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67章 暴戾的陆亦扬

    一个早上的时间,陆亦扬都没有让黎慕云有机会下床。

    艳阳当空,陆亦扬再睁开眼眸的时候,身边位置空空的,他心里莫名颤抖一下,快速爬起床,迷离的眼眸扫看房间,没有发现黎慕云的身影,他拿起床上的衣服套上,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也没有黎慕云的身影。

    说不上来的担心,他害怕这样若即若离的她,更害怕忽冷忽热的她。

    他冲出房间,往一楼走去。

    黎慕云刚从室外回来,手中还拿着在花园里面摘的粉色玫瑰花,见到陆亦扬迎面而来,她扬起淡淡的微笑,“你醒……”

    她的话还没说完,陆亦扬突然冲过来,一把将她抱住,沉重的脸色看起来很吓人,她整个人都懵了,双手垂直,紧紧拿着玫瑰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怎么了?”黎慕云被他结实的臂弯紧紧抱住,紧的得有些窒息的闷痛。他的拥抱太过用力,太过紧张,让她不知所措。

    “以后不准你比我先起床。”陆亦扬深呼吸着气息,闻到她身上的清香,感觉到她柔软的身子就在他怀抱里,他才安心下来。

    这个家伙原来这么霸道,黎慕云轻轻皱眉,没有相处在一起还真的不知道,现在发现会不会太晚了?她不由的扬起淡淡的笑,手慢慢上扬,抱着他的腰,将头埋在他胸膛上,“我只是出去花园散散步,都睡了一个早上,好累的。”

    陆亦扬沉默,轻轻吻上她头顶。

    黎慕云低声喃喃着,“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家里的佣人都看着呢。”

    “这是我家。我想抱你还要看别人脸色?”他不悦的语气,将她抱的更紧。

    黎慕云让他这样抱着,心里突然想只有你开心就好。

    片刻,陆亦扬轻轻推开她,拉着她的手往二楼走去。

    “我们该吃午饭了。”黎慕云扯着他的手腕定住不肯走,她惊愕的表情写满了我不愿意。才从房间起来,他又要拉她上楼,这个男人欲望是多强才会这样。

    看着黎慕云的脸蛋,那道恳求的目光,陆亦扬明白她的意思,“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想让你在房间等等我,我还没有洗漱。”

    这样嘛?原来是她误会了。

    黎慕云羞涩的低下头,跟着他进入房间,手中的玫瑰花也刚好插在他房间的花瓶上。

    周末两人一直黏在一起,快乐的时光也很快过去。

    黎慕云被强制搬进他的房间,两人在一起的生活也正式开始。

    清晨,黎慕云从卫生间出来,走进橱柜间,陆亦扬身穿白色衬衫站在落地镜子面前,手在打着脖子上的领带,挺拔高挑的身材,黑色西装裤衬托出他修长笔直的长腿,气质非凡。

    在黎慕云眼里,他是无时无刻都能散发绝代风华的魅力的男人。

    她缓缓走到他面前,仰头看着他,“亦扬。”

    陆亦扬垂下眼眸,应声,“嗯?”

    黎慕云缓缓抬起手,握着他手中打到一半的领带,“能教我打领带吗?我想帮你。”

    陆亦扬心里微微一颤,露出温和的微笑,由心而发的喜悦,握着她的手来到自己的领带前面,将刚刚弄好的拆掉,从推来过。边教着边问,“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也是你第一个帮打领带的男人吗?”

