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59章 最深地爱是舍得放开你

    浴室里,一片水花扑腾的声音,水漫出浴缸,满地哗哗地流水。

    唐景森就像是一头恶狼,刚才在湖边似是没有做到尽兴,回来以后他又缠着她要,钱朵朵这次是真的被折腾狠了,没有一点儿力气。

    他用大浴巾将她包住抱出了浴室,床上摆放着钱朵朵的换洗衣服,兰姨事先已经准备好了。

    唐景森穿上宽松的休闲家居服,确认钱朵朵已经穿好衣服,这才走出房间,喊陈安泽上楼。

    陈安泽目光暧昧地看了唐景森一眼,“你看看这个。”

    唐景森疑惑地看着他,接过他的手机,看到了他和钱朵朵的照片,钱朵朵当时非常狼狈,一直低着头,缩成一团,没有拍到脸,但是唐景森却拍的清清楚楚。

    “你俩挺会玩呀,玩嗨了吧,能把车折腾到湖里去?”陈安泽调侃道。

    唐景森看完照片,目光深邃几分,“不用担心,会有人处理的。”

    “如果晚饭前,这些照片还在,我看你怎么跟邓卉交待。”陈安泽背着医药箱,进了卧室。

    钱朵朵坐在床上,见到陈安泽进来,她礼貌地跟他打招呼,“陈医生,你好。”

    “哟,你还真是特别,很少有人见到医生,还这么高兴的。”陈安泽走上前,给钱朵朵做了基本的检查后,然后给她一个温度计量体温。

    唐景森走过来,将手机还给他,看了钱朵朵一眼,“她没事吧?”

    “没事,喝了几口水。受了凉,注意保暖和休息就行。今晚如果发烧,就吃退烧药。体质太差,多锻炼,多运动,我是指健身运动,不是床上运动。”陈安泽话音刚落唐景森就一脚踢过来了,他反应更快,灵机一闪,两个人打成一团。

    钱朵朵将温度拿下来,看了一眼,三十度,低烧,问题不大。

    陈安泽笑望着唐景森,“要不要给你也检查一下?”

    “我没事。”唐景森目光一沉。

    “我没说检查你的身体,我是说检查脑子,你脑子好像缺钙了。”陈安泽说完哈哈大笑起来,钱朵朵也被逗乐了。

    她看得出来,陈安泽与唐景森关系很好,他在很努力搞气氛,唐景森却不冷不热,但从他们的互动来看,曾经应该是很亲密的朋友。

    陈安泽今晚没有留在这里吃晚饭,临走前,在唐景森的强烈要求下,给钱朵朵弄了两瓶营养液输上了。

    “我走了,再不放我走,你管饭啊。”陈安泽白了唐景森正好。

    “你想蹭饭就直接说。”唐景森淡淡一笑。

    “今天真有事,否则,我就留下来吃饭,兰姨的手艺太好了。”陈安泽交待了几句换药和拔针的注意事项之后就离开了。

    钱朵朵躺在床上,输液,第一瓶还没输完,她就睡着了。

    唐景森将手机卡拿出来,换到另一部手机里,开机以后,看到好多来电提醒。

    有安娜的,有唐丝丝,还有邓卉的,看来,网上的照睡,邓卉已经看到了。

    “什么事?”唐景森拨通了安娜的电话。

    “唐总,你没受伤吧?”安娜关心地问。

    “我没事。”唐景森平静地回答。

    “那些照片已经删除了,对方要一百万,我自己作主给了。”安娜在电话里汇报道。

    “你办事我放心,还有别的事吗?”

    “邓小姐打不通你的电话,打给我了,我没有接,你看要不要回应一下?”安娜提醒道。

    “知道了。”

    “唐总,湖畔新苑除了我们预留的房子,其他的全部售空了。”安娜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邓卉已经没有利用价值。

    陈安泽收买电视台摄像师,给唐景森和邓卉的恋情炒作了一把,紧接着传来他们要订婚的消息,之后更是秀出了房产证明,邓卉将会入住湖畔新苑。

    能和自己的偶像住一个小区,这是多么荣幸的事,邓卉的粉丝众多,湖畔新苑的销售在短短两天就爆掉了。

    “嗯,我自有主张。”唐景森说完挂断电话。

    湖畔新苑项目本来炒的火热,中途因为订婚延迟,资金不到位,外界传得沸沸扬扬,说湖畔新苑要成烂尾楼了。

    销售受到影响,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这件事,因邓卉而起,也必然要从她身上找热点,把损失弥补回来。

