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78章 帮她金蝉脱壳 母亲节快乐

    其实钱朵朵心里也很清楚,这件事,它不管跟唐景森有没有关系,她都只能装作不知道。

    郑少城突然遭遇意外去世,而刚刚丧夫不久,同乘一车的邓太太也在这次事故中重伤住院。

    就在这件事在凤城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的时候,一组照片又平地惊雷般爆了出来,照片上直指,邓太太与郑少城早就在一起了。

    早到在邓老爷子还没去世,唐秋燕还没和郑少城离婚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暗渡陈仓了。邓太太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不知道外面已经闹翻了天。

    最无辜的莫过于邓卉和邓子墨,父亲刚去世,还没有从丧父之痛中缓过来,就因为母亲和郑少城的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邓卉知道母亲不爱父亲,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被父亲捧在手心宠了一辈子,都没能暖化母亲的心,父亲刚过世,母亲就被爆出出轨。

    “姐,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们的妈妈。”邓子墨看完所有报道后,只对邓卉说了这么一句话。

    邓卉点点头,“外面的风言风语不用去理会,等度过危险期稳定下来,我会安排她马上出院,然后派人护送她出国。在国外准备好住处和护理人员,去国外继续休养,把身体养好。目前的情况,她留在这里休养,怕是安生不了。你知道,狗仔就像赶不走的苍蝇。只有她人不在国内,才能尽量避免后续的负面影响。人们都是健忘的,过一段时间,等这件事的热度在所有人心里淡了,她再回来,她依然是邓太太。”

    “嗯。”邓子墨点点头,看着姐姐镇定果断的模样,心里难免酸涩。

    现在整个邓家,等于就剩下他姐弟两个相依为命了。

    邓老爷子突然离世,公司内部已局势动荡。加上邓太太出轨丑闻的影响,使得邓卉两姐弟在公司的处境,举步维艰。

    邓卉每天忙公司的大小事物。应对董事会和股东们的刻意刁难,已经焦头烂额自顾不暇了,根本抽不出那么多时间去医院探望。于是邓子墨就担负起了照顾母亲的任务,每天在医院跑和家里之间往返。

    唐景森还是像往常一样,接送邓卉上下班,一起吃饭,抽空约会。

    对于邓太太的事,他只字不提,就好像他从来不曾听说过一样。

    这天晚上唐景森照例送邓卉到家门口,转身离去时,邓卉开口叫住了他“景森,我妈……”

    转过身看向邓卉,面容在阴暗的光线里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跟我订婚的是你,你妈如何,你家如何,这些都不会影响我们俩。”唐景森平静地说。

    面对着自己最爱的男人,邓卉心里涌起阵阵酸涩,她一颗心里都是他,以至于从小对自己百般呵护的父亲,她都忽略了。

    以至于父亲病重,都要找特定的时间去做手术,为的还是自己,可最后父亲还是离开了。

    “你要不要考虑解除婚约?”邓卉悠悠地开口道。

    解除婚约么?唐景森不是不想,想到医院里彻夜难眠的钱朵朵,和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失去的孩子,唐景森心下难免痛苦。

    可他心里清楚,虽然钱朵朵遭受的一切因邓家而起,可是始作俑者不包括眼前这个女人,她只是刚好生为了邓家人而已。

    现在这个局面,邓老爷子去世,邓太太外遇重伤,她一个弱女子独当一面。作为人尽皆知的未婚夫,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解除婚约,那他还是男人吗?

    虽然最终不一定会娶她,但是唐景森也做不到在这个时候,丢下她独自去面对困境。

    “卉儿,我知道你很能干,但你毕竟是个女人。无论今后如何,至少此时此刻,我依旧是你未婚夫。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累了,我的肩膀借给你靠。”唐景森淡淡一笑。

    听到唐景森的回答,邓卉红了眼眶。没有人知道,这段时间她有多辛苦。

    从父亲去世母亲重伤之后,白天她与公司别有用心,想要借机上位的股东斗智斗勇,晚上回家,还有家里的大小事情需要她来解决。邓卉很累很累,可她不能撒手不管。公司是父亲一生的心血,她做不到把公司拱手让人。家里现在唯一的男人就是自己的弟弟邓子墨,可是他今年才从学校毕业,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懂。

