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77章 惊心动魄的蜜月

    黎慕云依偎在陆亦扬的怀抱里,两人坐在阳台阴凉的躺椅上,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大海,海风徐徐吹来,清凉的,舒适宜人。

    海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至极绚丽。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把黎慕云的心给打乱,陆亦扬的陪伴让她慢慢觉得安心了。

    陆亦扬“如果有一天,我若真的死在你手里,请不要害怕,我不会怪你的。”

    他的声音很平静,深沉,黎慕云心脏突突的猛跳两下,离开他的怀抱,歪头看着他,“亦扬,你胡说什么?”

    他抿着微笑,手揉上她的头,轻轻地摸着,“成为我老婆以后,不可以让于东随便摸你,头发也不行。”

    又转了个话题,黎慕云觉得他爱吃醋的表现,既霸道又可爱,无奈的笑了笑,“我尽量避免,但东哥他习惯了我也没有办法,总不能把他的手甩开吧?”

    “那也得甩开,这样他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黎慕云给了他一个白眼,重新靠到他的怀抱中,目光瞭望着远方。

    想到了一些事,黎慕云觉得奇怪,轻轻的问,“老公,以前你都不用套的,为什么现在你每一次都要避孕?”

    陆亦扬顿了一下,将她搂得更紧,头埋到她的脖子中,“因为我不想有第三者来打扰我们的性福生活。”

    “宝宝怎么会是第三者呢?”

    “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

    黎慕云沉默了,抿着微笑缓缓闭上眼睛,双手搂着他结实的腰腹,“嗯,听你的。”

    陆亦扬想了想,说,“我们晚上叫言泽他们过来吃饭吧。”

    “为什么?”黎慕云疑惑,这不像陆亦扬的风格,竟然会自动邀请别人来打扰他们。

    “要让某人知道我们已经结婚,是不是应该跟他们说一声。”

    黎慕云彻底明白,他是想向于东宣布所有权,真的是个心机。她抿唇含笑,不做声,就算不请他们吃饭,大家还是会知道的。

    陆亦扬一个电话,旁边正在聚会的三个男人都来了。

    简瑞很早就到,跟黎慕云一起在厨房忙碌着,因为不想外人打扰,这次别墅上是没有佣人的。

    “这是什么菜?”简瑞拿着一根她不认识的青菜问。

    “芹菜,把叶子摘了。”黎慕云忙碌的在切肉,煮汤,这家务活完全难不倒她,简瑞想要帮忙,她也乐意。

    简瑞芊芊玉手在认真摘着芹菜,不用几分钟就搞定,心里乐开了花,第一次做家务。让她倍感欣喜,拿着篮子里的青菜递到黎慕云面前,一脸期待求夸奖,“我摘好了,是不是很快?”

    “嗯,挺快的。”黎慕云说着,歪头看了一眼她篮子中的菜,眉头顿时紧皱起来,诧异问道,“这是芹菜叶子,梗呢?”

    “垃圾桶里。”简瑞感觉到黎慕云奇怪的表情,似乎自己做错了,声音发得很低。

    黎慕云立刻放下刀子,转身看向垃圾桶,再看看简瑞,无奈的叹息一声,无语了。这下真的明白言泽的心态,若一无所有,他是不会让简瑞跟他吃苦的。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突然一句磁性的男人声音从门口传来,黎慕云和简瑞两人看向门口。

    言泽高挑挺拔的身体靠到了门口的墙壁上,双手抱胸,一副轻佻不屑的模样看着简瑞,他妖孽般俊逸的脸上含着邪魅的笑意,他的出现总是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

    就算他现在事业有成,很富裕。但他是孤儿,长得比女人精致,比男人魅惑,说话轻佻,一副纨绔的模样,任谁家的父母也不想让女儿跟这样一个没有安全感的男人在一起。

    简瑞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仰着头走到他面前,“我还真没有见过猪跑,但我吃过猪肉。”

    言泽嘴角轻轻上扬,凝视简瑞片刻,突然漠视她,绕过她身边,走向黎慕云,“慕云,有需要帮忙的吗?”

