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74章 你竟然不会脸红?

    陆亦扬走进帐篷后,把拉链关上,躺倒黎慕云身边的位置。

    帐篷不是很大,所以两人的位置相隔也不是很宽,但黎慕云却背对着他,这样中间就有了空隙。

    窄小的空间,静谧的夜,只要两人微微呼吸的气息声,或许还有自己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陆亦扬闭上眼睛,沉思片刻后,缓缓转身,跟黎慕云同样的动作背对着背。这样的夜晚,谁也没能入睡。

    翌日。

    黎慕云朦胧的睡梦中感觉到自己趴在一个结实温暖的胸膛上,可是被推开了,这个动作惊动到他,缓缓睁开眼睛。

    她揉搓着眼眸,坐起来,突然发现帐篷的门打开,而旁边的男人已经不见。滴滴答答的雨在外面一直下着,她错愕的看着帐篷外面的雨水。

    这个时候,陆亦扬冒着雨冲了回来,手中的背包和一些物品往帐篷的边上丢,而他进来的时候全身已经湿透。

    怎么下雨了?

    黎慕云不敢相信,大风吹来,雨水飘进帐篷,陆亦扬进来后,立刻把帐篷拉上。

    “你全身湿了。”黎慕云转身去摸刚刚他拉进来的袋子,翻了半天没有找到衣服,只有一条毛巾。她拿着毛巾转身,陆亦扬已经将白色上衣给脱掉。

    “你要干嘛?”黎慕云紧张的问。

    陆亦扬皱紧眉头,抬头看着她,一脸的不悦,“大惊小怪,我身上那一处地方是你没有看过的?”

    黎慕云的脸不由得一阵红晕,看着他麦色的肌肤,极致性感的肌理,咽了咽口水,还好他裤子没有湿多少,要不然连裤子也脱了,她怎么在这里待下去?

    她将手中的毛巾递给他,“你擦一擦吧。”

    陆亦扬接过她递来的毛巾,低头说了一句用英语咒骂的粗口,用力的擦头发,黎慕云感觉到他真的生气。明明可以今天回家的,可是下雨,这样的天气,直升飞机也不好开过来。

    手中毛巾往旁边甩去,陆亦扬再一次倒下,躺在帐篷上,闭着眼睛要睡觉。

    轰隆……

    一声雷鸣,吓到黎慕云身子微微一缩,也跟着躺上帐篷里,感觉到帐篷的底凉凉的,应该是水在下面流过。

    她这次是侧着身,面对着陆亦扬躺着的,陆亦扬正躺,双手张开搭在后面。

    黎慕云仰头,就看到他浓密乌黑的腋下,很有男人味的毛发,她忍不住动手去拔了一下。这样的动作惊动到陆亦扬。他吃痛的将手放下,皱紧眉头瞪着她。

    才意识到自己干了蠢事,黎慕云错愕的缩着手,无辜的表情看着他,抿着唇,大眼睛水汪汪的在诉说,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情不自禁想要拔一下而已。

    她眨了两下长长的眼睫毛,咽了咽口水,诺诺的问,“没有拔掉,应该不痛吧?”

    “你还想拔掉?”他一字一字的问,高深莫测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没……没有……”

    “不想被我教训,你就乖一点,少搞点小动作。”说完,陆亦扬双手放到腹部上,继续闭上眼睛,假寐着。

    什么跟什么吗?现在说的好像是她爱搞小动作勾引他似的,这么高傲自大的男人,昨晚就应该让他喂蚊子。黎慕云嘟起嘴。不满的对着他做鬼脸。她转身平躺着,睁开眼睛看着帐篷顶。

    嗒嗒嗒的雨水打在帐篷上,偶尔雷响,黎慕云叹息片刻,喃喃道,“不知道这个雨会下到什么时候,要是美如发现我不见了会不会很担心?”

