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76章 慕云,我们去登记

    陆亦扬缓缓离开黎慕云的唇,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两人微微喘着气。

    “为什么看到报道后不发信息问我?”他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喉咙中勉出来。目光如炬凝视着黎慕云阴郁的脸蛋。

    黎慕云双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气息缭乱,“你已经不理我了,我还能问什么。”

    “不要相信你看到的。”他的炙热的气息喷到了她脸上,“也不要跟我怄气就转身走向于东。”

    是她怄气吗?黎慕云这一天忍下来的委屈都化为力量,重重地敲上他的心脏,狠狠打着他,“是你,对我不理不睬的。”

    “是你,跟别的女人接吻还被拍到了,你们家不是已经发新闻说你要结婚了吗?”

    “都是你。”黎慕云哽咽着声音,一拳一拳的往他身上打,陆亦扬站着不动,手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固定在胸膛上。低头再一次吻上她喋喋不休的唇。

    深情的吻直到两人都气息不稳的时候,他才放开她。

    黎慕云情绪稳定了。

    陆亦扬才开口说,“慕云,我们去登记。”

    黎慕云猛地一颤,抬头看向他,心跳如雷。惊愕的瞪大眼睛。他的确喝过酒了,但看起来很清醒和理性,也很迫切。

    “亦扬,我们……”

    陆亦扬深呼吸一口气,深沉的脸上异常的痛苦,一字一句很费力气地说,“不要再犹豫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只要在对方身边,不离不弃,一起下地狱也好,一起掉入痛苦的深渊也好,就让我们在一起吧。”

    黎慕云不知道他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听起来挺严重的,不像是求婚的那种浪漫情话。他这些天到底怎么了?像是变了一个人是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们真的可以结婚吗?”黎慕云不确认的再问一次。

    “现在可以。”陆亦扬迫切的说,“我们明天一早就去登记。”

    “亦扬,我……”黎慕云犹豫了,她真的可以不顾一切跟陆亦扬结婚吗?他的家庭,他的事业真的可以不屑一顾抛在脑后吗?

    陆亦扬紧紧的握住她双肩,异常严肃的口吻说,“黎慕云,不要再犹豫了,错过这次,我们可能真的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

    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

    黎慕云心尖微微一颤,隐隐痛着,她第一次听到陆亦扬这么没有自信,这么没有底气,说出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话。她手掌轻轻的抚摸上他的胸膛,停在他胸膛上,她感受着他的心跳。

    让自己任性一次,只为自己活着,只为自己和陆亦扬想着,或许明天就世界末日呢,或许陆亦扬根本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她呢,她又何必在乎这么多。

    “亦扬,你等等我,我上楼拿户口本。明天我们一早去排队。”

    陆亦扬阴沉的脸色瞬间灿烂,洋溢出温和的微笑,握着她的手腕,“走,我陪你上去。”

    上了楼,黎慕云打开家门的时候,于美茹捧着一个大西瓜盘腿坐在沙发上吃着,她用勺子勺着西瓜肉,一边看电视,见黎慕云冲冲的开门进来,她不慢不紧的问,“怎么了这么急?”

    “没事,吃你的西瓜。”黎慕云直接冲击房间。

    于美茹嘟了嘟嘴,然后继续看电视,眼角的余光瞄见门外还有一个身影缓缓走进来,当看清楚来人后,她猛地站起来双手捧着西瓜,惊愕的对陆亦扬鞠躬,“总裁好,您……”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就将手中已经吃了一个大洞的

    西瓜递上,“你吃西瓜吗?”

