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 第051章 朵宝儿,你跟谁走?

    本来就因为想上厕所强忍着,现在头发被揪着,脸屈辱地以一个怪异的姿态仰着,钱朵朵情绪已经彻底崩溃,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却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看她这么强硬的态度,对方揪着她的头发加大了力度,猛地用力往后拉,逼得她抬头对着那盏强光的灯,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令钱朵朵意想不到的人从审讯室外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装,戴着墨镜和鸭舌帽,但钱朵朵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在门外听声音很熟悉,没想到真是你。”林逸凡看着钱朵朵云淡风轻地开口。

    “林少,你们认识?”审讯人员赶紧松开了手,因为他发现,跟在林逸凡身后的,除了他的特别助理程诺,还有他们派出所的所长。

    林逸凡拉过一张椅子,在钱朵朵面前坐了下来,指了指那盏灯,“刺眼。”

    派出所长赶紧上前,一把关掉了那盏刺眼的台灯,钱朵朵还是感觉眼花,但并不影响她看林逸凡。

    “逸凡哥,那包毒品不是我的。”钱朵朵抬起视线,含泪看向他。

    林逸凡抬头对上她的视线,一双眸子静如深潭完全令人看不出他的情绪,“我告诉过你什么?”

    “你告诉过我,唐景森不是我能招惹的,可是我已经惹上了,我外婆还在……”

    “朵宝儿,听说你被抓进来了,我特地来看看你。”唐景森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审讯室门口,他唐景森狭长的双眸带着阴霾,冷冷暗逼向林逸凡,“没想到,逸凡哥先我一步。”

    林逸凡抬起头看着唐景森,他唇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景森,既然你保护不了她。今天就由我带她走。”

    “朵宝儿,告诉他,你跟谁走?”唐景森嘴角含笑,却偏偏是那种阴冷地笑,让钱朵朵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钱朵朵咬着嘴唇,涨红着脸,泪水泪水仍然倔强地在眼眶里转动,始终没有落下来。

    当林逸凡出现在审讯室门口的时候,她是感动地,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他从天而降,将她从审讯人员的手里救下来。

    只是她不能跟林逸凡离开,外婆还在唐景森手上,周六下午就能见外婆了,她不能惹恼了唐景森,更不能把无辜的林逸凡拖下水。

    “我跟唐总回去,这事儿与你无关,你走吧。”她说这话的时候,连都不敢抬,不敢看林逸凡。

    “朵朵……”林逸凡的视线紧紧锁住钱朵朵,他紧抿唇瓣,一双眸子那样黑曜而深不见底。

    对于钱朵朵而言,她已经和唐景森有了瓜葛,便不想再跟林逸凡有什么牵扯。

    唐景森脸色微微一变,冷冷地说“逸凡哥,需要我再重申一遍吗?我的女人我照顾。”

    安娜已经感觉到了唐景森的怒意,上前朝着程诺的脚踩了一下,程诺马上反应过来,“林总,我们的事情办完了,钱小姐这边有唐总在,没事的。”

    “景森,今天的事,只是开始,并不是结束,希望历史不要重演。”林逸凡深深地看了钱朵朵一眼,最终还是离开了审讯室。

    派出所的所长赶紧跟了上去,“林少,慢走。”

    程诺拦住了所长,“请留步。”

    “好,林少,再见。”

    林逸凡没有回头。心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终归还是错过了。

    如果他后来有去找她,也许她就不会沦落到要去夜未央那种地方上班,就不会遇到唐景森,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只是太伤心,钱朵朵长了一张和她相似的脸,看到钱朵朵就会想起她,林逸凡本能地选择遗忘。

    回来以后,母亲病逝,他伤痛欲绝,钱朵朵没有找他,他就忘了她。

    不成想,再见,她成了唐景森的女人。

    如果在夜未央的那晚,他认出了她,情况会不会不同?

