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72章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手重重拍在桌子上,钱朵朵的心吓得漏掉了半拍,随着“砰…!”的一声响,她肩膀很明显地抖了一下。

    看出她的紧张,林逸凡抬头看向唐景森,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景森,这么多年了,有一个地方你始终没有一点儿没变,被人戳中痛处还是这么容易恼羞成怒。”

    钱朵朵始终低着头,气氛压抑的让她喘不过气,即便现在唐景森已经对她呵护备至,可她仍然没有勇气面对他的怒火。

    窗外下起了阵雨,风夹着雨滴很有节奏地拍打着玻璃,啪啪声一下两下,平稳……缓慢……就像心跳。

    唐景森眸色更深了几分,薄唇轻启,“三年前你争不过我,三年后的今天也一样。钱朵朵我要定了,丝丝也绝对不可能嫁给你,你可以试试看。”说着一把打掉林逸凡搭在钱朵朵肩上的手,拉起椅子上的钱朵朵,“我们走。”

    钱朵朵本能地向后挣扎,他却将她擒住了,大手紧紧握着她的手,根本不给她挣脱的机会,拉着她离开了咖啡馆。

    走出咖啡馆的时候,钱朵朵被唐景森拉着挣脱不了,回头看见林逸凡还坐在窗前,目光直直地看着她。

    “小姐,等一下,那位小姐!”背后传来叫声,钱朵朵回头一看,咖啡馆的保安推着自行车。撑着伞追了过来。她使劲往后挣了挣,“等一下,你送我的单车。”

    保安走到唐景森和钱朵朵面前,把手里的雨伞递给她,“小姐,这是我们咖啡馆为客人准备的雨伞,您的单车也给您推过来了。”

    钱朵朵没有伸手接保安递来的雨伞,静静地看着那辆价值二十多万的定制单车,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内心始终坚信,唐景森是护着她的。她从来不曾怀疑过,所以全身心地相信,并且依赖着,可他,最终还是骗了她。他说,视频已经全部删除了,可是现在……

    “自行车暂时寄存在这里,雨停了,会有人来取。”唐景森冷冷地说。

    目睹了唐景森和林逸凡之间剑拔弩张,随后唐景森满脸怒容拉着钱朵朵出去,咖啡馆的店长很早就想过去打招呼又不敢上前。

    当他听见唐景森要寄存自行车在这里,马上起身迎上前,“唐总,您好,我是这里的店长。您的自行车我推到办公室去。如果有人来取车,直接找我就行。”

    “嗯。”唐景森冷着脸应了一声,那店长讪讪地接过自行车,淋着雨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钱朵朵固执地站在原地不动,雨越来越大,不肯撑伞,也不肯上车。唐景森拉着她的手转身往车那边走,她用力把他的手甩开,冷冷地看着他“我为什么要一直当傻瓜,我要知道真相,告诉我。”

    唐景森不想让人看笑话,更不愿意让一直看着他们的林逸凡看笑话,低声吼道“回家说。”

    “回家?回哪里的家?如果不是逸凡哥,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家难道就是一个充满了欺骗的地方吗?如果是这样,我不回!”钱朵朵情绪激动地冲他喊道。

    她一向谨小慎微,一向小心翼翼,顺从他,乖乖听他的话,生怕惹他不开心。这是第一次,钱朵朵冲他嚷嚷。

    她是多么信任他,他于她而言就仿佛神一般的存在。只要有他在身边,就不会有欺骗,有伤害。

    可是,当林逸凡拿着被她视为噩梦的视频找来的时候。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像个傻瓜,什么都不知道。

    “回家。”唐景森不再拉她,径直走到车旁打开车门,长腿一伸迈了进去。

    他坐在车里,狭长的眼眸看向倒车镜。车窗被雨水氤氲的模糊不清,只能看到钱朵朵站在雨中固执又模糊的小小身影。

    他弯腰侧身过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此时的雨已有愈下愈大的趋势,两人就那么僵持着。偶尔有人冒雨路过,都会特意看上一眼。一辆豪车敞开着车门,车后不远处,一个女孩淋着雨站着。

