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74章 怀孕走漏风声

    夜凉如水,病床旁的椅子上,唐景森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钱朵朵,她已经睡着了,眼角还有一滴残留的泪。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小脸,拭去她眼角的泪,内心一片宁静。

    唐景森以为她过的很好,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医院。

    顾锦辰接到唐景森的电话,调查凤城所有的医院,看看钱朵朵在哪儿。

    没想到,钱朵朵就在顾氏旗下的锦康医院。

    顾锦辰把主治医生叫到办公室,威逼利诱后,主治医生将钱朵朵的情况,全都告诉他了。

    怀孕,先兆流产,保胎,当这些字眼蹦出来的时候,顾锦辰震惊了。

    钱朵朵怀孕了,她一直住在兰苑,这孩子除了是唐景森的,那也还是唐景森的。

    唐景森都要结婚了,钱朵朵如果把孩子生下来,这叫什么事?

    他立即给唐景森打了电话,“景森,你在哪儿,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唐景森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用餐的邓卉,“我和卉儿在外面吃饭。晚点给你回电话。”

    “好。”顾锦辰识趣地挂断电话。

    他坐在院长办公室,看着主治医生和院长,“你们确定,是我爸亲自下的令?”

    “是,顾董要求保密。”院长战战兢兢,拿着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

    “你们几个叛徒,让你们保密,我一问,就全告诉我了。”顾锦辰冷冷地看着他们。

    主治医生和院长顿时慌了,他们俩经不起顾锦辰的连环轰炸,威逼利诱,没成想,招了,却落得一个不忠的罪名。

    “顾总,我们错了……”

    “嗯,错得离谱,让保密,还能招了。不过,我喜欢,这种错,只准对我一个人犯。我是我爸的儿子,我爸的事,就是我的事,但是除了我和我爸,不能再有人知道。我妈都不行,明白吗?”顾锦辰冷冷地看着他们俩。

    “是。”院长连连点头。

    主治医生松了一口气,差点儿被这太子爷给玩死了,吓出一身冷汗。

    随后,顾锦辰给顾瑜打了一个电话,他只是好奇,顾瑜为什么要帮钱朵朵?

    顾瑜当时正在书房,接到顾锦辰的电话时,他已经知道顾锦辰去了医院。

    “你都知道了?”顾瑜了解自己的儿子,以顾锦辰的手段,他们怕是不敢不招。

    顾锦辰略带玩味儿笑道“你认识钱朵朵?”

    “她母亲的现任丈夫是华尔街金融巨子,我与先生是在一次酒会上认识的。他太太来请我帮忙,我不好拒绝,至于钱朵朵本人,我对她的事并没有兴趣。”顾瑜隐瞒了他与柳如烟的私交,直接将柳如烟的丈夫搬了出来。

    顾锦辰信以为真,“原来是这样,既然你都答应帮别人,好人做到底,继续把钱朵朵藏在咱们医院吧。”

    “锦辰,你最好不要卷进这件事情里面来。”顾瑜没有明说,但他知道钱朵朵与唐景森的关系。

    “爸,我做事有分寸,放心吧。这件事,千万别让我妈知道。”顾锦辰是担心郑丽莹知道了,打牌时说了出去,到时候,钱朵朵怀孕的事,就人尽皆知了。

    “你不说,我肯定不会说。”

    顾锦辰笑了起来,“爸,你嘴这么严,心里藏了不少事儿吧?”

    “你这浑小子,开起你爸的玩笑了。”顾瑜笑骂了一句。

    “我不想弄成林非凡那样。”顾锦辰用玩笑的语气,说出了自己不希望顾瑜在外面有私生子或者私子女。

    当年的林家少爷林非凡,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小三领着私生子上门,逼死正室。正牌林家少爷打入冷宫,住寄宿学校,小小年纪就出国留学,过上了浪子般的生活。

    顾锦辰虽然表面上跟林逸凡关系不错,可是心底里,还是替林非凡感到婉惜。

    “爸爸不会给你弄个私生子回来,爸爸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儿子。”顾瑜在电话里平静地说。

    “嗯,我妈那么强悍,借你一百个胆子,你也不敢啊。爸,虽然这次订婚,我被甩了,但是我很高兴,真的。”顾锦辰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过任何新闻和媒体,关于唐丝丝取消订婚的事。

