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第七十六章 花孔雀偷人了

    “这是楚小姐。”宋奎对米佳介绍道。

    楚乔从前是隔三差五地见报,米佳对她倒也不陌生,加之宋奎昨夜便已将计划都与她做了说明,故而她对楚乔的态度也便跟着恭敬起来。

    毕竟靠着她,说不定她便能坐上应太太之位。

    “坐吧。”

    楚乔先行就坐,两人这才一左一右坐在她手侧。

    “听说米小姐念书时经常在田径赛中名列前茅?”楚乔看似无意地提及。

    米佳点头,“是的,我一直很喜欢长跑。”

    “哦?那可是需要相当大的耐力和决心。”

    “只要能得得到最后的奖杯,我愿意在过程中舍弃一切的不必要,如果说体重轻的人会跑得比较快的话……”米佳顿了顿,“那么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将身上的肉挖下来!”

    “看得出来米小姐是个坚忍的人。”楚乔冲她举杯,“愿我们合作愉快!”

    “谢谢楚小姐!楚小姐的恩情,我记下了。”

    “明儿个,我希望应向涪会在你家里过夜。”楚乔毫不避讳道。

    米佳了然,“好。”

    楚乔又转而望向宋奎,“应太太那边,要记得打招呼,务必是要堵床上。”

    “是,我明白了。”

    楚乔这才满意地举杯一饮而尽。

    应家的人呐,我真想看看你们到时候是怎么一个鸡飞狗跳、悔不当初的场面!

    用过午餐后,楚乔特意吩咐宋奎送她回去。

    “宋奎,记得管住自己的心,那女人不是你能驾驭的了的。”

    虽然这本是他人的私事,但楚乔还是忍不住多了一句嘴,“等往后遇上好的,我会帮你安排。”

    “我知道的楚总,您放心。”

    宋奎忽然想起什么,又道“楚总,王家和周家似乎有联姻的打算。”

    “嗯,由他们去吧,在楚式宣告破产前。咱们只管静观其变便是。”

    “另外就是楚允,听说最近青龙公司的幕后老板汤成一直在跟她密切接触,估计是有意向想娶她做第四房姨太太。”

    楚乔愣了一下,“青龙公司?就是那个黑道家族漂白的集团?”

    “是的,就是青龙帮建立的青龙公司,说是漂白也不过是打着正经生意的名头私底下替不正当生意洗黑钱,哦对了!先前那个大坤就是汤成的手下。”

    “倒是出息了,从小弟睡到大哥。”楚乔嗤笑道,“看来咱们的消停日子过不了多久了。”

    “汤成的手段一向狠厉,楚总……”

    “没事的,放心。”

    ……

    宋奎沿途从街边小店随便买了张电话卡,匿名给应太太李可莉去了电话。

    当天晚上,应向涪应邀前往米佳家,两人相互缠绵许久,这才刚准备熄灯就寝,李可莉忽然带着一帮子人冲了进来,顿时闹得是鸡犬不宁,沸沸扬扬……

    这边王宅,王曼露最近也是得到不少内幕,大约便是楚式崩盘的前兆,这不急匆匆地便上楼去书房找她父亲王泽丕。

    王泽丕先前便在王煦那儿得知了这个消息,这些天也都一直派人在打听,似乎情况属实,不过鉴于需要的资金过于庞大,故而一直尚在考虑阶段。

    恰逢王曼露又说起,这才算是正式拍板。

    “现在那边抛了多少出来了?”

    “百分之三十。”王曼露将手中的文件递到王泽丕面前,“不过已经被应式收购了百分之二十,应式估计还在筹措资金,所以我们得先下手为强了!”

    “应式?”王泽丕纳闷,这应式好端端地收购楚式的股票干嘛?不是自家公司最近也一直在走下坡路吗?

    难道都看中了楚式想借此翻盘?

    王曼露故作神秘道“对,应式!而且爸爸你有所不知,这个应式的千金跟楚乔是大学同学,现在在楚式担任副总,我想应式肯定是得到什么内部资料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收购楚式股份,赚个盆钵满体。”

    “嗯,有道理,这百分之十你先收进来,这两天我再想办法筹措资金,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从应式手里抢,至少要拿到楚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对了曼露……”

    “爸爸您说。”

    “你真的决定嫁给周子皓?那小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早先时候一直跟楚家姐妹俩纠缠不清,要不…….”

