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第83章 谦谦君子为谁来?(求月票)。

    “怀卿!先不要说话,让我看看你的伤。”头脑一片混乱还在发呆的秦定方一下回过神来,玄魂石不管多么重要,毁了就是毁了,已经无法改变,而从小伴着自己一起长大,而后同生共死亲如兄弟的柳怀卿身受重伤还躺在面前。

    揭开柳怀卿的衣服,见到那道伤口,连见多识广的秦定方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怎样的一剑啊?从右胸到肋下,一道血淋淋的触目惊心,虽然在柳怀卿灵魂级顶峰的劲气保护之下,身体没有被这一剑直接劈成两半,但顺着这道伤口,体内的骨骼内脏全被切成两半。以柳怀卿的实力,谁能把他伤成这样。秦定方猜得出来,能将柳怀卿伤成这样的人,必定有圣级的实力。

    “老爷,你听我说……”柳怀卿沉重的喘息着说道,他越发感觉到生命力的流逝了。他要抓紧时间,说出来关于诸葛明月的那个秘密。

    “怀卿,什么都别说了,先治伤。”秦定方哽咽着说道,眼角不自觉的泪光浮动,这样的伤势,别说府里那个医术高超的医师,恐怕就是神灵降世都治不了。柳怀卿只是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坚持到这里,不然早就命丧当场。

    “听我说……”柳怀卿正渐渐黯淡下去的目光突然一亮,脸上浮现出一层不正常的红晕,那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秦定方紧紧握着柳怀卿的手,没有再说什么。

    “诸葛明月她身上有星……”柳怀卿刚说这几个字,噗的一声闷响后,他眼睛蓦的瞪大,话语就此中断,之后瞳孔紧缩,浑身僵住。

    “怀卿!”秦定方失声大吼出来,柳怀卿的手已经缓缓的垂了下去,柳怀卿话还没说完,却已经死了。他瞪大眼睛,就这样死不瞑目。是谁?是谁下的手?秦定方倏的抬头,犀利的扫视着周围,但是周围没有一丝的异常。来人是高手,实力更甚于他!以至于他一丝也发现不了。

    暗处,君倾曜冷漠的看了眼已经死透的柳怀卿,收回手,悄无声息的离去了。

    秦定方只觉得浑身冰冷,他们怎么会被这样的高手盯上?是因为诸葛明月么?

    秦定方老泪纵横,刚刚失去孙子不久,亲如兄弟的柳怀卿又惨死眼前,纵使他铁死心肠,也经不过这样的打击。

    许久,几名护卫才小心翼翼的靠近过来,见到柳怀卿的死状,心中也升起一阵悲凉。

    “好好装殓,回大裕城!”说完这句话,秦定方抹了抹眼睛,目光中再也看不到一丝悲伤。新仇旧恨,是一定要报的。只是,现在不是时机。先回大裕城,见了老祖宗再说!

    秦定方带着人,悄然从京城离去,这次来京城不但没有得知自家孙子的死因,更赔上了自己亲如兄弟的柳怀卿的命。这口气,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咽下去的。

    ……

    诸葛明月已经返回了自己的宅院中了,门口居然看到君倾曜微笑着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候她的归来。君倾曜只是随意的靠在门边,但是给人的感觉天下间却只余他一人。那种强烈的气场,让人侧目。而他的一双异瞳,依旧那样摄人心魄。

    “你在这里干嘛?”诸葛明月翻身下了飓风,将飓风召唤了回去。

    “等你啊。”君倾曜微微一笑,“我有话和你说。”

    “那进去吧。”诸葛明月道。

    “不用,就在这里说好了。”君倾曜歪过头,看着诸葛明月,眼里有着一抹说不出道不明的神采,“你和当今丹陵国的皇上,关系似乎不错?”

