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第79章 必须想我

    万俟辰和万俟敬德很舍不得万俟辰刚回来就走,但是皇上有令,谁也不可能违抗的。薛子皓也和自己的家人依依不舍的告别着。白羽学院的院长激动的和诸葛明月呱呱的说了不少。无非就是诸葛明月就是他们白羽学院的骄傲什么的。取得辰龙大赛的冠军,又是这次苍枫城的救星,他不引以为傲就怪了。凌飞扬的身边围了不少双眼亮晶晶的少女,正在对他放电,不过,他变成绝缘体了,一概无视。

    马车早就备下,是四辆宽敞舒适的马车,诸葛明月单独乘坐一辆,凌飞扬他们三个也单独乘坐一辆。诸葛明月上了马车,看着马车里的东西,暗叹这禁军统领准备的完善。马车的坐垫上铺着厚厚的柔软毯子。有个小案桌,上面放着茶水和糕点,还有几本书。坐在马车上,丝毫感觉不到震动。

    马车很快缓缓启动,诸葛明月直接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她很疲倦,从一进苍枫城,到最后,都绷紧了弦。现在总算是能放松了。临走前在万俟家洗了澡换了衣服,但是却没来得及休息。现在,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等她睁开眼后,就对上一双勾人心魄的异瞳。

    “你……”诸葛明月一惊,就要说话,微凉的手指却轻轻覆在了她的唇上。

    “嘘。”君倾曜微微一笑,颠倒众生。

    诸葛明月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她旁边的君倾曜,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进来的?”

    “我怎么就不可以在这里?”君倾曜笑了笑,“累坏了吧?”

    诸葛明月点点头:“这次是有些累。”

    “是啊,睡觉打呼,还流口水了。”君倾曜戏谑的说道。

    诸葛明月急忙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明白过来君倾曜在骗她,冷哼一声,瞪着他不说话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诸葛明月气鼓鼓的问道。

    “当然是来看你了。”君倾曜脸上始终挂着一抹笑容。

    诸葛明月眯着眼睛看着君倾曜,满眼的怀疑。君倾曜收敛了笑容,道:“我最近会有事要处理。小心南宫瑾。”

    “他是个神经病,变态。”诸葛明月嫌弃的说道。

    君倾曜一怔,旋即忍不住笑出声:“是,他就是个神经病,变态。不过,有他跟着你也好。”君倾曜很了解南宫瑾,南宫瑾现在对诸葛明月有兴趣,那么必然不会让她有危险。诸葛明月出事了,他就没地方看戏了。这个性格恶劣的男人,他的恶性趣味,有时候也会是好事。

    “啊?”诸葛明月一愣,这话什么意思?君倾曜不是要自己小心南宫瑾么?怎么又说有他跟着也好。

    “我手里有件事,等我处理完,我就来找你。”君倾曜忽的伸出手,轻轻理住诸葛明月的一缕青丝,在唇边轻轻一吻。

    君倾曜的这个举动,瞬间让诸葛明月涨红了脸。她只觉得自己的脸很烫,很热,说话更是结巴起来。

    “你,你,你干什么,什么啊?”诸葛明月一把扯回了自己的头发。

    看着诸葛明月窘迫的样子,君倾曜只觉得心情更好了。

    “我走了,必须想我。”君倾曜站了起来,掀开车的门帘,一阵微风吹过,他已不见踪影。赶马车的车夫只觉得背后一股微风,转过头,就只看到车的门帘微微晃动,再无其他异状。他摇摇头,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晕乎乎才导致了错觉。

    诸葛明月看着空荡荡的马车,心绪久久没有平复下来。

    用过午饭后,诸葛明月在马车里翻阅着书,昏昏欲睡,最后趴在小案桌上睡着了。等她睡醒,一睁眼就看到南宫瑾那凉薄而讥讽的笑。

    诸葛明月揉了揉眼睛,坐直身体,对南宫瑾也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马车里,她已经很淡定的适应了。她现在,很讨厌这些实力比自己强悍的人。实力高强,了不起啊?就可以这样悄无声息的跑到人家的马车里,看人家的睡姿么?真是无耻!真是讨厌!等自己实力强悍了,把这些家伙吊在树上!

