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 第65章 一辈子

    陆亦扬的吻温柔,深情,缠绵。

    无法把控自己的气息,黎慕云呼吸变得急促。

    他缓缓离开她的唇,看着她微肿的樱唇,调节好气息后,陆亦扬嗓音沙哑喊着她“慕云。”

    黎慕云娇羞得低下头,微微喘气,不敢正视他的眼。双手依然攀附在他胸膛上。因为身体没有缝隙的亲密,她可以感觉到自己柔软的身子抵住他。

    那样的暧昧。

    陆亦扬压抑着身心那股躁动沸腾,头埋进她的肩膀,轻声问,“原谅我上次的错好吗?”

    又提到这事,黎慕云紧握粉拳往他的身上打去。拳头像给他挠痒痒的力道,因为她此刻已经全身乏力,双脚发软。要不是他抱着,估计现在已经往下滑了。

    “我不会原谅你的。”她轻轻闭着眼睛,也将头靠在他身上。

    她这句话说的如此温柔,让陆亦扬没有半点心塞,反而想要戏谑她,“那这样好了,我让你欺负一回,我们算扯平吧。”

    “什么欺负?”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突然觉得无比的温暖安心,想要睡觉。

    “我事后才知道你是第一次,所以弄伤你,你要怎样欺负我,我都愿意。”想起曾经,他身体的反应更加强烈,连声音都沙哑了,口干舌燥,喉咙不知觉的滚动着,唇往她白皙的脖子吻去。

    只是轻轻的吻,让黎慕云颤抖了一下,用力推着他,可是丝毫没有反应,只感觉他的胸肌好结实。

    黎慕云心底有些坏点子不由得涌上心头,他之前的道歉让她的恨都消了一半。

    “如果我把你绑在床上,用蜡滴你,用鞭子抽你,你也愿意?”

    陆亦扬不由得嗤笑一声,突然歪头含上她。

    “啊……”黎慕云颤栗着身子,立刻将头移开,从他的唇里逃出来。

    坏家伙,怎么这么坏。

    她恼怒地想着,身体的颤栗久久没有平复下来。

    使坏后的陆亦扬见她脸又红了,能感受到怀里的人儿在颤抖,满足了自己使坏的心。心情大好的低声说,“看你表面这么清纯,怎么喜欢重口味的。”

    “是你说让我欺负的。”

    “好啊,我愿意,只要你高兴,我愿意成为你一辈子的-。”

    一辈子?

    黎慕云懵了,眨着长长的睫毛歪头看向陆亦扬,他也从她的肩膀上抬起头,深邃漆黑的眼眸如星辰般璀璨,凝视着她的眼。

    “可是家里没有这些工具。”他认真的说。

    黎慕云看着他认真的表情,不由得噗嗤一笑,眉目间都是笑意,将头往他胸膛压去。

    透过他的休闲衬衣,她狠狠咬上他的胸膛,用尽所有力气。

    陆亦扬眉头紧皱,低头看着她。身体被咬得疼痛不已,她丝毫没有松开口的意思,他轻咬着牙强忍,不发出一点声音。

    良久之后,黎慕云松开口,抬起头对视上他的眼。他眉头深锁,痛却不吭声。

    “痛了为什么不叫?”黎慕云低声问。

    “不痛。”他温柔的回答,他喜欢这样子的她,虽然是咬,但至少已经亲密到可以对他动口。

    “你现在的痛远远不及我那天晚上痛的万分之一。”黎慕云沉下脸,眼眸微微泛起一层的雾花,“我那样向你求绕,你连怜香惜玉都没有,我都晕过去了,你还不放过我。”

    “对不起,慕云,我当时真的是因为喝过酒,不知道你是第一次,我……”

    “就算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次,你也不可以这样,言泽也说你……”黎慕云说着欲言又止。

    陆亦扬紧皱眉头,“言泽说什么?”

    黎慕云立刻闭上嘴巴,大眼睛萌萌的眨了一下,看向他。

    之前言泽在游轮上告诉她的一个小秘密是陆亦扬喝完酒会变得疯狂,他会让你几天下不了床的,不要让他喝多了。

    “没有什么,反正我是不会原谅你的,放开我。我要出去了。”她试着转移话题,脸蛋不知觉的又微微泛红。

    陆亦扬沉默了片刻,想起之前在船上言泽跟她偷偷讲的话,当时她总是脸红,此刻提起言泽,他已经猜到一些,问道“他是不是跟你说我很厉害这样的话?”