    邓太太嫁进邓家这么多年,任何事情都是不管的,她就在邓老爷子的宠爱下自己享受人生了。

    现在,家里没有家长了,小事管家能做主,重要的事,还得邓卉拿主意。

    也是在这一刻,邓卉觉得,母亲真的太幸福了。父亲在世,她靠父亲,无忧无虑了一辈子。父亲去世,她躺在重症监护室,全然不知外面已变了几重天,现在邓家上至公司下到家庭,都靠自己的一对儿女勉强操持。

    每天她的神经都绷的很紧,像一根弦,随时可能会断。

    如果没有唐景森在背后支持她,给她力量,她恐怕真的坚持不下去,在她看到公司的事越来越顺手,一切都渐渐明朗起来的时候。她的母亲出事了,而且还是丑事。这一波接一波的打击,已经让她苦不堪言。

    “景森,谢谢你,你能抱抱我吗?”邓卉疲惫地说。

    唐景森主动俯身过去,轻轻拥住了邓卉,“卉儿,你是最棒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度过这个难关。”

    “景森,生命中有你,真好。”邓卉疲惫的心里此刻满满的都是幸福,在失去父亲强有力的保护和支持后,所幸还有唐景森在,她爱的人一直在默默陪着她。她得到了一个更强大的男人支持。

    唐景森目光渐渐沉了下去,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也许,就在不久以后,她会恨他入骨,但他真的不介意。

    他没有想要伤害邓卉,但伤害钱朵朵和孩子的人必须付出应得的代价。

    在邓卉知道真相前,他要把钱朵朵安全送出国,不能打草惊蛇。

    林逸凡出院以后,医生建议他静养,骨折虽不是大伤,可是如果没处理好,后期也会很麻烦。

    但他放心不下钱朵朵,来到锦康医院,想要看看她,却根本查不到钱朵朵的任何资料。她在这里住院,是没有录入系统的,前台查不到她在哪个病房。

    如果问唐景森,他不但不会说,或许还会暗中阻拦。想来想去只能找顾锦辰了,这家医院好歹是顾家的产业,顾锦辰动用一下关系,打听一下应该不是问题。

    “锦辰,是我,我在锦康医院,你知道朵朵在哪个病房吗?”林逸凡在电话里问。

    顾锦辰有些为难地说“景森好像挺忌讳看见你的,不太乐意你跟钱朵朵见面。”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看看她。”林逸凡在电话里解释道。

    “你上顶楼,报你的名字,我现在打电话过去,会有人带你去见她。”顾锦辰说完挂断电话。

    林逸凡乘电梯到顶楼,出电梯以后,走到服务台,报了自己的名字,马上有人领他去了钱朵朵的病房。

    病房里,红姐和紫玲都在。林逸凡因为胳膊骨折,不方便拎太重的东西,所以买了一束玫瑰花过来了。

    当他捧着一束玫瑰花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红姐和紫玲都怔住了。

    “朵朵,林总来了。”紫玲小声提醒了一句。

    钱朵朵扭头看向门口,见林逸凡的胳膊打着石膏,“逸凡哥,你的胳膊怎么了?”

    “没事,摔了一下,骨折了。被锦辰笑话了好几天,看样子,我锻炼的太少了。”林逸凡自嘲地笑道。

    “好漂亮的玫瑰花,可是房间里没有多的花瓶了,而且朵朵对玫瑰花过敏,你看,我们都是带了百合过来……这束花,介意转送给我吗?”紫玲笑道。

    钱朵朵其实对花并不过敏,但她知道紫玲的用意,这么一大束红玫瑰放在病房里,等唐景森晚上来了,这一束玫瑰花就是明摆着告诉他,有其他人来过。假如再知道是林逸凡送的,不是无故平添事端吗?

    林逸凡看到房间的花瓶里全都插了大束的百合花,淡淡一笑,“看来,是我买错花了,我不知道朵朵对玫瑰花过敏,下次我也带百合过来。”

    “下次?我可不想有下次了,我再也不要住院了。”钱朵朵调皮的扁扁嘴。

    她心里也清楚,暗中对自己下手的人跟林逸凡无关,所以不想让他有太大压力。

    钱朵朵这段时间真的很辛苦,先是住院养胎,好不容易出院了,结果又住进来了。

    林逸凡笑望着她,“看你恢复的不错,气色挺好的,应该很快可以出院吧。”

    “嗯,医生说下周可以出院。”钱朵朵说道。

    “林总,我要出去一趟,把送红姐回家。在我回来之前,麻烦你陪朵朵一会儿,行吗?”紫玲觉得她和红姐坐在这里,有点不合适了。

    红姐笑望着林逸凡,“林总是那天摔的吧?”