    “嗯。”诸葛明月倒也不掩饰,直接点头,“皇上待我很好,如同我的亲人一般。”

    “这样啊……”君倾曜笑了起来,“好吧,看在我们明月这么喜欢这个皇上的份上,就不换了。”

    “什么意思?”诸葛明月脸色一变。

    “字面上的意思。”君倾曜又笑了,只是这次的笑容,却是一片冰冷,“神庙又有人要来了。”

    “啊?南宫瑾的人?”诸葛明月的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不,神庙的人,南宫瑾的死对头。”君倾曜淡淡的说道,“是个极度虚伪的人,叫印飞涛。一直想取代南宫瑾在神庙的地位,一直没成功过。从未成功,从未放弃。”

    诸葛明月抽了抽嘴角,看着君倾曜这样神情淡漠的说这番话,心中不禁想,你是夸他呢还是损他呢?为什么自己这么想笑呢?君倾曜也有说冷笑话的潜质啊。

    “你自己小心些。”君倾曜最后叮嘱了句。

    “嗯。”诸葛明月应了下来。

    回到宅院的第二天,诸葛明月就得到秦定方已经带着人昨日就连夜离开京城了。秦定方就这样悄悄的走了,再没有其他的动作了。诸葛明月猜测对方是因为柳怀卿的死才不敢再来找麻烦。可惜,也不知道秦定方是不是将星幻守护带在这边。诸葛明月可不认为秦家就会这样善罢甘休,不过嘛,也无所谓了。到时候就算秦家不找她,她也会找上门去的。

    ……

    几日后,京城轰动,因为神庙又有人来了。南楚国这个宗主国附属下的几个国家中,丹陵国并不算大,唯一比丹陵国还小的就是东盛国。小小的丹陵国接连来了两批神庙的人,京城中的人自然就轰动了。

    在神庙的人进城的时候,诸葛明月碰巧在街上买吃的。糕点铺的老板和伙计也早就认识了诸葛明月,更是知道诸葛明月就是此次辰龙大赛的冠军,所以现在她来买糕点都不用排队,而且一律八折。

    诸葛明月吃着栗子糕,顺便将一块栗子糕递给了坐在她肩头的欣岚。心中暗想,欣岚吃了这么久的栗子糕也没吃腻。然后诸葛明月想到前世她喜欢一些菜肴也怎么吃都吃不腻,就了然了。诸葛明月又在旁边不远处的糖果果脯店买了几袋糖果,然后翘首看着街上的那辆马车缓缓的驶过。那辆马车,不是一般的拉风。马车全身洁白无瑕,车身上有着一连串的兰花浮雕,上面有神庙的专属徽章。而拉着马车的四匹马,也是全身雪白。

    诸葛明月看着街上的人都以炙热的眼光看着那神庙的马车,顿觉无趣极了,她知道,这马车里坐的应该就是君倾曜说的那个人了,印飞涛。

    “诸葛小姐,若是我能见一面神庙的那位君子飞涛,我死也愿意了。”说话的人一脸花痴,正是糕点铺打杂的一个满脸雀斑的小姑娘。

    “君子?飞涛?”诸葛明月狠狠的咬了口栗子糕,不解的重复着这句话。

    “是啊,如兰花一般清雅的君子印飞涛啊。”雀斑小姑娘眼睛都快成了心形,花痴的说道,“据说他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实力更是高强。就是如神仙一般的人物啊。能见到他,我死而无憾啊。”

    诸葛明月抽了抽嘴角,还如兰花般的君子呢,一直想取代南宫瑾的人,会是那样的洁身自好的君子么?诸葛明月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印飞涛看来是个很装的人。

    “我怕你是死不瞑目啊。”诸葛明月嘀咕了声,就拿着糕点转身回去了。

    雀斑小姑娘在后面眨巴着眼睛,看着诸葛明月的背影,疑惑的自言自语:“诸葛小姐今天心情不好么?”

    诸葛明月一回到宅院,就看到门口停着皇家马车,那是皇上每次派人接她的专用马车。

    站在马车旁边等待的侍卫一看到诸葛明月回来,就立刻恭敬的迎了上来:“诸葛小姐,您回来了。皇上请您立刻进宫。”

    “嗯,好。”诸葛明月也不推辞,点头后,直接上了马车。正好她也要进宫去找皇上告诉他一些事情。她想起君倾曜之前说的那些话,明白过来神庙这次又来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在皇宫,诸葛明月见到了那位传说中从未成功,从未放弃的印飞涛同学。

