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65章 朵宝儿受辱

    老黄将钱朵朵送到夜未央后,夜未央门前的停车场找了个位置停车,就那么巧地停在了唐景森的车旁边。

    唐景森打开车门,护着邓卉的头,让她上车,她上车以后,唐景森立即走到老黄的车门边。

    老黄着实吓得不轻,他显然没有料想到,邓卉在这里,如果唐景森和邓卉在那一起,那钱朵朵怎么办?

    “立即带她回家。”唐景森说完打开车门上车,然后驱车离去。

    唐景森的车开走以后,老黄看向不远处,钱朵朵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夜未央门口,那脆弱的样子,让老黄不忍靠近。

    之后黑哥出现,将钱朵朵带进了夜未央,老黄不敢耽搁,赶紧跟了进去,之后,他看见钱朵朵和紫玲一起进了顾锦辰的包厢,这才放松下来。

    老黄在大厅的吧台,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眼睛一直看着包厢走廊的方向。

    当他看见钱朵朵从包厢出来的时候,赶紧付了钱,拿了车钥匙,去迎她。

    谁知就在他付酒钱的瞬间,钱朵朵不见了,那么长的走廊,走过来需要时间,怎么突然人就没了呢?

    老黄顿时慌了,那一条长长的走廊,有二十多个包厢,他猜测钱朵朵可能被带进了哪个包厢里。

    他不敢耽搁,立即给唐景森打了一个电话,“唐总,钱小姐从顾少的包厢出来以后,准备离开,却在夜未央的走廊里消失了。”

    “找顾少帮忙找人,我马上到。”唐景森直接将车停在路边,“卉儿,她可能出事了,我得回去。”

    邓卉目光清冷地看着他,“有人失踪,不是应该报警处理吗?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查案了?”

    “卉儿……”唐景森面露难色。他很担心钱朵朵的安危。

    “你去吧,我打车回去。”邓卉打开车门下了车。

    “卉儿,对不起。”唐景森满怀歉意地看着邓卉。

    邓卉抬起头看着远处的霓虹灯,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走吧,再不走,小心我不放你走。”

    唐景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调转车头,立即开了回去,跟在他身后的黑色奥迪车上,是他的随身保镖,见他调转车头回去了,也跟着他一起回去了。

    顾锦辰带着人,将所有抱厢都找遍了,都没有发现,钱朵朵的踪影,一个活生生的人,居然就在走廊里消失了。

    动作如此之快,这个行事作风,让人胆寒。

    紫玲都吓哭了,赶紧找红姐,红姐通知手底下的小姐们一起帮着找钱朵朵。

    黑哥也慌了,把夜未央所有的打手都召集起来,帮着一起找人,可是整个夜未央都翻遍了,都没有见到人。

    监控室里,唐景森冷冷地盯着监控屏幕,看见钱朵朵从天字一号包厢出来,经过vp六号包厢的时候,被一只手给拉了进去。

    “放大,再放大。”唐景森指着屏幕说道。

    “那只手上有好像有纹身。”顾锦辰也发现了这个疑点。

    监控人员放大图像,看见那只手上有一只黑豹纹身,只要能找到是什么人抓了钱朵朵,找到她应该不难。

    顾锦辰和老黑凑上前一看,“这是韩成豹的人,韩成豹是本地黑帮老大,他手下的人,身上统一都有这个纹身。”

    唐景森表情晦涩不明,抬起头冷冷地注视监控屏幕,冷毅嘴角微抿,“锦辰,立即联系韩成豹。”

    顾锦辰有些尴尬,“景森,这事儿真的不知情。”

    韩成豹虽是本地黑帮老大,但唐景森知道,韩成豹是顾锦辰的人,他的手下绑了钱朵朵。

    “少废话。”唐景森眼底的厉色难以藏匿,微扬起的发尾已显犀利,他的目光冰冷骇人。

    老黑和监控室的人,都吓得不敢说话了,顾锦辰也没想到,会摊上这种事,他今天过生日好不好?

    电话打过去,韩成豹马上就接电话了,“顾少,您找我有事?”