    “嗯。”她点点头,认真的看着他手的动作,她第一次学,动作有些生硬,所以特别认真。

    陆亦扬看着她认真可爱的脸,连呼吸都变得急促,她会不会打领带都无所了,是她打的,就算像麻绳一样绑起来,他也觉得好看。

    黎慕云被他炙热的眼神看得更显紧张,手微微颤抖,他身上清冽阳刚的气息充斥她所有的呼吸,在他面前依然心跳加快,脸蛋微微发烫。

    在她困难生疏的技巧下,他的领带终于成型了。

    “好了。”她扬起满意的微笑,看着自己的杰作,再仰头看向陆亦扬,刹那间碰触上他炙热深情的凝视,那种眼神像一把火,热情,沸腾。

    下一秒,陆亦扬直接扑上来,将她一把抱住扑倒镜子上,将她禁锢在怀里,黎慕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低头就吻上她的唇,直接深入索吻。

    疯狂的程度完全不像早晨一个甜蜜的吻。他的呼吸,他的唇舌,他身上的每一处细胞都在告诉黎慕云,他现在想要她。

    “嗯……”黎慕云被他炙热疯狂的吻惹得全身酥软。

    他还要上班呢,自己也要上学,明明昨晚上才……

    只是打个领带而已,这样也能诱惑到他吗,早知道她就不学了。在心里腹诽这些的时候,陆亦扬已经行动,她身上还穿着睡裙,他要她是轻而易举。

    就在镜子面前,他紧紧抵着她的身子,唇往下吻上她的脖子。

    黎慕云微喘着气,轻声喊着,“亦扬,要上班了。”

    已经失控的陆亦扬根本不会管什么工作了,他连走出橱柜间的时间都不想浪费,他要她,就现在,一刻也不能停止。

    满房春色。

    -

    黎慕云一整天下来也不知道老师在讲台说了什么,像她这么珍惜这次学习机会的人。也会上课走神,脑袋都是跟陆亦扬那些羞得不能说出口的画面。

    一天懵懵懂懂的过去,走出学校,专车司机已经在校门外等着。

    上了车,她想了想说,“去承皇集团。”

    “是。”司机立刻应声。

    黎慕云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心里忍不住的想要笑。抿着唇,想着要是陆亦扬知道自己去公司找他,会不会开心呢?

    这样一路想来,车子停到公司门口,此刻已经是下班高峰期,陆续走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她拉下窗户,拿起手机给陆亦扬打了个电话。

    铃声在响着,她紧张的将头探出窗外。

    “喂,你好。”电话那头出现一道娇柔的女生声音。黎慕云猛地一颤,立刻将电话拉开,皱眉看着手机号码,确认是陆亦扬的手机没有错。但是声音是女的。

    她敢百分百对方不是秘书,她们没有这个胆量敢接陆亦扬的手机。

    她再次将手机放到耳边,不敢出声。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对方是不是陆亦扬的未婚妻?而她现在又像一个第三者的身份给他打电话。

    她脑海里闪过廖娜娜娇美的容貌。

    “你是慕云?为什么不出声?”电话那头继续问。

    黎慕云想挂电话,可是对方却喊出她的名字。她颤抖着声音回了一句,“对不起……我,我打错了……”

    说着,她立刻挂掉电话。

    整个心像从天堂掉下地狱,她紧紧闭上眼睛,倒在车背后面深呼吸着气,心尖处莫名的隐隐作痛。

    陆亦扬从办公室的卫生间出来,皱着眉头看向办公桌前面站着的女孩,“你拿我手机干什么?”

    简瑞调皮的吐了吐舌尖,将陆亦扬的手机往办公桌一甩,眯着迷人的眼眸看着他,“表哥,慕云是谁?”

    陆亦扬一顿,立刻冲过去,拿起自己的手机,“慕云打电话过来了?”

    “嗯,刚刚你进厕所就打来了,我好奇你手机里面竟然有女人的名字,就接起来了,声音蛮好听的,不过她说打错了。”

    说着,简瑞就往他的办公桌皮椅坐下,清澈见底的眼眸紧紧盯着陆亦扬的脸色看。

    陆亦扬沉默片刻,将手机放下,走到旁边落地衣架上拿起西装套上,“我要下班了,你回去吧。”他心系着那个可能已经误会他的人儿,没有心思在应付这个蛮缠的表妹。

    “这么早就下班了,你家里藏着个女人吗?”简瑞皱起秀丽的眉头问。

    陆亦扬没有回答她的话,拿起手机,连公文包也不带,直接转身走。

    简瑞立刻站起来,追上他的脚步,“表哥,我难得从韩国回来一趟,你就这样对我,你就不陪陪我吗?”

