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55章 朵朵在夜店出事

    钱朵朵若无其事地下楼,头发还是湿的,她随意地在肩上搭了一条干毛巾,她习惯性让头发自己干,不喜欢用吹风机,觉是伤头发。

    她有一头非常乌黑油亮的长发,发质非常好,可能跟她平时很注重养护有关。

    至于她为何会留长发,她从来没有说,但是她却记得,她的母亲就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记不清母亲的脸,却记得她的头发,很长很黑很亮。

    钱朵朵上大学之前,一直是短发,从来没有留过长发,因为父亲不喜欢。

    她的美貌继承了母亲,她留长发的时候,特别像她妈妈,所以父亲便不准她留长发。

    高三住校,很长时间不回家,趁父亲不知道,她悄悄把头长留起来了,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剪过,也舍不得剪。

    “兰姨,可以吃饭了吗,好饿。”钱朵朵一边说一边擦头发。

    唐景森放下手机,对兰姨说,“兰姨,开饭。”

    兰姨端菜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唐景森在帮钱朵朵擦头发,她微微地笑了,假装没有看到,继续上菜。

    “头发不擦干,容易感冒。”唐景森一边擦头发一边说。

    钱朵朵笑着说,“我着急下楼吃饭,怕你等。”

    “我如果饿了,才不会等你。”唐景森动作并不温柔,帮她擦头发,扯得她头皮生疼,但是她忍了。

    吃饭的时候,钱朵朵主动给唐景森夹菜,他抬起头瞥她一眼,“别光顾着给我夹菜,你也多吃一点儿。太瘦了,手感不好。”说完往她胸前瞄了一眼。

    钱朵朵瞬间脸红了,哪怕与他同床共枕,每天晚上都啪到后半夜,但她听了他的话还是很羞涩。

    唐景森见她这个模样,只觉身体里有一股热血在沸腾,饭都不想吃,只想立刻抱她回房。

    他强压住自己的兽血,坐在餐桌前,陪钱朵朵一起吃饭,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是邓子墨打来的。

    “子墨,我在吃饭,什么事?”唐景森从容淡定地问。

    钱朵朵没有出声,默默用餐,邓子墨是谁,她心知肚明。

    “姐夫,你最近很忙吗?怎么不见你找我姐?”邓子墨在电话里问。

    “我们分手了。”唐景森平静地说。

    邓子墨一听,立即炸锅了,“你们俩谁先提出分手的?”

    唐景森笑了,放下汤勺,“谁先提出分手,很重要吗?”

    “姐夫,你知道吧,我很崇拜你,我心里只认你是我姐夫。你告诉我,是你提出的还是我姐?”邓子墨追问道。

    唐景森眼睛微眯,看向钱朵朵,说“她要求我与钱朵朵断绝关系,我说做不到,然后就这样了。”

    “姐夫,虽说现在很多男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但我姐,你知道的,她不是小女人,她容不下这种事。无论哪方面,我姐都不比钱朵朵差,你再好好考虑一下。”邓子墨说完这段话,便挂断了电话。

    钱朵朵眼见唐景森将电话放在了桌上,知道他打完电话了,抬起头看着他,“因为我,影响到你们了吗?”

    “朵宝儿,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唐景森突然变脸,将餐具一扔,上楼去了。

    钱朵朵抿紧了双唇,在椅子坐了好久,才缓缓起身,进厨房切了一份水果盘端上楼去了。

    兰姨什么都没说,钱朵朵搬进兰苑已经不是三两天了,她该学着去适应唐景森,知道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走到书房门口,钱朵朵见唐景森看着电脑屏幕地发呆,她轻轻敲了敲门,唐景森只送给她一个字,“滚。”

    钱朵朵落寞地端着水果盘下楼了,兰姨见她下来了,走上前,悄悄地问“唐总还在生气吗?”