    “马上把人放了,刚从我包厢出来,你就把人绑了,你什么意思?”顾锦辰激动地吼道。

    “顾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马上问问手底下的兄弟。”韩成豹直发蒙,因为他本人并不知道此事。

    唐景森一张俊脸阴沉的可怕,狭长的眼眸阴霾冷凛,他薄唇轻启,吐出几个字“碰她者死。”

    顾锦辰听到唐景森的话,冷地打了一个哆嗦,他其实早看出来,钱朵朵对于唐景森来说是不同的,今天真的是他疏忽了,应该将钱朵朵送上车。

    如果找不到人,或者晚一步,钱朵朵发生点儿什么,他真的是……

    “韩成豹,你个王羔子,快点儿……”顾锦辰冲着电话开骂了。

    电话那端的韩成豹连连称是,“顾少,您别着急,已经去问了,马上就会有结果。”

    唐景森一招手,身边的保安凑了上来,他说了几句话,然后有人出去了。

    红姐进来的时候,紫玲马上围了上去,“怎么样?”

    “没找到,已经离开这里了。六号包厢有一个窗户,应该是翻窗户走的。”红姐说完看了老黑一眼,走到唐景森面前,“唐总,朵朵被绑架,应该是早有预谋。”

    唐景森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的脸色欲发地阴沉。通完电话,转身就往外走。

    “景森……找到了。”顾锦辰赶紧追了上去。

    唐景森没有回头,因为他的人已经早一步,找到了绑架钱朵朵的车辆。

    凤城百货地下负二层停车场,底下有一个废弃的保安休息室,钱朵朵被人带到了这里。

    破旧的休息室,一盏昏黄的吊灯摇摇欲坠,看样子很久没有人打扫,随便走一下就荡起层层灰尘。钱朵朵害怕地连连后退,直到贴上墙壁退无可退,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

    冰凉的墙壁,平复了她慌乱的情绪,让她逐渐冷静下来。面前是一群彪形壮汉,透过人墙看到这群人后面端坐着的女人时,她的瞳孔猛地收紧。那个人一点也不陌生,正是她的高中同学韩珍珍。

    任凭她钱朵朵再笨,此刻也看出头绪了。

    认清事实的钱朵朵心揪成了一团,牙齿咬着下唇,死死地盯着韩珍珍。

    直到嘴唇都咬的发紫,才艰难地开口“珍珍,竟然是你,为什么?”

    本以为那晚在kv送行之后,已经出国的昔日的好友,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不仅还在国内,而且下手绑了她。

    “为什么?”韩珍珍听到这样的问话,哈哈大笑起来,“你问我为什么?钱朵朵,你自己做过什么,不知道吗?”

    钱朵朵摇摇头,“珍珍,我们同学一场,我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如果发生了什么这中间一定有误会,你告诉我,我好跟你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你抢了我表姐的未婚夫,那晚约你出来,本想给你一个教训,算你走运,被唐景森给救了。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砸,整天装出一副柔弱的白莲花模样,装给谁看啊?”韩珍珍不再躲闪,直接从几个大汉身后走到钱朵朵面前。

    钱朵朵看着韩珍珍,她从来不知道世界上原来真的有这样的巧合,韩珍珍竟然是邓卉的表妹。更加没有想到,那晚她在kv被人下药,竟是韩珍珍,自己学生时代至今心里认定的好友一手策划的。

    看着韩珍珍,钱朵朵感觉到一种刺骨的寒冷,那种冷,一直冷到心里去了。

    她自以为最要好的朋友,却如此算计她,上次在kv没有得手,这次又绑架了她。

    “珍珍,枉我这么信任你,你真是让人失望和寒心。”钱朵朵冷冷地瞪着韩珍珍。

    韩珍珍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失望?寒心?钱朵朵,这话不该是你说的。你不过就是长了一张魅惑人心的脸罢了,你以为唐景森对你能有几分真感情?你说,如果你这脸毁了,他还会不会要你?”

