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72章 依然思念

    简瑞的家是在高级别墅区里面。

    这个小区里面每一户都是独立别墅,管理也相当严格,里面环境优美,坐着简瑞的车来到一处别墅门口停下,黎慕云下了车,看着她的房子。

    房子的建筑是欧式风格,精致奢华,独特有优雅。

    “进去吧。”

    简瑞带着黎慕云走进别墅,开了门,迎面而来是一只全身毛茸茸的小狗,简瑞将东西放到地上,立刻抱起小狗,往小狗头上轻轻亲一口,然后带到黎慕云面前,微笑着说,“他是只小公狗,名字叫小泽。”

    “小泽?”黎慕云怎么觉得这么名字有另一层意思,看着她手中可爱的小狗,她脸上扬起淡淡的笑意,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小狗太可爱让她有想抱的感觉。

    可是简瑞一句话浇灭了她想抱这只小狗的念头。

    “它姓言,你可以叫它言小泽。”

    “言小泽?”黎慕云惊愕的呼出声来,让她一下子家代入言泽这个名字,她浅笑着,然后扫视简瑞家的大厅,没有发现有醉酒的人。

    大厅设计很有艺术感,光线很强,所以特别明亮舒服,而且很有现代感

    “你醉酒的朋友该不会是言泽吧?”

    黎慕云将地面上的东西拿起来,装备找厨房进去做醒酒汤。

    “要是言泽敢在我这里喝酒,我立刻把他给办了。”简瑞抱着小狗转身往客厅走去,黎慕云整个惊愣这里原地动弹不得。

    简瑞的话真心把她给吓了一跳,她口中说的把他给办了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她理解的那层意思吧,这样的话,简瑞真的是个性情中人,太豪放了。

    简瑞坐到沙发上,歪头看向黎慕云,挤出一道可爱迷人的微笑,“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想上自己喜欢的人有这么惊讶吗?”

    “你喜欢言泽?”

    “喜欢。”

    黎慕云咽了咽口水,尴尬的问,“你想……睡他?”

    “想啊。”简瑞落落大方的回答,没有半点含羞的感觉,像是说一件很平常是事情,她的性格就是这样,敢爱敢恨,敢说敢做。只是言泽对她不感冒,而且是故意躲避的那种。

    黎慕云想了想,低头苦涩一笑,她又在简瑞身上发现一个难能可贵的性格,她是不是也应该学学她那样。

    沉默片刻,她抬头,“你厨房在哪里,我去煮醒酒汤。”

    简瑞指着一个房间,“你先将东西放在桌面上,帮我去哪个房间看看那个家伙醒了没有。”

    “这样不好吧,你朋友还是你去比较好。”

    “没事,女的,就进去看一眼,我现在抱着小泽,不是没有时间嘛!”

    黎慕云不由得更加疑惑了,小泽就那么一丁点大,抱着进房间也不费事。不过简瑞都求到她了,这点小事不帮忙。那也说不过去,而且房间里面是个女的话,也没有什么不方便。

    想着,黎慕云将东西放到桌面,顺着简瑞指的房间走去。

    “不用敲门,自己进去就行了。”简瑞在后面大声提醒,黎慕云越感疑惑的转头看着她一眼,她抱着小泽,脸色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

    走到房间前,黎慕云抬起手想要敲门,但想起简瑞说的话,就自己拧开房间走了进去。

    房间是普通的客房,装潢简单淡雅,黎慕云走进房间,站在房间的大床上,歪头扫看着,床上的被单凌乱,似乎有人睡过,但上面没有人。

    目光扫视一圈后,定格在沙发上,沙发上面搭着一件深色的西装。

    不是说女的吗,为什么会有西装?

    黎慕云在房间并没有发现人,转身往外面出去,刚好经过卫生间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阵清香扑鼻而来。蓦地,高大健硕的身躯闪出,他腰身上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单手举高,拿着白色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他低着头,毛巾把他的脸都遮住了。

    男人似乎看到地面上的一双小腿站在他面前,他定住脚步才没有撞上来。而黎慕云此刻心里莫名的颤抖了一下,看着男人熟悉的身材,熟悉的感觉。

    直到他慢慢的抬起头,手中的毛巾放下。

    四目相对,两人瞬间都僵住。

    黎慕云整个人震惊住,站在眼前性感迷人的男人是陆亦扬,他湿哒哒的头发凌乱野性,隐隐盖着他浓密的眉头,但深邃幽黑的眼瞳依旧震摄人心,健硕的身材,完美无瑕的肌理线条,麦色的肤色,水滴隐隐若现滴在他的皮肤上,每一个细胞都是力量的气质,散发出来的气场让她怯懦的咽了咽口水。

