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69章 跟踪黎慕云的神秘人物

    黎慕云穿着便装就跑到宴会上,感觉大家也穿得很随意,不过一些女生倒是性感迷人。

    悠然的小提琴声,杯影交错,三三两两的男男女女围在一起,谈笑风生,也有坐在休闲区吃着美食,或者暧昧磨蹭,交头接耳。

    这就是传说中的游艇宴会吗?

    黎慕云没有参加过,不知道有什么好玩,里面的人她也没有几个是认识的。她在人群中寻找简瑞的身影。

    在一个角落里头她发现了跟简瑞相似的背影,她打扮性感妖魅,跟言泽站在一起,黎慕云看到言泽的表情,似乎很凝重,不像他一贯轻佻邪魅的态度。

    她刚想走过去,简瑞突然转身,气冲冲的往她这边走来。

    “简瑞。”黎慕云叫了她一声。

    可简瑞没有应答她,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沉着脸,双眼通红,气冲冲的直接从黎慕云身边走过。

    黎慕云看着简瑞悲伤的背影,再转头看向言泽。

    言泽那道高深炙热的目光一直放到简瑞的身上,目送她离开后,他痛苦的扒着短发,转身拿起桌面的酒,仰头大口大口的喝着。

    简瑞发生什么事了?

    黎慕云着急的想要去给她一点安慰,刚刚转身,因为太急,所以一不小心嘭的一下撞人了。

    她往后退一步,“对不起,对不起。”

    被撞到的男人微微一顿,看着黎慕云没有吭声。黎慕云道歉后立刻抬头,看向撞到的男人。

    男人大约四十岁左右,带着眼睛,俊逸沉稳,给人一种慈祥和蔼邻家大叔的感觉。

    “安诺?”男人错愕的喊了一声,带着惊讶的神色。

    安诺是谁?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沉默片刻后,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不叫安诺。”

    “不要开玩笑了,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男人扬起淡淡的笑意,眼神透出的光芒让黎慕云感觉毛骨悚然。

    “我真的不是安诺,我叫黎慕云。”

    男人冷笑着往前一步,目光变得暧昧,深沉,语气也变得沙哑,低声说,“怎么了?以为换过名字我就不认得你了吗?你身上每一处敏感点我都那么的熟悉。我可忘不了你在我身下那迷人的声音。”

    “你不要过来。”黎慕云惶恐不安的往后退,男人说她是安诺,那个安诺是不是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女人?该不会是她姐姐吧?“先生,你认错人了。”

    在黎慕云往后退的时候,身子突然被人一拉,她立刻反应,抬头看向身侧的人,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陆亦扬搂住腰,带进怀里。

    碰触到他的胸膛,回到他的怀抱,黎慕云整个心都稳下来,不再害怕和担心,就像找到安全的港湾。

    陆亦扬眯眸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脸色阴沉,但态度还是很恭敬,“叔叔,她不是安诺。”

    叔叔?黎慕云顿了一下,看向男人。

    陆方城一怔,站着不动,紧紧看着黎慕云的脸蛋。带着疑惑的眼神审视着她的脸。

    “她是安诺的同胞妹妹,长得像而已,她叫黎慕云,我的女朋友。”

    陆亦扬隆重介绍,语气肯定,他的手依旧抱着黎慕云不放。

    “女朋友?呵呵,你们两兄弟还真有意思,都喜欢同一个样貌的女生。不过亦扬啊,看见你弟弟的下场没有,喜欢这种女人到最后连自己的命都断送的。”陆方城阴森的眼神看着黎慕云,声音冷冷的,还带着诅咒的意思。

    黎慕云感觉这个男人真的很恐怖,一点也不像陆亦扬的叔叔。

    她突然想到一个词语来形容现在对这位叔叔的感觉,那就是斯文败类。

    陆亦扬勾起邪魅的笑意,“谢谢叔叔提醒。”说完,搂着黎慕云的腰转身就走。

    “亦扬,安诺真的是我姐姐?”黎慕云低声问道。

    “回房再说。”他的声音有些冷,态度也变得严肃起来。

    黎慕云感觉到陆亦扬和他叔叔之间隐隐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暗涌,还有刚刚他叔叔那一番话这么暧昧,她姐姐不是和陆亦扬的弟弟相爱吗?为什么会跟他叔叔睡过的?