    要知道,订婚当天,出来三个抢新娘的,他心里乐开了花,脑海里立马蹦出三个字抢走吧。

    “你就那么不想娶唐丝丝?除了唐丝丝,凤城没有你爸看得上眼的女孩子。”顾瑜倒也没有掩饰。

    “爸,你想不想有一个混血儿的孙子?”顾锦辰开玩笑地问。

    顾瑜也笑了,说“这个可以有,一个不够,来一打吧。”

    “成,我给你生一个足球队儿。”

    父子俩有说有笑,聊完电话,顾锦辰便离开了医院。

    回到住处的时候,阿姨正在厨房做饭,钱朵朵的外婆住院以后,红姐就把阿姨还给紫玲了。

    “顾少回来了,紫玲小姐在洗澡。”阿姨笑盈盈地说。

    “嗯,晚上做什么好吃的?”顾锦辰将手机和钥匙往茶几上一扔。

    “清蒸桂花鱼,蚝油西生菜,还有紫玲小姐爱吃的粉丝蒸扇贝。”

    “她爱吃粉丝蒸扇贝?”顾锦辰有些意外。

    “紫玲小姐还喜欢奶油蛋糕,但是她又怕胖……”说到这里,阿姨笑了起来。

    顾锦辰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我下楼买点儿东西。”

    紫玲洗完澡出来,阿姨告诉她顾锦辰来了,下楼买东西去了。

    她赶紧回房换衣服,头发还没吹干,顾锦辰就回来了,手里拎了一个寸的奶油蛋糕。

    “怎么买蛋糕了?”紫玲有些意外地看着茶几上的蛋糕。

    “我帮你吹头发。”顾锦辰走了过去,拿起吹风机,他是很想装一回贴心男人,但是一个不小心,把紫玲的头发都卷进了吹风机里,然后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

    还好紫玲反应快,感觉头发扯得痛,立即伸手拔掉了电源线。

    “顾锦辰,顾大少爷,麻烦你离我远一点儿,谢谢。”紫玲一把推开了顾锦辰,然后大声喊阿姨过来帮她。

    扯断好多头发,才将吹风机从紫玲的头上弄下来,弄巧成拙说的就是顾锦辰了。

    “宝贝儿,我不是故意的。”顾锦辰有些窘迫,明明是想表现一下,结果……

    “呵呵……顾锦辰,你等着,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紫玲狠狠瞪他一眼。

    “做到天亮?”顾锦辰满脸欣喜地看着她。

    “到时候我就知道了。”

    吃完饭,阿姨就被放假了,明天早上回来就行,阿姨也乐得自在,收拾完厨房就撤了。

    顾锦辰期待紫玲在床上惩罚他,也非常满意她回房间,这种惩罚方式。

    可是后面发生的事,却让他很崩溃,他被紫玲用绳子绑在床上,双手和双腿都不能动。

    她穿着清凉的睡衣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就是不给他,这就算了,还拿出玩具逗他。

    他全身都要着火了,她却直接戴上耳朵。听着音乐,在床边铺了一块瑜伽垫,做起瑜伽来了。

    “宝贝儿,我错了,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过来呀……”

    紫玲不理他,继续练瑜伽,顾锦辰难奈这种折磨,“紫玲儿,我的小宝贝儿,上来……”

    “上哪儿去?”

    “上来。”顾锦辰坏笑道。

    紫玲从地上爬了起来,拿出一个矿泉水瓶,里面有很多奇怪的虫子爬来爬去,“上哪儿,让这些虫子上你的身?”

    “噢,不要,除了你,我什么都不要。”顾锦辰最怕多脚的小虫子了,看到那些东西,他怕了。

    “试试吧。”紫玲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

    顾锦辰笑了,“宝贝儿,你放了我,我告诉你钱朵朵在哪儿。”

    紫玲激动手一滑,矿泉水瓶掉到了顾锦辰身上,他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放心,瓶口盖的很紧。”紫玲赶紧将瓶子扔到一边,解开了绳子,顾锦辰一张俊脸都气黑了。

    紫玲笑着扑到他身上,亲了他一眼,“不要生气嘛,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们俩扯平了。现在告诉我,朵朵在哪儿?你查到她在哪个精神病院了?状态怎么样?可怜的朵朵,小小年纪,失个恋就把自己逼得精神失常了。”

    顾锦辰有些烦燥地推开她,她又扑了上去,“别生气嘛,锦辰,锦辰……”

    紫玲一撒娇,顾锦辰就心软了,轻轻地搂着她,“你先告诉我,谁跟你说,钱朵朵在精神病院的。”

    “好像是她在电话里说,好像是我猜的,我也不知道,反正病了在医院。”紫玲也不太确定了。

    “她是在医院,但不是精神病院,而是在某个高级的私人医院妇产科。”

    紫玲顿时蒙了,“妇产科?她怀孕了?”