    车内的唐景森面目阴森地可怕,任由车门那么开着,风夹着雨滴吹进车里,吹到脸上,他就一动不动地盯着倒车镜。

    钱朵朵站在雨中等着,她等他回来,告诉她,他没有骗她,这只是个误会。等到身上冰凉,等到心都感觉疼了,等到力气从体内逐渐消失。她慢慢蹲下了身子,环抱着双臂,下巴几乎贴到膝盖,眼泪奔眶而出。

    他不在乎,所以连一个解释他都懒得给,意识到这一点,心痛的揪成了一团。钱朵朵蹲在雨里,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心里有多难受。

    没有人能体会她所有伪装的背后是什么。她故作坚强,她把那次痛苦的经历,当成是做了一场噩梦,她尽量不去想那天发生的事。

    她以为只要自己不去想,慢慢地就淡忘了。

    可是,当她被绑在小木床上的视频出现在眼前时候,她拼尽了全力才刚刚结痂的伤疤,再次被狠狠撕开,下面血肉模糊,鲜血淋淋。

    看着她小小的身子蹲在大雨中,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远处的林逸凡再也忍不下去,起身撑着伞走到她面前,“朵朵,跟我走吧。”

    钱朵朵抬起头看着林逸凡,眼底闪过一抹伤痛,“逸凡哥,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传来一声响,两人往前看去。只见唐景森原本敞开的副驾驶车门就在刚刚关上了,然后一个甩尾扬长而去,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

    钱朵朵看着唐景森开车越走越远了,她立即起身,想去追,却被林逸凡拉住了。

    “朵朵,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他不爱你!三年前,他爱许晴玉,他费劲了心思去保护,可最后也未能护她周全。他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何况他不爱的人。对于一个他不爱的女人,他愿意花多少心思去守护?只要你继续跟他在一起,这种伤害便不会停止。”林逸凡死死地扣住她的手腕,“跟我走!”

    钱朵朵被他用力地拉着往另一边他停车的方向走去,全然不顾她脚步踉跄着差点跌倒。她从没见过这样的林逸凡,她眼里的林逸凡一直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模样,可此刻他俊脸紧绷,眼神冰冷如铁,拽住她手腕的大掌似铁钳般握得她腕部发疼。

    林逸凡拉开车门,一个用力将她塞进去,用力甩上车门。回到驾驶座,发动引擎,车子迅速调头,离开了咖啡馆。

    “逸凡哥,麻烦你送我回兰苑。”钱朵朵含泪道。

    林逸凡没有回应她的话,眼睛直视前方。两手紧握方向盘,指关节因用力而凸出,钱朵朵看着他的侧脸,抿紧嘴唇不敢再出声。

    “他都扔下你,走了,你为什么还要回去找他?”林逸凡的口气肃冷。

    钱朵朵小声抽泣着,看着车窗外的雨景,“逸凡哥,麻烦你送我回兰苑。”

    听到她的回答,林逸凡呼吸趋于沉重,似在极力隐忍,半晌后才听到他平仄得毫无起伏的声音,“欠他多少钱,我替你还。”

    钱朵朵慢慢回过头看着他,眼泪再次奔涌而出。如果早一点,再早一点,也许……

    可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世界上很多人,也仅仅因为一个如果,一错过就是一辈子。

    想起丽江之行,想起那时的美好,钱朵朵心绪紊乱,用手捂住了脸,含泪道“逸凡哥,我和他的关系,已经不是用钱可以割舍掉的。”

    “朵朵,我以为你有事,至少会找我。你将自己置身于夜未央那种地方,没有想到要找我。你因为钱被迫呆在唐景森身边,没有想到要找我。直到现在把自己弄得遍体淋伤……你还是没打算找我,让我给你保护吗?”