    “小猫咪,你醒了啊~”南宫瑾捏着一块糕点,笑眯眯的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诸葛明月无视他,自己倒了杯茶喝。

    南宫瑾从自己怀里摸出来一个白玉杯,递到诸葛明月面前:“我也要。”

    洁癖狂!还自带杯子的!

    “你还自带杯子,你怎么不自带一副碗筷?以免以后吃饭还要让人把碗筷用热水给你烫几遍?”诸葛明月没好气的讽刺着。她可是记得清楚的,在麒麟酒楼吃饭的时候,这家伙让小二用热水把他自己的碗筷烫了一遍又一遍。

    “这个主意不错。”诸葛明月是讽刺他,南宫瑾却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诸葛明月翻了个白眼,不理会他了。

    中途停下投宿的时候,车夫和皇城禁军的人看到从诸葛明月马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的时候,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人什么时候在马车里的?而且看诸葛明月的脸色如常,这是什么情况?再仔细打量那个男人,却惊艳了一片。这样妖孽的男子,被诸葛明月藏在马车里,他们两人的关系,到底是……?这个藏字,让很多人浮想联翩。只是没人敢开口问什么。

    凌飞扬一行人下马车后也看到了南宫瑾,众人的脸色都不那么好看起来,特别是凌飞扬。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和明月同乘一辆马车啊!

    在京城的皇上很快就接道了消息,诸葛明月的马车中藏有一名长相不凡的男子!两人关系不明。皇上怒了,那种女儿被混账男人骗走的微妙心情让他暴躁了。

    而神庙使者蔓雪莹的脸色更难看。是的,这位“神庙使者”的名字,叫蔓雪莹!她面纱下的脸微微有些扭曲。

    大人怎么和那样低贱的女子那般亲密?怎么可以!

    蔓雪莹一身雪白无瑕的长裙,曼妙的身姿让人心猿意马。几乎透明的面纱,将她漂亮的容貌一览无遗。那雪白的头纱更显得她神秘高贵。她静静的站在走廊上,看着御花园里的花草,心中烦躁。大人到底在想什么呢?让自己冒充他进入丹陵国,自己却去接近一个低贱的私生女。一定有什么理由的,一定有!

    蔓雪莹轻轻咬着嘴唇,在思索着。大人决定的事,旁人绝对不可以插手,否则后果不是死那么简单,而是生不如死。所以,她不会也不敢去干涉。但是,一想起那天在庆功宴上那明艳漂亮的少女脸上的桀骜,就让她忍不住产生一股冲动,一股想毁掉她的冲动。

    忍,一定要忍住。蔓雪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现在还不知道大人接近诸葛明月是为何事,她不能轻举妄动,如果破坏了大人的计划,大人的怒气不是她可以承受的。

    回京的途中,诸葛明月他们享受的是最高级的待遇,吃住行,都是他们所享受到的有史以来最好的。万俟辰和薛子皓那是第一次被皇城禁军全程护卫,这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诸葛明月坐在马车中闭目养神,体内那股神秘而可怕的力量已经安静下来,再不是之前那汹涌澎湃的状态了。诸葛明月忽然睁眼,抽出了腰间别着的匕首。这把匕首,是凌飞扬送给她的。当时这把匕首差点承受不住体内的那股力量而爆炸的情形诸葛明月历历在目。这把匕首用的很趁手,而且是凌飞扬送的,意义不同,她很喜欢。

    “不要随意使用你体内的力量,你会承受不住。”许久没有过声息的犴吼忽然在诸葛明月的脑海中和她直接交流起来。

    诸葛明月倏的睁眼,也在脑海中和犴吼交流着:“你知道我体内的力量是什么?”