    黎慕云摇头,“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不要太小看我,我可是烹饪小能手。”

    “真的?”黎慕云诧异的看着他,边说边拿起菜刀重新切肉。

    简瑞在身后看着言泽对她的不冷不热,心里一阵酸涩。抿着唇双手攥紧拳头。委屈得想要哭,可倔强的忍着泪,转身走出厨房。言泽身体微微一顿,回头看了一眼简瑞,脸上的笑意消失,换上沉重的阴霾。

    黎慕云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回头看了看已经离开的简瑞,心里很是感叹,再一次回头切肉,“言泽,这里我能忙得来,你出去陪简瑞吧。”

    言泽立刻挤出微笑,拿起旁边的小刀子,削着土豆皮,淡淡的说,“她不用我陪,我还是帮帮你的忙吧,一个人做菜也够累的。”

    “不累,这对我来说没有难度。”她从小到大都是包揽家里的所有家务的。

    “你真能干,陆亦扬娶到你真的是福分。”

    黎慕云顿了一下,歪头看向他,疑惑着。“你们都知道了?”

    言泽裂开嘴吃笑,“你刚刚没有看到而已,他那个样子多拽,感觉我们会抢他老婆似的,还特意强调了两次,他跟你结婚了。”

    幼稚的家伙,黎慕云心里不由得甜出了蜜,洋溢着笑意。

    他大概是说给于东听的,都怪自己跟他说过喜欢于东,男人有时候幼稚起来都是天下无敌的。

    “恭喜你,慕云。”言泽衷心祝福。

    “谢……。”

    慕云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言泽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她立刻歪头看向言泽。

    “喂……喂……搞什么?”言泽背后的衣领被人扯上,差点勒死,沉着黑脸被扯着往后退,“松手。”

    黎慕云看着言泽身后扯衣领的陆亦扬,一脸酸酸的模样,“靠我老婆这么近想干嘛?”陆亦扬放开他的衣领。

    “我靠……”言泽扯着自己的衣领,揉了一下被勒痛的脖子,“我在削土豆,谁靠近你老婆啦。”

    陆亦扬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刀子和土豆,“出去。这些不用你干。”

    言泽无奈的双手抱胸,轻佻的眼眸看着陆亦扬,邪魅着笑了笑,“扬,你至于吗?我对你老婆没有意思,看你这个紧张的样子,难不成我还把她给吃了?”

    陆亦扬拿起手中的土豆研究,“你吃不吃她我不知道,但你不出去我会吃了你。”

    噗嗤……

    黎慕云不由得笑了出来,

    言泽“厨房的活你又不会干,别瞎掺和。”

    陆亦扬拿起手中的土豆,不屑的说,“我陆亦扬还削不好这个土豆?”

    言泽无语,耸耸肩膀,含着微笑转身,“k,我出去,不打扰你们夫妻甜蜜时刻。”

    言泽出去,陆亦扬才满心欢喜,转身看向黎慕云,然后对着她摇了摇土豆,轻声说,“老婆,我来帮你。”

    “你不会,还是放着我来吧!”

    他一个大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来没有进过厨房,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事情。

    陆亦扬眉头紧皱,拿起刀子就削起土豆皮,黎慕云看着他动作很冲,削出来的皮那简直就是一块土豆块。

    她也不想打击他,就默认了他的劳动成果。

    “嗯。”陆亦扬一顿,皱紧眉头闷痛一声。

    黎慕云歪头看向他,发现他目光定格在自己的手指上,指尖上一道浅浅的血迹隐隐淡出来。

    “刮到手了?”她紧张的握住陆亦扬的手指,可下一秒,陆亦扬立刻抽出手,打开水龙头冲洗着。

    “我没事。”削个皮还能把自己弄伤,他都觉得自己丢人,在老婆面前不能太怂了。

    洗干净血痕,他继续去拿土豆,黎慕云再一次握起他的手指,心疼的看着,被水洗干净了,但血还在慢慢溢出,她毫不犹豫,立刻张嘴含着。

    陆亦扬猛的僵住,心颤抖了几下,惊愕的看着她的动作。

    手指如心脏般敏感,在她温热的嘴里,像是融化了那般,一股电流从指尖开始蔓延,流窜心脏,四肢百骸都酥了。

    好润好舒服。

    陆亦扬目光变得炙热,凝视着她的脸蛋,她粉红的樱唇。

    片刻,黎慕云松开他的手指,低头认真审视手指还有没有血流出来。

    陆亦扬不满意的低声抱怨,“还疼,继续。”