    房间内。

    陆亦扬坐在沙发上沉思着。

    从回到房间开始,他的情绪就有些不对劲。黎慕云坐到他身边,小心翼翼的问,“亦扬,你知道我身世的是不是?”

    “你的身世?”陆亦扬疑惑的看向她。

    “嗯,我其实不是我爸亲生的女儿,我爸病后我才知道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陆亦扬紧皱起眉头,再一次深吸一口气,张开手将她搂进怀里,沉重的说,“这点我真的不知道,之前给你看的那张照片。上面的女人的确是你妈妈和你姐姐。”

    “那你知道她们在哪里吗?我有好多话要想问她们。”

    陆亦扬沉默了。

    想知道她们在哪里不难,但现在警方刚刚以将他弟弟的死立为故意谋杀案。这个骨子眼,他不想让黎慕云陷进其中。因为安诺也是一个关键人物。

    他轻轻抚摸着黎慕云的头,目光凝视着前方,陷入自己的思绪当中。

    黎慕云见他这么久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她知道陆亦扬肯定了解的比自己多,可他不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中总是有个疙瘩。

    现在还知道她姐姐是这么淫乱的女人。怎么可以跟自己男朋友的叔叔睡呢?

    突然想到一点,她从陆亦扬的怀里直起身子,“亦扬,我记得你之前怀疑我的时候,还把我的衣服给扒了,看我身上的胎记,还有摸我胸。”

    陆亦扬不由得邪魅一笑,“你还记得啊?当时都把你给吓坏了吧?”

    问题不是这个,她当时的确吓坏了,莫名其妙被人袭胸,可是现在想想,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她皱紧眉头,沉着脸问,“我姐姐跟多少男人睡过?她也跟你睡过?”

    “跟多少个男人睡我不知道。但我没有睡她。”

    “那你怎么知道她身上有胎记,还有知道我们的胸围不一样?”黎慕云嘟着唇,委屈的追问。

    “因为看过。”

    黎慕云立刻站起来,醋坛子又打翻,“你都看过了,还说没有……”

    “真没有。”陆亦扬站起来,紧张的解释。

    “我不信。”说着,黎慕云立刻转身往外走。

    陆亦扬连忙追上,扯着她的手腕,“你又要去哪里,都这么晚了。”

    “放开我,你这个骗子,我不相信你只是看看,我要到旁边客房睡。”心里很不舒服,总是胡思乱想的,一想到陆亦扬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酸酸的滋味就充斥着她整个心胸。

    陆亦扬轻咬着唇,走到她身边,突然将她横抱起来。动作粗鲁,转身大步往大床走去。

    被突如其来的公主抱。黎慕云惊吓的大喊,“你要干嘛,放我下来。”

    陆亦扬将她往松软的大床上一抛,黎慕云像个毛娃娃般,丢在床上。

    “你要干嘛?”她感觉头冒星星,虽然不痛,但陆亦扬动作也太粗鲁了,害她都有点害怕,她刚反应过来,陆亦扬站在她面前已经将上衣脱掉。

    “我看你最近是欠调-教了。总是想些有的没的,还喜欢闹小性子。”他粗鲁的将自己累赘的衣物全部卸掉,往床上爬去,黎慕云咽了咽口水,双手撑住床单往后移。

    这样野性的陆亦扬,等一下根本不可能给她温柔的。

    他是不是又想让她求绕?

