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82章 就凭我现在还是你老公

    这是幼儿园跟关爱病患儿童慈善基金举办的一场晚宴,但幼儿园的校长找到黎慕云说要轩轩出席一个舞蹈时,因为是为慈善做贡献,她是乐意的,最重要的是轩轩也愿意。

    而且只是一场小孩子的舞蹈而已。

    她在舞台下面默默的陪着轩轩跳完十几分钟的舞蹈,三个小男孩帅气,可爱,让台下一阵欢呼和掌声。

    灯光都照射在舞台上,舞台下的餐桌坐满了来自各个领域的成功人士,有商业富豪,有明星名人,有达官贵人。

    一支舞完毕后,三个小男孩在舞台上讲着台词呼吁大家要多关爱患病儿童,还要多捐款。

    主持人突然上台,来到轩轩的身边蹲下,抱着他的腰拿着话筒对他微笑着说,“请问你是陆赫轩小朋友吗?”

    “是的。”

    “台下有位漂亮的姐姐说要跟轩轩小朋友合影,如果你同意的话,她将会捐赠5五千万给我们有需要帮助的小朋友,你愿意吗?”

    轩轩歪头看向台下的黎慕云,黎慕云觉得只是合影就可以为此多筹钱,当然同意,所以点了点头。

    轩轩见状,也微笑的说,“可以,要她上来吧。”

    主持人一乐,立刻请刚刚要去合影的女士上台,台下掌声响起,随着掌声不断响起,一道身影慢慢出现在黎慕云的眼前,直接往舞台走去。

    黎慕云突然震惊的看着那个女人。

    安诺?

    她顿时慌了神,紧紧的盯着安诺的脸,她一步一步上台,紫色晚礼服,妖魅的浓妆,精致的五官跟以前不一样了,准确的来说她变得更漂亮,鼻子更加挺,眼睛更加大,下巴很尖。胸部也剧增。

    是整成了一个网红的脸。

    安诺似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存在,上台的时候,像黎慕云投去诡异的眼神和邪魅的笑意,这样的眼神让她毛骨悚然。

    轩轩眯眼看着眼前的女人,她蹲下身子,“轩轩你好,我叫安诺,你可以叫我阿姨。”

    “你跟我妈妈长得好像。”轩轩不由得脱口而出,安诺会心一笑,不过轩轩很快又说,“还是有点不一样,我妈妈比你漂亮一点。”

    童言无忌,可是安诺的脸还是瞬间变得铁青,果然是陆亦扬的儿子,说话这么讨人厌。安诺想着,目光投到台下坐在前面位置的陆亦扬,挑衅的给他抛了一下媚眼。这样的动作引起黎慕云的注意,目光跟着投向观众席上。

    当她看到陆亦扬的那一刻,心都慌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安诺在,陆亦扬也在,连陆亦扬的叔叔陆方城也在。从安诺故意的行径来看。并不是单纯的想要跟轩轩合影这么简单。

    安诺拿出手机,搂上轩轩的腰,抱住自拍。

    轩轩举起就剪刀手,摆了一个酷酷的造型。任由安诺拍了两张照片后,安诺松开他,然后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轩轩,我是你的亲阿姨,你妈妈的姐姐。所以我跟你妈妈长得一个模样。”

    轩轩眉头紧皱起来,盯着安诺看。

    “你知道你爸爸是谁吗?”