    “爸爸,这事儿我已经决定了的,您就不用再劝了,不过是为了利益的结合,他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又有什么要紧的?”

    “这倒是,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了。索性就这样吧,你去跟周家那小子商量商量,那他那儿也不要放过任何能收购楚式股权的机会,咱们两家只要能合力,基本也能把楚式给吞下来了,到时候楚乔那娘们儿的日子好不好过的,可就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了。”

    王泽丕的话令王曼露很是心动,自从楚乔搅黄了她的婚事又将王弘弄进了监狱,她便对楚乔恨之入骨,只要能有几乎整死楚乔,她一定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好,我明白了,晚点儿我会跟他说的。”

    ……

    因为王式和应式的介入,楚式集团连续不断抛出的股票很快便被抢购一空,散户们一见这情况,愈发认定楚式这股票肯定是匹黑马。也都纷纷砸钱疯抢,结果反倒将楚式的股价又推上了新高。

    次日傍晚,br庄园内。

    楚乔盯着电脑页面上,楚式股票的那一片红,唇角一直蓄着一抹玩味儿的笑。

    想不到临撤离前还能让她再赚一笔,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些蠢货。

    “奕轻宸,你来的正好,跟你商量个事儿。”

    “嗯?不用商量,你吩咐就是了……”奕轻宸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

    桌上楚乔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女人,快来接我,我在机场!”电话那头,是凌澈一贯来邪魅的声音。

    “好,你在那儿等一会儿,我半个小时到。”楚乔说话间无意识地瞥了一眼面色阴翳的奕轻宸,匆忙挂断了电话。

    “不许去。”

    “轻宸……”就是去接个朋友而已,至于么。

    楚乔换了副特别殷勤的笑脸。“要不咱俩一块儿去?”

    “我才不去。”居然让他亲自去接情敌,可能么?

    “那我自己去了哦,你乖乖在家呆着。”

    “站住!”

    “嗯?”

    奕轻宸挫败,“我也去。”

    “……”这么出尔反尔……

    京都国际机场大厅,凌澈一见到楚乔便当场扑了上去,贴了贴她双颊。

    “女人,想我没?”

    楚乔无奈地扫了一旁薄唇紧抿的奕轻宸,笑道“怎么又跑京都来了?你们凌式就那么闲?”

    “别提了。”凌澈撇嘴,“被老头子给我赶出来了。”

    说着,他死皮赖脸地将脑袋往楚乔肩上一搭,“女人,你收留我,信用卡银行卡全被停了,这机票钱还是我砸了储蓄罐凑的呢。”

    “哟,那你那储蓄罐挺大的。”

    “反正我不管,我是打定主意赖上你了。”

    奕轻宸直接伸手将他往旁一拎,搂着楚乔往大门口走去。

    凌澈望着两人的背影,嘴角蓦地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轻笑,快速地跟了上去。

    “住酒店?”

    凌澈摇头,“住你家。”

    楚乔指指奕轻宸,“我住他家。”

    “是我们家。”奕轻宸强调道。

    “那我也住他家。”

    楚乔撇过脸去看了一眼奕轻宸,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凌澈皱眉,“女人,你不会连这点儿主都做不了吧,邀请个朋友去家里小住一段时间都不行吗?结的什么破婚,离婚得了!”

    “你住庄园,我们俩回奕家。”奕轻宸咬牙切齿道。

    你要住,就让你一个人住个够!

    “女人,他凶我。”

    楚乔白了两人一眼,“你俩怎么回事儿,一见面都能斗上,上辈子是斗鸡?说正经的,秦衍和沫沫的婚礼估计也快了,阿澈你暂时先住下,什么事儿都等婚礼过了再说。”

    “那敢情好。”

    凌澈冲奕轻宸挑衅地扬眉,后者索性眯起眸不去理他。

    车子这才驶入br庄园,不远处一片喧闹刺激得楚乔太阳穴连跳好几下。

    定睛望去,灯火辉煌的泳池旁草地上,一大波衣着时髦的男男女女正乱舞狂欢,而穿梭在人群中的那两道熟悉身影,可不就是消失了数日的爱修和尹尉!

    楚乔头疼地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脑门。

    家里又要不得消停了!

    “真热闹!不错不错,我喜欢!”

    车子才刚停稳,凌澈便下车朝他们奔去。

    “bb!”