    一身白的渗人的衣袍,衣袍的衣摆金线绣着兰花绣纹,显得那么骚包,手上还捏着一把白色的纸扇,上面画着几株兰花。俊朗的脸上永远是标准的微笑,整个人看起来呢,确实像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皇上接见他的时候,诸葛明月在场,蔓雪莹也在场。诸葛明月眼角余光打量着蔓雪莹,只看到蔓雪莹的脸色微微一变,转瞬又恢复了常色。印飞涛看到皇宫中的人并非南宫瑾,而是蔓雪莹的时候,面上也不动声色,只是深深的瞥了眼她。这一眼,却看得蔓雪莹浑身不自在。

    诸葛明月将这一切都收在了眼底。

    “这位便是辰龙大赛的冠军么?”印飞涛笑的温文尔雅,那如玉的气质让诸葛明月都产生了错觉,这人不是那个心理扭曲的家伙。

    “是。”诸葛明月不卑不亢的回答。

    “果然英雄出少年。希望你以后再接再厉啊。”印飞涛微笑着鼓励。

    “我会的,多谢使者大人。”诸葛明月也笑了,不过是皮笑肉不笑。

    又聊了些没营养的话题,这个会面终于要结束了。

    晚上皇上会设宴款待印飞涛,现在嘛,就命人带着印飞涛下去休息了。蔓雪莹也起身告退。

    诸葛明月和皇上两个人最后单独待在了御书房。

    “明月,你有话和我说?”皇上笑着问道。

    “啊?你怎么知道?”诸葛明月一愣。

    “你一进书房就鼓着眼瞪我,不是有话说是什么?”皇上笑呵呵的说道。

    “嗯,是的,有话说。”诸葛明月却没有笑,脸色很是凝重,走上前几步,压低声音说道,“我觉得,这个神庙的印飞涛来这里,绝非好事。”

    “我也知道。”皇上点头。

    “啊,你都知道了?你知道他想做什么?”诸葛明月倒是有些惊奇了。

    “总之不会是好事,我可不觉得丹陵国值得神庙的人接二连三的来。”皇上冷哼一声。

    “皇上你要小心,这个印飞涛来,没安好心。”诸葛明月想了又想,还是将君倾曜之前告诉她的话说给了皇上听,“之前有人告诉我,说神庙的人意图不轨,想让龙椅换个人坐。”

    皇上纵然早料到神庙的人来者不善,但是听到诸葛明月这样的惊天言论,还是吓了一跳。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神庙,真是越来越不安分了。”皇上丝毫不怀疑诸葛明月的话,而是黑着脸冷笑着说道,“想要皇上换人做,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好了,明月,你先回去,等我处理完这些事,再接你进宫来。”皇上看着诸葛明月,又换上了和蔼的笑容,轻言细语的说道。

    “我不!”诸葛明月却立刻否决,“我要在宫里陪着你,这个印飞涛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我自己能应付。”皇上看着执着的诸葛明月,心中一暖,却拒绝了诸葛明月的决定。

    “我不管,我要留在宫里。”诸葛明月这次说什么也不听皇上的了。君倾曜的那番话,让她心中生寒。她完全不敢想象,若是眼前这个疼爱她的长辈惨死,她会怎么样。

    皇上看着坚决的诸葛明月,终究拗不过她,答应让她暂时留在皇宫中。但是却一再叮嘱,有危险绝对不能逞强。诸葛明月连连点头,乐滋滋的答应了下来。

    ……

    夜晚来临,黑色渐渐笼罩了大地。

    皇宫中,走廊下,屋檐下都挂满了灯笼,驱散了黑暗。

    蔓雪莹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朦胧的夜色有些出神。大人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大人到底在想什么呢?大祭司安排的任务大人难道不打算完成么?这可如何是好?

    “呵呵,蔓雪莹小姐,可是在忧心此次的任务?”蓦然,一个温润的声音就此响起在了她的身后。

    蔓雪莹却像被毒蛇咬了一口般猛然直起身来,倏的转头看着突然出现在她屋子里的人。来人手上握着一把白扇,上面的兰花图栩栩如生,他的脸上是让人心安的和煦笑意。一身衣袍,洁白无瑕。这身翩翩风度,让人一看,无法不起好感。蔓雪莹却没有这样的感觉,她只觉得浑身发寒,背心在渐渐的浸出冷汗。

    来人是印飞涛,面上是谦谦君子,蔓雪莹却很清楚,眼前这个谦谦君子是最为虚伪的,最为狠毒的。典型的伪君子!