    她完全没有想到简瑞会骗她过来。

    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他,此刻的他全身散发出冷峻的气息,沉冷的脸,没有任何表情,不含变点情愫的眼神,冷的像块冰。

    这样的凝视,没有任何意义,黎慕云避开他高深莫测的眼神,低着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说完,她从他身边绕过,大步冲出房间。

    陆亦扬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原来的表情和那种冰冷的眼神,一动不动站着。

    关上房门,黎慕云双手攥紧,咬着牙强忍真心中那股愤怒,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为什么让她遇见?

    她边走眼泪边流出眼眶,经过客厅的时候,她连看都不看简瑞一眼,自己冲向大门。坐在沙发上的简瑞见形势不对,立刻站起来,跑上去一把扯住黎慕云的手,生气的问,“你要去哪里?东西都没有煮呢?”

    黎慕云反手就将她的手甩开,转身看着她,含着泪哽咽着问,“为什么要骗我过来,你明明知道了还要这样做?”

    简瑞更加气,双手叉腰,喘着气息问,“黎慕云,你甩我表哥还有理了?对,我是骗你来的,我他妈吃饱没事干一大早去逛超市了?我是要人查你行踪去故意碰你的,你知不知我表哥昨晚喝的有多醉,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一直闹着要喝酒,抱着我一直喊着你的名字,撕心裂肺的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黎慕云,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我看到都不忍心了。”

    黎慕云咬着唇,低头强忍着,却止不住泪水凶猛的流淌,攥紧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了手心里,掌心连心脏一起痛着。

    “他在酒吧往死里喝,我要送他回家,他不肯回去,他说家里都是你的影子,我无奈才要阿明他们把他送来我这里,我就想问问你,我表哥哪里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这么狠心抛弃他。”

    是她的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能怎么办,跟他在一起,他就会失去自己的父亲,失去整个家族的支持,还有他的事业。她黎慕云根本不值得。

    忍不住痛苦的眼泪,她抬手捂住嘴巴,毅然转身。

    简瑞慌了,对着她的背影大声吼叫,“我表哥瞎眼了才喜欢你这种狠心的女人。黎慕云你敢走试试,你会后悔的。”

    黎慕云顿住脚步,害怕地不敢往前再走一步,她不想后悔,可是她已经不能回头了。只是停顿一下,她又跨开脚往前走。

    这一次,简瑞直接冲到她的面前,张开双手,恼怒地瞪着她。“不准走。”

    黎慕云被拦截住,放下手,将眼泪擦干,吸着气让情绪稳定下来。

    她刚刚想说话,背后传来陆亦扬沉冷的嗓音,“让她走。”

    “表哥?”简瑞不悦的蹬着脚,对视上陆亦扬冷漠的眼眸,“我不会让她走到,今天必须要一个说法,阿明说你已经连续醉了好几天。再这样下去……”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让她走。”

    陆亦扬打断简瑞的话,低吼的声音让人心里为之一颤,整个大厅都充斥着他的怒火,简瑞吓到立刻闭上嘴巴,黎慕云肩膀微微一抖,背脊都僵硬了。

    她伸手将脸上的泪痕的擦干净,缓缓的转身,对视上陆亦扬。

    陆亦扬深邃的眼眸里没有半点温度,冷得渗入。曾经的温柔也不复存在,黎慕云淡淡的说,“陆亦扬,我……”

    她的话还没开始说,陆亦扬毫不犹豫转身,淡漠的背影留给她,直接往房间走去,没有任何留恋。或许他已经知道她下一句话又说道歉,又说对不起。

    看着他落寞的进入房间,黎慕云心里像被挖空了那般难受。

    离开简瑞的别墅,黎慕云走出大街,双脚开始发软,全身无力,难受地蹲在花坛边上抱着膝盖默默流泪。听到简瑞说的话,她心都碎了。

    她黎慕云算什么,值得他这样子折磨自己吗?

