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70章 一无所有的威胁

    黎慕云见过廖娜娜几次,发现她真的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做事情冲动,泼辣还不分场合,对她估计也是恨到了极点。

    廖娜娜被李慧兰拖到一边做思想工作,也算是安慰她吧,但廖娜娜恶狠狠的眼神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黎慕云。

    被这么多的眼睛盯着,黎慕云感觉到很不适应。

    她鼓起勇气,扫看着宴会上注视自己的那些人的眼神,她心里默念着,我有陆亦扬,我不怕。

    廖娜娜的父亲一副不屑的模样,暗沉的脸带着愤怒,一直瞪着她。陆方城的眼神让她最害怕,像是要将她的衣服脱掉,赤裸裸看着那种恐怖。

    至于李慧兰,只是一撇而过。

    还有很多看戏的宾客,都把她当戏码看,眼神都是不屑,轻蔑,还有更多的讥笑。她在这个家庭根本就不待见。她的身份太低,就算高贵的衣服,漂亮的妆容,也依旧掩盖不了她贫穷没有地位的身份。

    “表哥,慕云。”迎面而来的简瑞手中拿着红酒,一身紫色紧身连衣裙,妖魅动人。

    “简瑞你好。”黎慕云终于见到一个很亲切的人,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简瑞上下打量着黎慕云,双眸发光,惊讶的说“慕云,你今天好美。”

    陆亦扬面露表情,带着一丝丝倨傲的冷,“她每一天都美。”

    黎慕云听到陆亦扬这句话,不由得低头羞涩的笑了。简瑞紧皱眉头看向陆亦扬,好像是在说甜言蜜语,但这样冷冷的语气和攻击她的话,倒是让简瑞不敢恭维。

    “表哥,你平时都是这样跟慕云相处的吗?说这句话的时候要温柔的看着她,带点微笑,深情一点。”

    “我是说给你听的。”陆亦扬反击简瑞。两人都是亲密无间的表兄妹。陆亦扬还真没有把简瑞当过妹妹,像是兄弟朋友一样相处。

    简瑞缓缓的喝着手中的红酒,眯着眼眸看向黎慕云的表情,邪魅的笑了笑,再看向陆亦扬,“表哥,没有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

    陆亦扬冷笑一下,没有再理会简瑞,而是歪头扫看会场,继续寻找他父亲陆方南的身影。

    简瑞将手中的空杯放到旁边服务生的托盘上。然后指着角落那头,“你在找舅舅是不,在那边。”

    “嗯。”陆亦扬牵着黎慕云转身走过去,连一句谢谢也没有给简瑞。

    黎慕云扬起手,轻轻的跟简瑞打了个招呼,浅笑着离开。

    简瑞脸上扬起淡淡的苦笑,无奈的看着陆亦扬和黎慕云的背影。心想着这就是郎才女貌,可没有天生一对的命。

    “爸。”

    陆亦扬在一群谈笑风生的男人堆里叫了一声。

    大家都转头,黎慕云目光随着陆亦扬看向前方,当场脸上铁青,瞬间沉冷严肃,眼神诧异,就是陆亦扬的爸爸。严肃,冰冷,跟陆亦扬有些许神似,气质非凡。

    陆方南目光冷冽,黑着脸没有回应陆亦扬,而是把目光盯向了黎慕云。

    黎慕云感觉从背脊骨渗出一阵寒气,心头微微颤抖,紧张得手心冒着冷汗,对着陆方南投来的目光,黎慕云只是怯怯的点了点头。

    对视上陆方南的眼神,陆方南被她的样子给震慑住,一动也不动,高深莫测的眼神盯着。

    “叔叔你……好。”黎慕云还没有等陆亦扬介绍,就点头打招呼。

    几位跟陆方南谈笑的人见他脸色不好,气氛诡异,然后打声招呼就转身离开了。

    陆亦扬带着黎慕云上前一步,“跟你介绍一下,她叫黎慕云,你未来的儿媳妇。”