    “你是真心想我陪你,还是你想知道言泽最近过得怎样?”他边说边走。

    简瑞猛地刹住脚步,被看透的心,赤裸裸的打击到她。

    陆亦扬见她没有跟上,也停下脚步,转身说“想见他就自己联系他,不要试图从我这里知道他的消息,我不是他,我不知道他的心想什么。”

    “表哥。”简瑞轻轻咬着唇,看着陆亦扬深邃的眼,她眼眶里泛起雾花。

    简瑞不是黎慕云,她的眼泪对陆亦扬没有效果,他毫不怜惜的转身,抛下一句话,“我帮不到你。”

    说着就离开办公室。

    半山腰别墅。

    陆亦扬走进家门,管家立刻上前接过陆亦扬手中的西装,“大少好。”

    “慕云回家了吗?”他边换鞋子边问。

    “刚刚回来,上了楼。”

    “嗯。”陆亦扬往楼上走去,心里急躁不安,但还是保持从容不迫的态度。

    推门走进房间,黎慕云从他的书桌前抬起头,目光阴柔,连微笑都变得僵硬,“你回来了?”

    “嗯,在干什么?”他慢条斯理的将领带扯下来往沙发上丢去,扯着袖子的扣往她走去。

    “我在画图,老师布置的作业。”说着,她低下头继续画,心里闷闷的不知道如何开口说给他打电话的事情。一方面担心她会被怀疑,另一方面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

    陆亦扬等着她开口问,可她却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他还是忍不住问,“你今天给我打电话了?”

    握着笔的手顿时僵硬,黎慕云缓缓抬头,脸色阴郁,眼神含着淡淡的愧疚,“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女朋友在你办公室,我……”

    “我女朋友?”陆亦扬打断她的话,皱紧眉头看着她,脸上一片阴沉。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说错话了,还是真的让自己的事情败露而惹怒陆亦扬,她不知所措的站起来,紧张不已,“我什么也没有说的。她不知道我是谁。”

    陆亦扬冷冷一笑,走到黎慕云身边,将她从椅子前拉出来。搂住她的腰带进怀里,“我女朋友现在在我怀里。我陆亦扬只有一个女人,懂吗?”

    “我?”她似懂非懂,傻傻的再问了一句,心里慢慢变得雀跃,狂喜,充斥在心头的忧伤随着他这句话慢慢消散。

    “难道我现在抱着的人不是你?”他反问。

    黎慕云低头憨笑,瞬时心花怒放。

    “那……接电话的女生,是谁呀?”

    “你会在意?”他低头轻声问,炙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颊上。

    黎慕云沉思了几秒,不敢吭声,只是点点头。然后下一秒就埋在他的胸膛上。

    她的举动在陆亦扬眼里是一种肯定,她的心里终于有他的位置了,至少她现在会在意他身边的女性,他轻轻吻上她的额头,磁性的嗓音说,“慕云,亲我,我就告诉你。”

    那还是算了,我不想知道。

    黎慕云心里喃喃着,可是还忍不住抬头看向他,他扬着邪魅的笑意,深邃漆黑的眼瞳像黑曜石般迷人。她缓缓的抬起手,勾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慢慢向他靠过去。

    她其实渴望知道他任何事情,点点滴滴,最好在她眼前连心都是透明的。

    当红唇覆上他薄凉的唇瓣,他手掌握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浅吻加深。

    一阵热烈的深吻过后,他依依不舍的将她放开,在她耳旁低声喃喃着,“晚上给我福利,我再告诉你。”

    “你怎么这么坏,说话不算数。”黎慕云恼火的在他胸膛上狠狠敲上一记粉拳。

    “下去吃晚饭吧。”陆亦扬坏笑的拉上黎慕云的手腕往房门走去。

    黎慕云扯住他的手,定住不动。他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你想要福利是吧,我现在就给你。”说着,她扯着他走向大床。

    陆亦扬一脸惊喜和错愕,呆看着她,来到床沿边上,直接被黎慕云推到在床上。她爬上他的身体,跪坐在他身上,“不准嫌弃我青涩。”

    陆亦扬邪魅一笑,万分期待。

    孺子可教也,他的小迷糊竟然主动扑上来?

