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69章 仗着人多,准备劫色?

    邓子墨拼命挣扎,不愿意跟警察走,邓老爷子举起拐杖打了他一下,“听话,配合调查,怕什么。”

    “爸,你快去找姐夫,他一定有办法救我的。”邓子墨惊慌失措地说。

    “记住爸爸刚才和你说的话,听懂了吗?”邓老爷子叮嘱道。

    邓子墨点点头,虽然害怕,但还是乖乖跟警察走了。

    邓卉离开商场,在停车场取了车,飞快往家赶去,在路上给唐景森打了一个电话,“景森,子墨刚被警察带走了。”

    唐景森唇角微扬,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还不清楚,我在外面,正赶回去。刚才在电话里,好像听到警察说什么强.奸杀人案,子墨虽然顽劣了一些,但不至于做这种事。”邓卉因为心情,结果追尾了。

    剧烈的轰鸣声传来了时候,唐景森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确定声音是从手机那端传过来,问“卉儿,怎么了?”

    “没事,追尾了,先扔这儿吧,让乔依依来处理。我现在打车回家,你能过来一趟吗,我爸一个人在家。我怕他……”邓卉担心邓老爷子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好,我马上过去。”唐景森挂断电话,然后给顾锦辰打了一个电话,“韩珍珍现在怎么样?”

    “死不了。”顾锦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监控,韩珍珍这几天,精神状态不好,所以没有放保镖进去折腾她。

    唐景森高大的身影,立在落地玻璃窗前,俯视整个凤城,每年五月,凤城的大街小巷,都会开满凤凰花,美得惊心。

    在花开的季节,有人却向唐景森身边迎春盛的花骨朵伸出了黑手,所以也不能怪他心狠朝邓子墨下手,他也是被逼的。

    邓卉赶到家的时候,邓老爷子正在输液,他的私人医生一直守在一旁。见到邓卉回来了,面色凝重地走上前,“邓小姐,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话随后说,我现在没空。”邓卉烦躁地回绝了医生,就要往房间里面去。

    家庭医生伸出手拦住了她的去路,看着横在面前的手,纵使平日里脾气再好的邓卉,此刻也怒了,她杏目圆瞪看着家庭医生。

    未等她开口,家庭医生压低了声音说“邓小姐,邓老先生必须尽快手术,否则恐怕撑不过这个月,你有个心理准备吧。”

    “你说什么?”邓卉震惊地看着医生。

    “尽快手术吧,再拖下去,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恐怕就……”医生叹息一声,转身离去了。

    韩珍珍失踪,邓子墨被指控强奸杀人,一路飞奔回家,想要找父亲商量对策,现实却又给了她一记重击。这一连串的打击,让邓卉呆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慢慢回过神来。

    将衣服和包交给管家,脚步沉重地朝邓老爷子休息的房间走去,看到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她慢慢走了过去,轻轻握住他的手。

    邓老爷子睁开眼,笑望着她,“回来了。”

    “爸,去手术吧。好不好?你之前不放心我,非要看着我订婚以后,才肯手术,可是儿孙自有儿孙福,爸,我大了,感情的事交给上天吧。我知道你放不下我和子墨,但是只有你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你才能保护好我和子墨。爸,为了我和子墨,为了妈妈,尽快接受手术吧,好吗?”邓卉握着邓老爷子手,将他的手贴到脸上。

    邓老爷子笑着,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卉儿,你一直是爸的骄傲。可惜你志不在商。如果你能回公司帮忙,爸爸才能放心去手术呀。”

    邓子墨年幼,而且贪玩,邓卉又无心从商,邓氏集团一直是邓老爷子呕心沥血地支撑着。

    他才六十出头的年纪,身体却早已熬垮了。

    如果说邓卉不心疼,那绝对是假的,可惜她真的无心从商,所以她一直在等。

    等邓子墨长大,等他毕业接手公司,她才能甩手,什么都不管,专心做自己喜欢的事。

    可是现在看来,她真的太自私了。

    父亲从年轻到年迈,一辈子心血倾注在公司里。她们姐弟俩长这么大,从来都是接受,而没有付出。

    父亲重病,弟弟少不更事,她却只顾着自己,还想要逃避。

    “我接手公司,你就去手术吗?”邓卉问。

    “你接下来再跟我说。”邓老爷子连连咳嗽了几声。

    邓卉无奈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征战商场半辈子了,任何难关都不曾击倒过他。哪怕是如今已病倒,邓卉还是觉得她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说服他。

    “爸,我答应你,我接手公司。但是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慢慢去适应一下。你一定要看着我把把公司管理的很好,你才肯去手术吗?你这样,我怎么安心工作?别等了,立即安排手术,子墨我会想办法救他的。”邓卉安慰道。

    邓老爷子摇摇头,说“唐景森知道吗?”

