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71章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傻

    陆亦扬的会议很快就结束。

    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黎慕云从沉思中回过神,转身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陆亦扬,他脸色凝重,看她的眼神依旧保持温和。

    “闷不闷?”陆亦扬走进来,手中是资料往办公桌一放,走到黎慕云身后,从她背后将她抱住。

    她此刻的心情很阴郁,但为了不要让陆亦扬看出来,她强颜欢笑,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双手覆着他手臂,目光瞭望着远处的天空。

    “不闷。”

    “怎么不开心了?”陆亦扬低头闻着她发丝的清香,手臂用力,将她箍紧在怀里。

    “没有不开心。我只是在想今天天气怎么这么阴,连一点阳光都没有。”

    “如果天气影响你点心情,那就不要看天气,看我吧。”说着,陆亦扬将她的身子板正过来,双手握着她肩膀,低头平视她的眼眸。“你的男人长得还算是赏心悦目的。”

    这么自大骄傲的男人,黎慕云也算是见识了,不由得扬起淡淡的笑,“真不害臊。”

    “讲实话也要害臊吗?”陆亦扬浓密的眉头紧紧皱起,一脸的不爽,“难道你不觉得你男人很帅?”

    “帅,超级帅。”黎慕云抬起手捧住他俊逸的脸庞,手轻轻用力,将他的脸给压下,将唇压得嘟起来小许,然后倾身过去,轻轻一吻。

    香吻送上,意犹未尽,陆亦扬猛地将她带入怀里,俯身吻上她的唇。

    “嗯?”黎慕云被突如其来炙热的深吻给震慑住,带着惊愕。

    她只是想给他一个轻吻,可陆亦扬不这么想。

    吻上后直接将她压到落地玻璃窗上,黎慕云的后背抵着玻璃,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回应他的深吻。

    呼吸变得急促,他的身体也变得滚烫,手突然松开她的腰,反手将西装脱掉,往地面一放,唇依旧热情深吻。

    被吻的昏天地暗的黎慕云根本不知道他的手在脱他自己的上衣。

    直到他的手摸上她的腿。她才反应过来,双手轻轻推着他结实的胸肌,将头歪到一边,避开他的吻,喘息着说,“亦扬,你要干什么?这是办公室。”

    陆亦扬的深吻缓缓往下,埋在她白皙的脖子内,粗喘着气,声音沙哑低沉,“这里的摄像头只有我电脑才有视频,不用怕。”

    “可是,这……是玻璃窗。”

    “如果有人想用飞机带望远镜来观看我们,我无所,你不会走光的。”他说着,直接就行动起来。

    城最高的大厦,最辽阔的视野。

    站在高空的地方,看着整个城市的风景,他狂野激烈的爱让黎慕云欲罢不能。在他怀里沉沦,在他身下娇喘,在他的吻中变得美丽绽放。

    黎慕云知道她的男人有很多面,每一面她都那么的喜欢,陷入了他温柔疼爱中。

    他想要的,她都给。

    -

    陆亦扬最近的工作很忙,忙得黎慕云已经很久没有跟他吃晚饭了。

    似乎是从陆亦扬带她参加完家庭宴会开始,他的事情变得多起来,脸色也变得沉重,经常在书房里面工作到很晚才回房间睡觉。

    黎慕云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也不懂,但她很确定陆亦扬的爸爸开始在用公司的股权打压他。

    陆方南看起来也就五十来岁,大概是要退休了,可是股权还继续掌握,如果他将陆亦扬赶出董事局,将他的职位拿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这对事业心这么重的陆亦扬来说,无形是一种打压,一种威迫。

    黎慕云的设计课程已经学到了实习阶段,可以自己动手实物设计。从学校出来,她手中拿着一袋资料,并肩着几位学珠宝设计的同学一起走出学校门口。

    今天来接她的司机突然换了。

    见到她出来,司机迎面上来,“黎小姐,请。”

    黎慕云跟几位同学招了手说再见,然后看向司机,“我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

    “黎小姐当然没有见过我,我是陆总裁父亲的司机。”

    陆方南?