    陆方南嗤之以鼻,从鼻腔发出一个哼的单音。不屑的仰头将手中的酒喝尽,然后看向黎慕云,“黎小姐是哪家千金。”

    “我……”黎慕云双手紧紧握住陆亦扬的手臂,颤抖着声音却只说出一个我字,她哪里配得上用千金两个字,明显看到陆亦扬父亲的蔑视和不屑,连说话也这么冲。

    陆亦扬抢过她的话回答,“黎家的千金。”

    黎家的千家?黎慕云歪头看向陆亦扬,他是沉着脸,倨傲又高冷的在讲冷笑话吗,害她有点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抿了抿唇没有作声,她相信陆亦扬,这个男人可以让她安心。

    “父亲是做什么的?”陆方南很直接查户口的语气。

    “跟你一样,什么都不用做。”陆亦扬淡淡的说,一本正经。

    黎慕云忍着笑缓缓抬头看向陆方南,只见他脸色黑到了极致,被陆亦扬这不咸不淡的话给堵得梗塞了。

    陆方南是个暴脾气,但碍于宴会客人多,他双拳紧握。脖子开始显露出青筋,血管就要爆开。

    “我问的是黎小姐,你出什么声。”他一字一句对陆亦扬低声吼。

    黎慕云立刻回应,“我爸爸……”

    在她的话还没说完,陆亦扬又一次打断,“你问那么多干嘛?你对她爸有意思还是对她家族有意思?”

    “有你这样跟自己父亲说话的吗?不是随便的女人都能做我陆方南的儿媳妇。”

    陆亦扬冷笑着“爸,我现在是介绍我的女人给你认识,不是问你意见。认识过了就请你记住她,她叫黎慕云,你的准儿媳。”

    陆方南紧握拳头,咬着牙往前一步,目光如锋利的剑刃,跟陆亦扬四目相对,不分上下,气流中无形中衍生出骇人的杀气,黎慕云看着这一幕像是父子相斗相杀的情景。

    两人互不相让的气势紧紧瞟着对方,那股强大的气场让周边的空气都凝结。黎慕云感觉到心脏加速,连脚都软了,陆亦扬的父亲是个很难搞定的人物。就算陆亦扬此刻不怕他,但他散发出来的强势是不可小觑的。

    十几秒后。陆方南压低声音,一句一字冷如冰霜,“你妈已经查了她的底,这种女人要是做你老婆,那你就滚出陆家,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陆亦扬脸色更加阴沉,冰冷的眼眸缓缓眯成一道窄冷,因为愤怒而隐隐颤抖,手指头缓缓回拢,握成拳头。

    黎慕云能感受到陆亦扬此刻的情绪,还有陆方南说的话,她听的清清楚楚,他爸爸可以让陆亦扬一无所有离开陆家?

    或许真的是自己想的太简单,很多时候不是两个人想在一起,别人就会祝福你。

    心像被戳了一个洞,看着陆亦扬愤怒的情绪,跟他爸爸如仇人般的对持,她有种想要逃走的冲动,她不想陆亦扬为了她跟家里人关系变得僵硬。

    陆亦扬没有作声,那么表示他爸说的是真的。陆方南这一点能死死控制陆亦扬才这么强势。

    她想去拉陆亦扬的手臂,在僵持几十秒后,李慧兰从远处跑来,挽上陆方南的手往后退一步,将他们父子拉开,温和的语气讨好着,“老公,不要生气,你心脏不好,等一下心脏病又要发作了。”

    心脏病?

    黎慕云惶恐的看着陆方南,他有心脏病,陆亦扬还为了她这样对自己的父亲,她该如何是好?