    轩轩摇了摇头。

    黎慕云不知道安诺对着她儿子小声在说什么,紧张的攥紧拳头,想要冲上去把轩轩拉走。安诺即便是她的姐姐但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安诺冷冷一笑说道,“你爸爸是一个坏蛋,抛弃你妈妈,你在你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他还要逼着你妈妈去医院打掉你,不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轩轩要记住了。你爸爸是个混蛋,他就在下面,他叫陆亦扬。”

    安诺手指突然指着台下的陆亦扬。

    陆亦扬因为不知道安诺对轩轩说了什么。沉着脸,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安诺。

    敢把手段耍到他儿子身上,陆亦扬隐忍着不做声。曾经放过她一马,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让她义母将在泰国杀人的罪一个人承担了,而安诺现在没有把柄在他手上,做的所有事情也肆无忌惮。

    安诺指着陆亦扬跟轩轩窃窃私语,黎慕云再也忍受不了,突然冲上台,跑过去将轩轩抱回自己的怀里,对着台下的人鞠躬,“对不起,我儿子的表扬结束了。”

    说着,她转身就走,这样的举动惊动了不少的人,安诺立刻转身喊住她,“黎慕云,站住。”

    黎慕云根本不理睬她,直接走下舞台,主持人立刻上去继续主持节目。

    安诺见黎慕云直接冲往宴会门口。她立刻冲上去,追在身后。

    陆亦扬也按耐不住站起来。转身跟上。

    一旁看好戏的陆方城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扬起淡淡的冷笑,看着这有意思的一幕。安诺就是一个让人不得安宁的女人,对于陆方南的恨真的是超出他的现象,不把陆方南一家弄得惨烈收场,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陆方城拿起桌上的酒杯,摇了摇高跟玻璃杯,缓缓的抿上一口红酒,露出邪恶的笑意。

    b走了,月镜也跟着跑出去。

    黎慕云抱着轩轩走出这所五星级大酒店,在金碧辉煌的大堂中央,被赶上来的安诺一把扯住手臂。

    “黎慕云,你站住。”

    黎慕云紧抱着轩轩,被扯着手臂,她转身瞪着安诺,冷冷道,“放手。”

    “你怕什么,怎么见到自己的姐姐也不打声招呼就走。”安诺轻蔑的语气说着。

    “我没有怕,只是不想跟你这种人有来往。”她很同情她的过去,但也不至于傻到要跟一个想要杀自己的姐姐相认。

    安诺放开了她的手。目光转移到轩轩的身上,“哎呦,你和陆亦扬还能生出这么健康聪明的小孩,真的是万幸。”

    “你什么意思?”黎慕云眉头紧皱着,脸色沉冷。

    “我的意思不是很明显吗?难道陆亦扬这么多年都没有把真相告诉你?”她双手抱胸,趾高气扬的发出淡淡冷笑,她的表情让黎慕云心里发毛,为什么有这么多秘密不让她知道,每个人都神神秘秘的?

    “妹妹啊,我不能告诉你,我怕你会痛苦得想要死掉。”

    安诺的话刚刚说完,陆亦扬从她身后迈着大步走来,一手拖上安诺的手臂,直接把她往后甩。

    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扯上,安诺踉跄几步,后退得差点跌倒。她稳住身体,瞪着陆亦扬,阴森的脸色更加恐怖,目光含着淡淡的仇恨。

    月镜站远处不敢靠近,眼前的一幕太吓人了。

    自己的b跟承皇集团的副总裁安诺,用最锐利的眼神瞪着对方,而旁边的轩轩和他妈妈却诧异又疑惑的目光看着她b,诡异,奇怪,难道上演三角恋,还是豪门夺子之战?

    月镜甩了甩脑袋乱七糟的想法。脑洞太大也不好,还是做好她秘书的本分工作,不要参与b的私事。她缓缓的再后退几步,等着。

    气氛显得很凝重,谁也没有先说话,陆亦扬跟安诺冰冷强大的气场在眼神中较量,已经斗了这么多年,陆亦扬深知这个女人的可怕。

    他弟弟的死跟她有莫大的关系,可查不出丝毫破绽。她泰国杀人事件也被她找个替死鬼摆平,联手他叔叔陆方城吞并承皇集团,差点让他爸爸陆方南心脏病发而死。跟他放狠话说陆方南一天不死,她安诺一天不会罢手。