    陆亦扬此刻心情很好,对着她浅浅一笑,摇了摇头,“不吃。”

    于美茹立刻缩回西瓜,显得有些尴尬,她都把西瓜吃成这个鬼模样了,别人肯定不吃。平时严肃高冷的总裁,在她眼里是高高在上的男人,不亲切也难以靠近,可是这个人又是她好朋友喜欢的男人,她都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你要不要坐下来喝杯茶?”于美茹立刻放下西瓜,准备招呼他。

    这时,黎慕云又匆匆的从房间走出来,边走向陆亦扬边说,“美茹,我今天不回家了,你晚上早点睡,不用担心我。”

    说着,她拉上陆亦扬的手,直接往外走。

    于美茹看着两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背影,愣在原地懵了。

    不是已经分手了吗?难道又复合了?于美茹呆呆的吃笑一声,然后重新坐到沙发上,抱起西瓜,盘着腿,勺着西瓜大口吃了起来。

    刚刚复合就不回家睡觉,真的是个坏女孩,还好她于美茹没有男朋友,要不然也被带坏。

    男人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呢?于美茹好奇的想着,可悲的是她于美茹已经22岁了,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摸过,说出去都会笑掉别人的大牙。

    -

    黎慕云觉得她跟陆亦扬是史上最早去排队的一对结婚对象。

    她以为陆亦扬会带她回家,结果是来了民政局门口。车子停靠在无人的街道,街道昏黄色的灯光照在车内,映在两人的脸上。

    沉默的气流充斥着整个车厢,陆亦扬的手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十指紧扣。

    “我们不回家睡觉吗?”黎慕云歪头看着他,淡淡的问。

    陆亦扬转身凝视着她的眼眸,“黎慕云。不准再后悔,不准再犹豫,无论日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跟我离婚。”

    “我不后悔,陆亦扬。”

    “我要你跟我说,一辈子不离婚。”陆亦扬严肃的说道。

    黎慕云笑了,伸出手摸上他俊逸非凡的脸颊,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但有时候又这么可爱,他是对她多没有安全感才会这样。

    “好,我们一辈子都不离婚,就算把对方恨的要死,也要在一起一辈子。”

    陆亦扬摸上黎慕云的手背,含着微笑轻轻的用脸磨蹭着她柔暖的手心,“要下地狱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好了。”

    黎慕云皱眉,疑惑的问,“什么意思?”

    陆亦扬抿唇含笑着,垂下眼眸,没有回答她的话,深沉的气场让气氛变得严峻。

    看着车上的时间,已经显示凌晨一点。静谧的连鬼影都没有的街道,黎慕云靠到椅背上,缓缓闭上眼睛,“亦扬,我想睡觉。”

    陆亦扬立刻按上按键,黎慕云副驾驶的位置缓缓往下,变成平躺的小床。

    他将空调调到最合适的温度,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轻轻为她盖上,俯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温柔,轻盈,如蜻蜓点水,温热的唇瓣却蕴含了他满满的爱和宠溺。

    夜,更深了。

    黎慕云含着兴奋的微笑,已经静静睡着。

    陆亦扬靠在椅背上,仰着头,看向玻璃窗外面漆黑的天空。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什么也看不见。他沉思在自己的烦恼中,眼睁睁的看着天空,直到天亮。

    一刻没有跟黎慕云登记,他一刻都安心不下来。

    结婚是一把枷锁,这样可以多一道把她锁在身边的工具。未来,谁也说不准,但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这样。

    -

    书房内。

    陆亦扬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他沉着脸打开资料再看一次,冷冷苦笑,站起来走到角落的垃圾桶前面,手中拿着打火机,点燃了资料。

    看着火苗燃烧。

    他松开手,纸张变成一团火在垃圾桶里燃烧,变成了灰烬。

    门突然被推开,他转身。

    黎慕云手中捧着水果盘进来,“陆亦扬,吃水果吗?”

    陆亦扬走过去,接过她手中的水果盘往桌面放下,一把楼上她的纤腰,将她扣入怀里,“叫老公。”

    今天早上才刚刚领证,她一时间还没有适应呢,洋溢着甜甜的微笑,黎慕云羞涩的低着头,目光盯着他的胸膛,很不好意思的在扭捏。

    “叫亦扬不是挺好的吗?”

