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嫁给爱情全文下载 第七十二章 来自地狱的恶魔

    楚乔端坐在办公桌前,玩味儿地看着京都网站首页那放浪的画面。

    她家这小恶魔还真是有够淘气,居然把王弘的老婆给绑去做了女主角,她是该夸他呢,还是该夸他呢……

    玻璃幕墙外,淫靡之声划破天际,全市各大广场l屏幕,年轻男女交姌的画面震撼了世人的眼球。

    每个广场都人头攒动,被看热闹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一时间,议论纷纷。

    各大网站虽然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却网友却就刚才发生的一切开了各式各样的热帖,直接将该话题顶成了热门。

    王弘瘫坐在椅子上,望着电脑屏幕中不可思议的一切。

    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居然……居然是他自己的老婆!

    他的老婆居然被人强暴了,而且被公之于众!

    一瞬间,他只觉得气血翻涌,喉头腥甜。

    桌上电话响起。

    他看也没看便接了起来。

    “王总可还满意我送你的礼物?”

    王弘先是一愣,当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谁!你是谁?这事儿是你干的对不对!”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好戏才刚刚开始。”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明是如此风淡云轻,听到他耳朵里却仿佛是来自恶魔的召唤,“敢动我的女人,我会让你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王弘许久没反应过来。

    楚乔!

    肯定是楚乔这个贱人!

    王弘忽地想起方才楚乔给他打电话时的警告“你若胆敢做,就要想要该承受的后果!”

    他一把将面前的东西全都狠狠地往地上一推!

    楚乔,我跟你势不两立!

    该放浪视频事件在京都掀起一阵轩然大波,王弘才刚进家门便被父亲老王总一脚踹跪在地。

    “你个逆子,你到底招惹了谁!”恨铁不成钢啊,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让他们王家沦落到如此丢人现眼的地步!

    “楚,楚乔!”王弘支吾道。

    “啪”又是一耳光。

    “你可知道她是奕家护着的女人,你居然敢去动她,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老王总一个没忍住,又举着拐杖狠狠地杵了他几下。

    “我以为……”

    “大哥以为不过是个女人,奕家人不会在意的,对吗?大哥难道就没听说在前几日楚家二小姐的婚宴上,连集团的人都出来维护楚大小姐吗?”

    王弘狠狠地挖了插嘴的王煦一眼,“你闭嘴!”

    王煦没搭理他,对身旁的老王总道“爸爸,我跟楚总有些交情,不如我去说说吧,求个好儿,得罪了奕家,只怕咱们王家在京都会再无立足之地。”

    “你跟楚家那姑娘认识?”老王总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些,“那你尽管去试试吧,多备些礼。”

    “是,知道了。”

    王煦恭敬地行了个礼,这才告退,路过王弘身旁时刻意意味深长地扫了他一眼。

    香榭丽舍。

    楚乔下班后买了菜进门,却没在客厅见到奕轻宸的踪影。

    “l宸宸?”

    “小恶魔?”

    “小魂淡?”

    她扯着嗓子进了厨房。“再不出来我就走了。”

    “rpr”

    楚乔眼前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妈的智障!

    她气急败坏地一把将盖在脸上的蛋糕甩在地上。

    “老,老婆,你的脸色……嗯……似乎,不大好……”

    “我盖你一脸巧克力蛋糕试试!”

    “老婆,百日纪念。”他忽地搂住她的腰肢,“我们认识一百天了,奕小乔。”

    楚乔一愣,僵硬的唇角终于缓出一抹浅笑,将黏在手指上的蛋糕乱七糟地糊在他脸上,“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

    “老婆。”

    “嗯?”

    “请你这辈子都不要放过我!”