    “不要臭美了。”黎慕云撇着嘴讽刺,生气的问,“你到底放不放开我。我真的要出去了。”

    “不要忘记你已经是我的女人。”

    “我没有忘,我今天来月事,你放开我,我要出去。”

    黎慕云刚刚说完这句话,陆亦扬邪魅的扬起一抹笑意。

    “啊……”她的尖叫声还没发出来,他的唇立刻吻上,堵住她的声音,她的谎话不攻自破。

    黎慕云僵硬的身子在他手掌中变得慌乱,酥-软,心脏扑通扑通的如雷碰撞,即使想反抗,瞬间没有力气。

    脑袋一片空白,他的吻,他的手,他的身体完全控制了她的灵魂,像着魔一般失去所有理智。

    “嗯。”黎慕云娇羞的勉出单音,轻轻咬唇强忍着。

    “慕云……”他沙哑的嗓音从喉咙勉出,。

    黎慕云已经迷失在他怀里,任由他宰割。

    在冰冷的门板上两人浴火焚烧,他站着温柔的进,美好的清晨从运动开始。

    两人最后在书房的沙发上结束激烈的爱。

    黎慕云还是负荷不起他的激情,事后在沙发上累趴了。缓缓睡去。

    陆亦扬从柜子里拿出一张薄毛毯盖在她身上,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修长的指尖划过她脸颊上的发丝。

    他眼眸充满溺爱的光芒,缓缓坐到沙发旁的地面,凝视着她绯红的脸蛋,眼神一刻也不舍得离开。

    这些天他是故意不见她,不跟她碰面。

    他一直以为自己很强大,可是面对黎慕云,他却变得那么懦弱,他害怕慕云恨自己,害怕她厌恶自己,更害怕她心里没有自己一丝的地位。

    他不想这样勉强,强迫她的时候他并不开心。

    可是他又忍不住要靠近她,想要跟她在一起。就算被她嫌弃,被她拒绝,被她反抗,想要她的那颗心从来没有停止过。

    沉思了片刻,陆亦扬站起来,走到书桌前面拿起遥控器,将温度调到最合适,然后走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

    客厅中央,李浩明恭敬地站立在陆亦扬前面,陆亦扬坐在沙发上单腿叠起,认真看着手中的照片。脸色凝重。

    “b,还有一份检测报告。”李浩明递上。

    陆亦扬将手中的照片放下,拿着报告继续看。

    脸色越发的阴沉。

    李浩明补充道“在一个月前已经查到这对母女的踪迹,她们从泰国回来,现在在城。位置已经掌握,需要将她们捉来吗?”

    陆亦扬沉思片刻,“不用,在城范围内她飞不出我的手掌心。”

    “是。”

    陆亦扬将资料合上,痛苦的闭上眼睛,修长的指尖拧到眉宇之间。他刚刚看的资料是他死去的弟弟留下来的那日记字迹鉴定书。

    字迹鉴定报告写着前面的字都是他弟弟亲手所写,而后面的遗书日记却是被人仿冒写上去的。

    单单从这一点来看,他弟弟根本就不是自杀这么简单,这份遗书是画蛇添足。

    “b,接下来该怎么做?”李浩明问。

    陆亦扬将资料递给他,缓缓抬头,阴沉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他弟弟的确是服毒,是自杀还是被害,他一定要调查清楚。

    “把这个交给警察。”

    “是。”李浩明接过资料,“要不要告诉警方那对母女的下落?”

    “不用,她们跟案件没有直接的关系。她们的事情我会解决。”

    “是。”

    李浩明刚刚说完,黎慕云刚好从书房出来,走向客厅,她仰头看了李浩明一眼。两人对视上,李浩明立刻对她恭敬鞠躬。因为做过她一天的司机,她对李浩明还是颇感熟悉的,微笑地对他点头。

    陆亦扬歪头看向黎慕云,伸出手对着李浩明甩了甩。

    李浩明立刻领会意思,深深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诡异的气氛让黎慕云有些懵,刚刚明明看到陆亦扬脸色沉重阴冷,突然又变得明媚了。他扬起淡淡的微笑,目光柔和,害她都有点不好意思,羞涩的眼眸不知道往哪里放。

    陆亦扬站起来,走向她。

    她定着不敢动,脸蛋微微泛红,怯羞的看他一眼,他站到她面前,抬手摸上她的秀发,手指轻轻滑进她的发根中,温柔的说,“头发有点乱。”

    黎慕云紧张的抬起双手梳理,因为是柔顺的长发,手指轻轻梳理就变得自然。她心里抱怨还不是因为你才弄得头发这么乱。

    她弄好自己的头发,依然不敢抬头,刚刚书房发生的事情,想起来她都能羞得无地自容。

    陆亦扬又在她的脸上看到不自然的红晕,满意的扬起丝丝微笑,握住她的手,拉着往饭厅走。

    他温热的手掌心碰触到她的手,一股暖流流动,直穿她心房,心莫名的颤栗,“你拉我去哪里?”