    “你实力提升,我没有再让你召唤魔宠,因为你再召唤,就承受不住了。你体内的那股力量,你还无法驾驭。”犴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缓缓的说着这样一番话,“记住,不要轻易使用。”

    诸葛明月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她的实力提升了却还是无法再召唤多的魔宠。原来是因为犴吼察觉到她体内力量的可怖而阻止了她继续召唤。

    “小猫咪~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我啊,我就在你的眼前,不用想哟~”南宫瑾那魅惑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诸葛明月的思绪。

    “我是想你。”诸葛明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看着南宫瑾露出笑容后,她也嘴角一勾,补充道,“我是想扁死你。”

    南宫瑾脸上的笑容不变,嘴角翘的弧度更高了些:“你还打不过我哟~”

    “总有打得过的那天。”诸葛明月冷哼了一声,将匕首收了回去,不理会南宫瑾了。

    另外一辆马车中,凌飞扬俊美的脸上一片沉静。他的眼前,总是浮现出诸葛明月当初用匕首使出那惊天动地力量的场景。明月她,已经如此强大了么……凌飞扬轻轻握拳,低垂下眼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忽的,他掀开马车的窗帘,眼神投向前面的那辆马车,目光灼灼。那个叫南宫瑾的男人!太过强大,强大到他明知道那人很危险,他却无法将他从诸葛明月身边赶走。这种感觉,无力,不甘。他太弱,太弱,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渴望变强。

    无人知道此刻凌飞扬的心思,马车在几日后,缓缓驶入了京城。

    当诸葛明月回到京城以后,皇上就立刻召见了。

    还是在御花园的亭子里,石桌上还是摆满了诸葛明月爱吃的东西。皇上一看到诸葛明月,就笑眯眯的冲她招手,不让她行礼。

    “皇上。”诸葛明月看着皇上脸上慈祥的笑容,也笑了起来。和皇上接触以来,不知不觉,诸葛明月已经将他当成可以信任的长辈。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日子的接触,她自然明白皇上是从心底真心的疼爱她。

    “来来。”皇上示意诸葛明月坐下。

    等诸葛明月坐下后,他先是问了不少在苍枫城的情况,最后才话锋一转。

    “明月啊,那个跟在你身边的男人是谁啊?”皇上小心的问道,“就是那个和你一起坐马车回来的。”

    诸葛明月一怔,接着想起来皇上指的是谁了。不就是问南宫瑾那个有洁癖的变态么?

    皇上盯着诸葛明月,生怕诸葛明月的回答正是他担心的那个了。

    诸葛明月也在想,要怎么回答呢。南宫瑾这个变态,其实是神庙的人啊,是真正的神庙使者。

    “他啊,是个认识的朋友而已。”诸葛明月撇嘴,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嫌弃。

    皇上仔细的观察了诸葛明月的神情和语气,心中一喜,他明白,诸葛明月没有说谎。看来,明月没有看上那家伙,不错不错。

    皇上正在庆幸的时候,总管忽然来禀告,说神庙的使者大人求见。因为听说诸葛明月也在这里,所以特地想见一见。

    皇上听到总管的禀告,脸色一沉。他很不待见这个神庙的使者。不止是因为她是神庙的人,还有因为自己的儿子被她迷的神魂颠倒,更因为她想让明月他们加入神庙。皇上转头看着诸葛明月,诸葛明月皱眉,眼中居然是不屑。皇上有些惊讶和疑惑,明月,在不屑那神庙的使者么?其实当初明月拒绝加入神庙也让他很吃惊。很多年轻人都崇拜神庙,这是众所周知,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明月却是一脸平静的拒绝了神庙使者的诱惑。更难得的是她的同伴明明看到神庙使者很激动,但是一看到诸葛明月拒绝,他们也都不说话了。

    “就转告神庙使者,就说明月舟车劳顿,要回去休息了。”皇上皱眉,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他相信,诸葛明月也不想见到神庙使者。

    总管的眼神露出担忧,他陪伴着皇上那么多年,从皇上还是个不得势的王爷的时候就一直陪伴在左右了。所以,他不仅仅是把皇上当做主子,更是当做了他的天。

    “皇上,这……她毕竟是神庙使者。”总管想了想,还是开口了,但是并未直接劝解。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他担忧着皇上如此不给神庙使者的面子,若是神庙使者恼了可怎么办?

    “她算什么神庙使者?”诸葛明月却是冷笑一声,她现在不打算将那神庙使者的身份继续隐瞒了。

    皇上和总管闻言却是大惊,难道宫中的那叫蔓雪莹的女子居然不是神庙使者?如果不是,诸葛明月又从何得知?