    林逸凡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力和悲伤。钱朵朵听的心中一痛,她低下了头“我已经招惹了唐景森,我不能再把你牵扯进来。”

    林逸凡砸了一下方向盘,“我早就劝过你,他不是你能招惹的。既然现在已经这样了,只要你肯抽身出来,还不晚,剩下的问题,我帮你解决。”林逸凡的视线扫过钱朵朵的脸,“让逸凡哥为你做点儿什么吧,朵朵。我后悔了,后悔没有努力去找你,后悔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呆在一旁却没有认出你,如果……”

    “在这里放我下车。”钱朵朵打断他的话。

    林逸凡脸色逐渐变得冷洌,冷到钱朵朵感觉陌生,她声音颤抖地说“逸凡哥,我必须回去,这是我和他的事,让我自己去解决吧,我不想再牵扯到任何人。”

    “朵朵……”看着她稚气未脱的小小脸庞,挂着泪痕却又透着无比的坚决。林逸凡心生痛楚,却无力阻拦,最终还是打开了车门。

    车外,雨下的很大,钱朵朵暖了半干的衣服再次被雨水湿透,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快步冲进了雨里,往着兰苑的方向跑去。

    跑到兰苑门口,她冷的浑身发抖,哆嗦着手指按响了门铃。平时很快就会有人过来开门,可是今天,任凭她按了很久,都没有人过来把门打开。她以为家里没人,就抱着肩膀在门口蹲了下来。

    就在转过身的时候,她看见唐景森的迈巴赫就停在花园里。

    她突然间就明白了,他在家,她按门铃这么久,没人开门,一定是他的意思。

    此时的屋里……

    “唐总,钱小姐年纪小,身子单薄,这么大的雨……”兰姨走到沙发边,对坐在沙发上的唐景森说道,试图为钱朵朵说情。

    最近唐景森和钱朵朵相处的很融洽,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唐景森淋湿了衣服回到家,进到家第一件事就是交代所有人,不允许任何人给钱朵朵开门,然后就坐在沙发上坐到现在。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兰姨看着窗外此刻的电闪雷鸣,对门外的钱朵朵还是心疼的紧。

    唐景森没有回应,起身上楼了,走到楼梯台阶上的时候,冷冷地说“谁也不许开门。”

    “唐总……”兰姨看着唐景森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无奈地叹口气离开了。说到底自己只是这个家的佣人啊,唐景森也是信任她,才格外宽容的。再继续下去,就是没有分寸了。

    唐景森并没有回房,而是径直来到了书房。书房里有个大大的落地窗,正好可以清楚地看到钱朵朵所在的地方。

    他走到窗前,看着楼下的钱朵朵,她瑟缩着身子蜷缩在门口,全身的衣服湿透了,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他就在黑暗中静静地看着钱朵朵,仿佛要把她印在脑海里。

    许久之后,他慢慢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柳如烟自从和红姐长谈一番离开后,内心很是触动。是她亏欠朵朵太多了,作为朵朵的生身母亲,她还不如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红姐考虑周全。不得不说,作为母亲,无疑是她最大的败笔。她思索再三,准备再约唐景森谈一次,没想到,他主动打来了电话。

    “柳女士,我是唐景森。”唐景森冰冷的声音隔着电话传来。

    听的柳如烟心里一惊,他该不会是考虑好了要拒绝自己带走朵朵吧?想到这里,她赶紧对着电话说道“你好,我是柳如烟。关于朵朵出国留学的事,我本想今天约你再谈一谈的,可是突然下雨就没能出门。既然你打来电话了,请你先听我说好吗?”