    “吃饭,现在已经是中午一点了,你还真能睡。”陆亦扬将她拉到餐桌前坐下,然后他坐到对面的位置。

    黎慕云偷偷撇嘴,心里嘀咕着罪魁祸首还不都是你。

    心里有一百万个不满,全国有这么多男人都是性无能的,为什么不算上陆亦扬这个家伙,他这种男人有多少女人能承受得了,每次都弄得她死去活来的。

    虽然没有第一次那么痛,但还是承受不起他健硕而精力充沛的身体。

    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不能跟他睡在一起。

    佣人将菜都上齐了,陆亦扬眯着眼眸看她,紧紧盯着她绯红的脸蛋扬起邪魅的笑意,戏谑着说,“吃饭吧,不要老想着那些事情,你的脸像西红柿了。”

    黎慕云猛地捂住双脸蛋,抬眸看向他,坚定的说,“我没有想。”

    越说,她脸就越红。

    陆亦扬吃嗤笑,拿起筷子往她的碗里夹肉,“想也没有关系,但先吃饭。慢慢习惯后你就不会脸红了。”

    “我都说了我没有想。”她愤愤不平的狡辩,像个闹脾气的小孩,看到陆亦扬的笑意,她更加恼火,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色女那般,而且是赤裸裸的被他看穿似的。

    “好,没有想,是我想多了,吃饭吧。”他的笑意愈发浓郁,声音也异常温柔。

    黎慕云放下手,缓缓拿起筷子,低头吃着饭。

    一顿饭下来,他只顾着一直看她吃,帮她夹菜,在温馨的气氛中度过,而他也没有吃多少。

    不过很显然,看着黎慕云吃饭,他不用吃也饱了。

    吃完饭后,黎慕云习惯性的收拾餐桌,准备洗碗。陆亦扬将她手中的东西往桌上一丢,拉着她就走。

    “在这里你就是主人,哪里有主人干活的?”他不悦的数落她。

    “我又不是主人。”黎慕云低声嚷嚷,但声音还是落到陆亦扬的耳朵里,他将她拉到沙发上坐着,往她身边坐下。

    “我说你是,你就是。”他从茶几上拿起一串已经洗干净的葡萄放到她的手里,“饭后吃点水果吧。”

    黎慕云低头看着手中的黑色珍珠葡萄,再抬头看向陆亦扬。这些天她什么都没有干,不用上班,不用做家务,她正经的成为一只被圈养的小猪。

    她想了想说,“陆亦扬,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陆亦扬微微一颤,看向她,身体不由得有些僵硬,更准确来说是有些激动过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黎慕云有事要跟他商量?

    听到商量这个字眼,心突然跳跃起来,但他还是保持着淡定从容的态度,优雅的问,“嗯,什么事?”

    黎慕云看着他认真的俊脸,扬起淡淡甜美的微笑,征求别人的意见。先给个甜美的笑,事半功倍的。

    “我想念书。”

    陆亦扬眉头紧凑,没有吭声。

    黎慕云顿时慌了,紧张的解释,“我今年才22岁,我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学习,以后等我一个人面对社会,我至少要学会……”

    陆亦扬打断她的话,“你不会一个人的,你还有我。”

    黎慕云再一次被他的话惊愕到,整个人蒙住不动。

    “不过你想念书就念吧,但前期是不能出国,不能住校,不能离开我。”

    听到他的要求,黎慕云立刻松了一口气,脸上扬起一丝微笑,“不会,我不是要念大学,我是想读设计。”

    “珠宝设计?”陆亦扬问。

    “嗯,你怎么知道的?”黎慕云瞬间被他的聪明震撼,她什么也没有说,没有人知道她的想法,他会读心术?

    陆亦扬看着她此刻崇拜的眼神,不由得浅浅一笑,大手揉上她的脑袋,宠溺的挫了一下,“你天天看这种书,傻子都能想到。”

    对哦,好像是这样。

    黎慕云懊恼的缓缓拿下手中一个葡萄往嘴里送,心里嘀咕着自己脑袋这么笨,反应总是慢陆亦扬半拍。不对,应该是很多拍。

    她沉思的时候,嘴里咬上一口葡萄,咔的一下,嘴巴的葡萄被咬烂,瞬间溢出酸掉牙的果汁,这种酸涩是前所未有的浓郁。

    黎慕云一直以来都很能吃酸的,就是柠檬她都能承受得了,但这个葡萄是空前绝后的酸涩。像整个口腔的牙齿瞬间要掉落那般痛苦。她紧皱着眉头,脸部五官都酸成一团,她往沙发的另一边扑去,整个脸压在沙发上。

    缓缓伸手,接过嘴巴吐出来的葡萄。

    这酸爽,够她回味一辈子了。

    “怎么了?”陆亦扬发现她的不对劲,倾身过去,扶着她的背问。

    酸得黎慕云连话都没有办法说出口。

    “慕云,你不舒服吗?”陆亦扬紧张的立刻握住她手臂,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

    黎慕云抬头看他,尽量舒展开脸蛋,挤着微笑,“没……没事。”

    陆亦扬刚刚没注意到她的表情,“你扑到沙发上干什么?”