    “你是担心你的于东哥吧?”他语气酸溜溜的说出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黎慕云一怔,没有出声,缓缓的歪头看向陆亦扬,他僵硬的俊脸沉冷如冰,凌角分明的脸庞精致得像天神的雕像,这么迷人的男人就躺在身边,她心里怎么可能还会容得下其他的男人。

    时间在分秒流逝,黎慕云的目光一直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可是他闭着眼睛看不到。看不到她的眼神是多么的深情,多么的依恋。

    大雨下了一个早上。

    中午的时候停了。

    直升飞机在天空中呼呼的飞来。

    黎慕云知道,跟他独处的时间也就到处结束。

    -

    黎慕云不知道陆亦扬要带她去哪里,只知道一下飞机,自己竟然被软禁在一座别墅内,没有通信工具。网络也被断开,还有好几名保镖和佣人看着她。

    黎慕云在客厅来回转悠了几圈,连门都出不去,恼火的往书房冲。

    生气的推开门,陆亦扬正在神秘的打着电话,见她进来,立刻匆匆跟对方说了一句很忙,然后中断电话。

    “陆亦扬,你这是什么意思?”黎慕云走到他面前,语气十分不悦。

    陆亦扬放下手机,缓缓站起来,双手插入裤袋。慢条斯理的往外面走,“好好在这里待着,你现在不合适露面。”

    “你要我在这里待多久?你想对安诺做什么?”

    她跟在他的身后往外面走。

    “你不需要知道。”

    “她是在利用我的身份向你们陆家报仇,怎么就不关我的事?”

    陆亦扬猛地一顿,转身看向她,皱紧眉头问,“安诺向陆家报仇?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安诺只是说要向你们陆家报仇,还有你弟弟的死不是她杀的。她否认了。”

    陆亦扬沉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黎慕云。

    两人静静的对视着,却看不懂对方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时间像是静止了,在四目相对的气流中流逝,陆亦扬到最后才从喉咙里勉出沙哑的声音,“如果我死了,你会伤心吗?”

    黎慕云心微微一颤,他不会死的,也不可以死。这已经不是伤不伤心的问题了,是她根本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的脸色变得深沉,陆亦扬苦笑了一声,没有得到她的回应,直接转身往外面走。

    黎慕云呆在原地懵了,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

    安诺将她的手机钱包和身份证拿了,安诺是可以完全取代她的生活,她的人生。所以安诺想要杀她,并不是单单只想报仇这么简单,如果只想报仇可以将她关起来,她是有私心的。

    陆亦扬走出客厅,手机突然来电,他接通电话。高管家的声音传来,“大少,黎小姐突然失踪了。”

    “失踪了?”陆亦扬错愕,冷冷道,“我不是要你们看好她的吗?跟踪她的人知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跟丢了。”

    陆亦扬深呼吸一口气,恼火的中断电话,坐到沙发上,双手一摊看着天花板,沉思着。

    到底是谁走漏风声让她知道黎慕云被救出来的?

    还是她已经识破了?这个女人太狡猾了。

    他刚把黎慕云救出来,她就已经知道消息离开,他还没有查明她到底是什么阴谋,她一定知道他弟弟是怎样死的。凶手跟她脱不了关系。

    黎慕云从书房走出来,低着头经过客厅,走向楼梯。

    “黎慕云你站住。”陆亦扬突然出声喝止她。

    他站起来,缓缓走向黎慕云。

    她惊愕的抬头看向陆亦扬,见他脸色阴沉,刚刚那一声喊叫带着一丝丝的不悦,她胆怯的往后退了两步。

    站在离黎慕云两步之遥,陆亦扬问,“安诺说的话有几分是真的?”

    “什么意思?”黎慕云一头雾水,陆亦扬这句话问的是什么事情?

    “我知道你支票丢给乞丐,我知道你住进了于美茹的家却从来没有跟于东联系,离开我的日子你只见过于东两次。所以安诺的话是真的?”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说着,黎慕云立刻转身,想要逃离,陆亦扬现在的逼问让她不知所措,陆亦扬一直派人跟踪她,连分手了还这样做。

    她刚走两步,陆亦扬握住她的手臂,将她拉了回来,他的手掌隐隐在用力,“我爸是不是用脱离父子关系来威胁你?”