    坏蛋。

    黎慕云怯怯的扬起微笑,讨好着,“对不起我错了,亦扬,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怀疑。你现在就只有我一个女人。”

    “真的不怀疑了?”他手拖着她的脚腕,固定她逃跑的动作。

    “我保证,绝对不怀疑。可不可以……”

    “不可以。”陆亦扬直接打断她的话,如猛兽般直接扑上。

    激情演绎他狂野又深情的爱意,只有这个时候的黎慕云是最乖最听话的,也是最臣服于他的。

    -

    自从在游艇那天见过于东后,黎慕云下游艇后也没有见过他了。

    在陆亦扬上班的时间,她还是偷偷旷课,约了于东。

    精美的咖啡内。

    黎慕云在靠橱窗的位置坐着,手中翻着一本杂志,边等边看着书,她来得比较早,所以等了一会。

    她抬头往橱窗望去。突然一个神秘的身影闪入一辆面包车身内。

    她没有眼花,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一直被一个神秘人物跟踪着。放下手中的书,她拎起包包走出咖啡厅。可等她来到那辆面包车旁边时,根本就没有人,只有路过的行人。

    不是她疑神疑鬼,而是好几次她都感觉自己被人跟踪偷拍。

    再回到咖啡厅的时候,于东已经来到咖啡厅里等着了,她含着笑迎面而去,“东哥。”

    于东西装革履,阳光帅气,在黎慕云看来他永远都是温暖的大哥,他温和地微笑着。

    “慕云,今天好漂亮。”

    “哪里,还不是一样。”黎慕云羞涩的低头憨笑,她今天只是出门时化了个淡妆,穿了件淡绿色连衣裙。

    她在于东对面坐下,双手放在桌面上,像是三好学生,静静凝望着老师那样的表情。

    于东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伸手摸了摸了,“我的脸脏吗?”

    “没有。”黎慕云不由得笑了笑,“我是太久没有见过你了,东哥现在变得很帅。”

    于东有点惊讶,以前的黎慕云很内向,文静,也很闷,但现在一年没有见,突然发现她开朗了,笑容也多起来,连讲话都那么调皮。

    他有点感慨,然后问,“慕云,你现在开心吗?”

    “开心啊。”

    “你的男朋友是陆亦扬,承皇集团的总裁你知道吗?”他有些顾虑的问。

    黎慕云将笑容收敛起来,点了点头,就连于东都知道她的男朋友跟她很悬殊。“我知道。”

    “你变了很多,现在看到你,觉得你比以前开心多了。他很爱你是吗?”于东温和的问,隐藏的情绪没有半点破绽。

    黎慕云含笑得低头,娇羞的应了一声,“嗯。”

    于东脸上的笑意更浓,“你幸福就好。”说着,他拿起旁边的牌子,“喝点什么吗?”

    “果汁吧。”

    于东招来服务员,点了一杯橙汁给慕云,自己也点上一杯黑咖啡。

    两人边喝边聊,说说生活,说说一年没有见面的时光里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这样一坐就是一个中午。

    于东还在说着国外有趣的事情。黎慕云手机突然响起来,她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显示着陆亦扬的号码,她紧张的抬起食指放到嘴边,“嘘。”

    她的动作轻盈,紧张,于东立刻停止声音,看着她接起电话。

    “喂。”她满脸的笑容,眉目间溢满幸福的笑意,连声音都被幸福充斥。

    电话那头是陆亦扬醇厚磁性的嗓音,“在干嘛呢?”

    他突然这样问,黎慕云不知道该如何说了,是骗他还是说实话?如果骗他,其实没有什么的都变成有什么了,如果告诉他,他会不会吃醋呢?