    李慧兰手掌抚摸着陆方南的胸膛,沉着脸对视黎慕云,不悦的说,“黎小姐,我记得上次你跟我说过不会跟我儿子走到最后的,既然是玩玩的,又何必这样呢。”

    众多宾客在场,黎慕云也不想让陆亦扬为了自己跟家里在今天闹翻。今天是爷爷的大寿,她微微的向李慧兰鞠躬,轻声说,“阿姨,对不起。”

    说完,她歪头看向陆亦扬,“亦扬,要不我先回去,你跟爷爷过生日吧。”

    陆亦扬目光温怒,看向她,深邃漆黑的眼对着她,用眼神告诉她,不能退缩。不是都说好了吗?黎慕云似乎明白他的意思,可是现实看到陆方南铁青的脸色,和根本不欢迎她的态度,她这样下去也没有意思。

    “要司机把她送走,进我们陆家参加宴会的人,还没有像她身份这么低微的。”陆方南讥讽的语气冷冷道。

    陆方南的话就像针一样刺进心脏,黎慕云自卑低下头,在这些人面前,她能无时无刻都感觉自己低人一等,不用他说,她也能感受到自己的不一样。

    被踩碎的自尊,黎慕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松开陆亦扬的手臂,转身就走。

    她刚刚转身,陆亦扬一把拖住她的手臂,狠狠的将她身子板过来,失望又冰冷的目光看着她,带着愤怒的语气低声呵斥,“为什么总是要轻易放弃。我就这么不值得你坚持?”

    心微微颤抖了一下,黎慕云心疼的看着陆亦扬,看到他眼中的失望,看到他眼中懦弱的自己,陆亦扬面前,她只是在一昧的等待,在接受,她没有为他付出过努力。

    在她动容的时候,李慧兰从后面继续加重声音,“黎小姐,我儿子跟你真的不合适,你这样会毁了他的人生,毁了他的前途。”

    陆亦扬依旧没有作声,他在等,等她的态度。

    我有陆亦扬,我什么都不怕。

    黎慕云心里再默念这样一句已经成为她信念的话,抿唇笑了笑,缓缓的往陆亦扬靠近,站在他怀里,紧紧贴着他,仰头用只有他们两人听见的声音,说“亦扬,我们一起走吧。”

    陆亦扬凝重的脸色终于舒展开来,慢慢露出会心的微笑,“好,反正要见过的人都见过了,我们回去吧。”

    说着,两人转身面对着陆方南夫妇,黎慕云很抱歉地微微鞠躬,陆亦扬开口说,“爸妈。我们过去跟爷爷打声招呼就走,有空再回来看你们。”

    陆亦扬搂着黎慕云腰往老爷子的方向走去。

    李慧兰紧皱眉头,愤怒的看着陆亦扬的背影,“这个傻孩子,这女的有什么好。”

    “我不会让这种身份地位,一点家庭背景都没有的女人进入我们陆家的。”

    陆方南双手叉腰,怒气沸腾的在低声说。

    李慧兰突然想到什么,歪头看向陆方南,“老公,你看那个女生是不是很眼熟,她的气质和样貌,我真的感觉很熟悉,但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陆方南被李慧兰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凝重起来,皱紧眉头。

    沉默片刻后,他脸色愈发的沉,对着李慧兰突然将怒吼,“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不都是这样吗?多疑。”

    说着,他愤愤地转身走开。剩下李慧兰错愕不已,被他突如其来的怒吼吓了一跳,久久才缓过神,抱怨道,“只是说说而已,我哪里有多疑了?”

    李慧兰也跟着往人群中走去,可刚刚走了几步,突然定住脚步,像被雷击中一眼颤抖了一下,身体顿时僵硬,过了几秒,她猛地转身,盯着黎慕云走向大门口的背影。

    她惊愕的瞪大眼睛,微微张开嘴,颤抖着声音说出一句,“安青青。”

    想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李慧兰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

    漆黑阴暗的小房间里,一盏昏黄灯光隐隐把房间照亮,可以看清房间的基本轮廓。四面墙壁,上面贴满照片,房间内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照相机和凌乱的杂志书籍,还有一顶鸭舌帽。