    她怯生生的动作卸去他的衣服。俯身吻上他的唇。娇嫩的手在他身上游走。

    “慕云,不要这样折磨我,来点直接的。”

    “告诉我,她是谁。”醋意大发的女生也是很可怕的。

    “嗯……”

    “不说是吗?”她经验不足,但让他心痒痒的还是足够。

    在万马奔腾的冲动下,他喘息着说,“她是我表妹简瑞,慕云,上来。”

    得到答案的黎慕云开心的扬起笑意,趴在他身上不再行动,温柔的说,“亦扬,你饿吗,我们下去吃晚餐吧。”

    点起熊熊烈火,却要说下去吃晚餐,陆亦扬立刻抱紧身上的人儿,转身压上。

    “饿,可是我要吃你。”

    黎慕云这个小骗子。还以为她真的要给他福利,结果还是变成他主动,带着被骗的心情,陆亦扬可是卖力得让她求饶为止。

    至于晚餐,吃不吃也罢。

    -

    当黎慕云见到陆亦扬这个叫简瑞的表妹,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情。

    简瑞是她见过最漂亮的女生,清纯中带着几分妖艳,让人第一眼就能惊艳的女生。淡淡的妆容,气质优雅,走进客厅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看。

    “你,你……”她惊讶的瞪大眼睛,错愕不已,在陆亦扬的别墅竟然能见到女生,她不敢相信,再次揉揉眼睛。

    “你好,你是?”黎慕云礼貌的点头问好,陆亦扬还没有下班,突然跑来一个女生,而且还能让门卫的保镖放行,一定是陆亦扬某个亲密的人。

    “我叫简瑞。”简瑞合上嘴巴,上下打量着黎慕云。“你是慕云?”

    “嗯,我是。亦扬他还没下班。”黎慕云紧张的手摸上衣服,她有些不知所措,因为眼前的女生就是陆亦扬的表妹,上次接她电话的女生。

    “你跟我表哥同居了?”她再一次被这样的事实惊讶到,问出问题后,立刻自问自答,“看来是了。”

    “你进来坐吧。”黎慕云含笑着对她礼貌地说,可是简瑞脸色看起来从惊讶变得慌张。头一直往外面看,像是还有人要进来。

    “你怎么了?”

    “表哥什么时候回来?”她心里着急,因为她这次过来是被廖娜娜逼来的,主要是廖娜娜进不来这个家,拖着她一起来。

    “他应该也快回来了。”

    黎慕云刚刚说完这句话,突然一道娇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小瑞,你跟谁说话?是不是亦扬哥在家里?”随着,门口进来一个让黎慕云惊愣的身影,廖娜娜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篮子,一身粉色公主裙,含着微笑走进来。

    但看到黎慕云那一刻,廖娜娜猛地顿住,跟简瑞刚刚开始一样诧异。随着脸色变得铁青。

    三个女人对视着,尴尬瞬间爆发,黎慕云忐忑不安的看着廖娜娜,她之前在珠宝店见过她一面,或许廖娜娜不认识她,可她知道廖娜娜是陆家认准的,陆亦扬的未婚妻。

    “你是谁?”廖娜娜黑着脸,咬牙问。

    “我。”黎慕云不知所措,歪头环视周围,这个时候刚好管家也不在,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

    “我问你是谁?”廖娜娜气恼的向前走,冲到黎慕云面前,手中的小篮子往地面甩去,满地的樱桃散落出来,她气势汹汹,“你住在这里?”