    现在,他已得偿所愿,最终是否跟邓卉订婚,或者娶不娶她都是后话。

    订婚已经提议程,怕是无法逃避,如果在这个时候,公然分手,那才是真的会受影响。

    唐景森坐在床边看着钱朵朵输液,一瓶吊完,唐景森立即拔掉瓶口的小插头,扎进另一个瓶子里,他动作很快,不让一点儿空气进入输液管。

    钱朵朵仍然在昏睡,这期间,兰姨上来看了一眼,见钱朵朵还在睡,便没有着急开饭。

    一觉醒来的时候时候。已经晚上点了,钱朵朵这一觉睡的很舒服,加上输了营养液,精力恢复不少。

    醒来,没有看见唐景森,她有些许的失望,起身去了洗手间,洗漱完毕下楼,兰姨赶紧把热腾腾的粥端了出来,还有一碗香浓的鸡汤。

    “唐总出去了,他临走前特意交代,晚上你要吃清淡的。”兰姨温和地说。

    “嗯。”钱朵朵点点头,吃饱喝足就上楼了。

    这一夜,唐景森又没有回来,吃完早餐,老黄照例送钱朵朵去学校。

    接下来的几天,钱朵朵都没有见到唐景森,而她早已经学会骑单车,能围着人工湖一圈又一圈地转悠。

    时间转眼到了周五,钱朵朵回来,见到兰姨就问“兰姨,唐总今天会回来吗?”

    兰姨淡淡一笑,说“回来了,在楼上。”

    钱朵朵听了她的话,眼睛一亮,立即上楼去了,她直接跑去他的房间,他不在,她又跑去书房。

    他孤独的身影,站在窗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他经常这样。

    钱朵朵有些不忍打破这片宁静,她轻手轻脚慢慢走了过去,然后从身后轻轻抱住了他,小脑袋就这么贴在他的后背上。

    “兰姨说,你每天都盼着我回来。”唐景森的语气里带着调侃的意思。

    钱朵朵笑了,说“我会骑单车了。”

    “好,今晚出去骑两圈我看看。”唐景森转过身看着她,目光里有一种她看不懂的东西。

    钱朵朵有些不解地问“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唐景森最终什么都没说,将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收进了抽屉里。

    钱朵朵直觉那个文件袋里的东西和她有关,但是刚才没有问,现在已经不好再问了。

    吃晚饭的时候,钱朵朵心情特别好,看到她吃得这么开心,唐景森的眸色却变得欲发深沉。

    “朵宝儿,你例假什么时候来?”唐景森问道。

    钱朵朵怔了一下,然后搬着手指算了起来了,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脸色越来越难看。

    “延期了。”钱朵朵震惊地看着唐景森。

    “别怕,陈安泽一会儿过来,帮你检查。”唐景森安慰道。

    钱朵朵忍不住问“你桌子上的文档里有什么?”

    “你在学校是不是献过血?”唐景森问道。

    钱朵朵恍然大悟,说“有天中午休息的时候,看到献血车,就去献了,还给了我一个献血证。”

    “朵宝儿,我只问你一句,除了我以外,有别的男人吗?如果你骗我,你知道后果。”唐景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钱朵朵腾地从椅子上起来了,“你在怀疑我吗?”

    “你献血,被别有用心的人查了h,结果就在我抽屉里。我要听你自己说,除了我,有过别的男人吗?”唐景森问道。

    “没有,自始至终只有你。”钱朵朵像只受伤的小兽,委屈地看着唐景森,她能感觉到,他不相信她。

    陈安泽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对峙的这一幕,他轻咳了一声。

    唐景森瞪了钱朵朵一眼,她的一双美目泛起了水雾。

    兰姨见陈安泽来了,笑着迎了上来,“陈医生来了,吃饭了吗?”

    “还没,特地来蹭饭的。”陈安泽半开玩笑地说。

    “兰姨加一副碗筷。”唐景森说完搂着钱朵朵,并排坐了下来。

    陈安泽则大大方方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昨晚有人拍到你和邓卉深夜从酒店出来,干什么去了?”