    这样的女人连自己的妹妹都要往死里整,心到底有多黑。

    “陆亦扬,你怕了?”安诺打破沉默,冷冷的说道。

    陆亦扬紧攥的拳头,忍着自己保持最后一点理智,要不然他一拳过去,这个女人的脸就要碎成渣了。

    见到陆亦扬此刻的表情,安诺笑意更浓,很满意当初自己告诉陆亦扬她妈妈是陆方南的情妇,才有今天这么有趣的一幕。“你真是造孽了。”

    轩轩看着陆亦扬的脸色,心情也跟着不好,他挣脱黎慕云的怀抱要下来,黎慕云疑惑着他想要去哪里,还是放开轩轩站着。

    轩轩突然走到陆亦扬身边,小手握上陆亦扬的暴怒青筋的拳头,柔声的喊了一句,“爸爸。”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黎慕云和安诺眉头紧皱,惊愕的看着轩轩。不敢相信他此刻在跟陆亦扬这么温柔的喊爸爸。安诺已经在舞台挑拨一番,这个孩子不是应该恨他爸爸的吗?

    黎慕云诧异的是她根本没有告诉过轩轩陆亦扬是他爸爸,这个家伙这么快就自来熟了?到底还是两父子啊!

    最为震惊的是陆亦扬,他被握住的手微微一颤,低下头,目光突然变得温柔,含着激动的微笑看着他,心情难以形容,第一次被叫爸爸的那种心情,不是可以用语言能表达出来的。

    他紧握拳头的手缓缓放松,轻轻的拉着他的小手。

    “原来你是我爸爸,很高兴再一次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原来你是我的儿子。”陆亦扬温柔的说。

    “这么高兴的日子,我们要不要去吃大餐?我妈妈请你。”因为他表演之前太紧张没有吃什么东西,难得是一个高兴的日子,又可以找借口让他妈妈请吃大餐,多好啊。

    安诺算是被轩轩呆萌的样子气疯,深呼吸着气说,“轩轩,你忘记阿姨刚刚跟你说什么了吗?”

    轩轩看向她,“记得,不过我不相信你。”说着,他扯着陆亦扬的手,“爸爸,我们走。”

    陆亦扬抬头看向黎慕云,两人对视一眼,一丝尴尬的气流流过,但还是跟着轩轩离开。月镜因为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还是跟上b的脚步。

    春天的晚上舒适宜人,街道的灯光璀璨夺目。

    一阵晚风吹来,有两人在风中凌乱了。

    月镜和司机老吴两人站在路边傻傻愣着。

    月镜“司机大哥,刚刚你有没有听见?”

    老吴;“听见了,那个男孩叫b为爸爸,说要跟爸爸妈妈去吃大餐。”

    月镜“我们不是做梦吧,b有老婆有小孩?而且还是一个四岁的小孩?”

    老吴“你跟b多少年了。”

    月镜“五年。”

    老吴“我跟b三年,所以,我们还是自己打车回家洗洗睡吧。”

    月镜“好主意,真心不错,可是我以为会跟着b的车出来,你会送我回家,所以没有带钱。”

    老吴“我也是。”

    呜呜呜……

    还好这个社会上有一种叫做用手机滴滴打车,月镜没有被自己蠢哭。

    -

    轩轩所的大餐竟然是意大利面。

    陆亦扬包下了整个精致奢华的餐厅。

    偌大的餐厅内只有他们一家三口,悠扬的小提琴飘荡在空中,温馨的灯光,舒适的环境。

    一根点燃的粉色蜡烛和一支粉色玫瑰点缀着餐桌的气氛,浪漫,动人。黎慕云抬头看向陆亦扬。心里像被吸水的棉花塞满,说不上来的闷慌,这样又算什么?不是不喜欢她生的儿子吗?她就不明白陆亦扬此刻那种星光流转的眼神,温柔,深情,幸福。

    静看轩轩,脸上满是灿烂的微笑,他那些高冷的气场,倨傲的态度,都消失不见了,在黎慕云看来,他此刻只是一个慈祥的父亲。

    流露出来的是满满的爱。

    光顾着看轩轩吃东西,他一动不动的,看到轩轩嘴巴脏了,立刻拿起餐巾给他温柔擦拭,轩轩想要拿果汁,只是抬一下眼眸,他就立刻递上果汁,还细心叮嘱慢点吃。

    黎慕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陆亦扬。这根本就看不出他哪里不喜欢孩子?