    不想让陆亦扬从别墅出来见到这样子的自己,黎慕云硬撑着站起来,在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

    再一次见到陆亦扬的时候是一个月之后,黎慕云刚刚从咖啡厅打工回到家里,打开电视,电视刚好播放着新闻,而上面的内容将黎慕云的目光吸引住了。

    大致的内容是承皇集团总裁在不久前成立新集团,收购了几家岌岌可危的公司,短短时间内转亏为盈,创下奇迹。

    新闻发布会上的陆亦扬,依然风华绝代,像一颗闪烁在浩瀚宇宙中的星星,遥不可及。俊逸的脸让黎慕云此刻想把电视按定格画面,可惜没有,一闪而过的镜头,只有那几秒钟,她依依不舍的摸上电视屏幕,可惜他已经不再。

    陆亦扬有自己的集团企业。但依然是承皇集团最高领导者,这样的他现在是不是很忙?忙得已经没有时间恨她了吧?忙得已经忘记有她这么一个平凡的女人曾经出现过了吧?

    不会再哭了,可心还会隐隐作痛。

    这样挺好的,这样陆亦扬就不会被他爸爸用企业来牵绊着他做任何决定,或许他真的能够在三年内收购承皇,不过那也是多余的,因为承皇集团迟早都是要他继承的。

    关上电视后,黎慕云转身走进厨房。

    于美茹还没有下班,她一个人在厨房忙碌着准备做饭,刚刚打开冰箱,手机突然响起来,她立刻关上冰箱,拿出手机接通看着显示屏幕上的号码,显示是于东。

    她接通电话,“东哥。”

    “慕云,今天东哥请你唱歌吃自助餐。”

    黎慕云微笑着转身,靠到冰箱上,“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哥我升职了,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东哥你真的升职了?太好了,是该祝贺一下,那我不煮饭了,我打电话给美茹。”

    “不用了,美茹已经知道,等会我去接你,我们一起到金碧辉煌去唱歌吃饭。”

    “金碧辉煌?”黎慕云几乎惊叫出声来,错愕不已,金碧辉煌可是一家高级kv,在城没有人不认识这个地方,在这里包间半天可能是他们这些打工一族几个月的工资。

    于东乐呵着说,“要吃就吃好点的。穿漂亮一点出来,我等会去接你。”

    说着,于东就挂了电话,黎慕云懵了。

    想着想不由得笑了,于东从国外回来就任职一家企业的经理,短短的一个月就升职了,位置更上一层楼,金碧辉煌他还是能请得起的。

    回到房间,黎慕云洗了个澡,拿出一件自认为比较漂亮的裙子,化上淡妆出门。

    金碧辉煌。

    店如其名,金碧辉煌。

    于东的国产车往金碧辉煌地下停车场一放,简直是不堪入目,到处停满了上百万,千万的豪车,停一辆十来万的车子进入,却变得另类特别。

    金碧辉煌并不是有钱就能进去的,它是一间高级vp酒吧,也类似俱乐部,要有会员卡。

    这样的地方,一般都是有钱有权的人和一些娱乐圈的大咖才有会员。

    黎慕云和于美茹跟着服务生走在金灿灿的长廊上,目光四处打量着这奢华的装潢,每一处装饰都是那么璀璨夺目,这里有一个大堂,酒吧请到一些歌手来驻场,灯光柔和,气氛相当的高雅,跟普通酒吧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于东跟在两位女生后面,轻声问,“你们第一次来这里,要好好享受,这里的服务一流,自助餐一级棒。”

    “哥,你怎么会有金碧辉煌的vp卡?”于美茹转身问。

    于东轻轻一笑。倍感光荣,“你哥我是简樊杰的朋友,想要一张卡还不容易吗?”

    简樊杰?

    黎慕云猛地一颤,心头微微颤抖一下,听到有关于陆亦扬所以有关系的事物,她都变得特别的敏感,心里是疑问的,但她没有吭声问。

    进入包间。

    于东把房间的灯光调成了明亮的白色,他不喜欢阴暗暧昧的色彩,也不喜欢神秘诡异的光线。

    包间非常的大,一个显示屏将半边墙壁占据了,宽长的沙发,精致奢华的茶几,一应具备的餐桌,休闲区,麻将台,餐桌,卫生间,还有酒柜,各种名酒饮料。

    更夸张的是,还具备了房间。里面也是一应俱全,喝醉了,累了,还可以在里面住下。

    “哥,这是简樊杰开的店吗?真的好高级。”参观一番后,于美茹问道。

    “嗯,是的他开的。”于东往沙发上坐下,开始操作屏幕上的歌。

    黎慕云走到吧台前自己捣腾着酒,她对这些酒比较感兴趣,其实她不怎么爱喝酒,可是酒柜这里太奢华壮观了,各种名酒琳琅满目。

    于美茹走到于东身边坐下,双手挽上他的手臂,“哥,我上次看了简樊杰新拍的电影,瞬间路装粉了,你能帮我要个签名吗?”