    “韩小姐,这妞儿长得可真漂亮,能不能先让哥几个爽了,再弄花她的脸。现在就弄得血淋淋,太扫兴。”一个大块头的壮汉一边说一边伸手在钱朵朵脸上捏了一把。

    钱朵朵条件反射地用脚踢他,他却一把捉住她的脚,让她动弹不得。她吓的一直往后挣扎“你走开,走开,我是唐景森的女人,你敢动我一下,他不会放过你的。”

    “闭嘴!!!别跟我提唐景森,他就是一个恶魔,恶魔!”听到钱朵朵说出唐景森的名字,韩珍珍整个人都情绪失控了,像疯了一样咆哮起来。

    “他知道我在夜未央,司机就在门口,见不到我出去,一定会找我的。说不定,现在就在来的路上,我劝你最好马上放了我!”钱朵朵大声吼道。

    那壮汉一耳光扇在钱朵朵脸上,“臭婊砸,死到临头,还这么多话。”

    “钱朵朵,我所承受的痛苦,我会从你身上加倍讨回来。你不会知道刘欣死之前,经历了什么,你也不会知道,我在医院的那段时间,有多恨。唐景森就是一个魔鬼,他怎么对我,我就让你以同样的方式双倍奉还!”韩珍珍说完抬起高跟鞋,尖尖的鞋跟踩在钱朵朵的手上,用力辗,恨不能将她的手背辗碎。

    “啊……”钱朵朵发出痛苦的惨叫。

    “你觉得派出所的那个所长为何会被革职查办,你觉得扒你衣服的刘欣为何会被流氓轮,最后屈辱的自杀?我告诉你,因为你,钱朵朵!全都是因为你!唐景森不是护着你吗,你不是说唐景森会来救你吗?你的手马上就被戳穿了,你的唐景森呢?现在在哪儿?”韩珍珍脚上的力度压重,钱朵朵拼命挣扎,却被两个大汉按住不准动。手背上的骨头传来碎裂声,痛的让她想要昏厥。

    “珍珍,我们为什么要弄成这样?我做了什么?你就那么恨我吗?”钱朵朵哭喊道。

    “是,我恨你,我恨你!!我奶奶去世,我回国都没见到她老人家最后一面。这次回国却意外得知,我最好的高中同学,抢了我表姐的未婚夫。钱朵朵,你还要不要脸,你做小三,破坏别人感情,你还有理啊?你知道唐景森是怎么对我的吗,三天三夜,那些男人无所不用极其,各种道具都在我身上试遍了。我被救回去的以后,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月。医生说,我这辈子再也不能生育了。为你这个贱人,他这么对我,你说,我要不要在你身上讨回来?”韩珍珍伸出手一把揪住钱朵朵的头发,用力向上,逼得钱朵朵抬起头来看着她,“钱朵朵,你就不该活着。”

    “唐总不会那么做的,他不会的……”听了韩珍珍的遭遇,钱朵朵内心的震惊已经让她忘记了手上的痛。

    “不会?呵呵,那是你不知道唐景森的手段。”韩珍珍松开她的头发,转身将一个黑色袋子拎起来,往地上一倒,里面倒出一大堆情趣用品。

    钱朵朵对这些东西并不陌生,夜未央里,某些包厢里,特地为客人准备了这些。

    韩珍珍拎起一根棒球棍,用手抚摸着“你试过这个吗?”

    看着韩珍珍此刻自言自语的疯癫状态,钱朵朵心里紧张到了极致,害怕到了极致。可她不能表现出来,她怕情绪失控的韩珍珍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韩珍珍走到她面前,把棒球棍的一端顶在她的肚子上“钱朵朵,这个能伸进肚子里去你知道吗?”

    “韩珍珍,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是别人想嫁祸唐景森,不是他。”钱朵朵不相信,唐景森会做那么残忍的事。

    她不敢想,韩珍珍经历过什么非人的折磨,也不敢想,刘欣为什么自杀。

    她只知道,在她最危难的时候,他如天神般降临,救她于水火。

    所以她相信唐景森,他虽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也不会做那样残忍的事情,不是他,一定不是他,有人栽赃他,然后报复到她的身上,一定是这样的。

    “是不是他。不重要了,钱朵朵。今天不是为了跟你讨论这个才把你弄过来的。”

    看到钱朵朵情绪终于失控,韩珍珍心情好了许多,转头对几个大汉说“好好陪她玩玩。”然后丢掉了棒球棍,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钱朵朵被两名大汉拎着胳膊架了起来,像扔垃圾一样一把丢到了废弃的小木床上。那小木床上,什么都没有,就铺了几张破报纸。随着钱朵朵被扔上去,摇摇欲坠。木床响起的吱吱声,攻向她的心房。

    “你们放开我,不要,不要啊……”钱朵朵失声哭喊着,挣扎着。

    可是她的哀求,她的恐惧,并未撼动他们半分。

    他们粗暴地将她的双手分别绑在了小木床上,固定了起来,此刻的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怕的瑟瑟发抖,却无处可避。面对几个大汉猥琐的神情和伸过来的手,她绝望地闭上了眼。

