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第七十四章 算命的说我,五行缺你

    “我也是担心你,那天你打碎花盆我也在场,瞧晨雪的样子好像蛮生气的,我担心你会被责罚,毕竟佣人也是人。”

    小可其实心里又何尝不是憋了一肚子委屈,又担心自己说了不敢说的回头楚乔说给应晨雪听自己会更倒霉,也只能忍着,拣些不要紧的说给她听。

    “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应家?”小可的心思,楚乔自是了然。

    “今年正好第三年。”

    “不知道你在应家有没有听老佣人说起过我的母亲?”

    小可下意识地垂了眸,好半天才道“听,听说过的。”

    “是这样的,你别紧张。”楚乔微微一笑,“母亲走后我一直惦记着她,从小我就没去过应家,对那边也不熟悉,你能帮我介绍几个应家的老佣人给我吗?工资是应家出的双倍,我只想多了解些我母亲年轻时候的事情,当然,如果你愿意来我这边,我也是欢迎的。”

    楚乔说着,从手提袋中取出一垛现金往小可面前一推,“给,这个你拿去还给应家。”

    她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表小姐。”突如其来的喜悦使得小可有些不敢置信。

    “放心,我不是苛刻的人,去吧。”

    “谢谢表小姐!”小可欣喜不已。

    终于可以摆脱应家了,纵使没有学历没有文化,可她毕竟是个年轻的小姑娘,怎么可能甘愿就此卖身似的待在应家做工还债。

    眼前这十万,对她来说,意味着希望,意味着自由。

    楚乔望着小可兴高采烈离去的背影,淡淡地呷了一口清茶。

    应家的老佣人,肯定会对当年的事情有所了解。能为钱财跳槽的,就能为钱财开口。

    她一定会知道当年母亲和应家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应家又为什么非要还害死她母亲!

    捏着茶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没出两日,小可便领着俩老妈子到了楚家。

    “大小姐,这是何妈和许嫂,她们都是在应家呆了好些年的,当年都曾经侍候过您的母亲,这次听说有机会伺候大小姐您,就跟着我一块儿过来了。”小可不动声色地朝楚乔递了个眼色。

    “那敢情好。”楚乔笑着搁下手中的杂志,对一旁的管家吩咐道“刘叔,你安排好她们,都是照顾过我母亲的人,可得好生待着。”

    “是,明白了。”刘叔微微鞠躬,对面前三人道“这边走,咱们先去安顿好住所,咱们家大小姐是出了名儿的好说话,只要大家尽心尽力,一定是不会亏待了各位的。”

    三人忙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老婆。”一直枕在她大腿上假寐的男人忽然开腔。

    “嗯?”

    “刘叔刚说的那出了名儿好说话的大小姐,咱们认识吗?”

    “认识的。”

    “哪位……嗷……”奕轻宸可怜兮兮地捂着自己被拧得发红的脸颊。

    楚乔冲他微微一笑,“现在知道哪位了吗?”

    “……”疼死了!

    “大小姐,爱修先生来了。”

    女佣才刚进来通报,那边爱修已经拎着一只行李袋“啪”地一声往两人面前一丢,“bb你收留我。”

    “又怎么了?”

    “被冤鬼缠身。”

    楚乔狐疑地扫向他,果然两眼睑下浓浓的青痕,一脸倦态,“施主,你印堂发黑啊!”

    “你还笑,都是你,去什么加拿大,这下倒好,甩都甩不掉!”爱修愤愤地瞪了她一眼,又转而瞪上她大腿上躺着的奕轻宸。

    “还有你这只花孔雀,若不是把萧萧欧巴派遣到国外,我就不会想要去旅游,我若不会想要去旅游,就不可能去到多伦多,我若没去到多伦多,就不会被冤鬼缠身!你,始作俑者,罪孽深重!”

    “老婆,外面好像又要开始下雪了。”

    楚乔笑着将他从自己腿上掰起,“好了,别闹了,你赶紧去公司吧你,成天缠着我算怎么回事儿!”

    “缠着你才是我一生的事业。”

    撩妹的话,总是说得这么义正辞严,这样真的好吗?

    适逢萧靳进门,见到爱修,先是一愣,随即恢复如常,“奕董,我来接您去公司。”

    屋外,又是一阵低闷的引擎声。

    “大小姐,有位先生想要见您。”

    楚乔冲爱修挑眉,“找上门儿来了。”

    萧靳面色一僵。

    楚乔在心里暗笑,原来也不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的嘛。

    推了推身旁的奕轻宸,“快去楼上换衣服,你瞧你现在,懒得跟只无尾熊似的,每天挂我身上,我是树啊我!”