    “啧,蔓雪莹小姐这幅表情是怎么了?看到我不高兴么?”印飞涛轻轻的摇晃着手里的纸扇,微笑着,“你们许久未完成任务,我忧心你们也许遇到麻烦,特地赶来相助。蔓雪莹小姐,难道不欢迎?”

    “你少在那装,你想帮大人?哼哼,你恨不得大人倒霉还差不多。”蔓雪莹终于开口了,她恨恨的看着眼前的人,如果眼神能射穿人,印飞涛已经被射成筛子了。

    “蔓雪莹小姐的话,真是伤在下的心啊。在下对南宫大人可是没有任何偏见的,在下只是想帮助他完成任务,大祭司那里也好交代,是吧?”印飞涛还是不疾不徐的说着,通身的气度温润如玉。如果不知他底细的人,必然被迷惑。

    但是蔓雪莹显然不属于那一类被迷惑的人,她咬牙讥诮的说道:“印大人,你的理由再冠冕堂皇,也掩饰不住你的野心。你总是想陷害大人,取代大人,不过,你哪次成功过,你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啊——!”

    蔓雪莹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叫。

    印飞涛听着蔓雪莹的话脸色瞬间变的扭曲起来,眼中尽是狰狞,他一个闪身上前,一把抓住了蔓雪莹的头发,将蔓雪莹狠狠的揪到地上。松开手后,手上是一大把黑发。

    蔓雪莹只觉得头皮痛的钻心,伸出手去摸,满手都是血。不等她回过神,印飞涛已经一脚踩在了她的头上。

    “贱人,你以为是你谁?不过是个贱婢!我不过是心情好和你说几句话你就得意忘形了。你以为你配和我说话?”印飞涛踩着蔓雪莹的头,狠狠的碾了几下,将手中的黑发丢落,“你不过是南宫瑾身边的一条母狗。哦,不,你连狗都不如。”

    蔓雪莹痛苦的喘着气,怎么也挣脱不开印飞涛的脚。她心中在颤栗,她其实没有忘记眼前的人就是个变态,是个伪君子。但是,她忍不住,在印飞涛那样神气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大人那样的人,也是他能妄想取代的?

    “你就等着看好了,是你的大人强,还是我强。”印飞涛收回脚,轻蔑的笑了声,看也不看地上的蔓雪莹一眼,就此离去。

    蔓雪莹吃力的爬了起来,看着地上一滩黑发,面无表情的将眼神收回,再低头看了看自己一手的血,她镇定的走到梳妆台前,开始用心的梳妆。头皮的伤,看似狰狞,其实也不严重。她找出药膏抹上后,将头发梳理好,套上头纱,再蒙上面纱,露出一双美目来。

    “来人。”蔓雪莹的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平稳,带着一丝傲然,“去找太子殿下,告诉他,我请他到御花园中赏花。”

    蔓雪莹看着镜中的人儿,美目流转,眼中射出坚毅的光芒来。一定要完成大祭司交代的任务,不能让印飞涛那个伪君子得逞!

    ……

    雅致的庭园之中,桂花正开得旺盛,挂满了树枝,细小的花瓣光润晶莹,给人以冰清玉洁之感。

    树下,诸葛明月掂着颗棋子,几乎没有多想便落上棋盘。石桌对面的,是丹凌国的皇上,此时皇上身着便装,脸上没有一点平日的威严,更没有指点将山的豪情,只有一脸的愁苦。手里掂着棋子,皇上犹豫了老半天,几次将要落子,却又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步步杀机,步步杀机啊!

    “快点啊,再不下就天亮了。”诸葛明月等到着急,忍不住催促道。

    “叭!”皇上的棋子终于落上棋盘。

    “叭!”还没等他的棋子完全落稳,诸葛明月的棋子也紧跟着落上棋盘,似乎一切早在她计算之中。

    “不对,我不这么走!”皇上一眼就看出其中的杀机,伸手就去拿自己刚落上去的棋子。

    “落子不悔,再说我都下了,不能悔棋!”诸葛明月一把按住刚才的棋子。这个皇上,有没有点一国之君的风度啊!总是悔棋,还悔的这么理直气壮。

    “就悔一步,就这么一步啊。”皇上告饶着。

    “这话您说过三十四次了!”诸葛明月横眉冷对。

    “啊?有那么多次么?我以为就二十八次的。”皇上一本正经的说道。

    “皇上你算数好差……”诸葛明月嫌弃的说道。

    皇上的嘴角抽了抽,他被嫌弃了,被嫌弃了啊!

