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54章 你不配怀我的孩子

    唐景森继续讲着电话,虽然听不到那边的人在说什么,但是钱朵朵却清楚地听见他说佣人送安神茶。

    呵呵,她是佣人,暖床的小女佣。

    放下茶杯后,她转身欲走,唐景森突然伸出手拉住她的手,她挣扎,他轻轻一带,就将她拉住怀中。

    钱朵朵暗暗使劲儿,想逃,又不敢发出声音。

    听说他的未婚妻提前回国了,他讲电话那么温柔,她其实已经大致猜到是谁的电话了。

    他只用一只手臂便搂住了她的腰,他好像知道她不敢发出声音,就这么将她牢牢控制在怀里。

    她再挣扎,她动一下,他就咬她一下,再动再咬,咬得她疼地倒吸一口冷气。

    钱朵朵继续挣扎,但是他却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渐渐安静下来,伺机想逃。

    那只作恶的大手不再粗鲁,温柔轻抚,但这种感觉却更加让她难受。

    “我这边有点儿急事要处理,先挂电话了。”唐景森挂断了电话。

    “放开我。”钱朵朵见他打完电话了,急急地想逃。

    唐景森嘲讽地笑了,道“朵宝儿学乖了,一声也不吭。”

    钱朵朵也不明白,她这是干嘛,为什么不吭声?

    好像本能地觉得自己见不得光,她与唐景森之间只是交易,却也不无法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有正牌未婚妻,而她是见不得人的小三。

    “你给我的定位就是小三,地下情人,我的身份见不得人,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钱朵朵说完自嘲地笑了,她觉得自己可能天生就是做情人的料,不用教都知道乖乖闭嘴不吭声。

    唐景森笑望着她,“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帮你装无线网卡吗?”

    钱朵朵当然记得,他紧紧环抱住她,她直接被他压在桌上了,差点擦枪走火。

    “唐总,安神茶要趁热喝。”钱朵朵直接转移话题。闭口不提那晚的事。

    “那天晚上,我就想在这里办了你。”唐景森将她抱起来,放到了书桌上。

    钱朵朵意识到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一点儿也不配合,立即从桌上跳了下来,朝着门口冲了过去,唐景森却快她一步,一把搂住她的小腰,用脚轻轻一带,书房的门便关上了。

    “你放开我。”钱朵朵红了眼眶,拼命挣扎,想逃离。

    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是蛮横,她如此抗拒他,无非就是因为心里装着林逸凡。

    只要一想到,白天在机场,她那么渴望与林逸凡一起离开,他就气愤。

    那种强烈地,想要征服她的欲望,在他的脑海里升腾着。

    昨晚的经历,太过痛苦,太让她害怕,当他再次袭来的时候,她瑟瑟发抖。

    她被压在书桌上,后背一凉,无法动弹,却还在拼命挣扎,一双小手死死揪着睡衣。

    “我有这么可怕吗?”唐景森阴沉着脸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看她那么怕他,抗拒他,他就莫名的烦燥。

    在她心里,林逸凡纵有千般好,她也只能是他的女人,他必须让她认清这个事实。

    书房里一片狼藉,木地板上,衣服扔了一地,只有她的衣服,他衣冠楚楚。

    “我生病了,你放过我好不好?”钱朵朵知道挣扎没有用,即便是喊救命也没人来救她,只能哀求他了。

    唐景森嘲讽地看着她,轻拍她的小脸说“我不喜欢矫情的女人。”

    “唐总,求你……”钱朵朵双手抵着他的肩,却根本推不开他。

    “林逸凡此刻正在丽江游山玩水,你在为谁守?”唐景森恶质在她肩头咬了一口,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钱朵朵就像一只掉入陷阱的小兽,徒劳无力,却仍旧做着无的挣扎,两人厮打成一片,她越是挣扎抗拒,就越发激起他的占有欲。

    唐景森伸手攫住钱朵朵的下巴,让她看向他,他双眼迷幻般深邃,波澜不惊的眸子内无任何情绪,“你注定是我的,都卖给我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