    林逸凡带着满心的遗憾离开了,审讯室里,钱朵朵缓缓抬起头,看着唐景森,“唐总,我想上厕所,他们不让我去。”

    “憋着。”唐景森目光阴冷地看着她,那目光恨不得在她脸上盯出两个洞来。

    钱朵朵马上反应过来,“不是我叫他来的。”

    派出所的所长连忙解释道“林少是来保释另一个,不是来找钱朵朵的。”

    钱朵朵连忙点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我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噢?刚才的情况,如果我晚来一步,你就跟他走了,你敢说你在等我?”唐景森目光深邃几分。

    钱朵朵憋得小肚子都快要炸掉了,她深吸一口气,与唐景森目光相对,语气坚定地说“在凤城,如果唐总你都护不了我,恐怕无人能保我了,你才是最值得依赖和依靠的人。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不会让人栽赃我。”

    “谁说我要救你,我就是来看看,你会怎么判。”唐景森皮笑肉笑地看着她。

    钱朵朵此时已经无心顾及唐景森的话是玩笑还是真的。她哀求地看着他,“唐总,我真的憋不住了。”

    唐景森嫌弃地看她一眼,头发凌乱,一脸疲惫,“王所长,你们凤尾派出所连洗手间都没有吗?”

    “有有有,还不快带钱小姐去洗手间。”陈所长吼了一嗓子,马上有人出来了,领钱朵朵去了洗手间。

    “王所长,这位是钱朵朵的律师,你们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他吧。”安娜站到一边,从她身后走出来一位戴着金边眼镜的年轻男人。

    王所长定晴一看,这位是名嘴李轩,听说他现在服务于唐氏集团,是唐景森的御用大律师。

    李轩面无表情地说“我是钱朵朵的律师,请问你们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的委托人呢?”

    “这……”审核人员为难地看了王所长一眼。

    “唐总,钱小姐……”

    “跟律师说。”唐景森打断他的话,让他们直接找律师。

    “我现在是唐总以及钱朵朵小姐的全权委托人,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李轩再次重申道,“如果你们没有什么好问的,那我有话要说。”

    王所长神色慌张地看了唐景森一眼,客气地对李轩说“李律师,请讲。”

    “你们凤尾区派出所,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就将我的委托人,钱朵朵小姐非法拘留。如果我的委托人受到什么伤害,我会起诉你们的。”李轩冷笑道。

    刚才审讯钱朵朵的人立即说“怎么没有直接证据了,我们可是人赃俱获。”

    “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毒品是钱小姐的?如果有人给你一包钱,正好银行丢了相同编号的钱,那是不是要给你安个抢劫银行的大罪?”李轩质问道。

    “这个……我们正在搜集证据,钱小姐也不配合我们的调查……”王所长悄悄看了唐景森一眼,只见他黑瞳深邃而悠远,看不出情材。

    王所长本是受人之托,也没真打算诬陷了钱朵朵,把她枪毙了。

    他是没想到,抓了一个钱朵朵,会惹上唐景森这尊大佛,但是想到背后之人,他感觉这次真的摊上大事儿了。

    “正在搜集证据,也就是在没有完整证据的情况下,你们就将我们的委托人强制拘留,请问,这是法律赋予你们的权力,还是你们在……滥用职权?”李轩紧紧的盯着王所长问道。

    “啊?李律师严重了,只是把钱小姐请回来配合调查而已。”王所长这下子更是骑虎难下了,幸好这时候,钱朵朵回来了。

    “钱小姐,你告诉唐总和李律师,我们没有强制拘留你,只是带你回来配合调查而已。”王所长一脸献媚地看着钱朵朵。

    钱朵朵扒拉了几下凌乱的头发,冷冷地看了那王所长一眼,“唐总,他们不给我水喝,不准我上厕所,用强灯照着我,我低头想避开那强光,他们就揪我的头发,头发被扯掉一大把,我怀疑我后面头发可能都秃了。”

    李轩冷冷地瞥了王所长一眼,“滥用职权,外加滥用私刑,王所长,恐怕不光他的饭碗不保,你也危险了……”

    那审讯人员一听慌了,忙说“王所长,我都是只你的命令行事,你不能害我呀。”

    “小丁,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王所长狠狠瞪了小李一眼。

    唐景森眉毛都没抬一下,道“王所长,如果证据确凿,钱朵朵会怎么判?”

    “三到五年有期徒刑。”王所长如实回答。

    “李轩,带这位丁警官出去了解情况。”唐景森说完看了一眼王所长,“王所长,我想借用审讯室一用,跟钱朵朵聊两句。”

    “好好好,你们聊。”王所长配合地退出了审讯室,那名姓丁的警察低垂着脑袋,跟着安娜和李轩一并退了出去。

    唐景森抬起头,视线移到钱朵朵脸上,“过来坐。”

    这里是审讯室,他坐在警察审讯她时坐的位置,而她又坐在了被审讯的位置上,只是这次没有开那盏刺眼的强灯。

    “你也要审我吗?”钱朵朵扁着嘴,一脸委屈地看着他。

    唐景森挑眉看向她,“你招了?”