    “我在……”黎慕云顿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他,他不是说过,爱一个人要信任对方吗。“在咖啡厅呢,我约了朋友。”

    “嗯,要不要我去接你。”陆亦扬没有问她是谁,似乎很相信她。这点让她一下子放心了。

    “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可以。”

    “早点回家吃饭,不要太晚了,我在家里等你。”

    “好。”黎慕云甜甜的回了一句,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失过。

    挂上电话后,黎慕云抬头,碰上于东温柔深邃的双眸,那道暖入心窝的光芒。

    于东尴尬的拿起桌面上的咖啡,低头喝上一口,倍感欣慰“慕云,能碰上一个可以让你变得开心的男人,真好。”

    黎慕云也认同的点点头,低头喝着果汁。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黎慕云身后的座位传来。

    一听对方就是没有素质,讲话比较大声的女人。

    “亲爱的,你放心,我真的已经离婚了。我已经在市区看中一套三室一厅,只要你离婚跟我在一起,我马上去下定金,房产证上就写我们两的名字。”

    “这……”男人优柔寡断的声音传来。

    黎慕云猛地一顿,竖起耳朵,整个背脊骨都僵硬,脸色也跟着慢慢变暗。

    “你不要担心,就算离开你老婆,你日后的生活我会保障的,我有几百万存款呢。”

    黎慕云不由得冷冷一笑,双手攥紧拳头突然站了起来,于东惊愕的抬头看着她。

    这个声音,她化成灰都记得,黎慕云强忍着内心熊熊烈火,冷冷的走向身后的位置,在罗丹和一个中年男人面前停下来。

    黎慕云突然出现,把罗丹给吓了一跳,颤抖的地将身体缩到一边,哆嗦着声音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眼前这个浓妆艳抹,打扮的像个巫婆一样的女人,黎慕云看到她。恨不得将她活活撕碎,连她爸爸救命的钱都要偷走,已经是灭绝人性了。

    她扬起一抹冷笑,瞪了罗丹一眼,歪头看向她对面的男人,淡淡的说,“这位叔叔,我是罗女士的继女,你如果有小孩的话,千万不要娶她,因为我从小就被她虐打长大的。”

    “黎慕云,你胡说什么?”罗丹气得怒吼,眼看自己的好事要被搅和,她急的不顾形象发怒。

    黎慕云根本就不理会她,继续跟那位男士说,“她的确有几百万,那是她卖了一个女儿得来的,本来是给她患癌症的老公治病的,结果她都偷走了。你要是跟她在一起,记得不要得癌症。要不然你的下场会很惨。”

    男人脸色顿时煞白,惊恐的看着罗丹,像看魔鬼那般恐怖。

    罗丹脸色铁青,发黑,双拳紧握,咬着唇,目光狠烈,面目狰狞瞪着黎慕云。

    “好好对待你家里的糟糠之妻,不要被一些谎言欺骗,罗女士还没有离婚,不过她断定她老公会很快就死,她才敢骗你的吧。”

    男人立刻站起来,慌张失措的拿起自己的公文包,苍白的脸看起来已经被吓到了,“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忙,罗小姐,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说完,男人落荒而逃,罗丹连忙站起来。想要追出去,“亲爱的,不要走,你听我解释……”

    男人离开后,罗丹狰狞的面目瞬间展露无遗,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转身往黎慕云刚刚那张桌子走去,握紧拳头来到黎慕云身边,二话不说,拿起桌面的果汁往黎慕云身上泼来。

    可黎慕云反应很快的在她准备要泼的时候,手用力一推,将她手中的果汁反扑到罗丹身上。

    “啊……”罗丹惊叫一声,整个人像被点穴一样,惊诧的扬着手,固定着被扑到果汁前的动作,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黎慕云。

    她没有想到黎慕云会敢破坏她的好事之后还对她还手。

    更让罗丹没有想到的是,果汁刚刚泼完,黎慕云立刻拿起桌面上的另一杯咖啡,从罗丹的头缓缓往下倒。

    “我亲爱的后妈,这是我爸爸敬你的。”

    咖啡厅里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于东也跟着跑过来,站到黎慕云身边惊愕不已,他知道慕云从小就受这个女人欺负,他完全不会可怜罗丹,但他惊讶的是,黎慕云竟然敢这样对罗丹,他以前连想都不敢想,她竟然变化这么大。

    黎慕云将杯子往桌面上大力一甩,发出巨大的响声,对着呆若木鸡的罗丹狠狠的说,“带着你这几百万有多远走多远,要是让我再看见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我会让你后悔当初的。”