    他云淡风轻的语气,令钱朵朵只觉鼻尖泛酸,她像一条失去水的鱼。

    躺在冰冷桌子上的她,就像躺在案板上的待宰割的困兽,他却按住了她的双肩,不给她逃的机会,逼得她接纳他。

    钱朵朵感觉心口有块地方缺了一角,好痛好痛,心里的痛早已超越身体的痛。

    她的痛苦,她绝望的神情都未能唤醒唐景森的神智,有些东西,终究在固守之后失去。

    释放过后,唐景森并未觉得满足,反而觉得空虚,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虚。

    他提上裤子,捡起地上的睡衣盖在钱朵朵的身上,然后大步离开了书房。

    整个书房里,充斥着浓烈的暧昧气息,久久不散。

    钱朵朵目光空洞地看着头顶的欧式吊灯,泪流满面,她挣扎着从书桌下爬起来,将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到身上,屈辱让她有种想死的心情。

    特别助理需要满足他在那方面的任何要求,她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钱朵朵含着泪,揪着被唐景森撕破的衣服,紧紧包裹着自己,回到了房间。

    等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兰姨坐在她的床边,她心虚地退后两步。

    “唐总让你把这个药吃了。”兰姨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水杯和紧急避孕药。

    钱朵朵红了眼眶,慢慢走过去,端起水杯,将药片吞了下去。

    兰姨看她那委屈地小样儿,心疼地轻轻拥住了她,“我不知道你跟唐总之间有什么事,但是唐总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兰姨。我想见外婆,我好想外婆。”钱朵朵抱着兰姨哭了起来。

    兰姨轻拍她的背,安慰道“乖乖听话,唐总高兴了,自然就让你见外婆了。”

    钱朵朵没有吭声,因为她知道,她惹恼他了,所以才会突然取消,不让她见外婆。

    “我知道怎么做了。”钱朵朵含泪点点头,她告诉自己,要做一只乖顺的小猫,在没有能力反抗的时候,一定不能亮出她的爪子。

    她越是反抗,拒绝,越是激起他的征服欲。

    兰姨离开后,钱朵朵拿起床上的新睡衣换上了,兰姨好像是知道她的喜欢,给她准备的新睡衣是纯棉的,又暖又舒服。

    换好衣服,钱朵朵主动去了唐景森的房间,在他没有说,不用她陪的时候,她是没有资格逃避的。

    走到房间门口,钱朵朵刚准备敲门,看见唐景森已经洗完澡,换好衣服,要出门了。

    “唐总,今晚……”

    “滚……”唐景森烦燥地瞪她一眼。

    钱朵朵愣在当场,他总是习惯在要了她之后,让她滚吗?

    她默默地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她可悲地连怎么讨好他都不会,还怎么跟他求情见外婆?

    深夜,唐景森穿戴整齐要出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闻到了淡淡地香水味儿,钱朵朵想起了刚才的那个电话,他是要去见邓卉吗?

    他可真忙,刚从她身上下来,然后赶着去跟另一个女人约会。

    钱朵朵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爬上床,打开笔记本,看见有东西卖出去了,没发货。

    她其实就是一个做代购的,有人在她店里下单,然后她又出去下单,下单的时候,直接填她的买家地址,她的上家代她发货,她赚中间的差价。

    结果她没注意到,有个订单,下单几天没有发货,她赶紧联系总店,下单后,在备注里提醒对方发货时不要附带任何票据和优惠券。

    想了想,不放心,她又特意给对方客服留言,再次提醒不要附带任何票据和优惠券,她是做代购的,不能让她的买家知道货不是从她这儿卖出去的。

    钱朵朵又处理了一批预订真爱脚链和海洋之星蓝钻宝石项链的订单,下单的人很多,短短几天销量惊人,已经是网上爆款。

    等忙完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她困得打了个哈欠,爬上床,直接关灯睡觉。

    明明打着哈欠,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心里空落落地,不知道为什么?

    城市的另一边,邓卉做完节目,回到后台的时候,看到唐景森发来的照片,甜蜜地笑了。

    “邓小姐,是唐总发来的消息吗,这么开心?”说话的是邓卉的助理乔依依,她一边说,一边将邓卉的外套和包递了上来。

    邓卉笑着将手机递给乔依依,“依依,你看一下,这照片是他拍的,还是在网上复制的。”

    乔依依将照片放大再放大,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邓卉今晚上的节目,但是屏幕的印出唐景森的身影。

    “我敢肯定,照片是唐总本人拍的,你看这里,这个身形像不像他?”乔依依提醒道。

    邓卉凑上前仔细看了看,“好像是他。”

    “肯定是,唐总没有生你的气,愿意发来这样的照片示好,真的很不错了,你可千万别再任性了。”乔依依一边说一边帮她整理衣服,弄好以后,才把包递给她,“给唐总回个电话吧。”

    邓卉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一点了,“这么晚,打电话给他,合适吗?”