    “毒品交易,是有可能判死刑的,打死不能认啊。”钱朵朵招起头看向他。

    他嘴角挂着一抹淡淡地笑意,“看来不笨嘛。”

    “我什么都没说,一直在等你。”钱朵朵眼巴巴看着他。

    唐景森神色莫测地看向她,“就这么相信我,认为我一定会救你?”

    “红姐说,这世上,需要帮助的人多了去了,很多女孩子为了生存,年纪轻轻就沦落风尘我凭什么能得到唐总的照顾?我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由,但我知道,你不会放任我不管。而且这次明显是有人栽赃,我清楚,想必你也知道。”钱朵朵很冷静,也很镇定,完全不像十岁的小女孩。

    唐景森投给她一记赞许的目光,表情淡淡地,“我帮助你的理由是,邓卉逃婚以后,我身边正好缺个女人。安娜查过你,身家清白的女大学生。凤城商学院也是名门学府,不至于丢我的脸。”

    “多谢唐总,那现在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吗?”钱朵朵一脸期盼地看着他。

    唐景森摇摇头,拿出另外一份协议,“做特别助理,立刻带你走。否则,你就留下来等着判刑吧。”

    “唐总,你这是趁人之危。”钱朵朵激动了。

    唐景森嘲讽地看着她,“做一次跟做一百次有何分别?”

    钱朵朵无地自容,他长得这么帅,做他的女人,正常来讲占便宜的人是她。

    只是她清楚地记得,做特别助理,要满足他在床上的任何要求,谁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变态的嗜好?

    “朵宝儿,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给林逸凡?”唐景森见她犹豫,故意问道。

    “唐总。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而且我……”

    “想为林逸凡守身如玉?那我走了。”唐景森突然起身要走,钱朵朵慌了,“唐总,你别走……”

    “签了它。”唐景森将新的协议往桌上一扔,协议内容与之前并无两样,只是没有了生活助理选项。

    “唐总,你其实对我没兴趣,为什么……”钱朵朵问不出问,明明没兴趣,在一直床上躺到天亮都没有发生,他为什么突然变卦了。

    “我想做什么,需要理由吗?”唐景森仰起头,轻蔑地看着她。

    钱朵朵发现自己真的是一只猪,他是唐景森,他想做什么,不需要理由,甚至连借口都不需要。

    “唐总您有任性的资本,您想做什么,不需要任何理由。只是今天我签了这东西,就坐实了小三的罪名。不求你对我有多宠爱。只求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给我留一条生路。”钱朵朵含泪在协议上签了字。

    毫不犹豫地在合约上签了字,然后唐景森当着她的面,将她之前签的那一份协议烧了。

    唐景森将协议收了起来,朝她伸出手,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在身上擦了擦,才将小手放进他的手心里。

    审讯室的门打开的那一刻,钱朵朵有种重获自由的感觉,眼泪在眼眶打转,却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幸福。

    因为她的身边,有一个强大到,哪怕她涉嫌毒品交易,都能将她从派出所带走的男人。

    认识他真的,无论他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她都不在意了。

    “唐总出来了。”王所长马上迎了上来。

    唐景森没理他,而是看向李轩,“李轩,我要带她走。”不是询问句,而是肯定句。

    “王所长。我们可以走了吗?”李轩转头看向王所长。

    “可以离开,这个案子没有查清楚之前,可能还会需要钱小姐配合警方调查。”王所长说道。

    唐景森狭长的眼眸微眯起,潭底阴寒冷冽,“朵宝儿,要不你自己把案子破了,来证明清白?”

    “啊?”钱朵朵一时没反应过来,唐景森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那就还是……”

    “王所长,身为警察不努力破案查出真相,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随便抓人。还让自己查出真相证明清白,你们原来是这么办案的?”李轩嘲讽地看着王所长。

    王所长汗颜,“我是说,案子没有查清楚之前,钱小姐还是嫌疑人,没有说让她自己破案。”

    “这种小案子都破不了,你这所长别做了。”唐景森说完牵着钱朵朵地手,走出了凤尾派出所。

    微风吹来,初春之夜带来丝丝寒意,她冷得缩了缩脖子,唐景森轻轻拥住了她,她挣扎,“我身上脏。”

    “我不嫌弃。”唐景森轻笑。

    保镖在前面开路,确定马路上安全以后,才打开车门,护着他们俩上了车。

    钱朵朵觉得有些意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今天这么多保镖跟出来,难不成会有危险吗?