    “她是神庙的人,但是不是神庙使者。她只是神庙使者的下属而已。”诸葛明月看着皇上和总管,沉声说了出来,“皇上,这件事我偶然得知,你心里有个底就好。这人不是真的神庙使者,她没那么高的地位。”

    话说到这里,皇上自然明白诸葛明月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让他心里有个底,这个蔓雪莹不是真的神庙使者,地位没有那么高,自己不用太忌讳,但是也不能落她的面子落的狠了。

    “明月你怎么知道的?”皇上丝毫不怀疑诸葛明月的话,而是好奇的问道。

    “因为真正的神庙使者就跟在我身边。”诸葛明月想了想,还是将南宫瑾的身份说了出来,万一皇上这边的人无意得罪了南宫瑾,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南宫瑾这个人,一双桃花眼虽漂亮,眼底却都是无情。

    “你说,那个和你同乘一辆马车的男子?”皇上失声问道。

    诸葛明月点头。

    “他,怎么会跟在你身边?有什么目的?会不会对你不利?”皇上越问语气越是焦灼。

    “也许是因为好玩。放心,他没有对我不利。”诸葛明月摇头,“皇上,这件事我告诉了你,你心里知道便是,面上不要显出来,还有叫你的人千万不要去惹他。这个人,是个变态,神经病。”诸葛明月现在在背后能说南宫瑾的坏话时,绝不口软。

    “好,我知道了。”皇上刚开始是有些心乱,现在却已经镇定下来了。

    “这个人的实力非常高强。他给我的威压感甚至超过了清先生。”诸葛明月皱眉。

    皇上听闻这话,也不惊讶。如果那人是真的神庙使者,那么这样的实力,根本不奇怪。

    “你自己要当心一些,照顾好自己。”皇上心情有些复杂,自责和愧疚占了多数。

    “知道的,皇上你也小心。”诸葛明月听着皇上的话,心中一暖,用力的点了点头。

    皇上又留了诸葛明月说了会话,才派人将她送出了皇宫。回到御书房后,皇上奋笔疾书,写了一封信后,叫总管进来,将信
时空掠夺者txt下载
交给了他,道:“这封信,即刻飞鹰传给圣殿。”

    “是,皇上。”总管接过信,恭敬的应了下来。

    “对了,那蔓雪莹现在如何?”既知道来的人并非真正的神庙使者,皇上也没那么忌讳了。神庙使者的下属,这个说法只是好听罢了。说白了,这个蔓雪莹就是真正的神庙使者身边的丫鬟一类的地位。

    “皇上拒绝她的求见后,她似乎很不高兴。之后,太子殿下……”总管说到后面,有些吞吐。

    皇上听到这些,心里烦躁,挥手:“不用说了,你退下吧。”太子这样为一个神庙的女人神魂颠倒,实在不利。想起太子往日来的种种劣迹,皇上不禁觉得身心疲惫。也许,太子这个头衔,可以换人的。

    诸葛明月回到自己的宅院后,却没有见到凌飞扬的影子。万俟辰和薛子皓已经沐浴完,正在大厅吃着丰盛的大餐。端木萱在一边小口的吃着。南宫瑾没有踪影,必然是在自己的屋里沐浴。每次沐浴,这人花的时间最多。

    “飞扬呢?”诸葛明月坐下来,也开始吃,虽然刚才在皇宫吃过了,但是眼前的美食她也不放过。

    “不知道,一回来就出去了。”万俟辰吃的双颊鼓鼓的,摇着头说道。

    “奇怪的很,他没洗澡也没吃饭就匆忙出去了,难道回家去了?”薛子皓在一边猛吃,猜测着。

    “不会!”诸葛明月断然否决。那样的家,凌飞扬绝对不想回去的。要回也是回他自己的别院。难道他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问问好了。

    “为什么不会是回家啊?”万俟辰疑惑的问了句。

    “总之就是不会。”诸葛明月当然不会把凌飞扬和他父亲之间的事告诉众人,她只是笃定的这般回答。

    下午,万俟辰和薛子皓休息去了,南宫瑾也没有出门。诸葛明月带着匕首去找邢霖州了。在苍枫城的时候,这把匕首险些爆炸,诸葛明月想的是,能否让邢霖州给这把匕首强化一下。也就是所谓的炼器。邢霖州作为丹陵国的第一炼金师,一定有办法。