    “知道了,他一会儿就到。”邓卉说道。

    “子墨被人暗算,是唐景森收到消息,把他救出来的。但是对方拍了视频,最近微博上闹得很凶,我让人处理了,可是有消息称那个被我们家子墨欺负的女孩子已经死了。警察以强奸杀人罪,把子墨带去调查了,这事儿看来也只能找唐景森帮忙了,我力不从心啊。”邓老爷子无奈地叹息一声,人有时候,不服老不行了,时代不同了啊。

    邓卉陷入了沉思,韩珍珍突然失踪,一直下落不明,邓子墨又摊上这种事,一切的一切,巧合的让人难以置信,很明显都是冲着他们家来的。

    “爸,珍珍有消息吗?”邓卉试探性地问。

    邓老爷子脸色微微一变,说“暂时没有,不知道去了哪里。

    “大小姐,姑爷来了。”管家赶紧进来禀报。

    “带他进来吧。”邓卉说道。

    邓老爷子病了,他作为人尽皆知的邓家女婿,过来探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管家把唐景森领进邓老爷子的房间时,邓老爷子还输着液。唐景森站在床前看着邓老爷子问倒“您还好吗?”语气平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死不了。”邓老爷子淡淡的回道,“卉儿,你出去一会儿,我有些事要跟景森聊聊。”

    邓卉狐疑地看着他们,“你们俩聊什么,不能让我知道吗?”

    “这件事,你一开始就不知情,现在也不方便再掺和进来了。有景森在,子墨不会有事的,出去吧,听话。”邓老爷子说到后面,语气有些严厉。

    如果是平常,邓卉或许会撒娇耍赖留下来。但是现在她不敢再坚持,怕惹他生气,他现在还病着。

    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站着的唐景森。两个人面容都很平静,看不出什么异常。邓卉安静地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门关上以后,唐景森顺手拉过一张椅子,在床边坐下了。

    这是他第一次进邓老爷子的房间,房间很大,古色古香的家具,黄花梨木的大床,整个房间干净整洁,但却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子墨说,那天晚上,是你特意赶过去救他出来的。”邓老爷子抬起一双眼,目光略显犀利。

    唐景森淡定从容地迎上他的目光,“是我没错,可我认为,您想问的似乎并不是这个。

    邓老爷子笑了,“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答案,为什么?”唐景森不答反问。

    邓老爷子别过脸,不再看他,许久之后,悠悠问道“珍珍还活着吗?”

    唐景森颀长的身子往后一仰,在椅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然后慵懒地看着他。“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珍珍是谁?”

    邓老爷子面上淡定从容,其实内心早已心急如焚。

    可是唐景森明显在跟他打哑迷,根本不肯承认韩珍珍在他手上。

    “子墨说那个女孩子是珍珍……既然是你救出他,那个女孩子你是怎么处理的?”邓老爷子决定不再绕圈子,开门见山的问。

    唐景森若有所思地看着邓老爷子,笑了“岳父大人,如果那天晚上,听说子墨出事赶去救下他的是您。那个女孩子,您会怎么处理?”

    “你杀了她?”邓老爷子震惊地看着唐景森。

    唐景森摇摇头,“不不不,是子墨杀了她,网上传的视频都是这么说,连警察都信了。”

    “放她出来,条件随你开。”邓老爷子眼底激流暗涌。

    唐景森无奈起身,说“我可能帮不了您。因为我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是谁,也不知道她在哪儿。至于您说子墨是我救的,我没那么大本事。我只是碰巧遇见他深夜一个人在路边,让他上了我的车而已。对他所发生的一切,我也是后来听说的。对于您所希望的,我深表遗憾,没能帮上忙,我很抱歉。”

    “唐景森……”邓老爷子气地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

    唐景森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影笼罩着邓老爷子。

    看着邓老爷子抚着胸口,喘着粗气,俯下身在他耳边说“老爷子,有病得治。硬挺,您能挺多久?”