    薄唇贴着微怔的檀口,用力地吻了下去。

    夜总是深邃,总是漫长,总是让人难忘,融合的是肉体,契合的是灵魂。

    眼瞧着就要入秋,清晨逐渐微凉。

    晨起时奕轻宸还特意拿了件外套让她披上,这才放她出门。

    楚乔这才刚出地下停车场的门,正准备走向自己的车。

    不远处黑暗的角落中,三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提着棒球棍气势汹汹地朝她走来。

    她下意识地便转身跑回电梯,然而电梯已经直升而上,往向另一架,也是同样情况。

    “拿钱办事儿,美女,不好意思了。”

    另一人瞪了一眼方才说话那人,“费什么话,撂倒带回去再说。”

    “多少钱?你们要多少钱?”

    其中一人哈哈大笑,“不管你给我们多少钱,那老板都能出得起,美女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免得吃苦头,瞧你这细皮嫩肉的,我们也舍不得下狠手呐!”

    楚乔假意往后倒退了几步,余光不停地四周扫视,寻找比较坚硬的条状器物。

    身后大约一米不到的墙角。便是几根倚在墙上的钢制水管。

    面前三人也是明显发现了她的企图,挥了棒球棍便欲朝她袭来。

    楚乔猛地一个下腰,往后一仰,伸手够了一截水管,顺势直起,直接挥向面前三人。

    饶是楚乔本身练过,对付一两个男人尚算勉强,可面对三个壮汉,她自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逐渐处于略势,眼瞧着便要败下阵来。

    就在这时,电梯忽然“叮”的一声。

    那三人下意识地便缓了动作,楚乔趁机余光一瞥。

    竟是他!

    蒋少修?他怎么会在这儿?

    男人清秀的脸上忽然浮现一抹森冷的笑,飞起一脚直接踹向离他最近的那个男人。

    “噗----”

    那壮汉胸闷猛受一击,直接吐了一口鲜血。

    另外两人见状,挥起棍子便朝蒋少修袭去。

    楚乔甚至来不及反应,当下惊呼,“少修哥小心!”

    蒋少修满足地扬了扬唇角,扫了一眼满脸担忧的楚乔,有种久违的暖意在心头漾开。

    一脚踹飞其中一人,左手腕部却被另一人的棒球棍击中,当场面色一白。

    “少修哥!”楚乔一棍子劈掉那人手中的棒球棍,对着他的脖颈处便是狠狠一击。

    那男人闷哼一声儿,躺在地上,再也没了动静。

    “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她此时也顾不上地上那三人,开来停在不远处的车,载着蒋少修去医院。

    蒋少修坐在诊疗室内,楚乔忙前忙后地挂号排队。

    “先生,您女朋友可真贴心。”

    他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女朋友呢?”

    面对帅哥如此极具诱惑力的笑容,小护士忽地脸上一红,“你们俩那么有夫妻相,一眼就瞧出来了。”

    “还真是。”蒋少修抿唇,清冷的某种多了几丝温柔。

    楚乔很快便回到诊疗室。这边已经包扎完毕。

    “医生,他的手,严重吗?”

    中年男医生面露担忧,“得看后期恢复了,该用的该开的药我都给开上了,但是接下来的生活必须十分注意,他这手以前伤过对吧,本来就有旧患,这回有添新伤,你以后千万要注意这点儿,要不可就真废了。”

    “啊?”

    见楚乔面露担忧,蒋少修忙安慰道“没什么的,别担心,养养就好了。”

    “记得一定要好好儿养着,暂时这手什么都不能干,切记一定不能用力。”那男医生又语重心长地叮嘱了两句,“小姑娘,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男朋友啊。”

    “啊?哦,好,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两人出门时,方才那小护士还刻意冲蒋少修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抱歉,是我连累你了。”楚乔歉意道。

    蒋少修冲她宠溺一笑,“傻丫头,说的什么傻话,过几天就好了,你别放心上。”