    “我没事,就是觉得对不起朵朵,如果不是我……”林逸凡内疚地低下了头。

    “不关你的事,有人处心积虑要害我,反而连累你跟我一起受伤。”钱朵朵看到林逸凡因为保护自己摔骨折了,反倒对自己觉得内疚,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对方跟林逸凡无怨无仇,一切都是冲她来,林逸凡跟她在一起,纯粹是跟着自己受拖累了。

    红姐扶着桌子,慢慢站了起来,“你们俩好好聊聊吧,我累了,让紫玲送我先走,明天再过来。”

    “红姐,你怀孕身子沉,干什么都不方便,不用天天过来的。”钱朵朵说道。

    “没事,我在家闲着也是无聊,没事多活动活动,对孩子好。”红姐笑着说。

    “我一会儿就回来。”紫玲说完看了林逸凡一眼,“林总,朵朵的护照,你带过来了吗?”

    “带过来了。”林逸凡除了不放心想亲眼看看钱朵朵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了送护照的。

    紫玲和红姐走后,林逸凡将护照交给了钱朵朵,“上次就该给你,没想到……”

    “逸凡哥,你不要自责,真的不关你的事。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钱朵朵平静地说。

    林逸凡神色莫测地看向她,“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逸凡哥,我是非常信任你的,我想让你安排我离开,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到我的地方,包括唐景森。瞒过他,才能躲过那些真正想害我的人。”钱朵朵目光坚定地看着林逸凡。

    林逸凡不解地看着钱朵朵,“你办护照不是为了出国吗?”

    “之前的确是这个打算,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唐景森其实一直暗中有安排人保护我,可是我出事的时候,他的人被截住了,才导致没有人及时赶去救我。我在明处,别有用心的人在暗处,长久下去,只要他们有心害我,我防不胜防。我打算用护照掩人耳目,制造一个我出国了的假象,但其实……”

    钱朵朵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她的意思林逸凡明白了,“你想留在国内,理由是什么?孩子没了,你完全可以出国留学,给自己充电,走出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逸凡哥,我怀的是双胞胎。”面对林逸凡的疑惑,钱朵朵微微一笑,当着林逸凡的面,掀开了被子,拉着他的手放在了小肚子上。

    林逸凡震惊地看着她,“还有一个?”

    “是的,这是个坚强的天使,他没有丢下我离开。逸凡哥,你明白了吗?我已经失去了其中一个孩子,这个宝宝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在国外,挺着个大肚子,人生地不熟的,我妈还要照顾我外婆,万一……”说到这里,钱朵朵抬起头,目光如炬地盯着林逸凡“你欠我一个宝宝,这个宝宝,你一定要帮我留住,这是你欠我的。”

    林逸凡想起了三年前,一尸两命的许晴玉。看着眼前的钱朵朵,她已经失去一个宝宝,而且是因为他发生的意外,就算豁出这条命,他都要护她周全。

    “朵朵,谢谢你信任我,我会尽全力护你们母子周全。”林逸凡答应下来。

    顾瑜坐在书房里,看着手机屏幕里的钱朵朵和林逸凡,微微皱眉。

    这个病房里,唐景森让人安装了监控以后,他就命人拆掉了。后来再安装,他就让人再拆掉。

    来回几次下来,唐景森知道是顾瑜命人清理的,便没有再安装。

    可是打消了唐景森在病房里装监控的念头之后,顾瑜却又装了新的监控,连接到自己手机上,每天都会抽空盯着病房里的钱朵朵和进出病房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怕她再出意外。

    连续盯了好几天,都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来来去去除了医护人员,无非就是紫玲和红姐,陪着钱朵朵,几个女人东聊西扯。

    没想到,今天让他看到了意外的一幕,没想到这丫头人小鬼大,居然想到声东击西的办法去迷惑敌人,这让顾瑜对她禁不住另眼相看了。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血脉,遇事不乱,还是一个女孩子,让顾瑜很是欣慰。

    只不过欣慰的同时,也在担忧,方法固然可行,只是这个林逸凡真的可靠吗?