    柳如烟生怕唐景森一开口就是直接拒绝,所以赶在他开口前先把这些话说了出去,然后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回复。

    电话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唐景森的声音再次传来“你请说。”

    柳如烟长舒了一口气,在心里把演习了好多次的台词默念了一遍,才开口“我很抱歉,上次没有清楚地表达我的意思。我知道你关心朵朵,怕她跟我出国,过的不好。虽然这些年来,我作为母亲并不合格,但还是要感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朵朵的照顾和关心。我有我的苦衷,不方便跟谁说,但是请你相信,朵朵是我的亲生孩子,我也很爱我的女儿。而且……医生告诉我,这辈子不会再有孩子。所以,你能理解吗?朵朵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了,我一定会善待她,用我的下半生尽力去弥补亏欠了朵朵的母爱。上次我跟你见面之后,我先生已经帮朵朵联系了好几所国外的商学院……”

    “她此刻就在大门外淋雨,你现在来兰苑别墅接她吧,我会发定位给你。务必以你最快的速度赶来,在我改变主意之前。”唐景森说完挂断电话。

    柳如烟震惊地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还没从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中缓过神来,又收到一条微信消息,唐景森发来了一条定位。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并且似乎是唐景森有意给她制造的机会。

    唐景森声音沙哑,从他的声音中不难听出,他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他下这样的决定,一定很痛苦,但他还是通知了她。

    柳如烟的的先生忙公司的事,不在酒店,她立即联系了酒店的前台,帮她叫车,赶往兰苑别墅。

    在去兰苑别墅的路上,柳如烟心乱如麻。心一直狂跳着,这一切来的太快,就好像做梦一样。“叮铃铃……”红姐正在睡觉,突然被电话吵醒,有些不耐烦,但是看到柳如烟来电,还是接了。

    “什么事?”红姐的语气不算太好。

    “唐景森打电话给我,说朵朵在兰苑别墅的大门外淋雨,让我过去接她走,我现在在赶往兰苑的路上。”柳如烟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红姐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看向窗外,外面下了很大的雨,电闪雷鸣。内心思付着,单看天气,唐景森该不忍心把朵朵拒之门外,让她淋雨受冻才是。突然,红姐似是想到了什么,拿起电话“你听我说,朵朵爱他,相比你而言,朵朵更加信赖的是唐景森。你是一个缺席的母亲。所以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有多绝情,你最好都不要责怪唐景森。我猜,唐景森应该是真的在乎朵朵,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狠心逼她离开。”

    “你是说,唐景森放手了?”柳如烟恍然大悟。

    “对,他用一种几近残忍的方式,推开了朵朵。把朵朵带回去以后,一定要看紧她,好好安抚。”红姐叮嘱道。

    “知道了。”柳如烟跟红姐打了这通电话之后,总算知道了唐景森的用意。

    红姐坐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了。她拿着手机,调出唐景森的电话,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打了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她以为唐景森不会接电话的时候,电话接通了,没有人说话。

    “唐总,我是阿红,谢谢你的放手。朵朵也许现在不明白,会怪你,会怨你。但是总有一天,她会懂的,最深的爱是放手。”红姐在电话里说道。

    “没想到,最后懂我的人,是你。”唐景森自嘲地笑了,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到可怕。

    “无论她在哪儿,你想知道她的消息。都可以打听到。但是她,只有放弃你,才能走的更远,飞的更高。这个道理,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好。我相信,你是真的爱护她,才会做出今天这个决定。也请你一定要坚持,无论听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你都要坚持你今天做出的决定。请远远地看着她就好,她会走出来的,会越来越好的,再次谢谢你。”红姐打这个电话的用意,聪明如唐景森,他听懂了。

    唐景森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那抹小小的身影,蹲在墙边。那般地无助,他的心痛到揪到了一起。

    “我会远远看着她,不会再靠近,请你们一定要善待她。”唐景森哽咽着说。

    红姐落下泪来,“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助她走出来。”

    唐景森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地挂断电话,他的心痛到无法呼吸了,明明答应红姐,远远看着她,不会再靠近,可是他的脚却不受控制地走下了楼。    他笔直修长的双腿站在她跟前的时候,钱朵朵抬起了头,看见唐景森撑着一把伞站在那里。