    “嗯,让我滚。”钱朵朵将果盘放在了餐桌上。

    “唐总的事,以后切莫多嘴,即便是听到了,也要装作没有听到,不能问。不能说。”兰姨叮嘱道。

    钱朵朵点点头,她今天的确是逾越了,她忘记了自己身份,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本来想对他表示感谢,谢谢他让安娜把她父亲保出来,本来想讨好他,让他安排明天去见外婆,结果她多嘴一句,彻底把他得罪了。

    回到房间,钱朵朵拿出新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订单。

    这台新的笔记本电脑是唐景森送给她的,奖励她考驾照科目一满分通过,不过他要求她一个月拿到驾照,否则就没收笔记本电脑。

    有了新笔记本,处理起网店的订单,快了很多,也方便很多。

    第一批预订海洋之星和真爱脚链的买家,已经有人收到货了,好评如潮,钱朵朵直接在宝贝详情里加上了买家秀图片,吸引了更多人进来买。

    钱朵朵处理订单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退货申请,她赶紧看了一下退货原因。买家留言说自己发错货了。

    一朵小奇葩亲,在吗?看到你申请退款了,说发错货了,方便拍照核对一下吗?

    迷雾森林你自己看照片,我要的是兰博基尼,你给我发来的是什么东西?我家兰博基尼也不是长这样的。

    钱朵朵点开照片一看,傻眼了,还真是错了,照片上明明是一辆布加迪跑车模型。

    “您稍等……”钱朵朵手脚麻利的打开卖家中心,找到这个顾客的订单。

    她就一个做代购的,客户们催货的时候,有脾气不好地直接骂人。

    代购本来就不怎么挣钱,就是为了带动店铺的人气而已,现在遇见这么个作死的上家她也是倒了血霉了。

    她的上家迟迟不发货,在这个叫‘迷雾森林’的客户之前,已经好几个客户都申请退款了,只有这个客户一直没退款也没催,好不容易等给上家发了货,结果发错东西,她这个运气也是让人心醉了。

    钱朵朵正在考虑怎么解释的候,迷雾森林又发来一句付款5天才发货,现在一听说退货就跑了?

    直到此刻为止,上家的客服在线,就是死活不说话,怎么办?

    自己也装死?可是刚刚自己已经主动跟客户说话了,钱朵朵真的是想哭了。

    相比钱朵朵的惨状,另一端的某个人就截然不同了,唐景森此刻就坐在书房里,看着电脑屏幕偷笑。

    一朵小奇葩亲,我在呢,您别急,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

    “解释?好吧,你来解释一下。迟延发货,还货不对版,你这样我可以投诉你的。”唐景森嘴角带着坏笑,修长的手指啪啪啪在电脑上打出一行字过去。

    然后双手抱胸,找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电脑椅上,等着看脑另一端的钱朵朵,会给出什么合理的解释来。

    过了几分钟,消息进来“亲,我看了一下单日期,您那天是中午下的单对吗?”

    唐景森眉毛挑了挑,这丫头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记性挺好,确实是中午的时候付款的。

    “是中午没错,可这跟你延迟发货和发错货有直接关系吗?”

    另一端的钱朵朵汗颜……这也是位不好伺候的啊。

    钱朵朵想了想,反正隔着电脑,谁也不认识谁,只能闭眼继续忽悠了。

    不然自己怎么办,照这个情况下去,单单一个退货率就够催垮一个店了。

    “是这样子的亲,那天中午是我接待的您,咱们店也确实是当天发货的。我那天下午出去旅游了,临走前雇了一个客服,把所有工作都交接给新来的客服了。”

    “然后呢?”这边唐景森看着她的回答,冷冷一笑。

    “我家这个新来的客服……缺货了不知道跟客户说,也不告诉我,自作聪明的拿了同款不同型号的给您发去了,事实上,您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个了…”

    “你客服的错,关我什么事?”唐景森觉得她在推卸责任,对她的说辞并不买帐。

    “亲,这种情况绝对是我们的错,先向您道歉了。我今天下午刚回来,打开电脑一看,全是客户找我要说法的。我忙到现在,晚饭还没吃,我那个客服看情况不对,辞职开溜了……我现在欲哭无泪,告诉您这些是想说,您的问题我一定会解决的,只是您能等我先去吃口饭吗?我真的要饿死在电脑前了,等我饿死了,您就真的找不到售后了。”

    这边的唐景森已经控制不住笑出声了,发了几个“哈哈哈”过去了。

    钱朵朵一看,客户的态度已经不那么强硬了,那就说明有戏呀,赶紧接着忽悠。

    一朵小奇葩亲,我遇见这么一个客服也是真的醉了,她发给您的东西比您拍的那个其实还贵,事实上,我是赔钱的。您看这个您喜欢吗?喜欢的话我就送给您了,我再根据您订单的价格,退一半钱给您,只要您不生气就好,您看怎么样?