    “没有,你放手。”黎慕云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可是他的力道太重,导致她的手臂发疼,她紧皱眉头求着,“求你放开我,既然已经分手了,这些都没有意义。”

    “你根本不爱于东。”陆亦扬低吼了一句,恼怒的将她另一只手臂也握住,把她整个身子固定,低头看着她撒谎的眼眸。

    “我爱于东。”

    “你根本就不爱他。”

    “我爱。”

    “那你为什么不跟他表白,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他心里也有你吗?”

    接近咆哮的争执,让两人顿时陷入了情绪的波动中。

    “我……”黎慕云懵了,她不知道,她不知道于东也是喜欢自己,但这只是个借口,她也没有想过和于东在一起,所以此刻她无话可说。

    “因为你心里根本没有他,你就是一个笨蛋,你怕我爸跟我脱离父子关系,你怕我失去一切对不对?”他咄咄逼人的气势问着。

    黎慕云深呼吸一口气,低头闭上眼睛,心脏隐隐在发慌,“放开我,不是你想的这样。”

    “黎慕云,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掐死你。你脑袋装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总是要想这么多,难道就不可以为你自己想想吗?”

    “你放开我,我现在就去跟于东表白,你满意了吧?”黎慕云扬起头,坚毅的目光看着陆亦扬,她的手推着他的手腕,可他力道太大,根本动弹不了。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陆亦扬,他阴冷的脸色骤变,怒红了双眼,狠狠的将她往后压,嘭的一下将她压到墙壁上,他的力道很重,黎慕云的背部一阵疼痛,后脑勺都碰到墙壁上。

    身体像要散架般痛,她却依然坚定的眼神看着陆亦扬。他就如同一只被激怒的野兽,锐利的眼神想要吞噬她。

    “你不要这样好吗?已经分手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勉强在一起不会有幸福的。”

    陆亦扬冷冷一笑,苦涩的笑意让他看起来很悲伤,眼眶通红,像是从心底咬出来有血的语句,“黎慕云。我陆亦扬这辈子最失败的事情就是爱上你。不同一个世界算什么?难道要你承认喜欢我就这么痛苦吗?跟我在一起就这么难?”

    “陆亦扬,我……”黎慕云心底抽痛着,她最看不得陆亦扬这种痛苦的表情,她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她不想动摇。

    “不要再告诉我你喜欢的是于东,我不会相信你的。”

    黎慕云咬着唇,泪水缓缓的在眼眶里打滚,痛下心来说,“反正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陆亦扬低头嗤笑一声,闭上眼睛,双手无力的放开她的双肩,伸出手握住她一只手腕,然后翻盖在他的心脏。黎慕云猛地一顿,整个人僵住了,手掌被他固定在他心脏上方,摸着他结实的胸膛,还有颤动起伏的心跳。

    他每次心跳,她的手像被抽动一下,由掌心开始疼痛,一直延伸直心脏。

    “这里,好痛,这是你给我的。”他消沉的声音如没有灵魂般无力。说完,他放下她的手腕,仰头闭上眼睛喘息。

    “陆亦扬……”

    陆亦扬没有理会她,转身往外面走,迈着大步离开。

    身体的力气像瞬间被抽干,黎慕云背靠着墙壁缓缓往下,坐到了地板上。抱着膝盖,身子微微颤抖,她将头埋进膝盖里面。

    我陆亦扬这辈子最失败的事情就是爱上你。

    他的话在耳边回荡,她的心像被一只大手死死拧住,快要透不过气。时间在倒带,一点一滴的在黎慕云脑海里刷过。

    亦扬……

    陆亦扬,我黎慕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遇上你。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心痛过,让你为我流过眼泪,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以为自己要在森林的荒野外死去的那一刻,心里想的只有他,如果就这死去,却没有好好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畏手畏脚的什么都怕失去,其实他才是最重要的。