    “你不要我了?”钱朵朵委屈地望着他哭。

    “你不乖,不听我的话了,所以,我不要你了,你走吧,我们之间结束了。”唐景森将她的包隔着雕花大铁门扔到了她面前,并当着她的面,将他们之前签的那份协议撕碎扔到他的脸上。

    “不,不要……我不走,你别不要我,不要赶我走,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钱朵朵哭喊道,冰冷的雨像刀子一样砸在她的脸上,她扑到地上,去捡那些被雨水冲走的碎纸片。

    唐景森眼见她淋成个落汤鸡还不肯离开,趴在地上,捡地些碎纸片,他的手握成拳,握紧再松开,再次握紧。

    雨下的很大,兰苑别墅处在半山腰上,水是往下流的,水流很快,那些纸片冲得很快,钱朵朵根本就捡不过来。

    钱朵朵看着那些被冲走的纸片,眼里闪过刀锯般的疼痛,面色悲怆哀戚,唐景森的心猛地抽痛一下。

    “朵宝儿……”他的声音低哑深沉,雨声太大,她竟然没有听见。

    钱朵朵的注意力,全在那些被冲走的纸片上,“不要,我不走,你让我进去,我要进去。”

    她固执地扒着雕花大门的栏杆不撒手,唐景森撑着一把大黑伞,黑着一张脸,一身肃冷的杀气,犹如从地狱来。

    他凛冽之姿尽显,冷冷地看着钱朵朵,“我不准你见林逸凡,你偷偷跟他见面;我让你随机应变,小心谨慎,你给自己弄了个涉嫌毒品交易的大罪,抓进了派出所;我让你放学回家,你跟韩珍珍去kv,差点儿被强了;兰姨明明告诉你,不用去夜未央了,你自己跑去,出了事你要怪谁?怪我骗了你,怪我没有将视频处理干净?你就是个麻烦精,和你在一起,我很累,你走吧。”

    “我错了,我听你的话,我不到处乱跑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开门,让我进去,我不走,不要赶我走……”激烈的雨势扑面而来几乎令她睁不开眼,雨水流入眼眶,疼的她一个劲儿用手去抹,她哭着喊着,可是唐景森无动于衷,转身欲走。

    兰姨在窗前,看着都落泪了,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

    “你乖乖听话,我会对你好,会保护你。”

    “只要她乖乖听话,我必护她周全。”

    “乖乖听我的话,天塌下来我顶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给你最妥善的安排。”

    “朵宝儿,我希望你好好的,乖乖听话。”

    “朵宝儿,乖乖听话。”

    “朵宝儿,相信我,一切都会过去的,乖乖睡醒一觉,什么都过去了。”

    冰凉的水顺喉间滑落,冷的她牙关轻颤,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突然笑了起来,看着那张维系他们关系协议撕成碎片被雨水冲走,而唐景森高大坚毅的身影,越走越远,就在他快要进屋的时候。她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唐景森,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钱朵朵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的双手紧紧抓住雕花大门的栏杆冲他喊道。

    唐景森身形微微一怔,表情晦涩不明,冷毅嘴角微抿,一把扔掉手里的雨伞,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隔着雕花大门,他伸出手捏着她的下巴残忍地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同样的脸,但你终究不是她。在我眼里,你连替身都算不上。”

    那一刻,钱朵朵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整个身子,像失去重心般,无力地向后倒去,她仿佛看见唐景森朝她飞奔而来。

    钱朵朵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地笑。在她倒下的时候,她看到他那张绝色的俊脸阴兀清冽,眼底闪过一抹悲痛,她想,她一定是产生幻觉了。

    她绝望的倒在雨中,身子重重在摔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还有雨水沁入骨子的冷冽,让她疼得瞪大了眼,身下的雨水被鲜血染红。