    陆亦扬突然转头看向黎慕云。

    目光瞬间碰撞上,刹那间的慌乱,黎慕云一颤,立刻低下头避开他的眼神,猛戳着意面往嘴里塞。

    陆亦扬脸色淡淡的笑意突然消去,变得阴沉,目光定格在黎慕云的脸蛋上。五年没有好好的看过她,变得成熟更有女人味,青涩消去换上是妩媚的韵味。

    他沉默了片刻,扬起一丝微笑对着轩轩说,“轩轩,吃完晚饭跟爸爸回家住。”

    “咳咳……”黎慕云突然被口中的意面呛到,硬是将口中的面条吞下后,惊慌地拿起餐桌的水喝上一口,缓过气后瞪着陆亦扬。

    陆亦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期待的眼神一直凝视着轩轩,等着他的回到。

    “好啊。”轩轩毫不犹豫就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这个没心没肺的儿子,这样就把自己的妈妈给抛弃了?黎慕云紧皱的眉头对上轩轩,“轩轩,你不要妈妈了?”

    轩轩抬头看向黎慕云,“要啊。”说着他转头看向陆亦扬,“爸爸。你给不给妈妈回家住。”

    陆亦扬勾起苦涩的微笑,抬手摸了摸轩轩的小脑袋,“那个家一直都是你妈妈的,我从来没有不给她回家,只是她不愿意回家而已。”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丝丝的伤感,听在黎慕云的心里像石头压着那般沉重。是啊!他从来没有不让她回家,是她自己跑走的。

    可是,大家心里都有恨,在一起也是一种难受。

    黎慕云低下头,拿着手中的叉子搅拌着盘子中的意面。没有心情吃了,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让她心烦的事情,她只想好好工作,把轩轩带大。

    “妈妈,我们一起回家吧,我明天要爸爸送我上幼儿园。”轩轩严肃是态度说着。

    黎慕云疑惑的看向轩轩,“为什么?”

    轩轩放下手中的叉子,双手搭在桌面上,像一三好学生上课的模样,认真严谨的态度看着黎慕云说道,“前天,我们班的女老师见到家辉同学的爸爸,她就说他爸爸好帅,昨天她又说小米的爸爸好帅。我要带我爸爸去,让她看看谁的爸爸才是最帅的爸爸。”

    陆亦扬忍不住笑了,对于儿子的这种认可,心里倍感欣慰。

    “你老师男的还是女的?”黎慕云靠近轩轩低声问道。

    “女的。20岁,长得可漂亮了,好喜欢跟长得帅气的爸爸聊天,而且还……”

    “我没有问你这些,你不用说这么多。”黎慕云打断轩轩的话,尴尬的看了陆亦扬一眼。然后低下头。

    “那你到底跟不跟我回爸爸家里住?”轩轩继续问道。

    陆亦扬目光也定格在她身上。

    “我不想……”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陆亦扬立刻打断她,“如果为轩轩好,不是应该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吗?”

    完整的家?

    黎慕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这么的刺耳,冷冷的问道,“陆亦扬,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你会想为轩轩好,我们至于走到现在这一步吗?”

    陆亦扬沉默了,用力呼吸着气。他都恨不得自己一辈子背负这个残忍的罪名,让她跟轩轩什么也不知道。可是这种感觉真的让他透不过气。

    片刻后,陆亦扬目光变得阴冷,强大的气场瞬间笼罩而来,黎慕云知道他动怒了,他冷冷道,“回不回家随便你,轩轩必须跟我回家。”

    “他是我儿子,是我生我养的,你凭什么?”

