这才对应老爷子道“胎儿是稳住了,只不过这才刚一个多月。还必须静养着才是。”

    “嗯。”应老爷子拉着长长的鼻音,“那就好。”

    应向涪自然知道应老爷子在和楚乔谈论什么正欲跟着米佳上楼,应晨雪却一脸倦态地进了门。

    “站住!”

    应老爷子拄着拐杖锤了锤地面,“昨儿晚上干嘛去了!女孩子家家彻夜不归像什么样子!”

    应晨雪看也没看他一眼,如同行尸走肉地慢吞吞地朝楼梯口走去。

    应老爷子见她这样,愈发来了火气。

    “我叫你站住你是听没听到?到底是谁教你这么目无尊长无法无天的!”

    楚乔笑了笑,应老爷子后半句话明显是说给她听的。

    应晨雪终于顿住了脚步,目光涣散地退回到客厅,立在应老爷子面前,直接抄起茶几上的剪刀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从上到下“滋啦”一声裁了下来。

    女人洁白的酮体上满是斑驳的青红痕迹。

    应老爷子和应向涪当场就懵了,应向涪率先反应过来,先一步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裹在应晨雪身上。

    楚乔悄无声息的坐着,时不时呷上两口清茶,从头到尾,仿佛不过是个看戏的人。

    “是你!是你找人做的对不对!”应晨雪忽然疯了似的扑向楚乔,锋利的指甲瞬间便抓破她娇嫩的手背。

    宋奎正欲伸手制止,楚乔却不动声色地朝他使了个眼色。

    “到底怎么回事!”应老爷子挥袖起身间掀翻了桌上茶盏,滔天的怒火不言而喻。

    “怎么回事儿?”应晨雪嘲讽一笑,“您还看不出来怎么回事吗?我被人强暴了!被十个男人整整强暴了一个晚上!”

    被应向涪打了一巴掌后,她独自去了酒吧喝酒,谁知……

    她呵呵呵地不停笑着,就仿佛疯了一般。

    应老爷子忽地觉得心头一绞,当下扶着心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了起来。

    “快,爸爸的哮喘又犯了,快打电话让医生过来一下……”

    应家顿时又乱作一团。

    楚乔手机一响。

    掏出一看却是个极为贵气的陌生号码。

    “先叫一声妈,我再跟你聊天。”电话那头,是奕安宁略显,嗯。欢脱的声音。

    楚乔,“……妈……”

    “这还差不多,快到奕家老宅来。”

    “……”不是说要聊天的吗?

    楚乔起身,正欲走出应家,原本一直在应老爷子身旁忙活的应向涪却一把上前拽住了她,“啪”地一巴掌便甩了过去,速度之快,两人皆为反应过来。

    因着上回朱勇的事儿,楚乔在应向涪心里是有前科的,一个年纪轻轻的丫头,居然心思这么歹毒!

    “做了这样的缺德事儿就想走?”他扭头对一旁的佣人吩咐道“报警!”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打了雪儿,她怎么可能彻夜不归,又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李可莉听到动静很快便从楼上跑了下来,扯过应向涪直接一巴掌挥了过去,“还报警!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非要闹得人尽皆知,雪儿不能做人你才会满意!”

    “楚总!”

    宋奎见楚乔挨打,哪里还肯,折了应向涪的手便要跟他拼命。

    奈何应家佣人众多,纵使他再能打一时半会儿也根本不能拿应向涪怎么样。

    楚乔伸指玩味儿地拭了拭唇角,左侧面颊已然红肿,一丝鲜血渗出嘴边。

    缓步走至应向涪跟前,低声道“还记得三年前七月七日吗?”

    应向涪明显一僵,原本愤恨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你,你在胡说什么!”

    楚乔只是站着,看着他,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就在这时,数量黑色的豪华轿车缓缓驶入应家大院儿。

    “老婆!”

    男人矜贵的声音犹如天籁。

    楚乔转头。

    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应向涪和李可莉不解地望着奕轻宸。

    怎么回事儿?

    他在叫谁老婆?

    楚乔?

    “什么老婆?你在叫谁老婆?”