    黎慕云顿了一下,惊愕的看着他。

    “陆先生想请你去见一面,所以要我来请你。黎小姐请上车吧。”

    黎慕云想了想,从背包里拿出手机,“我先给亦扬打个电话。”

    司机见状,脸色一沉,粗鲁的将黎慕云的手机一把抢去,对车内的人打了一个眼色,黎慕云还没反应过来,车上下来一个黑西装的男人,走过来推上她的背,将她粗鲁的弄上车。

    司机快速跑上车,将车子启动。

    “把我手机给我,你们这是干什么?”

    “黎小姐请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是陆先生要见你一面,你不能让总裁知道,请见谅。”坐在黎慕云身边的男人礼貌的说。

    黎慕云紧攥着背包,男人将手机递回给她,她也没有再打电话了。

    既然陆亦扬的爸爸要见单独见她,她也想到是什么事情了,她也想去见见他,看他想说什么。

    车子很快就行驶到一处偏僻的山林里,黎慕云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心微微颤抖,慌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他们将她带出闹市,带到这边僻静的地方,危险指数开始增加,她怕自己上当了。

    可是刚刚男人有将手机给回她,应该不是坏人。

    突然,眼前出现一座像庙宇的地方。

    在一处庙宇前面,车停了。

    黎慕云被男人带到庙宇的中堂,优雅安静,庄重神圣。

    一座观音瓷白雕像屹立在中堂,很是壮观祥和。旁边一张木椅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穿着简单的衬衣,打扮随和,但表情严肃,面容冷峻,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魄力感。

    黎慕云第二次见他,陆亦扬的父亲,陆方南。

    她走过,恭敬的鞠躬,“陆叔叔你好。

    “黎小姐请坐。”陆方南沉冷的声音淡淡的说,手指着他对面的位置。

    黎慕云将包包放好,然后坐到他对面,木桌上放着一壶茶,一套餐具,还有袅袅香烟飘起的檀香罐。他们靠窗而坐,窗外鸟语花香,风景宜人。

    这里的确是一个很适合聊天的地方。

    地方很舒服,但坐在面前的这个人让黎慕云不寒而栗。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透出强势威严的气质。带着霸气,还有一种无形的隔阂。

    陆方南给黎慕云倒了一杯茶放到她前面,黎慕云双手接过,毕恭毕敬的点头道谢。

    “我就不跟黎小姐废话这么多,直接进主题吧。要多少钱离开我儿子?”

    黎慕云来的路上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既然陆方南要见她,无非就是要用钱打发她。既然这样,她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对不起,叔叔,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陆亦扬放弃我,我就走,陆亦扬不放弃我,我是不会放弃他的。”

    陆方南也是个见过世面的男人,他淡定从容,从旁边拿出一张没有写数字的支票,递到黎慕云面前,“这个给你,想要多少自己填,带着钱就离开吧,黎小姐在学珠宝设计,我可以在国外给你自己开一家珠宝公司,创立属于你自己的品牌,你日后的生活可以无忧,前途一片光明。”

    “你父亲的病我可以找最好的医生给他治疗,他这辈子的费用你也不用担心,只有你离开陆亦扬,你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

    “叔叔,我不需要这些。”黎慕云紧张的攥着手指,看向陆方南的目光变得胆怯,但又不想退缩,她再退缩,陆亦扬真的不会再爱她了,她不能这样做。

    黎慕云将支票退回给陆方南。

    陆方南低头看着支票,扬起讽刺的笑意,脸上冷峻如斯,缓缓抬头,目光如锋利的刀刃,射出的光芒让黎慕云身子微微颤抖,心脏漏着节拍,扑通扑通的在肆意狂跳。

    “很好,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这张支票只是一次性的,牢牢捉住我儿子,你就可以拥有我们陆家一半的财产,真的胃口不小。”

    “不是这样的,叔叔,我喜欢陆亦扬根本不是因为他的钱。”

    “那好,我现在就让他一无所有,你就跟着他慢慢熬吧。”陆方南冷笑着从身边拿出一份资料递到黎慕云面前,“看一下吧,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黎慕云颤抖着手,将手中的资料打开。

    一份是股权书,她之前在陆亦扬办公桌上看到过,一份是罢免陆亦扬一切职位赶出承皇集团的通知,上面还有公司所以股东同意认可签名。

    最后一份是断绝父子关系媒体通告书。

    看到最后一份,黎慕云猛地一惊,抬起头看着陆方南,惊愕不已,“叔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你儿子。”

    陆方南脸色突然变得沉重,目光通红嗜血,他比陆亦扬更加狠心,更加没有人情味,他冷冷的说,“我陆方南不需要给家族带来羞耻的儿子,跟你这样低贱卑微的女人结婚,他不配做我儿子。”

    黎慕云紧紧攥拳头,轻咬下唇强忍着,她卑微,但不低贱,她也是人,只是没有权利和金钱而已,只是没有一个很好的家庭背景而已,她怎么就低贱了呢?