    “等一下。”一直坐着的韩珍珍出声喊道。

    钱朵朵心里一震,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韩珍珍,眼中充满了期望,期望韩珍珍顾念这么多年的朋友之情。放过自己。

    韩珍珍走上前看着钱朵朵,吐出的话却让钱朵朵的心跌进了深渊“等我喊开始,我要拍视频录下来。你们下手不要怜香惜玉,给我往死整,玩不死她。”

    “这小妞儿皮肤真好,嫩得能掐出水来,这把赚了。”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男人,伸出魔爪在钱朵朵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香不香,香不香?”守在小屋外面的人都沸腾起来了,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钱朵朵眼睛死死盯着门口,期待能有人从门口闯进来,救她脱离苦海,可是什么也没有,她心如死灰,绝望地看着眼前这些人,她今天真的走不出这里了么……

    “我先上。”离钱朵朵最近的壮汉喊道。

    “好了,我要开始拍了,你们少废话,直接上!”韩珍珍将手机调到摄像功能,调好镜头,“先把她衣服给我扒了。”

    钱朵朵拼命挣扎,“韩珍珍,你这个恶毒的坏女人。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你当小三,破坏别人感情,现在就是你的报应。”韩珍珍冷笑道。

    那个大汉一把掀起钱朵朵的长裙,接着将她上身的恤拉到了脖子那里,钱朵朵死死瞪着韩珍珍,“韩珍珍,今天我所受的屈辱,总有一天,我会在你身上找回来的。”

    “我等着,被这些兄弟们轮翻玩一遍,你还能活着,就来找我吧。”韩珍珍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她瞪得我心烦,把她眼睛蒙上。”

    有人拿一个黑布条缠在了钱朵朵的眼睛上,她看不见,心里恐惧极了,整个人被无情的禁锢在小木床上,四肢不能动弹。

    当身上的衣服被扒光的时候,一行热泪从眼角滑落,她知道,有些东西,她终将失去。

    “畜生,你们这些混蛋,人渣,你们一定会遭报应,啊……”当身上最后的束缚被褪去的时候,钱朵朵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韩珍珍冷冷一笑,“希望过一会儿,你还有力气骂的出来。”

    一双粗糙的大手,碰触到钱朵朵的脸时,她狠狠别开了头。

    那人也不再跟她啰嗦,爬上床的时候,只听到那不太结实的木床发出咯吱声,钱朵朵头发凌乱,一双腿又踢又蹬,却被男人的膝盖死死压住了。

    “珍珍,求求你,放了我,珍珍,我们曾是最好的朋友啊……”钱朵朵向韩珍珍哭诉求饶,韩珍珍不为所动,拿着手机冷漠地拍摄着,就好像这一切只是一场电影。即便是喊救命没有用,可是到了最后一刻,钱朵朵还是本能地大声哭喊了起来“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啊!!!”。

    “你喊吧。这里是地下停车场负二层,因为爆水管,暂停使用了。除了维修工人,不会有人来的,这个时间,工人早就下班了。”韩珍珍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不,放开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放了我吧。”钱朵朵哭着喊着,哀求着,可是这些人都不为所动,门外还有人催促里面的人快点儿,都在排队等着要上她。

    此刻的钱朵朵明显已经退无可退,各种恐惧慌乱被她强行压制下去,她努力让自己冷静,“珍珍,念在朋友一场,我劝你听我一句,快走吧。我身上有定位装置,他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你不放开我也没关系,你快走吧。”她强压着内心的恐惧,故作镇定的跟韩珍珍打起了拖延术。能把时间拖久一分,自己获救的希望就多一分。

    可惜韩珍珍一眼就识破了她的想法“别跟我玩心眼,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拖延时间?告诉你,别枉想了,等他找来的时候,你已经被玩死了。我不介意给你抵命,只要你死。”

    看自己的想法被识破,钱朵朵不再说话,默默地咬住舌头,如果注定了逃不过一劫,她宁可咬舌自尽,也不愿受这样的侮辱。牙齿越来越用力,嘴角有血溢出来,然后嘴角的血越涌越多。