    陆亦扬。

    不要再痛了……

    黎慕云空洞的眼神看着前方,一个人傻傻的在地板上蹲坐着想了一个下午,泪水从眼眶滑落出来她也没有发现。她站起来的时候,脸上是释怀的微笑。

    她缓缓走向二楼。

    直到翌日清晨,黎慕云也没有等到陆亦扬回来,保镖过来通知她可以离开。陆亦扬也不再回来这里。

    黎慕云离开别墅,重新补回身份证和手机卡。

    安诺消失了。

    于美茹和黎慕云走在大街上,她总是回头张望,于美茹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没事。”黎慕云抿唇一笑,心里还是很慌,感觉安诺在阴暗的一角随时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可她几次发现了安诺,却从来没有发现陆亦扬的保镖。即使是便装的,跟踪这么久应该也有所察觉吧,可是她竟然没有。

    可能是那些保镖太专业了。

    “慕云,你这几天没有去咖啡店上班,也没有请假,那个店长有骂你吗?”于美茹边走边问。

    “没有骂我。”

    “哇,真是好人。”

    黎慕云不由得嗤笑。“那是因为他直接辞退我了。”

    于美茹不由得噗嗤一笑,无语了。

    “美茹,我想你帮我一个忙。”

    “说。”

    “我想应聘承皇集团珠宝部门的设计师助理。”

    于美茹一愣,歪头看向黎慕云,错愕不已,“你要去承皇上班?你不是跟总裁已经分手了吗?你这样会不会?”

    “不会,我想靠我自己的努力往上爬,但我这种资历根本不能应聘上设计师,所以我想从助手开始。”

    “你跟总裁说一句,他让你做设计首席都可以。”

    黎慕云眉头一皱,沉着脸,“美茹你不要开玩笑了,我真的是想要靠自己的努力,从助理开始。学校的课程我还回去学,让我跟一个好的设计师,边工作边学习。”

    或许等她有些成就了,就可以跟陆亦扬般配一点。

    “我又滥用职权,总裁发现会不会把我给抄了?”

    黎慕云苦笑,挽上于美茹的手,拖着往前面走。“他应该不会知道的。”

    “我帮你有什么好处?”于美茹笑着问,“要不做我大嫂吧。”

    “不要开玩笑了。”黎慕云不悦的眯起眼眸瞟着她。

    “我说认真的。我敢肯定我哥是喜欢你的。”

    黎慕云突然沉默了,脑海里记起陆亦扬说的话,“那你为什么不跟他表白,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他心里也有你吗?”

    这句话在她心里已经引不起任何波澜,或者是以前,她可能会雀喜,会开心,可是现在听到却像是负担。

    -

    天。突然就下起雨。

    黎慕云穿过马路,来的高级餐厅前面停下,收起手中的伞,她抬头看了一眼这间餐厅的招牌,确定没有错,她才走进去。

    服务员帮她保管起湿哒哒的雨伞,她走向里面。

    此刻,她已经想通了,她要放下所有顾虑,只有听从心的声音走。

    来到一间精致的包间,门口出现一个保镖,对着黎慕云鞠躬。然后将门推开。

    她缓缓走进去,“对不起,我迟到了。”黎慕云对着里面严肃的男人鞠躬。

    陆方南脸色阴沉,冷峻。抬头看了她一眼,便没有出声。严肃的拿起桌面的茶喝着。

    黎慕云见他态度冷漠,并没有太介怀,走到他对面坐着。深呼吸一口就切入主题。

    “陆叔叔,你给我的支票,我没有兑现,所以我之前答应你的事情也不会兑现的。”

    “你答应我什么事情?”陆方南冷冷的问道,脸色愈发阴冷。

    放在桌子下面的手紧紧攥着,黎慕云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冒汗,心脏像要炸开,紧张得快要窒息。陆方南不怒而威的气势让她心慌,“我要跟……跟亦扬在一起。”

    陆方南嗤之以鼻,“你约我出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件事?”

    “希望叔叔能同意我们在一起。”黎慕云将头低得更下,但心中那股勇气依然还在。

    蓦地,嘭的一声巨响,黎慕云吓到整个人差点弹起来,她惊愕的抬头看向陆方南。他暴怒的一把拍上桌面,脸黑到了极致,目光阴森如冰。脖子上的青筋隐隐凸起。

    “你就不怕你这个决定会让陆亦扬一无所有?”