    心脏像被大石压着,难受得喘不过气,陆亦扬不允许她退缩,可是她的坚持却要毁了陆亦扬。难道真的要陆亦扬放弃一切跟她在一起吗?

    泪水在眼眸中打滚,黎慕云心痛地摇着头,恳求着,“叔叔,求求你不要这样做,我跟亦扬是真心相爱的。”

    陆方南冷冷一笑,双手抱胸,看着黎慕云的眼泪像看戏一样,满脸讥笑,“好啊,那你们就真心爱着对方,他可以靠自己的手看别人脸色去给打工来养活。他将会成城的笑柄,为了你这么一个女人,跟陆家脱离关系。你能想到他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吗?”

    黎慕云不敢想,低下头,泪水悄然而来,一滴滴的落到大腿上。

    陆亦扬自小养尊处优,在显赫的家庭长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的自尊,他的骄傲,他的事业,如果离开了陆家,他将要从头来过,最重要的是他不能让陆亦扬变成大家的笑柄,媒体会怎么说他?说他为了一个女人,连家人都不要,连事业都不顾,会被说是猪一样笨的男人。

    陆方南无视黎慕云的眼泪,冷冷道,“你跟我儿子在一起本来就是错的,你这样一个女人拿什么般配我们陆家?亲妈不详,重组家庭,父亲是个无业游民还得癌症,你学历不高,没有工作经验。就你这样的女人,满大街都是,凭什么进入我们陆做我们陆家的下一代女主人?”

    凭什么?

    又是凭什么?

    黎慕云紧紧的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痛哭出声音来。她心里建筑起的那道防雷就要被击垮,她坚持不下去了。滚烫的泪水穿过手背,滴下来。

    想了片刻,黎慕云放开手,抬头瞪着陆方南,哽咽着问,“叔叔,你真的要这么狠心对你儿子吗?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为什么要毁了他?”

    陆方南嗤之以鼻,声音像地狱的冥神,冷得渗人,“是你毁了他,我死了个小儿子我都无所,再毁掉一个又如何?跟我陆方南生儿子的女人多如牛毛。我不缺儿子。”

    黎慕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发毛,他冰冷的眼神,冷漠的态度,像一个魔鬼,可怕的魔鬼。

    再坚持,是她毁了陆亦扬。

    陆方南将支票再一次推到黎慕云面前,气定神闲的站起来,拿起桌面上的资料,冷冷的说,“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我要看到你从我儿子家搬出去,最好是离开这里,如果不出国你也得跟他断绝所有来往,要不然,一个星期后,你刚刚所看到的将会成为事实。”

    陆方南拿着资料离开。

    中堂安静了。

    微风从窗户外吹进来,轻轻拂动了黎慕云散落下来的发丝,飘扬着。

    泪水像崩塌的洪堤,涌出眼眶。

    视线被泪水模糊,心脏像万箭穿心,痛得她无力支撑,紧咬着唇在狠狠抽泣。她捂着嘴,却依然挡不住痛苦的声音,“呜呜呜……”

    她不想在观音面前这么悲伤,可心痛得她无法忍受。

    已经六神无主,为什么要让她遇见陆亦扬,真是命吗,是命运让她再一次承受举大的痛苦,这样的痛让她想要此刻就死去。

    她听到心碎的声音,还有自己忍不住的哭泣声。

    寂静的庙宇中堂,回荡着女人悲凉压抑的哭泣声……

    -

    拿着支票,黎慕云在上面写上一个亿,她将这一个亿放到她学习的一本书上,第一页夹着。

    哭得通红的眼睛,她躺倒床上拿冰块敷了一个中午,到了傍晚,她又覆上眼膜。

    陆亦扬回来的比较晚,她很早就躺在床上假寐,听到他的脚步声。黎慕云僵硬的身体不敢乱动,她紧紧闭着眼睛。

    只知道男人脚步声很轻,走到床上,动作轻盈。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一下,然后离开。等她听到浴室的关门声,她才缓缓睁开眼睛。