    “我……”黎慕云灵机一动,很显然陆亦扬没有看到她刚刚吃了个葡萄。对着陆亦扬,她总有一丝坏心眼,想了想,她摘下一个葡萄送到陆亦扬嘴边。

    “我喂你。”她突然变得温柔,声音细腻,眉目传情。

    这等酸爽一定要让陆亦扬试试,不知道谁买回来的葡萄,这么恐怖。

    陆亦扬受宠若惊的看着黎慕云,不敢相信她此刻的态度,深深凝视片刻,直到她的指尖碰触到他的唇,他恨不得连她白皙纤细的手指都含进嘴里。

    “啊!”黎慕云诱惑着他张嘴。

    陆亦扬珉笑微微张开嘴。

    葡萄溜进他的嘴巴后,黎慕云立刻放下手中的葡萄串,站起来转身就往楼梯跑。

    陆亦扬错愕看着她奇怪的反应,咬着嘴里的葡萄。

    只是一瞬间,他明白了她所有动机。

    要被谋杀那般的酸涩将他五官都拧在一起,他快速吐出来,转身对着已经跑上二楼的女子大喊,“黎慕云,你这个坏丫头。你死定了。”

    黎慕云噗嗤一笑,边笑边跑,还不忘转身看着陆亦扬酸掉牙的表情。

    她趴到二楼栏杆上往下看,嬉笑着说,“真的很酸对吧,你牙齿好,酸掉几颗也没有关系的。”

    陆亦扬从沙发上站起来,“敢戏弄我,让我捉到就有你好看的。”

    说着他跨长腿冲向楼梯,他步伐很大,几步已经上了二楼,黎慕云吓得边笑边叫冲往房间。嘭的一声关上房门,背靠在房门上喘大气,咧着嘴笑不拢了,手拍拍自己的心脏,“好险啊!”

    捉弄陆亦扬,竟然让她心情如此开怀。

    陆亦扬来到黎慕云房门外,看着已经关上的门,想着在这个门后面可能藏着偷偷乐呵的傻丫头,他莫名的心情也跟着欣喜起来。

    低头沉思了几秒,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抿着微笑在她房门外来回走几步,定住动作后,将笑意收敛起来。假装严肃的问,“黎慕云,知道戏弄我的下场是什么吗?”

    “不知道。”黎慕云欢乐的声音从门后面传来,“我也没有戏弄你,是葡萄它戏弄你,你要是生气就去咬它们吧。茶几上还有很多。”

    “今天晚上到我房间来。”

    “不要。”

    “这是代价。”

    “不要,不要,不要。”黎慕云在门的背后嚷嚷着。

    “那你现在开门。”

    “不要,我要睡午觉了。”

    “刚吃完饭,睡什么午觉。”

    “我要养肥一点,所以要睡午觉了。你走吧,不要吵我。”

    陆亦扬无奈地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含着微笑转身往一楼走去。这样是个好的开始,黎慕云会跟他闹着玩。

    突然,他非常憧憬未来有她的每一天。

    一个单纯又带点小性子的丫头。

    黎慕云紧紧的将耳朵贴到门上,片刻后依然没有声音,她才安心,扬着胜利的微笑转身走进房间。

    她躺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清澈的眼眸一眨一眨的,有些迷茫。

    接下来她要找学校,要趁着这段时间让自己狠狠充电,她既然能走出黎家。那就要过上不一样的人生。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继续平凡懦弱下去.