    “好吧,我走这里。”皇上再次落下一子。

    诸葛明月却嘿嘿一笑,叭的一声落子。

    这回,大势已去。皇上这一局,输了。


重生1987最新章节


    “再来一局,再来一局。”皇上急忙将棋子捡回来。

    “不来了!”诸葛明月鄙视的看着皇上,这么臭的棋艺还这么喜欢下棋。他就这么喜欢被虐啊?

    皇上还想说什么,远远的总管却一脸凝重的上前了。

    “启禀皇上,太子求见。”总管的语速很慢,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出。

    皇上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沉默片刻缓缓的说道:“让他进来吧。”语气中居然有几分疲惫和失望。

    诸葛明月沉默的坐在一边,心中轻轻叹气。

    “孩儿参加父皇,愿父皇……”不多时,太子进入庭院,一见到皇上便俯身下拜。

    “好了,起来吧。”皇上淡淡的制止了太子,没有等他将话说完。

    “是。”太子站了起来,微微垂着头,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眼角余光看到坐在皇上对面的诸葛明月,太子心中不由感到一丝羡慕和愤懑,自己虽然贵为太子,可是从小到大,何曾和他如此亲近过,他对待这个诸葛家的丫头,倒比对着自己和一众皇子们还要亲近得多!心里这么想着,太子对于那个计划,也更加的坚定起来。

    “怎么不说话?有什么事吗?”皇上语气淡漠的问道。

    “是这样的父皇,孩儿前日从西漠奇人手中收得一件异宝,不敢独享,专程前来敬献父皇。”太子回过神来,抬起头,露出一脸的真情切意。

    “皇儿有心了,那就拿来看看吧。”皇上似乎在欣慰的笑,但是唯有诸葛明月明白这个笑容,有多苦。

    “是。”太子说完拿出一副卷轴,打开看时,原来是一副描绘着大漠风光的画卷,画中残阳如血黄沙漫漫,片片戈壁苍桑广阔,天际一道若隐若现的海市蜃楼更是惟妙惟肖,越看越是入迷,恍惚之间竟有身临其近之感,显然是大师手笔。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称不上什么异宝。

    只见太子伸手一抛,将画卷抛向半空,刹时,夜风清冷的庭院中升起一道热流,那肆虐戈壁的热风仿佛就在身边刮过,带着阵阵呼啸之声,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活了起来,那金色的黄沙仿佛就在脚下,传来松软滚热的感觉。

    太子的眼睛里,突然闪动出灼热的期盼火光,一脸的激动。

    而皇上的心里却轻声一叹,眼中是深深的失望。

    突然,风沙大作,整个庭院中一片金戈铁马的肃杀之意。阵法!诸葛明月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这幅卷轴之中,一定藏着一道阵法,而且是极为了危险的阵法。

    太子望向皇上的眼睛里,充满毅然之色。手掌猛的挥下,七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身后,浑身涌出强烈的杀机。

    如果说他现先前还有几分犹豫的话,那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后退的余地,这件事,不成功能便成仁,成,他将成为丹凌国新的皇帝,万民敬仰的一国之君,败,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惊觉有变,远远侍立的太监和侍卫连忙赶过来,而隐藏在暗处的五名大内近卫也纷纷现身,一道道劲气纵横的身影如利箭般飞射而来。

    “有刺……”一名太监刚刚叫出两个字,身边的一名太监手中寒光一闪,这名呼喊的太监只觉咽喉一凉,而后股热流从咽喉中汩汩而出,一个字也叫不出来了,直到临死前的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身边竟然藏有内奸。

    几名侍卫和大内近卫都已接近身前,但太子的表情却没有一点变化,带来的七名死士中,四名剑士紧握腰间剑柄,两名弓手微开弓弦,箭尖对准了近在眼前的皇上和诸葛明月,最后一名召唤师轻声念诵着咒语。