    “怕,我很怕。”黎慕云诚实的诉说着心里的想法,“但我更怕他心痛,我也痛。所以我不想退缩。”

    “荒唐。”陆方南不屑的拍案而起,转身就走。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来,带着威胁性的语气说,“想要进我们陆家的门,除非从我尸体上踩过。”

    黎慕云惊诧的看着陆方南,他狠辣的话让她懵了,呆呆的看着他离开。

    包间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心情也平静下来,所有紧张都消失,换上了从所未有的轻松,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坚定的信念。

    她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然后在电话本里找出陆亦扬的号码。拨通他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接通了,传来陆亦扬低沉沙哑的声音,像还在懵懵懂懂的睡着觉。

    黎慕云相隔一周再听到他的声音,竟然是这样的,心里甜甜的,温柔地问,“今天没有太阳,但已经快中午了,你还在睡?”

    陆亦扬像是瞬间清醒,然后沉默了片刻,消化不了她突然打电话找他,而且她声音不是一般的甜。

    “有什么事?”陆亦扬冷冷的问。

    黎慕云深呼吸,然后轻声说,“亦扬,我想你了。”

    陆亦扬再一次沉默,黎慕云紧张地握着手机等待他的回应,她也知道自己这样贸贸然跟他说想他,像个疯子一样,之前还这样拒绝他,抗拒跟他在一起,现在又说想念他,陆亦扬一定认为她疯了的。

    其实没有疯,只是想通了而已,上次摸着他的心脏,听到他说好痛的时候,她就想抱着他不让他离开的。

    “今天不是4月1号,不要打电话来骚扰我。”

    说完,电话立刻中断。

    黎慕云傻眼了。睁着眼愣神的看着手机屏幕,良久也没有反应过来。陆亦扬竟然这样就挂电话了。

    “今天不是4月1号,所以我是真的想你嘛!”黎慕云对着手机屏幕低声怒喊。然后将手机放回包包里。

    走出餐厅的时候,雨停了。

    雨后的早晨,天边挂起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彩虹。

    黎慕云乘坐出租车到半山腰别墅。

    其实她很早就想来找他,可是因为要进入承皇上班,所以不想让他知道,就等工作稳定下来再找他。只是没有想到她难得说一句甜言蜜语,他竟然这么不屑的挂电话了。

    骄傲是他的本性,黎慕云想着,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她走到大铁门前,还没有按门铃,看门的保镖见到她立刻将门打开。恭敬的鞠躬问好,看来这些做下属的永远不会干涉b的私事,就连她和陆亦扬分手这么久,他们也不知道。

    黎慕云大摇大摆的进入别墅,进到客厅管家不在。她就直接上楼了。

    陆亦扬的房间门口外。

    她站在原地不动,做好两种心里准备,一种是被他甩出房间,狠心的将她赶走。另一只是被他压在床上。

    不过是那一种她都愿意接受。

    没有敲门,黎慕云直接打开门走进去。

    她轻轻的脚步声没有惊动床上的男人。陆亦扬还在赖床,不过一个人的睡姿令黎慕云不由得在偷笑。

    他张开双脚双臂成了一个大字趴在床中间,两米宽的大床被他魁梧的身体给占据。

    “亦扬……”她走到床沿边上,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

    陆亦扬没有半点反应。

    “陆亦扬?”黎慕云缓缓的跪到床上,脱掉拖鞋爬上去。

    “你来干什么?”他没有半点反应,却缓缓的发出一句话。

    黎慕云一怔,坐到他床上不敢动,还想使坏的呢,原来他知道她来了,“你醒了?”