    “睡前电话更显暧昧,这个时候打电话正好,走,上车再打。”乔依依挽着邓卉的胳膊一起出了电视台的大门。

    刚走进停车场,就看到一辆香槟色的宾利停在门口,车窗降下来,露出唐景森帅气的脸。

    “唐总来了”乔依依乐得笑开了花。

    邓卉笑望着唐景森,“你来怎么没有通知我一声,万一我走了呢?”

    “如果有缘,你走到哪里,最终都会回来我身边。”唐景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邓卉听到他这么说,顿时羞红了脸,小声回应道“我再也不走了。”

    “唐总,我还有点儿事,麻烦你送邓小姐回家。”乔依依说完径自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发现座位上有一大束红玫瑰。

    唐景森坐在驾驶位上没有动,淡淡地说“花儿是送给你的。”

    “很漂亮,谢谢。”邓卉儿也不是矫情的人,将花抱起来,然后上了车。

    “唐总再见,邓小姐再见。”乔依依激动地冲他们摆摆手。

    邓卉看着那个没骨气的乔依依,说“下雨了,不好打车,你开我的车回去吧,明早九点来接我。”

    “去唐总家接你吗?”乔依依故意问道。

    邓卉顿时羞红了脸,“乔依依,你胡说道些什么,去我家接我。”

    乔依依暗吐舌头,做了一个k的手势,然后赶紧闪人了。

    唐景森似乎并没有把乔依依的话放在心上,慢慢启动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夜里路上的车并不多,他一言不发,把车开得飞快。

    邓卉捧着玫瑰花,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她轻声问“公司最近忙吗?”

    “还好。”唐景森惜字如金。

    “你还在生我的气?”邓卉能感觉出他的疏离,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

    唐景森看着春夜的雨夜,目光深邃几分,云淡风轻地开口“你都说留在我身边不走了。我还生气,会不会显得我太小家子气。”

    “会,所以不要生我的气。”邓卉依过去,抱住了他的胳膊。

    唐景森脸色微微一边,轻轻抽出胳膊,“坐好,我在开车呢。”

    “我忘了。”邓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坐直了身子。

    唐景森将邓卉送到邓家别墅门口,邓卉抱着玫瑰花下了车,她站在车门边问“要不要进去坐会儿?”

    “今天太晚了,就不打扰了,改天一定亲自登门拜访。”唐景森微笑着说。

    邓卉点点头,关上车门,冲他挥挥手,“路上开车小心点儿。”

    唐景森笑而不语,车子调头离开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邓卉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刚进门,就看见邓子墨和邓老爷子都没有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她。

    “爸,你身体不好,怎么还不睡。子墨你也是,不知道劝劝爸爸吗?”邓卉责备地瞥了邓子墨一眼。

    邓子墨无奈地耸耸肩。道“老妈出国去玩了,她不在,这个家里,除了你,还有谁能劝动他?”

    邓卉叹了一口气,将玫瑰花和她的包交给佣人,走到沙发边上,挨着邓老爷子坐了下来。

    “爸,特意等我回来,有话要说吧。”邓卉笑着抱住他的胳膊。

    邓老爷子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头,“你能平安回来就好,以后切莫任性。”

    “嗯。”邓卉点点头。

    “姐,玫瑰是姐夫送的吧,我刚才看到他的车了。”邓子墨坏笑道。

    邓卉没有回应,抱着邓老爷子的胳膊,说“爸,他不爱我。”

    “你妈妈也不爱我,我们不是照样过了一辈子。”邓老爷子毫不介意地说。

    邓老爷子把邓太太当成手心里的宝,宠着惯着,但是不爱就是不爱。

    哪怕邓老爷子病了,邓太太跟几个好姐妹约好游欧洲,说走就走了。

    “如果他一直忘不了那个女人怎么办?”邓卉觉得,如果许晴玉还活着。她还能争一争,以她的家世和背景,以及个人魅力,她未必会输。

    可是许晴玉死了,一个死人,永远无法比,永远无法超越。

    许晴玉一直在唐景森心里,所以,对于订婚或者结婚,邓卉的兴趣不大。

    她不想嫁给一个不能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即便他非常优秀,也不能让她做到委屈求全一辈子。

    她看着自己的母亲,虽然享尽宠爱,却精神空虚,她不想过那样的日子。

    “要不,换林逸凡?”邓老爷子更欣赏林逸凡。

    邓卉听到父亲的话,笑了,“您不嫌弃他的身份吗?”