    楚乔只觉得心里难受的紧,他手上的旧疾明明也是因为她啊!为什么他却总是这样风淡云轻。

    “傻姑娘,能为你受伤是我最幸福的事儿。”看着你为我担心为我难受,会让我觉得,起码我还是被你在意的,有这,就够了。

    刻意被屏蔽的,被深埋的一切终于被尽数勾起。

    初恋,总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彼时清朗少年,如今温厚内敛。

    许久的沉默,“哥。”

    她低低地唤了一声。

    蒋少修忽地面上一滞,好半天才勉强牵扯了下嘴角。

    我的丫头,其实你真的可以不这么叫的。

    许是尴尬,他伸手打开了音乐。

    轻柔的前奏却带着揪心的酸楚。

    你真忘得了你的初恋情人吗假如有一天你遇到了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真的就是他吗……

    她的少修。

    “少修。”楚乔咬着下唇,忽地就红了眼眶。

    这般委屈的情绪似乎是憋了很久很久,久到,都让她忘了,曾经是有那么有那么一个独属于她的温暖怀抱。

    少修啊,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以告别的方式。

    她伸手关了音乐,一切的过往戛然而止。

    “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香榭丽舍。”

    “嗯。”楚乔原以为之前在那儿碰上蒋少修是凑巧,想不到他真的住那儿。

    “一个人住吗?”问出口,才觉得不合适,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

    “一个人。”

    蒋少修冲她笑笑。

    傻丫头还是一样可爱。

    蒋少修的房子就在奕轻宸楼上,楚乔一踏进去,眼泪当场唰地一下就滑落下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曾经约定的样子,放眼可见是大海的蔚蓝,云朵的洁白,嵌有贝壳的瓷砖,带有弧度的拱形门洞,以及大量极具地中海气息的手工艺制品……

    他们曾经细细勾勒过的,未来的颜色,家的轮廓,被完全从稿纸上搬到了眼前。

    “小乔你坐,我给你沏茶。”

    “还是我去吧。”楚乔担心他的手,凭着记忆找到画稿中厨房的位置。

    桌上,是一对一蓝一粉情侣杯。

    楚乔愣了一下,将它们摆在橱柜上。

    看着她取茶叶,倒水……

    优雅贤惠的背影深深嵌入脑海。

    蒋少修忽地产生一种妄想。

    若是时间能因此而停止,他是不是就能和她拥有停留在心目中的家。

    他苦笑着抿了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厨房。

    感知到他转身,她这才蓦地顿住了手。

    “嗯?”

    她双手空空出了厨房,蒋少修不解地望向她。

    “水不热,就没泡了。”她擦擦手,“那什么,你先休息,我公司还有事儿,就先走了,晚点再来看你,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去吧。”蒋少修将她送至门口,“路上小心。”

    她渐渐远去,房门终于被不舍地合上。

    蒋少修转身进了厨房。

    光洁的整体橱柜台面上,一蓝一粉两只瓷杯上正冒着袅袅热气。

    苦涩的笑,寂寞了整个世界。

    楚乔静静地坐在车上,许久才从方才那微妙的感情变化中缓过神来,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双颊。

    楚乔!

    都过去了,都会过去的!

    包里手机轻唱。掏出一看,是王煦。

    “嗯?”

    “楚总可有时间?出来喝杯早茶?”

    “也好,我这会子正惊魂未定呢。”

    到达约定地点,王煦已经在茶桌旁等候。

    “楚总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两天没见,愈发美艳动人。”

    “王先生你真是贯会调笑我,要是你家那哥哥也跟你似的这么可爱,沟通起来也就不必这么麻烦了。”楚乔脸上噙着笑,一点儿也看不出才刚经历过生死大劫。

    说到王弘,王硕顿时忍俊不禁,“说起他,昨儿个那事儿倒是让我对楚总的钦佩又更上一层楼,那可是闹得满城风雨,到这会儿都还没消停,打从有生以来我这还是头一回看到王弘吃瘪的样子,这可都是托了楚总的福。”

    楚乔抿了抿唇,“原本打算消停了的。估计又消停不了了,你且等着看吧。明儿个还得有好戏。”