    “出什么事了?”上车以后,钱朵朵小心地问。

    “没事,顾锦辰被人绑架了,他爸拿了三千万把人赎回来的。老爷子不放心,所以让保镖跟着我。”唐景森云淡风轻地说。

    钱朵朵听得一愣一愣的,顾锦辰被人绑架?

    “还是小心为好,你平时出门,多带几个人在身边。”钱朵朵关心地说。

    唐景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在担心我?”

    “嗯。”钱朵朵用力点点头。

    “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唐景森打趣道。

    钱朵朵一窘,“我才没有。”

    唐景森看着窗外夜景,沉声道“不要爱上我。”

    “嗯。”钱朵朵微笑看着他,爱他,她爱得起吗?

    回到兰苑的时候,已经晚上点多了。钱朵朵乖乖上楼洗澡换衣服,兰姨赶紧进厨房准备晚餐去了。

    “不用忙了,给她做黑椒意面,她太瘦,多给她切点儿牛柳。”唐景森随口说道。

    “好。”兰姨点点头,忍不住问了一句,“钱小姐没事吧?”

    “她很坚强。”唐景森平静地说。

    兰姨听了暗自松了一口气,进厨房做黑椒意面去了,不光她发现了,连唐景森都注意到了,钱朵朵爱吃黑椒意面。

    洗完澡,钱朵朵素面朝天下楼了,头发也没擦干,直接用干毛巾包住了脑袋。

    “我闻到香味儿了。”钱朵朵故作轻松地笑着。

    兰姨红了眼眶,心疼地看着她,说“饿坏了吧,赶紧吃。”

    “谢谢兰姨,我没事,你看我,好好的。”钱朵朵没有多说什么,她今天出了什么事,兰姨和老黄应该都知道。

    钱朵朵喝着牛尾汤,吃着黑椒意面,心却沉入谷底。

    她也算命大,跟毒品扯上关系,还能安然无恙从派出所回来。

    吃完东西,钱朵朵抬头往沙发上看了一眼,唐景森在看九点的新闻。

    “最美战地女记者邓卉下周回归,她的助理替她报名参加了最美女记者大赛,有消息称,此次邓卉回国将与唐氏集团总裁唐景森完成订婚仪式,目前还未得到唐氏集团那边的确认消息……”

    钱朵朵远远注视着唐景森,他逃婚的未婚妻要回来了,他作何感想?

    “你回来之前,二小姐和老爷刚走,没有碰上,真好。”兰姨微笑着说。

    钱朵朵震惊地看着兰姨,“你是说,唐总父亲和妹妹来过?”

    “嗯,二小姐进过你的房间,看了一眼就走了,她要明年才能毕业,房间你放心住吧。”兰姨安慰道。

    钱朵朵没有出声,闷闷地吃饭,吃在嘴里很不是滋味儿,吃完饭走到沙发边跟唐景森打招呼“唐总,我上楼处理订单了。”

    唐景森没有理她,就好像没有听见她说话似的,兰姨冲她摆摆手,让她上楼。

    钱朵朵走后,兰姨走到沙发上,“唐总,都吃完了,汤也喝光了。”

    唐景森放下遥控器,平静地说“我去接她的时候,她很冷静,也很镇定。”

    “她哭过了,洗澡的时候偷偷哭了,眼睛红红的。”兰姨小声说。

    唐景森唇角微勾,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不是洗头的时候,洗发水进了眼睛。”

    “这……”兰姨一时语塞。

    唐景森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问“钱朵朵突然出事,老爷子怎么说?”