    他温存在额头上的吻让她心脏再一次扯痛着,缓缓转身,闭上眼睛,泪水忍不住又打湿了枕头。

    这一夜,黎慕云辗转难眠,闭上眼睛也能将整个枕头弄湿,她想了一晚上,她不知道要如何让陆亦扬放手,只要他不跟家里闹翻,她就安心的离开。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两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块,就算跟命运对抗,最后受害的依然是陆亦扬。

    没有她,陆亦扬前途一片光明,有一个显赫的家族,一个般配的老婆。

    她不想成为他生命中让他一无所有的女人。

    翌日

    黎慕云很早就起床,她进入卫生间洗漱好出来,坐在梳妆台上拿着梳子静静的梳理自己的长发,她收拾好一切东西。

    一个手机。一个小钱包。

    她来的时候就这些是她的,走了还穿走陆亦扬一套衣服,她想他应该不会介意的。

    书本的那张支票拿出来放到桌面明显的地方。陆亦扬给她的透支卡也放到上面,这样大家都清了,以后各不相欠,重新走回自己生活的轨道。

    她缓缓的歪头,看着大床上沉睡的陆亦扬。

    他这些天似乎真的很累,可她什么都不懂,也帮不到他,只会给他带来麻烦,然而,她能做的只是现在这样,默默的离开他,还他一个光明的未来,不要打扰他的生活。

    陆亦扬一直派人跟踪保护她。因为昨晚上她装睡,他没有问,今天还是自己来坦白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黎慕云的目光一直定格在男人的脸上,这张刚毅俊逸的脸庞可能是最后一次这样看了。

    陆亦扬转了个身,手搭在大床上,空荡荡的感觉让他眉头一紧,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眯着惺忪的眼眸,扬起淡淡的笑容看着黎慕云。

    “这么早就醒了?”

    “嗯。”黎慕云沉着脸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陆亦扬伸手揉了一下眼睛,接着向黎慕云伸长手臂,“过来,我抱抱。”他带着起床气的语调,含着微笑说。

    黎慕云沉冷着脸,异常严肃,缓缓的站起来,“亦扬,我有话要跟你说。”

    她的气场太冷,从来没有过的严肃,陆亦扬眉头深锁,缓缓从床上爬起来,他深邃的眼眸盯着她的眼瞳,似乎想要看穿她的心。他没有作声,走下床来到她面前。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蛋,缓缓仰高,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上一个早晨的浅吻,磁性的嗓音问,“你今天怎么了?”

    黎慕云话还没有说,心已经开始在痛。这样的男人她不知道是在伤他还是伤自己,在心里想着都能痛的要窒息,她此刻没有勇气开口了。

    她伸手将他的双手拉下来,转身往梳妆台上拿起一张钻卡递给陆亦扬,“这个还你。”

    陆亦扬僵硬着动作,一动不动看着她,凌角分明的俊脸上瞬间沉冷下来,没有作声。

    “我现在不需要这个了。其实你已经知道我昨天早上见过你父亲了吧?”

    陆亦扬冷冷的回了一句,“知道。”

    “那为什么不问我?”她咬着下唇反问,压抑着心脏撕裂般的疼痛,滴着血。

    “我相信你,没什么好问的。”

    陆亦扬的话如磐石般坚定,看着她的眼神也笃定,深信不疑。可这句话却让黎慕云的心像被刀插上一样,痛入心扉。

    泪水开始洋溢出眼眶,她缓缓仰头深呼吸一口气,忍着不让泪水出来,不让陆亦扬看出她的懦弱。

    黎慕云接着把桌面上的支票拿起来,横起来摆在他的面前,挤着僵硬的微笑,苦涩的说,“陆亦扬,你爸给了我一张支票让我填,我填了一个亿。”

    “你想说什么?”陆亦扬感觉到她的不对劲,沉冷的脸一直在观察她脸上的表情,她现在的行为让他怒火中烧,隐忍着缓缓握拳,保持冷静的态度。

    黎慕云低头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让自己有足够多的时间喘息,再这样下去,她真的想要死了。

    再抬头,黎慕云目光变暗淡,声音冷冽,“你爸告诉我如果我选择你,你将一无所有,所以我选了钱。陆亦扬我们分手吧。”