    钱朵朵听到陈安泽的话,脸色微微一变,悄悄看了唐景森一眼,然后默默低下了头。

    “干什么要向你汇报?”唐景森冷冷瞥他一眼。

    “我帮她问的,她被保护的那么好,什么都不知道。”陈安泽明明是故意的。

    唐景森不想多解释,嘲讽道“一桌子菜还堵不上你的嘴吗?”

    “兰姨,你这汤煲的很好。”陈安泽高声喊道。

    “那陈医生多喝两碗。”兰姨笑着说。

    钱朵朵本来心情很好,胃口大开,但是现在,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应该是跟献血有关,她献了血,却查出她的血有问题?

    唐景森询问她是否有别的男人,难道查出了艾滋?等等,他刚才说h,h是什么鬼?

    后来她才知道,血液里的h值可以看出她是否怀孕。

    好不容易熬到把饭吃完,吃完饭,唐景森便领着钱朵朵上楼了,陈安泽主动跟了上去。

    唐景森将那个文件袋递给了钱朵朵,钱朵朵将里面的检查报告拿了出来,看了看压根看不懂。

    “我看看。”陈安泽接了过来,看完以后,满不在乎地说“没什么问题呀,怀孕引起的缺铁性贫血。”

    “怀孕?”钱朵朵吃惊地看着唐景森,她怎么可能怀孕?

    唐景森面色一沉,道“你替她检查。”

    “你们没做?还是你不育?”陈安泽奇怪地看了钱朵朵一眼。

    “你废话真多。”唐景森冷冷地瞪他一眼。

    陈安泽给了钱朵朵一个纸杯,“做个尿检,拿来给我。”

    钱朵朵怔住了,感觉很不卫生,让她去洗手间,端点尿来给他们俩检查,想想就觉得……

    “还不快去?”唐景森不悦地吼了一句。

    钱朵朵不敢吭声,乖乖去了洗手间,没过多大会儿,端着尿液过来了。

    陈安泽看着那个纸杯,懵了,“其实只要一点儿就够了。”

    他这话一说出来,钱朵朵窘迫地恨不能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她也觉得自己蠢透了。

    唐景森一言不发,陈安泽直接把那个纸杯放在了唐景森的书桌上,然后从他的医药箱里拿出一张早孕试纸,试了一下,很快上面出现两道横杠,“恭喜你们,确定是怀孕了。”

    钱朵朵脸色惨白,怎么可能会怀孕,如果真的怀孕了,那这个孩子一定是唐景森的。

    “这个孩子是你的。”钱朵朵突然开口道。

    唐景森脸色阴沉地可怕。冷冷地说“误诊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不是误诊,那就一定是你的,你不能怀疑我。”钱朵朵终于意识到了问题,她和唐景森同房也是最近的事,即便是怀孕了,也不能马上查出来。

    这一点,她清楚,想必唐景森也清楚。

    “今晚b超室值班的人我认识,几分钟就能查出来。走医务人员专用通道,不会让人看见。”陈安泽平静地说。

    “不查。”唐景森拒绝了。

    “我要检查,我想知道……”钱朵朵目光如注地盯着他,她受不了被唐景森怀疑。

    最终,他们三个人一起出门去了医院,唐景森陪着她一起进了b超室。

    “孩子已经12周了,很健康,要吗?”b超检查室的医生问。

    钱朵朵激动地检查床上坐了起来,“你撒谎。”

    “小姐,你冷静一点儿,你看这里,这个小点儿就是你的孩子,再过两周半。孩子就成形了。”医生指了指屏幕上的小点,唐景森看不懂,钱朵朵也看不懂。

    钱朵朵直接从检查床上跳了下来,穿好衣服,拉着唐景森要走,他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没有怀孕,即便是怀孕,也不可能怀了12周。12周呀,都快三个月了,三个月前我都不认识你。”钱朵朵情绪很激动,唐景森却显得异常的地冷静。

    唐景森凉薄的唇瓣透出冷笑,目光冰冷似铁,让人不寒而粟。

    “我们走,换个地方检查。”钱朵朵拉着唐景森要走,他却突然发怒,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唐总,你冷静一点儿,有什么事好好说。”医生赶紧开门,把陈安泽叫了进来。

    等候在外面走廊里的陈安泽见门开了,马上迎了上来,“检查结果怎么样?”