    奕轻宸忍俊不禁,这才转身上楼。

    “楚小姐,别来无恙。”

    尹尉进门,见到爱修和萧靳,精明的桃花眼在两人身上扫了个来回,才继续道“两日没见您,似乎您又变漂亮了。”

    “别耍贫嘴,无事不登三宝殿。”

    爱修扫了一眼旁边无动于衷的萧靳,忽然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上前两步,直接拽了尹尉的胳膊,“还站在干嘛,你不是来接我的?”

    尹尉笑着拎起他脚跟前儿的行李袋,“那楚小姐,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楚乔笑着瞥了一眼面色铁青的萧靳,也转身上楼。

    “你怎么还在磨磨蹭蹭的,穿个衣服就那么难?选择性综合征吧你!”

    衣帽间内,奕轻宸仍在一堆西装前发呆。

    “嗯,我猜也是。”他顺手将取下的西装往沙发上一扔,又将她往怀里一搂,“我这辈子的偏执都用在你身上了,得这毛病一点儿都不稀奇,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楚乔笑着抄起一件衬衣往他脸上一抛,“哪儿就那么多废话,赶紧穿衣服去。”

    心里,却跟灌了蜜糖似的,甜到血液里。

    亲自将奕轻宸送出家门,她这才吩咐刘叔将何妈和许嫂喊道书房。

    偌大的书桌上,整整齐齐地码了一大摞红艳艳的人民币。

    “大小姐,您找我们?”

    “嗯,坐吧。”

    “不不不,大小姐您太客气了,我们站着就行了,有事儿您说话。”两人受宠若惊。

    “我想听你们说一些和我妈妈有关的事儿。”她有意无意地伸手摩挲着面前的钞票,“谁能说到我想要的,这些钱便是谁的。”

    何妈和许嫂相视一眼。

    以她们在应家老宅摸爬滚打这么些年,该懂的人情世故自然比一般人都要更明白些,楚乔这么费尽周折找她们来楚宅,自然不可能真的就是为了听她母亲那点子旧事儿。

    定是她察觉到了什么!

    而她们俩,既然已经选择了离开应家,自然就是一心打算大捞一笔然后回乡下养老。

    “大小姐,您想知道什么?我们一定一定知无不言。”何妈微微弯腰,巧笑道。

    “我妈,到底为什么离开应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何妈一怔,宽阔的厚嘴唇颤抖了两下,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中。

    “你不知道吗?”楚乔扫了她一眼又望向她身旁的许嫂,“那就你来说吧。”

    “大小姐,其实您……”许嫂犹豫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其实您,根本不是楚老爷的女儿!”

    饶是原本便知道真相,楚乔仍觉得震惊不已。

    连老妈子都知道的事儿,说明这本就是个公开的秘密,当年母亲,到底遭受了什么?

    “在太太二十岁那年,应家曾遭受过一次变故,差点儿毁了这百年根基。”

    “对,我也记得。”何妈这才接下去道“后来有一天,那时候还是老爷的老太爷接待了一位来自宝岛的故友。”

    何妈说到这儿,楚乔的心突然咯噔一下。

    看来这事儿,跟她那“亲生父亲”绝对脱不了干系。

    “蒋家人?”

    何妈和许嫂明显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早就知道了。

    连声应道“对,就是蒋家人!”

    “那天晚上老太爷特意选在了京都酒店接待他们,当时太太还是应家大小姐,也跟着一块儿去了,不过……”

    “不过什么?”

    “那天晚上,太太并没有回家!”

    “第二天早上,是蒋少爷把太太送回来的,后来应家便再次得以平步青云…….”

    何妈和许嫂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她耳畔炸响!

    应家人!

    应家人怎么敢!

    怎么敢就这样让一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去陪男人!

    楚乔红了眼,死死地攥着拳。

    “后来,蒋家老爷和少爷回了宝岛,我们都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谁知没过多久,太太却怀孕了。”

    何妈嗫嚅道“这时候,那边的少奶奶来了。”

    “是的。”许嫂补充道“蒋少奶奶和咱们老太爷在书房聊了一个下午,当天晚上太太就被赶出了家门,而且还被迫改了姓。”

    “什么!”楚乔当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身边的人一直都告诉她,母亲是因为跟楚雄私奔而脱离了应家的。

    想不到。

    她一直苦苦追寻的真相,想不到事情的真相却是这样的!