    “我问你来我家干什么?”陆亦扬依旧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我……”黎慕云顿了顿,手缓缓的摸像他的背,低声说,“我想你了。”

    陆亦扬突然爬起来,手指往自己的头发梳理了一下,坐到床上看向黎慕云。他迷离的眼眸带着疑惑,淡漠的表情没有丝毫喜悦。

    黎慕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不是把她赶走,也不是把她压倒,出现这样冷冷淡淡的情况是她最怕的。

    “于东拒绝你的告白了?”陆亦扬盘腿坐着,看着她绯红的脸蛋,还有羞涩的眼眸,一度以为自己还没睡醒,才看见她这样的表情。

    “不是。”

    “缺钱用了?要来求我?”陆亦扬淡淡的问。

    “不是。”

    “想男人了,找不到比我更能满足你的?”

    黎慕云脸色骤变,轻轻的咬上下唇,皱紧眉头怒瞪着他,现在什么气氛都被他破坏了,生气的问,“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低俗。”

    “你想男人也很正常,怎么就低俗了呢?”

    “你是精虫冲脑了?”黎慕云反问,本来想好好跟他说话的,现在倒好,不想跟他说了,什么也不想说了。

    陆亦扬冷冷一笑。讥讽道,“好像是你现在偷偷潜入我家,爬上我的床,跟我说想我的。这就很好证明你想男人了不是吗?”

    “陆亦扬……”黎慕云被气地头冒青烟,气愤的吼了他一句,“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说完,她转身下床,穿上拖鞋,气喘地往外走。

    陆亦扬再一次倒下床,低声冷冷道“站住。”

    黎慕云立刻定住脚步,心又软了,既然都来了,不能因为他几句气话又走吧。

    想着,她缓缓转身。看向床上的陆亦扬,等着他说话。

    “既然来了还装什么清纯,我免费让你上,不用你负责。一大早跑来这样就回去很空虚的”

    真的是欠揍的体质,这个男人怎么有这么混蛋的一面,黎慕云有种气到内出血的感觉,双手攥紧拳头。真的想过去在他裤裆上狠狠踢几脚,让他傲慢个毛线。

    “陆亦扬,你真的是个混蛋。”

    黎慕云恼怒的转身离开。

    看着天花板,陆亦扬无奈的叹息一声,扬起一抹苦笑,缓缓的转身再一次趴到床上,低声喃喃着,“这个女人真的想把我逼疯了才满意。”

    说完这句话后,只是沉默了三秒,蓦地,陆亦扬从床上弹跳起来,慌忙穿上拖鞋,大步冲出房间。

    在走廊的末端,黎慕云准备下楼。

    突然,陆亦扬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将她拉了回来。在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蹲下身体,搂住她双腿,往肩膀甩上。

    “啊……陆亦扬,你要干什么?”黎慕云惊骇的尖叫。陆亦扬抱住她双腿把她给抬起来,黎慕云身子挂在他的肩膀上,双手和头都吊在他后面。

    把黎慕云抬起后,他大手狠狠的往她臀部拍去,啪的一声,黎慕云再一次尖叫,“啊……你放我下来。”

    陆亦扬直接把她抬进房间,反手关上房门,将她狠狠的抛到床上。

    身子像散开了,黎慕云倒在床上后,狠狠的瞪着陆亦扬,“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粗鲁?我都被你弄散架了。”

    “这样就散架了?”陆亦扬单膝跪到床上,双手撑在她身侧两边,来一个霸气的床咚,让她无处可逃。

    黎慕云脸色泛起丝丝绯红,对视着他的眼,“陆亦扬,你把我弄回来干嘛?”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淡漠的语气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把刚刚没有说完的话给说清楚了再走。”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我不是想男人。”黎慕云别开脸,歪头看向阳台。

    “打电话给我说你想我,跑到我床上来说你想我,你不是想男人,那你是来玩我的吗?觉得我很好玩是吗?”

    黎慕云生气的瞪向他,“我没有玩你。”

    陆亦扬冷笑,邪魅的眼神看着她,“黎慕云,想睡我的时候就说想我,不想睡我的时候说分手就分手,你这不是玩我,难道是宠幸我?”