    陆亦扬冷笑,“就凭我现在还是你老公,是轩轩的爸爸。这点就足够。”

    “你……”黎慕云攥紧拳头,轻咬着下唇忍着不在儿子面前发火。

    轩轩歪头看看左边的爸爸,再看看右边的妈妈,呆呆萌萌的皱紧眉头,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气氛,这样的脸色,他一看就知道两人感情没有别人的爸爸妈妈那样恩爱。

    “爸爸,妈妈,这样吧,一三五我到爸爸家,二四六我到妈妈家。”

    “不可以。”

    “不可以。”

    两人突然异口同声冷冷喷出一句,目光依旧冷冽瞪着对方。这样的气势把轩轩吓一跳。

    陆亦扬嘴角轻轻上扬,带着邪魅的笑意,“黎慕云,五年没见,变了不少。”

    因为此时的黎慕云不再像以前那样是个软柿子,唯唯诺诺任人摆布欺负。

    “可是你没有变,还是这么霸道,这么讨人厌。”黎慕云眯着眼顶撞他。

    陆亦扬脸色一沉,声音也变得强势,“不要试着跟我斗,你斗不过我。”

    就是因为自知斗不过他,黎慕云才这么生气,她现在在各方面都处于劣势,在工作上,他是上司。在婚姻里,他是老公。在孩子面前,他是爸爸。在两人对立上。他是男人,自己是女人。

    “陆亦扬,你到底想怎样?当初……”说着,她目光看向轩轩,顿时停止说下去,她不想让轩轩知道这件事。然后跳过了继续说,“现在又要对轩轩好,你这不矛盾吗?”

    陆亦扬没有再理会她了,歪头温柔的对轩轩说,“轩轩吃饱了吗?”

    “吃饱了。”轩轩点头。

    “吃饱了我们回家。”

    说着,他牵上轩轩的小手走下椅子,轩轩看着黎慕云伤心的脸,被陆亦扬拖着就走。黎慕云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心里纠结着痛,紧紧咬着下唇,深呼吸着气。眼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带大的儿子就这样被陆亦扬牵着走了。

    轩轩跟陆亦扬都是一个品种的坏蛋,这样就不要妈妈了。

    想到都心酸,越想越觉得委屈。

    离开座位,陆亦扬带着轩轩走向门口,轩轩回头看了一眼黎慕云,她一动不动没有跟上,他再抬头看陆亦扬,他刚想说话,陆亦扬突然停下脚步。

    轩轩也跟着停下脚步,愣愣的仰头看此刻黑着脸的爸爸。

    陆亦扬就这样背对着黎慕云沉默了十几秒,一直在等,等她跟上来。可是她没有,所以心很痛,但他还是放开了轩轩,突然转身,气冲冲的走到黎慕云身边,一把拉上她的手掌,扯上她身边的挂包,二话不说拖着就走。

    被陆亦扬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黎慕云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就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的握着,整个人被拉着离开位置,走向门口。

    是惊愕,他手掌的温度从皮肤渗透至全身,她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目光从他的手缓缓往上移,看向他宽厚魁梧的背部,紧张得连要反抗的事情都忘记了。

    轩轩站在原地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直到陆亦扬走到轩轩身边,另一只拿背包的手也拉上轩轩,直接走出餐厅。

    轩轩坐上车后面,黎慕云站在车门前顿着不动,陆亦扬将轩轩安置好,给他系上安全带,温柔的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退出车厢,关上车门。

    他转身走到副驾驶,站在黎慕云身边,“上车。”

    “我不想跟你住一起。”黎慕云把心底最想说的话说出来。

    陆亦扬冷笑着,淡淡的问,“因为于东吗?”

    黎慕云皱眉,歪头看向他,但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接着说,“你黎慕云现在还是我陆亦扬的老婆,这么快就给我带绿帽子了?”