    “嗯?”黎慕云错愕地抬头看向他。

    “含着,好舒服。”他享受她这样的待遇,这血该死的竟然不流了,害他还想继续。

    黎慕云放开他的手指,“没流血了,这点伤你怎么也喊疼。”

    陆亦扬把指尖放到她柔软的唇瓣上,“真的很疼,还要。”

    知道陆亦扬邪恶的想法,黎慕云珉唇看着他,摇头,“要做饭,不要闹了。”

    她刚想转身,陆亦扬突然楼上她的腰,将她拉着向自己靠拢,身体紧紧贴上,低头俯视她红粉菲菲的脸蛋,“你这个小坏蛋,做饭也在勾引我。”

    “我没有。”

    冤枉啊!她真的只是心疼他被刀子划伤了而已。

    陆亦扬不由她狡辩,低头立刻吻上她的唇。

    “嗯嗯?”

    她挣扎着推开他,现在是在公共场合,而且还是厨房,陆亦扬真的疯了。

    他不顾她的反抗,深情拥吻她,灵巧的舌尖窜入她温热香甜的地带,疯狂吸允……

    言泽出去没有多久,简瑞进来了,可刚刚走到门口,立即停下脚步,懵了。

    看到厨房内激吻的两人。手掌盖住眼睛,“哦伽。”

    然后乖乖的转身走出厨房。

    她往客厅走去,外面沙发坐着三个男人在聊天。

    “你也被赶出来了?”言泽双手搭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邪魅的眼神看着简瑞问。

    简瑞嗤笑,发出一个哼的鼻音,不屑的说,“是我自己出来的,都在厨房里面吻上了。”

    一旁拿着咖啡在喝的于东猛地一顿,手中的杯子僵住了,脸色也微微在变化,可看到别人眼里却很正常。

    简樊杰眯着眼凝视着他,从陆亦扬跟他们宣布结婚的时候开始,于东一直处于游魂的状态。

    “我们几个都成了大灯泡了,是不是把空间让出来给这对新婚夫妇呢?”言泽建议着。

    “既然让我们过来吃饭,那我们吃完饭再走吧,”于东放下手中的咖啡,挤着温和的微笑说。

    简樊杰突然坐到了于东身边,单手搭上他的肩膀,“东,带你参观一下陆亦扬的家,很不错的。”

    于东歪头看向他,挤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好啊。”

    两人在言泽怪异的眼神中离开,往二楼走去。

    简瑞眯着眼一直盯着言泽看,看了言泽片刻,又抬头随着言泽的目光投向上二楼的两个男人。

    “你看什么?”简瑞问。

    言泽回过神,低头拿起咖啡,缓缓的喝上一口,淡淡的说,“没看什么。”

    “怎么没有把你那群会飞的女人带过来?”简瑞说的话酸酸的,故意挑衅。

    言泽靠到了沙发上,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像没有听见简瑞的声音那般,直接漠视,然后自己玩起手机。

    安静的客厅,气流变得沉闷。

    简瑞看着言泽如天神雕塑般精致的俊脸,发着呆,言泽低头看手机,把简瑞当成了透明。

    这样的情况在简瑞看来已经是习惯,习惯被冷落,被漠视。

    但这样也足够了,可以静静的看着他,他不走开,不逃避。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付出这么多,甚至离开家里回来到这里也是因为他。

    言泽手机突然响了,他看着手机的显示屏,突然扬起一抹微笑,接通电话,“宝贝,什么事?”