    黎慕云现在穿着居家休闲衣,任谁也看的出来不是来做客的。

    “我……”她无法应对现在的情况,胆怯的往后退了一步。

    “马上给我滚出亦扬哥的家里,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你也不打听一下,全世界都知道我廖娜娜是陆亦扬的准老婆,你竟然还敢……”

    简瑞听不下去了,立刻上前将廖娜娜扯着往后退一步,“你不要这样,等表哥回来再说,你没有权利赶他的女人走。”

    “他的女人?”廖娜娜更加气愤。转头瞪向黎慕云,咬牙切齿的往前一步,“你做小三还爬到我头上来了,找死……”

    说着,她速度极快,在黎慕云和简瑞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刹那,她狠狠一巴掌,啪的一下,打到黎慕云脸蛋上。

    清脆的声音让简瑞傻眼了,黎慕云火辣辣的脸蛋通红一片,她缓缓闭上眼睛,手摸上疼痛脸颊,她无法反击,她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第三者。

    这一幕刚刚好让进门的陆亦扬看到,但他不顾一切冲进来的时候,还是晚一步,这一巴掌就在他面前发生了。

    一股阴冷的寒气瞬间笼罩着整个大厅,在廖娜娜打完黎慕云的下一秒,陆亦扬一把捉住廖娜娜的手腕,将她拖到面前。

    廖娜娜惊吓得一跳,抬头看着如魔鬼般愤怒的陆亦扬,咽着口水说,“亦扬哥。”

    陆亦扬锋利的眼神像尖刀一样将廖娜娜凌迟,他脖子的青筋暴怒出来,手臂狠狠用力,“你是来找死的?”他的声音如鬼魅般恐怖。

    简瑞满脸惊慌,看到这样的场面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

    “亦扬哥,你怎么可以背着我跟其他女人在一起,我可是……”

    “你是什么?你什么也不是。”陆亦扬打断她的话。

    “我的手腕好痛,你放开我,我是阿姨认定儿媳,她说我会嫁给你的。”廖娜娜痛苦的扯着自己的手腕,可怜兮兮的眼神,像受到最大伤害的是她。

    陆亦扬冷冷一笑,那道阴冷的气场让廖娜娜不寒而栗,他从牙缝里喷出来,“我妈喜欢你,我不介意你嫁给我妈。但你敢打我陆亦扬的女人,我今天就让你付出代价。”

    说着,他手掌狠狠用力。

    咔擦一声,接着就是廖娜娜如杀猪般的惊叫声划破长空,“啊……好痛。”

    黎慕云和简瑞都惊吓得双手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看着陆亦扬瞬间将廖娜娜的手腕骨拗移位。

    当陆亦扬放开廖娜娜的时候,廖娜娜整个人跌坐在地板上,泪水像瀑布一样狂涌而来,另一只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腕,痛哭不已,“呜呜呜……好痛……好痛……”

    陆亦扬单膝蹲下,冷漠的声音发出骇人的字句,“廖娜娜,记住你现在的痛,不想死就离我远点,敢碰我的女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表哥,你……”太酷了。简瑞还是没有把最后三个字说出来,走到廖娜娜身边,扶着她,“娜娜。我带你去医院。”

    廖娜娜颤抖着身子,被扶起来,已经没有半点留恋。边哭边走,还在简瑞身边低声哭喊着,“呜呜……我要告诉啊姨,亦扬哥竟然……这样对我……呜呜……”

    “娜娜,你还是算了吧,安分点不要惹我表哥,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两人的身影慢慢离开客厅。

    陆亦扬站起来,脸上的戾气消去,深邃的眼眸满满的都是心疼和气恼。

    他一步步走向黎慕云,黎慕云微微颤抖着身子往后退,看见他反而有点害怕。

    “为什么要后退。”陆亦扬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气恼她为何这样不自信,这样任人欺负。

    “你……你刚刚把娜娜的手……腕……”她咽着口水说,惊骇的像看见一个恐怖分子。

    陆亦扬眉头紧皱,脸色瞬间阴沉,“你怕我?”