    “他母亲已经去世了,他身上的污点也没有了,他是一个具有独特个人魅力的人,如果一定要从凤城三少中选一个做我的女婿,那一定是林逸凡。”邓老爷子并不想高攀唐家,一直以为,他都是遵从邓卉的心。

    因为感觉邓卉更喜欢唐景森,所以他才和唐老爷子促成了这门婚事。

    如果邓卉犹豫了,那就趁着还没有订婚,现在反悔来得及。

    “我姐喜欢的是我姐夫,她现在问的是,姐夫忘不了死去前女友,该怎么办,没说要换人。”邓子墨忍不住开口道。

    邓老爷子狠狠瞪他一眼,“就你聪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姐就是死心眼,非要吊死在唐景森这棵歪脖树上。”

    “姐夫怎么会是歪脖树,他是参天大树好不好。”邓子墨可是唐景森的忠实粉丝。

    “你给我滚回房间睡觉去,不想听见你说话,小屁孩,知道什么。”邓老爷子凶了他一句,邓子墨撇撇嘴,一脸地不高兴,但还是乖乖起身,上楼了。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邓卉和邓老爷子两个人,邓卉靠在邓老爷子肩头,说“爸。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人,只有他,能牵动我的心。只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抓住他的心。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我如何能够取代她在他心里的位置。”

    邓老爷子脸色阴沉地问“一定要唐景森吗?”

    邓卉抱着邓老爷子胳膊的手收紧了一点儿,说“爸,我其实和你是一样的人。”

    “是啊,要不怎么是我女儿呢?但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啊,女人就该被宠着呀。”邓老爷子似乎理解了邓卉,但是却不支持邓卉和他一样。

    邓卉笑了起来,说“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就是女强人,只有在他面前,我才像小女人。我需要一个能够驾驭我的人,只有他做到了。”

    “林逸凡也可以……”

    “您忘记丝丝了,我可不想和丝丝抢逸凡哥。”邓卉笑着说。

    “你呀你,算了,跟你说也是白天,很晚了,你也累了一天,上楼休息吧。”邓老爷子摸摸她的头说道。

    “您也早点休息,爸,晚安。”邓卉拥抱了一下邓老爷子,这才离开客厅,上楼去了。

    刚上到二楼,准备进房的时候,就看见邓子墨闯进了她的房间。

    “你怎么还没睡?”邓卉奇怪地看着他。

    邓子墨往她床上一倒,指了指门口,“关门,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邓卉上前就是一脚,“给我下来,不准往女孩子床上躺。”

    “跆拳道黑带,拿过跆拳道比赛冠军的人,你敢说自己是女孩子?”邓子墨很不情愿地从床上滑到床尾,在床尾凳上坐了下来。

    邓卉懒得理他,打开衣柜,将外套挂了进去,然后把睡袍拿了出来。

    邓卉见邓子墨坐在那里,没有离开的意思,道“赖在这儿干嘛,没看见我要洗澡,睡觉了吗?”

    “我真有重要的事儿跟你说,你不要总是把我当小孩子。”邓子墨不高兴地说。

    邓卉耐着性子,揉了揉他的头发。“好,给你三分钟,长话短说,快。”

    “姐夫有新欢了,是我们学校的,读大一,名字叫钱朵朵。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钱朵朵长得和死去的许晴玉非常相像。”邓子墨一口气,将他所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了邓卉。

    邓卉愣住了,好半天才明白他刚才说了什么,“也就是说,有一个长得和许晴玉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了,跟唐景森在一起?”