    房间中央站着一个女人,长发披肩,清纯的俏脸异常冰冷,一张一张看着照片上的人物。眼神露出锋利的光芒。满屋子都是黎慕云的照片。

    黎慕云的一举一动,每个细节,每个神情,她都一一细看研究。

    突然,阴暗的房间被敲响,女人没有吭声,门自动被推开。

    一个中年女人走进来,她一头红色卷发,浓妆艳抹,双手抱胸,修长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细细的长烟。

    “安诺,真的要对她下手吗?她可是你妹妹。”中年女人冷冷的说。

    “她只是我的一个影子。”叫安诺的女生如鬼魅般的声音柔柔发出来。

    “你的目标不是她。”

    安诺冷冷一笑,嗤之以鼻,冷漠的转身,“她是最好的桥梁,不是吗?”

    “真狠心。”女人佩服的笑着说。

    安诺背着女人走出房间,抛下一句,“你也不差。”

    女人看着安诺的背影。扬起满意又邪恶的微笑。手中的烟缓缓往嘴巴里送,含着烟,仰头看着墙壁上的照片,露出诡异的光芒。

    -

    家里

    黎慕云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手中拿着一条毛巾擦拭着长长的头发,边走边扫视房间。陆亦扬刚刚还在,洗完澡出来就不见了。她走向衣橱间准备拿风筒吹头发。

    走到门口突然定住脚,愣了一下,头缓缓往阳台看去。

    空旷漆黑的阳台外面,房间的灯照出去,她见到陆亦扬落寞修长的身影,他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点燃的烟。

    他一般很少抽烟,除非遇到很不顺心或者烦心的事情他才抽烟。

    从宴会回来,他就一直这样心事重重的样子。是因为她今天表现不好还是因为他爸爸那些话让他心烦了?

    黎慕云转身走向阳台。

    她将毛巾搭在栏杆上,并肩与他站着,看着前方没有星星的夜空,温柔的问,“你怎么了?”

    陆亦扬顿了一下,见她在身边,转身将烟给戳进烟灰缸里。走到她身边,“没事。”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拿起她搭在栏杆上的毛巾帮她擦头发。

    “亦扬,你爸爸他……”

    陆亦扬在她还没有说完一句话,就打断她的话,“你不用管他说什么。

    “你今天做的很好,以后都要这样知道吗?”他继续说。

    黎慕云懵了,眨了眨眼睛回想今天她做过什么,竟然受表扬了?可是她脑袋的容量也就那么一丁点,“我今天做什么事情很好?”

    他温柔的擦拭着她的头发,她的手缓缓的搂住他的腰。

    “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准落下我一个。”

    他的回答让她想起自己想逃跑的念头,她也没有多了不起,只是逃跑的时候带上他而已。这样受表扬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小得意。

    回想她过去,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么好。

    她曾经还一度认为遇上陆亦扬是不幸,跟他在一起可能是进入地狱,可是,真正感受到他的爱,她现在是在庆幸。有生之年让她遇见了他。

    或许命运不公,或许阻拦重重,可她不敢奢求太多,拥有过也是种幸福,要是无法白头偕老,那可以在白发苍苍的时候想起曾经有过他,那时候她应该可以笑着躺进棺材。

    陆亦扬擦了一会,然后拖着她的手进入房间,走向衣橱间。

    他拿着风筒帮她吹着头发,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发根,认真地做着这件事,她的发丝在他的手上感觉像变成了挚爱的珍宝般。

    被他温柔的动作弄得有点昏昏欲睡。

    黎慕云低声喃喃着,“亦扬,我爱你。”

    陆亦扬突然关掉风筒,嗡嗡嗡的风筒声停下来,房间瞬间安静,他疑惑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黎慕云笑了笑,摇头,“没有说什么,你吹头发很舒服。”

    “傻瓜。”陆亦扬也扬起一丝微笑,没有当一回事,继续开启风筒,吹着她的头发。

    头发吹干的时候,黎慕云双手搂着他的腰,脸紧紧埋在他胸膛上,站着瞌睡中。他将手中的风筒放下,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轻声问,“很累吗?”