    以楚乔对奕轻宸的了解,刚才的事情成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这小恶魔这会儿保不齐正在磨刀霍霍呢。

    从前倒是她看走眼了,原以为还是个温文尔雅的,谁曾想却是个小恶魔,偏巧那邪恶面却又让人完全讨厌不起来,只觉得顽皮的很,仿佛个孩子似的。

    “哦?”王煦嘴角的笑意愈发加深,“那我可就拭目以待咯。”

    他说话间,取出一张支票往她面前一推,“我家那老头子掏钱给我买戏票来着,楚总可千万别嫌弃。”

    楚乔打眼一扫,随即笑道“老王总还真是客气,不过这戏票钱还是烦请你带回去吧,这第二处马上就要开唱了,老王总若是看了,会亲自来付账的。”

    王煦哈哈大笑起来,“楚总真是可爱的很,我可是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将你征服。”

    楚乔端着茶杯漫不经心地呷了一口,“不会有。”

    她注定,是要征服男人的女人!

    和王煦相谈甚欢,回到公司后又处理了一些事物,已是将近中午。

    想着蒋少修这新病号,楚乔心一软,又特意去超市买了不少食材准备回去帮他做午饭。

    结果脑子一懵,直接按了二十五楼。

    等电梯“叮”声之后才想起,自己明明是要去二十六楼的。

    “老婆?”

    她正欲伸手重新按楼层,电梯门忽然毫无预兆地打开。

    奕轻宸那张完美得人神共愤的俊脸赫然出现在她面前。

    “我正准备去接你呢,想不到你自己个儿回来了。”他伸手接过她手中的购物袋,“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下回再买东西就打电话给我,我下去帮你提。”

    楚乔,“……”

    “轻宸,这东西……”

    “嗯?”

    明明心里什么都知道。却非要装出这么一脸无辜的表情,这样真的好吗?奕轻宸?

    “少修哥手受伤了,所以……”她指指他手中的购物袋。

    奕轻宸了然地“哦”了一声,“瞬间换上一副哀怨的表情,“我的手也受伤过啊,怎么就没见你对我那么好?”

    “你有没有良心啊你!”楚乔白了他一眼,“我喂你吃饭帮你穿衣,我就差帮你洗澡了!”

    “可是你没有煲汤给我喝,难怪我的手一直好得不利索,你看,这会儿一提东西吧,它就隐隐作痛。”

    “奕轻宸!差不多得了啊!”应晨雪给他煲了那么多汤,还没喝够?

    “你要去楼上对吗?”他快步进入电梯,“我也去。”

    啊~~

    这倒霉催的孩子!她真是败给他了!

    “算了,咱们回家吧。”

    她一把将他拽出电梯,直接往家门口拖去。

    不远处,隐秘的楼道内。男人修长的身姿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沉默了许久许久。

    想起那句歌词中所唱“我的爱也曾经,深深温暖你的心灵,你和他之间是否已经有了真感情……”

    丫头,如果我不是哥哥,你,还会回头吗?

    手机响起时,楚乔才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

    伸手在围裙上揩了揩,这才接了起来。

    “嗯?少修哥?”她下意识地扫了桌旁的奕轻宸。

    “丫头,吃午饭没?”

    “还没,你呢?”

    “还没呢,没什么胃口。”

    “你想吃什么……”

    楚乔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奕轻宸一眼给瞪了回去,后者甚至还假模假样地轻咳了两声,以示自己的不满。

    “好,那我这就去。”

    她对着电话那头答应了一声,脱下围裙。进厨房找了个保温桶装了半锅热汤。

    “干嘛去?”

    “我刚忘了他这儿还得擦药,我去帮他,很快就回来。”

    “你……”奕轻宸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她已经合门离开。

    身后的男人原本清亮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下来。

    门铃清响。

    蒋少修微微勾起薄唇。

    丫头,你还是在乎我的,对吗?