    “叫老公。”他在一次重申,另一只手往她的身子下游去。

    “嗯……”黎慕云感觉到这个家伙又要使坏了,眯着眼睛看他,轻轻咬着下唇。忍着不让自己娇羞的声音发出来。

    “在家里要叫我老公,在外面我随便你叫,这样可以吗?”陆亦扬算是退步的哄着,手在揉虐。

    “不要这样。”黎慕云双手抵着他结实的手臂,想要推开他的动作。太羞涩而她的脸蛋绯红,受不了他的拨弄,最后在情潮中妥协,“老公……”

    “乖,以后就这样叫。”他将头缓缓的靠到她的耳边上,低沉的嗓音沙哑磁性,像风一样,轻轻吹进她的耳朵里,“想要吗?”

    “嗯。”她闭上眼睛,双脚开始发软。羞涩的点了点头。

    “说出来。”

    坏蛋,黎慕云心里呐喊着,真是个坏蛋。

    “老公,我要……”她最终还是败在他高超的技巧下,臣服于他。

    陆亦扬满意的扬起微笑,低头吻着她的唇,从她裙子下伸出手,抱紧她转身往书房休息的单人床走去。

    书房,成了他们温存的一个温馨的地方。

    书香洋溢,情浴交织。

    缠绵过后,黎慕云趴在他身上,低声问道,“老公,我们结婚的事情要是给你家人知道,他们会怎样对你的?”

    “这些你不用担心,你只要乖乖呆在我身边,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其他的事情我自己会看着办。”

    “可是……”

    陆亦扬握起她的手狠狠咬上一口,黎慕云惊叫了一声,“啊……干嘛咬人。”

    “不用杞人忧天。”陆亦扬严肃的口吻说。“我的陆太太,你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在家里玩,陪着我吃饭睡觉,跟我一起过完每一天,第二天醒来你还在我的身边,这就是你的任务。”

    “嗯。我知道了。我就把自己全部交给你了。”

    陆亦扬抱紧她的身子,拥入怀抱,轻轻吻上她的额头。深情炙热的吻,隐隐泛起丝丝无奈。

    -

    相隔上次来看黎健强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黎慕云带着自己跟陆亦扬的结婚证来,她知道这个已经无名无实的父亲跟她关系不好,可是从小到大都把他当成自己父亲,已经习惯了。

    就算曾经多么的怨恨,就算他从来没有爱过自己,他依旧还是她爸爸。

    黎慕云坐到病床边上,黎健强看起来很精神,除了没有头发,跟正常人没有两样,活动自如,精神抖擞。看来是病情很乐观。

    可他脸色冷淡,靠到病床上坐着。旁边有一个护工照顾,两人默默的不出声,男护工打破沉默,“黎叔现在身体很好,每天都能吃下一点饭菜,之前化疗的时候真的太痛苦了……”

    噼里啪啦一大堆,护工没完没了,可却依然打破不了两人的沉默。

    黎慕云只想这样静静的坐着,陪陪他。

    护工出去了,无聊之下,她拿起桌面上的苹果和刀子,削起苹果。

    边削苹果,她边说,“爸,我结婚了。”

    黎健强微微一顿,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黎慕云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这个老男人似乎已经没有了心,对任何事情都不痛不痒,他老婆把他救命的钱拿跑了,他也没有反应,他两个女儿都不来看他,他也无所。

    从来,都觉得他像是行尸走肉,每天过得很窝囊。可黎慕云现在开始懂他了,他是丢了心,死了心,没有心的男人。连死都不觉得可怕,连失去所有亲人他都不觉得伤心的男人。

    “爸,我见到我姐姐了。”黎慕云试着换另外一个话题。

    黎健强猛地一顿,歪头看向他,目光锐利,高深莫测,那种眼神让黎慕云慌了,怯怯的问,“怎么了?”