    爱修大老远地便瞧见了楚乔,他这一嗓子倒好,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刚下车的两人身上。

    尤其是那些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们,一见到奕轻宸几乎都要疯了。

    两人连推带搡地被众人簇拥到泳池旁。

    陌生女人不停地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奕轻宸觉得自己就快要喷火了!

    天知道他有多讨厌这些女人的靠近,偏偏一个个还不自知!

    这些女人几乎半裸的不时扭动身躯,让他想到了一种非常恶心的生物----毛毛虫!

    啊!尤其是奕小乔,她身旁怎么一下子就围了这么多男人!居然还兴致勃勃地举着酒杯跟那些个男人在喝酒!

    “老婆!”

    他不悦地喊了她一声。

    音乐声大,地方又空旷,加之楚乔边上实在是围了太多的人,结果她根本就没听到。

    奕轻宸又接连喊了她几声,后者依旧无动于衷地在那儿聊得兴起。

    有没有搞错!

    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女人,他冷着脸兀自进屋。

    “先生,您回来了。”管家吕方恭敬地上前,“萧助理在书房等您。”

    奕轻宸淡淡地“嗯”了一声,将手中的外套递给他,面无表情地朝楼上走去。

    不远处洗手间门口,一道艳丽的身姿一闪而过。

    方才在外边儿,柳丁便注意到了这个男人,原以为不过也是pr的客人,想不到却居然是这个庄园的主人。

    踏入外围女这行也有三年,这样多金高颜值的男人却是头一次见到,那通身的气派,分明就是个名门贵族,比起那些个自以为是暴发户富二代简直好得不是一星半点。

    她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洗手间,细细地替自己补了个妆,这才乘人不备悄悄摸上了二楼。

    “嗯,你再多注意着点儿,注意别让夫人发现了。”

    “是,奕董。”

    不远处,是两个男人从某处房间出来后远处的背影。

    其中一名将另一名送进走廊尽头那道门内,便恭敬地颔首告退。

    柳丁仔细地环顾了下四周,见没有任何人,这才挺了挺胸,扬起一抹自认为无懈可击的笑容朝那间房走去。

    一进卧室,奕轻宸将自己脱了个精光钻进了浴室。

    那些个胭脂俗粉粘在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过于恶心了,以至于他泡在浴缸里几乎快要把自己搓蜕皮。

    这会儿一想起她们贴在他身上蠕动的样子,他仍旧觉得想要作呕。

    柳丁悄悄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警惕地打量了周围的环境,因为没有开灯,房间内光线很暗,依稀可以辩驳奢华的轮廓,里面空无一人,不远处的虚掩的门口传来阵阵水声。

    她狡猾地露出个笑脸,迅速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藏好,这才光溜溜地钻进了那张华丽的大床上。

    侧过身,将柔软的被子拉了上来,将将盖过她面颊,只露出一颗安静的后脑勺。

    许久,奕轻宸终于洗好澡,裹了浴袍出来。

    闻见卧室内陌生香水的气息,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他一把捡起地上方才自己脱下的衣物,打开房门扔到了走廊上。

    回到屋。仍旧觉得闻到一股子不舒服的气味,正欲走去打开窗户通风,这才发现床上竟不知何时躺了个人。

    “老婆,你终于舍得上楼了。”

    他一瞧见被子底下微微隆起的小身子,哪儿还会记得那些令人不舒服的气味,方才一肚子的火气早就抛诸脑后。

    悄无声息地爬上床,还没掀开被子便被那一股子浓郁的香水味儿给熏得头昏脑涨。

    “老婆,你快去洗个澡,方才在人堆儿里挤来挤去的,你瞧瞧你,浑身都是香水儿。”

    床上的人儿依旧一动不动地躺着。

    “怎么了老婆?”方才还兴高采烈的,怎么这会儿就蔫巴巴地躺床上了?

    他伸手,才刚将被子掀开……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熟悉的唤声。

    “l宸宸小恶魔在哪里?我回来了,快过来接驾……”

    奕轻宸看看门口,又看看床上那白皙的裸体。当场就懵了!

    这……什么情况?

    “大晚上的,怎么不开灯?”

    楚乔一把推门进去,顺手便打开了房间的灯。

    偌大的床上,男人一脸愕然地望着她,他的身旁则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楚乔瞬间便怔在了原地,一张娇嫩的檀口因为惊讶而微微开启,僵着身子半晌儿也没反应过来。

    这……什么情况?