    “会不会还很疼?如果剧痛的话,还是要再去趟医院的。”

    她将保温桶随手搁在桌上,从茶几上拿过的药品袋子,小心翼翼地捧过他的左手,仔细地来回检查了一番,拿了药水轻轻替他揉搓着。

    亲密的接触,使得两人心间皆浮现一种异样的情愫。

    “早叫你上绑带了,你偏不,上绷带会好得比较快啊。”许是因为尴尬,楚乔刻意挑起话茬。

    可是上绷带,就不能看到你那么温柔替我擦药的表情了。

    他在心中暗自落寞。

    随着揉搓的动作。细长的发丝,时不时拂过他手背的肌肤。

    性感的喉结,下意识地滑动了两下。

    “好了。”

    约摸过了小半小时,楚乔松开他的手,收起桌上的瓶瓶罐罐,转身进了厨房,取来碗勺替他乘汤。

    “待会儿饿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再差人给你送。”

    “嗯,好。”

    “那我就先走了。”

    蒋少修点点头,楚乔转身,还没跨出两步。

    “丫头。”他忽地伸手拽住她的胳膊。

    她回头,“嗯?”

    “嗯,没事了。”

    她冲他露出一抹浅笑,轻轻带上了房门。

    蒋少修忽然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

    向来自制的人,竟有那么一瞬差点儿失控。

    回到楼上的家中,奕轻宸已经不在,桌上的饭菜依旧完整地摆放着。

    她也没找。一个人坐在餐桌前,默默用了午餐。

    没错的情况下,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妥协的。

    黑色的豪车,在夏末初秋强烈的阳光下闪烁着尊贵的光芒。

    奕轻宸缓缓放下车窗,周围是一片荒凉的废弃烂尾楼。

    “奕总,人已经在里面了。”

    萧靳下车替他打开车门。

    不远处,一栋残破的红砖房内。

    王弘惊恐地盯着眼前这陌生而陈旧的一切,不敢置信地闭上双眼,再次睁开,依旧是这番景象,身下的木板却因为他轻微的动作而“咔咔”作响。

    他仔细地回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

    半小时前,他明明才从家里出发,准备去公司。

    路上却遇到一辆卡车横冲直撞而出,挡住了他的去路。

    然后他就下车准备去理论……

    他的背脊瞬间窜过一抹冷意。

    他,可能,被绑架了!

    “吱呀!”

    就在这时,残破的门,忽地被人推开。

    十数个黑衣保镖鱼贯而入,分列两旁,其中两人将他往前一拖,直接按跪在地。

    一双精致的黑色手工皮鞋缓缓朝他走来。

    每一步,都仿佛是帝王般威严,让人顿时一阵低到尘埃里的感觉。

    周围的空气,迅速地凝滞下来。

    王弘下意识地,将脑袋垂得更低了,闭着眼睛,身体开始不住地微微颤抖着。

    那双皮鞋终于停在了他面前。

    周围很近,他能察觉到自己正在大力狂跳的心脏。

    那双鞋终于又动了,漫不经心地抬起一只,抵住他的下巴,顺势将他的脑袋微微往上挑起。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长相,只依稀记得那一张矜贵的轮廓,胸口忽地吃痛,那人已经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一把华美的雕花高背椅被人抬了进来。

    奕轻宸气定神闲地落座,无铸的俊颜上,忽地浮现一抹邪恶的笑容。

    “我记得中世纪时期,在欧洲大陆上风靡着一种十分有趣的游戏。”

    男人的声音优雅而平缓,王弘却下意识地打了冷颤。

    他记得的,这声音,分明就是昨日给他打电话的那个男人!