    见此情影,近卫们脚下不由缓了一缓,生怕他们投鼠忌器伤害皇上,诸葛明月的实力虽强,但还未必能挡得住这七人的联手一击。

    画卷中突然金光绽现,遍地黄沙似乎被一股龙卷风暴卷起,铺天盖地朝着飞奔而来的侍卫们洒去。

    “哧哧哧哧……”一连串细碎而密集的声音响起,除了五名大内近卫,其他赶来的侍卫全部被密集的黄沙射穿了身体,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一道道血雾如喷泉般飞洒出来,弥漫着整个庭院,浓浓的血腥味闻之欲呕。

    好大的手笔!这幅绘制如此强大阵法的画,恐怕就是神庙的人给他的吧。为了这次宫变成功,神庙的人也是下了不小的成本了。

    同时,庭院门口也传来几声低沉的闷哼,几名正想去搬救兵的太监毫无防备之下被太子安插的内奸全部毙命。

    几名近卫靠着强横的劲气将天女散花般飞射而来的黄沙挡在身外,见到皇上那临危不乱巍然不动的身影,再次加快步伐飞奔而起。就在这时,最后的一名近卫突然扬起了手中长刀,全力两刀朝前劈出,将身前两名近卫斩杀在地,然后朝最前面的两人杀去。这两名近卫做梦也没有想到,朝夕相处亲如兄弟的同伴竟然会向自己动力手,仓促之下连忙拔剑,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看就要命丧剑下,一道寒光如闪电飞过,朝着身后那人射去,那人连忙收剑护在身前,“叮”脆响声中,诸葛明月随身携带的匕首准头一歪,射入一旁的大树,而两名近卫也趁此机会来到皇上的身前,充满感激的朝诸葛明月点了点头。

    太子挥手,众人暂时住了手。

    父子两,沉默的对视着,空气中流淌着一股肃杀之意。

    “你,终于还是忍不住动手了,你就这么急着想当皇帝?”皇上深深了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失望和失落。

    “即使我不动手,皇位不迟早也是我的吗?父皇,你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得太久了,我不过想替父皇分忧而已。”太子的脸上有着淡淡的讥讽。

    “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坐上皇位?”皇上反唇相讥道。

    “只要你肯立下这份诏书,还有谁能反对?”太子拿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诏书说道。

    “如果我不肯呢?”皇上威严的问道。即使数十年前他初登皇位皇权不稳之时,他国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他也不曾屈服,即使一生之中面对数次致命刺杀命悬一线,他也不曾惊惶失错,此刻,他更不会屈服,更不会有半点怯意。

    “那父皇因突发恶疾驾崩之后,我依然是丹凌国的皇帝!”太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紧跟身后七名死士微微上前一步,凌厉的杀意扑面而来。

    “你知道为了什么我没有动你吗?”皇上突然问道。

    “什么?”太子不明所以,问道。

    “上次的刺客,你以为我真不知道是谁派来的吗?你以为我真老糊涂了,连这点事都查不出来吗?”皇上停了停,而后悠悠的说问,“可是我没有动你,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太子虽然早知道上次的刺杀案皇上一定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担心怕露了马脚才铤而走险逼宫篡位,可这时听皇上话中之意,原来早就查清了自己是背后主谋,心底不由一寒。

    “自古哪一个帝王不是野心勃勃,优柔寡断庸碌无为的帝王,只能祸国殃民,断送千秋基业,所以你虽然派人行刺,却也算是帝心本色,所以我才没有动你,却没有想到你竟如此愚蠢,竟然听信他人挑拨,妄想逼宫篡位,看来我还是高看了你,就你这点心术,丹凌国,断不能交到你的手中。”皇上说道。

    “事到如今,恐怕由不得你了。”太子咬了咬牙,如果早知如此,他也不会有今天的险着,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进,还可能君临天下,退,无疑就是死路一条。

    “难道,你还真敢做出弑父篡位这种大逆不道之事?”皇上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弑父篡权又怎么样,只要我登上皇位,天下何人敢说我,百年以后,世人只记得我的丰功伟绩,谁还知道今日之事?”