    “我靠,烈女呀,咬舌自尽,我吃饭咬到舌头,都疼得受不了。”那壮汉上前,直接就扒钱朵朵的衣服。

    接着一双大手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强烈地窒息感令她不得不张开了嘴,嘴刚张开就被一团恶心地散发着恶臭的布堵上了嘴,这样连求死都不能了。

    钱朵朵拼命挣扎,可是腿被压住了。双手被绑住了,她感觉自己就快要死掉,她用力摆动脑袋,嘴里发出凄厉地呜咽声。

    韩珍珍想要的,其实并不是一定要让这些男人轮翻上了钱朵朵,她想要的是让钱朵朵也感受一下她所承受的痛苦,那种绝望和侮辱,她必须要让钱朵朵切切实实地感同身受一把。

    壮汉看了一眼那一袋趣物品,然后拍拍钱朵朵小脸儿,“是要哥哥陪你玩,还是哥哥拿那个东西陪你玩?”

    “唔……”钱朵朵瞪大了眼睛,双眼中写满了恐惧。拼命地摇头,不要,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离开这里,只想他们能放了她。

    “真墨迹,快开始啊,我要录了。”韩珍珍有些失去耐性了。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还有极快的脚步声,门外把风地人小声说“好像有人进来了。”

    “大个儿,来人了,不用道具了。直接上了她,我录一段就走。”韩珍珍调好焦距,对那个壮汉说道。 钱朵朵知道,是唐景森来救她了,她拼了命挣扎,希望能挺到唐景森推门进来。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钱朵朵上方的大汉此刻在心里琢磨着,刚才这妞说,自己是唐景森的女人。还说身上有定位,也不知道是在衣服上还是在哪儿?

    能这么快找到具体位置,看来这事十有九是真的,想到这里,大汉回头看了看韩珍珍,又看了看门口的方向。一个翻身从床上下去,急忙向门外跑去,唐景森他还远远招惹不起。

    钱朵朵只感到小木床摇晃了一下,然后听到好像有人走出门的声音。

    已经打开摄像功能的韩珍珍不敢说话,现在这群人跑了,就剩下她和钱朵朵在这个破屋里。

    韩珍珍冷冷地瞥了钱朵朵一眼,她被蒙着眼什么都看不见,发生什么也不会知道。她看了一眼那堆情趣用口,拿起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造型非常逼真的高科技东西,那玩意拿在手里。手感就跟真的一样,还有红外发热。

    钱朵朵的腿被推开的时候,她羞愤的抬脚想踢,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撕裂感,非常用力,非常痛,她痛苦的张开嘴,却喊不出来,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所坚守的东西,在这一刻,终于还是失去了,对方又狠狠地动了几下,钱朵朵看不见,喊不出来,眼泪却止不住往外流。

    韩珍珍按了一下结束拍摄,她笑着说“做的很好,回去有重赏,我们快走。”

    钱朵朵听到韩珍珍的话,恨不得爬起来将她生吞活剥,这么残忍地夺取她的清白,还拍下了过程。

    那么清晰而残忍地感觉到自己的清白被剥夺,她好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晕过去,恨自己为什么是清醒的,为什么会有这么清楚的身体知觉。

    钱朵朵痛不欲生地躺小床上,她不再挣扎,只是静静地躺着,整个人像抽了线的木偶,一动不动。只有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倾泻而下。

    刚才还喧闹的负二层停车场,此刻却死一般的静谧。

    “唐总,那里亮着灯,不知道有没有人,我们先过去看看。”保镖说道。

    “我去,你们……原地待命。”望向不远处亮着灯的破屋,唐景森心揪到了一起,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直觉告诉他,里面有他不愿意看到,不愿意面对的,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看见。

    “唐总,拿着这个。”保镖不放心,怕里面有埋伏,递给唐景森一把小型手枪。

    那小屋的门敞开着,地上有血迹,零星的血迹却让他看的触目惊心,他的心越发慌乱起来。

    他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你已经失去了许晴玉。不能再失去钱朵朵!