    “嗯。”她闭着眼睛一般进入梦乡,喃喃的回应他一句。

    陆亦扬轻轻的把她推开一点,将她横抱起来走出房间,黎慕云一直往他的胸膛钻去,那个位置舒服,安心。

    她被轻轻的放到大床上,陆亦扬刚刚松开手,黎慕云突然睁开眼睛,双手搂上他的脖子,将他整个头往下拉,直接吻上了。

    陆亦扬被吻上唇,他嘴角轻轻上扬,原来这个小妮子装睡,装累,现在是想要他了?

    他故意不动,被她这样搂着,弯着腰,唇只是贴着她的唇。

    黎慕云有些急了,自己都这么主动了,他今天竟然没有反应。她再施加力气,陆亦扬整个人顺着她的力道扑到她身上,她的手松开,陆亦扬缓缓离开她的唇,皱着眉头问,“你想干什么?”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竟然问她想干什么?难道要她说,想干你?

    黎慕云想着,脸蛋就开始泛起绯红的色彩,然后歪过头,双手松开,放到床上,“没事了。”

    “没事就早点睡吧。”陆亦扬双手撑起了。身体慢慢离开。

    看着他就要离开了,难道今天她没有魅?还是他真的累了?她思绪在飞快运转,在陆亦扬站起来的时候,她立刻伸手拉住她的手掌。

    “怎么了?”陆亦扬转头,故意翘起眉头问。

    “我……”这样羞羞的事情怎么能说出口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是特别的想要他,可是他竟然不懂她的意思。要她主动勾引吗?他会不会认为她是淫娃荡妇?

    陆亦扬扬起魅惑的笑意,看她涨红的脸,还有无地自容的尴尬,他轻轻俯身,在她耳边说,“我知道你想什么,等我十分钟,我会满足你的。”

    他磁性低哑的嗓音像带有魔力的电流,贯穿黎慕云全身,连心都不由得颤抖,皮肤瞬间泛红,脸蛋温热。

    陆亦扬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直起身往卫生间走去。此刻她才发现,陆亦扬还没有洗澡。

    转过身,她趴到大床上,羞得无地自容。

    天啊,她是有多猴急才这样。

    呜呜呜……都不知道陆亦扬怎么看她了。

    -

    一年一度的高中同学聚会。

    黎慕云真心不喜欢这个聚会,可她每年都有参加,读书的时候是跟黎晓敏,于美茹一个班。每次聚会都会被大家当笑话。

    前年,她当时和周辰拍拖,因为同学问,她就说了一下自己的男朋友,结果黎晓敏妒忌不服,没过一个月,周辰就变成她的男人了。

    这样的事情在几个月前,同学圈里都知道,一半的声音都怪责黎晓敏连自己姐姐的男朋友都抢,也有声音说她黎慕云真的很没有用。

    今年的聚会她还是来了。

    因为这些同学都是女生,攀比心和虚荣心超强悍,她每次去都是听她们说三个话题,第一包包。第二衣服。第三化妆品和饰品。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话题,安安静静的度过这次同学会,她只拿了手机和零钱,选了件简单得体的衬衫和格子裙。连包包都不带就出门了。

    同学聚会的地方是间静雅的餐厅。大家点了喝的,一些小吃,围起来就开聊。

    比上一年更多人,围起来有十几个女生,有的还在读研究生,有的大学毕业出来还没有找到工作,有的像她这样,高中过后就没有读书,工作好多年了。这里最优越的就是黎晓敏,她大学毕业后进入承皇集团上班,在坐的每一个女生都超级羡慕她。