    放完狠话,黎慕云转身走到她之前的桌子拿起包包,经过于东身边的时候说,“东哥,我们走。”

    于东已经傻眼了。

    听到黎慕云叫他,立刻反应过来,愣愣头跟着走。

    罗丹依然保持着那惊恐的状态,以为自己是做梦,那般难以置信,傻傻的呆着,良久也没有办法从惊骇中回过神。

    一个人的变化太大,的确很吓人。

    于东真心被吓到,他都怀疑眼前这个女生不是黎慕云。

    站在路边等着出租车,于东咽了咽口水问,“慕云,刚刚你这样对你妈,你不怕她……”

    “不怕。”黎慕云毫不迟疑的回答,“我比她年轻,要真的打起来,我也不一定输给她,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你以前……”

    黎慕云含笑着看着于东,认真的回答他,“东哥,我不怕,我有陆亦扬。”

    于东没有再说下去了,他深知陆亦扬对她的影响有多大,是直接改变了她这个人。或许。陆亦扬就是黎慕云生命中最对的缘分。他用了十几年也没有让黎慕云从软弱中强大起来。

    黎慕云招来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歪头对着于东说,“东哥,我们有空再聚,我现在要回家了。”

    家里的他还在等着她回家一起吃饭呢。

    于东微笑着招手,“好,路上小心。”

    “嗯,东哥拜拜。”

    上了出租车,车子行驶离开,黎慕云回头看了于东一眼,他站在路边一直看着她的车子,脸上的笑意淡了。

    黎慕云叹息一声,靠到车背上。

    刚刚她那样对罗丹,被于东看见,一定认为她疯了,但她跟着陆亦扬太久,也变的凶狠。她当时也没有顾忌太多。

    回到家已经傍晚。

    黎慕云在大厅找寻陆亦扬的身影。

    佣人走来,恭敬的鞠躬,“黎小姐好。”

    黎慕云将手中的包包递给佣人。轻声说,“阿姨,帮我放好。”

    “是。”佣人接过手提包。

    “亦扬呢?”

    “跟管家在书房呢。”佣人说完就我二楼走去。

    黎慕云缓缓的走向书房,跟管家在里面肯定是有事情商量吧。

    她刚刚走过去,管家就从书房走出来,见到她后毕恭毕敬的打招呼,然后离开。

    黎慕云见管家已经离开,她就走向书房,门也没有敲,推开门准备进去。可里面传出来陆亦扬贴身保镖李浩明的声音。

    “b,安诺一直在跟踪黎小姐。”

    听到这句话,黎慕云顿时停下脚步,僵在原地不敢动,她惊愕的认真听着。

    “查到她的目的是什么吗?”

    “不确定,她一直偷拍黎小姐,但我们的人都有暗中保护黎小姐。”

    “嗯,你办事我比较放心,不要惊动那个女人,看看她想耍什么花招。还有警方那边查得怎么样了?”

    “事情过去太久才立案,现场和证据都没有。所以警方那边也没有头绪。”

    “嗯,知道了,你跟紧点。”

    “是。”

    黎慕云缓缓的退出书房,轻轻关上门。

    她愣着神走到沙发上坐着,原来她真的是被人跟踪,不是幻觉,跟踪她的人是她的同胞姐姐安诺,她为什么要跟踪她,到底有什么阴谋?

    想到一直被人跟踪,她就毛骨悚然,而且那个人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她不知道目的何在。

    片刻,陆亦扬从书房走出来,黎慕云歪头看向他,李浩明跟在后面,见到她立刻鞠躬,然后离开。

    陆亦扬含着淡淡的笑意走向她,“回来啦?”

    “嗯。”

    黎慕云应了一声,沉闷的情绪让陆亦扬一眼就看穿,皱紧眉头问,“你怎么了?”