    邢霖州对于诸葛明月的到来,喜笑颜开。

    “乖徒弟,你从苍枫城回来不忘记先来看我,真是乖啊。”邢霖州张口第一句话就让诸葛明月哭笑不得。感情他在计较着她一回来是先找苍无涯还是先找他啊。

    “是啊,我先来看师父。还有件事要请教师父。”诸葛明月当然就顺势说是先来看邢霖州的了。

    邢霖州果然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了。

    “说吧,要请教师父什么?”邢霖州和蔼可亲的问道。

    “我想问师父,如何炼器?能不能把我这把匕首强化?”诸葛明月抽出匕首,递给了邢霖州。

    邢霖州接过去看了看,道:“能是能。不过,要看用什么炼法了。炼器分为几等,我研究出来的,雷电为上等。跟我来。”邢霖州一谈起炼金术,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滔滔不绝,侃侃而谈。

    诸葛明月跟着邢霖州来到了他的实验室,邢霖州将匕首放在实验桌上,摆弄着自己的那堆瓶瓶罐罐的:“我研究出来最上等的炼法,是雷电。但是,制造出来的雷,太过弱小,只能稍微强化。传说中的地心雷,我只是听过,没有见过。我将炼器之法教给你,若是有天你找到了地心雷,那么就尝试一下好了。还有炼器的法阵我也教给你。”邢霖州已经将材料的都准备好,边说边实验着,等两个架子中冒出小小的雷电后,他将匕首凑了过去,道,“但是,你记住,这个炼法,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没操作好的话,就啊啊啊啊啊啊……”

    诸葛明月默默的点了点头,看着被电的扭来扭去,叫的*的邢霖州,肯定了他的说法完全正确。确实很危险……

    最后邢霖州将匕首交还给了诸葛明月,诸葛明月看着手里的匕首,脸上露出笑容。匕首果然被强化了,虽然强化度不是很高,但是确实炼器成功。

    “师父,你快教我吧。”诸葛明月欣喜的将匕首收了起来。

    “好,来。”邢霖州伸出手,将电的全部竖起来的头发,努力的往后按了按,一脸严肃的说道。只是这个严肃的表情,配上他现在的样子,着实不协调,只会让人感觉好笑。

    当诸葛明月很快将这个炼器法学会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邢霖州蹲在角落画圈圈,口里嘀咕着:“苍天不公,没天理,想我学了整整二十年,才会这个炼器法,有人居然一下午就学会……苍天不公啊!”

    诸葛明月看的哑然失笑,师父永远是这样可爱的老顽童。

    诸葛明月安抚过了自己的老顽童师父,然后拿着匕首回去了,想找凌飞扬告诉他这个消息。但是,回到宅院后,管家却说,凌飞扬还是没有回来。诸葛明月没有在意,想着他晚上就应该回来了吧。但是晚上还是不见凌飞扬的踪影。

    一连几天凌飞扬都没有出现就奇怪了。去过凌飞扬的宅院,那里的管家却说凌飞扬从未回过这里。这下诸葛明月觉得不对劲了。凌飞扬从来没有这样一言不发就消失这么久的。他难道出事了?一想到这个可能,诸葛明月就坐立不安了。

    现在正是天风学院放假期间,凌飞扬不在学院。凌飞扬的宅院也没有人。诸葛明月坐不住了。她请诸葛傅云,皇上,自己的师父都帮她找凌飞扬。但是,结果却更让她慌了。没有消息,完全没有消息。凌飞扬就像完全蒸发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诸葛明月的脸色有些苍白,连皇上派人追查都没有消息,她的心一再的下沉。

    “也许,飞扬有什么事情耽误了。”万俟辰干巴巴的说道,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这个理由。若是有事,凌飞扬不会叫人传个话么?