    当然,还有于美茹,于美茹也是在承皇集团上班,但她从来不告诉别人,一来她为人比较低调,二来她怕这些同学都想靠她在人事部门这个职位放水,让她难做。

    不过今年的聚会有个更加怪异的现象。大家不但把自己最名贵的包包带上,能带的名贵饰品都带上,还连自家男朋友和老公都带来了,有好几个男的都在旁边开了另一桌。

    “美如啊,你还没有男朋友?”女同学最喜欢就是揭短,总是往别人最软弱的点踩,美如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在学校也是公认的校花,可她就是对男人不感冒,追她的人多如牛毛,可她没有一个看上的,被女同学说她高冷,爱作。

    于美茹扬起微笑,尴尬的笑了笑,歪头看向黎慕云,对视一眼,然后没有回答同学的话,黎慕云也跟着淡淡的笑,“美如她有男朋友,只是没有带出来而已。”

    “真的吗?我们之前都怀疑美如是个拉拉。”

    黎慕云跟于美如两人都头帽冷汗了。一只乌鸦从头上飞过,好无语。

    黎晓敏不屑的说,“男朋友不是说有就有的,也不是长得漂亮就会有男人喜欢。”她讽刺的声音很明显在拆台。

    “晓敏,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女同学立刻调转话题。

    黎晓敏憨笑着扬起右手,玩弄着自己刚刚修过的指甲,一颗闪烁的钻石戒指戴在无名指上,眼尖的女生一下子就看到了。几个人惊讶的看着她的戒指,“哇,好大一颗钻戒,晓敏你老公做什么的?”

    “男朋友送的。”黎晓敏轻佻的语气,显摆着手中的钻戒,“他是开贸易公司的,生意比较忙,所以今天没有时间来参加我们的聚会。”

    “哇……真羡慕你。”

    “你男朋友真的好有钱。”

    “他真的好疼你……”

    各种奉承恭维的话,黎晓敏享受在被追捧被羡慕的光环里。

    黎慕云和于美茹拿起杯子,轻轻碰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笑,不想参加她们这个话题,直径喝起饮料。

    于美茹俯身靠到黎慕云身旁。轻声说,“慕云,谢谢你帮我解围。”

    “没男朋友又不是罪,只是你比较特殊,所以她们特关注你的男朋友。”

    于美茹无奈的笑了。

    黎慕云也低头抿唇微微笑。

    “慕云,你身上的衣服哪里买的?”突然一个女生几乎是尖叫出声那般,将所有同学都吓了一跳,目光全部投向了黎慕云的衣服上,只是一件很普通的衬衫而且。女同学几乎是站起来的,手里扬着手机,“我一开始就看你这衣服很眼熟,刚刚上网查了,跟最新一季巴黎时装展一件名牌衣服一模一样。”

    黎慕云惊愕的看着大家,再看看自己的衣服,这件是她认为衣橱间最平凡的了,怎么还是有人觉得眼熟?

    她挤着僵硬的微笑,慌忙说,“其实是网上买的。58包邮。”

    于美茹也打量起她身上的衣服,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说“慕云。我也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穿衣打扮都好有品味。”

    黎慕云尴尬的低下头,苦恼的摸着自己额头,在坐的只有黎晓敏知道她的事情,但这样的事情黎晓敏是不会说出来让她风光的。所以她不担心被揭穿。

    “慕云,你以前卖菜的,现在还在卖菜吗?”一个女同学好奇的问。

    黎慕云还没有来的及说,黎晓敏突然一句话冒了出来,“她现在被人包养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大家的眼神像是恍然大悟,然后盯着她身上的衣服看。

    还有几个夸张的手捂着嘴巴,瞪大眼睛,挤着不屑的嘴角,“是真的吗?”

    “你胡说什么?”于美茹气愤的拍桌而起,“黎晓敏,她是你姐,积点口德吧。”

    “不信你自己问她。”黎晓敏也愤怒的站起来。撇着嘴,翻着白眼,“还挺有钱的呢,身上那件明明是名牌,还装……”

    于美茹顿时慌了,转身双手握住黎慕云的手,紧张的问,“慕云,她说的是真的吗?”