    顾瑜心里也有顾虑,出国虽然好,但如果钱朵朵在国外,想保护她,就没那么方便了。

    他不否认,钱朵朵这个办法很好,但是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宝宝,连唐景森都没有告诉,却告诉了林逸凡,着实让人意外。

    红姐和紫玲每天来医院看她,还有唐景森的管家兰姨也是每天在医院陪着。听说红姐和紫玲是她最好的朋友,唐景森的管家对她也是关怀备至的长辈,可她谁都没有说,唯独告诉了林逸凡。

    “帮我约见林逸凡。”顾瑜必须亲自见林逸凡一面,确保了林逸凡绝对可靠,才能放心。

    “是,顾董。”

    林逸凡接到顾瑜助理的电话时,他还在医院,正好兰姨来了,他向钱朵朵道别,然后离开了医院。

    “兰姨,帮我把护照放进我包里吧,逸凡哥是来给我送护照的。”钱朵朵微笑把护照递给了兰姨。

    兰姨点点头,打开衣柜的门,将护照放进了钱朵朵的包里。

    回过身来,兰姨不舍地看着她“钱小姐,你真的要走吗?”。

    看着兰姨失落的表情,钱朵朵知道兰姨对自己是真的关心,在柳如烟没出现以前,除了紫玲和红姐,就数兰姨对她最为照顾。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和唐景森那段不光彩的关系,对自己有任何偏见和怠慢。

    她把兰姨拉到床边坐下,拉着她的手说“兰姨,我知道你放心不下我,我也不舍得你们。可是我难道要留在国内,等着参加唐景森和邓卉的婚礼吗?之前因为孩子,我真的想过留下来。可如今……况且我妈已经帮我办理了退学,国外的学校也联系好了,我就当出去散散心吧。你也希望,我能有一个好的将来,能早点儿完成学业吧。”

    兰姨陷入了沉默,说心里话她是希望钱朵朵留下来,因为她知道,钱朵朵走了,唐景森会很伤心。

    虽然他们两人的感情让外人来评判的话,是有悖世俗的。可她是一路看着他们走过来的,知道他们是在乎彼此的。

    当初被迫带到兰苑,从开始的不情愿,到现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一路走来,其实钱朵朵是最受委屈的那个人。

    如果钱朵朵留下,对她来说也是不公平的。那就真的像钱朵朵自己所说的,失去了孩子,还要看着唐景森跟邓卉结婚,对她来说是何等的打击。

    “兰姨就是舍不得你,唐总他是真的喜欢你。”兰姨平静地说。

    钱朵朵没有再说什么。如今对于她来说,什么都没有她的宝宝重要,她最重要的事,是保护好仅有的一个宝宝,平安的把宝宝生下来。

    “兰姨,我饿了。”钱朵朵岔开了话题。

    林逸凡接到顾瑜助理的电话,约他见面,地点是顾氏集团名下的皇冠酒店。

    司机开车,将林逸凡送去了酒店,在顶楼的总统套房,林逸凡见到了顾瑜。

    “顾叔叔,您找我。”林逸凡笑着朝顾瑜走了过去。

    顾瑜是一位精明的商人,但他身上又有一股文人的儒雅气,这些年轻的后辈们,无论是唐景森,还是林逸凡,亦或者是林非凡,他们都很敬重顾瑜。

    “过来坐,胳膊上的伤没事吧?”顾瑜招呼道。

    林逸凡尴尬地笑了笑,“说到这伤,我被锦辰笑话了好几天,一个大男人。还能摔骨折了。”

    “要注意劳逸结合,知道你很努力,但是要多关心自己的身体。”顾瑜心里其实很欣赏林逸凡。

    身为私生子的他,要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的努力,来获得成功和别人的尊重,他在短短几年,做到现在这样,并且没有私生子上位之后的那种心理阴暗和扭曲,相反为人正直坦率,真的难能可贵。

    长期熬夜加班,这么年轻,随便摔一跤就能骨折。可见,他有多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嗯,锦辰说,等我好了,拉我健身去。这次受伤,也让我意识到,该好爱自己了,自己强大,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林逸凡说的很隐晦,但是顾瑜因为看到了监控,所以知道他隐藏背后的含义是指什么。

    顾瑜领着他一起在窗边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你知道了朵朵的秘密,她很信任你。”

    “顾叔叔……”林逸凡吃惊地看向顾瑜。

    “朵朵和你一样,她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又知道了一个秘密。”顾瑜给他倒上一杯茶。

    林逸凡愣在当场,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和自己一样?对他非常重要?