    “是的,在贵族圈儿一直非常盛行。”萧靳恭敬道。

    “这样的游戏,一定要在开阔的地方看,比如从前的斗兽场,那才能有最高的兴致。”

    萧靳了然,面无表情地冲周围的保镖做了个手势。

    屋内的人,全都退到了外面那一片空旷的平地上,连带着王弘也一并被架了出去。

    奕轻宸似笑非笑地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晃荡着手中的高脚杯,琥珀色的酒液撞击着晶莹的杯壁,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种绝美的光芒。

    不远处,是两只巨大的四方形物体。用黑色的布笼罩着,虽然看不见里面,但粗重的气息清晰可闻。

    王弘心头莫名一颤,紧接着太阳穴便开始狂跳,求生的本能使得他不停地对着面前那个男人苦苦哀求,哪怕那人置若罔闻,甚至连瞧都没正眼瞧过他。

    “求求你,求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能答应你!”

    奕轻宸没有搭理他,反问道“我这儿有个极好玩的游戏,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参与。”

    明明是个问句,却愣是叫他说得没有一丝询问的语气。

    “有!有!”王弘忙不迭答应,以为自己是抓到了生还的机会,只要能活着,区区一个游戏而已。

    又或许这的确是个生还的机会,奕轻宸就如同一个顽劣的孩子,对某些折磨人的把戏乐此不疲。

    尤其这人居然胆敢几次三番动他的奕小乔!

    若不是因为他,蒋少修也不能够为奕小乔伤了手,奕小乔也不会亲自去照顾他!

    该死的!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帮别的男人上药,素手做羹汤,他就忍不住火冒三丈!

    他一定会让眼前这个蠢货明白,死亡,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如果在这个游戏开始前,王弘能预知丝毫,那么他绝对会毅然决然地选择去死,因为以这种方式活着,会叫人,生,不如死!

    奕轻宸似有若无地瞥了一眼身旁的萧靳。

    萧靳会意,吩咐两名黑衣保镖从车里取来一瓶粉色的药水给王弘灌下。

    约摸过了几分钟,王弘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原本微凉的身子开始逐渐发烫,小腹一阵阵地灼热,整个人仿佛要燃烧起来似的。

    原本稍稍平静的心,瞬间吊到嗓子眼。

    他这才知道他喝下的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媚药!

    他们居然给他喝了媚药!

    察觉到王弘的变化后,那两块笼罩着的黑布被人一把掀开,两只巨大的铁笼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匹通身银灰,双眼闪烁着凶残光芒身长近两米的巨型野狼略显狂躁地在铁笼子走来走去。

    因为提前喂下催情药,漆黑的狼眸中正泛出点点红光。

    而另一个笼子里则是十数个身材魁梧浑身赤裸的黑人男子......

    饶是已经在媚药作用下逐渐丧失了理智,可王弘看到眼前这一幕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心惊肉跳,不祥之兆顿时油然而生。

    “我不玩儿了,这个游戏我不玩儿了!”他不停地哀鸣,惊恐的脸上情欲交加。

    “一共十道题,我也不为难你,你可以分三天时间做完,我的手下会陪着你,放心,你并不孤独。”

    “不……不要……我不玩儿了……”王弘强忍着媚药带来的酥麻感,再开腔,已然是浓浓的情欲味儿。

    “只可惜,游戏已经开始了。”

    奕轻宸讥笑着接过萧靳递来的一张便签,挑挑眉,念道,“第一题,选择题,很简单的,选择你面前那俩笼子中的其中一只,我会把你和它或者他们关在一起。”

    “不不不!我不要,我不选!”王弘说话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只是那被媚药折磨得敏感异常的身体只要稍微一动弹就会散发出一种叫人无法控制的欲望,他忍不住轻咛了一声,身体顿时空虚到饥渴异常。

    “哦?真的不选?这样的话我就会算作你主动放弃这次机会,那么就两个笼子一起收下好了,反正你也会需要的。”

    王弘脑子里轰然一响,惊觉身体已经慢慢僵硬,一种侵入骨髓的恐惧开始在他身子里扩散开来。

    恶魔!