    “走。”唐景森拽住钱朵朵。他用力过猛,钱朵朵摔倒在地,他连等她爬起来的耐性都没有,就像一条死狗似的,拖着她就走。

    “景森……”陈安泽拦住了,“放手。”

    “你闪开。”唐景森挥手就是一拳朝陈安泽打了过去,他灵巧一闪,“你冷静一点儿,出什么事了。”

    “不用你管。”唐景森拖着钱朵朵朝电梯走去,钱朵朵挣扎,他抬手就是一耳光,直接把钱朵朵打蒙了。

    钱朵朵瞪大眼,委屈地看着他,“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回去再收拾你。”唐景森将她拽进了电梯。

    陈安泽赶紧追了上来,“景森,你冷静听我说……”

    唐景森根本不理会他,抬脚就踹,陈安泽后退一步,他便按了电梯关门键,将陈安泽关在了电梯外面。

    “唐总。我可以发誓,除了你,我没有……”

    “闭嘴,你再说一句,我现在就掐死你。”唐景森这么说了,也真的那么做了,他一把掐住钱朵朵的脖子,将她按在电梯墙壁上,钱朵朵捉住他的手,拼命挣扎,却怎么都挣脱不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叮咚”一声响,电梯到了一楼,钱朵朵被唐景森拖出了电梯。

    走出医院,来到停车场,唐景森心情烦燥地打开车门,粗鲁地将钱朵朵推到车上,绑上了安全带。

    钱朵朵喉咙疼地,刚开口就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不行,“唐总……”

    唐景森上车以后,并没有马上启动车子,而冷冷地说“把孩子打掉,否则,你就和孩子一起死吧。”

    “我没有怀孕,没有孩子,那个医生是骗你的。我认识你还没有三个月,就算怀孕孩子也不可能……”

    “你怀了别人的孩子,你再敢说一句,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唐景森眼露凶光,声音冷寒彻骨。

    钱朵朵含泪看着他,她觉得委屈,她很伤心,很难过,难过他为什么不肯相信她?

    回到兰苑,兰姨迎了上来,唐景森冷冷地瞥了兰姨一眼,默默拿出手机,看了一会儿,然后拖着钱朵朵上楼回房。

    “我不上去。”钱朵朵害怕了,唐景森误以为她怀了别人的孩子,现在跟她上楼,不知道他会怎么收拾她了。

    “由不得你。”唐景森冷哼一声,强行拽钱朵朵上楼,她一把抱住楼梯扶手,不肯上楼,“兰姨,救救我。”

    “看什么看,都给我回房去。”唐景森怒吼一声。

    “唐总,钱小姐还小,做错什么,你好好跟她说。”兰姨心软,看不过眼,忍不住劝说道。

    唐景森目光阴沉地瞪着兰姨,“兰姨,你是要护着她?”

    “不敢,我只是劝唐总不要鲁莽行事,以免酿成大错,日后后悔。”兰姨说完深深看了一眼钱朵朵,然后回房去了。

    “兰姨,你别走……”钱朵朵慌了,兰姨也不管了,她该怎么办?

    唐景森见拽不动她,她死死抱着楼梯扶手,他便直接上前,一把拉住她的小脚,用力一带,她便摔地趴在了地上。

    他冷漠地捉住她的脚,一步一步,将她从一楼顺着台阶拖到了二楼,钱朵朵痛地哇哇大叫。

    整个兰苑别墅,一直回荡着钱朵朵凄厉的惨叫声,佣人们都躲地房间不敢出来。

    钱朵朵的头和胳膊与每一步台阶相撞,等她被拖到二楼的时候,她都快撞晕了。

    如果真的晕了还好,可她居然没有晕,被唐景森拖进房,扔到床上的时候,她当时害怕极了,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她的心猛地一跳。

    当他高大的身影朝着她走来的时候,她本能地往后缩了缩,含着泪乞求道“唐总,求求你,再换个地方检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孩子是林逸凡?”唐景森冷冷地问。

    钱朵朵瞪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怎么会以为她怀了林逸凡的孩子?

    “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钱朵朵用力眨了一下眼睛,想把眼泪憋回去。

    唐景森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头,“还疼吗?”