    “你说见到谁?”黎健强冷冷的开口。

    很惊讶自己的父亲跟她这样说话,竟然是因为她姐姐,黎慕云僵硬的说出两个字,“姐姐。”

    “在哪里见到?你妈妈呢?她在哪里?”黎健强突然紧张地在颤抖,脸色阴冷,目光愤怒却通红。含着晶莹的泪光。

    黎慕云吓傻了,22年来第一次见到他这样激动的情绪,曾经被罗丹压在头上拉屎拉尿他都没有半句话,什么都隐忍,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没有情绪的窝囊废,老婆卷款跑了,他连一声叹息都没有,却为一个离开十几年的前妻逼出了眼泪。

    “我姐姐说她死了。”黎慕云一字一字小心翼翼的说着。

    黎健强突然笑了,咧着嘴,通红的眼眶中含着眼泪,笑得没有声音,却那么的苦涩。

    “爸……”黎慕云不知所措,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子,有些害怕。

    “死了?”他低下头,喃喃着,“她一定是骗你的,她怎么可能会死。”

    “能不能告诉我,我妈妈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黎健强闭上眼睛。缓缓的躺在病床上,他拉着被子将自己的头盖上。黎慕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今天很惊讶的见到了这个男人的另一面,却因为自己的妈妈。

    他是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妈妈?伤得太深,所以这一辈子要对着她置气吗?

    像迷一样的过去,她上一次就应该问清楚安诺,到底知道些什么,跟陆家有什么恩怨,可她当时以为会死,所以根本没有关心这些。

    “哎呦喂,稀客哦。”

    蓦地,黎晓敏的声音从慕云身后传来,黎慕云立刻转身,看向她。

    黎晓敏双手抱胸,踩着高跟鞋,扭捏着屁股走进来,黎慕云眉头紧皱,打量着黎晓敏的装束,来医院穿得像站街女似的,裙子都短得屁股都快露出来。胸脯也是呼之欲出,她是来看爸爸的,还是来找男人的?

    黎慕云立刻站起来,对着床上的黎健强说,“爸,我下次再来看你。”

    说着,她放下苹果,拿起自己的包包转身,经过黎晓敏身边的时候,黎晓敏一把扯住她的手臂,高傲不羁的扬起头,“等等。”

    黎慕云停下脚步,歪头将目光定格在她捉住的手臂,在缓缓往上看,眯着眼睨着黎晓敏。“放手。”

    “黎慕云,你应该有看新闻吧,承皇集团总裁要和廖氏千金结婚了。”

    黎慕云甩开她的手,对着她不屑一笑,“这个好像跟你黎晓敏没有任何关系。”

    “对,但是我就是想看你黎慕云高傲不起的模样。”黎晓敏冷笑。风骚的双手搭起,抱着胸前,趾高气扬,“以前你或许还敢说是陆亦扬的女朋友,很快你就会变成小三。”

    黎慕云嗤之以鼻,不想理会黎晓敏,也不想跟她呈口舌之快,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红色本子,亮在黎晓敏面前,“我已经结婚了。”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黎晓敏一震,皱起眉头盯着她手中的红色本子,大大的三个字,结婚证。

    “你猜?”黎慕云笑问道,“顺便猜猜我跟谁结婚了。”

    说完,她将本子放到包包里,然后在黎晓敏错愕的表情下,转身离开。

    “黎慕云,你站住。”

    黎慕云不屑回头看那个不依不饶的黎晓敏。因为黎晓敏穿着高跟鞋太高了,一下子追不上黎慕云的脚步,气得在原地蹬脚。

    黎慕云离开医院。像了一桩心事。

    她跟黎家的关系也越撇越干净了。不再有黎晓敏,不再有她后妈,而他爸爸她只负责他后半辈子丰衣足食,跟他之间那道鸿沟是永远跨不过去的了。

    从医院看到他的表现,黎慕云觉得他爸爸依然无法释怀过去,依然恨着她的妈妈,包括她。

    -

    暗沉的房间内。

    大床上两具赤裸纠缠在一起的身体,满房春色,伴随着男人的粗喘声,女人的娇吟声。

    这种最原始的运动一直维持着,直到女人精疲力尽,男人微微颤抖,在情欲最高涨的时候低声喃喃着女人的名字,“慕云,慕云。”,释放后才停下动作。

    男人点上一根烟,青烟袅袅。

    “陆亦扬很黎慕云结婚了。”男人淡淡说。

    女人惊恐的从床上坐起来,脸色煞白,错愕不已,她眯着眼,咬着牙狠狠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男人冷冷一笑,看向女人。