    迷雾森林算了,刚好我的布加迪送给别人了,发错货送我一辆布加迪,权当是安慰了。

    这边的钱朵朵看到客户的回答,感动的都想隔着电脑亲上对方几下“我这个客服是亲戚家小孩儿,看自己闯了祸直接跑了,我现在是赔钱赔笑啊,只要您不追究就行。您真是大好人,太谢谢您了。

    “你也真的是不容易了,这样,你这个东西需要补多少钱,我现在给你。”看到她说要退订单一半的钱,唐景森故意说给差价,想看看她怎么接招。

    “不用了,您不追究,我已经非常感激了。不说了亲,再次表示感谢,我要去找下一位客户处理退货申请了,老天保佑,都像您这么通情达理。”

    唐景森坐在书桌前,看着电脑屏幕,唇角始终带着笑意,他还真是小看她了。

    其实他就是好奇,她网店里卖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或者说,他好奇她的经营模式。于是自己申请了一个买家帐号,去她店里买了一个车模型。

    结果,付款接近一周才发货,收到货的时候,连东西都发错了。

    仔细观察了一下发货地址和联系方式,并不是她的。于是知道了她是做代购赚差价,由别人代发货,他便趁机敲打一下她。

    然后就在那儿看她演啊,一会说她是店主,一会儿又出去旅游了,更扯的是说被奇葩客服给坑了,原来她就是这么开网店的。

    钱朵朵松了暗自一口气,庆幸自己遇到一个好买家,正得意呢,突然迷雾森林的头像闪了,“小奇葩,来书房啪啪。”

    钱朵朵盯着电脑屏幕,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腾地从床上跳下来了,迷雾森林,唐景森,居然是唐景森。

    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一定要冷静,不能再惹恼他了,她对着镜子挤出一抹笑容,然后去了书房。

    结果不见人,刚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一双大手搂住了腰,然后书房的门被带上了。

    唐景森动作很快,不等她反应,直接将她压在了书桌台面上,“小奇葩,啪啪吗?”

    “呵呵,唐总,好玩吗?”钱朵朵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没有你好玩。”唐景森一边说,一边掀起了她的睡衣。

    钱朵朵后背冰凉,她其实并不喜欢在书桌上做,因为桌面太硬了,硌得她后背疼。

    反正也逃不掉,她也不矫情,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唐总,这里我们已经做过一次,换个地方吧。”

    唐景森邪魅一笑,问“你想换哪儿?”

    “我房间怎么样?”钱朵朵笑问道。

    “我想到一个地方。”唐景森托起她的小屁屁,她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由着他将她抱出书房。

    在走廊里,一楼有佣人看见他们出来,立即回避了。

    钱朵朵娇羞地将脸埋在他怀里,忍不住在他肩头咬了一小口。“你是小狗吗?”

    “是啊,汪汪汪。”钱朵朵学小狗叫了两声,然后理直气壮又咬了上去,反正她都承认是小狗了,继续咬。

    唐景森笑了,抱着她进房,用脚带上房门,然后直奔浴室,钱朵朵立即拒绝,“我洗过澡了。”

    “我没洗,一起。”唐景森笑道。

    “不要。”钱朵朵拒绝。

    “女人都爱口是心非,说不要,就是要。”唐景森进了浴室。

    钱朵朵咬着唇,说“要。”

    “好。”唐景森答应了。

    “你刚才说女人都爱口是心非,说不要就是要,那我说要,其实是不要的意思。”钱朵朵赶紧解释。

    “朵宝儿,你说要,我会不给你吗?”唐景森暧昧地笑望着她。

    钱朵朵真想一口咬断自己的舌头,是她主动说在书桌上做过了,要换一个地方,其实她是想说去柔软的大床上。

    谁知道,唐景森直接把地点选进了卫生间。他们俩没有在卫生间做过,相对于来是另一种体验。

    在相对狭窄的空间里,花样百出,洗手台的抽屉,里面居然满满地地全是计生用品。

    “这么多?”钱朵朵眼睛都直了。

    “我们努力,把它们全用完。”唐景森凑上前亲了她一下。

    钱朵朵瞬间就想哭了,满满一抽屉,全用完,她还有小命儿在吗?