    蓦地,陆亦扬突然笑了起来,苦涩的笑着,像听到一个笑话般,双手叉腰,歪头看着阳台外面。他的轻笑在黎慕云看来,像一种凌迟。像伤口上撒盐,痛的她无法再继续。

    他突然停下笑意,瞬间变得阴冷骇人,回头看向黎慕云,一字一句道,“跟我开玩笑吗?好了,不要闹。”

    “我没有闹,我填的是一个亿,我要带着这个钱跟你分手。”黎慕云接近怒吼的喊出声音来。

    陆亦扬上前,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双肩,恼怒的低吼,“黎慕云,你清醒一点,钱我陆亦扬有的是,你要一个亿,十个亿,百亿,我统统给你,请你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这不好笑。”

    “陆亦扬,我没有开玩笑。离开承皇,你一无所有。”

    陆亦扬苦涩的放开了她的双肩,吃笑了一下,深邃的眼眸泛起通红的湿润,往后退了一步,双手痛苦地扒着短头发。“黎慕云,是我爸告诉你我离开承皇会一无所有的吗?你也太看得起他了,承皇有今天的成就是我陆亦扬用了三年的时间打拼出来的。这家破公司我不在乎。”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公司股权的事情?”他冷冷的问。

    黎慕云看着他此刻痛苦的样子,已经没有办法再说话了,她怕自己做不到。

    陆亦扬仰头深呼吸,闭上眼睛不让自己的泪流出来,他痛心的想要毁了这一切,但还是强忍着把话说完,“我最近很忙,不是因为我要想办法拿到股权,我只是在建立自己的公司,我已经做好离开承皇的打算,我的钱够你黎慕云用十辈子,如果你喜欢承皇这间破企业,我答应你,再给我三年时间。我三年内一定把承皇给收购。”

    黎慕云心里扬起淡淡的欣慰,陆亦扬还是这个陆亦扬,依然有他强大的能力狂傲不羁,依然骄傲自信。她一点都没有怀疑他的能力。

    泪水溢出了眼眶,终究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

    陆亦扬看到她的眼泪,缓缓的走向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泪花,声音醇厚却凝重,“慕云,把支票给回我爸,我原谅你这次的行为。好吗?”

    这样还要原谅?黎慕云心愈发的痛,为了她一个平凡的女人,他这样做值得吗?自立门户,跟陆家断绝关系,还要跟家族企业对立,吞并他。这样相杀真的值得吗?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傻?

    黎慕云缓缓的将手中的钻卡塞到陆亦扬的手中,咬着唇强忍着,往后再退步,泪眼婆娑,却带着僵硬的笑意说,“陆亦扬。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陆亦扬双手垂着,因为无力,他手中的卡掉到了地上,沉着脸失望地看着她,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寒气,阴冷骇人,却隐忍。

    “黎慕云,你再说一遍。”他的语气像是从冰窟中发出来,连空气都结成了冰。

    “说再多遍也是一样,我黎慕云根本就不喜欢你,我爱的人是于东,现在东哥从国外回来了,我想去追求我自己的幸福。”

    “呵呵……”

    陆亦扬笑了,着声笑意却带着哽咽,立刻仰头看向天花板,无法接受黎慕云给他的答案,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此刻真的被气疯。

    “我走了,陆亦扬,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擦掉眼泪,黎慕云捉起台面上的手机和钱包。绕过他身边往门口走去。

    突然,陆亦扬快速转身,一把扯住她的手臂,粗鲁的将她回来,狠狠甩到床上,他动作粗鲁,一气呵成,黎慕云跌躺在床上,整个人震地脑袋眩晕,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陆亦扬大手捉住她双手手腕,紧紧压着床上。

    黎慕云反应过来的时刻,看向他居高临下的俯视,那双愤怒如猛兽般的眼神,通红的眼眶含着湿润的泪,在他眼睛里滚动,却被他硬生生忍着。

    他冷冽的语气咬牙低吼,“你黎慕云是我买回来的,想走有问过我吗?”

    “我现在有钱了,我还你五百万,一千万,甚至一亿,我只要你放我走。”黎慕云也忍不住的怒吼,泪水夺眶而出。

    “我不缺钱,钱不是借你,是直接买下,你的一辈子都是我陆亦扬的。”

    “陆亦扬,你真的能忍受我心里有别的男人吗?”