    “嗯。”顾锦辰点点头。

    “唐景森知道吗?”紫玲忙问。

    “我准备告诉他来着,他跟邓卉在吃饭,说晚点儿回电话给我。”顾锦辰话音刚落,紫玲立即跳下床,跑去茶几上,拿了他的手机进房。

    紫玲将手机递给顾锦辰,“立即给唐景森打电话,朵朵怀了他的孩子,他还要跟邓卉结婚吗?”

    “玲儿,朵朵还小,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如果没有孩子,她可以重新开始,景森和卉儿……”

    “打电话,快打电话。”紫玲没有耐心听他废话,她现在就想让顾锦辰立即通知唐景森。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唐景森正在邓老爷子的书房,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直接挂断了。

    “谁的电话,你忙的话,就先走吧,改天再说。”邓老爷子说道。

    “锦辰打来的,没什么要紧事,约了一起喝酒,打电话催我而已。”唐景森随口说道。

    邓老爷子点点头,“子墨这段时间,学校不去,朋友也不见,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平日里最崇拜的就是你,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他。”

    钱朵朵离开兰苑的第二天,唐景森就让顾锦辰把韩珍珍放了,说是放,其实是扔到路边。

    韩珍珍回来以后,得知了邓子墨的事,立即去警察局澄清事实。

    告诉警察她就是视频里的女孩子,邓子墨与她是表兄妹关系,那视频不是真的,而是有人故意恶作剧,整蛊他们。

    邓老爷子又砸了一笔钱,这才将邓子墨保释出来,为了避免邓子墨尴尬,韩珍珍被送出了国。

    临走前,邓老爷子私下见过她,她将自己失踪这段时间的遭遇全都告诉了邓老爷子,却始终不肯告诉邓老爷子,背后教唆她的人是谁。

    唐景森和顾锦辰那么折磨她,她都宁死不招,能让她如此拼命护着的人,除她的亲姑姑,还能是谁?

    邓老爷子其实也怀疑过自己的妻子,但是她人在国外,而且也跟她确认过,她说没有做过。

    可是,种种迹象表明。除了她,不会是别人。

    只是,邓老爷子都猜到是谁,唐景森会不知道吗?

    但是唐景森还是做出了妥协,他跟钱朵朵分手,命人放了韩珍珍。

    邓子墨的案件中被强和被杀的女人,出现在警察局,他当天就无罪释放了。

    可是,邓子墨却有了心理阴影,因为他真的做了,在药物的刺激下,他是真的跟韩珍珍做了。

    邓老爷子的二十亿能不能为儿女换来平安,他心里并没有把握。

    他之所以会说出让唐景森劝邓子墨,其实也是想试探唐景森的态度。

    “好,我上楼看看子墨。”唐景森爽快的答应了。

    邓老爷子松了一口气。笑着说“去吧。”

    唐景森走出邓老爷子的房间,朝二楼去了,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消息,他打开一看,整个人都愣在当场。

    “景森,水果好了,我陪你一起上楼看看子墨那个臭小子。”邓卉走到唐景森跟前,只见他慌忙收起手机。

    “怎么了?”邓卉歪头看向他。

    “没事。”唐景森接过邓卉手里的水果盘,上楼去了。

    在邓子墨房间坐了几分钟,没说几句话,他就着急走了。

    唐景森走后,邓卉打开监控,回放刚才唐景森在楼梯的片断,看见他收到一条短信,放大,再放大之后,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内容钱朵朵怀孕,速回电话。

    邓卉震惊了,唐景森与钱朵朵分手已经有一段时间,如果钱朵朵这个时候怀孕,那这个孩子……

    她不敢想,也不敢问,急急忙忙下楼,来到邓老爷子的房间。

    “爸……”

    “卉儿,怎么了?”