    唐景森忍耐不住冲动了,狂吻她,钱朵朵学着回应他,虽然他喜怒无常,但是她不能退缩,学着适应他,摸清他的脾气。

    洗手台的镜子里,他能清楚地看见她,他们从洗手台辗转到马桶上,尽情释放压力。

    因为是在隔音效果极好的卫生间里,钱朵朵抛开底线,不顾一切的接纳他,她如鲜花般绽放,依偎在他的怀里。

    唐景森将她带到了莲蓬头下,淋着温热的水,两人赤诚相见,他伸出手环抱着她,她娇羞地依在他怀里,在他肩上轻轻咬了一下。

    洗完澡,钱朵朵是被唐景森从浴室抱出来的,因为她腿软得站不住。

    他们相拥着躺在床上,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朵宝儿,今天状态很好。”

    “唐总,谢谢你对我这么好。”钱朵朵往他怀里缩了缩,更紧地贴近他。

    唐景森笑了起来,轻抚她光滑的肩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问题是,没有钱。”钱朵朵凄美一笑。

    唐景森捧着她如花的脸,“我有,我给你。”

    “唐总……”钱朵朵红了眼眶,声音也有些哽咽了。

    唐景森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抱着她,她也环抱住他的腰,两个人就这么赤诚相见,抱了睡了一夜。

    外面天刚刚亮,他就醒了。她乌黑的长发披散而下,沿着她精致的小脸,垂落到他的脸上、脖子上、软软的,痒痒的。

    发间有缕缕暗香,幽幽地往他的鼻子里钻,流入他的心底,仿佛要将他抓紧一般。

    她看上去,越发魅惑地像只暗夜精灵。

    唐景森的喉结动了动,作了一个吞咽口水的动作,但是考虑到她今天还要上学,只得先饶了她,等周末了。

    时间转眼到了周五,钱朵朵这几天与唐景森相处的很融洽,确切地说,在床上很契合,基本没惹他生气,这周见外婆,妥妥地,他应该不会再变卦。

    钱朵朵激动了一整天,下午放学的时候,突然接到了高中好友韩珍珍的电话,高中毕业以后,钱朵朵考入了凤城商学院。韩珍珍则考上了哥伦比亚大学。

    算来,她们俩将近一年没见了,钱朵朵上大学以后,根本没有时间交朋友。

    她不住宿舍,放学和假期时间她全在打工,平时在学校,安静地就像一个隐形人。

    “大朵儿,我回来了。”韩珍珍在电话里激动地喊道。

    钱朵朵笑了起来,笑出了眼泪,“珍珍,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你放学了吗,我去找你。”韩珍珍在电话里问。

    “刚放学,准备走呢。”钱朵朵背着书包,一边走一边接电话。

    韩珍珍看了看路牌,“我在广流路,你们学校是往左还是往右?”

    “你是从凤城百货那个方向过来的吗?”钱朵朵忙问道。

    韩珍珍是个直爽性子,道“对,我过来接你,你告诉我怎么走。”

    “不要拐弯,一直往前开,就能看见我了,我在路边等你。”钱朵朵说完挂断电话,快步朝学校门口跑去,一边跑一边给老黄打电话,“黄叔,我去见一个高中同学,不用来接我了。”

    老黄在电话里说“钱小姐,我在学校西门等你。为了你的安全,我劝你不要去。”

    “黄叔,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给唐总打电话。”钱朵朵挂断老黄的电话,立即给唐景森打电话,可是他的电话关机了。

    刚走出学校门口,钱朵朵就看见了韩珍珍,一年没见,两个人激动地抱在一起,又跳又笑。

    “邓少,你看……”有好事者提醒了一下邓子墨。

    邓子墨冷冷地瞥了一眼钱朵朵和韩珍珍,“走。”

    韩珍珍今开的是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她家境好,钱朵朵一直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们做朋友。