    顾瑜微笑着看向林逸凡,想到自己私生子的身份,回想一下钱朵朵入住的病房,以及对各种信息的保密程度,种种迹象终于让他慢慢理清了头绪。

    钱朵朵是顾瑜的私生女?

    那她和顾锦辰岂不是…………

    “锦辰知道吗?”林逸凡故作镇定地问,其实他内心早就暗流激涌了。

    “我也最近才知道的,除了我和她妈妈,没有别人知道。”顾瑜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

    “连锦辰都瞒着的事情,您为什么要告诉我?”林逸凡不解地问。

    “因为朵朵信任你。而你,也是我十分欣赏的后辈。我相信朵朵不会看错人。确切地说,你和朵朵在医院谈话的内容我都知道。”顾瑜说完看了林逸凡一眼,“逸凡,以你的名义,帮她金蝉脱壳,我暗中协助,可好?”

    林逸凡点点头,“有您暗中协助,这事儿就能容易很多。谢谢您和朵朵信任我,我一定尽全力,护朵朵母子平安。”

    听到林逸凡的回答,顾瑜满意地点了点头“要瞒过唐景森,怕是不容易,我们得好好筹划一下。”

    顾瑜这段时间一直在想,要怎样妥善安排钱朵朵,现在有了林逸凡的帮助,能好很多。

    如果由他亲自出现,未必能取得钱朵朵的信任,柳如烟也不想让钱朵朵知道,她的生父是谁。

    他正在为这事发愁的时候,没想到,钱朵朵主动找上林逸凡,那就由林逸凡出面,来做这件事。

    钱朵朵住院半个月后,终于出院了,出院当天,唐景森亲自过来接她,想让她回兰苑休养,但是她拒绝了。

    “我想回我爸那边去,你那么忙,不用管我了。”钱朵朵语气冷淡地说。

    唐景森能感觉到钱朵朵的疏远,他每天晚上,都去医院陪她,可是却明显的感觉到,她对他很警惕,好像提防着他什么,这让他很是疑惑。

    而钱朵朵不敢跟他亲近,是因为她的肚子显怀了,身材瘦弱的她,只有肚子长了肉,说出去谁会相信。

    她不能让唐景森发现宝宝在存在,一旦唐景森知道还有一个孩子,他一定会留她在身边,尽全力保护她。

    可是,他那么大的动作,费尽周折地保护她,必然也会惊动那些坏人。

    还不如,瞒着他,不让他知道的好。

    “朵宝儿,你还在怨我吗?”唐景森心疼地看着她。

    钱朵朵一把推开唐景森,“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不否认,我在怨你,我甚至有点儿恨你。唐景森,你有没有想过,你才是害死我宝宝的真正凶手。那些人,全是冲着你来的。因为你,他们才会这样针对我。现在请你离我远一点儿,你离我越远我就越安全。爱你我怕了,爱你我痛了,爱你真的又伤又痛又累。”

    唐景森剑眉紧紧在皱成一团,看到他那样,钱朵朵有些心软了,但是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她也只能狠心这么做。

    就像他为了她,狠心赶走她一样,她为了宝宝,也只能狠心伤害他,总有一天,他会懂的。

    可是,当唐景森看到来接钱朵朵出院的人是林逸凡时,他的双拳握紧又松开,然后再度握紧。

    “唐总,两点有一个重要会议。”安娜看唐景森情况不对,赶紧上前劝说。

    唐景森与林逸凡目光相对,林逸凡显得从容淡定,唐景森却怒目圆瞪,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

    林逸凡平静地看着唐景森,他心里其实是羡慕唐景森的,钱朵朵年纪轻轻,却如此勇敢,为他生孩子。

    钱朵朵为了保全孩子,连金蝉脱壳的计谋都想到了,如此聪慧的女子,他怎么就错过了呢?