    他就是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那精致到完美的笑容却诠释着这个世上最邪恶的内心,不仅仅是狠厉,还有变态!

    他意味深长一笑,不再给他任何开口求饶的机会,挥挥手。

    身旁的保镖会意,一把架起地上的王弘将他扔进了那只关了十几个黑人的笼子中。

    “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这几位先生据说刚吃过大剂量的兴奋剂,你有福了。”

    面前,一阵痛苦而淫靡的声音响彻天际……

    奕轻宸回到家,楚乔正懒懒地歪在沙发上看来自星星的欧巴。

    明明公司那么多事儿,她却丝毫没有要去处理的兴致,索性躲懒。

    “你考古呢?”

    他顺手将外套脱下往垃圾桶一扔,然后便开始褪身上的长裤。

    “干嘛呢你?”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吧,百来万一套呢。

    “脏。”

    他赤条条地往她身上一扑,抢过她手中的遥控将电视画面定格,“别看了,咱们家有来自日不落的欧巴,你应该多看看我,我比他帅那么多。”

    楚乔白了他一眼,“你不是生气得离家出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一出门儿掉坑里了?”

    她调侃着抱过他脑袋,“来,姐姐看看摔傻了没?”

    “奕小乔,我受伤了。”

    “嗯?不会吧,真受伤了?哪里?我看看。”

    奕轻宸抓过她的手,轻轻地贴在自己心口。

    “这里,一看到你对别的男人好,这里就会痛到无法呼吸。”

    他的脸离得那么的近,精致的轮廓仿佛刀刻般完美,连那纤长的睫毛都根根分明。

    “我是不是很好看?”他微微垂眸,戏谑道。

    楚乔心头忽地一阵悸动。

    假意恼怒,嗔怪地戳了戳他额头,“没正经的。”

    他很好看,真的。

    “老婆。”

    “嗯?”

    “……唔……”

    不远处茶几上,那一丛芬芳的狐尾百合开得正艳。

    那颗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

    夜渐深,空气中氤氲着一抹逐渐淡去的情欲气息。

    楚乔看完奕轻宸手机里刚收到的视频。不动声色地放了回去。

    身旁的男人已经搂着她睡得安然,精致的面庞如同就这世上最完美的雕塑,五官轮廓分明且深邃,极具立体感,他的睫毛很长,又浓又密傲娇地微微卷翘着,精致而英挺的鼻子薄唇轻抿。

    难怪下午一进门便嚷嚷着“脏”。

    如此干净而纯澈的睡颜,任谁都想不到他血液里却流淌着如此邪恶的小分子吧。

    这个傻瓜一样的男人。

    晨起准备了早点,留了一张纸条在餐桌上,这才轻手轻脚地合门离去。

    “楚总,王式房地产的老王总想见您。”

    美萝叩开办公室门,顺手带来了一份文件。

    “嗯,知道了,安排在会客室吧,我这就去过。”

    “稀客呀。”楚乔端了一脸热忱的笑,“王总亲自前来,不知有何吩咐?”

    老王总强忍下心中的怒火,尴尬地赔了笑脸,“不敢不敢,就是纯粹的前来拜访,再者就是替我家那不争气的臭小子来跟楚小姐真心实意地道个歉。”

    “王总您这说的是哪门子的话,王煦从来也没得罪过我呀。”

    “楚总,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其实他心里那个气啊,只恨不得将面前这女人生吞活剥,自己的儿子儿媳好端端让人糟蹋成这样,却还得让他卖了老脸前来登门致歉。

    “王总说笑了,我只是女人不是什么大人,您回去吧,王煦已经来找过我了,这事儿就算翻篇了,以后都别提了。”

    “那我这儿就先谢过楚总了。”

    老王总这才将惴惴不安的心揣回肚里,家里接二连三遭罪,他到现在也查不出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只能猜测是与奕家有关。遭的罪过翻过去也就是了,这事儿若是再不告一段落,只怕接下来要遭殃的便是他们整个王家!