    简瑞脸色骤变,皱紧眉头,听着言泽对着电话甜言蜜语。

    “好,我吃完晚饭就去,你们自己先到海边玩吧。”

    含着微笑挂掉电话,言泽继续低头看手机,可他没有留意到简瑞的双手攥紧,指甲都陷进了手心里,她隐忍着心中那股冲动的怒火,满满的醋意,却无处发泄。

    “言泽,为什么总是要这样?”简瑞心里总觉得他是喜欢自己的,可他做的事情都是让她伤心,她甚至怀疑言泽曾经不顾生命危险救过自己也是种错觉。

    言泽将手机放下,缓缓抬头。“从你认识我开始,我就是这样。”

    “那我也是女人,为什么我就不能成为你喜欢的人?就像你那些乱七糟的女人一样待遇,我也无所,给我百分之一的爱,或者千分之一都无所,可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沉重的话题让言泽透不过气,他站起来,转身离开。

    简瑞立刻站起来,追在他后面,小跑到他的面前,张开双手挡着他的去路,仰头看他,倔强的眼眸微微泛红,“我简瑞哪里差了?论身材样貌,没有瞎的都看出来,我比你带上来的那些女人要好多了,可是你为什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走开。”言泽突然严肃起来,他甚少这么冰冷,可看着简瑞又是这个阵势,他怕,怕自己心软

    “我简瑞哪里比不上她们了?”简瑞突然生气的低吼。“我也可以像她们一样,你喜欢嗲的,我也可以。你喜欢不黏人的,我也可以,你只是玩玩的,我也可以陪你玩。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

    言泽脸色阴沉,一字一句,“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喜欢什么类型?我可以改。”

    “你再如何改你也还是你,不要再纠缠了,没有意思。”

    言泽淡漠的说着,然后绕过她走向门口。

    简瑞的声音把二楼参观的人,厨房煮饭的人都引了出来。言泽走了,简瑞眼眶的泪悄然而来,她仰高头,将眼泪往肚子里流,深呼吸着气,片刻后转身。

    她看着厨房门口的黎慕云和陆亦扬,眨了眨湿润的眼眸,挤着僵硬的微笑,“表哥表嫂,我有空再跟你们吃饭吧,我先回去。”

    黎慕云立刻上前。“你现在要回哪里?”

    简瑞勉强的笑着,故作坚强,“当然是回言泽那边去,我简瑞是打不死的小强,言泽几句话是赶不走我的。”

    说完,她转身往大门走去。

    黎慕云感慨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她再次仰头,却对视上二楼走廊上的于东。他目光深沉,黎慕云从来没有见过的深情凝视,只是一撇而过,他的脸上随即换上温和的微笑,目光也变得温柔。

    对着她淡淡一笑。黎慕云很困惑,也只是回以微笑。

    这一顿饭只有他们四个人吃。

    可简单的一顿饭,把于东和简樊杰膈应着,

    陆亦扬是变着法子在秀恩爱。连黎慕云都感觉过分了。

    “老婆,啊……”一块鸡肉第次递到了她的嘴边,张嘴也不是,不张嘴也不是,她扫看一眼于东和简樊杰,尴尬的吃掉陆亦扬递来的肉。

    “好吃吗?”陆亦扬温柔的问。

    简樊杰手中的筷子往碗里一放,双手抱胸,冷冷道。“你老婆煮的菜,当然好吃,能不能好好吃饭?”

    陆亦扬眼角撇了一下于东,扬起得意的微笑,“我喂我老婆吃饭,你有意见?”

    简樊杰嗤笑一下,不屑的问,“你想虐谁你心里知道,慕云有手,不用你整天喂她吃。”

    “我乐意。”陆亦扬得意洋洋的夹起青菜吃着。

    简樊杰一直都是个很淡定的男人,但还是被陆亦扬突然变得幼稚的行为气到。

    都说男女热恋期智商会下降,做出幼稚的事情都觉得甜蜜的。简樊杰算是真正体会到了,无奈的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于东倒是没有简樊杰这么心浮气躁,他坐在慕云对面,夹了一块土豆递到慕云碗里,微笑着说,“你最喜欢吃的土豆,多吃点。”

    “嗯,谢谢东哥。”黎慕云客气的道谢,可看在陆亦扬眼里十分不爽,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喜欢吃什么菜。而于东知道。

    “记得读书的时候,你和美如喜欢拉我到学校的后山用泥煨土豆。那种味道超好的。”

    “对呀,好怀念哦。”黎慕云忍不住的回忆过去,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我以前不喜欢吃土豆的,可是跟着你和美如一起吃多了,渐渐的就喜欢吃。”