    于东笑问,“你不是不喜欢追星的吗?怎么突然要签名了?”

    “我是不喜欢追星,但我看到电影里有一个镜头,真的太迷人了,突然就成粉丝了。”

    黎慕云走过来。好奇的问道,“什么镜头这么有吸引力,让我们于美人突然喜欢明星了?”

    于美茹兴奋的转身,对上黎慕云含笑着,特别激动地说,“简樊杰在电影里有一个镜头,骑着摩托车,上一秒还挺帅的,下一秒突然撞到水沟里,上来的时候满脸都是土,还甩了甩头发,装逼的继续骑着摩托车,把我笑了一个晚上。”

    于东和黎慕云眉头一皱,特别惊讶于美茹的思维,这样的镜头竟然能成为路转粉的要点?

    “影帝就是不一样,完全没有偶像包袱,突然发现他很多作品都很搞笑。”于美茹津津乐道的说着,

    黎慕云往于美茹身边坐下,拿起桌面上的水果吃着,缓缓的说,“现实中他是个很冷的男人,一点都不幽默。”

    于美茹和于东都顿住动作看向黎慕云,两人的脸色含着疑惑,这让黎慕云突然感觉到自己说多了,立刻解释,“他是陆亦扬的朋友,我见过两次。”

    说到陆亦扬,黎慕云的脸色挤出僵硬的微笑,试图掩盖心中的伤痕,可是在于东看来,黎慕云还是没有从失恋中走出来。于东没有问原因,只是于美茹告诉他,黎慕云又分手了,他的机会又来了。

    可是于东无法跨越这道坎,跟黎慕云表白,怕两人的关系会变得更加尴尬,所以选择顺其自然。

    服务员送来了她们点的美食,于东开瓶度数比较低的酒,三人就举着杯子庆祝起来。

    接着就是唱歌,吃美食,喝洋酒。

    一首那英的“白天不懂夜的黑”把黎慕云的眼泪都唱出来了。

    ‘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无法想象对方的世界。我们仍然坚持各自等在原地,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坐在沙发上喝美酒的于东和于美茹,他们听见了黎慕云歌词中的哽咽,两人脸色顿时沉下来,目光忧愁,紧紧看着那道纤瘦的背影。

    这一个月来,于美茹经常在夜里醒来听到黎慕云在偷偷哭泣。黎慕云以前跟周辰分手,只是抱着一团纸巾,一边掉眼泪,一边在骂他混蛋,过两天完全康复了。她完全没有想到这次的黎慕云会伤的这么重,这么久依然没有走出来。

    一首歌唱完,黎慕云轻轻的仰高头,把泪水往肚子里流,手轻轻擦拭掉脸颊上的泪痕,转身放下话筒,挤着僵硬的微笑说,“美如,你来点歌吧。”

    “好。我来点一首嗨一点的歌。”于美茹拿着话筒站起来。

    灯光太亮,黎慕云掩饰不住眼眶的泪痕,低着头淡淡说,“我出去大厅装转转。”说着就转身往外走。

    于东担心的站起来,“慕云……”

    “我只是到外面看看,很快就回来。”她拉开大门就出去了。

    走过长廊,黎慕云来到灯光璀璨炫目的大厅,此时响起的是钢琴演奏,三三两两的人坐在位置上喝着酒,聊天,气氛很和煦,要是在这样的地方跟三两知己喝上一杯,聊聊生活,真的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而且没有闲杂的外人。

    黎慕云走到吧台,做了上去。

    吧台的调酒师立刻走过来,微笑着问,“小姐要喝点什么吗?”

    “随便吧。”黎慕云闷沉的情绪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调酒是含着微笑,边看着她的表情,边帅气的调好一杯酒递到她面前,“小姐,你的随便。”

    黎慕云仰头看着他,淡淡的眼前微笑,“这杯酒的名字叫随便吗?”