    “唐总……”钱朵朵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唐景森眼中的冷漠渐渐淡了下去,脸部的表情也柔和了不少,“我相信你,什么都不必说。”

    “你真的相信我?”钱朵朵忍着身上的痛,含泪问。

    “你就当我是无法接受背叛吧,我宁愿选择相信。”唐景森的这番话说出来,让钱朵朵愣了好久。

    “我一天在你身边,就是你的人,绝不背叛你。”钱朵朵信誓旦旦地说。

    唐景森面无情地看着她,看了很久,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钱朵朵咬着唇瓣,低下头,眼泪也下来了,“我的例假的确是推迟了。”

    “你落水受凉,推迟几天也正常。”唐景森轻轻揉捏她的肩,刚才他拖着她的脚,尽量抬好以减少她与楼梯台阶相撞。

    钱朵朵当时害怕,被拖着上楼的时候,她用手撑着,所以头被撞了几下,但不至于受严重的伤。

    “你真的相信我……”她瞪大眼,眼底有泪光在涌动。

    唐景森什么都没说,直接吻住她的唇,她挣扎,他却将她抱得更紧了。

    等她安静下来,他这才放开她,他伸出手轻抚她的小脸儿问“朵宝儿,如果有人让你离开我,你会怎么做??”

    “除非你让我走,否则谁赶我都不走。”钱朵朵不傻,她好像已经明白,这一路上,唐景森的疯狂行径是为什么了。

    “之前不是说,拿钱走人吗?”唐景森打趣道。

    钱朵朵回过头看着她,“改变主意了,不行吗?”

    “行。”

    许晴玉死的时候已经怀孕了,唐景森在三年前失去了她和孩子。三年后,他不会让悲剧重演。

    “唐总……”

    “叫我阿森。”唐景森突然开口道,这是第一次,他让她叫他的名字。

    “我……我不敢。”钱朵朵小声回应。

    “不敢?那是谁在手机里给我备注成唐长老的?”唐景森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

    钱朵朵怔住了,“你……你怎么知道?”

    “朵宝儿,你觉得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唐景森摸摸她的头,“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可能会有十天左右不在这里,你自己保重。”

    钱朵朵一听,蒙了,忙捉住他的手,“你要去哪儿?”

    “筹备订婚宴。”唐景森平静地说。

    钱朵朵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全然不顾刚才,他冷着脸,拽着她的脚,将她从一楼拖上二楼了,“你说相信我的。”

    “不冲突。”唐景森冷静地看着她。

    “你今晚会留在这里儿吗?”钱朵朵眼巴巴地望着他。

    “一会儿就走。”唐景森觉心中冰冷的一角,正在悄悄融化,变得柔软。

    钱朵朵什么都没有说,也不顾自己身上刚才摔疼了,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小别胜新婚,这几天唐景森没有回来,钱朵朵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经常半夜醒来,看看身边有没有他的身影,他好不容易回来,却马上又要走。

    他们吻得如火如荼,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钱朵朵似乎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她耗尽所有的力气去爱他,接纳他。

    这一次,两个人都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钱朵朵的力气被消耗光了,无力地依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想动。

    她像只小猫,头挨到枕头,很快进入梦乡,他轻轻环抱住她,很想陪她一起睡到天亮,但是理智占了上风,在她睡着后,他悄悄起身离开了。

    唐景森下楼的时候。兰姨听到动静,马上出来了,“唐总,钱小姐她……”

    “兰姨,受凉和用药导致例假延迟,吃什么好?”唐景森询问道。

    “我老家有个偏方,益母草煮鸡蛋,吃十天左右就能有效果。如果是药物引起的,那就只能等待药物的副作用,逐渐在体内消除,才会恢复。”兰姨说完若有所思地看了二楼,说“钱小姐这几天注意保暖和休息,没事的。”

    “我最近在忙订婚的事,暂时不过来了,她交给你照顾了。找机会,把那些东西清理了。”唐景森没有明说,但是兰姨却听懂了。

    “你和钱小姐……”

    “兰苑是我的家,我会回来的。”唐景森这么一说,兰姨欣慰地点点头,“唐总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唐景森深夜离开了兰苑,车子启动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窗户,屋里没有亮灯,此时,钱朵朵在床上睡着了。

    可是当车子开出去以后,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窗帘后面,目送他离去。

    之后每天,兰姨都会让钱朵朵吃益母亲草煮鸡蛋,叮嘱她不能吃凉的东西。

    晚上兰姨还会上楼检查她有没有睡觉,不让她玩电脑,她的日子风平浪静。

    在手机或者电脑上,不小心看见唐景森与邓卉的消息,她都是选择自动忽略。

    一周过去了,钱朵朵仍然没有来例假的意思,连她自己都差点儿要相信自己怀孕了。

    这里是兰苑,什么事都瞒不过兰姨的眼睛,给钱朵朵的事后紧急避孕药,还有那一抽屉的计生用品,唐景森不会钱朵朵怀孕。

    例假推迟不是大事,钱朵朵心急了。兰姨看在眼里,“钱小姐别着急,一般得吃十天以上才有用,以后到那几天,注意保养。”