    “没事。”

    “今天去见什么朋友了?”陆亦扬往她身边坐下。手搭到她的肩膀上,温柔的问。

    她知道陆亦扬也有派人暗中保护自己,如果现在跟他说普通朋友,估计他也会怀疑了。她诺诺的回道“我约了东哥。”

    陆亦扬手指轻轻撩起她的下巴,皱紧眉头看着她清澈的眼眸,眼神变得沉冷了些许,“上课时间跑出去跟男人约会,你是把自己男人当空气了?”

    这个家伙,就知道说出来他会这样。

    黎慕云无奈的在心里叹息一声,哎,不说也不对,说也不对。

    “东哥不是男人,他是我闺蜜,男闺蜜。”黎慕云是盖住良心说这句话的,于东在她心目中就是个男人,而且还是她曾经的暗恋对象,但这些她不能告诉陆亦扬,因为她现在心里只有他,这些可以忽略不说。

    把于东说成不是男人,陆亦扬很满意。脸上的笑意立刻洋溢出来,拉着她手站起来,“走吧,我们去吃饭。”

    黎慕云乖乖的跟着他往饭厅走去。

    两人入座,佣人上了菜。

    饭桌上,陆亦扬还是习惯性的给黎慕云夹肉,一块没吃,又夹一块。

    这种节奏估计是要将她养胖。

    “这个周末把所有时间都给我。”陆亦扬突然严肃的说。

    “嗯?”黎慕云咬着蔬菜,萌萌的抬起眼眸看着他。

    “我周末带你回家。”他放下碗,双手搭在桌面上。

    回家?黎慕云猛地一呛,立刻用手捂住嘴巴,转头咳嗽几声。

    “不要这么惊讶,慢慢咽下。”他将自己面前的那杯水递到慕云面前。“喝口水。”

    慕云接过他递来的水,将口中的饭菜咽下,然后仰头喝着水,想到陆亦扬说要带她回家,她此刻的心就像上了一条橡皮筋,被狠狠的拉着,绷紧得连呼吸都难受。

    放下水杯,她深呼吸一口气。哀求的目光看向陆亦扬,“我能不能不去?”

    陆亦扬脸色一沉,眉头深锁,全身散发着冷森骇人的气场,气流都变得僵持,他冷冷的问,“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我……”

    “黎慕云,你敢退缩试试看。”他威胁性的警告。

    她还没有整备好去见陆亦扬的家人呢,要是被讨厌,被排斥,被阻拦怎么办?她完全没有应对的方法。

    似乎已经看穿她的忧虑,陆亦扬说“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你跟我过一辈子,不是跟他们过。所以一切权利在我手上。你将是我陆亦扬的老婆,所以礼貌上你是应该认识一下他们。”

    黎慕云咽了咽口水,双手放在台面上,像个认真学习的好学生,紧张的问,“你家里有什么人,都怎样的?”

    “爸妈。爷爷,小叔。我叔叔你见过了,所以没有什么好怕的。我爷爷,只有你能跟我生个男孩,他就会喜欢你,”陆亦扬分析着他的家人,“我爸妈,他们说什么你都可以不当一回事。”

    这样说来,黎慕云感觉爷爷和小叔完全没有问题,问题是他的爸妈。

    可是上次已经见过陆亦扬的妈妈,虽然很有素养,但还是明确告诉她不能跟他儿子在一起的。

    这个让她如何是好?

    一顿饭下来,食不知味。

    -

    周末。

    从早上开始,黎慕云就忙个没完。

    只是去见长辈而已,陆亦扬请来了几个有分量的人物,从美容开始,带着她到高级的美容店,从头到尾的皮肤护理一番。接着马不停蹄的到高级的妆身店。

    发型,化妆,服饰,着重包装。

    接着还有老师跟她讲解一般礼仪。本来就紧张的黎慕云,此刻已经到了崩溃状态,她此刻的心情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紧张。”