    两个人一起去了学校附近的肯德基,久别重逢的喜悦,驱赶走了钱朵朵心中所有的阴霾。

    看到韩珍珍。钱朵朵感觉就好像回到了高中时代,那时父亲还在酒厂上班,外婆身体还康健,她还是个单纯快乐的高中生。

    “朵朵,我约了另外几个咱们高中时的同班同学,晚上一起玩,你跟我们一起去好不好?”韩珍珍邀请道。

    钱朵朵眼底有一丝犹豫,她放学没有马上回兰苑,现在如果跟韩珍珍一起去玩,唐景森一定会生气的。

    “珍珍,我家里不让晚归,一会儿就得回去了。”钱朵朵抱歉地说。

    韩珍珍拉着钱朵朵的手,“朵朵,我明天晚上的飞机,这次回国,是因为我奶奶去世了。你就不能陪陪我吗,我们不玩到很晚,玩到十点走。”

    韩奶奶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人,钱朵朵还吃过韩奶奶做的手抓饼,紫菜包饭,韩奶奶每次都会多做一份,让韩珍珍带给她。

    没想到,韩奶奶竟然……

    钱朵朵想到了自己的外婆,她到现在,连外婆的面都没有见着。

    最后一次见外婆,是在医院,她处于昏迷状态,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珍珍,你别难过,奶奶她老人家那么疼你,肯定不希望你难过。”钱朵朵拍拍韩珍珍的手安慰道。

    韩珍珍红了眼眶,“我妈说,我奶奶临终前,一直喊我的名字,连最后一面都没看见。我好后悔,为什么没有选国内的大学。”

    “珍珍,奶奶不会怪你的。”钱朵朵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如果条件允许,她也想去国外留学,想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

    钱朵朵活在唐景森的阴影下,每天谨小慎微,生怕不小心惹怒他,就盼着能见外婆。

    上次因为林逸凡,她惹恼了他,取消了见外婆的机会。

    最近这周,她表现一直很好。眼看马上到周末,很有希望跟外婆见面的。

    可是看到韩珍珍这样,钱朵朵又无法狠心回家,就这样,被韩珍珍带拖带拽地带去了kv。

    一进kv包房里,果然来了好几个高中同学,一见到韩珍珍马上热情地打招呼,但是见到钱朵朵,他们只是暧昧地笑。

    “大朵,过来坐。”韩珍珍拉着钱朵朵在卡座上坐了下来。

    这些同学,有些在本地上大学的,钱朵朵与唐景森的那点儿事,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只是钱朵朵自欺欺人地不看那些卦新闻,掩耳盗铃罢了,刚才一进包厢,老同学的看她的眼光,如噬毒的箭一样。

    包厢里,灯光昏暗,酒气熏天,钱朵朵不想在这里久待,在夜未央工作的那半年,已经让她对夜店深恶痛绝了。

    “珍珍,我真的得走了。你们玩吧。”钱朵朵见包厢里还有其他人陪韩珍珍,便想抽身离去。

    韩珍珍见她执意要走,只好作罢,“来,干了这杯,这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了。”

    钱朵朵举起酒杯,与韩珍珍碰杯,在场的其他人,对她一直不冷不热,出于礼貌,她还是向大家一一道别,这才离开kv包厢。

    走了没几步,钱朵朵就感觉不对劲儿,莫名的燥热,而且头晕,呼吸也不顺畅了。

    钱朵朵酒量一向好,虽然之前的几次醉酒和酒精中毒,她的酒量变小了,但也不至于才喝两杯就醉。

    她感觉头越来越晕,马上警觉,她的酒被人动过手脚。

    包厢里都是同一界的同学,不是同班也是同校的。他们没有理由害她呀。

    钱朵朵慢慢朝洗手间走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催吐,把刚喝下去的酒吐出来。

    好难受,身上似是被虫子在咬,钱朵朵咬牙忍着,快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围过来两个男人,一个搂着她的肩,另一个趁势在她胸前摸了一把。

    药的份量下的很足,钱朵朵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想叫那两个男人走开,可是嘴巴在动,却颤抖地发不出声音。

    喝醉酒不该是这种情形,她显然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是她却已经没有力气推开围着她的两个男人。

    “朵朵,你醉了,我们送你回去吧。”其中一个男人准确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钱朵朵顿时慌了,她并不认识他们,她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药是我弄来的,我先上。”