    黎慕云摇头,“不是,我只是交了个男朋友而已。”

    “哎呦,男朋友?他那样的男人会是你男朋友吗?他身边像你这种女人起码好几打,你最多也只配跟他睡睡,拿点钱用而已。还男朋友哩,我呸。”

    黎晓敏双手抱胸,不屑的仰头看向天花板,轻蔑中带讽刺。

    所有的女同学都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更有的追问,“慕云,你说的男朋友是谁呀?”

    黎慕云沉默了,双手攥紧,怒瞪着黎晓敏,这个女人真的没有一天让她安宁。根本不是事的都搞得好像天大的事一样。陆亦扬也被她说的像个种马,让她心里十分难受。

    沉默了片刻,她深呼吸一口气,冷冷的问,“黎晓敏,你说这些话就不怕我让你在承皇待不下去?”

    “承皇?”几个女生倒抽一口气,惊讶不已,连于美茹都惊呆了。

    因为黎慕云口气太大,所有人都不看好。提到承皇,这里的人对黎晓敏羡慕妒忌加眼红,现在听到黎慕云说可以让黎晓敏在承皇待不下去,感觉特别来劲。

    “你男朋友在承皇上班吗?是主管还是经理?”

    “该不会是总监吧?”

    “慕云你男朋友做什么的?”

    “……”

    一大堆话袭来,黎慕云都忽视了,目光紧紧瞪着黎晓敏,在等她的态度。她已经对她够容忍了,她却从来不懂的收敛自己的嘴。

    黎晓敏咽了咽口水,脸色慢慢阴沉,但死要面子,又不服气黎慕云,倨傲的说。“就凭你?”

    “对,就凭我。”

    说着,黎慕云立刻从裤袋里拿出手机,就当着大家的面拨通一个号码。

    黎晓敏脸色开始泛白,紧张的立刻松开环抱胸前的双手,咽了咽口水,目光紧紧盯着黎慕云。

    手机接通后,陆亦扬轻声问,“慕云,什么事?”

    “亲爱的,你帮我辞退一个员工可以吗?”黎慕云娇柔的声音问道。

    听到亲爱的这三个字从黎慕云口中说出来,正在开发的陆亦扬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立刻站起来,连会都不开,二话不说,直接走出会议室,正在进行得火热的会议开到一半,大家都傻眼了。愣愣的看着平时高冷的总裁突然含笑盈盈的离开。

    这是什么情况?所有高层都面面相觑。

    “不要,住口,黎慕云……”黎晓敏慌忙冲出座位。跑到黎慕云的旁边,一把抢过黎慕云手中的手机,紧张不已,“你不可以这样做。”

    “害怕了?”黎慕云站起来,对视着黎晓敏。

    所有人都看着她们两姐妹,感觉好戏要开始,做好姿势,仰头看戏。

    但大家更好奇的是黎晓敏为何此刻这么害怕,连于美茹都觉得黎慕云有好多事情瞒着她,她第一次见到慕云这么强势的敢跟黎晓敏对峙。

    黎慕云的手机依然没有中断,握在黎晓敏的手中。陆亦扬在那头一直喊着黎慕云,却没有人应答,他着急的中断电话,给跟踪保护黎慕云的保镖打了个电话。

    “我……”

    黎晓敏说不出话来,声音都哆嗦了。

    “把手机给我。”黎慕云摊开手掌,一字一句。

    “你不可以让这样做,我很辛苦才进入承皇上班,我是靠努力得来的。”黎晓敏气势慢慢减弱,带着哀求的语调。

    黎慕云沉下脸,冷声说。“跟我和我男朋友道歉,我就考虑放过你。”

    此话一出,一众同学连于美茹都傻眼了。

    黎慕云从来只有被人欺负,一声不吭的鹌鹑样。难道是转性了……

    在大家猜测的时候,黎晓敏恼火的将手机往桌面上一拍,低沉着语气,十分不愿意的低声说,“对不起,刚刚说错话了。”