    “钱朵朵的事,不是我做的。”邓老爷子终于开了口。

    “朵宝儿挺好的,不劳您挂心,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唐景森朝房间门口走去,手刚扶上房门的把手,只听身后传来邓老爷子的声音“二十亿,注资唐氏集团,股份给子墨。我知道你缺钱,郑少城给你弄了一个三十亿的资金缺口。”

    唐景森笑了起来,转过身看着病床上的邓老爷子,“您在我这儿的信用分已经负数了,您的人品在我这里已经达不到口头预定的效果了。所以,如果真想入股,资金到位再说。”

    他可没有忘记,之前湖畔新苑项目,因为邓老爷子资金不到位,差点停工。

    “唐景森,你不要太过分。”邓老爷子怒目圆瞪。

    “年纪大了,脾气得改改了。”唐景森说完不再理会他。打开门出去了。

    走出门,看见邓卉坐在沙发上等他们,他从来不用担心邓卉会在门外偷听,她所接受的教育和她这个人的品行是值得信赖的,只可惜,她是邓家的女儿。

    有时候,唐景森也纳闷,那么老谋深算,心计深沉的老头儿,居然养出这么正直的女儿。

    “景森,你们谈的怎么样?”邓卉马上迎了上来。

    唐景森回头看了一眼邓老爷子的房门,说“我先去将子墨保释出来,后面的事,再从长计议。”

    “我跟你一起去,是现在去保释子墨吗?”邓卉问。

    “李轩要晚点儿才有时间,要不。用你们的律师?”唐景森有个金牌律师李轩,但是他没有借给邓老爷子用的打算。

    邓卉想了想,说“子墨还小,我怕他经不住审讯,乱说话。我去问问我爸,看能不能让律师尽快过去,把子墨保释出来。”

    “嗯,我在车上等你。”唐景森走出门去,他相信,邓老爷子有话要交待邓卉。

    邓卉见唐景森已经走了,想叫住他,但看了看邓老爷子的房间,只好过去了。

    进房以后,邓老爷子看她一眼,说“把门关上。”

    “爸,你们聊的怎么样?”邓卉在床边刚才唐景森坐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邓老爷子叹息一声。“卉儿,我打算拿二十亿入股唐氏集团……”

    “唐景森逼你的吗?”邓卉虽然正直,但她并不傻。

    今天喊唐景森过来,就是想让他帮着一起救邓子墨,不能让邓子墨跟什么强.奸杀人案扯上关系。

    但是,唐景森进房间跟她的父亲谈了一会儿之后,父亲就说要入股唐氏集团。

    “他比你更有商业头脑,钱给他,我们有股份分红。如果钱不给他,我万一有个什么,钱照样也是他的。这就是我当时为什么反对你跟他订婚的原因,他狼子野心,邓氏早晚会被他吞并。”邓老爷子猜到了结果,但是却无力改变。

    就像邓卉执意要选择唐景森,他无法阻拦一样,他深深地感觉到自己老了,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了。

    “爸,子墨的事,是不是跟他有关?”邓卉听到父亲的话,对唐景森产生了怀疑。

    邓老爷子没有回应,只是说“卉儿,你不要怪爸爸偏心,入股唐氏集团的20亿,我要写子墨的名字。但是公司,我给你。”

    邓卉其实心里明白,父亲还是出于对她的保护,公司交给她管理,难免以后不落入唐景森之手。

    如果提前抽一笔钱出去,以后公司就算出了什么事,子墨和母亲也能有个保障。

    “爸,我什么都明白,我希望。不是我连累了你们。”邓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敢往深处想。

    邓老爷子笑了,说“傻丫头,一家人谈什么连累不连累。等你成了唐太太,唐家未来的女主人,那我今天的所有担忧,都是杞人忧天。”

    邓卉听到这里,淡淡一笑,“说到底,还是怪女儿没用,抓不住他的心,没办法让他娶我。”

    “卉儿,记住爸爸的话,如果他不肯娶你,却一直拖着你,那这个男人就不能要。不管你有多爱他,都得放手,知道吗?”邓老爷子叮嘱道。

    邓卉点点头,“你先好好休息,我跟他去接子墨。”