    “房间是我开的,我先上。”另一个男人不肯退让。都想占个先机。

    “你们……你们对我做了什么?”钱朵朵大脑虽有些混沌,可是她却清楚的听到他们俩在争什么。

    “能让你爽的东西,吃不死。”其中一个男人满不在乎地说。

    钱朵朵思维一下子清晰了许多,她狠狠咬了自己的舌头,疼痛感传来,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你们带我去哪里,放开我,快放开我。”钱朵朵拼命挣扎,却被两个男人架住了,根本挣脱不了。

    两个男人怕她喊叫,捂住她的嘴,拉着她进了kv旁边的电梯,这间kv的楼上就是客房,钱朵朵挣扎了几下,意识就越来越模糊,最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她在酒店的房间里,身体呈一个大字摆在床中央。

    四肢被铁链固定着,无法动弹,房间没有开灯,只有床头灯微亮,她依晰看见窗前坐着一个男人,在抽烟。能看到火光。

    “你醒了??”一个冰冷的男人声音传来。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钱朵朵挣扎着惊呼。

    坐在暗处的男人一拍手,出来两个赤身的男人,说“我找了两个男人陪你玩。”

    黑暗中的男人冷冷地看着她,钱朵朵离他很远,但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

    钱朵朵不明白,她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她能明显感觉到那个男人对她充满敌意。

    “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钱朵朵觉得难受极了,刚才昏过去了,没觉得,现在醒过来,那药性还在,全身燥热地不行。

    那个男人并没有回答钱朵朵的话,而是下令让那两个男人动手。

    钱朵朵的手上和脚上绑着铁链,她根本挣脱不了,眼看着那两个男人离她越来越近,却什么也做不了。

    两张恶心的男人的脸俯过来,他们的眼里充斥着邪恶和欲望,如同狼眼,让钱朵朵恐惧地全身发颤。

    “可真是个美人儿啊,这皮肤嫩得像剥壳的鸡蛋。”其中一个男人说道,大手抚上钱朵朵的胸。隔着衣服用力捏了一把。

    “小小年纪不学好,犯贱做小三,你痒吗?难受吗?”陌生男人冰冷的声音里夹杂着低笑。

    “放手……你们这是犯罪,我会告你们的……”钱朵朵死死咬住自己的唇,血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男人冷笑一声,没有理她,“你不嫌丢人,就去告吧。”

    “救命,救命啊,来人啊……”钱朵朵张嘴惊呼,但是只喊了几声,嘴就被堵上了。

    那两个男人分别站在钱朵朵的两侧,他们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她害怕地挣扎,可是越挣扎手和脚上的铁环就越扣的越紧,紧到嵌进她雪白的皮肤里,靳出红红的印痕,疼痛随着她的挣扎也越来越强烈。

    “小宝贝,不要乱动,小心划到你的漂亮脸蛋,我帮你把衣服弄开。”其中一个男人拿着一把剪刀,在钱朵朵面前比划。

    因为她的手脚绑住了,所以只能用剪子剪开衣服。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嘈杂声,走廊里的报警器响了,似是发生了火灾。

    “老板,怎么办?”

    黑暗中的男人犹豫了一会,说“继续,烧不死你们的。”

    “要不,您先下楼吧,这里不安全。”

    那男人点点头,转身离去,钱朵朵瞪大眼看着那个男人的身影,是一个有点驼背的男人,但是没有看到脸,他说话的时候,也一直是低沉着声音。

    钱朵朵被扔给了两头饿狼,她全身燥热,喉咙像火烧一样,难受极了,看到冰冷的剪子,她也不知道怕了。

    “小美人,这么欲求不满地,马上满足你。”男人嘻笑着,拿着剪子,伸向钱朵朵的领口。

    钱朵朵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不敢动,乱动,一剪子下去,可能剪的不是衣服,是她的脖子了。

    另一个男人说“剪了也没用,把她这么绑着,还怎么干,动都动不了。”

    “要不,把她放了,她药劲上来了,就算不用我们动手,她自己都要扑上来,求着我们要。”说完那男人哈哈大笑起来。

    这两个男人,一个解她手上的铁链,一个解她脚上的铁链。

    钱朵朵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她得想一个办法,逃出去才行。酒店房间,从报警铃响以后,门外就一直闹哄哄的,怕死的人,疯了一般往外跑。

    钱朵朵好担心,她才十岁,她不想被烧死在这里。

    就在钱朵朵惶恐不安的时候,床尾突然发出男人的惨叫,然后是重重跌倒地的声音。

    正在解开钱朵朵手链的男人,听到动静,一回头看见唐景森,“唐……唐……”哆嗦着话都没说完,也倒下了。

    钱朵朵惊魂未定地看着站在她床边的唐景森和他身后大批黑衣人,他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钱朵朵,“好玩吗?”