    如果从丽江回来以后,母亲没有病重去世,也许他真的会去找她。

    那时候她们家还没有卖掉房子,她还是朝气蓬勃的大一新生,他终是晚了。

    有些事,就好像是命中注定的,在夜未央的那晚,他居然没有认出她。

    等他出差回来,钱朵朵已经住进了唐景森的兰苑别墅。

    那一天。钱朵朵伤心欲绝,给他打电话,他约她重回丽江,寻找失去的那段美好回忆。

    他在机场没有等到她,却等来了唐丝丝,却在进安检后,看见了泪流满面的她。

    他们一次一次地错过,最后,越走越远,直到她爱上唐景森。

    许晴玉爱的也是唐景森,钱朵朵一样,她们都爱上唐景森。

    所以,帮着钱朵朵一起虐唐景森的心,林逸凡是非常乐意配合的,他不仅配合,而且这出戏还演过了。

    比如现在,钱朵朵上他的车,他迎上来,轻轻揽住她的肩,护着她上车。

    他在动作,在钱朵朵看来,是贴心的爱护,说明他有绅士风度。

    可是唐景森却恨不得上前砍了林逸凡的手,碰他的女人,还搂她的肩。

    安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怕唐景森沉不住气,上去动手,好在,他稳住了。

    “放心,我不会把他怎么样。当着朵朵的面,我要大度,她希望我大度。”唐景森也不知道是说给安娜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安娜听到他这么说,松了一口气,“唐总,他们的车已经走了,我们也回公司吧。”

    “安娜,会议取消,我不回去了。”唐景森说道。

    安娜顿时蒙了,“唐总,今天的会议你一定要参加,唐董事长会来。”

    唐景森剑眉一挑,道“他来做什么?”

    “选妹夫。”安娜也不隐瞒。

    “他看不上乔东林?”唐景森明白过来。

    唐氏集团这些股东里,也有一些条件比较不错的。有的是离异,有的是丧偶,有好几个人年轻时都追求过唐秋燕。

    郑少城有私生女,还外遇,现在更是闹出这种丑事,他人虽然死了,但他是唐秋燕的前夫,还是很丢脸。

    唐老爷子心急,想给唐秋燕选个妹夫,这一次,他是绝对不会由着唐秋燕的性子来,她已经选错一次了。

    “不清楚,还是回去吧。”安娜劝道。

    “走,回公司。”唐景森也是没有想到,唐老爷子会这么心急。

    回到红姐住的地方,小保姆高兴地迎了上来,“红姐,我做了好多菜,汤马上就好了。”

    “先开饭,一会儿再喝汤。”红姐笑着说。

    林逸凡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帮着一起把钱朵朵的东西拿进屋,说“到吃饭时间吗?”

    紫玲怔了一下,林逸凡这意思是要留在这里吃饭吗?

    “逸凡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你忙的话,就先走吧。”钱朵朵其实感觉到了,林逸凡比较严肃,他如果留在这里吃饭,大家都会不自在。

    钱平安一直默默地跟着拎东西,林逸凡这种大人物,他也不想上前去巴结,就是客气地打招呼就行。

    “是啊,是啊,朵朵有我们照顾呢。”紫玲赶紧跟着附和道。

    林逸凡头对上钱朵朵的视线,一双眸子静如深潭完全令人察觉不出异样,“那我先走了。”

    “逸凡哥,我送你。”钱朵朵跟在林逸凡身后,走出了门口,因为是在自家院子里,所以紫玲和红姐就没有跟上去。

    走了几步之后,钱朵朵小声说“逸凡哥,对不起啊,改天我单独请你吃饭。今天不方便留你,你在这里。他们会不自在。”

    “我很吓人吗?”林逸凡不着痕迹地看向钱朵朵。

    钱朵朵有些尴尬,“没有,你比较严肃。”

    “我不是很爱笑。”林逸凡几不可闻的浅笑出声。

    钱朵朵当然知道他不爱笑,他不笑的时候,就特别严肃,他要是往餐桌前一坐,红姐和紫玲都不敢伸筷子了。

    “你多吃点儿开心果,就会笑了。”钱朵朵半开玩笑地说。

    林逸凡终是笑出声,连着俊冷五官也柔和不少,“好,我回去就吃。”

    “就送你到这儿了,我可不敢走出院门。”钱朵朵也是真的怕了。

    林逸凡点点头,“回去吧,好好休息,你说的事,我安排好就通知你。”

    “嗯,等你消息。”

    之后的几天,林逸凡抽空来看过钱朵朵几次,唐景森也来过,但是都被拒之门外了。

    进入七月以后,天气渐渐热了起来,红姐从怀孕初期反应就比较强烈。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怀孕反应大。