    应家!

    “我还记得当时有个叫莲嫂的女佣也跟着太太一起离开的应家。”何妈想了一会儿,“莲嫂走的时候,担心太太在外边儿吃苦,将太太的首饰盒从应家偷了出去,结果这事儿还闹到报警,莲嫂死活就是不肯说出那些珠宝的下落,因此坐过好些年牢,后来太太嫁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哦,就是楚老爷。”

    “我们都知道楚老爷是靠着太太的这些珠宝发的家。”许嫂接下去道“此后没多久,太太便花了大钱将莲嫂从里面给弄了出来,后来莲嫂便一直跟着太太,前些年我们还遇到。”

    莲嫂。

    楚乔心里,愧疚万分。

    如此恩待她母亲的人,到最后,却落得连治病都没钱。

    以安呐,你一定要好好儿的,姐这辈子都是你亲姐!

    沉默许久,她忽然缓缓起身,扶着书桌的身子微微有些发颤,哑了嗓子,细声道“这些钱,你们拿去吧,愿意的话,还是呆在楚家。”

    “大小姐。”

    何妈和许嫂感激不已。

    楚乔扶着太阳穴,出了书房。

    奕轻宸晚间回家,楚乔一直躺在床上昏睡。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他贴了贴她的面颊,体温微微有些偏低。

    楚乔怔望着面前那双深沉的黑眸。有那么片刻的恍惚。

    忽地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轻宸,难受。”

    “哪儿难受?怎么回事?”

    她这般委屈模样,是前所未有的。奕轻宸顿时慌了神,忙起身,“我这就让萧靳把私人医生带过来。”

    “不要,抱抱我,抱着我。”

    她有气无力地依偎在他怀中,仿佛一直迷惘的小鹿。

    他一下一下地轻捋着她的后背,“难受就说,疼就哭出来,在我面前,不需要憋着的。”

    “我是你老公,是要跟你一生一世的人,明白吗?”

    “轻宸,为什么会选择我?”这个世上。万万千千的女人,为什么唯独会选择她?

    “算命的说我,五行缺你。”他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梁,“咱们肯定是上辈子就有过牵绊的,所以才会让我在茫茫人海中,第一眼便认定你。”

    因为你的气息,从一开始便已烙刻在我灵魂中,遇上你,注定是要悸动。

    “奕轻宸。”

    “嗯?”

    “你一本正经撩妹的样子……”真可爱。

    “嗯?怎样?”

    “不告诉你。”楚乔恢复了心情,这才觉得有些了饥饿感。

    他愈发搂紧了她,“干嘛去?”

    “饿了。”

    他起身站直,往前伏低了身子,拍拍自己的肩膀,“上来。”

    楚乔一愣,精致的小脸上迅速浮现一抹幸福的笑容,脚尖一踮,轻轻攀了上去。搂住了她的脖子。

    他两手往后一背,牢牢地拖住她的臀部,甚至刻意使坏偷掐了两把,这才起身,慢悠悠地朝楼下走去。

    “轻宸呐。”

    “嗯?”

    轻盈的吻,落在他修长的后颈。

    他的唇角上扬得迷人。

    餐桌上,早已布置上丰盛的晚餐,几名女佣恭敬地候在一旁。

    秦沫沫和秦衍去旅游还未归来,家里就只剩下他们俩。

    奕轻宸像搂孩子般将她搂在自己膝盖上,单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拿了筷子,偶尔喂些饭,偶尔喂个吻,仿佛旁若无人。

    这顿饭,吃的是史无前例的漫长投入……

    以至于爱修再次拎着行李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两人皆被吓了一跳。

    “这样坐在他身上吃,饭会香一点?”爱修俊俏的面庞愈发凑近了些,汪汪的水眸中尽是不解。

    “不是跟着尹公子私奔了?”

    “哼!我的房间哪儿?”

    楚乔笑着指指刘叔,“快带他去,免得他待会儿犯轴掀我桌子。”

    爱修又哼了一声,将手中的行李袋递给刘叔,“我需要一份精致的晚餐以及一杯摩卡,不能出现一丢丢葱姜蒜……”

    两人一面说着一面离开了餐厅。

    “老公,我忽然觉得……”

    “嗯?”