    “你是不喜欢吃?难怪,我以为你是不舍得吃,全给我留着呢。”

    于东含蓄地笑了笑容。

    两人聊得甚欢,把旁边的人给遗忘了,陆亦扬阴沉着脸,他筷子一戳一戳的叉上土豆往嘴里送,一块接一块,目光定格在于东那张笑得灿烂又秀气的脸上。那种眼神,恨不得他是土豆,一口给咬碎他。

    简樊杰看着陆亦扬憋得脸都变黑的样子,心里凉凉的,甚是开心。

    一顿饭下来。

    于东都是跟黎慕云聊着过去,很显然,他们有着长达十几年的回忆和感情,这点陆亦扬是没有办法跟他比的。

    -

    夜深了。

    海滩上点着一个小心形状的蜡烛。黎慕云依偎在陆亦扬的身上看海看星星,慢慢的睡着了。

    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半,一片漆黑的大海,没有月亮的天。更加没有星星。也难怪慕云会睡着,陆亦扬轻轻的将他抱起来,搂在怀里,转身往别墅走去。

    突然,一个健硕的身影站在远处的路灯下,陆亦扬眉头一皱,定住脚步看着前面的人。

    黯淡的街灯照射在男人的身上,陆亦扬抱紧黎慕云,大步走向他。

    陆亦扬走了过去,“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站在灯光下的李浩明立刻向他鞠躬,然后将手上的资料递他,“b,报告出来了。”

    陆亦扬目光定格在李浩明手中的资料袋上,再低头看向黎慕云,沉默了片刻,说,“跟我进来。”

    “是。”

    李浩明跟着陆亦扬进入别墅。他将黎慕云抱回二楼房间,然后下楼,带着李浩明进入书房。

    大半夜还赶过来,因为这份报告对陆亦扬来说很重要。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文件袋上面完整的封条,上面是医学认证的标签非当事人不可以拆封。

    这是绝密的私人资料。

    “b。还有什么吩咐吗?”

    陆亦扬淡淡的说,“保密这件事。”

    “是。”

    “出去吧。”

    李浩明立刻鞠躬,退出房间。

    陆亦扬放下资料,心一直在颤抖。他没有打开的勇气,没有勇气去面对接下来的结果。

    之前他烧毁的资料是他爸爸曾经所犯下的所有罪过,调查上面包括了黎慕云的妈妈安青青。

    安青青是他爸年轻时的情妇,因为安青青出身卑微,背景差,被他爸爸始乱终弃,当时已经身怀六甲的安青青嫁给了黎慕云现在的养父。

    安青青生出双胞胎,孩子两岁那一年,安青青忍受不了贫穷的黎健强,抱着一个女儿大闹陆家,还带上了记者。但以陆家的势力,记者被钱封口了。

    而当天安青青抱着女儿刚走出陆家大门,被人掳走而彻底失踪。

    至于他现在手中的这份报告,是他和黎慕云的报告。

    陆亦扬看着这份报告发抖,心在颤着。

    他没有勇气等到看完报告再娶黎慕云,所有,他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那就是先跟黎慕云结婚,至于这份报告,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没有拆,站了起来走到保险箱前面,按了保险箱的密码,他原封不动的放进去。

    锁上保险箱,就让这个本来就是秘密的事情成为永久的秘密吧。

    安青青怀的孩子肯定不是他爸的。

    陆亦扬心里是这样安慰自己的。虎毒不食子,陆方南既然敢把安青青和她的小孩绑架出境卖掉,沦落风尘,一生被折磨。这么狠毒的事情,不是一个父亲能做出来事。

    他和慕云绝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绝对……

    没有!

    离开书房,陆亦扬踩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向二楼的房间。

    突然。

    房间的门是打开的,他心头猛地一颤,整个人都慌了,出门前明明就将门关上的,为何还被打开,他快速冲进去,跑进房间,大床上是空的,被子丢到地面上。

    “慕云……”他像疯了一样大喊,冲出阳台,瞭望着别墅外面的花园,有路灯的地方他都看了一遍。

    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头乱窜,他全身冒着冷汗,神色冲冲转身跑进房间,冲入衣橱间扫看一眼,再转身跑进浴室“慕云……慕云……”

    他边找边大叫,脸色煞白。

    要是他父亲出手,他害怕黎慕云会重复她母亲的后尘。

    卫生间也没有看到黎慕云的身影,他立刻转身冲下客厅,在下面疯狂的叫着,刚刚离开没有多久的李浩明冲了进来,“b,发生什么事情?”