    钱朵朵委屈地落下泪来,她的嘴被堵上了,开不了口,只能望着他默默流泪。

    安娜上前,扯掉了堵在她嘴里的臭毛巾,解开了绑着钱朵朵的铁链,“钱小姐,你没事吧?”

    钱朵朵摇摇头,抬起头看着唐景森,他身上散发出彻骨的寒意,她知道,他生气了。

    “对不起。”她说话的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刚开口,然后不剧烈地咳嗽起来。

    安娜递上去一瓶矿泉水,钱朵朵赶紧接过来,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可是,冰凉的矿泉水,根本解不了她心底里的饥渴,她心里像是有一只猫爪在挠似的。

    她瑟缩成一团,身子也在发抖,安娜注意到了异样,“钱朵朵,你怎么了?”

    安娜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很烫,“唐总,她发烧了,得赶紧送医院。”

    唐景森依然冷冷地不发话,安娜见他脸色不好,也不敢坑声了。

    警察赶到以后,唐景森的手,将那两个绑回钱朵朵的男人交给了警察。

    “我要带她走。”唐景森不是在征求意见,而是通知警方。

    “钱小姐受惊了,我们会连夜审讯那两个人,把绑架钱小姐的真凶找到。”办案民警保证道。

    唐景森上前,将钱朵朵抱了起来,她像是小猫一样依进了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松手。”唐景森冷着脸面无表情地说。

    “我好难受。”钱朵朵哼哼唧唧地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唐景森面无表情地怀里的钱朵朵,她无助,她痛苦地在他怀里动来动去,而他身体越来越僵硬,他的欲望和理智正在进行激烈争斗。

    他刚从会议室出来,发现手机上有她打来的电话,回过去的时候,没有人接。

    打回兰苑,才知道她没有回去,而是见什么高中同学去了。

    钱朵朵不把他的话当回事,自己作死能怪谁?

    得知钱朵朵在kv喝的烂醉,被两个男人带走,他终是放心不下,走廊里的监控摄像查到钱朵朵进了哪个房间。

    “活该,你再动一下,我就把你扔到地上。”唐景森冷冷地说道。

    钱朵朵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抬起头看着他,“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我知道错了。”

    安娜紧跟在他们身后,电梯来了,唐景森抱着钱朵朵进了电梯,“安娜,你回去休息吧,我带她走。”

    “好。”安娜看了钱朵朵一眼,还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

    唐景森开着车,将钱朵朵带去了公寓,他们第一次在夜未央相遇,唐景森就是将她带来这里。

    一进门,唐景森将她直接往沙发上一扔,然后进浴室在浴缸里放冷水,水放够了,一把将她拎起来,丢了进去。

    她全身燥热,皮肤烧得通红,突然将她扔进冰冷的水里,她像只炸了毛的猫,腾一下跳了起来,弄了一地的水,还打湿了唐景森的衣服。

    唐景森眸光冰冷不带一点儿感情,像拎小鸡一样,又把她扔进了冰冷的水里,她挣扎,他却按住她的肩膀。

    “冷……好冷……”钱朵朵冷得全身直打哆嗦,整个人也清醒了。

    “醒了?”唐景森嘲讽地看着她。

    钱朵朵看着他,都快哭了。“唐……唐总,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放学不回去,不该去kv,我真的知道错了,水好冷,冷……冷……冷……”

    她只觉全身发冷,难受死了,这种感觉就像烧红的烙铁,突然被浇上冷水的感觉。

    钱朵朵挣扎着从冷水爬了起来,这一次唐景森并没有继续把她按进水里,而是扔给她一条干爽的浴巾,然后退出了浴室。

    钱朵朵关上浴室的门,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下来,裹上浴巾出来了,看见床就直接扑了上去,钻进了被窝里。

    刚发了春,又浇了冷水,这会儿一钻进温暖的被窝,她就直觉犯困,好想睡觉,眼皮重得抬不起来了。

    “兰姨,找到她了。今晚不回去了。”唐景森说完挂断电话。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