    诸葛明月是真的慌了,她站起来,又坐下去,焦灼万分。

    “人又没死,你紧张什么?”南宫瑾坐在一边,慢悠悠的说着。

    “你!”诸葛明月冷眼看了看南宫瑾,凌飞扬已经半个月没有出现了,她当然心急如焚,看着在一边淡定的用他自己的白玉杯喝茶的人,诸葛明月心中气恼。

    就在诸葛明月气恼的时候,门口却掠进来一个影子。站在了诸葛明月的面前,笑吟吟的看着她。

    “尉迟爷爷!”诸葛明月欣喜的站了起来。眼前的人正是尉迟洪,她母亲的旧识,也是凌飞扬的师父。现在他出现在这里,诸葛明月可不觉得是偶然。诸葛明月的直觉告诉自己,尉迟洪来肯定是和飞扬有关。

    万俟辰和薛子皓也站起来拜见了尉迟洪,尉迟洪微笑着摆手,示意不用多礼。倒是坐在一边的南宫瑾,让尉迟洪多看了两眼。这个男子,实力倒是很不错啊。只不过,虽然掩饰着他的戾气,但是依旧逃不过尉迟洪的那双眼睛。

    “尉迟爷爷,你来,是不是有飞扬的消息?”诸葛明月急切的问道。

    “自然。走,我带你去见他。”尉迟洪一把抓过了诸葛明月,直接将她夹在了腋下,就这样从门口飘了出去。万俟辰和薛子皓两人听到他们的对话,自然不会再担心了。南宫瑾的眼底却是一变。这个老者,居然这么强。他是什么人?和诸葛明月又是什么关系。

    尉迟洪带着诸葛明月,从大街上瞬间掠过,旁人只会觉得起了一身诡异的风,根本看不到人影。诸葛明月只觉得耳边呼呼作响,周围的景物都成为了虚影,风吹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来。可想而知尉迟洪的速度有多么可怕。

    行了很久,尉迟洪终于将诸葛明月放了下来。诸葛明月只觉得头晕眼花,等站稳后,就看到自己身处一处竹林中。周围都是青翠欲滴的竹子,前方有几座茅屋,茅屋的前面是一个池塘,池塘边上还搭建了个竹子制作的小码头,码头边拴着一叶小舟,小舟上有渔网和鱼竿。池塘中还有几只鸭子正在嬉戏。茅屋前围着一圈竹栅栏。栅栏里有几只小鸡在刨着地找吃的。清幽的世外桃源就是如此了吧。

    “尉迟爷爷住的地方,真是漂亮。”诸葛明月眼睛都不眨看着前方。

    “去吧,飞扬在后山。你要是喜欢,想什么时候来住都可以。”尉迟洪笑起来,抬手指了指前面。

    “多谢尉迟爷爷啦。”诸葛明月笑着,就往后山跑去了。

    待诸葛明月跑到后面的小山丘上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前方。凌飞扬的背影还是那样的挺拔,犹如一颗笔直的树,又如一把出鞘的剑。

    “飞扬!”诸葛明月大叫一声,停下了脚步。

    凌飞扬身子一僵,转过头来,看到了不远处的诸葛明月。凌飞扬的心,在这一刻,又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见到了明月,看到她脸上的担忧。失落的是,自己就在突破的瓶颈,这几天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他本来想的是等突破后再去见明月的。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诸葛明月蹬蹬的跑了过去,上去就狠狠一脚跺在凌飞扬的脚背上。

    凌飞扬痛的龇牙。

    “你什么意思啊,一句话不说就跑出去了。害我们都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我请皇上还有师父他们都要把京城翻遍了!”诸葛明月有些气恼的说道。

    凌飞扬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张脸庞,心中一动,他忽然很想伸出手去触摸。

    不过,他还没伸手,诸葛明月已经出手了。她伸出两手,踮起脚尖,捏住他两边的脸颊用力往两边拉:“你发什么呆,以为不说话就可以混过去么?你傻了么?”

    “是啊,我侠(傻)了。”凌飞扬被扯的回过神,心中却有暖流几乎要溢出来。他被扯开嘴巴,话都说的含糊不清了。

    “这段时间你在做什么?”诸葛明月终于放开了回过神的凌飞扬,没好气的问道。

    “在……修炼。”凌飞扬摸了摸自己被揪红的脸,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现在如何?”诸葛明月问道。

    “瓶颈。”凌飞扬也不掩饰。

    诸葛明月沉默了,瓶颈的时候最为难熬。要想突破,最后差一点点是最困难的。有契机,能领悟就突破,如果领悟不了,就永远也突破不了。从灵魂级到圣级,是一道沟壑,巨大的沟壑。在瓶颈上,看似差一点,实则相差太大。

    沉默了会,诸葛明月忽然想起什么,拔出匕首给凌飞扬看:“飞扬,看,你给我的匕首,我现在会炼器了。这把匕首强化了。”

    凌飞扬接过匕首,仔细看了看,点头:“果然比以前好了。”

    “就是雷力不够,所以只是好了一点。若是有强大的雷力,我就能让这把匕首更厉害了。”诸葛明月掏出匕首的外鞘给凌飞扬看,“看,我在这上面弄了炼金阵,如果以后找到地心雷,就可以炼器了。”

    凌飞扬看了看匕首的外鞘,上面果然绘制有繁琐的炼金阵。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炼金阵,想了想道:“是邢大师教你的?”