    “慕云不见了,快找。”

    “是……”

    李浩明接过命令,立刻冲出大门。

    陆亦扬拿出手机给言泽他们打了个电话,一边说一边走向别墅外面。

    十分钟后,大家都聚集在海岛的一处保安亭内。

    陆亦扬和一众人赶到后,监控室的保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立刻站起来,“b,有什么吩咐。”

    “有没有在监控中看到陌生人进入海岛?”陆亦扬气喘吁吁的问道,紧张的直接扑过去,双手撑在监控屏幕上。

    当他看到面前的一幕,心都慌了。

    “对不起。b。监控在中午一个小时前突然被黑客入侵,全部白屏了,现在还在抢修中。”

    陆亦扬怒不可遏,转身狠狠的捉住一个保镖的衣领,将他扯了过来,“该死的,出现问题为什么不赶紧修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通知我?”

    “对不起。”

    保镖垂头丧气的道歉着。

    言泽扯上陆亦扬的手臂,“扬,现在没有办法,我们出去找找吧,码头,看停泊船的码头有没有找到慕云。”

    陆亦扬松开保镖,冷怒道,“立刻将岛上的保镖都派去给我找。”

    两人保镖应声后,立刻冲出监控室。

    “慕云会不会自己出去散步了而已?”简瑞忧心忡忡的问道。

    陆亦扬目光冷烈,冲向门口,边走边说,“我们刚从海边散步回来,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让我担心的。倒是有三个码头停泊船只,我们分头去找吧。”

    于东脸色煞白,神色匆匆。听到陆亦扬这句话后,第一个冲出监控室。飞奔在海滩上,简樊杰见状,立刻跟上。

    看着于东和简樊杰已经出发,陆亦扬没有心思再想其他的,冲出监控室,往码头跑去。

    整个海滩上都充斥着男人的高喊声。

    “慕云……”

    “黎慕云……”

    “慕云,你在哪里?”

    大家都分散来找,在所有停船的地方也没有看见有新的船只靠岸,远处的海也没有船行驶。

    依陆亦扬判断,他进入书房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所以要拐走黎慕云将她运上船一定没有走远。海边上根本没有船。他找过停泊船的码头后,立刻倒回头。

    或许,黎慕云还在家里。

    “嗯……”黎慕云挣扎着身子在一直动,试图挣脱束缚。双手双脚被绑住,嘴巴眼睛被布带封住。她什么也看不见,却听见陆亦扬喊叫她的声音,还有隐隐听见大家不断喊她的名字。

    她能听见,但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熟睡的时候被人捂住嘴巴,当她挣开眼眸,见到的却是一个带熊猫面具的人出现。把她的嘴封上。手脚绑紧。

    但她很肯定的是,这人是个男人,他抱着她下楼梯,她能感觉到自己被抱出门口了。

    可是在什么位置放下她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她也不清楚。

    心里十分恐惧,惊骇,全身颤抖着。

    这时候,黎慕云听见脚步声靠近,她惶恐不安的挪动着身子,往后退。

    她想喊救命,想喊陆亦扬的名字,可喊出来的却都被胶布封死,变成了,“嗯……嗯……”

    因为看不见,黎慕云此刻四肢百骸都在怕得颤抖。

    突然感觉到一只粗糙的大手摸上自己的脸蛋,“嗯……”。

    她一直缩,一直缩,地面很光滑,而且很凉爽,好像是露天外,有风的感觉,大家的呼叫声很清晰。可是这个男人是谁,到底想要干什么?