    “老爷让我转告你,不是他做的,如果你真的为钱小姐好,劝你低调行事。”兰姨如实相告。

    “不是他,那就是姓邓的老狐狸了。”唐景森冷冷一笑。

    “唐总,邓小姐要回来,钱小姐你打算怎么安排?”兰姨担忧地往二楼看一眼,钱朵朵是无辜的,不能让她成为豪门的牺牲品。

    “只要她乖乖听话,我必护她周全。”唐景森知道兰姨在担心什么,怕钱朵朵成为第二个许晴玉。

    唐景森的心早在三年前许晴玉自杀时就死了,那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付出真心,但也是第一次那么伤心。

    唐老爷子从他懂事起便教他,当他的心不够沉稳的那一刻,很可能就是他身死的那一刻。

    许晴玉不被唐老爷子所喜欢,就是因为她牵动着唐景森的心和所有的情绪,她成了他的软肋,便会成为别人伤害他的工具。

    唐景森看完新闻,上楼的时候,听到钱朵朵的房间传来轻微的抽泣声,他站在她的房间门口,手举起,又放下了。

    她才十岁,外表坚强,故作镇定,只是不想让他看见她的脆弱。

    明明心里委屈,害怕,却没有在他面前掉过一滴眼泪。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哭的一塌糊涂,但又拼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听到钱朵朵压抑的哭声,唐景森终是狠不下心,他伸出手去开门,门没有锁,一下就打开了。

    进房以后,并没有看见钱朵朵,他听见哭声是从衣柜传来的。走到衣柜边上,打开了柜门,看见钱朵朵抱着膝盖缩在衣柜里小声抽泣着。

    “哭什么,不是把你带回来了吗?”唐景森伸手去抓她,想将她从衣柜里弄出来,没成想,手一伸出去。便碰到一团柔软。

    他尴尬地缩回了手,钱朵朵更是羞的不行,她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儿,“其实我很怕呆在那间审讯室里,小时候不听话,我爸就把我关在小黑屋里。那个审讯室除了一盏刺眼的台灯,连个小窗都没有。那个人很凶,拍桌子,吼叫,恐吓我。我很怕很怕,我盼着你快点儿来救我。”

    说着说着,刚止住的眼泪儿又下来了,唐景森叹息一声,将她从衣柜里抱了出来,起身的时候,被撞了一下头,他有些气恼,但看她哭的那么伤心,忍了。

    但是她这是什么习惯,委屈了躲在衣柜里,关上门儿哭。

    唐景森直接将她抱到了公主床上。抬手轻轻擦拭她眼角的泪,越擦越多,他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纸巾盒,递给她。

    “你不用一直提醒我不要爱上你,我从来没想过要纠缠你。”钱朵朵一边擦眼泪一边说。

    “嗯,还有什么不满,一并说了吧。”唐景森皱眉道。

    “我……我不想跟你啪啪,我还没有准备好……”钱朵朵说到这里,又哭了起来。

    她知道,她不能任性,不能惹恼他,有些话不能说,因为他是唐景森。

    唐景森好笑地看着她,“等你愿意的时候吧,我不喜欢用强。”

    “谢谢唐总,我忍不住,我再哭一会儿就没事了。”钱朵朵低着头,小肩膀一抖一抖的。

    唐景森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轻轻拥住了她,“乖乖听我的话,天塌下来我顶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给你最妥善的安排。”

    钱朵朵抬起头,含泪看着他,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眨了眨眼,想看清他,他却吻上她的眼睛,“哭的真丑,去洗把脸,我去书房处理公事。”

    “嗯。”钱朵朵擦干眼泪,跑去洗了一把脸,回到房间的时候,唐景森已经不在了。

    习惯性地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完订单,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也不知道唐景森睡了没有。

    钱朵朵踩着拖鞋,拢了拢睡衣的领子,走出了房间,正好看见唐景森从书房出来。

    “唐总,你睡得着吗?”钱朵朵试探性地问道。

    唐景森想起刚才在电脑上与她的对话,现在看见她,他有点忍不住想笑,故作镇定地说“别再给我读什么诗,不想听。”

    “那咱们今晚改读圣经吧。”钱朵朵笑着扬起手里的圣经,这是她特意让兰姨准备的,除了圣经,还有佛经。

    唐景森目光深邃几分,“我不信教。”

    “那佛经怎么样?”钱朵朵跟变魔术似的,又拿出一本佛经。

    “我也不信佛。”唐景森面无表情地说。

    钱朵朵歪头想了想,问“你什么信仰都没有吗?”

    “有。”唐景森答。

    钱朵朵心头一喜,忙问“信什么?”