    自从许晴玉离世,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慌乱无措,他不敢想,她现在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灯光昏暗的小屋里,破旧的小木床上,钱朵朵躺在上面,眼睛被蒙上,嘴也被堵上了,脸颊乃至整个脖子上,全都是血,耳鬓湿哒哒的,是她无声的眼泪。

    唐景森站定在门口,他不敢进去了,双脚沉重的像灌了铅。手扶着门框,深呼吸几次,艰难地抬脚踏了进去。

    钱朵朵被绑着,恤拉到了脖子以上,长裙被扔到了地上,满脸血痕地躺在那里。

    一动不动地,安静地躺着。安静地让他不敢上前确认,她是否还活着。

    唐景森的心狠狠地揪到了一起,感觉就像喉咙掐住了,无法呼吸。胸腔的疼痛正在无限扩散出来。

    钱朵朵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她不知道是谁,或者说,现在来的是谁她不想知道,只要来的那个人不是唐景森就好。

    她不想让他看见她这个样子,不想让他知道她经历了什么。这么想着,她试图转过身去。小小的动作却扯的她无比疼痛,她嘴被堵着,叫不出声,只能紧紧地皱起眉头。

    看出她的动作,唐景森快步走过去,一把扯掉她嘴里堵着的破布,解开蒙住她眼睛的黑布,他的动作很慌乱,双手颤抖着解开绳子。

    解开后紧紧地抱着她,亲吻她的额头,“朵宝儿,你醒醒,你说话,告诉我你没事……”

    感受着这个熟悉的,迟来的怀抱,钱朵朵禁闭着嘴唇,不吭声。不回应,不睁眼,不开口,就是默默流泪。

    “朵宝儿别怕,是我,我来了,我们回家,我带你回家。”唐景森将她的恤拉了下来,捡起地上的长裙,胡乱地给她套上,抱着她离开了小屋。

    当顾锦辰带着人赶到的时候,看到地上的血迹,钱朵朵的小内内和文胸,红了眼眶。他重重一拳打在墙上,看着唐景森抱着钱朵朵离开的身影,自责不已,“给我找,挖地三尺也给我找出来。”

    “是。”身后一排黑衣人一起领命。

    钱朵朵很感激,可是她越是安静,唐景森就越发地心慌,他紧紧抱着她,让她的脸贴着他的脸颊。

    她全身都很冰,冰凉的不像一个活人,“朵宝儿,你说句话,告诉我,你没事。”

    钱朵朵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眼泪却流了下来,然后越来越汹涌。

    “朵宝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

    “我没事。”钱朵朵声音沙哑地就像一个老太婆。

    声音沙哑,脸上有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嘴角和脖子上血迹斑斑,左手的手背上血肉模糊,她却说她没事。

    唐景森英俊的面容映照在暮色里,目光越发深邃,他抿着薄唇,沿着台阶一步步走下来,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感矜贵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人。

    老黄见他抱着钱朵朵出来了,赶紧打开了车门,他抱着钱朵朵上了车,坐在车后座,紧紧将她小小的身子搂进怀里。

    他将她抱得很紧,生怕一撒手。她就消失了。

    “朵宝儿,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们先去医院检查身上的伤。”唐景森温柔地在她耳边轻声说。

    钱朵朵只是默默地流泪,一声也不吭,闻着他身上淡淡地香水味儿,熟悉的味道让她觉得安心。

    她哭,她无助,她绝望的时候,他在哪里,为什么他不能早一点儿,再早一点儿来救她,他终是慢了一步。

    想到这里,钱朵朵哭地更凶了,小脸埋在他怀里,很快浸湿了他的白衬衣。

    唐景森抱着她,像哄孩子般轻柔地拍打她的背,老黄将车开到了唐氏集团名下的医院。

    钱朵朵目前的情况,如果送去公立医院,一旦走漏风声,以后她要怎么活?

    医院顶楼的豪华病房,宽敞,安静,没有人打扰。

    钱朵朵就像一个失去生机的破布娃娃,躺在病床上,瞪大眼看着头顶的灯,一言不发。

    医护人员,问她什么,她都不回应,为她检查的是一个女医生,很温柔,细心地替她检查身上的伤。

    “唐总,钱小姐手背粉碎性骨折,另外她脖子上并不伤痕,那些血迹应该是从嘴里流出,只是她不肯张嘴让我们检查。”医生为难地看着钱朵朵。

    唐景森走到病床前,看着钱朵朵被高跟鞋踩成粉碎性骨折的手,眼眸越发深沉,他低头,在她额上亲吻了一下,“朵宝儿乖,张开嘴,让医生看看。”