    黎慕云再一次深呼吸,缓缓闭上眼睛,心脏那股躁动的怒火熊熊燃烧,她就要被这个男人给气死,怎么变成是她黎慕云把他给睡了,把他的便宜给占了。直到脸色被气绿,她轻轻咬了一下唇,一字一句,“陆亦扬。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们不谈性好不好”

    “我跟你除了性,还有别的吗?爱吗?”他酸涩的语气讽刺着,脸上那抹笑意也变得苦涩。

    “我……”

    “不要跟我说这些可笑的话,如果折磨我是你黎慕云的乐趣,恕我不奉陪。但只是想跟我睡,我倒是很乐意,因为我也刚好缺个床伴。”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黎慕云长吁一口气,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没有意思。陆亦扬或许真的被她伤透了,也死心了。“放开我吧,我要回家,刚刚打扰你真的不好意思。”

    “很抱歉,要走也得把你引起来的火灭了才能走。”

    什么意思?黎慕云懵了,下一秒,陆亦扬突然吻了下来,整个身体压上。

    她根本就没有动过他,也没有勾引过他,可此刻他的身体反应却是这么的强烈。

    “嗯……”

    “不要,这样……亦扬,等等……啊……”

    该死的男人。弄疼她了。黎慕云只好认命的沦陷在他身下。

    -

    陆亦扬是易燃易爆的雄性生物,黎慕云很早之前就已经体会到这个男人的恐怖之处。他能让她一个早上下不了床,也可以让她一天下不了床,只是看他心情。

    很可悲的是他今天心情不好,从早上到下午五点,她才从房间出来,跑到厨房找吃的。

    佣人在一旁准备晚餐。

    “阿姨,现在有什么能填饱肚子的吗?”

    “黎小姐,冰箱下面有些水果,其他也没有什么能吃的,要不我煎几个鸡蛋给你吧。”佣人恭敬的说。

    “可以,弄多几个。”黎慕云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苹果,在水槽洗了,然后咬起来。边吃着边走到客厅。

    陆亦扬穿着浅灰色居家休闲服走下楼梯。他神采飞扬,不像她现在全身疲惫酸痛。看到陆亦扬那张得意的脸,黎慕云生气的走开,不是她刚刚求绕,陆亦扬还想让她在房间休息,又来一次。

    魔头。

    黎慕云白了他一眼,往沙发上走去。陆亦扬突然走来,伸手就抢过她手中的苹果,黎慕云一顿,惊愕的看着他,她吃过的苹果突然变成了他的食物。

    他张口一咬,小苹果差不多给他吃掉三分之一。

    “那是我吃的苹果。”黎慕云抱怨着喊。

    “这是我家的苹果。”他淡定的纠正她的话,然后坐到沙发上,叠起修长的腿,悠然自得的咬着苹果。

    “可是我饿了。”

    陆亦扬勾起邪魅的笑意,挑眉看着她,“我刚刚还喂不饱你?”

    看着陆亦扬邪魅的眼神,黎慕云知道他这句话的玄外意思,双手攥成拳头,忍着,“我发现你越来越讨厌,越来越坏。”

    “我一直都这样。”

    也对,他一直都这样。

    “我回去了,厨房里阿姨在煎鸡蛋,你饿了就吃吧。”说着,黎慕云走到沙发上,拿起她的包包往门口走去。

    陆亦扬咬着苹果的动作顿时停下,脸色的笑意慢慢消去,心也往下沉。

    他歪头看向门口,她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手中的苹果往茶几上一甩,他立刻站起来。大步往外面走,可走几步他又停了下来,心隐隐痛着。

    不想让她离开,可是又用什么借口将她留下来?一辈子不让她离开房间吗?他愿意到精尽人亡的那一刻,可是,她终究还是要离开的。

    陆亦扬改变方向,走到落地玻璃窗前面,他双手插袋,屹立在窗前,落寞的看着花园大道上那纤柔的身影。穷极一生他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沦落到现在这样,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逼得快要疯掉。

    走出别墅,黎慕云一个人独自走在大路上,突然身后飞驰而来一辆黑色轿车,在黎慕云身边停下。

    黎慕云错愕的低头往车窗里面看。该不会是陆亦扬派人来送她回家吧。

    车窗缓缓往下拉。

    “上车。”陆亦扬俊逸的侧脸露出来,带着淡淡的冷漠。

    黎慕云看着他,沉思片刻后。没有作声,走到副驾驶位置开门上车。安全带拉好后,黎慕云歪头看着他凌角分明的俊脸,“谢谢。你送我到地铁口就可以了。”