    “抱,抱歉……打扰了!”

    一时间,她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涌,血液在瞬间直接飙升到头顶。

    用力地捏着拳,任由尖锐的指甲戳破章节,咬着牙,迅速地退出了房间。

    ,搞女人也就算了!

    居然在他们俩的床上搞女人!

    简直是握了棵大草!

    “老婆!”

    奕轻宸此时也顾不得去查看床上那女人到底是谁,光着脚跳下床,直接便追了出去。

    “老婆!你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

    楚乔此时哪儿还听得进去半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满腔怒火和委屈,憋得几乎就快要爆炸,不顾一切地往前狂奔,噔噔噔便下了楼梯。

    “小乔!”奕轻宸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直接便一把拉进了怀里,“小乔,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你听我跟你解释!”

    楚乔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放开我,别碰到我!”

    “不放,死都不放。”

    楚乔抬脚狠狠地踩向他的脚背,“那你就去死吧!”

    “嗷……”奕轻宸吃痛,闷叫一声。

    周围的佣人顿时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纷纷望向两人。

    “老婆。”

    见楚乔又要转身,奕轻宸此时也顾不得疼痛的脚背,用力地将她紧搂着,死活就是不撒手。

    “怎么了这是?”

    凌澈刚巧进来,准备去洗手间,见到两人这番阵仗,不由得诧异。

    刚才不是还好好儿的?

    楼梯口,忽地传来一个女人的啜泣声。

    众人纷纷扭头望去,一面容姣好的年轻女人正裹着楚乔的睡袍,啜泣着下楼。

    顿时,便全都明白了。

    一屋子的佣人,在那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凌澈皮笑肉不笑地扫了一眼那女人,又扫了一眼奕轻宸,“原来大b也不挑嘴嘛,我还以为你这是非我们小乔不可了呢!”

    奕轻宸瞪了他一眼,“别添乱成吗?”

    “到底是谁在给谁添乱?”

    楚乔一见到那个女人,不由得愈发怒火中烧,狠狠地掰过他胳膊咬了一口。奕轻宸痛得只皱眉头,但就是怎么都不放手。

    “你放不放!”

    “不放!”

    “吕管家,给外公打电话让他过来把奕轻宸给我弄走!”

    管家吕方正欲遁走,谁曾想一下便被楚乔给喊住了。

    腿慢的人伤不起啊!

    他哭丧着脸站在原地,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先生他得罪不起,夫人她更得罪不起!

    就在这时,尹尉也追着爱修进门来,两人一见到大厅的场景,也是明显一愣。

    空气弥漫着一股无声的硝烟味。

    嗯,小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bb?花孔雀偷人了?”爱修一脸果然被我料中的得意,“我就说花孔雀靠不住,这下终于证明我不是编排他的了吧!”

    早叫你信我了啊,信我得永生啊!

    你偏不信!

    尹尉满脸玩味儿地望着他们,面上却明显是一副看好戏的幸灾乐祸。

    想不到堂堂斯图亚特先生也会有如此悲哀的时候。

    真是有意思!

    有意思啊!

    奕轻宸冷着脸扫了那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一眼,一把将楚乔拦腰抱起,也顾不上她在他怀里扑腾,扛上楼再说。

    关上门,她要打要骂他都认了,楼下有这帮子尽会添乱的家伙在,他能把老婆哄好那就怪了!

    “你放开我!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我生气的时候你最好不要再火上浇油!”

    楚乔的声音带着一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这样的声音,奕轻宸还是头一次从她口中听到,下意识地心间一颤。

    脑海里就俩字儿惨了!

    趁着他发愣之际,楚乔快速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扫了一眼依旧一脸无措地站在楼梯口的女人,冷声道“我记得我很早便跟你说过,只要你遇上了喜欢的人,大大方方的告诉我,我会成全你们。”

    “小乔,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楚乔无所地笑笑,“奕轻宸,一年之约到此结束,我们离婚。”

    “老婆……”

    “从今天起,从现在起,我不是你老婆!”

    奕轻宸伸手,死死地拽住她衣袖。

    楚乔直接将外套一脱,“再缠着我,我死给你看!”