    “说得不错,可惜,事情却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皇上淡然一笑,一股王者之威令人不敢逼视。

    诸葛明月上前一步,挡在皇上的身前,手中匕首寒光隐现,两名近卫也站了过来,脸上一片决然之意。

    “你以为,凭他们就挡得住我的死士吗?”太子冷漠的说道。

    “那你可以试试!”诸葛明月不屑的说道,体内强大的力量澎湃汹涌,连对面的七名死士都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太子暗暗心惊,看来还是小看这丫头的实力了,他早已经暗中打听清楚,清先生今日有事不在京城,本想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逼宫夺位,至于诸葛明月,他倒还没怎么放在心上。

    “诸葛小姐,请护送皇上先行离开,这里将给我们。”两名近卫的身上劲气奔腾,如火焰般燃烧,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太子心中不由一阵慌乱,这些近卫的实力他也略有了解,如果真的拼死相搏,只怕自己的死士也无法一击得手,只要让他们拖上哪怕半分钟,以诸葛明月的实力也能护送皇上安然离开,自己的计划也就功亏一篑。本来按照原来的计划,应该一开始就尽数斩杀这些近卫,以七名死士对战诸葛明月,他还是信心十足,但却没料到诸葛明月救下了这两名近卫,形势一下子变得复杂了起来。不过,他还留有后手!

    “你们还不动手?!”太子惊喝一声。

    话落,两个身姿婀娜的蒙面女子出现在了太子的身边。诸葛明月的目光有些发冷。这两人,似乎就是蔓雪莹身边的两个侍女,就算蒙住了脸,她还是立刻将她们认了出来。

    诸葛明月和皇上都认出了这两人的身份,但是却都没有点破。有的事,点破了并不好。

    这两人,手腕一抖,长剑发出刺眼的白色光芒,接着两人将剑交叉,发出清脆的声响。一股奇异的感觉在大殿中弥漫。

    诸葛明月眼前有些模糊起来,她用力的咬了咬舌头,清醒过来。瞬间明白过来,这两人使出的恐怕是神庙的秘术,让他们精神恍惚了。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中传来咻咻的两声,有利器从暗处疾射出来。谁也没有看清楚那利器是什么样子,或者,应该说没人能看清楚。

    下一刻,那两名侍女身子一软,就这么倒了下去,再无声息。

    “太子殿下,看来,你这一生,都坐不上那把龙椅了啊。”一个好听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众人看向声源处,便看到了一异瞳的俊美男子缓缓的走了出来。他的浑身似乎都散发着一股清冷的光辉,让人无法逼视。他一步步的走来,却给人无形的强大压力,让人无法动弹。

    君倾曜!

    诸葛明月看见来人,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场宫变,已经没有悬念。太子必败无疑。

    君倾曜轻轻挥手,几名黑衣的劲装男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太子的人,在这一瞬间,遭受到了毫无反抗力的屠杀。

    宫变失败。

    太子脸上呈现出绝望和后悔,他颓废的缓缓坐在了地上。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皇上却有些疲惫的看着他,挥手:“废太子,押送永宁宫,终生不得踏出半步。”

    太子不可置信的看向皇上。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想到皇上只是将他圈禁,没有取他的性命。要知道,刚才他可是想弑父篡位啊!可是,父亲却就这样放过他了?

    看着太子那不可置信的样子,诸葛明月轻轻叹气:“父爱如山,你却不懂……”

    太子浑身一僵,怔怔的看着诸葛明月,再缓缓的看向疲惫的闭上眼的皇上。这一刻,他是彻底的后悔了。他甚至想,之前没有听那个女人的挑拨,该有多好。只是,一切都晚了,晚了……

    太子被带下去了,皇上很疲惫的坐了下来,闭上眼,良久一句话也没有说。诸葛明月看着眼前的人在一瞬间似乎老了十岁,心中也是一痛。

    父爱如山,父爱如山。

    太子有个这样爱他的父亲,其实他是幸运的。

    诸葛明月忽然想起,她的父亲呢?从未听人提过。她的父亲到底会是个怎么样的人,才会配得上母亲那样的奇女子。

    宫变事件就此悄然结束。

    蔓雪莹第二日出现,身后没有再跟着两名侍女,但是众人权当不知道一般。而印飞涛却笑的更温润如玉了。

    两个贱人!诸葛明月心中暗骂。

    这次蔓雪莹失手了,印飞涛肯定会采取行动。不能大意,这个人比蔓雪莹还要危险。君倾曜却安慰诸葛明月,不用太过担心。神庙要皇上死,那么他们圣殿一定会保护皇上的。听完这话后,诸葛明月忍不住翻君倾曜的白眼:“你之前其实打算不管的吧?”