    钱朵朵别过头去,不理他,也不理会医生,就是不张嘴。

    唐景森用手去拨她的嘴,她直接张嘴咬住他的手,他疼得痛吭一声,但是没有放弃,仍旧把手留在他嘴里,哪怕她咬破了他的手指,他也没有退缩。

    “朵宝儿,使点儿劲,咬断了,我用拿根竹签穿上烤给你吃,你想吃麻辣味儿的,还是五香味儿的?”唐景森故作轻松地问。

    钱朵朵眼泪又下来了,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看不清他的脸,也舍不得再用力咬他。

    医生透过她张开的嘴,用手电筒一照,看见了舌头上的伤。

    “她被送来医院之前,一定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看这样,应该是想咬舌自尽。”女医生说完要求立即为她检查舌头,“你先自己想清楚要不要配合我们,如果不接受救治,你不会死,但你有可能成为哑巴。”

    钱朵朵不回应,扭着看向一边,唐景森绕过病床,站在她看的方向,“朵宝儿,乖乖听话。”

    “以后切不可犯傻,咬舌自尽,那都是电视剧里骗人的。真想死,齐根而断,不过,人通常是因为忍受不住痛苦而昏死过去。当然,我并不是说咬舌自尽不可行,前提是有超人的意志力。咬舌一般不会马上死,只是咬断以后,会一直痛,痛到你生不如死。或者,痛得受不了,在一种极度疼痛中强迫自己把舌头吞下去,把自己噎死。吞和吐都需要舌头的辅助,没有舌头,又大量出血,血液大量进入气管,造成窒息,或者被血液呛死。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失血性休克而死。像你现在这种情况,舌头没有咬断,却把血管给咬断了,舌头咬伤,不止血,不处理,这以后说不了话,变成哑巴你能接受吗?”那女医生啰嗦一堆,钱朵朵没有任何反应。

    唐景森捧着她的脸,凑上去吻她的唇,以前吻她,她会马上勾住他的脖子,热烈的回应她,只是现在,她瞪大眼睛看着他,毫无反应。

    “我想洗澡,身……上……脏。”钱朵朵费力地说道。

    “好。”唐景森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送进了浴室,医生被打发出去,只能晚点儿再来。

    洗手间的门关上的时候,钱朵朵浑身一软,陷入了无限的绝望和空虚中,她抱着膝盖号啕大哭。

    唐景森就守在门外,他想起那晚钱朵朵被抓去派出所,将她带回来以后,她躲在衣柜里,捂着嘴呜咽发现隐忍地哭声。

    此刻,浴室里除了水声,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水声哗哗的,很响,很响,掩盖了她的哭声。

    钱朵朵洗了很久,很洗,身上的皮肤都快洗破了,受伤的手明明不能碰水,她却一直在淋水。

    等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发现,连病号服的扣子她都扣不上了,她的手粉碎性骨折,没有办法扣扣子了。

    她看着自己的手,凄凄一笑,走出浴室的时候,唐景森见她上衣没有扣扣子,而是用捏着,赶紧上前替她扣好了扣子。

    重新回到床上,唐景森再次询问,“朵宝儿,把手包扎一下吧,舌头也让医生看看,好不好?”

    “我困了,想睡觉。”钱朵朵红着眼眶说。

    “好,你睡吧。”唐景森按了铃,医生很快来了,看到淋了水的手背,责备地看了钱朵朵一眼,但什么都没有说。

    钱朵朵是真的累了,她多想睡一觉,醒来一切都过去了。

    唐景森爬上床,躺在她身边,轻轻将她拥在怀里,医生给她检查舌头,他就在她耳边温柔地让她张嘴,她乖乖张嘴配合检查。

    他们躺在病床上,一起被推进手术室,她的左手粉碎性骨折,在病房里无法处理。

    手部骨折不是大手术,加上医生技艺精湛,手术很快结束。

    回到病房的时候。钱朵朵已闭上了眼睛,唐景森以为她睡着了,轻轻下地,他在房间打电话的时候,她全都听着。

    钱朵朵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在想今天发生的事,如果唐景森没有及时赶到,韩珍珍会将那些东西在她身上用个遍,还有那些男人,会轮番侮辱她。

    嘈杂的脚步声传来的时候,有人慌了,她虽然看不见,但是听见有人跑出去了。

    最后那一刻,逃命之前,韩珍珍拍下了她被侮辱的画面。

    韩珍珍就是想弄脏她,毁了她。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