    “我没有。”黎慕云紧张不已。立刻解释。

    “那很好,如果没有就上车。下次想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那也得跟我离婚了你才有这个权利。”

    说着,陆亦扬扯开副驾驶的门,拉着她的手臂往车内塞。

    黎慕云被他粗鲁的塞上车,生气的想要跺脚,拳头紧握着,听到他说出离婚这两个字,心里莫名的痛了一下。她没有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可是被他这样说着,委屈得无处发泄。

    蓦地,陆亦扬突然压低头身体靠了进来。

    眼前突然出现他的侧面,她惊慌的用双手护住胸前,瞪大眼睛,错愕的问,“你想干什么?”

    陆亦扬扯着安全带的手缓缓来到她面前,侧着脸,眯着魅惑的眼眸看她,“你说我想干什么?”

    当自己的安全带被扣上,黎慕云才发现他不是非礼自己,不过太过靠近,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还是让她平静的心乱了,丝丝缕缕的情愫涌上心头,脸也跟着泛起淡淡的红晕。

    看着她脸色的红晕,陆亦扬没有缩头出去,反而一手撑着她的皮椅座位,一只手跨过她大腿压到里面位置,把她壁咚在椅子里,扬起邪魅的笑意,“你都是孩子他妈妈了,脸红说来就来。这一点还是没有变。”

    黎慕云立刻捂住自己的脸蛋,心脏剧烈起伏,呼吸也变得急促,这个家伙还是一样邪魅,靠这么近,整个车厢的空气都是他阳刚的气息。他身上淡淡的香气让她现在脑袋一片空白。

    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陆亦扬只是淡淡一笑,退出车厢,为她关上门。

    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车。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一路上,车厢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轩轩太累睡着了,而他们两人也沉默着一言不发。陆亦扬打开音乐,让温情悠扬的音乐冲淡两人之间的冷漠。

    城市的夜景很美,黎慕云歪头看着道路的风景,一路往半山腰别墅开去,她的心忐忑不安。

    那个家,还是属于她的吗?

    -

    翌日清晨。

    手机的闹钟铃声响起,黎慕云伸出手摸到床头上的手机,拿起来,眯着惺忪的眼眸看着时间,已经是早上了,轩轩该上学。

    她从床上爬起来,扫看一眼房间,以为自己眼花,伸手揉揉眼睛,再看一次。

    没有看错,她现在住的房间富丽堂皇,奢华气派。那么昨天也不是做梦,她带着儿子回家了。不过没有回房,有陆亦扬的房间她还是没有办法一下子接受。

    陆亦扬应该也跟她一样吧,心里带着这么的多怨气和恨,怎么可能还能像以前那样。

    她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卫生间。

    挤出牙膏,边刷牙边想着,等有时间要回去租房子的地方把房子给退了,把自己和轩轩的东西拿过来,既然陆亦扬现在想要轩轩,她看自己是斗不过他的了,也没有必要拿这些事情来斗,始终,有一个完整的家对轩轩来说是好事。

    简单洗漱,黎慕云来到衣橱间。

    看着奢靡的衣物饰品,这些东西已经五年没有动过了吧,依然还在。

    这个家很多东西变了,像高管家已经退休,佣人也换过一批新的。没有变的是,她的东西一样没有少。

    化了个简单的淡妆,穿着淡雅的裙子。黎慕云下楼,来到大厅。

    佣人正在打扫,见到她便恭敬的鞠躬问好。

    “阿姨,轩轩呢?”黎慕云问道。

    “陆先生带着轩轩吃完早餐上课了。”

    黎慕云顿时闷了,愣在原地,心伤不已。有了爸爸忘了妈,突然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被陆亦扬冷落,被轩轩冷落,自己变成多余的人似的。

    早上起来一个都见不着,上学也不告诉她一声。

    黎慕云闷闷的一个人吃完早餐,然后拿着自己的挂包出门。刚刚走得花园,李浩明突然从前面的车走来,迎面而来的是他灿烂阳光的笑容。

    “黎小姐你好。”

    黎慕云轻轻皱眉,看着他,“李浩明?”