    “我们未来的日子,似乎会非常热闹……”

    正如楚乔所预料的一般,楚家别墅的确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热闹盛况。

    光是爱修一人住进来便能每天将家里折腾的鸡飞狗跳,更何况尹尉时不时还要来凑点儿热闹,结果没过两三天,秦衍又带着秦沫沫旅行归来。

    “这些日子,沫沫真是麻烦你了,我打算这两天便跟王家摊牌,将与王曼露的婚事儿推掉,娶沫沫。”

    秦衍说这话时,秦沫沫一直将脑袋埋得低低的,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敢情是好的,不过这么贸贸然推掉婚礼,在女方无过错的情况下,难免是要影响到你的声誉以及秦式的股价。”楚乔虽是喜见乐闻,却也还是想着替秦衍多打算一些,便道,“这婚事是迟早要推掉的,只是不能急在一时,我这儿倒是有个计划,不知你是否愿意听听。”

    “哦?”秦衍当下来了兴致,“愿闻一详。”

    “楚乔拍拍秦沫沫的手背,“沫沫,你去楼下找爱修姐姐玩一会儿,我这儿还有些事儿要跟你秦叔叔商量。”

    “好。”秦沫沫乖巧地答应了一声,转身上楼。

    “王旭……”楚乔点到即止。

    秦衍忽然想起先前王家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儿,“王弘的事儿?”

    楚乔点点头,秦衍并不知奕轻宸身份,索性这事儿她一个人背负上也免得牵扯得乱七糟,反正本来他这么做,也都是为了她。

    两人在客厅,又讨论了一会儿,直到爱修耷拉着脑袋挂在秦沫沫肩上下楼,这才终止了话题。

    “打牌,打牌打牌。”

    “倒是好久没打牌了,不如晚上来两把?”秦衍最近也是诸事颇多,如今难得有了改善,自然也是来了兴致。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你们先到二楼棋牌室等我,我去房间拿下钱包。”

    “算我一个!”

    楚乔这儿正准备上楼,尹尉又从大门口晃啊晃进来。

    他这自来熟的本事,也不知是怎么练就的,特别彪悍。

    这才没两天功夫,基本已经能把楚家别墅当成自己家一样,时不时出现混个饭赖个床。

    爱修傲娇地别过脸。兀自先上了楼,尹尉赶忙嬉皮笑脸地追了上去,秦衍和秦沫沫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楚乔,后者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四人正好围一桌麻将,秦沫沫不会,索性坐在秦衍边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平板,时不时插上两句嘴。

    奕轻宸推门进去的时候,楚乔这儿已经把身边的现金全都输得个干干净净,家里的备用现金下午全都给了何妈和许嫂,她正打算待会儿让刘叔帮忙去银行取钱。

    见他,忙道“过来帮我打两把,我去取钱,顺便买点儿宵夜回来,你们想吃什么?”

    他笑着将她摁回椅子上,“我让萧靳送过来。”

    桌上另外两人顿时神色各异。

    楚乔横了他一眼,这不是添乱嘛。

    复起身,“赶紧的,我去去就回来,想吃什么赶紧说。”

    除了爱修点了一份餐,其他三位皆是随意。

    “乔姐我陪你。”

    秦沫沫顺手将平板往椅子上一搁,追了出来。

    “乔姐,后面那辆车好像一直追着我们。”秦沫沫指指后视镜中那辆白色的面包车。

    楚乔扫了一眼,似乎那辆车的确跟在后边儿蛮久了。

    随即对秦沫沫道“系上安全带,坐稳了。”

    重重地踩了一脚油门,黑色的悍马顿时在马路上疾驰而去。

    直到后面,再也瞧不见那辆白色的面包车。

    “终于甩掉了。”楚乔这才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谁派来的,她最近似乎得罪的人太多了,根本已经分不清。

    “乔,乔姐……”

    秦沫沫忽地一声惊呼,从右手侧的十字路口忽地快速冲出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楚乔甚至来不及反应,只能用力地将方向盘往右打,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悍马车的驾驶座前车头被狠狠地撞进去一个瘪,而那辆白色的面包车则直接被撞出去好几米,整个儿侧翻在地,鲜红的血潺潺淌了一地……

    这一切发生得突然了,仿佛就在那瞬间,楚乔被迅速探出安全气囊夹在中间,整个人完全就懵了,半晌儿也没反应过来。

    “乔……乔姐……”秦沫沫颤抖着手指向不远处那辆面包车,“血,好多血!”