    邓子墨身子往后一仰,躺在了邓卉的床上,邓卉上前一把拎起他的衣服,将他拉了起来,“跟你说多少遍了,你是男孩子,不能躺在女孩子床上。”

    “姐,你床上也该躺个男人了,是姐夫就最好了。我可告诉你了啊,慈善晚会上,姐夫和逸凡哥为了她,差点打起来了,然后他当众吻了她。”邓子墨说完起身,朝房间门口走去。

    “站住,你说谁吻了谁?”邓卉叫住了邓子墨。

    邓子墨深深地看了邓卉一眼,说“姐夫吻了钱朵朵,这件事,全凤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便现在姐夫给你送花,跟你约会,你也不要太感动,不要轻易被他追到手。端着点儿,你是女王。”

    “滚。”邓卉低吼出声。

    “不要生气,女人生气容易老。”邓子墨话音刚落一个枕头飞了过来,他灵机一闪,落荒而逃。

    邓卉此时的心情跌入谷底,看着窗台上的花瓶里,那束娇滴的玫瑰,她觉得很讽刺。

    她这次去中东,不到三个月就回来了,可是唐景森却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了别的女人,他怎么还能理直气壮地机场接机,晚上到电视台送花并将她送回家?

    他坦然地就好像他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她是他的未婚妻,他们是以后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人,他怎么可以这么镇定。

    邓卉拿起手机,犹豫再三,还是打过去了,“到家了吗?”

    “刚停好车,准备进屋。”唐景森拔掉车钥匙,打开车门,下了车。

    “子墨说,你有女人了,是他的同学。”邓卉在电话里问。

    唐景森轻笑出声,“我以为你不介意。”

    邓卉咬着唇瓣,忍不住问“如果我说介意,你会跟她继绝关系吗?”

    “不会。”唐景森回答的很快,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

    “那我们……分手吧。”邓卉说完挂断了电话。

    唐景森看着手机,唇角微勾,目光深邃几分,大步朝屋里走去。

    “唐总回来了,钱小姐已经睡下了。”兰姨赶紧迎了上来。

    “你也早点休息吧。”唐景森微微一笑。

    兰姨怔了一下,唐景森出门的时候,脸色阴沉,现在看他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

    “是,唐总晚安。”

    唐景森步履轻快地上楼去了,走到钱朵朵的房间门口,他轻轻推门进去了。

    床头灯亮着,她已经睡着了,他走上前,看着灯光下,她暖暖的小脸,伸出手,轻抚她脸的头发,将长发顺到耳后。

    指尖碰触到她的皮肤,很光滑,年轻就是好,用着最廉价的护肤品,却拥有嫩的皮肤。

    因为他的碰触,她醒了,缓缓睁开眼,看着他,然后揉了揉眼睛,睡意朦胧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唐景森眼底的温柔瞬间散去,“怎么没帮我暖被窝?”

    “噢,我现在就去。”钱朵朵乖巧地点点头,离开了温暖的被窝,跟在他身后,去了他的房间。

    困意来袭。她也顾不得那么大,扑到他的大床上,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很快又睡着了。

    唐景森洗漱完毕出来的时候,钱朵朵已经睡着了,其实房间是恒温的,并不冷,他只是太孤独了,想有个人陪他一起睡。

    他掀开被子上床,在她身边躺下,从身后轻轻拥住了她,钱朵朵起初不喜欢被他袭胸,现在已经习惯。

    唐景森见她没有反应,仍在昏睡,大手继续作恶,她无奈地捉住了他的手,却没有力气推开他。

    那一刻,时间仿佛已经凝固了,狂野忽然就变成了深沉。

    钱朵朵在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中,醒了过来,然后又昏死过去。

    事后,她如白玉般的肌肤上渗着细细的汗珠,晶莹透亮,仿佛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钱朵朵真的是困极了,她寻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便又睡着了。

    她不会知道,在她睡着以后,唐景森一直坐在床边,静静地盯着她看,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满满地烟头。

    唐景森进浴室简单洗漱后,回到床上,看着她熟睡的小脸,轻轻抚摸,眼神越发深邃,透过这张脸,他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伸出手,轻轻将她揽入怀中,看着怀里如小猫般娇小的小女人,他得到她,但他的心灵深处却依然有个缺。

    被唐景森搂在怀里,真的很温暖,睡到后半夜,钱朵朵就觉得燥热无比,抬脚就踢了被子。

    屋里是恒温的,踢了被子没多久。钱朵朵又觉得冷了,情不自禁地向唐景森靠近,他身上的阳刚之气给了她温暖。

    唐景森感觉到突然贴过来的柔软身子,伸出手一摸,她身上冰凉,没有盖被子,他伸手扯被子,发现被子被她的腿压住了。

    他有些不耐烦,用力一掀,直接把钱朵朵给抖到床底下去了。

    “啊……”钱朵朵惨叫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正欲发脾气,看见唐景森冷着脸端坐在床上看着她。

    钱朵朵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服的时候,紧张地环抱着前胸,可是挡住了上面,挡不住下面,她瑟缩成一团,一脸委屈地看着他,“我……我做错什么了?”