    -

    黎慕云还没有想到的事情,陆亦扬已经帮她做了。城最有名的珠宝设计学校竟然也是陆亦扬的产业,她什么也不用操心,直接就可以上学。

    她的重心放到学习上,陆亦扬的重心似乎还在工作上,除了上个周末两人单独相处过,其他时间都各忙自己的事情。不过有个奇怪的现象。

    陆亦扬变得每天晚上准时回家吃晚饭。

    不过让黎慕云欣慰的是,他没有勉强她要一起睡,估计是自己处处小心没有去惹他,也或许是陆亦扬还很内疚上次那样强迫自己。

    无论如何,相敬如宾的相处让她的心慢慢放下那次的恨。

    清晨,黎慕云起床,从卫生间洗漱出来,神清气爽的往衣橱间走去。

    她的衣橱间起码有30平方大,像一个专卖店,各色各样的衣服排列一起,起码几百件,鞋子也有上百对,包包和其他衣物配饰应有尽有。她住进来第二天,管家就将这个衣橱间填满了。

    她不注重品牌,但这些东西的品牌似乎都是香奈儿,lv,爱马仕。

    她随手拿起一个黑色手提包,穿上一身简单得体的淡绿色碎花连衣裙,装着自己的东西就出门。

    大厅下,陆亦扬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屏,听到下楼的脚步声,他缓缓抬头,看向黎慕云。

    黎慕云含着淡淡的微笑,“早上好。”

    “今天是周末,你这么早要出去?”陆亦扬皱眉,带着丝丝不悦的语气,难得周末这个小妮子可以不用上课,他还想跟她多在一起,可是看她打扮这么漂亮,像要出门了。

    “嗯,我想去医院看看我爸。”黎慕云走到客厅,站在他面前说。

    陆亦扬将手机收起来放到裤袋里,站起来,“我送你去。”

    “不用了,有司机。”

    “走。”

    陆亦扬说着就往外面走去,没有让她拒绝的机会。

    黎慕云抿了抿唇,轻轻叹息一下,然后转身跟着他出去。其实陆亦扬这样的性格,要是想逆他意还是蛮难的。

    医院大门口。

    黎慕云下了车,关上车门,对着陆亦扬招招手,“谢谢,你回去吧,我等会自个打车回去就行。”

    陆亦扬沉着脸没有作声,目光一直看着她的身影走向医院广场。

    才刚走几步,黎慕云就听见有人喊她。

    “黎慕云。”

    黎慕云一顿,歪头看向声音的源头,黎晓敏大步往她这边走来,依旧是浓妆艳抹的风格,来医院还穿一件大红色紧身超短裙,根本就不像来医院照顾人,更像是来走红地毯的。

    黎晓敏眯着眼睛走向黎慕云,边走过来边上下打量她的着装。撇着嘴问,“刚刚我看见你从一辆迈巴赫下来的,你攀上有钱人了?”

    黎慕云没有吭声,沉默的看着她,这不是废话吗?她都能弄5百万给他们,没有攀上有钱人,她怎么会做到。

    她的沉默在黎晓敏看来就是默认,黎晓敏双手抱胸,继续打量她的着装,目光鄙夷,“我靠,真的了不起啊,上身穿的是今年最新款小香香的衣服。鞋子也是小香香的,手提包还是限量版lv,要是这些都是真的,你可是带着上百万出门了。”

    上百万?黎慕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心里被震撼到。这些东西有这么贵吗?她根本就不知道价格。

    “黎慕云,没有想到你也挺贱的,为了钱什么都肯做。”

    黎慕云心里咯噔一下,隐隐作痛。她最痛的点让黎晓敏一下子戳中,强忍着双手紧紧握拳,轻咬下唇,她至今走到现在这样是谁逼的?

    黎晓敏双手抱胸,趾高气扬的看着她,讽刺的问,“是小三吧?能这么有钱应该是个老头子了吧?你都这么贱了还好意思来看我爸?”

    “黎晓敏,你够了。”黎慕云忍怒着低吼一声,她出口一句小三,闭口一句贱。她自尊被她踩得一文不值,心狠狠抽痛着,自小黎晓敏都看不起她,就算现在也不见得她好。

    停在不远处陆亦扬的车没有走,他一直看着黎慕云,远远的就见到她情绪似乎不对劲,小拳头都死死攥紧,身子微微颤抖。应该气到不行了。他快速打开车门下车,走向她们。

    黎慕云和黎晓敏只管对视着对方,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

    “呵,被说中了吧,这么生气。”黎晓敏像捉到了她的把柄,继续讽刺,“像你这样没有身材没有样貌的女人,能看上你的应该也只有老不死的男人。以前还装什么清纯,看着我就恶心。跟周辰拍拖一年还假正经。”

    黎慕云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平复心情,狠狠咬着唇强忍。

    “黎慕云,你有钱了,就拿5百万鸡毛蒜皮的钱打发家里,真的太奸诈了。既然出来做别人的小三,你也得照顾一下你的妹妹吧。”

    黎慕云冷冷一笑,眯眼看着黎晓敏,“妹妹?怎么你以前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你姐姐,你有把我当姐姐看待过吗?”