    很明显应家人对于楚乔和奕轻宸的事儿根本毫不知情,倒是辛苦应晨雪瞒得紧。

    如果楚乔是奕轻宸的老婆,那么雪儿呢?她的雪儿怎么办?雪儿可是奕轻宸的救命恩人!

    奕轻宸一眼便瞥见了楚乔脸上那鲜红的掌印,眼底迅速染上一抹阴鹜,一直勾着笑意的唇角慢慢的凝结在唇角。

    “谁?”

    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最黑暗的地狱,无端端叫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应向涪仗着应晨雪救过奕轻宸的命,这才稍稍稳下了心神。

    大厅内,听到奕轻宸声音的应晨雪忽然疯了似的冲了出来,苍白的小脸早就没有了任何血色,微微颤抖的身子只套着一件应向涪的西装,稍微不留神便会露出大片印有暧昧痕迹的肌肤。

    她战战兢兢地抱上奕轻宸的大腿,大颗大颗的泪水从面颊滑落,微微开合的小嘴里,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轻宸……轻宸……”

    奕轻宸着实楞了一下。

    “轻宸啊,我们雪儿可是你救命恩人啊!如今她给楚乔这臭丫头找人玷污了清白,你一定要为她讨回公道啊!”

    应晨雪这副模样,事情显然是已经瞒不住了,李可莉索性说破,想着好歹能博取点奕轻宸同情心,给应晨雪多谋取点机会。

    奕轻宸不耐地蹙眉,比起莫名其妙被强暴的应晨雪他更比较关心到底是谁动手打了他们家的奕小乔!

    “我再问一遍,谁打了我老婆!”

    李可莉顿时冷了脸,“奕轻宸!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你们奕家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救命恩人被你老婆找人轮奸,你却只关心谁打了你老婆!在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们雪儿!我们雪儿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这个世界上我的救命恩人实在太多了,比如圣&b;爱德华医院的接生大夫。但拯救我灵魂的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老婆!”

    奕轻宸终于彻底被应家人口口声声的救命恩人给搞烦了,他十分干脆地摆脱了一直拽着他裤腿不放的应晨雪,退回到楚乔身旁,心疼地用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她微肿的面颊。

    楚乔心在那瞬间柔软得不像话。

    这个男人,这个傻男人。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比他说情话更动听了。

    他忽地抬眸,森冷的话仿佛是从牙缝中寄出,“动了我老婆!你就是拯救了世界都没用!”

    应向涪只觉得背脊迅速窜过了一抹冷意,还没开口身子已经瘫软在了地上,正欲开口求饶,奕轻宸已经一脚踹向他胸口。

    “这笔账,咱们慢慢儿算!”

    “我们先去医院检查检查。”奕轻宸牵了她的手上车。

    “没那么严重吧,就一巴掌。”

    奕轻宸眸色一深,又将她怀里楼,“还不严重,都肿成这样了,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到神经,还是去检查检查吧,不然我会担心。”

    楚乔点点头。没有说话。

    细细地抚摸着他的手指,那么修长那么完美…..

    这世上有那么一种男人,他总能很明白的让你感受到他爱意,从不欲擒故纵从不弄假作虚,他的神情他的动作,他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直接那么明确地告诉你,他爱你!

    他会像个孩子似的依赖你,也会像个骑士似的保护你,你是他的天,而他亦会成为你的天。

    从医院出来,奕轻宸这颗惴惴不安的心才算正式落肚。

    楚乔哪怕少了一根头发丝对于他来说都是揪心的。

    “老婆,咱们先去老宅吧,爸妈外公都还在等你。”

    “可是我的脸。”楚乔皱皱眉,“好丑。”

    “不丑,我老婆不管什么样儿都是最好看的。”

    然而当楚乔顶着这红艳艳的巴掌印出现在奕家众人面前时……

    “奕轻宸!”

    几乎所有人都咬牙切齿地望向他。

    “怎么回事儿!”

    奕老爷子一拐杖挥到他背上,奕轻宸咬牙闷哼一声。

    有生以来,他还是头一次被外公揍。

  • txt下载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嫁给爱情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嫁给爱情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txt下载嫁给爱情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嫁给爱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