    陆亦扬愤怒的一手掐上黎慕云的下巴,狠狠的撵着她的脸,那双通红的眼如失控的猛兽,想要生吞了她,他的力道很重,黎慕云感觉到脸蛋像要被碾碎,可她只能忍着,现在的陆亦扬要是杀了她,她也死不足惜。

    “你骗我的是不是?”他压低声音,每一个字问的都那么用力,每一个字都像要咬出血来。

    “我,爱,的,人,是。于,东。”

    黎慕云一字一字的说出他最不想听到的话,可这些字在黎慕云心里像炸弹一样,炸得自己体无完肤,痛入骨髓,她闭上了眼睛,任泪水滑落在脸庞,认命的等待陆亦扬对她施暴,是打是骂是凌辱,她都认了。

    只有两人的喘息声,粗狂而不安的心,握住她手腕的那只大手在隐隐用力,手腕痛得像要裂开。他没有动静,黎慕云突然感觉一滴水掉落,在她额头上哒的一声轻轻的回荡,她身子猛地一僵,心尖在微微颤抖着痛。

    滴在额头处的水滴让她慌了神,缓缓的睁开眼眸,可下一秒,将她压制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站起来,立刻转过身背上对着她,他仰高头,看着天花板,沉重的低吼声如暴风雨的雷鸣,一声震耳欲聋。

    “滚。”

    陆亦扬……

    亦扬……

    黎慕云看着他像大树般的背影,却在凋零,他说完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大步迈开步子,走出房间。

    直到房间安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见,这样的安静让黎慕云害怕,害怕得心都在颤抖,痛的无法呼吸,转身趴到床单上,狠狠的哭着。

    这是自找的痛苦,她不怨任何人,只怨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个好的出身,没有好的背景配他陆亦扬。她的手缓缓摸上额头,那是他落下的痛,他的泪。

    “呜呜呜……”

    “对不起……亦扬,对不起……是我不够好……你不值得为我伤心……呜呜……”

    黎慕云哭得全身都颤抖了,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

    很快就会过去的,每一对情侣分手都要经过一个阶段的痛,一定会熬过去的,黎慕云自我安慰着。

    像陆亦扬这么强大的男人,他也很快会忘记她,忘记她这么一个平凡的女生。

    走出别墅,黎慕云身上只带着一个钱包和一台手机。一路走到地铁口,她像走了人生最漫长的一段路,进入地铁后,她没有方向,没有目的的进入车厢。

    她低着头,用披散的长方盖住红肿的眼睛,站得脚累了,她随意在一个站下车。像行尸走肉般慢悠悠的走出地铁口,在地铁口外面一个乞丐身边定住脚步。

    老人白发苍苍,手中拿着一根木棍,白胡子很长,沧桑的脸上满是皱纹,着装邋遢糜烂。

    黎慕云从钱包里拿出叠成方形的支票,放到老人的碗里。然后继续如没有灵魂般往前走。

    老人眉头一皱,低声冲着黎慕云的背影骂了几句,拿起碗里的纸张狠狠一撕,揉成团往垃圾桶那边丢去,继续对着出入地铁口的行人乞讨。

    -

    黎慕云第一个落脚的地方是于美茹的家。

    跑去于美茹家里的时候,她抱着于美茹哭了一整天,第二天心情平静下来,就将她和陆亦扬的事全部说了出来。

    于美茹比较了解她,也了解一个平凡的女生想要嫁入豪门根本是异想天开,特别像陆亦扬这种有身份的男人,可能要付出的比任何都要多百倍的努力。

    既然黎慕云选择放弃,于美茹也表示支持,也有私心想撮合黎慕云和她哥哥。

    毕竟,黎慕云是个难得的好女生。她是合适做一个好妻子,这么好的人选当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她哥没有女朋友。

    设计学校的学费已经交了,黎慕云还是坚持去上学,在于美茹家里住下后就开始找兼职。

    这样可以一边读书,一边赚钱。

    没有陆亦扬,生活还是要继续,陆亦扬会成为她心底最深最痛的回忆。

    于美茹的家只在市中心的一处住宅楼里租了间一房一厅,这样是方便上班。温馨柔美的房子布置得像一个公主房,到处都是洋娃娃,毛毛熊。粉色的窗帘,粉色的沙发,粉色的床,明明就是一颗懵懂烂漫的少女心,可她就是找不到男朋友,所以黎慕云住在这里一点也不怕打扰到她。

    停课两天,黎慕云在家里舔伤,第三天她很早就起床,打起精神去煮早餐。

    十分钟后,两份简单的三文治和牛奶上台,她走进房间将赖床的于美茹拉起来,“美如,起床了,起床吃早餐。”

    于美茹从床上爬起来,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然后揉着眼睛起床,喃喃着,“慕云,今天我休息,你干嘛那么早要我起床?”