    黎慕云并不是那种得了势力就不可一世的女人,她对黎晓敏还是有点宽容心,她从新拿回自己的手机,坐回椅子上。

    这样的一幕在各个女同学看来,黎晓敏算是颜面丢尽,她所有的气焰,给黎慕云一句话就浇灭。

    她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这次的同学聚会很快就散了,一群女生,挽着自己的男朋友走出餐厅,在门口外道别。

    不远处一辆豪车直接开过来,停在一堆女生面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辆车吸引住。有些要走的女生也停下脚步歪头看着。

    副驾驶下来一个着装端正西装革履的保镖,李浩明走到黎慕云身边,90度鞠躬,“黎小姐,b在等你。”

    大家诧异的瞪大眼睛,目光瞄像车座后面的男人,可能大家不知道,但于美茹知道,这个保镖就是她之前的相亲对象,也是她b陆亦扬的贴身保镖。

    她算是明白了。

    黎慕云异常尴尬,在众目睽睽之下来这样的接送,这样大家会说她作吧。

    “是陆亦扬?哦,天呀,真的是陆亦扬……”不知道是那个眼尖的女生,瞄见了车内的人,几乎是惊叫出来的惊讶,为了不引起大家的轰炸,黎慕云转身对着于美茹。

    “美茹,我要空再联系你,向走了。”

    “嗯。晚上跟我网上聊,要从实招来。”

    “知道了,拜拜。”

    黎慕云跟大家都招了招手,然后走向车子后座,李浩明将车门打开,恭敬的请她上车。

    车门关上,黎慕云终于松了一口气,歪头看着旁边的陆亦扬,他低着头看手中的资料,见她上车,便抬起头,扬起一丝微笑,问道“打电话给我,要我辞退谁?”

    “不用了,我刚刚只是太生气才这样的,你在加班,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陆亦扬缓缓握上她的手,拿着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电话说到一半突然断了,怕你有危险就过来了。是不是又被人欺负?”

    黎慕云抿唇温和的对着他笑了,摇头,“没有,我不会再让自己受气了。”

    “嗯,我先送你回家,公司还有个会要开。”那个开到一半的重要会议还是要继续的,估计他没有回去之前,那群高层是不敢走出那个会议室的。

    “我去你公司等你可以吗?”

    “不可以。”陆亦扬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黎慕云嘟着嘴,皱起眉头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

    陆亦扬将手中的资料往旁边一放,严肃的表情看着她,压低声音,“你在办公室等我,我那有心思认真开会?”

    “这不矛盾,你开会,我等你。”

    “我怕你闷。”

    “我不怕闷的。”

    “我怕。”

    斗不过黎慕云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她一起到公司。

    因为是周末,公司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开紧急大会的高层和股东在。

    黎慕云在陆亦扬办公室等着,偌大奢华的办公室,气派恢弘。她走到落地玻璃窗前面看着城市的风景,壮观辽阔,非常美好。

    她不知道陆亦扬到底是开什么重要会议,平时他从来都不会周末加班。

    而且看样子真的是很紧急,很重要。

    可是这样的时间,他还特意过去餐厅接她。

    想着,她转身往陆亦扬的办公桌走去,手指轻轻划过他光滑的桌面,上面整洁干净,一本文件夹放在中间特别显眼,黎慕云好奇的打开。

    股权分配?

    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大致看一眼,很显然是关于承皇集团现在股权分配的资料。

    陆方南百分之55。

    这几个文字让她瞬间懂了。陆亦扬的父亲拥有百分之55的股权,那么剩下的都被一下股东和陆家其他的人拥有,还有上市的股权。

    她根本不懂这些,但很明显陆亦扬手中的股份没有他爸爸的多,所以他爸才会说出那一句话吧,可以让陆亦扬一无所有。指的应该就是陆亦扬的事业。

    黎慕云缓缓的将资料盖上,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往下沉,她走向玻璃窗前。

    再一次看见这城市的风景,她的心情截然不同。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