    女人很美,清纯,甜美,一双灵动的眼眸,像丛林的精灵,又像花丛的仙子,那般扣人心弦。让他更为心动的是她跟黎慕云一模一样。

    她就是安诺。

    可是令男人苦涩的是,安诺是安诺,慕云是慕云。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可以睡安诺,可黎慕云却只是陆亦扬的。想到这里,男人目光变得阴冷。

    安诺抢过男人的烟,缓缓的吸上一口,“陆亦扬为什么会娶黎慕云?难道是我的计划出现问题了?”

    男人眯着眼,淡淡的说,“陆亦扬本来就不是一般的男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们先静观其变,陆亦扬结婚的事情很快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陆方南不会袖手旁观的。我们等的看好戏,戏差不多了,我们再出手吧。”

    “好,我听你的。只有陆家能倒,要我做什么都行。”安诺趴在男人健硕的身体上,“到时候,黎慕云是你的,陆家是我们的。”

    男人粗鲁的推开安诺,“不要试着再伤害黎慕云,要不然我让你死的很惨。”

    “我知道了。”冷冷道。夹着烟缓缓的吸着。

    -

    清晨,阳光洋洋洒洒照在阳台上。

    黎慕云缓缓的张开眼眸,眯着惺忪的眼眸歪头看向阳台外的阳光,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感觉阳光有点猛烈,像是已经到中午的光照位置。

    她伸手拿起旁边的手机,眯眼一看,天呀,已经十点要迟到了。她立刻放下手机,准备起床。

    可她刚刚撑起的身子,突然被一只大手给压下来。黎慕云才反应过来,歪头看向床上另一边,陆亦扬单手撑着脑袋,侧卧盯着她看。

    俊逸的脸色洋溢着淡淡的浅笑,“我亲爱的老婆,你要去哪里?”

    黎慕云被他这样的称呼逗笑,不由得想要微笑却忍着不笑,“要上班呢,迟到了。”

    “没有关系,继续睡吧。”

    “可是迟到了。”

    “你老公是你最大的上司,你还怕什么?”陆亦扬伸手摸上她的发丝,在手上把玩着。

    “那这样也得上班。”黎慕云试着再起床。

    陆亦扬修长的腿突然跨过来,将她的身子压下,黎慕云闷了一声,“好重。”

    “不准动,再动我就让你今天都出不了这个门。”陆亦扬邪魅的眼神看着她,那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在黎慕云眼里是那么的熟悉,她当然懂他指的是什么。

    黎慕云深呼吸一口气,无奈的看着他,不再动了,手缓缓摸上他的迷人脸颊,感觉他扎手的胡根都要出来了,特男人,特有魅力。

    “老公,你不让我起床,又不让我上班,你想干什么?”

    “什么都不干,就让我这样看着你,躺在床上看着你。”陆亦扬磁性的嗓音深情的说着。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这样看着,还不够吗?”

    陆亦扬将大腿从她身上放下来,躺在她身边,轻轻的将她拥入怀里。“老婆,欠你的婚礼等时机成熟了再还你。”

    “我们不需要婚礼也可以,或者等我们走到80岁那一年,我依然是你老婆,我们都还健在,那我们再举行婚礼吧。”

    “好,到时候你头发全白了,配上白色的婚纱,一定很美。”

    黎慕云觉得心里暖暖的,这样躺在陆亦扬的怀里,憧憬着两人白发苍苍的时候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是刚开始,也是要结束。

    每天早晨起床都可以喊他一声老公,在他怀里爬起来,想着都觉得幸福。

    “老公,我们是不是该上班了?”