    “我姓唐。”

    钱朵朵扯了扯嘴角,他姓唐,她竟无言以对。

    唐景森径自回房了,钱朵朵拿着一本圣经跟了上去,她还是照例在他床边的地毯上坐了下来,靠着他的床身,背对着他,打开了圣经。

    浴室传来水声,钱朵朵扭头一看,唐景森洗澡去了,她无聊地翻开圣经看了一眼。觉得没意思,趴在床边等他,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只大手钻进了她的睡衣里,罩着她胸前的柔软,她捉住那只手,想推开,却推不动,她侧过身去躲开,然后很快又睡着了。

    一大早,钱朵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睡在了唐景森的床上,而他的手正轻轻捏着她她的柔软。

    “啊……你干嘛。”钱朵朵惊慌失措,一把推开他。

    唐景森笑望着她,“摸摸大,你会感激我的。”

    “你你你……我抗议,你占我便宜。”钱朵朵恼羞成怒地瞪着他。

    “我们俩上床,你觉得谁更占便宜,嗯?”唐景森的俊脸逼近她,她连连后退,再退,退到床边,要掉下去的时候,他大手一伸抱住了她。

    钱朵朵瞪大眼睛看着他,真的很帅,他刚睡醒,慵懒的居家样子,嘴角带着微微地笑意,让人着迷。

    “看够没有,看够起床吃早餐,上学要迟到了。”唐景森调侃道。

    钱朵朵羞愧的恨不能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她刚才花痴地盯着他看什么,生怕他不知道,她觉得他帅吗?

    唐景森进卫生间洗漱去了,钱朵朵悄悄溜出他的房间,生怕被其他人看见了。

    可是整栋兰苑别墅,所有人都知道钱朵朵每天晚上去唐景森房间睡。

    钱朵朵在房间握着小拳头,羞愧难当,她好像搬进兰苑来以后,就天天在他床上醒来。

    开始他只是抱着她睡,可是现在已经把手伸进衣服里了,看来啪啪是早晚的事了。

    想到这里,钱朵朵就纠结的不行,她还没有准备好,终究是逃不过吗?

    洗漱完毕,她打开衣柜,拿出一件白色的泡泡袖上衣换上了,配一条浅蓝色牛仔裤,米色风衣外套,整个人看去清爽怡人。

    背着包下楼的时候,唐景森已经在餐桌前用餐了,今天的早餐,兰姨准备的是肠仔煎烟肉卷儿。

    “唐总早,兰姨早,这是什么汤,好香好浓呀。”钱朵朵走到餐桌前,看了一眼碗里浓汤。

    “粟米汤。”兰姨笑着走上前,接过她手里包和外套,放在了门口。

    钱朵朵拉开椅子,在唐景森对面坐了下来,估计他每天一个人坐在这里吃饭很无聊,所以现在不赶她去厨房吃饭了。

    “你知道什么是粟米吗?”钱朵朵抬起头看着唐景森。

    唐景森暧昧地瞅了她一眼,放下叉子。“玉米,能吃还能用,颗粒饱满,你懂的。”

    钱朵朵死死瞪着他,然后看了看碗里的粟米汤,拿起汤勺,居然真的在汤里捞到了玉米粒,瞬间失去了喝汤的兴趣。

    “慢慢喝,不准浪费粮食。”唐景森说完拿着公文包,先行离开了。

    钱朵朵狠狠瞪他一眼,吃完了盘子里的肠仔和烟肉卷,然后看着那碗汤发愣。

    “汤不合胃口吗?”兰姨关心地问。

    “没有。”钱朵朵默默端起碗,喝了一小口,味道先赞,“很好喝。”

    兰姨笑着点点头,“唐总喜欢粟米汤,对了,今天老黄送你上学。”

    “好。”钱朵朵笑着点点头,其实老黄和唐景森,她更喜欢老黄送她上学。

    去学校的路上,老黄一边开车。一边跟她讲路上安全行车的知识,如何变道,如何等信号灯等,钱朵朵非常认识地听他讲。

    傍晚的时候,来接钱朵朵的是司机老黄,到山下的时候,老黄并没有开车回兰苑别墅,而是继续往前开。

    “黄叔,我们去哪儿?”钱朵朵忙问。

    老黄有些意外地看她一眼,“唐总没有通知你吗?练车,你已经十岁了,可以考驾照了,你的理论知识报考时间是下周三,这两天抽时间下载一个软件,开始做题吧。”