    楚乔甚至来不及细看,直接开了车门便往前面跑。

    老旧的面包车凹陷了一大片,已经完全变形,驾驶座内一名中年男人被压在车内,浑身是血根本看不清脸,已经昏死过去。

    她手忙脚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又报了警。

    这才给奕轻宸去了个电话,嘟嘟两声等待音后。还没等那头开口,她已经慌乱道“轻宸……我……我好像闯祸了……”

    奕轻宸楞了下,搁下手中的麻将,柔声道“没事儿,你在哪儿?我这就来。”

    楚乔宝报了个地址给他。

    救护车和奕轻宸他们几乎同时赶到。

    奕轻宸看到眼前那番景象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直到瞧见楚乔安然无恙地站在那辆面包车旁,这才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万幸。

    “伤到哪儿没有?”他仔细地将她从头到尾来回打量了一遍。

    她摇摇头。

    那边,秦衍正在以同样的方式检查秦沫沫。

    萧靳随后便赶到,没一会儿交警也到了。

    奕轻宸将现场丢给萧靳处理,便将楚乔和秦沫沫送到医院去做检查。

    楚乔临上车前回头,分明看到那被从驾驶座抬出来的人的手缓缓地从担架床上耷拉下来,当场红了眼眶。

    如果那人死了的话,楚乔简直不敢相信,一条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死在她的车轮下!

    她不由得又白了脸色。

    眼前女孩儿变得无比脆弱纤细,奕轻宸的心顿时柔软成一片。

    奕轻宸紧了紧她的手,“别怕,我在。”

    男人温柔的声音仿若这世上最强效的镇定剂,楚乔这才合了眸一声不吭地窝进他怀里。

    他的怀抱好温暖。

    仿佛是这世上最美好的港湾。

    好想有个人,一辈子这样抱着她,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这么不离不弃地抱着她,陪着她,爱着她。

    楚乔猛地睁开眼,她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略显僵硬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怎么可以!

    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心对任何一个男人妥协的!

    四个大男人将两个小女人送到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得知一切安然无恙这才纷纷松了口气。

    正准备离开,还没等他们走出医院大门,一大群记者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不依不饶地将他们围堵在医院门口。

    楚乔啊,京都出了名儿的话题女王,谁不认识?

    记者们原先还在怀疑匿名电话的真实性,如今一个个却觉得自己踩了狗屎运。

    曾经的纨绔女,如今的楚式集团总裁撞死人!

    绝对是个大头条!大独家!

    “楚小姐,请问刚才的车祸事件是否是您亲自开的车?”

    “楚小姐,请问您是否酒驾。是不是超速行驶?”

    “楚小姐,据可靠消息,在刚才的车祸中那名面包车司机在送医途中不幸身亡,请问你有何感想?”

    ……

    楚乔已经听不大清楚耳旁纷杂的声音,只觉得有风灌进耳朵,血液倒流到头顶。

    来人实在太多,三个大男人只能先护着俩姑娘,然后各自打电话。

    爱修在一旁,早已吓得花容失色。

    没一会儿,三人的助理保镖便纷纷赶到医院,将所有记者隔离了出去,又抢走了他们手中的相机、手机,可饶是如此,仍有几只漏网之鱼已经遁离现场。

    记者来得如此及时,不难猜测这事件背后肯定是另有推手。

    那么这人就绝对不会就此不了了之,肯定还会有后招儿。

    保险起见,几人直接去了守卫森严的br庄园。

    路上。奕轻宸特意吩咐萧靳将一切有可能扩散消息的途径全部封死,比如媒体,网络……

    可饶是如此,还是有少量现场照片流传出来,被影印出来连夜贴满了全市的大街小巷。

    看来这次,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楚乔来的。

    更或者,这起车祸,从头到尾都是一次有计划的预谋。

    先前被撞死人的事儿给震撼到了,等这会子冷静下来,楚乔才想起,昨儿晚上在发生车祸前,似乎便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一直在尾随着她。

    她一睁开眼,便将这个情况告诉了奕轻宸。

    奕轻宸捋开她脸上微乱的发丝,“放心,会没事的,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公司的事儿萧靳会帮你处理。什么都不要想,知道吗?”

    卧室外,房门轻叩。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又替她掖好被角,这才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怎么样了?”