    “踢被子。”唐景森面无表情地说。

    “我……我……”钱朵朵说不出话来了,一把抓起地上的衣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说“我回房了,我踢被子会影响你休息。”

    “往哪儿去。回来。”唐景森朝她勾了勾手指。

    钱朵朵紧紧揪着睡衣,忐忑不安地走到床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看着他。

    “反正都被你吵醒了,不如做点儿什么吧。”唐景森看向她露在外面的长腿。

    钱朵朵一听,转身就往房间门口跑,她睡的迷迷糊糊都不知道做了多久,他还想做,再做她会死的。

    唐景森怎会轻易放过她,他动作更快,一把抱住她,直接往床上一丢,他正值盛年,是一个心理和生理都非常正常的男人。

    看到他扑过来的时候,钱朵朵在床上一滚,躲开了,刚想跑,却被他捉住了小脚。

    “唐总,我累了,求你放过我吧。”钱朵朵挣扎着哀求道。

    “又不要你动,你躺着享受就好。”唐景森拉住她的脚轻轻一带,便将她拉回怀中,正是这个动作,让他看见了她脚心的伤,“这是怎么弄的?”

    “什么?”钱朵朵嘟哝了一句。

    “脚怎么受伤了?”唐景森看到那暗紫色的印记问道。

    钱朵朵晃了晃脑袋,说“有人让我五分钟跑去凤城百货,我穿的衣服和鞋子不适合跑步,为了能提前赶到,光脚跑过去了。”

    唐景森伸出手轻轻抚摸她脚心的印记,那天他在办公室,得知她去了红姐那里,很不高兴。

    让她五分钟跑到凤城百货,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跑过去了,而且还弄伤的自己,她居然都没有说过。

    “那天你真的跑过去了?”唐景森问。

    “嗯,我想睡觉。”钱朵朵可怜巴巴地哀求道,她白天还在发烧,晚上他就这么折腾她。

    “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钱朵朵眼见他伸手打开抽屉,摸到一个套,他说过,他从不戴的。

    “你不是说……”

    “你还小,吃药伤身。”唐景森平静地说。

    钱朵朵听到这话,眼泪下来了,那一刻,心里暖暖的。主动勾住他的脖子抱住了他。

    唐景森脸色一沉,冷冷地一把推开她,道“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孩子,从你肚子里跑出来而已。”

    钱朵朵愣住了,瞪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转眼就将她打入地狱。

    她的大脑越来越混沌,全程无反应,事后,唐景森嫌弃地一把推开她“像条死鱼,真扫兴。”

    他转身离去浴室冲洗的时候,一行清泪从她眼角滑落,她全身没有一丝力气,鼻子酸涩到不行。

    等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已疲惫地睡着了。他坐在床边,静静盯着她的脸,看了很久很久,久到都快入魔了,然后脸个僵硬的表情才慢慢放松下来。

    之后的几天,唐景森就像一头食髓之味的恶狼,每天晚上都折腾到后半夜,才让她睡。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了,晚上回来就进了书房,半夜继续折腾她。

    钱朵朵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那么多精力,每天忙成那样,可夜里,还是不肯放过她。

    可怜她,白天上学,放学练车,晚上吃完饭,还要管网店的生意。

    值得庆幸的是,她的科目一满分通过,科目三已经报考,最近每天练车一个半小时。

    钱朵朵聪明细心,学的很快,仅仅一周,老黄坐在副驾驶陪着她,她就敢开车在人车稀少的道路上行驶了。

    今天唐景森难得回来的早,兰姨很高兴,吩咐厨房加了几道他爱吃的菜。

    “她回来,让她来书房找我。”唐景森说完拎着公文包上楼去了。

    “唐总,要打电话给老黄,让他们早点回来吗?”兰姨询问道。

    “不用。”