    黎晓敏一顿,咬着牙说,“我妈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很贱的白眼狼。”

    愤怒的火焰狠狠的烧着黎慕云,看着黎晓敏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她一直这样站着被她践踏,被她辱骂。她觉得自己真的疯了,她绕身准备离开,可刚刚动身,突然碰上结实的身体。

    她吓了一跳,抬头看这堵肉墙,刹那间她看到了陆亦扬阴沉的脸,带着杀气般的阴霾笼罩着他的俊脸,黎慕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拉起她的手腕。

    黎慕云错愕地看着他的动作,陆亦扬轻轻的将她紧握拳头的手指慢慢掰开,掰成了直直的巴掌。

    看到陆亦扬的那一刻,黎晓敏整个人都吓傻了,目瞪口呆看着他和黎慕云亲密的动作,一时半刻无法回过神。

    “陆亦扬,你……”

    黎慕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的话刚刚说出来,陆亦扬紧紧握着她的手腕,站到她的背后,突然一股狠劲,捉着她的手腕往黎晓敏的脸色打去。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医院的广场上响起。

    黎慕云感觉手掌一股沉痛,这一巴掌打得黎晓敏整个人往边上踉跄几步,差点跌倒。

    然后,她傻了,黎晓敏更加惊愕不已。瞬间反应过来,手摸着被打肿的脸蛋仰头,狠狠的瞪着黎慕云和陆亦扬,却不敢还手,也不敢吭声。

    陆亦扬放下她的手腕,瞬间变得温柔,“傻瓜,打人都要我教你,记住了吗?下次碰到这种欠抽的女人,就要狠狠的抽她巴掌。”

    黎慕云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平生第一次打了黎晓敏,这个巴掌连自己手掌都打疼,可想而知黎晓敏到底有多疼了。心底所有愤怒瞬间发泄出来,从来没有过的舒坦。

    她傻傻看着陆亦扬,眼眸泛起淡淡的泪花,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坏,怎么可以把她也给教坏?而她却这么的感动,因为他的行为心微微颤抖,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强大在心头蔓延。

    陆亦扬抬起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扬起淡淡的微笑,“记住了吗?”

    黎慕云噗嗤一笑,苦涩不已。

    见黎慕云笑了,陆亦扬才转头看向被打傻的黎晓敏,脸色瞬间冷冽。“我没有结婚,也不是老头子,说你姐姐是小三,是贱人,是不是该打?”

    黎晓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太过震撼,这个真相让她一时半刻没有办法接受,之前她已经见过陆亦扬为黎慕云而派保镖打周辰,以为只是帮忙,她真的没有想到黎慕云的男人竟然是承皇集团的总裁,陆亦扬。

    也是她的上司,不过很显然,陆亦扬根本不认识她。

    陆亦扬不屑再看黎晓敏的嘴脸,转身握起黎慕云的手,温柔的放在手心里,轻声说,“下次还有人质疑你,你就告诉对方,你的男人叫陆亦扬,今年28岁。对于那种没有素质没有教养的人,你狠狠抽她嘴巴就对了。”

    “陆亦扬?”黎慕云彻底懵了,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整个人都没有办法从震惊中回过神。

    陆亦扬继续说,“黎慕云。你是我陆亦扬的女人,只能让我一个人欺负。其他人欺负你,你就狠狠的教训他,不要忘记家里还养着很多保镖,自己力量不够,就带几个保镖弄死他。”

    “噗嗤……”黎慕云忍不住又笑了出来。心也跟着放松,含着微笑低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血腥,你欺负我,我可不可以让保镖把你弄死?”

    陆亦扬眉头轻轻一皱,严肃地起来,“你舍得?”

    “舍得。”

    两人突然在黎晓敏面前秀恩爱,已经被打得一肚子火的黎晓敏,此刻也被气得脸黑如墨,眼神开始变得狠辣,面容扭曲。

    “凭什么?”黎晓敏突然像疯了一样怒吼。

    陆亦扬和黎慕云被她的声音惊到,同时歪头看向她。黎晓敏咬着牙,面目狰狞瞪着黎慕云,“黎慕云你凭什么跟总裁在一起。我不信,我不信……”

    有病,黎晓敏心理扭曲已经成病态了,她黎慕云为什么就不能跟陆亦扬在一起?虽然不是她意愿的,但这样已经是事实。她无奈的看着黎晓敏,真心为她感到悲哀。

    陆亦扬拉着黎慕云的手往医院走去。不想搭理眼前这个疯女人。

    “我陪你上去吧,我也想见见你爸。”

    黎慕云猛地定住脚步,扯着他的手腕,“不可以。”她惊慌的喊着,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父亲面前还不如一个陌生人。

    陆亦扬疑惑的看着她,脸色阴沉,冷冷的问,“我就这么不待见?”