    “大街小巷的那些照片已经找人都清理了,网络和媒体上倒是没什么,只是微信好友圈还是有不少消息流传开来,另外就是根据交警部门传来的消息,这辆白色的面包车先前似乎一直跟在夫人车后开了很长一段路,后来才拐进了某处小巷子,再由十字路口冲出……”

    萧靳说完,又将手里的一份资料递到奕轻宸手中,“这是车主的资料。”

    原本英挺的眉当下便皱了起来。

    这人居然是目前正在进行拆迁工作的“城中村改造计划”中闹腾得最厉害钉子户!

    如果这消息被散布出去,哪怕就是他出面也得要颇费一番周折才能将这件事儿摆平了,毕竟人民群众的舆论,真的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一个存在。

    幽暗的眸仿佛无底的深渊,带着一种不寒而栗的冷鹜。

    挑衅吗?

    很好,这么久没玩游戏,他倒是担心自己手生了。

    “查清楚最近都有谁跟死者联系过吗?”

    “正在查,对方这次明显做了十足的打算,使用了一张不记名手机卡,我已经让人去调取卖卡当日手机店里的监控视频,另外就是,死者的户头上根本没有最近这段时间的进账记录。”

    “能让人帮他卖命,这笔钱不可能会很少,这么多的现金,应该不难找出来。”奕轻宸想了想,“死者的家属你有进行过接触吗?”

    “暂时还没有。”

    “嗯,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着,先不要主动找上门,看看会有什么动静。”

    “是,明白了。”萧靳微微颔首,正准备告退,手机却响了起来。

    奕轻宸点了点头。

    他当着他的面接了起来。跟电话那头低语了几句,很快便挂断。

    “奕董,尸检报告出来了。”萧靳将手机收起,“死者是肝癌末期患者,最多活不过三个月!”

    墨澈的长眸中,嘲讽的笑意愈发浓重,奕轻宸玩味儿地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最短时间内揪出主谋,活着带来。”

    “好的。”

    车祸的事儿虽然没引起大范围的舆论,但是因为本身牵扯到了城中村拆迁,不免还是让人猜疑是否又是投资商为了一己私欲而故意下的狠手。

    这种流言蜚语,最初也不知是从哪儿传出来的,不过城中村那一带如今已经是炸开了锅,闹得不可开交,就连原本的拆迁工作也都被迫停止。

    楚乔在庄园连续静养了好几日,虽说外面的事儿都有奕轻宸在一力操持,但毕竟是她撞的人,一直躲着也不是个事儿,该面对的总还是要面对。

    “要出去?”

    见楚乔换了衣服下来,才游完泳拿着一条浴巾擦拭头发的奕轻宸先是一愣,又道“我陪你吧。”

    “不用。”楚乔笑笑,“没什么事儿,已经缓过来了,放心。”

    “保镖……”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他无奈地摊了摊手,“当我没说,自己注意安全。”

    “知道了,宋奎会寸步不离地跟着我,有事儿我会给你打电话。”

    楚乔主动吻了吻他的唇,这才离去。

    路上接到将蒋少修的电话,身在宝岛处理事务的他对于楚乔的境遇十分担心,虽然明知道有奕轻宸在她是吃不了亏的,可终归自己不在身旁总也觉得不踏实。

    楚乔倒是无所地笑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少修哥你就放心吧,大不了有事儿我就去宝岛投靠你呗,你那还能饿着我不成?”

    “丫头。”蒋少修忽然极其严肃地喊了她一声。

    “嗯?”

    “我忽然无比希望这次事情能闹大,大到解决不了。”这样你就能来宝岛,就能回到我身边了。

    “少修哥……”你得是有多狠心呐!

    “等过阵子我就回京都,有事儿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以光速出现在你面前。”

    “好的,放心,会没事儿的。”楚乔捏了捏手机,“回来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会的。”

    宋奎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楚乔,似乎挂了电话后,她就变得愈发沉默了。

    楚式因为有萧靳在帮忙打理,依旧稳如泰山,倒是应晨雪一听说楚乔回来,赶忙直奔她办公室。

    “小乔你终于回来了,没事儿吧你。”

    “还好。最近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楚乔客套道。

    “哪儿的话,咱们俩谁跟谁啊,对了死者家属那边你有去过吗?听说就剩下孤儿寡母的好可怜呢!”