    深邃的黑眸中蓦地闪过一丝慌乱。

    楚乔的性格,他太了解了。

    说得出,做得到。

    沉默地立在原地,望着她冷漠离去的背影,伸出的手,依旧僵硬在半空。

    空气在那瞬间凝结成冰,男人浑身透露着一股子冷厉的杀伐气息,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只是那深眸中,却分明酝酿着伤痛。

    过了那么久。我以为起码你是不会再丢下我了的,原来这,都只是我以为。

    奕小乔你知道吗?

    空气中没有你的气息,我连呼吸都是疼痛的。

    大厅里的人相继离去,只留下楼梯口那女人。

    刚才,若不是那个女人突然闯入,说不定她已经和这个男人睡了。

    柳丁望着大厅中央那抹怔立的矜贵身影,第一次知道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单薄的红唇微微上扬。

    这么简单便把那女人弄走了,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接下来只要她使出浑身解数伺候好这个男人,她相信,凭她的床上功夫,一定肯定会很快便能征服这个男人的!

    许久,奕轻宸终于转身,冷冷地喊了一声。

    “来人。”

    十数名黑衣保镖不约而同地从各个角落朝大厅走来。

    他缓缓踱步至沙发前坐下,吕管家很快便端了一杯伏特加送上。

    柳丁不动声色地将脸上的窃喜尽数收起,露出一贯来的楚楚可怜。

    “先生……”

    还没等她说完,两名保镖已经走至她面前,拽起她双臂,直接从楼梯口拖到了奕轻宸面前。

    “我,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

    “啪啪”几个巴掌。

    柳丁几乎快要被扇懵了,扶着高高肿起的面颊,惊恐地盯着方才朝她动手的保镖。

    面前沙发上的男人一声肃杀之气,仿佛先前面对妻子时的深情与温润都是虚有的幻象。

    “扔到男子监狱去。她想做,那就做死她。”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情绪,淡漠得仿佛只是在说“天气很好一般”。

    柳丁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瘫坐在地上的身子不停地朝后移动着。

    她忽然意识到,她之前到底犯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错误!

    可是这个世上,并没有后悔药!

    两名保镖上前,将已经失去血色的女人拖了下去。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京都男子监狱。

    出了庄园,楚乔才想起,楚家别墅已经被她转到奕轻宸名下。

    苦笑着抿了抿唇,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去哪儿好。

    前所未有的迷惘涌上心头,伴随着心间隐隐的疼痛,几乎快要窒息。

    “女人。”

    凌澈快步追了上来,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他们呢?”

    “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我有没有很狼狈?”楚乔接过他递来的手帕,拭了拭脸。

    “你哭了。”凌澈忽然觉得压抑,看到这个小女人伤心流泪,他竟会痛到不能自己。

    “嗯,哭了。”

    “你爱上他了?”

    楚乔叹了口气,抬头望着璀璨的星空,又是许久的迷惘。

    爱吗?

    楚乔摇摇头,“不爱。”

    其实这话,她是说给自己听的。

    “女人,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阿澈,别跟着我,我想静静。”

    她继续往前,他顿住了脚步。

    她回头,“去秦家,我明天去找你。”

    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啊走啊,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位于香榭丽舍的家门口。

    楚乔怔怔地望着那扇熟悉的大门,只觉得心间隐隐酸痛。

    在这里,他们曾经有着最美好的回忆。

    叹口了气,转身又进入了电梯,按下了上一层楼的数字。

    蒋少修还在宝岛,她望着门口的电子密码锁,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啪”的一声清响,门居然开了。

    她沉默地走了进去,合上房门,安静地往沙发上一躺,打开电视,然后沉沉地睡去。

    蒋少修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番景象。

    海魂色布艺沙发上。女孩儿长长的发丝铺散着,干净的睡颜纤尘不染,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樱桃小丸子热闹的一家。

    仿佛是等着晚归丈夫的妻子,最终承受不住困顿沉沉睡去的画面。

    心头顿时柔软得一塌糊涂,缓缓走到她面前,轻轻地将她打横抱起,走向不远处的主卧。

    楚乔似乎睡得更外沉,又或者她本身便不打算醒来,微蹙的眉带着几分不安,娇嫩的唇紧紧地抿着。

    削薄的唇,不由自主地贴了上去。

    然后合上门,安静地退了出去。

    楚乔这一觉睡醒,已经是中午。

    睁开眼看了许久的天花板才反应过来,自己明明先前是睡在沙发上来着。

    光着脚走出了房间。

    整洁的厨房内,是男人围着围裙细心做饭的画面,很暖,很温馨。

    蒋少修向来都是入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做得一手好菜,楚乔曾经一度十分迷恋他做出来的事物。