    “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自己上去都会被冷落,要是陆亦扬上去,那更加不被搭理,她不知道这样的场面发生,陆亦扬会如何对他爸爸。

    陆亦扬松开她的手腕,苦涩的冷笑一声,“好,我不上去。”说完,他淡漠的转身,带着隐隐怒气离开。

    黎慕云不知所措转身看向他的背影,他怎么又生气了?是因为自己不带他上去见她爸爸吗?

    黎晓敏看见陆亦扬突然生气离开,心里一乐,扬起淡淡的笑意,“呵,黎慕云,我看你们也不会在一起很久的。”

    说完,黎晓敏愤恨的转身往医院大步走去。

    看着陆亦扬上车离开,黎慕云心头隐隐的闷痛了一下。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总是有一种把他冷落下来,抗拒在心门外而伤害了他的感觉。

    -

    黎慕云上到病房的时候,黎晓敏已经在病房内跟她爸妈强告状了。

    她刚刚走进来,罗丹就双手叉腰,恶狠狠的往黎慕云面前一站,咬牙切齿怒吼,“黎慕云你吃了豹子胆了吗?竟然敢打晓敏?”

    黎慕云看了病床上黎健强一眼,几天没有见,他头发已经掉了一半,稀疏的快没有,脸色苍白,安静的坐在床架上,她来了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对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冷漠父亲,她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和情感,可能是从小就奢望得到他一点点的爱,以至于这种奢求在心里根深蒂固。

    黎慕云目光回到罗丹脸上,她还是一副狰狞的脸孔,以前是有多害怕这张脸,有多恨。

    “是打了,你又想怎样?”黎慕云深呼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陆亦扬刚刚教她的,她没有忘记。

    “你……”罗丹火冒三丈,手指指着黎慕云的鼻子前,咬着牙准备要大干一场。

    看到罗丹这个气势,黎慕云知道她又想出手打自己,她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冷冷道,“不要忘记了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你试试碰我一下看看,你赔不起。”

    “哎呦呦,翅膀硬到不行了哦,我还赔不起?我打你还需要选日子吗?”罗丹如泼妇般扯上黎慕云的衣领,狠狠的放话,“你什么新鲜萝卜我呸……”

    黎慕云不慌不忙的抬起手,扯上她的手腕,淡漠的说,“听晓敏说,我身上的衣服包包价格上百万,你赔得起吗?”

    罗丹猛地一顿,愣了。

    “放手。”黎慕云扯掉她的手,将她推着后退一步,恼火的说,“离我远点,敢碰我一下试试看。我让你下辈子在监狱里面过。”

    罗丹惊愕的瞪大眼睛,嘴巴张开不敢相信,“好大的口气,我草……”

    黎晓敏立刻上前扯着罗丹的手,摇头,“妈,不要惹她,她说的都是真的。”

    “我呸,她还不是我养大的,她有什么斤两我不知道吗?”

    黎晓敏扯着罗丹往角落走去,在她耳边神神秘秘的嘀咕着。黎慕云不想再理这对母女,缓缓走向病床。

    “爸爸。你还好吗?”她低头看着黎健强。

    黎健强沉默,目光看到床单的白色被套上。

    这种冷漠让黎慕云倍感难受,已经到现在这样了,她爸爸还是不理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到底是不是一种罪,她到底哪里伤害过他,或许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伤害过他。可是她和黎晓敏只差一个月,也就是说她妈妈就算出轨,他也在出轨啊!

    为什么这样的罪让她来受?

    “爸,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差,化疗是不是很辛苦?”她自言自语地说,“我最近没有上班,我报读了一家学校。读设计的。以后我可以做一名珠宝设计师。”

    黎健强双手合十,放到被子上,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依然没有抬头看她,沉默了片刻,淡淡的从喉咙勉出一句,“设计师挺好的。”

    这是简单的一句话,黎慕云颤抖了,他爸爸跟她说话了,离上一次跟她说话应该是几年前吧。虽然冷漠,但依然碰触到她的心,她忍不住眼眶都红了,忍着激动的情绪,憨笑着点头。

    “嗯,我也很喜欢设计。”

    两人又陷进了沉默。

    黎慕云一直想要问她妈妈和姐姐的事情,可是这个问题要是想从黎健强嘴里知道,估计到死的那天,他也不会提一个字吧。

    在一旁嘀咕了一会的黎晓敏和罗丹突然走来,罗丹狰狞的嘴脸瞬间和颜悦色,声音也从没有过的温和,“慕云啊,刚刚妈有点过火了……”

    黎慕云感觉听到前所未有恶心的声音,立刻打断她的话,“你已经不是我妈。不要跟我套近乎。”