    “应副总!”美萝陡然提高了嗓门。

    应晨雪这才一脸歉疚地望向楚乔,“抱歉啊小乔,我并非有意说这些的,我只是觉得他们很可怜,你是知道我的,我这个人……”

    “你这个人很善良对吗?”楚乔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真的是已经懒得跟她绕来绕去了。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这儿还有些事情要跟美萝交代。”

    楚乔话音刚落,她身旁的宋奎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她生生“请”出了房门,然后一动不动地杵在门口当起了门神。

    应晨雪这才不甘地将脸上那些伪善的表情尽数收起。

    楚乔,你也会有今天!

    “阿嚏!”

    楚乔忽地鼻尖一痒,用力地打了个喷嚏。

    “楚总您还好吧。”美萝赶忙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

    “没事儿,估计有人在背后骂我了。”

    美萝这才笑,“你还开玩笑呢,我都快让您吓死了。”

    “放宽心傻丫头,事情很快就会真相大白的。”

    “阿弥陀佛保佑,前两天好友圈都在传论这个事儿,看得我是触目惊心的,不过好在没多久那些消息便全都被系统给删除了。”

    楚乔笑了笑,定又是奕轻宸在背后做的小动作。

    她欠他的,似乎越来越多了。

    “对了,应式的尾款,后来怎么了?”

    “应晨雪倒是帮您拖住了。”美萝的脸上蓦地浮现一抹讽刺的笑容,“可惜要加收百分之一的利息,而且还签了合约。”

    “嗯,萧助理上回提议的事儿,我这儿已经有了答案,如无意外的话,过些日子,咱们便要搬到更奢华的办公大厦了。”

    “真的!”美萝自是欣喜,先前在楚允婚礼上发生的事看得她对眼前这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女孩儿心疼不已。

    母亲不在了。唯一的父亲哪怕是死了都还要联合后母如此地坑害她。

    独自挑起集团大梁,纵使有钱有如何?应该会寒心吧。

    “给这栋大厦私底下找个买家,价格上可以稍稍让步,但千万要注意,在楚式还没更名换姓前,无论如何都不能透露出去。”

    “是,明白了。”

    “另外,这几天想个法子把公司股价抬高,多吸引些散户入场,

    “好的。”

    楚乔又细细地将应晨雪帮她签订的那些合同扫了一眼,“在各大集团中放个消息出去,就说楚式内部资金周转出现问题。”

    美萝了然点头,“如此一来,咱们故意抬高股价的行为就会被认定为是想套牢散户,吸取筹码,那么对楚式有意向的人,便会出手了。”

    “!”楚乔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因为楚乔这番动作。奕轻宸对她的目的已经十分清楚。

    心里暗笑小妮子终于是要弃帅保车了,他从来是不干涉她的主意的,在这事儿上自然也是要配合的。

    于是吩咐萧靳将先前那车祸事件的后续处理进度先缓缓,索性由着它去闹腾,反正到最后也总是能收拾了的。

    京都城中村改造项目的事儿,到这儿才算是彻底闹开了,各大报纸媒体纷纷开始报道此事,楚式一时间又陷入风雨飘摇中。

    奕老爷子虽已是不再过问外边儿的事,但见几日晨报晚报都在议论楚式的事儿,当下给奕轻宸打了个电话。

    “臭小子,怎么回事?连自己老婆都护不好,这点儿小事都能给我闹媒体上去,小乔现在可是待孕中,万一给气着儿怎么办?”

    奕轻宸拿着电话直笑,“外公您也未免太偏心了,从前还觉得您疼我,如今我可是落得跟少轩一个下场了。”

    “别耍贫嘴。”奕老爷子嗔笑,“有空多回来住住,你大舅妈二舅妈小姨妈天天在念叨没有麻将搭子,你说你娶个老婆老藏着掖着是怎么回事儿?家里又没人跟你抢!”

    “知道了,您放心吧,这事儿我自有打算,不会委屈了您宝贝儿曾外孙他妈。”

    “那就好,你自己可是得看着办才行,若是回头哪天小乔来我这儿说什么了,你便直接回来领家法罢。”

    “……”您这么宠我媳妇儿我真的很高兴,可是……貌似我也不是捡来的吧!

    “是,我知道了外公。”

    奕老爷子这才心满意足地挂断了电话。

  • txt下载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嫁给爱情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嫁给爱情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txt下载嫁给爱情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嫁给爱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