    紧张透了。整天的情绪都处于极度绷紧状态。

    直到下午,坐上车之后,陆亦扬才告诉她,他们是要去参加他爷爷的80岁大寿。

    然而,他是想透过这个宴会,将她介绍给所有人认识。

    黎慕云身上穿着一件淡青色连衣裙,发型简单大方,看起来很淡雅。她的打扮离不开她的清纯。所以看起来很柔美。

    她双手合十放在大腿上,手中微微颤抖,手心冒着冷汗,低着头一直搅手指,每过一分钟,她的心跳就会加快一拍。

    坐在她身边的陆亦扬知道她一直处在紧张状态,他手缓缓伸过来,握住她的手掌,“不要紧张,有我在呢。”

    她能不紧张吗?不是见几个人。是见几百号人,里面肯定有廖娜娜一家。要是在宴会上出现什么错误,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

    “亦扬,我好紧张。”她深呼吸着气息,歪头看着陆亦扬。

    “我知道,你手心都是汗了。”陆亦扬将她的手扯了过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紧紧握着。

    “怎么办?”

    他对她淡淡一笑,“什么怎么办?他们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不用怕,不是还有我在吗?”

    黎慕云点点头,默默的给自己打气,我不怕,我有陆亦扬。

    陆亦扬现在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地,有他,她什么都不怕。

    车子行驶进一家恢弘的别墅前,进入大铁门,陆陆续续看见有车辆开进来。

    黎慕云从车窗看出别墅外。金碧辉煌根本不能形容这栋别墅的气势。太过宏伟壮丽。让她都咋舌。

    相比之下,跟陆亦扬海岛的家,或者半山腰的家,这里简直像是皇宫,而陆亦扬的家像是王府。

    在大门口下了车,司机将车子开往车库。

    迎面而来的管家见到陆亦扬,立刻鞠躬,“大少好,欢迎回家。”

    陆亦扬没有理会身边的管家,他走到黎慕云身边,弯起手臂。低头看着黎慕云惊呆的眼眸。

    “我们进去吧。”陆亦扬见她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伸手过去捉起她的手,拉着挽上自己的手臂。手掌轻轻抚摸她的手背。

    看着大门,黎慕云顿住脚,将陆亦扬扯住,“亦扬,我……”

    陆亦扬打断她的话,“不准说害怕。”

    黎慕云立刻止住声音。缓缓仰头看着陆亦扬,今天的他特别的帅气,其实每天都这么俊逸非凡,只是跟着他来到他的地盘。还被这么霸气的牵制,她想害怕也不行。

    给他回以淡淡的微笑,虽然很僵硬,但她已经尽量放松自己的心情。

    跟着他沉稳的步伐,两人一起走进陆家大门。

    进入大厅门口的玄关处。

    悠扬的钢琴演奏声,到处鲜花,喜庆洋洋的气息,大厅中央一个大舞台,上面摆着一个布景板,金色的大“寿”字。宽敞明亮的客厅中央摆放着长长的自助餐桌子,各种美食美酒。还有舞池,休闲区。

    还没到晚上,已经来了很多的人,个个庄重优雅,无论男女,都着装端庄大方。

    而明显一个身穿大红色唐装的老人家就是陆亦扬的爷爷。

    他坐在休闲区的椅子中央,周边陆陆续续有人送贺礼,跟他交谈道贺。老人银发苍苍,满脸皱纹,但看起来精神抖擞。身体十分硬朗。

    陆亦扬勾着她的手直接向老人的方向走过去。

    黎慕云感觉每走一步都哆嗦。

    “爷爷。”陆亦扬叫了一声老爷子。

    老爷子听见声音,含笑着仰头,目光看向陆亦扬,慢一拍的移到黎慕云身上,黎慕云立刻跟着低头恭敬的喊道,“爷爷您好。祝您生辰快乐。”

    “这位是?”老爷子皱紧眉头问。

    “你未来孙媳妇。”陆亦扬微笑着说,“她叫黎慕云。”

    “孙媳妇?”老爷子脸色一沉,尴尬的歪头看向他身边坐的中年男人,刚好那位微胖的男人就是廖娜娜的父亲,廖金浩。

    廖金浩脸色更加阴沉,双眸含怒,碍于是老爷子的寿宴,他将怒火都压下来了,隐忍着站起来,看着陆亦扬,一字一句低声问,“陆亦扬,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带个女人回来,那我们娜娜怎么办?”