    黎慕云顿了一下,“今天周末吗?哦。那你继续睡吧。”

    “都起来了,陪你吃早餐吧,你现在是我的皇帝,失恋的人最大。”于美茹说着就往卫生间走去,却忘记了考虑黎慕云的心情。

    黎慕云怀着沉甸甸的心情走出客厅,坐在餐桌上拿起早餐自己吃起来。

    咬着三文治,却食不知味,低头看着手机屏幕,那黑乎乎的屏幕已经很久没有亮过了,没有电话,没有信息,连垃圾信息也不来一条,太过寂寞。

    以前,无论陆亦扬多忙,都会给她打电话,问问她在干嘛。或者发条信息说句话。

    可是这个手机是不是已经坏了呢?

    她拿起手机,突然定住动作,心里一阵酸涩塞着胸膛,隐隐痛着。理性的让自己将手机再次放下,都分手的人了,还会来电话信息吗?

    自己说出这么绝情的话。还要奢望他会想自己吗?

    手中的三文治放下来,黎慕云拿着手机和钥匙,站起来走向门口,换着鞋子,对着房间内的于美茹说,“美如,我出去透透风,家里很闷。”

    说着,她开门出去。

    于美茹连忙从房间里跑出来,嘴里还含着一根牙膏,泡沫满嘴都是,皱紧眉头看着大门被关上。

    家里闷了吗?她目光移到桌面上的三文治,黎慕云的早餐只咬了一口,牛奶没有动过。

    -

    出了家门,黎慕云一直往前走。

    漫无目的走着,早晨的太阳很暖和,于美茹住的地方靠近市中心,所以没有走多久,她就来到一个高级广场外面,广场上进出很多人,前面有一个超级市场。

    她随着多人的方向走去,乘坐电梯往超市走去。

    每天像只没头苍蝇,总是漫无目的做一些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心像死了一样,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每天过得很迷茫。

    混混沌沌的,偶尔脑海里全部都是他,偶尔脑海一片空白。

    进入超市,黎慕云推了一辆购物车,逛了两圈,购物车里面还是空荡荡的。

    “黎慕云……”

    蓦地,一道娇柔的声音传来,黎慕云猛地定住脚步,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她本来沉冷的脸上慢慢扬起一丝微笑,迎面而来的是简瑞。

    简瑞走到她身边,异常兴奋的说,“没有想到在这里看见你。”

    “简瑞,你也来逛超市?”

    简瑞苦涩的笑了笑,说,“我一个人前面花园小区住,家里所有东西都要我自己一个人打点。”

    黎慕云知道简瑞还是个大学生,刚刚回国。在国内找了间大学就读,可能是因为家里让都在国外。所以一个人住。

    “哦,你要买什么?”黎慕云问。

    “随便,慕云,我想问你一个事。”简瑞突然紧张起来,拉着她的手腕,态度严肃,“你跟我表哥分手了?”

    黎慕云脸色一沉,没了声音。分手已经过去好几天,估计陆家的人都知道了吧,因为总有些人特别关注着。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乱了,挤出僵硬的微笑,黎慕云对着简瑞点了点头。

    她看上去像没有事一样,简瑞放开她的手,皱紧眉头观察了一下,不悦的说,“分了也好,反正你跟我表哥也没多大可能,家里的人是不会同意的。只是……”

    简瑞欲言又止,一句只是后面就没有声音了,这样引起黎慕云强烈想好奇心,连忙问,“只是什么?”

    “没有什么。”简瑞转身将手搭在黎慕云的购物车上,“你会做醒酒汤吗?”

    黎慕云点点头,“会,你要做这个汤干嘛?”

    “我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昨晚把自己灌得大醉,现在还在我家赖着不走,你能不能帮我煮一个醒酒汤,让他喝完就滚蛋。”

    黎慕云紧皱眉头,有点为难。

    简瑞拉着她的手,推着购物车往前面走,“走吧,我们是好朋友,帮帮忙吧。”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