    君倾曜眨了下他那漂亮的异瞳,装作听不懂。

    “你现在肯管就好。”诸葛明月也没有再计较君倾曜之前的态度,“印飞涛这个变态,肯定还会动手。他实力怎么样?”

    “不是南宫瑾的对手,更不是我的对手。”君倾曜面色不变的说出这句话,丝毫不觉得这个句式有自恋的嫌疑。

    “自恋狂。”诸葛明月没好气的反驳一句,“对了,皇上找你有什么事?”之前皇上示意君倾曜去御书房,诸葛明月听到了的。

    “去就知道了。”君倾曜毫不在意的说道,“有我在,你放心好了。印飞涛没办法得手的,你先回去休息。这段时间你一直守在皇宫也累了。”

    “那好,你要保护好皇上啊。”诸葛明月一再的叮嘱。

    “知道了!”君倾曜看着诸葛明月这样在乎皇上,心中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

    诸葛明月得到君倾曜的保证,这才放心出宫回家去了。

    只是,一到家门口,就看到那辆骚包的纯白色马车就停在门口。马车上那神庙的徽章,那兰花样浮雕无一不在显示着它的主人就是那个印飞涛。

    印飞涛来她的家里做什么?

    诸葛明月看了眼那马车,就径直进了院子,踏入大厅后,发现印飞涛和南宫瑾正端坐在大厅里。

    “你回来了。”南宫瑾微笑着招呼诸葛明月。

    “嗯,你们随意。”诸葛明月不愿多加理会,淡淡的丢下一句,就往楼上去了。

    印飞涛目送着诸葛明月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才收回眼神笑眯眯的对南宫瑾说道:“南宫大人改变口味了么?我以为南宫大人比较喜欢蔓雪莹那一类的女子呢。”

    “我口味哪有印大人独特呢?”南宫瑾淡然一笑,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讥诮。

    印飞涛脸色不变,依旧笑吟吟的说道:“南宫大人的任务,似乎失败了啊。唉,那在下就勉为其难帮你完成了。以免大祭司为难你啊。”

    “哦?”南宫瑾微微愣神,忽然想起了什么,“你说那个老东西在我走之前说那什么什么来着?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忘记了。”

    印飞涛的脸色微微一变,南宫瑾的话语和口气都让他心中愤恨。眼前这个男人,总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无视大祭司的命令,无视自己,总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真是可恨!自己所在乎的东西,在他的面前,却什么都不是。

    “南宫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大祭司吩咐过,丹陵国的太子英明神武,必然是一代明君的啊。”印飞涛耐着性子,将当初大祭司的命令隐晦的说了出来。

    “哦,这事么?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南宫瑾一幅恍然的样子,更看的印飞涛想抓狂。

    “蔓雪莹失败了,还折损了你的两个侍女。”印飞涛终于将这句话痛快的说了出来,然后他仔细的观察起南宫瑾的表情来。可是,他失望了,他没有在南宫瑾的脸上看到任何惊讶或者震怒或者惊恐的表情。南宫瑾脸色不变,眸子里没有一丝的波澜,仿佛印飞涛说的事,与他毫无关系一般。

    “她们可不是我的侍女哟~她们是神庙的侍女。”南宫瑾的语气还是那么轻快,“你来,就是说这件事么?你还真是悠闲啊。”

    印飞涛觉得气闷不已,悠闲?南宫瑾居然丝毫没有将刺杀失败的事放在心上。他对神庙,对大祭司如此的不上心,为什么大祭司还那样的信任他依仗他?真是可恨至极!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欢快的声音。

    “明月,明月,好消息啊!”门口风一阵的跑进来个微胖的少年,脸蛋红扑扑的,有些气喘,鼻子上有着细密的汗珠。看起来十分阳光。进来的人正是万俟辰。

    印飞涛转头瞥了眼万俟辰,接着却是没有再移开眼神,死死的盯着万俟辰看了。

    ------题外话------

    嗷嗷嗷嗷,滚来滚去啊,求月票啊,求月票啊~

  • txt下载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txt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