    陆亦扬看向廖金浩,“廖叔。我有说过娶娜娜吗?我有说过喜欢娜娜吗?谁说的要谁负责去。”

    “你……”廖金浩双手叉腰,怒火冲冠却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看了看陆亦扬再看看低头的黎慕云,恼怒的深呼吸着气,对着老爷子说,“陆老爷,你看看你的孙子,这态度。”

    老爷子依旧保持平静的态度问,“亦扬,你这就不对了,你跟娜娜的事情……”

    陆亦扬连爷爷也毫不给面子,直接打断他的话,“爷爷,强迫我跟娜娜在一起,我是不会跟她生小孩的。慕云不一样,你等着三年抱两吧。”

    陆亦扬是十分了解爷爷的弱点,一说到三年抱两,老爷子凝重的脸色立刻笑逐颜开,上下打量着黎慕云,那道目光赤裸裸的扫视。

    这样的目光让黎慕云尴尬的缩了缩身子,更加靠近陆亦扬。

    “慕云是吧?”老爷子发话。声音很温柔。

    这让慕云受宠若惊,立刻应声,“是,爷爷。”

    “这么瘦,不好生养,要吃多点。”老爷子带着宠溺的语气说着。

    黎慕云脸色顿时红晕一片,真的一说到孩子,老爷子的目光就像迫不及待让她现在就生出两个小孩出来那样。

    “哦。”她乖乖的应声,身边的陆亦扬泛起满意的笑。

    廖金浩再也看不下去了,冷哼一声,“哼,我们娜娜怎么办,陆亦扬你就这样辜负娜娜?”

    “廖叔,我跟娜娜从来就没有开始过,何来辜负?”他说完,再看向老爷子,“爷爷,我带慕云去见我爸。”

    “去吧,小心你爸那个暴脾气。”

    老爷子提醒,黎慕云顿时慌了神,不由得握紧陆亦扬的手臂,惊恐的目光看着他,来之前陆亦扬根本没有跟她提过他爸爸的脾气很暴。

    陆亦扬感受到她的害怕,摸着她的手背轻轻的揉了揉,拉着她转身,低头在她耳边说,“不要害怕,我爸不对美女发脾气。”

    黎慕云被他逗笑了。

    刚走进人群,在大家都举杯跟陆亦扬打招呼的时候,更多的眼睛都是看向黎慕云。那种疑惑带着惊讶的眼神。

    黎慕云保持着微笑。仰头挺胸随着陆亦扬在寻找他爸爸的身影。

    “亦扬哥。”

    一道娇柔的声音响起,带着愤怒的气焰,所以发出来的叫声也是高分贝的。让在场的人都将目光投到了声音这边。

    陆亦扬和黎慕云也看到气势冲冲的廖娜娜。

    廖娜娜双手握拳,咬牙瞪眼的大步走来,目光死死瞪着黎慕云。

    “亦扬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廖娜娜是你的未婚妻,你现在公然带一个女人来爷爷的宴会?”说着,廖娜娜的眼泪也是来势汹汹。

    黎慕云此刻感觉自己真的是一个第三者了。

    陆亦扬沉着脸,冷笑出声,“全世界都知道?那我为什么不知道?”

    “你?”她撇着嘴在流泪,委屈的模样让人怜惜。

    “娜娜,先别闹。”远远跑过来的李慧兰一把拖着廖娜娜的手。转身就走。

    黎慕云还没有来得及跟李慧兰打招呼。她目光看着廖娜娜被拖走的背影,突然,旁边一道诡异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看。

    那道目光的主人就是陆亦扬的叔叔。他手中拿着一杯红酒,嘴角轻轻上扬,露出邪恶的笑意,那种眼神让她疙瘩都竖起来。

    她连忙别过脸,看向陆亦扬。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心惊肉战。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