    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王家是更重要的了!

    “楚总,王煦刚传消息来说周子皓和王弘私下见了面,让你留心着点儿。”

    老王总一离开,美萝赶忙走了进来,顺手又将一张支票递给她,“方才老王总递来的,说是给您倒致歉茶。”

    “知道了,替我谢谢王煦。”楚乔正欲出门,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应式那儿怎么样了?”

    “昨儿个还专门打电话来要过尾款,说是他们应总不同意半年一付尾款。”

    “欠多少了?”

    “两亿三千万。”

    楚乔伸指点着太阳穴,漫不经心道“暂时先不要原料了吧。”

    “是,明白了。”

    “城中村的事儿,已经在开展了吗?”

    美萝忙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她。“拆迁工作已经在逐步开展,就是那地方鱼龙混杂的,估计会有那么几个难缠的,恐怕还得费点儿功夫。”

    “嗯,让拆迁公司的不要过于蛮横,都是些平头老百姓也不容易,有钱谁愿意呆那儿钉着,实在不成就私底下多加点儿,但要注意千万别闹开了,否则大家都闹起来要增加,这事儿就不好办了。”

    “好,记下了。

    两人正说着,电梯口忽地传来一阵喧闹,楚乔和美萝双双撇过头望去。

    “楚乔,我有事儿找你!”

    “抱歉楚总,我拦不住她。”接待歉意道。

    “没事,回自己岗位去吧。”

    楚乔转身,扫了一眼王曼露,“今个儿这是怎么了,你们老王家的人一个两个都往我这儿跑?”

    “出来聊聊。”

    “抱歉我挺忙的。”

    “你心虚?”

    楚乔没吭声儿,继续往前走。

    王曼露上前,一把拽住她的衣服,“做这么多缺德事儿你就不怕遭报应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怂恿秦沫沫去勾引秦衍,还让他在你家别墅留宿!”

    “堂堂王家大小姐,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些,你就不怕抹了你老爹的面子?”楚乔嘲讽地扬起唇角,“遭不遭报应我不知道,但是缺德事儿我还真是没兴趣去做,我这个人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你给我记清楚了!”

    “美萝,送客!”

    “王小姐请吧。”

    王曼露望着楚乔转身的背影,狠狠地攥了攥拳。

    楚乔。你给我等着!

    总裁室内,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怎么了这是?一个劲儿地咆哮?”

    楚乔微微将听筒偏离耳朵,电话那头是爱修气急败坏的喷火声。

    “我要烤了你家的花孔雀,下酒!”

    “轻宸?他又怎么你了?”

    “他把人家的萧萧欧巴派遣出国了!”

    楚乔忍不住笑出声,“这怎么可能?”

    萧靳相当于奕轻宸的左膀右臂,他怎么可能把他送出国。

    “萧靳跟你说的?”

    “嗯。”爱修满腔委屈。

    这种事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时间,楚乔还真不知改如何开口。

    “嗯,正好你也趁着这段时间去旅游下吧,最近你一直都在忙工作,何不出去散散心呢?”

    “我倒是想去,就一个人,不行,你陪我!”爱修打定主意,“对,讨厌的花孔雀弄走我的欧巴,我就带走你!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了!”

    “好好好,我陪你我陪你,正好我最近也很久没好好儿放松过了。”楚乔拿着笔下意识地在面前的白纸上写写画画,忽然将笔一搁,“这样吧,咱们去加拿大,我待会儿让助理订机票,咱们明儿个出发,这会子你可以欢脱地回家收拾行李去了!”

    “好嘞!”电话那头,轻快地答应了一声。

    楚乔搁下电话,想了想,又拨了一个给美萝。

    “帮我订两张明天上午飞多伦多的机票……”

  • txt下载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嫁给爱情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嫁给爱情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嫁给爱情全文下载,txt下载嫁给爱情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嫁给爱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