    钱朵朵撇撇嘴,“我听说,三千块钱就能买个驾照,等我考驾照,猴年马月去了。”

    “现在考驾照分四次考试,先是交通安全理论考试,然后是倒车入库,上坡路与定点停车,侧方停车,直角转弯,还有弯道。之后就是路考,直接上路行驶,学习驾驶技巧,一般就是加速减速,变换车道,停车这些,最后一项是安全文明驾驶理论考试,通过就能拿证。唐总要求,四门都毕竟在九十分以上,你要加油了。”老黄笑道。

    钱朵朵顿时傻眼了,就知道当她的司机没那么容易,他怎么可能轻易把命交到她手上,原来要她去考驾照,而且还要高分通过。

    虽然考驾照有些辛苦,但好在考到驾照以后,对她也有好处。

    “黄叔,开车应该不难学吧?”钱朵朵小心地问。

    “不难,很简单的,我先教你路考,学习驾驶技巧。你考完科目一,直接考科目三,科目二要求比较高,慢慢练习。我听说,弯很难过,现在让我去考,估计我也过不了。”老黄笑着说。

    钱朵朵一听,眼睛都直了,弯是什么鬼,她又不是赛车手,现在的道路都修得这么好,为什么要考弯的路?

    虽然心有不满,但还是乖乖配合,一直练到晚上七点。

    回到兰苑的时候,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唐景森和唐丝丝坐在沙发上,“小三回来了。”

    “丝丝,怎么说话的?”唐景森喝斥一声。

    “我有说错吗?小三做的这么高调,我还是头一回见。”唐丝丝言辞犀利,毫不留情。

    钱朵朵笑的淡定从容,走到唐丝丝面前,客气地说“谢谢唐小姐上次替我解围,至于你说的小三,我并不认同。唐总未娶,我未嫁,何来小三一说?”

    “伶牙俐齿地,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牙给拔光了。”唐丝丝冷冷地盯着她。

    钱朵朵上了一天的课,放学还去练车,很累了,真的没有心情,也觉得没有必要跟唐丝丝吵架。

    “唐总很优秀,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好,有人喜欢他,这是很正常的事。我从未想过纠缠他,或者破坏他与邓小姐之间的感情。我再重申一次,我不是小三。”钱朵朵说完,背着包就要上楼。

    唐丝丝快步追上,高跟鞋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冲楼梯上的钱朵朵说“你占了我的房间,今晚我要住在这里。把你的东西都拿走。”

    钱朵朵笑的优雅淡定,回过头对唐丝丝说“唐小姐,你这是逼着我搬去唐总的房间,坐实小三的罪名吗?”

    唐景森颇有深意地看了钱朵朵一眼,道“今晚我房门不锁,没房间住,来我床上。”

    “哥……”唐丝丝这一声‘哥’带着长长的尾音,撒着娇朝唐景森去了,钱朵朵如获大赦,回房洗澡换衣服去了。

    唐丝丝走向沙发,在唐景森身边坐下,“你这么向着她,等卉儿姐姐回来,你怎么交代?”

    “反正订婚都延迟了,取消也不是不可以。”唐景森若有所思地说。

    “不是吧,你不要卉儿姐姐了?”唐丝丝震惊地看着他。

    唐景森伸出手摸摸她的头,“是你卉儿姐姐不要我,你什么时候回美国?”

    “不回去了,等我完成学业回来,逸凡哥都不知道被哪个小妖精拐走了。”唐丝丝泄气地说。

    无论是唐景森还是唐老爷子,其实都不看好林逸凡,无奈唐丝丝喜欢。

    拗不过这大小姐,唐老爷子便想了一个折中办法,送她出国留学,完成学业,就同意她与林逸凡在一起。

    “是你的走不了,不是你的留不住。”唐景森虽然跟唐老爷子不合,但是在唐丝丝的问题上,他与唐老爷子意见一致。

    唐丝丝目前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工商管理学专业的教学水平在全球都属于一流的,所以很多学生选择去美国读b,唐老爷子对唐丝丝的要求略高,想嫁林逸凡,必须完成学业。

    读b,必须具备一定的管理能力和领导能力,还需要有一定的野心,唐丝丝最大的野心就是睡了男神,睡了男神,睡了男神。

  • txt下载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全文下载,txt下载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