    “钱朵朵怀孕了。”邓卉一时乱了方寸,她原本以为,唐景森和钱朵朵分手以后,她和唐景森有望走进婚姻的殿堂,可是钱朵朵怀孕的消息,将她的希望全部击碎。

    邓老爷子叹息一声,说“那就趁着他现在关注钱朵朵,安排我手术吧。”

    “爸,如果钱朵朵把孩子生下来怎么办?”邓卉不敢想。

    “你以为孩子那么容易生下来吗?这件事,你不要管,当作什么都不知道。通知医生吧,我要尽快手术。”邓老爷子的身体熬到现在,着实不容易了。

    邓卉看着躺在床上,生活已经无法自理的父亲,用力点点头,“好,我什么都不管。对我来说,您的健康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知道就好。”邓老爷子笑了起来,问了一句“子墨怎么样了?”

    “没日没夜玩游戏呢。”邓卉有些失望地说。

    邓老爷子叹息一声,“希望他能尽快从这件事情里走出来。”

    “他回来的那天晚上,哭着跟我说,他对珍珍做了很可怕的事。之后,他便天天在房间打游戏,不肯出门,吃饭也不下楼。”邓卉对此也没有一点儿办法。

    “给他一点儿时间吧,如果是别人,任何女人,他都不可能这样。因为是珍珍,所以他才会如此自责。”

    “爸,珍珍其实不怪他,他当时神智不清……”

    “联系医生吧,越快越好。”邓老爷子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得知钱朵朵怀孕,唐景森所有的精力都会放在钱朵朵身上,护着钱朵朵不让她出事。

    邓老爷子之所以不敢手术,就是怕做手术的时候,被人动手脚。

    唐景森出了邓家大宅以后,立即给顾锦辰回了电话,知道钱朵朵在锦康医院,他开着车直奔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楼下,他却没有下车,一直坐在车里,静静等待,一直等到深夜,钱朵朵睡着,柳如烟下楼买夜宵,他才进病房去见钱朵朵。

    看到她瘦了很多,看到她睡不好觉,看到她睡着了。眼角还带着泪,唐景森的心痛得揪到了一起。

    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她傻傻地说“唐景森,我很想你。哪怕想你想到哭,我也不会联系你。我会好好睡觉,因为睡觉可以梦见你,就像现在这样……”

    唐景森看到这样的钱朵朵,冰封多年的心,都要被她软化了。

    他好想告诉她“朵宝儿,你不是在做梦,我真的来了,我来看你了。”

    可是他却说出了让她乖乖睡觉的话,而她也真的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她不会知道他来过,她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就像她每天晚上的梦一样,唐景森只是在她梦里出现过。

    柳如烟上楼的时候,被一名护士不小心撞了一下,将她刚买的夜宵给撞洒了。

    而就是这个小插曲,为唐景森争取到了离开的时间,他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他刚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柳如烟便出现了。

    安排唐景森偷偷跟钱朵朵见面的医护人员暗自松了一口气,太险了,差一点儿就撞上了。

    走出医院,唐景森抬头看着夜空,夜空中很多的星星,一闪一闪的。

    人们常说,孩子是天上的小星星,他也有小星星了。在钱朵朵的肚子里。

    唐景森给顾锦辰打电话的时候,他刚打完第一轮床上战役,“怎么样,见到了吗?”

    “见到了,谢谢你。”唐景森在电话里说。

    “打算怎么办,去还是留?”顾锦辰说的去,是打掉孩子的意思,因为紫玲在身边,他不敢直接说打掉孩子。

    “留。”唐景森几乎是毫不犹豫的。

    顾锦辰笑了起来,这个答案显然是在意料之中的,唐景森对钱朵朵是特别的,他一开始就看出来了。

    “知道你的想法,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只要是在我的地盘,保证她不会有事。”顾锦辰在电话里说。

    唐景森唇角微扬。道“你做不了我妹夫,可以做我儿子干爹。”

    “说定可不许反悔啊。”顾锦辰激动地说。

    “看你表现了。”唐景森挂断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紫玲就在顾锦辰秘密安排下,混进了钱朵朵的病房。

    “紫玲姐…………”钱朵朵震惊地看着紫玲。

    “你个小没良心的,住院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如果不是……不是跟踪红姐,我都不知道你藏在这里。”紫玲没有告诉钱朵朵,顾锦辰知道她在这里,唐景森也知道了。