    “她是个女生,你这样太残忍了。”

    陆亦扬真的想狠狠的揍一顿这个脑袋不清醒的家伙,他这是出于保护她,她却说他太残忍。他深呼吸一口气,冷冷说,“黎慕云,敢伤害你的人,在我陆亦扬眼里都是垃圾,没有男女之分。不想我变得这么残忍,你自己保护好自己不要被欺负,要不然我会疯掉的,知道吗?”

    黎慕云平静下心情,心里无尽的感动,她缓缓握住他的手掌,拉着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心脏上,“你感受一下,我现在心跳真的好快,我都怕你以后也这样打我。”

    陆亦扬无奈地再次叹息,手缓缓往下,揉上她心房前的丰盈。被突然而来的大手袭击,黎慕云吓得往后退,可是陆亦扬已经快她一步,一手搂着她的腰,拉进怀里。那只手依然还在使坏,两人紧紧贴着,他低声说,“我不会打你,但是你敢惹我,我会用这种方式惩罚你。”

    黎慕云羞涩得低下头,身子总想着避开他的手,可是他劣性的肆意在抚动。

    “脸还痛吗?”他将头压下,轻轻的在她耳边问,呼吸吹进她的耳朵,说完还在脸颊上轻轻一吻。

    颤抖着身子,黎慕云已经双脚发软,“不痛了。”

    “刚刚那个女人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妈喜欢她而已,只是我妈一厢情愿的想要她做我老婆,但我陆亦扬的老婆只能是你黎慕云,听懂了吗?”

    老婆?是我?黎慕云惊愕的抬起头,对视他的眼,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连眼神都变得诧异,像是被点了穴。一动也不动,因为太过震惊,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不已。

    “亦,亦扬,你刚刚……刚,说我……是……”她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她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在他心里就是一个情人的角色,一个暖床的,可有可无的女人。她一直那么不自信疏离他,逃避他,却不知道他是这样想的。

    陆亦扬沉着脸,严肃地说,“把你的呆萌收起来,不要装不懂,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黎慕云不由得一笑,双手挽上他的脖子,扑上他的身体紧紧抱着他。

    懂了,她懂,只是她的男人太骄傲了,说过的事情不会说第二遍,想要浪漫又软萌的表白是不可能的。强势才是他的个性。

    “听懂了。”她喃喃着。

    陆亦扬双手圈上她的腰抱紧,脸色变得沉重,他不想吓唬好不容易得来的人儿,廖娜娜这件事不会这样就完了,他了解这个女人,也了解自己的家人,特别是他妈妈。

    黎慕云再这样胆怯下去,他担心根本不是他妈和廖娜娜的对手。

    奈何他要如何做才能让这个慕云可以保护自己不被伤害?

    -

    突然收到黎晓敏打来的电话,黎慕云正在上课,听到电话后,脸色苍白,连课都不上,直接赶往医院。

    黎慕云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父亲,泪水止不住往外流,全身瘫软,双脚无力。

    不是说好的可以治疗吗?不是还可以有很多年的命吗?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虚弱,上次看他的时候还好好的。

    黎晓敏在旁边默默擦着眼泪,喃喃自语,“你有钱了就不管爸爸,现在爸爸的病情严重了,你也不出钱给爸爸看病。”

    听到黎晓敏的埋怨。黎慕云攥紧拳头,冷冽的对着她一字一句,“爸的两百五是万医药费呢?”

    黎晓敏突然闭上嘴巴没有吭声。

    黎慕云扫看病房,发现少了罗丹的身影,感觉很不对劲,“你妈呢?”