    陆亦扬沉默着,启动车子离开,他认真的开着车,冷若冰霜的气场让黎慕云感觉有点窒息。刚刚在家里还很好的,即便是说话惹人讨厌,但也不至于这么冷。

    像是变了一个人是的。她是不是又讲错什么话,做出什么事情惹怒他了?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着,车厢的气流沉闷,像冰窟一样。

    “前面就是地铁,你在哪里放我下来就可以。”黎慕云打破沉寂的气氛。

    可陆亦扬并没有将车子停到地铁口,而是直接开过,黎慕云回头看着错过的地方,疑惑的看向他,“已经过了。”

    “陪我去吃饭。”他淡淡的说。

    吃饭?她也饿了,黎慕云低头抿唇扬起一丝微笑,“哦。”羞涩的应了一句。

    -走进餐厅。

    很不巧的让黎慕云碰见了比较尴尬的人物。

    于东刚好跟一位朋友从餐厅出来,在走道上碰见,“慕云,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吗?”

    “东哥。”慕云点了点头,微笑着应了一句,“我跟亦扬过来的。”

    于东俊秀的脸上沉了几分,挤出僵硬的微笑,抬头看向黎慕云身后的男人,对着陆亦扬打招呼,“陆先生,你好。”

    陆亦扬淡淡的应了一句“嗯。”然后就没有作声,直接绕过黎慕云和于东身边,往里面走。

    黎慕云看他走过,还那么冷淡,深怕误会更深。连忙跟于东说,“东哥,我先过去。”

    于东立刻拉扯黎慕云的手腕,将她扯住,“等等。”

    黎慕云一怔,歪头看向于东,紧皱着眉头问。“东哥,有什么事?”她心里急躁不安,于东还拉着她的手呢,她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跟陆亦扬说爱的人是于东。

    这样就算以后误会能解开,陆亦扬都会十分忌讳于东跟她的关系。

    “慕云,你跟陆亦扬……和好了吗?”于东问道。

    “还没有,东哥,这些事我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好吗?”

    于东缓缓放开了她的手,挤出僵硬的微笑,抬头看向远处的位置,刚好对上陆亦扬寒气逼人的眼眸,对着他冰冷的凝望回以微笑,再看向黎慕云。“慕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我只知道的,东哥,那我先过去了。”

    “嗯。”于东笑着点头,看着黎慕云转身往陆亦扬的位置走去。

    他心里很害怕黎慕云会被陆亦扬欺负,会受伤。想了想,转身离开。

    黎慕云往陆亦扬面前坐下,放下背包。然后拿起菜单,“你点吃的没有?”

    对方没有任何回应,黎慕云抬头,刚好碰触上陆亦扬沉冷的眼神,淡淡的没有丝毫温度。

    看到他现在这样,黎慕云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一路上忍着这种高压的气流过来,心里已经很难受,她合上餐牌,无力的靠到椅背上,“陆亦扬,既然这么不开心,为什么还有拉着我来吃饭呢?”

    “刚刚是不是在跟他解释为什么要跟前男友来吃饭?”他猜测着,拿起餐牌看。

    “不是,我告诉他,我跟前男友破镜重圆了。”

    陆亦扬眉头紧皱,淡淡的问,“我跟你什么时复合了?”

    黎慕云轻轻一笑,挑眉看着他,将头压低靠近他,轻声细语,“我之前问你我们复合好不好,你说好的。”

    “你什么时候问过我这个问题?”

    黎慕云用最轻的声音,深情凝视着他漆黑眼眸,一字一字的说,“你高-潮的时候。”

    陆亦扬不由得一笑,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脸上的阴霾也瞬间消失,“黎慕云,你现在什么话都敢说了,说出这两个字你竟然不会脸红?”

    黎慕云抿着微笑,立刻捂住脸蛋,“陆亦扬,我都是跟你学的。”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