    “不用上班了。”

    “为什么?”黎慕云一怔,趴在他胸膛上,皱紧眉头看着他问。

    她是公司的小职员,所以不知道公司领导的事情,该不会是陆亦扬的爸爸真把他赶出董事会了吧?

    “你爸爸知道我们结婚了?”慕云紧张的追问着。

    陆亦扬轻轻摸上她的头,揉着她脑袋,宠溺的微笑,“暂时不知道,但很快就知道,我们不用上班是我想带你去度蜜月。”

    “去哪里?”黎慕云顿时期待起来,兴奋的问。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你自己的私人海岛?”黎慕云疑惑的问。

    “对。”

    “好,不要带佣人,不要带管家,我只要我们两个人。”

    陆亦扬不由得浅笑。将她紧紧抱住,“好,都依你的。”

    黎慕云撑起手,准备从他身上爬起来,陆亦扬突然转身,立刻把她压上,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黎慕云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干嘛又压我,让我起床收拾东西出发。”

    “岛上什么都有,带上人和你的老公就可以,别的不用带。”

    “那你也得让我起床。”

    “可是……”陆亦扬动了动下身,让她感受一下自己已经万马奔腾的浴火。

    黎慕云轻轻咬着下唇,含羞着问,“你就不能消停一下?”

    “是你勾引我的。”他动着身体磨蹭,头缓缓压下,埋在她的脖子内,闻着她身子的清香。

    “陆亦扬,你怎么这么赖皮,我什么也没有做,咋就勾引你了?”黎慕云觉得很冤枉,每一次他想要的时候都要赖她,说是她勾引的,可明明自己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哪来的勾引?

    陆亦扬轻轻的吻着她脖子,沙哑磁性的声音勉出一句,“你出现在我面前就是一种勾引。鉴于你不喊我老公,直呼我名字,是要受惩罚的。”

    坏蛋,坏蛋……

    黎慕云双手推着他的胸膛,可他大手一把握住她双手手腕,压在头上方,俯视着她,“老婆,我们的出发时间要推迟。”

    “那要推迟到什么时候?”

    “直到你满足我为止。”他邪魅一笑,低头轻轻咬上她的身子。

    “啊……”

    “不要……,好痒……”他的戏弄变成了黎慕云哈哈大笑和羞涩的声音。

    海岛。

    这一次,陆亦扬是带着黎慕云开快艇上海岛的。

    不是说好只有两个人的吗?

    还没有靠近海滩,黎慕云和陆亦扬已经看见言泽的大游艇停泊着海边,两人都懵了。

    “言泽也来了?”

    “有可能来度假了。”陆亦扬紧皱眉头,看着海岛上的几座别墅。

    这个海岛是陆亦扬的私人岛屿,一般都是用来度假,所以这里有好几座别墅,他的朋友和家人也经常来度假,很多时候看管岛屿的保镖不会通知他这些琐碎的事情。

    “那他会跟我们住在一起吗?”

    “不会,这里有很多房子。”将船停靠好后,陆亦扬牵着黎慕云是手往岸上走。

    走过长长的甲板,来到沙滩。

    黎慕云远远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简瑞,她娇俏的身子蹲在沙滩边上,低着头手拿着棍子在画圈圈。

    “简瑞……”黎慕云对着她大叫。

    简瑞猛地抬起头,看见陆亦扬和黎慕云走来,立刻站起身,目光定格在两人十指紧扣的手上,沉闷的脸慢慢的洋溢出微笑,直到两人都靠进她,她才用手中的小棍子指着两人的牵手。

    “你们复合了?”

    陆亦扬淡淡一笑,握着黎慕云的手扬起来,“我们结婚了。”

    简瑞顿时惊愕不已。目瞪口呆。

    她的表情让黎慕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羞涩地低下头。

    “哇!天啊,表哥你就是不一样。”简瑞竖起大拇指,“你一直都是我心中偶像,太帅了。家里人知道吗?”