    许是感知到了,蒋少修忽然转身,温柔的眸子正对上那双水澈的眼。

    “醒了,去洗漱一下,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嗯。”

    等楚乔再次回到餐厅,桌上已经摆好了各式她爱吃的菜肴。

    蒋少修脱下围裙搁在椅背上,替她拉开了椅子。

    “傻丫头,傻站着干嘛,过来吃饭。”

    “少修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蒋少修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想回来看看你。”

    楚乔忽然便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索性垂下头,默默地扒饭。

    他便时不时地用公筷给她夹菜,直到她碗里再也堆不下了为止。

    “昨晚上你手机一直在响,所以我就把它关机了。”

    “嗯。”

    “发生了什么吗?”他指指她,“你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的样子。”

    “没什么,都挺好的。”

    “我听说楚式……”

    “嗯,我不姓楚,是该换换了。”但也不姓蒋。

    蒋少修了然,便没有在多说什么,只道“还是那句话,有事儿你告诉我,我会帮你,不管今后会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在你背后……”等你。

    他默默地在心底补充了一句。

    “好,知道了。”

    楚乔接过他递来的手机,重新开机。

    接连不断的未读信息和未接电话几乎是要将她手机轰炸。

    还没等这些提示音响完,手机铃声已经唱了起来。

    楚乔扫了一眼,是奕轻宸,索性又将手机静音,反盖在餐桌上。

    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吃饭。”

    蒋少修宠溺地笑着,似乎心情不错。

    用过午饭,想着昨晚上答应凌澈要去秦家找他,索性便跟蒋少修道别,两人现在身份尴尬,长时间呆在一个空间内也不自在。

    因为楚乔手机关机消失了一整晚,秦家这会儿已经快炸了锅,秦沫沫一个劲埋怨凌澈不该任由楚乔一个人离开。

    凌澈自觉理亏,心里又担心,正准备出门寻找,这边楚乔却刚好出现在秦家门口。

    午后细密的阳光淡淡地洒在她身上,使得她通身仿佛笼罩了一层迷人的金雾。

    凌澈看得直了眼,瞬间便迷失在了那双一双傲然如凰却水澈分明的瞳眸中。

    “乔姐!你去哪儿了,我们正准备出去找你呢,可担心死我了!”秦沫沫赶忙朝她奔去。

    “在朋友家玩了一晚上,没事的。”楚乔笑着掐了掐她的鼻子。“小姑娘眼瞧着就要出嫁了,让我来好好儿给准备个礼物才行。”

    “乔姐。”

    一说起这事儿,秦沫沫又忍不住红了脸。

    手机忽地一响。

    美萝。

    楚乔扫了一眼,接了起来。

    “老婆……”

    奕轻宸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那头便已经传来“嘟嘟”的忙碌音。

    见奕轻宸蹙眉,萧靳也忍不住担忧。

    被“捉奸”在床,b这回貌似会很惨的样子,夫人从来都没这么生气过!

    “庄园各个角落的监控视频都调出来了?”奕轻宸冷着一张脸。

    “是的。”

    “能看出什么吗?”

    萧靳想了想,“能看出那女人是一个人摸到您卧室的。”

    “还有呢?”

    “没了。”

    “没了?”这说了不等于没说嘛!

    “对的,既不能证明那女人不是您打电话喊去的,也不能证明您跟那女人在房间里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萧靳见奕轻宸脸色越来越差,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两步,不怕死地补充道“毕竟那女人是赤身裸体地出现在您和夫人的床上的!”

    奕轻宸头疼地扶着额头。

    谁能告诉他,他到底该怎么办啊!

    就算那女人出面说明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估计楚乔也不会信,毕竟就如萧靳所说的。她是赤身裸体地出现在他床上的。

    人的主观意识都是眼见为实,先入为主。

    这次真是叫那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女人给坑惨了!

    “夫人现在在哪儿?”

    “秦家。”

    奕轻宸将手机递还给一直在旁候着的美萝,“你们楚总有多信你的话?”