    “她……”黎晓敏欲言又止,低头看着地面,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医生带着两名护士进来,“你们是病人的女儿吧,你们在这里就好了,病人已经欠了好几天的费用,现在也停药了,治疗都停掉,你们是继续交费还是将病人接走。”

    医生的话如雷轰顶,黎慕云脸色瞬时煞白,不敢置信地看着黎晓敏,冷哼一声,眼眶开始冒出泪花,喃喃着,“你妈将爸的医药费都退走了吗?”

    黎晓敏抽泣着,肩膀一动一动。内疚得不敢看黎慕云一眼。

    “她人去那里了?”黎慕云接近咆哮的怒吼,从来没有试过如此激怒,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罗丹真的是做绝了。那是救命的钱,她竟然也敢拿走。

    泪,一滴一滴往黎慕云眼眶流出来,她算看透了人性的自私。她紧紧攥住拳头,指甲往手心里陷进去,心痛的滋味让她无法承受。

    “现在病人……”医生刚刚开口说话,黎慕云立刻打断他的话,淡淡的说,“医生,给病人用最好的方案治疗,我马上就将钱补上。”

    “好。”

    医生应了一声,然后带着护士退出房间。

    黎健强紧闭着眼,依然是清醒的,他突然发出一句,“不要帮我交医药费了。”

    黎晓敏听到这句话,仰起头,对着床上的男人大吼。“爸,你傻了啊,黎慕云现在可多钱了,那是她应该给你的。”

    黎健强沉默不语,倒是黎慕云真心想觉得可笑,黎晓敏这些话还说得真是理直气壮。

    不用想,也知道罗丹拿着钱跑了。

    走出病房,黎慕云从背包里拿出手机,拨了陆亦扬的电话。

    片刻,手机响了。

    “慕云。”陆亦扬的声音压得很低。

    “亦扬,我……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嗯,你说。”

    黎慕云低头沉思片刻,苦恼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怎么了?”他温柔的继续问道。

    “我爸他的病情……”她说了一句又梗塞了,根本说不出口向他拿钱。

    陆亦扬似乎已经感觉到她的困惑,无奈的笑了笑,“傻瓜,有什么不能说的,你爸的病是不是要钱?”

    “嗯。”她拿着手机立刻点头。

    “我上次给你的那张卡,你随便刷就好了,没有限制额度的。”

    “可是,要很多钱。”

    “多少钱是我陆亦扬付不起的。你说?”

    好吧,当她刚刚那句话没有说过,她真的是杞人忧天了,几百万也不敢跟陆亦扬要。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亦扬。”

    “傻瓜,不要跟我说谢谢。我是你的男人,我的钱可以随意挥霍。”

    黎慕云会心一笑,低头看着脚底的地板,心里暖暖的。挂了电话后,她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钻卡,转身往病房走去。

    进来的时候发现黎晓敏在门口处鬼鬼祟祟,似乎是偷听她讲电话。

    黎慕云进来,黎晓敏的目光移到她手中的钻卡上面,双手抱胸,颇为不屑的问,“那个卡里面有钱?多少钱?”

    “不知道,我现在要去给爸爸交钱,为了防止你妈回来动爸的药费,我回把押金单拿着。”说着。她看了病床上的黎健强一眼,“爸,我走了,你好好养病。”

    黎慕云走出病房,没有走远,黎晓敏立刻追上来,“等等,黎慕云。”

    她定住脚步,不耐烦的看了黎晓敏一眼,此刻的心情十分不好。

    “什么事?”

    黎晓敏盯着黎慕云手中的包包,垂涎欲滴的眼神流露出她的心思,“你家里到底有多少款这样的奢侈包?”