    “兰姨,其实落水的那天,我在学校就感觉到小腹一阵阵疼。傍晚的时候,落水受了凉,后来又打了针。可是过去一周了,还没有……”

    “身体吸收药物是需要一个时间的,等你体内的药物不再影响你,加上调理,会没事的。”兰姨安慰道。

    这些天,钱朵朵也没有歇着,考完了科目三,紧接着报考了科目二,预约考试这些都有人帮她安排,她只需要考试的时候去就行。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捉弄,她考试那天,唐景森和邓卉订婚。

    他们俩确定订婚的日子,是在电视台台庆的时候。唐景森与邓卉齐齐亮相,公布了这个喜讯。

    钱朵朵虽然假装不在意,可是每一条有关他们的消息,她都看了。

    林逸凡身边站着唐丝丝,唐丝丝看他的目光里,有炙热的爱恋。

    那是一个女人爱男人的目光,就像邓卉看唐景森的目光,满满地爱。

    他们站在一起,是那么登对,想到这里,钱朵朵自嘲地笑了,她再也不能自欺欺人地说男未婚,女未嫁了。

    唐景森订婚了,她这下是名副其实的小三了,妥妥地小三。

    钱朵朵考试的那天,唐景森订婚,平时明明练的很好,在过弯的时候,出线了。

    每次考试,有两次机会,她只能重新再来。

    钱朵朵被安排到一旁休息,晚点儿会安排她再考一次,如果两次都不通过,她只能重新报考,等下次考试通知了。

    坐在休息大厅等候的时候,唐景森打来了电话,“朵宝儿,听说你今天考试?”

    听到他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她顿时红了眼眶,“祝你订婚快乐。”

    “朵宝儿,有没有想我?”唐景森此刻衣冠楚楚,置身于订婚宴现场,可是谁也不会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给钱朵朵打电话。

    唐景森的伴郎团相当强大,林逸凡、顾锦辰、陈安泽、他的金牌律师李轩。

    他打电话给钱朵朵的时候,他的伴郎团人员全都听见了,因为他们就站在他身边,爱河的对面就站着邓卉。

    “景森,音乐响起来了。”林逸凡提醒了一句。

    “我要考试了。”钱朵朵听到服务台喊她的名字。

    “朵宝儿加油,考到驾照,我就回去看你。”唐景森说完挂断了电话。

    钱朵朵抬手轻轻拭去眼角的泪,唐景森说离开十天。其实他已经十二天没有回兰苑了。

    她的例假在吃益母草鸡蛋第十天的时候就来了,她想告诉他,医生误诊了,她没有怀孕,可是电话打过去,却是安娜接的,告诉她唐景森不方便接电话。

    因为有唐景森的鼓励,钱朵朵第二次考试,一把就过了,当场就出成绩了,98分。

    从考场出来的时候,老黄还在那儿等她,今天唐景森订婚,老黄却在为她服务。

    “钱小姐,考的怎么样?”老黄看钱朵朵,就像看自己的女儿一样,那慈爱的目光,让钱朵朵感觉温暖。

    “考了98分,科目三的成绩出来了吗?”钱朵朵问道。

    “过了,可以报考科目四了。”老黄笑着说。

    钱朵朵点点头,看了一眼窗外,“唐总说,我考到驾照,他就会回来。”

    “那就考吧,你脑子好使,理论考试,肯定过。”

    钱朵朵不想说话,回到兰苑的时候,兰姨煲了香浓的鸡汤端了上来,“来,赶紧喝碗鸡汤,然后上楼休息吧,这几天要多注意休息。”

    喝完鸡汤,钱朵朵就上楼休息了,来例假,没什么精神,什么都不愿意想,只想睡觉。

    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是红姐打来的。

    钱朵朵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红姐,我是朵朵。”

    “你没事吧?”红姐关心地问。

    “挺好的,今天考科目二,九十分通过,我很厉害吧。”钱朵朵扯开话题说。

    红姐叹息一声,“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你和他是两个世界里的人。我还是那句话,能遇到他是你的造化,最终如何,谁也说不了。”