    美萝微微颔首,“抱歉奕董,楚总对我的信任仅限于工作,再者,我真的也没看到您和那赤身裸体的女人到底在卧室里发生了什么。”

    听着奕轻宸和萧靳方才的对话,基本上她已经将这件事情了解了个大概。

    楚总还真是祸不单行,楚式的麻烦还没解决,自家后院儿却又起火了!

    男人呐!

    美萝暗自在心里摇了摇头,只可亵玩不可爱之。

    这边总裁室里正说着,应晨雪却毫无预兆地推门进来。

    见到坐在楚乔位置上的奕轻宸,先是一愣,立马扬起一张温柔的笑脸。

    “轻宸哥。”

    自从上回奕轻宸告诉她,他已经结婚后,便一直刻意地避着她,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似乎还搬家了。

    不单是他就连奕老爷子也开始避着她,原先还有模有样儿地跟她爸妈商量着要让奕轻宸娶她的事儿,后来却又不了了之了。

    今天好不容易见着他一面儿,无论如何她都是要把握机会的。

    奕轻宸看着她一脸殷勤的笑容,不由得愈发心烦意乱,从前觉得不怎么碍眼的人,如今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碍眼,虚不拉几的!

    应晨雪见他没搭理她,也不气恼,又继续道“来找小乔吗?她已经很久没在公司出现了,说不定又去哪儿玩……”

    感受到他投递来的森冷的目光,应晨雪下意识地便噤了声,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奕轻宸这会儿哪儿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去管她委不委屈,他老婆都快不要他了!

    起身了,淡漠地从她身旁擦肩而过。

    从头到尾,就仿佛眼中根本没她这个人似的。

    应晨雪的心,在那瞬间,又支离破碎成好几块儿。

    她明明那么好,还救过他的命,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她!

    还有楚乔,奕轻宸来找楚乔干嘛?

    该死的楚乔,她肯定勾引了奕轻宸!

    “阿嚏!”

    秦家大宅内,楚乔连打俩喷嚏。

    “乔姐你感冒了?”秦沫沫赶忙关切地给她递了一杯热水。

    楚乔接过捧在手心,笑着摇头,“抢了太多女人的男人,许是又有谁在背后骂我来着。”

    “乔姐你真是……”非要这么坦白吗?

    “大小姐,有位先生想要见您。”

    两人正说着,一佣人跑进来通传道。

    秦沫沫愣了一下,她哪儿来的男性朋友?

    “知道了,请进来吧。”

    没一会儿,那道矜贵的身影便出现在秦家大门口。

    与之前楚乔站的,同样的位置。

    同样的细密的阳光淡淡地洒在他身上。同样使得他通身仿佛笼罩了一层迷人的金雾。

    这种与生俱来的完美契合感使得客厅里所有的人都看愣了眼。

    关于奕轻宸的身份,秦衍已经在凌澈这儿有过了解。

    同样身为男人,他却是这世上所有男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秦衍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无动于衷的楚乔,一时间竟不知她与奕轻宸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恋人间的事情,从来都是剪不断,理还乱。

    秦衍冲奕轻宸点点头,和秦沫沫一起将凌澈拖上了楼。

    楚乔起身,也欲跟着上楼,却被奕轻宸一把拽住了胳膊。

    她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我说的话,你忘了?”

    “老婆,就算是要判我死刑,也请给我一个申诉的机会好吗?”

    “有意义吗?”她反问,“奕轻宸,就这样结束了不好吗?你可以重新获得自由的生活,以后想干嘛就干嘛,再也不会有人管你……”

    唇上一柔,男人的吻已经封住了她的口……

    楚乔瞪大了眼望着他,感受着他优雅的气息在鼻尖来回攒动,嘴里,是他霸道而温柔的舌。

    “老婆。”他趁着她出神之际,贴在她耳畔低语,“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不想听。”她转身欲走。

    却被他一把拽回了怀里,“老婆。”

    他握着她的手缓缓向下……“这里,除了你,对别的女人根本硬不起来。”

    感受到他那明显变大的尺寸,楚乔先是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嗔骂了一句,“流氓。”

    嘴角却不由自主地扬起一抹浅笑。

    其实方才奕老爷子已经打过一个电话给她,跟她说起过一件有关于奕轻宸的往事。

    从前奕家人担心奕轻宸不近女色是性取向有问题,也曾在他身上下过媚药。并将他和数名女人关一起……

  • txt下载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嫁给爱情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嫁给爱情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txt下载嫁给爱情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嫁给爱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