    钱朵朵年轻,一样怀孕,她却什么事都没有,胃口出奇地好。

    短短半个月,钱朵朵的身子都圆了,红姐睡醒午觉下楼,看见钱朵朵坐在沙发上吃水果。

    “朵朵,我怎么觉得你胖了不少啊。”红姐发现钱朵朵小脸圆了,小腰也粗了。

    钱朵朵乐呵呵地说“谁让你家小保姆做菜这么好吃,把我养肥不少,最重要的是,我胸也大了。”

    “瞧你那小样儿吧,小心吃胖了嫁不出去。”红姐没多想,这段时间,钱朵朵出院以后,跟着她一起吃有营养的,没想到,红姐吃不下,倒是把她给吃胖了不少。

    紫玲是傍晚的时候来了,“今晚他有事,不来了,我来看看你们。”

    “紫玲,你看看朵朵,是不是胖了。”红姐说道。

    紫玲看了钱朵朵一眼,“不胖,她以前太瘦,这样挺好。”

    “你看她都长小肚腩,天天躺着吃……”说到这里,红姐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钱朵朵正在吃苹果,听到红姐的话,她愣了一下,没有出声。

    紫玲朝红姐挤了挤眼睛,说什么不好,说她的肚子,那里面开始有两个宝宝,突然没有了,就跟吹大的气球,放掉气以后,也要给它时间恢复啊。

    “朵朵,红姐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年轻女孩子,也不能完全不顾身材。”紫玲赶紧替红姐开脱。

    钱朵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我小肚腩很明显吗?”

    “不明显,一点儿也不明显。”紫玲嘿嘿一笑。

    钱朵朵不信,走到镜子前看一眼,还别说,穿着睡裙,真的有点显怀了。

    “我是不是像那些生完孩子的产妇,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瘦下去啊?”钱朵朵问了一句,她其实是故意误导她们俩。

    红姐笑着走上前,拉着钱朵朵的手说“没事,等你满月了,你多运动,就瘦下去了。”

    “嗯,紫玲姐,你帮买几套衣服呗,不显胖的。你说我,孩子没生下来,还把肚皮给撑大了,弄得我漂亮衣服都穿不了。”钱朵朵尽量表现地没心没肺。

    紫玲一听,马上说,“包在我身上,我吃完饭,就去逛街。我也惦记,小保姆的厨艺,做菜太好吃了。”

    晚上,钱平安回来,买了一个大西瓜,紫玲吃完饭,又吃了两块西瓜,才离开。

    钱朵朵晚饭吃的太饱,所以没有吃西瓜,等她消化差不多的时候,看见还有两块西瓜没人吃,刚想伸手就被钱平安发现了,“朵儿,你不能吃西瓜,小月子也是月子,不能吃凉的。”

    “我……我就吃一小块。”钱朵朵嘴馋的不行,她以前也没发现自己这么好吃。

    “一小块也不行,西瓜凉性的,吃了不好。”钱平安赶紧把西瓜拿走了。

    红姐笑了起来,“为你好,你也只尝了一小块。”

    “好吧。”钱朵朵扁扁嘴,她忘记了,她不是孕妇,她是小产的女人。

    快要睡觉的时候,紫玲回来了,大包小包买了好多衣服。

    钱朵朵一直在房间试衣服,发现漂亮的,能显瘦的,就留下了,不喜欢的,紫玲第二天去退货。

    当天晚上,小保姆就帮着把钱朵朵的新衣服给洗干净晾上了。

    钱朵朵躺在床上睡不着,给林逸凡打了一个电话,真心不是她故意催他,而是真的不能等。

    这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很容易引起怀疑。

    林逸凡还在公司加班,接到钱朵朵的电话,很意外,“朵朵,你还没有睡?”

    “睡不着,今天红姐说的胖了,再拖下去,怕是藏不住了。”钱朵朵小声说道。

    “7月1号,唐秋燕与唐氏集团营销部总监乔东林大婚。那一天。很多人都会去参加婚礼。我打算打你一起去,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们直奔机场。”林逸凡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钱朵朵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去参加婚礼?

    “我为什么要去?”钱朵朵不解问。

    “因为那天我要去参加婚礼,缺个女伴。”林逸凡其实想说,那天唐景森会在。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