    “是的,临时为你起的。”

    黎慕云拿起酒抿上一口,甜甜的,淡淡的,醇香可口。很适合她现在这个心情喝。在吧台喝了几杯酒,觉得心情平复后,她就离开吧台往房间走去。

    走在长廊上,脑袋有点晕。

    看来是酒劲起来了,甜甜的也是酒,自己酒量不好还要贪杯,黎慕云不由得吃笑自己的傻气。脚步轻飘飘的走向包间。

    一段路后,她仰头看着包间的门,却忘记了包间房是在几号。她摸摸自己的身上,发现手机也不在身上,这下该如何是好?

    她歪头看了长廊两边,她记得很清楚就是中间这个位置没有错。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黎慕云将门拧开,然后走了进去。

    黎慕看见沙发上的人时,猛地一顿。整个人僵住了。房间的灯光黯淡中带着璀璨的闪灯,像流动的海洋,像夜晚的星空,气氛很鬼魅。

    灯光下,她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三个男人,那么的熟悉。

    太过震惊,黎慕云顿时呆住。

    陆亦扬完全没有想到突然闯进一个长相跟黎慕云一样的女人,可对视上眼神的那一刻,他知道这个女人是黎慕云,他双腿交叠,手中拿着一杯酒,缓缓的喝着,目光却一直盯着她看。

    那股冷意让气氛顿时变得深沉。

    陆亦扬身边还坐着言泽和简樊杰,他们倒是很惊讶,皱眉看着黎慕云。

    言泽放下手中的酒,缓缓站起来,双手插袋走到黎慕云面前,“慕云是来找我们扬少的吗?”

    “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黎慕云立刻道歉,转身欲要离开,言泽突然伸手。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搂着转身,强行带着往房间走,“既然来了,就进入喝一杯,我倒很想知道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对不起,你放开我,我真的是走错房间了。我朋友还在等着我。”黎慕云伸手去推言泽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可是抵不过言泽的强迫,被直接搂着来到桌前面,黎慕云怯怯的看向陆亦扬。

    炫目的灯光照在他脸上,刚毅冰冷,但俊美绝伦。无论何时何地,有他在的地方,总觉得身边的一些人物事物都变得黯淡无光。

    “慕云,你不跟前男友打声招呼吗?”言泽低头看着黎慕云,含着邪魅的笑意,却异常温柔地说,“在这里能见面也是一种缘分。”

    陆亦扬没有吭声,面无表情看着黎慕云,高深莫测的眼神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黎慕云避开陆亦扬的眼神,歪头看向言泽,语气硬了几分,“能放开我吗,我是走错房间了。”

    言泽立刻送松开她的肩膀,双手举起来,扬起一个很抱歉的微笑,“k,放开你,但走错房间打扰到我们是不是应该道歉?”

    “我已经道歉两次了。”黎慕云知道言泽是故意找茬,她和陆亦扬分手的事情连简瑞都知道,那他两个死党也不可能不知道。

    言泽弯腰拿起桌面上的一杯酒,金黄色的液体看起来一大半个酒杯,他缓缓递到黎慕云的眼前,“喝了它,接受你的道歉。你就可以离开。”

    “我不会喝酒。”黎慕云双手攥紧,她刚刚喝了三杯低度数的鸡尾酒已经很头晕了,这杯酒肯定不是普通的酒。

    “不会喝也得喝,你进来后直接影响到这里某一个人的心情,这个你是不是该负责?”言泽含沙射影。嘴角那抹笑意轻轻勾起。

    黎慕云咬着唇看着杯中的酒,双手紧握成拳头,再仰头看向言泽,反正醉了还有于东和于美茹照顾她,她怕什么?

    她刚抬起手准备拿过言泽手中的酒,陆亦扬突然站起来,长臂一伸,将那杯酒给抢了过去,在言泽发黎慕云诧异的看向他时,他已经仰头一口喝尽。

    他含着口中最后一口酒,缓缓的将空酒杯甩到桌面上,嘭一下碰上其他酒瓶发出渗人的响声。他慢条斯理的坐回位置上,咽下酒后,淡漠的说,“出去。”

    “扬,不带这样玩的吧,一点意思也没有。”言泽很不爽的看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感叹。

    黎慕云一时间懵住神,看着陆亦扬的脸。这个男人都分手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维护她。不是应该恨她吗?应该落井下石,多踩几脚才是他陆亦扬的风格,他陆亦扬不是有仇必报的男人吗?