    她也没有告诉钱朵朵,唐景森忍不住,偷偷来看过。

    紫玲什么都不能说,想要保护钱朵朵,就只能让她与唐景森保持距离。

    “你可真有心眼,居然跟踪红姐。”钱朵朵笑了。

    “还笑得出来。看来没啥事儿。”紫玲见钱朵朵安然无恙,总算放心了。

    那之后,红姐和紫玲便轮流着来看她,柳如烟则在办外婆出国的事。

    唐景森自那晚出现在医院以后,就再也没有去看过钱朵朵。他每天照常去公司,下班后去邓氏集团接邓卉下班。

    邓卉已经进入邓氏集团,担任执行总裁一职,邓老爷子安排了一位副总带邓卉熟悉公司业务。

    邓老爷子做手术的时候,只有邓太太陪在身边,邓子墨和邓卉都不在,因为手术是秘密安排的,需要掩人耳目。

    进手术室前,邓太太说“老邓啊,既然娶了我,就不能这么没责任地半路放手。唐景森查到我头上来了,只是没有办法确认是我教唆珍珍对付钱朵朵。要是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

    “我会活着出来的,别担心。”邓老爷子放心不下邓太太,放心不下邓卉,放心不下邓子墨。

    但是命运却好像故意跟他作对,他不动声色,安排的天衣无缝,最终因为错过了最佳手术时间,死在了手术室里。

    噩耗传来的时候,邓卉刚下班,唐景森的车就停在邓氏集团的大门口。

    邓卉走到唐景森车门边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唐景森见她哭成这样,赶紧从车上下来了,“卉儿。出什么事了?”

    “我爸……我爸他……”邓卉已经泣不成声,唐景森什么都没说,走上前,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唐景森没有多问,只是紧紧抱着她,邓子墨意志消沉,邓太太好几次哭晕过去,虽然她不爱邓老爷子,失去这个唯一的依靠,却让她痛不欲生。

    邓卉除了得知消息的当天哭过,之后便一个人扛起了一切,一滴泪都没有流过。

    唐景森与邓卉虽然没有结婚,但他们订过婚,也算是邓家的女婿了。

    邓老爷子的丧事是他操持着办的,因为邓老爷子的突然过世,邓氏集团的股票几度跌停。

    邓太太不管事,邓子墨年幼,邓卉刚进入公司,什么都不懂,邓老爷子突然去世,连个当家作主的人都没有。

    股票天天跌,股东们也乱了,唐景森建议邓卉请职业经理人打理公司,她留在公司跟着学习经营管理。

    邓卉没有管理经验,担心请职业经理人,如果做什么手脚,她也看不出来。

    邓老爷子生前,便安排公司的副总带她,相比起外面进来的人,她更信任自己公司里的人。

    自从邓老爷子去世以后,邓子墨就像一夜之间突然长大了,他终于意识到,他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了。父亲不在了,母亲和姐姐都需要他的保护。

    唐景森并没有趁机吞并公司,还帮着邓卉管理,业务上很多事情邓卉都要问他的意见。

    邓太太终日以泪洗面,唐景森越是帮邓家,她就越是感到恐慌。

    柳如烟一直拖到六月中旬才带着外婆离开,她离开前,钱朵朵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仍然在留在医院继续安胎,过了三个月,胎位稳了才能出院。

    钱朵朵住院期间,听说了邓老爷子去世的消息,也知道唐景森成了邓家的依靠。

    外婆被柳如烟带出国了,红姐因为怀孕,加上外婆出了院,就不能经常来医院看钱朵朵了。

    反倒是紫玲来的挺勤的,紫玲总是有意无意地说起唐景森,钱朵朵不明白她的用意。

    紫玲洗了一个苹果,然后拿了水果刀,在床边坐了下来,“朵朵,唐景森和邓卉暂时不会结婚。”

    钱朵朵躺在床上,看了一眼花瓶里新换上一大束勿忘我,紫玲每次都喜欢买勿忘我,红姐和柳如烟意见倒是一致,喜欢百合花。

    柳如烟出国了,红姐也来的少了,病房里的花换来换去,还是勿忘我。

    “紫玲姐,明天带束百合花,我不喜欢勿忘我。有些事,有些人,该忘就忘了最好。”钱朵朵平静地说。

    紫玲一边削苹果,一边说“你忘得掉吗?你能忘,就不会这么辛苦躺在床上保胎了。告诉你,我听说邓家有一条祖训,家里有长辈过世,子女三年内不能婚娶。朵儿,三年啊,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机会?”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