    “订婚又不是结婚,结婚还能离呢。”紫玲直接一把抢过红姐的手机,大声喊道。

    “紫玲,别乱说话。”红姐斥责了一句,把手机夺了回来。

    钱朵朵知道她们俩是关心她,她其实真的不难过,唐景森和邓卉订婚是迟早的事。

    “朵朵,看开一点儿。我今天打电话给你,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柳如烟回来了。”红姐在电话里说。

    钱朵朵怔住了,“我不想见她。”

    红姐叹息一声,“毕竟是你妈妈,她说已经远远地看过你了。”

    “呵呵。”钱朵朵尴尬地笑了笑。

    柳如烟走的时候,钱朵朵还小,很快就忘记了她的长相。

    但是外婆很执着,经常将她的照片拿出来给钱朵朵看,告诉她,那个是她的妈妈,有一天,她妈妈一定会回来。

    “唐景森已经的秘书已经安排她和你外婆见过面了,你外婆手术的时候,她会在,你到时候……”

    钱朵朵竟无言以对,“那是我外婆,比我亲妈还亲的人,我不能不去。”

    “那就见一面吧,你们母亲俩分开十几年,也该见见了。”红姐劝道。

    “红姐,你就不好奇我在哪儿见到她的吗?”钱朵朵自嘲地笑道。

    红姐想了想说“她说,你和你男朋友在一起,是因为唐景森在,所以你们没有相认?”

    “我和唐景森车震,震到湖里去了,是她和她先生把我从水里拉起来了。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可能是见到外婆后,看照片才知道是我。”钱朵朵觉得有些事逃避不了。

    “真是作孽,她该多伤心啊,你小小年纪就……”

    “外婆住在那么好的疗养院,她的手术费从哪儿来,我想,我母亲应该很清楚。”钱朵朵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红姐,你是说,安娜安排她见的外婆?”

    “是的。”红姐点点头。

    钱朵朵突然觉得自己好傻,那天,她那么躲避柳如烟的目光,始终低着头,肯定引起唐景森的怀疑了。

    她已经不想知道唐景森和柳如烟是如何联系上的了,也不想知道。柳如烟对唐景森说过什么,她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开始是被逼的,但是现在,她自愿的。

    “红姐,外婆手术的时候。我会去。对于她,我能坦然面对,不敢面对我的人是她。”钱朵朵似是想通了。

    她在湖边会躲避柳如烟的目光,是觉得车震掉进湖里,被人救上来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论到母女关系,柳如烟为她付出的真的是太少太少了。

    晚饭钱朵朵吃的很少,莫名地没有胃口,唐景森今天订婚,现在应该在新房和未婚妻度过吧。

    “钱小姐,你今晚吃的很少。”兰姨看见桌上的菜没怎么动。

    “兰姨,你说,他还会回来吗?”钱朵朵突然问道。

    兰姨笑了,拉开椅子,在钱朵朵对面坐了下来,“你知道唐总离开兰苑的那天晚上说什么吗?”

    “说什么?”钱朵朵不解地问。

    “他问我落水后,受凉例假推迟吃什么,我说吃益母草鸡蛋。然后他让我给你做,好好照顾你,把屋里清理一下。他从来不曾怀疑你,你们去医院,然后回来兰苑。全都在别人的监视里。”兰姨微笑着说。

    “你说什么?”钱朵朵震惊地看着兰姨。

    “唐总心里跟明镜似的,背后那人无非就是想借怀孕事件离间你们俩,想破坏你们的感情啊。如果没有得手,很可能会有其他极端的手段。三年前,已经死了一个许小姐了,唐总他是在保护你。我刚开始也以为他是真的发怒了,那么狠地对你,可是他临走前,交待我的那些话,我就懂了。”兰姨没有明说,但是整个事件,背后之人钱朵朵已经猜到是谁了。

    让唐景森没有办法违背的人,除了他的父亲还能是谁?

    她落水以后,是陈安泽给看的,他是医生,随便在药里加点什么,让她例假推迟或者不来,对于他来不是难事。

    陈安泽的背后是唐老爷子,唐景森很清楚,所以他拒绝了重新换医院检查。

    因为他知道,既然要做假,那必然是走遍凤城所有医院,检查结果都是一致。

    只是这些不阳光的事,唐景森不想告诉钱朵朵罢了,她只想让她远离这些阴暗的事,简单快乐地活着。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