    “他教了一大半,其他的是我自己摸索的。”诸葛明月得意洋洋的说道,用你快夸我吧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凌飞扬。

    凌飞扬失笑,如愿的夸奖道:“嗯,明月果然很厉害。是个炼金的的天才。”

    诸葛明月笑起来,然后直接坐了下来,拍了拍身边的草地:“坐。”

    凌飞扬依言坐在了旁边,他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诸葛明月却缓缓开口了。

    “清先生曾经给我说过,石子虽重,却击不破这一池弱水,落叶虽轻,却能飘浮于水面之上,修炼之道,其实也是这样,太过执着,也许就沉到了水下,平和淡然,却能凌于水面之上。”

    凌飞扬的瞳孔倏的紧缩,猛然转头看着诸葛明月。这是清云州清先生的教导?

    凌飞扬随即低下头去,细细的咀嚼着诸葛明月刚才说的这番话。

    诸葛明月没有再打扰他,而是双手抱头,直接躺下来,看着蔚蓝的天空。她也在回味着清云州的这番话。

    忽然天地之间,突然有了一种奇特的律动,世间的一切都变得无比的通透。蔚蓝的天空是如此清亮,就如同刚刚用水洗过一样,没有一丝杂质;拂面而过的清风是如此的净爽,带着淡淡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脚下的小草是如此柔嫩,充满了生机。

    诸葛明月仿佛听到风的歌唱,听到了草的呼吸。天地之间,充斥着一股纯粹而浩大的能量,微微的波动着,引领着诸葛明月体内的力量和精神力一同波动,和谐得有如一体,而在这波动力之中,她的力量和精神力竟也变得从未有过的纯净和凝实。

    “这是怎么回事?”诸葛明月不禁万分惊奇,修炼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奇异的感觉对她只有好处而没有半点坏处。

    诸葛明月朝凌飞扬望去,只见他也瞪着眼睛惊讶的望着自己。诸葛明月突然觉得,在这一刻,自己只是感受到了天地之间那股纯粹浩大力量的波动,而凌飞扬却是完全融入了其中。在这一刻,他的整个身体,他的灵魂,好像都彻底的融入了天地之间。在凌飞扬的身上,诸葛明月分明感受到那种只有面对圣级高手才会有的感觉。

    “难道,是要突破了?”诸葛明月的心里升起这个念头,充满了惊喜。

    “轰轰轰”,万里碧空之上,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雷声,抬头望去,却没有任何异样。

    诸葛明月的心猛的一沉,惊喜被巨大的忧虑和恐惧所代替。灵魂级到圣级表面听来只是一级之差,但是却有着质的差别,那是因为从灵魂级晋升圣级,必须经历天雷淬体的考验,在经过天雷的洗礼的之后,无论身体还是精神空间都彻底升华,突破普通人的身体极限,到达一个全新的境界。

    天雷淬体,造就了圣级高手的强大,但同时成为了无数灵魂级高手的恶梦,这世上绝大多数灵魂级顶尖的高手,都是倒在了这道坎上,严重的直接被天雷轰成了渣渣,稍微好点就是半死成为了废人。只有极少部分,能停过天雷淬体,成为一代高手。

    在诸葛明月担忧的目光中,浩瀚的蓝天之上,一道亮光闪过,一道耀眼的蓝色光柱如一把利剑从天直落,朝凌飞扬头顶轰去。那光柱有若实质,比诸葛明月的小臂还要粗上几分,四周闪烁着一层闪烁的电光,哧哧作响。

    飞扬能不能挺过去?

    诸葛明月的心瞬间揪紧了。

  • txt下载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txt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