    “我以后负责送黎小姐上下班。”他扬着淡淡的微笑说。

    “可是你现在是在公司上班,而且还是陆亦扬的贴身保镖兼助理,这样不方便吧,我还是要吴司机送我就好。”黎慕云微笑着说,然后跟他点头转身走向车库。

    李浩明见她要走,紧张地立刻上前来到黎慕云面前,挡着她的去路,“黎小姐,不麻烦的,我这样很方便,而且我也可以近身保护你。”

    黎慕云总感觉现在的李浩明态度热情过头了,让她有些不适,以前的他严谨认真,一丝不苟。很少话,也很少笑。这样挺好的,现在倒是变了不少,让她很不习惯。

    “真的不用了,谢谢你。”

    说完,她绕过他继续往前走。李浩明突然转身,扯着她的手臂把她拉住,“黎小姐。”

    李浩明还想再争取,黎慕云立刻歪头,目光定格在他的手掌上,看着他大手握住自己的手臂,眉头轻轻蹙起,再缓缓抬头看向他,冷冷道,“李浩明,我说不用了。”

    李浩明立刻放开她的手臂,慌忙鞠躬,“对不起,黎小姐。”

    黎慕云看着他沉默了几秒,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没有回应他的道歉,直接走向车库,找了老吴做她以后的司机。

    没有办法,谁让陆亦扬的别墅在半山腰上,离开繁华的闹市,享受宁静和新鲜的空气,但也有弊,那就是交通不方便,所以她一个设计师,还有专车接送上下班,更离谱的是,陆亦扬家里没有普通的车,全部都是豪车。

    为了不在公司让同事产生怀疑和质问,她都是在离公司很远的地方下车,然后步行十分钟到公司。

    黎慕云坐在办公桌上,沉思着,此刻她已经没有心思工作,心里一直想着那个盗图的贼是谁。她托着下巴,看着前面,目光显得空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这样呆呆的,就是一个上午,什么也没有心情做。

    同事罗非突然跑来,双手撑到她的桌面上,“慕云。”

    黎慕云回过神,仰头看向罗非,他是办公室一个很健谈很阳光的男生,年龄跟她相仿,是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

    “嗯?”慕云应了他一声。

    “快中午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黎慕云歪头看向其他同事,平时都还有美姐和小凡的,今天只有罗非,有点奇怪。

    罗非浅浅笑着说,“美姐和小凡她们订餐回来吃,她们定了炸鸡,你要吃吗?”

    “不要,那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罗非顿时笑逐颜开,“好啊,那我们就吃……”他微笑着,仰高头在思考中午去吃什么。

    这时,黎慕云的手机突然响了。黎慕云没有等罗非说完话,立刻拿起手机看,是陆亦扬的电话,她接通电话,冷冷道,“喂?”

    这时,罗非突然兴高采烈的说,“慕云,我想到了,公司对面有一家新开的寿司店,我们去哪里吃吧,有折扣。”

    罗非的声音太大。黎慕云听不到陆亦扬到底有没有说话,她抬头对着罗非微笑着说,“好,你看着办吧,我先接个电话。”

    罗非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在接电话,然后尴尬的笑了笑说,“好,你接电话吧,我等你。”

    “喂?”黎慕云在说一次。

    陆亦扬将手中的笔往桌面甩去,紧张的靠到皮椅上,阴沉的脸色异样难看,立刻伸出手腕看着手中的名表,时间踏在11点58分钟。

    他冷冷声音说,“黎慕云,还没有到下班时间你就跟男人出去吃饭了?”