    沉默了片刻,黎慕云缓缓转身,心像大海中抛下的石头,一直往下沉。

    可她也没走几步,言泽再一次冲上来,同样一个动作搂住她的肩膀,将她带着转过身回到桌前,挑着眉头轻佻的语气问,“先别走,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甩掉陆亦扬的,跟我说说原因吧。”

    “泽,不要闹了。”简樊杰好心提醒,陆亦扬要是被惹怒可不好收拾。

    不过言泽还真不怕,实在太过好奇陆亦扬这种骄傲的男人被人甩了,会出于什么原因。

    黎慕云被带回来后,低着头一言不发,言泽不让她走是吧,想让她难堪是吧,她突然想到了可以让言泽难堪的事情,沉默片刻后抬起头,看向言泽,对着他那副玩世不恭的俊脸问,“如果你告诉我你跟简瑞的事情我就告诉你原因。”

    言泽一顿,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起来,目光一沉,手也松开她了。

    黎慕云继续加重分量,“简瑞家里养了一只很可爱的小狗,姓言,名小泽,你的缩小版,你还不知道吧?”

    言泽眉头紧皱,沉了声音,缓缓走回自己的位置,拿起桌上面的酒,靠在沙发上,“你还是走吧,我跟你没有共同语言,聊不来。”

    这么喜欢问别人心里不想说的事情,黎慕云就以牙还牙攻击他的弱点,得了上风,黎慕云看了陆亦扬一眼,只是想再看一眼他便离开,可目光移过去后就不舍得离开了。

    “慕云?”

    在外面走廊找了黎慕云一圈,于东和于美茹在经过这个房间的时看到黎慕云的背影。

    黎慕云听到于东的声音,连忙转头,于东已经走进来。

    “东哥。”黎慕云立刻转身。看向于东,但于东看了沙发上的人一眼,目光定格在陆亦扬身上,几秒后又看向简樊杰。

    简樊杰见到于东后,扬起淡淡的笑意,站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他走过去搂上于东的肩膀,拉着于东走到沙发上。

    “给你介绍一下,陆亦扬,言泽,我的朋友。”简樊杰手一直搭在于东肩膀上。

    陆亦扬的目光一直定格在黎慕云脸上,看都没有看于东和于美茹一眼,他的深邃的眼眸像锐利的光芒,想要穿透她的心,她的脑。

    于美茹诺诺的走进来,看到里面的人顿时慌了,自己的b陆亦扬已经够她震撼了,还加上简樊杰这个影帝,她惊震得无法出声,缓缓的到黎慕云身边。

    简樊杰在给他们做介绍,于美茹缓缓的将头伸到黎慕云的耳朵边,低声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不是见到陆亦扬在这里所以就来了?”

    “不是。”黎慕云淡淡勉出两个字,目光看向陆亦扬,他太深沉,太冷了。看到他此刻的眼神,她想要逃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一个月没有见面,以为会淡忘,可当见到他之后,却发现原来他在心里已经这么的深,这么的思念。以至于现在见到了有种想要扑到他怀里哭的冲动。

    “要不,我们就坐在一起玩吧,都是朋友了。”言泽建议着。

    简樊杰立刻将于东按在沙发上,不让他有拒绝的机会,于东的目光看向黎慕云。想要拒绝言泽的建议,可是于美茹立刻挽上黎慕云的手拖着往沙发走去,将黎慕云给硬塞进陆亦扬的那条沙发上,自己往简樊杰身边坐下。

    于美茹兴奋不已,两眼发光,“樊杰你好,我是于东的妹妹,于美茹。”

    简樊杰歪头看了于美茹一眼,扬起淡淡的微笑,“你好。东的妹妹原来长得这么漂亮。”

    于美茹整个脸都红了,瞬间心花怒放,心里还嘀咕着黎慕云的是什么眼力,简樊杰这么好相处,还说他冷,一点都不冷。

    黎慕云很不自在的坐在一边,轻轻挪了一下位置看向于东,向他发出求救的眼神,她想走,她不想呆在这里,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她的眼神落入了陆亦扬眼里,是一种直接了当的刺伤,陆亦扬伸手拿起桌面上的酒,自倒自饮。