    “不知道。”陆亦扬淡淡的扬起一丝微笑,很不经意的低头看了黎慕云一眼,可是她听到这个话题变得消沉。

    简瑞也无奈的笑了笑。他表哥这要顶上多大的压力和负担才跟黎慕云结婚的?

    陆亦扬立刻转移话题,“你怎么来了?”

    简瑞脸色一沉,嘟着嘴,手中的树枝指着岛上一座别墅,恼火的说,“言泽这个混蛋,他竟然带着好几个美女在岛上度假了,还有简樊杰和于东。这个混蛋还说要双飞,三飞,群飞,我真的想一脚把他给飞出大海。”

    “所以你跟过来,又被气出来了?”陆亦扬嗤笑,脸上的笑意完全来自于言泽说要群飞的事情。这是气简瑞最好的话。

    简瑞双手叉腰,气得深呼吸。“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他不喜欢你,不要纠缠他了。”陆亦扬淡淡的说。

    简瑞脸色一沉,瞪着他,恼火的反击,“慕云一开始也不喜欢你,你干嘛还一直纠缠别人,现在不都成你的老婆了?”

    陆亦扬被击败,顿时哑口无言,黎慕云看向简瑞,怎么说到她头上来了,她歪头看陆亦扬,见他脸色阴沉了些,立刻拖着他的手,“我一开始其实是喜欢我老公的,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感觉一股真气从心脏涌出,简瑞差点被气得内出血,“你两走开,有你们这样虐待单身猫的吗?”

    “那我们走了,要是想回去就让岛上的保镖送你走。”陆亦扬被黎慕云一句话弄得心花怒放,心情好得无以伦比。

    说完。拖着自己老婆的手就往岛上别墅走去。

    剩下简瑞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的背影。两人肩并肩的走着,让她羡慕不已。

    “老公,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黎慕云歪头看向他。

    “没有关系,他们打扰不了我们。”

    “言泽跟简瑞到底怎么了?我看得出来言泽是喜欢简瑞的,为什么要这样?”

    陆亦扬搂上黎慕云的肩膀,将她带入怀抱,往前走,边走边说,“言泽是孤儿,白手起家,也算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我姑父姑妈是华裔,我姑跟我爸一样,很看重门当户对,所以他们看不起言泽,也警告过言泽不准碰简瑞的。”

    黎慕云顿住了,心凉凉的,歪头看向简瑞,“她知道吗?”

    “不知道。”陆亦扬又搂住她继续走,“他们真的不合适。”

    黎慕云再一次推开陆亦扬,生气的问。“我们也不合适,那你为什么还有坚持,言泽就不能坚持一下?”

    把别人的事情扯上了自己,陆亦扬有口难辨,叹息一声,“我跟他情况不一样。他们两人根本就没有开始过,简瑞一厢情愿在追着言泽跑。简瑞的家庭你懂是什么概念吗?动一动手指,言泽真的会一无所有。”

    “所以,言泽的情况跟你一样?”

    “不一样。”陆亦扬双手插入休闲裤袋里,悠然的看着她清澈的眼眸,“我不会一无所有,言泽会。我就是做乞丐我也想拖上我爱的人在身边,但言泽不忍心。所以我们不一样。”

    “不行,我要去跟简瑞说。”黎慕云立刻转身,走向沙滩。

    陆亦扬大步向前,捉着她的手,一把将她横抱起来。

    “啊……你干嘛,放下我。”

    “少管别人的事情,你跟我来度蜜月的,不是来做红娘的。”

    “可是……”

    “没有可是。别人的感情我们不要插足,缘分不是天注定的,是靠自己争取的。既然言泽放弃了,你也不要做无的努力。”

    黎慕云双手搂上陆亦扬的脖子,像个公主一样任他抱着往别墅走去。

    “老公。”

    “嗯?”