    惊得在颤抖,男人的手缓缓的往下,从黎慕云的脸蛋滑落到脖子,再往下,摸上她的身子。

    这种恶心的感觉充斥着黎慕云全身的细胞,每一次皮肤都起疙瘩,她缩紧靠在墙壁,无路可逃,颤抖着身子不断在挣扎,心脏如雷鼓动,惊骇得摇着头。

    男人突然抱住她,俯身吻上她的唇,正确来说是吻上嘴巴的胶布。“嗯……”

    内心疯狂的在呐喊,可是陆亦扬听不到她心中的喊叫,她根本没有办法发出声音。男人的手在伸进她的衣服内。她整个身体被压在地面上。她双脚乱蹬,不知所措的哭了起来,泪水打湿了眼睛上的布条,不断抽泣着。

    要是被人强暴,她也不想活了。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黎慕云没有放弃任何一丝反抗的机会。可是男人的企图很明显,吻她,却不敢打开她嘴上的胶布,变态得将她整脸部每一处都亲吻过,然后往下移动。

    “呜呜呜……”救命啊!

    恐惧如万虫钻心,侵蚀着灵魂和肉体,她绝望的想要咬舌自尽。

    “慕云……,老婆……”陆亦扬的声音再一次靠近,越靠越近……

    “黎慕云……你在哪里?”

    压在黎慕云身上的男人一顿,定住动作,沉默了片刻,立刻离开她的身体。

    劫后余生的喜悦,黎慕云在最失望的一刻听到陆亦扬的声音越来越靠近自己。她滚动着身子,试图碰到响声,双脚突然嘭的一下碰到一个花盆。

    没错,是花盆。她用力一瞪,噗……

    这种是花盘掉进水池的声音,她原来在别墅后面的游泳池旁边。她很肯定这一点,泳池旁边很多花盘,她试着再转身,脚又碰到花盘,再一次把花盘踢下水。

    噗……

    “嗯嗯嗯……”她喊着

    “慕云……”

    陆亦扬急迫的声音出现了,像得到重生般喜悦,黎慕云知道他来了。泪水再一次涌出,无力的瘫痪在地面上。她已经挣扎到没有力气,心脏负荷不起那种恐惧和害怕,此刻像要晕过去那般无力。

    她被一双大手拥入怀里,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气息,熟悉的他。

    是陆亦扬,是他没有错了。

    “呜呜呜……”再也忍受不了,她哭了起来,身子依然在颤抖。

    陆亦扬立刻拉开她眼睛上的布条,撕掉她嘴巴上的胶布,解着她手脚上的绳子。

    “呜呜呜……亦扬,呜呜……”她放声大哭,颤抖着肩膀抽泣着。

    解开她所有的束缚,陆亦扬紧紧抱着她,想用尽生命所有的力量,将她拥入怀里,“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里,我在……”

    听到黎慕云痛哭的声音,他心都碎了一地。

    手愈发用力搂着她,却又怕她会痛。这样的痛苦,陆亦扬也快要被逼得崩溃。

    黎慕云哭了很久,直到她的声音停歇,陆亦扬才轻轻推开她的身子,打量着她,很显然她的衬衫被人拨开了,所有扣子打开,他紧咬着下唇,狠狠的想要将自己咬出血来,隐忍着一股快要爆发的怒火。

    因为愤怒,他的手都在颤抖,缓缓摸上黎慕云衬衫的扣子,低头静静帮她扣上,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早来一步,这样慕云就不会被吓到,这么害怕。也庆幸自己回头找了,再迟一步他不敢想象慕云要受到什么样的欺负。

    “知道是谁吗?”他一字一字咬出血来那般愤怒。

    “呜呜呜……”黎慕云想起刚刚事情,又忍不住大哭起来。猛地摇头,“不知道,看……看不到……”

    “不要哭了。”陆亦扬再一次把她拥入怀抱,听到她这样哭泣,自己的心都碎成渣渣,比她更痛更加后怕。他声音都变得哽咽,“不要害怕,我不会再离开你半步的,相信我,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呜呜呜……老公……”

    受不了黎慕云这样撕心裂肺的大哭,她哭得身子都在颤抖。陆亦扬将她抱起来,转身往别墅正门走去。

    “慕云……”于东听见声音连忙跑过来,见到黎慕云此刻已经在陆亦扬怀里,他顿在原地紧张不已,“慕云没事吧?”