    罗丹脸色煞白,但强忍着那股躁动的怒火,挤着僵硬的微笑,“你刚刚不是还叫你爸爸吗?既然你都还认你爸,那我们……”

    黎慕云听不下去了,她这么困难才摆脱她们母女,要是因为陆亦扬的钱又被缠上,她只会更加不好过。

    她打断她的话,只顾着跟黎健强说,“爸,我以后有空再来看你吧。”

    说完,她转身往外走。

    罗丹见状,立刻大步向前,扯着黎慕云的手臂,“慕云啊……”

    黎慕云狠狠甩开她的手,厌恶的瞪了她一眼,真心想吐。不耐烦的说,“罗女士,我跟你不熟。”

    说着,她头也不回,迈步离开病房。

    罗丹立马双手叉腰,咬牙切齿的瞪着黎慕云的背影,深呼吸着气,似乎被气得内伤严重。隔得远远就大喊。“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找了个有钱男人嘛,看你拽多久,我们晓敏比你漂亮,一定比你找个更好的。”

    黎晓敏立刻上前安慰,“妈,她拽不久的,她那副身材样貌,我们总裁很快就会厌恶。”

    罗丹听到此话,更加气愤地转身对着黎晓敏喷,“你也是个没有用的家伙,进公司半年了也没有把你们老板拿下来,黎慕云才去上班几天,就靠上大款了,你真没用。”

    被骂没用,骂不如黎慕云,黎晓敏脸色变得极度阴沉,撇嘴咬牙的想要生吞黎慕云,那道眼神邪恶阴森,狠狠的看着前面。

    -

    从医院回来,黎慕云走进家门却没有看见陆亦扬,她找到管家问他的下落。

    管家的回答是陆亦扬跟她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家。

    黎慕云将包包给佣人拧上房间,她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给他发信息。

    “你在哪里?”

    她将这条信息发出去后。才发现自己的心里老想着他刚刚不悦的脸色。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闷慌。

    拿着手机在客厅里等着。等了很久,他依然没有回话。她又忍不住再发一条,“你还回家吃午饭吗?”

    过了一会,手机嘟嘟的响两声,她马上打开信息,上面两个字让她心情瞬间低落下来。

    “不回。”

    她想了想,继续发。

    “你生气了?”

    “没有。”

    “那你去哪里了?”

    “你会在乎?”

    黎慕云突然一顿,看着这个问题懵了,她不在乎的话干嘛要发信息问他,可是,她又为什么在乎?

    她被自己搞蒙,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将手机放下,一个人到餐桌上吃饭。

    一直看着手机,而没有再来信息,陆亦扬脸色更加深沉,冰冷的气场让在场的言泽和简樊杰也受到波及。

    言泽拿着红酒杯轻轻摇晃,眯眼看着陆亦扬阴沉的脸色,扬起淡淡邪魅的笑意,“扬,你的小迷糊惹你生气了?过来我这里就一直黑着个脸。”

    陆亦扬将手机往桌面甩去,拿起餐桌上的酒一口仰尽,淡淡的说,“没有。”

    “是没有惹你,还是你没有生气?”言泽不知死活的非要在狮子头上拔毛。“可我看你的脸上写满了本少爷不开心。”

    陆亦扬冷哼一声,将空杯往桌面放下,冷着眼看向言泽,“我看你的脸也写满本少爷很欠揍。”

    在一旁的简樊杰噗嗤一笑,优雅不起来了。

    “杰,你笑什么,你看扬是不是像个被情所伤的男人?”言泽不忿的问。

    “我跟你还单身,就不要去猜在恋爱中迷失自己的男人哪种心理了。”

    迷失?陆亦扬为这个词感慨,拿起酒瓶为自己倒酒,言泽和简樊杰是在品酒,而陆亦扬是在酗酒。一杯接一杯的,桌面上摆着精美的美食,他也没有怎么动过。

    突然,陆亦扬手机的铃声又响起来,他顿了一下,立刻放下酒,拿起手机。

    他微微皱眉,看了一眼,眉目舒展出笑意盈盈。立刻站起来,“我有事先走。”

    “什么是事情这么急?”言泽问。

    陆亦扬对着他露出一抹微笑,之前所有的阴霾被这条短信给拨去,恢复明朗的笑意,心情也瞬间欣喜起来。

    临走前给两单身狗抛下一句,“我的小糊涂约我。”

    他的语气轻快。雀跃,掩盖不住的喜悦,迈着大步转身离开。剩下的言泽和简樊杰错愕不已,恋爱中的男人都这样吗?心情阴晴不定,瞬间千变万化?

  • txt下载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且把情深共白头全文下载,txt下载且把情深共白头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且把情深共白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