    豆大的雨点无情地砸在她的身上,身体的冷比不上心里的,他的冷漠和无情早已将她刺得体无完肤。

    “朵宝儿……”唐景森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兰苑门口,柳如烟从车上下来,与唐景森面面相对,他停住了脚步。

    柳如烟朝着倒地的钱朵朵奔跑过去,扑上去抱住钱朵朵,哭喊起来“朵儿,跟妈走,妈妈带你回家。”

    “妈妈……妈妈……”钱朵朵喃喃地唤着。

    “是我,妈妈来了,朵儿,跟妈妈回家。”柳如烟含泪道。

    唐景森不忍再看下去,转身朝屋里走去,兰姨冲进雨里,帮着柳如烟,一起将钱朵朵扶上了出租车,并将她的包一并交给了柳如烟。

    当出租车开走以后,兰姨看见门口有一摊血迹,她忍不住,捂住嘴哭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老黄突然从屋里冲了出来,“阿兰,快打电话通知陈医生,唐总晕倒了。”

    柳如烟直接让司机开车送钱朵朵去医院,钱朵朵全身都湿透了,加上身上出血,弄脏了出租车司机的座椅,司机有些不高兴,但看到情况危急,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往医院开去。

    “我女儿病了,送医途中,你马上给我安排医院和接待的医生,而且要保密。”柳如烟将电话打给了顾瑜。

    顾瑜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郑莹莹,压低声音说“去锦康医院,我安排老王在门口接应你,我不方便出来……”

    “你不用过来,我刚回国,别人信不过,你帮我安排医院就行。”柳如烟是过来人,当她看到鲜血是顺着钱朵朵大腿往上淌的时候。她已经猜到了。

    到医院的时候,顾瑜的司机老王,果然在门口等候着柳如烟,一起等在那里的,还有医生和病床。

    钱朵朵被医生抬到了病床上,柳如烟从钱包里摸出一把百元大钞递给司机,“师傅,今天太谢谢您了,多的给您洗车。”

    “不客气,赶紧看看孩子去吧。”司机心里不乐意,但也没计较。

    钱朵朵被紧急送往急救室抢救,血止住以后,她被推去了彩超室做检查,检查结果如意料中的一样,钱朵朵流产了。

    “女士,经检查,病人因为受凉引起先兆流产,彩超已不见孕囊,看样子保不住了,建议做清宫处理,麻烦你在这里签个字。”医生将手术同意书交给柳如烟。

    柳如烟想到了当初的自己,父亲甚至以断绝母女关系来要挟她,打掉孩子,她都坚持要留下孩子。

    如果她签了这个字,钱朵朵以后会不会怪她?

    柳如烟握着笔的手一直在颤抖,“血止住了吗?”

    “血止住了,但是病人现在这个状态,胚胎恐怕保不住,建议还是尽早做清宫处理,以免发生其他病发症。”医生是站在医学角度来看待这件事,钱朵朵受凉,且已经见红,彩超看不见孕囊,想保胎难度很大。

    柳如烟咬着唇瓣想了很久。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把电话打给了红姐。

    “阿红,我接到朵朵了。我过去的时候,她伤心过度倒在雨里,医生说她怀孕了。先兆流产,已经止住血了,但是彩超看不见孕囊,建议清宫。我拿着手术单,我手都在抖,我刚找回女儿,就要我签手术单。”柳如烟说到这里,哭了起来。

    红姐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一直在等柳如烟的电话,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个消息。

    “朵朵她从小得到的温暖太少了,她真的很爱唐景森。无论那个胚胎能不能保住,我们都要竭力替她保胎,而不是直接签手术单清宫。虽然是为她好,但我相信,她现在能够做决定,她也是选择保胎。”红姐在电话里说道。

    柳如烟听了红姐的话,内心坚定了几分,擦干眼泪,将手术单还给医生,“医生,既然血止住了,请你尽全力替她保胎,那是生命啊。”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