    “去吧,律师应该到了。你喊医生进来拔针,我想睡一会儿。”邓老爷子缓缓闭上了眼睛。

    邓卉起身离开了他的房间,喊了医生过来拔针,医生看药没剩下多少,就帮着处理了。

    “爸,你休息吧,我走了。”邓卉起身离开了邓老爷子的房间。

    她前脚刚走,邓老爷子后脚就拿出手机,调出一个东西,然后发了出去。

    唐景森此刻正坐在车上等邓卉,突然手机响了一下,他的私人邮箱收到一封新邮件。他点开一看,震惊了。

    邓卉站在车门外,打不开车门,敲了好半天车窗,唐景森都没有反应。

    只见他盯着手机,眼里厉色难以藏匿,微扬起的发尾已显犀利,他剑眉微蹙,目光冰冷似铁,然后愤怒地将手机砸向车子的挡风玻璃。

    “景森,景森……”邓卉又敲了敲车窗。

    唐景森这才缓过神来,解了车锁,让她上车。

    邓卉上车以后,寄好安全带,然后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出什么事了?”

    “没事。公司的事。”唐景森将手机收了回来,放进了口袋里。

    “我爸刚才跟说,打算让我接手公司,然后拿出二十亿入股唐氏集团。他好像怕我把公司败家了,所以提前把钱拿出去一部分。”邓卉自嘲地笑了。

    唐景森没有回应,他对这些已经没有兴趣了,刚才他的邮箱收到了钱朵朵被侮辱的视频,如果对方把这个视频发给钱朵朵,或者发出去,能要了钱朵朵的命。

    钱朵朵表面装得跟没事人一样,其实内心深处很脆弱,她再也经受不起任何刺激了。

    “我们走吧。”唐景森启动车子,深深看了一眼邓家大宅。

    “景森,我刚才的话,你有没有在听啊,我说我爸……”

    “让你接手公司。也是对你的信任和历练。”唐景森打断她的话。

    邓卉点点头,“以后,不懂的再请教你,真希望子墨能快点儿长大。”

    “子墨也不小了,就是太不小心了,怎么能上这种当,弄得我想帮他都帮不了。”唐景森故作为难地说。

    “上什么当?他到底……”

    唐景森看了邓卉一眼,“你一点儿都不知道?最近几天没上网?”

    “忙死了,哪有空,不过,这两天,总觉得同事们看我的眼光怪怪的。”邓卉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唐景森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说“是我将子墨从一个地下室救出来的,当时他在欺负一个女孩子,保镖在门外火拼,我将她救出来后。过了几天。视频就爆出来了,警察应该是看视频找上门的。”

    “子墨一定是被陷害的,他怎么会绑架女孩子去地下室做那种事,只要他愿意,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需要用那种手段吗?”邓卉聪明,而且擅长情况分析情况。

    唐景森当然知道,以邓子墨的家世和背景,真没有必要做这种事。

    “在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之前,虽然不足以刑拘,但也会限制自由。而且,如果办事效率慢,还得自己举证,这就算加难了。我不知道,警方现在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唐景森目光深沉地看着前方的道路,脑海里,却是刚才收到的视频画面回放。

    他看见了那个东西,是情趣用品,并不是人,而且是一只白嫩的小手握着它,那只手很明显就是韩珍珍。

    可怜钱朵朵,还以为自己被某个男人给……

    然而,即便不是被人,那段视频也不能公布出去,他该怎么办?

    他猜测过幕后之人是邓老爷子,把邓子墨拖下水,也是赌一把,没想到,还真赌对了。

    邓老头病得快要死了,还干这种缺德事,才六十出头的年纪,就病成这样,这都是平时不干好事,遭了报应。

    可是钱朵朵要怎么办,那些视频,邓老头肯定不会轻易交出来了,他是打算用那些视频要挟唐景森。

    到了公安局,邓老爷子的律师已经在交涉了,但是警方似乎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并不同意放人。

    交涉无果,邓子墨被暂时关押了,邓卉一脸失落地回到车上,“怎么办,我表妹韩珍珍失踪了,现在子墨又出事……”

    “卉儿……子墨有没有告诉你,那晚的女孩子就是韩珍珍,我当时以为是陷害子墨的人随便找的人,所以只带了子墨出来。”唐景森话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往下说。

    邓卉一听,惊呆了,被邓子墨施暴的女孩子是韩珍珍?