    气氛有些诡异,言泽静静的观察着所有人的表情,他置身事外却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于美茹的眼神含满对偶像的那种钟爱凝视着简樊杰,可简樊杰眼里只有于东,简樊杰就算对于他和陆亦扬两个死党也是冷着个脸,冷冷淡淡的。而这次让他看到了简樊杰第三种表情,那就是含着兴奋的眼神对着俊气的于东。

    这一点让言泽心里咯噔的颤抖了一下,他再看向陆亦扬,不由的淡淡一笑,这个家伙没救了,中黎慕云的毒太深。陆亦扬这样的男人最恐怖,要么不爱,要么痴爱。没有中间位置一般成分。

    “两位美女在此,要不来唱一首歌吧。”言泽建议着。

    简樊杰和于东两人在低声细语的聊着天,简樊杰这个冰人遇见于东后就变成了话唠,根本不理睬言泽。

    陆亦扬只顾着自己一个人默默喝酒,看着黎慕云不自然又紧张的坐姿,此刻,只有于美茹回应了他的话,“好啊,唱什么歌?”

    “来一首嗨一点的吧。”

    于美茹走出来,拿起话筒走到言泽身边,“要不我们一起唱吧。”

    “什么歌?”

    “死了都要爱。”

    言泽不由得笑了,立刻站起来,一拍即合,拿起话筒跟着于美茹上前两步。“这首歌不错,很应景。”

    结果整个房间都是鬼哭狼嚎的“死了都要爱,不哭到微笑不痛快……”

    于东紧皱着眉头,根本没有听见简樊杰在说什么了,他将头靠近简樊杰的耳边,问,“你刚刚说什么?”

    简樊杰一顿,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将他搂了过来,很是亲密的动作,可只是男人与男人的交谈,“东,我们出去大堂喝,这里太吵了。”

    于东目光看向黎慕云,有些不放心,“可是……”

    简樊杰看出他的顾虑,“没事,扬不会让她喝酒的。”

    想了想,于东站起来,任由简樊杰搭着肩膀,两人并肩出去了。

    突然人少了。黎慕云紧张再一次加重,看着在认真唱歌的两个人,歌声不敢恭维,但投入是百分百的专业。

    跟陆亦扬坐着不是很远,但心却隔了一个太平洋那么远,没有话题,也不敢看他,也不知道聊些什么,不是有人说分手还是朋友吗?

    黎慕云自己是做不到了,她还没有阔达的心把这份爱转换成友情。

    想着,她缓缓站起,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往大门走去。

    陆亦扬目光深深的凝聚在她身上,他将手中的酒一口仰进,立刻站起来,迈开大步往黎慕云走去,在黎慕云还没有踏出房间的时候,他一手扯上她的手臂,速度极快,转身就往包间里面的房间走去。

    黎慕云猛地一惊,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扯进房间,门直接关上。

    下一秒,她张口想问他想干什么的时候,陆亦扬健硕的身体将她压到门板上,低头吻上她,猝不及防的撬开她的唇,像一把火熊熊的燃烧开来。

    动作一气呵成,快速敏捷。

    他唇色洋溢着淡淡的酒香,他专属清冽的气息,他的味道,他的狂野……

    原来她都是这般的想念。

    他的力道很重,像是一种惩罚,想要将她吞噬,没有任何理智的疯狂。

    唇被吻得很痛,却依然抵挡不住自己内心的渴望,她也一样渴望他。

    黎慕云双手缓缓的搂上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这时候是沉沦也好,是失控也罢,她只知道自己还是这么的想念他,想念他的吻,他的一切。

    蓦地,黎慕云感觉唇瓣上一阵疼痛,陆亦扬狠狠的咬着她的唇,像是要发泄心中所有的痛和恨。她紧皱着眉头忍着,没有吱声,也不喊痛。

    因为没有比心更痛的地方。

    直到尝到血腥的鲜甜味,陆亦扬才松开她的唇,再一次深吻下去。

    带着欲望的痛,承受着他狂野的索取。

    房间外的歌声停了,突然响起节奏很嗨的英文歌。黎慕云紧紧抿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外面已经唱完好几首歌,而她双脚酸软。

    黎慕云强忍着,头埋在他的肩膀上,透过他的衬衫咬住他臂膀结实的肌肉。

    这样的举动,让他更加疯狂.......................

    激情继续……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