    “嗯?你打电话给我就是要跟我说这个?”黎慕云疑惑着,然后看着电脑上面的时间,真的是还差几分钟才可以下班。

    “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陆亦扬气愤的站起来,单手叉着腰走到落地玻璃窗前面,看着城市外面的风景,心情急躁。

    “跟你打完这个电话就够时间下班吃饭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刚刚那个男的是谁?”他怒问。

    黎慕云懵了,抬头看一眼正在等她的罗非,她也不是傻子,能听出陆亦扬气愤的语气。感情都淡了,他这个醋坛子还真的不小,可她黎慕云现在不吃他这一套了。

    “同事。”她淡淡的说。

    “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不是又想把人家给弄走?”

    “不准跟他出去。”

    黎慕云紧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只是普通同事,他想到哪里去了,跟同事出去吃顿午饭他至于这样吗?

    “你不说什么事,那我挂了。”说着,黎慕云立刻中断电话,把手机往桌面一拍,瞪着手机吐了吐舌头,心里腹诽我就要跟他出去,你以为你是谁啊。上司了不起吗?老公了不起吗?

    想着,她把桌面收拾干净,关上电脑。

    罗非走过来,含着微笑问,“慕云可以走了吗?”

    “好。”黎慕云站起来,将手机装进包包里,对着远处座位的美姐和小凡说,“美姐,小凡,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美姐笑得诡异,既然罗非肯大方请她们吃炸鸡,她们也很识相的说,“不去了,我们今天订餐来公司吃,你们去吧,吃得开心点。”

    “好,那我们走了。”

    跟美姐她们招了招手说再见,刚刚转身,黎慕云顿时傻眼了。

    设计部门口突然出现一个让全场人震惊的人物,“总裁好。”

    “总裁中午好。”

    “……”

    随着陆亦扬稳健的步伐走进来,所经之处,所以同事都站起来恭敬打招呼,打过招呼的女同事被他高冷俊逸的模样迷得神魂颠倒。捂着嘴巴在他身后默默的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总裁中午好。”站在黎慕云身边的罗非也紧张不已,总裁突然光临设计部,简直是蓬荜生辉。

    陆亦扬目光移到罗非脸上,定格了几秒。

    所以同事当中只有黎慕云没有跟他打招呼,黎慕云此刻紧张不已,不是因为陆亦扬在而紧张,而是怕他在同事面前透露他们两的关系,如果大家都知道她是陆亦扬的老婆,那么真心的好朋友都会害怕接近她,而那些喜欢拍马屁攀关系的都会来纠缠她的。

    天啊!

    该死的陆亦扬。

    大家都疑惑的看着陆亦扬,有些员工在这里工作了五年,也没有见过总裁来过这个办公室。

    “总裁真的好帅,天啊,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小凡轻声的在美姐旁边说着,连美姐这个有夫之妇也看呆了,那有时间回应小凡的话。

    黎慕云冷冷的投给他不悦的眼神,真的想装作不认识他绕开他离开。

    “老婆,走吧,我带你去吃饭。”他声音不是很大,但足以让安静的办公室里每一个人都听见。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错愕的看向黎慕云,就连罗非也傻了,目瞪口呆的将目光投给黎慕云。这些人当中只有黎慕云是黑着脸,情绪异常低沉。

    陆亦扬不顾大家的眼光,突然拉上她的手,扯着就往外走。

    被震惊到的同事都回过神,偷偷的跟在后面,追出办公室。

    陆亦扬按了总裁专用电梯,将黎慕云拉进去。直到两人消失,办公室顿时沸腾起来,所有人叽叽喳喳的讨论个没完没了。

    估计天上落红雨也没有这件事情劲爆。

    罗非被点了穴似的,呆若木鸡。小凡和美姐缓缓走来,小凡手指戳了戳他的心脏,小心翼翼的说,“慕云原来是总裁夫人,还好你还没有展开攻势,要不然死得很惨。”

    美姐说,“那个,我们把炸鸡的钱付给你吧,都帮不到你忙。”

    罗非双腿一软,往黎慕云的位置呆呆坐下,微微张开的嘴也缓缓合上,“慕云有老公了?”

    这是他自问自答的话,“而且还是总裁。”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