    黎慕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包,冷冷一笑,“我不知道,没有太多时间去数。”

    她眯着眼眸看着黎晓敏的表情,夸张地慢慢张开嘴巴成了圆形,那双眼神如同见到了一大堆人民币,闪闪发光。

    “能不能……”

    黎晓敏的话还没说完,黎慕云已经知道她在打这些包包的主意了,斩钉截铁的打断她的话,“不能。”

    说完。她转身迈步往一楼缴费处走。

    黎晓敏双手抱胸,气得仰头看天深呼吸,嘴都撇得变形了也难解心头的嫉妒和愤怒。

    刚刚走出医院大门,黎慕云向广场中央的司机走去,她低头将收据和押金单放到包包里,突然感觉到身侧有一道神秘的眼神一直凝视着她。

    她猛地抬头看向旁边,刹那间,她看到不远处一个手里拿相机带鸭舌帽的身影,眼神碰触上,她整个人颤抖了一下,只是两秒的对视,她似乎看到了自己。

    身体像被雷击中一样,她僵了几秒,带鸭舌帽的身影离开转身就走。

    是谁,他到底是谁?

    黎慕云反应过来,立刻追着女人的脚步,不顾一切的冲出马路,像没有了灵魂般追赶着那道身影。

    道路上车辆飞驰而过,她在路中央差点被飞奔过来的汽车撞倒,一阵喇叭声将她所有神志拉回来,当她避开车辆。再次抬头的时候,那道身影已经不见。

    为什么要跟踪她?

    她是谁?

    明明看到的像是自己,难道是她同胞胎姐姐?

    或许不是她姐姐,长得像而已。

    这种感觉让她很害怕。想着想着,她转身往医院跑去。

    重新回到病房,黎慕云气喘吁吁冲到黎健强病床前面,黎晓敏已经不在病房,她紧张的问,“爸,告诉我,我妈妈还在人世吗?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

    病床上紧闭双眼的黎健强眉头突然紧紧蹙起,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像是被触动到什么,脸色有些细微变化。

    “告诉我,到底有没有?”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有人冒充她的身份,如果不是陆亦扬告诉她真相,她还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刚刚也明明看到有人在跟踪她,在偷拍她。从来没有过的惊慌和害怕。

    黎健强一直紧闭着嘴和眼,当做没有听见。

    “我刚刚看到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是我姐姐对吗?”黎慕云不死心的再问一次。

    回答她的依旧是沉默。

    寂静的病房。沉闷的空气,她像要窒息般难受。

    缓缓闭上眼睛,黎慕云站在黎健强病床前面,默默的等着,等着他可以告诉她答案,她不想猜,她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亲爸亲妈又是谁?

    时间慢慢流逝,黎慕云在病房里陪了黎健强两个小时,等不到任何答案。

    黎健强给她的永远都是沉默和冷漠。

    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要将那个两个女人找出来问问,为什么要冒充她的身份去骗人,为什么要将她给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父亲养。为什么要跟踪偷拍她,到底又在谋划什么阴谋?

    独自离开医院,黎慕云想到了陆亦扬,陆亦扬弟弟的是跟那个女人有关,以陆亦扬的性格,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她要找陆亦扬问问,找他帮忙。

    -

    从医院回到别墅的时候,黎慕云发现高管家站在门口着急的等着她。她刚走来,高管家就低声音说,“黎小姐,廖小姐带着夫人来了。”

    “夫人?”黎慕云一顿,惊愕的问。

    高管家点头,“是的,大少的妈妈。我已经通知大少赶回来,你要不先不要进去,等……”

    “等谁啊?”一道中性嗓音从屋里传来,打断了高管家的话。

    黎慕云看向声音的源头,从屋里走出来一个着装优雅,高贵大方的中年女人,陆亦扬可能遗传了女人优良的基因,长得有几分相像,而且风韵犹存。

    “阿姨你好。”黎慕云紧张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低头温和的打招呼。

    廖娜娜跟在李慧兰身边,脸色阴沉,目光狠烈,紧紧瞪着黎慕云,从眼神中都能看出来她的恨已经入骨。她手腕还缠着绑带,嘟嚷着,“阿姨,就是她让亦扬哥伤我的。这个女人很毒辣。你不要被她柔弱的外面骗了。”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