    “没事。”陆亦扬冷冷的回了一句,越过于东的身边,走向前门。

    最后闻声赶来的人都站在大门口那边,陆亦扬抱着黎慕云过来,

    “太好了,表嫂找到了,”简瑞喘息着,悬挂的心终于放下,因为跑太久了,脸色苍白,全身无力。

    黎慕云一直在陆亦扬怀里颤抖,抽泣。

    简樊杰最后一个赶到,冲上了就问。“扬,在哪里找到的?谁干的?”

    陆亦扬猛地停下脚步,背脊梁发寒,抱着黎慕云缓缓转身,扫看了所有人,目光定格在于东的身上,冷冷的问,“你跟简樊杰一起到码头找慕云了,为什么比樊杰早这么多到这里来?”

    于东眉头一皱,沉着脸问,“陆亦扬你什么意思?”

    陆亦扬歪头看向简樊杰,冷声问,“于东跟你在一起了吗?”

    简樊杰霎时间怔住了,目光缓缓看向于东。片刻也没有声音,他是跟着于东去找慕云,可是于东跑得太快,两人散开了。

    “不是于东,扬你不要抱着个人感情想这样的事情。”简樊杰立刻帮于东说话。

    于东脸色铁青,攥紧拳头瞪着陆亦扬,“我没有将慕云藏起来。慕云失踪的时候我还在言泽家里。”

    “可是你把自己关在房间,没有人知道你在干什么。”简瑞立刻帮腔,她觉得于东喜欢黎慕云,既然陆亦扬怀疑,她也觉得可疑了。

    “扬,可能是外人潜入来对慕云不利,先不要猜测,你还是把慕云抱回房间休息吧,她好像吓得不轻。”言泽深沉的语气说着。

    陆亦扬冷扫于东一眼,转身走向屋内。

    见到黎慕云此刻安全回到陆亦扬怀抱,大家也安心下来,缓缓离开,于东一直盯着大门处看,刚刚攥紧的拳头依旧没要松开。

    他隐忍着,脸色异常难看。

    简瑞和言泽离开,简樊杰凝视着于东,心情低落地走到他身边,声音沙哑低沉,“东,她已经是陆亦扬的老婆。”

    “我知道。”于东一字一字的从喉咙勉出三个字。

    他从来没有表现过像现在如此痛苦。

    简樊杰跟于东读大学就认识,两人是无话不谈的上下铺兄弟,曾经一包泡面两人吃,一件西装两人穿,在大学时期简樊杰就知道于东喜欢着一个叫黎慕云的邻家小妹。

    于东阳光却腼腆,是他不让于东表白的。是他跟于东说,这种关系一旦表白,连朋友都没有得做,所有于东一直将对慕云的爱隐藏在心底,当成妹妹这般疼爱,

    简樊杰知道自己的私心,他不想于东跟黎慕云在一起。可他也不敢告诉于东,他把他当兄弟,却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爱上他。

    “我们回去吧。”简樊杰伸手搭上于东的肩膀。

    简樊杰个头比于东高,身体也比于东健硕,一只手就把他给楼着拖走了。

    陆亦扬没有把慕云抱到床上,而是直接把她抱进卫生间,在浴缸里放满一浴缸的水,帮她脱衣抱进泡泡水里面。

    放松下来的黎慕云此刻才敢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

    陆亦扬没有问她,坐到她浴缸外面的地板上,温柔的给她戳泡泡,按摩肩膀。

    “老公,不是东哥。”

    “你见到了?”陆亦扬淡淡的问。

    “没有,他进来的时候是带着一个面具,吓了我一跳,他把我绑住,封住嘴和眼睛。然后抱着我下楼梯。在泳池旁边的时候,我听见你在叫我,听见简瑞在叫我。”

    “那有听到于东在叫你吗?”

    黎慕云一顿,有些慌了,她没有听到于东的声音,但还是很肯定的说,“不是于东,那个男人吻我脸的时候,我闻到了烟味。东哥不抽烟。”

    陆亦扬给她搓背的手突然顿着不动,阴冷的脸色变得暗沉,缓缓的单膝到跪浴缸前面,探过身体伸手将她的肩膀拥入怀抱里,喃喃着,“对不起,慕云。”

    “嗯?”黎慕云疑惑着他为何突然变得这么伤感。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