    “放我下来。”她娇滴滴的我着,语气相当温柔,“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我抱你。”陆亦扬温和的俊脸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黎慕云将头贴到他的胸膛上,闭上眼睛享受在他怀里的幸福感。

    太阳很暖和,海风吹来,黎慕云有些昏昏欲睡。心里甜甜的,嘴角不由得挤出一抹笑意。

    “老公,如果有一天你一无所有,但你一定还会有我。”

    陆亦扬低头看着黎慕云,缓缓一笑,目光再看着前方,一股深沉的气场慢慢从心底里透出来,现在的他只能珍惜眼前,以后他根本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事情。

    抱着黎慕云回到别墅,陆亦扬发现她睡着了,就直接抱上房间。

    拉开阳台的门,徐徐的清风吹进来,很舒适。

    陆亦扬给她盖上薄薄的被子,然后走出房间。他直奔书房将门锁上,然后走到书桌打开电脑。

    速度极快,输入密码后,立刻连接视频。

    对话框里出现李浩明,“b,你结婚的消息你父亲已经知道,他现在开始下手了。”

    “情况怎么样?”陆亦扬脸色凝重,深沉,双手十指紧握将下巴顶着。

    “公司这边已经正式罢免你的职位,所以股东一致通过。你父亲也对媒体发布你已经不再任职承皇集团总裁。”

    “嗯,知道了。”他阴冷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李浩明沉默了片刻,继续说,“b,新公司那边,你爸爸现在在用承皇的力量来打压,这……”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知道。廖氏那般情况怎样?”

    “廖总裁也加入打压我们云星集团,最近抢走了我们很多合作伙伴。你叔叔陆方城想要加入星集团。要求跟你通话。”

    陆亦扬现在的所有公事私事都交给了贴身保镖李浩明处理。

    在他已经出现这么严峻的情况下,他叔叔竟然还想跟他合作?这让陆亦扬百思不得其解。

    “不接,先不要透露我的行踪,告诉我叔,我过一段时间会回去。我爸他爱怎么搞就让他搞。我陆亦扬没有那么容易让他搞垮的。”

    “是。”

    他陆亦扬娶了个老婆,却失去承皇,这样在他父亲眼里应该是愚蠢的行为,可陆亦扬不屑。他关上视频后,靠到了椅背上。

    接下来陆方南要做的事情,陆亦扬已经猜到几分了。

    可他不能改变事实,所以不想勉强,如黎慕云所说,他若一无所有,至少还有一个老婆。

    关上电脑,陆亦扬从书桌上站起来,走到阳台边上,看着远处的大海,沉默了。

    突然,一阵尖叫声从楼上阳台传下来,“啊……不要……”

    陆亦扬脸色骤变,阳台上面就是黎慕云睡觉的房间,他急忙冲出房间,飞奔二楼。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二楼房间。

    黎慕云喘着气,坐着床上紧紧抱着被子,门被嘭的一声推开,陆亦扬直奔她身边,坐到床沿双手紧紧握着她双肩,紧张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黎慕云满头大汗,脸色苍白,颤抖着身子,直接扑到他的怀抱,泪水溢出眼眶。

    惊吓过度,她搂着他一直抽泣,“亦扬,我好怕。”

    陆亦扬紧紧抱着她,大手抚摸着她的背部,安慰,“不要怕,是不是做恶梦了?”

    “嗯,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么恐怖的恶梦,好怕。”黎慕云心脏一直在狂跳,就算现在已经在陆亦扬怀抱里,她还是无平静下来。

    “是不是梦见鬼了。”

    “不是。”黎慕云推开他的怀抱,惊吓过后,惶恐不安的眼神看着他,抖索着声音,“我,梦见你被我亲手……杀死了。”

    说着,黎慕云的眼泪又出来了。

    “傻瓜。”陆亦扬浅浅一笑,双手捧上她的脸蛋,修长的手指擦拭掉她的泪花。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