    上山的这段路是钱朵朵开上来的,她很得意。虽然有点儿小失误,但是老黄一个劲儿地夸她聪明,学的快,她信心满满。

    开进停车场,她试了好几次,都停不好车,兰姨听到动静,赶紧从屋里出来了,“钱小姐,唐总回来了,让你到家去书房找他。”

    “黄叔,你来停车吧,我停不好。”钱朵朵笑着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从车后座拿了书包进了屋。

    她直奔二楼书房,当她出现在书房门口的时候,唐景森正在打电话,那般温柔宠溺的语调,她用脚指头都能猜到,电话那端一定是女人。

    钱朵朵心里很不舒服,他跟她说话,从来不曾这般温柔过,转身欲走,唐景森叫住了她。“进来。”

    她脚步微顿,想走不能走了,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我这边有点儿事,挂了。”唐景森挂断电话,抬起头,看向她刻意平静地小脸,“练的怎么样?”

    钱朵朵抬起头,悄悄看他一眼,不知道他是检查她有没有偷懒,还是在关心她的学车进度。

    “我自己开回来的,上山的路我已经会开了。”钱朵朵说完拎着书包的手,力度加重几分。

    唐景森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想见外婆吗?”

    “想。”钱朵朵扁了扁嘴。

    “过来。”唐景森朝她招了招手。

    钱朵朵撒手,将书包扔在了书房门口,朝他走了过去,他大手一揽,将她搂进怀里。

    他的大手隔着衣服的布料在她身上游走,唇附在她耳边说“我也想你了,今晚让我满足了,这周安排你去见外婆。”

    听了唐景森的话,她腾地一下脸红了,低下了小脑袋。

    看到她娇羞的小模样儿。唐景森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还是这么害羞,不闹你了,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下楼吃饭。”

    “嗯。”钱朵朵点点头,离开唐景森的怀抱。

    她拖着沉重地步伐,走到门口的时候,拿起书包,她不知道今晚要怎样才能他让高兴,反正就是随他折腾到天明了。

    洗完澡出来,听到手机响,钱朵朵拿起手机一看,是好些天没有联系的红姐打来了。

    她拿着手机,悄悄去了洗手间,关上门,然后打开水笼头。

    “红姐,我是朵朵。”钱朵朵接起电话。

    “朵儿,爸爸回来了。”电话那端传来钱朵朵的父亲钱平安的声音。

    钱朵朵听到父亲的声音,眼眶一热,眼泪忍不住下来了,“你不是还没到出狱时间吗?”

    “有一位叫安娜的小姐,把我保释出来的。对方撤销对我的起诉了。”钱平安声音低沉地说。

    “你现在住在哪儿?”钱朵朵忙问。

    “住在我这儿,紫玲搬走了,她的屋腾出来给你爸住了。”红姐在电话里说道。

    钱朵朵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想问紫玲去哪儿了,想拜托红姐帮她照顾爸爸几天,话到嘴边,只剩下呜咽。

    红姐听到钱朵朵的抽泣声,安慰道“朵朵,别哭,你爸爸挺好的,瘦了,更精神了,权当是去减肥了。紫玲的男朋友回国了,她这几年在夜未央摸爬滚打,赚钱就是为了供男朋友在国外留学,总算盼得他回来了,过幸福小日子去了。”

    “红姐,我会想办法,来看你们的,这段时间,我爸就麻烦你照顾了。”钱朵朵含泪道。

    “我跟你爸都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不用担心,我肯定不会将他扫地出门的。”红姐半开玩笑地说。

    “红姐,谢谢你。”钱朵朵哽咽着说。

    红姐笑了起来,说“你好好的,别哪天跑回夜未央,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红姐,我爸是唐总弄出来的,我欠他更多了。”钱朵朵说到这里,心里空落落地,她什么也没有,怎么还。

    “朵朵,遇到他,是你的造化。男未婚,女未嫁,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好了,我该去上班了,今天已经晚了。”红姐说完挂断电话。

    钱朵朵看着手机沉默了,她恨过他,也怨过他,可是如果没有他,外婆没有钱手术,她爸爸出不了监狱。

    她和唐景森之间的关系,没有红姐说的那么乐观。

    男未婚,女未嫁这种鬼话。只能用来自欺欺人,唐景森有未婚妻,而且他的未婚妻还不是普通人。

    最美战地女记者,邓氏千金,毕业于名牌大学,无论是外形,内在,家庭背景,样样出众,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唐景森。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