    如果唐景森只救出了邓子墨,那韩珍珍现在还在那些人手里了。

    “我这个表妹珍珍很可怜的,我舅舅给她娶了个后妈,小时候就经常被后妈欺负。她好不容易考上国外的大学,她才十九岁呀,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查到对方是什么人吗?”邓卉红着眼眶问。

    唐景森摇摇头,“本地黑帮,我带去的人,跟他们动了手,但是他们人多,所以……”

    “知道了,不管怎么样,谢谢你将子墨救出来。否则,肯定要吃点儿苦头了。可怜珍珍,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邓卉别过头去悄悄擦了擦眼泪。

    邓子墨即便被人陷害,起码他被救出来了,可怜韩珍珍,当她被欺负的时候,她该有多害怕。

    唐景森没有作声,他不知道邓卉是真的不知情,还是在跟他装。

    韩珍珍住院一个月,邓卉不知情吗?

    还有邓子墨的事,他动了韩珍珍,邓卉却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是她太天真,还是她被邓老爷子保护的太好?

    唐景森还是喜欢那个正直,阳光,勇敢的邓卉,而不希望她被俗事烦扰,也许邓老爷子也是这么想,所以一直没有污染她。

    “卉儿,现在要尽快找到韩珍珍,只要确认她安全,她否认被子墨侵犯,那么犯罪事实不成立,我们完全可以说那些视频是有人违造的。”唐景森给邓卉出了一个主意。

    邓卉点点头,“我回去就联系人,去找珍珍。”

    “嗯,我送你回去吧。”唐景森将邓卉又重新送回了邓家大宅,再次回到这里,他心情异常沉重。

    但是为了钱朵朵,他必须去面对,他只希望她活着,不能再重演许晴玉的悲剧了。

    当唐景森走进邓老爷子的房间里,钱朵朵和红姐以及紫玲在凤城百货一楼的咖啡馆喝茶聊天,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她都不知情。

    “朵朵,如果唐景森和邓卉结婚,你该怎么办?”红姐问道。

    “是啊,我也在想,如果唐丝丝和顾锦辰订婚了,我该怎么办?唐丝丝可不像邓卉那么好说话。”紫玲发愁地说。

    “除非他赶我走,否则我决对不会先离开他。”钱朵朵目光坚定地说。

    红姐叹息一声,显然她和紫玲早就猜到会是这种结果,钱朵朵对唐景森,爱的太深了。

    五点多的时候,她们结帐离开咖啡馆,钱朵朵去停车场取车,她们在门口等她。

    谁知道,到停车场出口的时候,被停车场保安给拦住了,原来这个停车场是要收费的。

    如果能拿出购物小票,就可以免费停车,可是钱朵朵并没有买东西,所以她得支付停车费。

    然后钱朵朵悲催地发现,她口袋里没有钱,她的包在红姐手上。

    “不好意思,我车上没有现金,可以手机支付吗?”钱朵朵询问道。

    停车场的保安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说“只收现金。”

    钱朵朵堵在停车场的出口,后面堵了一排车,后面一辆宝时捷的车门打开了,走下来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他走上前,递给那保安大爷五十块钱,那大爷找了四十,年轻男人说“给你吧,免得你一会儿停车,没有钱。”

    “这位先生,谢谢你,你能留个联系方式吗,我稍后把钱还给你。”钱朵朵追上去问道。

    “钱都给你了,人你就别惦记了吧,快把车挪走。”林非凡半开玩笑的说道,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酒窝,钱朵朵看到他的笑容,觉得好熟悉,似是在哪儿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后面排队的车都急了,一直按喇叭,“这位小姐,别花痴了。快把车开走吧。”保安大爷看到后面的车龙,也着急起来。

    钱朵朵顿时脸红了,赶紧上车,启动车子,刚开出去一段路之后,她恍然大悟,难怪觉得眼熟,那笑容很像林逸凡。

    钱朵朵也是最近才听说,林逸凡有个弟弟,想来,刚才那位就是了。

    钱朵朵的车开到凤城百货门口的时候,红姐和紫玲一起走了过来,“怎么这么久?”

    “别提了,我包在红姐身上,没钱付停车费,好在遇到一个帅哥……噢。就是他。”钱朵朵赶紧下车,拦住了林非凡的车,林非凡探出头来,笑的极其张扬,打趣道“怎么,仗着你们人多,准备劫色?”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