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第77章 一巴掌扇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南宫瑾当然矢口否认和神庙使者认识,他催促着诸葛明月去麒麟酒楼吃饭。

    “还没到中午,你慌什么慌?”诸葛明月没好气的说道,早饭才吃了一笼灌汤包,现在就要吃午饭?离中午起码还两个小时呢。

    “水晶全席不是要预定么?我们先去预定。然后带我逛逛京城吧。”南宫瑾笑眯眯的说道,眉眼弯弯,活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诸葛明月看着南宫瑾那张妖孽的笑脸,是真的想一巴掌拍上去的。

    两人去了麒麟酒楼,先预定了水晶全席,诸葛明月真的觉得肉痛。钱啊,都是钱啊!

    让诸葛明月肉痛的还在后面。南宫瑾要诸葛明月去逛玉器古玩店!全京城最贵最好的八宝斋!诸葛明月黑着脸看着南宫瑾选着束头发的白玉簪,腰间佩戴的玉佩,只要是男人能用得着的饰品,全部选了。乌木盒子装了一个又一个,老板在一边笑的大牙都要掉了。这么一大笔生意,接下来一年不开门都有的赚啊。

    “你够了啊。”诸葛明月瞪着南宫瑾,“我很穷的。”

    “你在说谎哟,小猫咪~我可是知道南楚国第一赌坊全部赔给你了哟。”南宫瑾很愉悦的说道,“而且,你看在我帮你灭口的份上,也应该答谢我哟~”

    诸葛明月冷眼看着南宫瑾,这个有洁癖的王八蛋调查的还真是清楚。真是讨厌的家伙,秦鸿云的事总是挂在嘴边。

    买完东西,诸葛明月让老板把东西送去了自己的宅院,然后带着南宫瑾去麒麟酒楼吃饭了。水晶全席,色香味俱全,一共八十八道菜,看的人眼花缭乱。吃饭的时候,诸葛明月真是想一巴掌把南宫瑾扇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因为这个王八蛋每道菜只吃三口!他用餐的动作很优雅,看的人赏心悦目。但是这用餐的习惯,是让人想揍他!一道菜只吃三口,什么概念?浪费,巨大的浪费。诸葛明月虽然不缺钱,但是她的理念一向是消费但是不浪费。

    这顿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用完的,诸葛明月看着还剩下很多菜,挥手叫小二施舍给街边的乞丐了。反正不能浪费掉。

    “你可真是善良。”南宫瑾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依旧凉薄而讽刺。

    “我不是善良,我只是觉得不要浪费,仅此而已。如果我能吃完,我就自己吃完了。问题是吃不下。”诸葛明月没好气的说道,接着又立刻强调,“这是最后一次这样浪费。下次再点这么多吃不完,你自己付钱。”

    “好吧,好吧。”南宫瑾无奈的耸肩,“那么,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呢?”

    “回去睡觉。”诸葛明月懒洋洋的回答,“过两天就要去学院上课了。虽然没多久就会放假了,但是还是得去一下学院。”

    “那我回去沐浴。”南宫瑾果断的说道。

    诸葛明月翻了翻白眼,这个洁癖狂,每日要沐浴三次,也不怕把皮洗掉了。

    回到宅院,对上凌飞扬他们几个担忧的目光,诸葛明月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南宫瑾则是正眼也没看他们一行人,直接上楼去了,上楼前当然也吩咐管家让人把热水抬上去。

    当诸葛明月他们来到天风学院后,被眼前的场景给惊住了。

    这么多人,是怎么回事?门庭若市一点也不夸张。门口岳老笑的眼睛都成一条线了,在大声吆喝着:“排队,先排队,然后挨个进去。通过考核的就能成为我们天风学院的学员啊,不着急啊,一个个的来。”

    他们一到大门口,就引起了一阵骚动。

    “是诸葛明月!果然很漂亮啊。”

    “啊,我的飞扬还是那么帅!”

    “薛子皓也很帅啊。”

    “万俟辰也很好啊,是苍枫城的大家族呢。”

    “万俟辰是胖子。”

    “他只是有点点胖好不好?再说了,男人魁梧点有什么不好的?”

    诸葛明月一行人听到这些话,脑后勺一片黑线。他们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天风学院门口有这么多人,都是想入学的。而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们几个。这次辰龙大赛的冠军队伍,五个人,就有四个都是天风学院的。名不经传的天风学院,这次是声名大作,不少人慕名而来,想进入这所学院就读。

    “看来,得想办法再招几名老师了。”文逸站在门口,看着黑压压的人群,有些无奈,前不久还为招生发愁,现在就得为老师不够发愁了。岳老还真是说对了,学院的教学楼,建少了!

    尽管天风学院的校规很苛刻,依旧挡不住人们的热情。前来报名的人还络绎不绝。诸葛明月一行人早就知道,天风学院以前只有四名老师,一个就是那名深藏不露的圣级剑士,名叫岳博闻,不过大家都叫他岳老,一个是文逸,还有一位名叫主讲箭术的老师,名叫赵靖清,据薛子皓评价,应该有灵魂级的实力。此外还有一名五十多岁的灵魂剑士,名叫何修维。后来又加个个梁柔云。这回,文逸要想办法招聘老师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诸葛明月他们操心的。

    与此同时,在丹陵国的另一个地方,发生了另外件事。

    丹凌国,秋叶城,一座古老而阴森的老宅里,一名面目阴狠的中年男子正端坐于大厅的最上方,看着下方并排站立的十二名男女,目光威严而凌厉,有如一位巡视天下的帝王。他,就是血风的门主,项鼎天。

    在大厅的最中间,满头乱发的小丁半跪在地,苍白的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从肩膀缠到胸口的绷带上渗出的血液已经凝固,暗褐色的一片,触目惊心。

    “你说,兽牙他们全死了?”项鼎天的声音平静而冷漠,但却令小丁感到深深的恐惧。其他人死了没关系,不过兽牙还有他的獴神,对血风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没有獴神那傲绝天下的灵敏嗅觉,很多任务的难度都会增加很多。

    “是的,全死了,只有我侥幸逃脱。”小丁不由自主的发抖,他当然也知道兽牙对于血风的重要性,所以每一次战斗,都会将他安排在队伍的最后面,如果有危险逃生机会也会优先给他,但是这一次,谁也没想到对手的实力竟会那么强。

    “对方是谁?”项鼎天问道。

    “我已经调查过了,对方一共五人,动手的人叫凌飞扬,是京城凌家子弟,另外一名剑士叫长孙宁昊,是护国剑圣清先生的徒弟,还有一个叫诸葛明月,是京城诸葛家的子弟,另外一名召唤师和弓手是苍枫城万俟家的人。”小丁回答。

    受伤以后,他并没有急着逃离南楚国的京城,而是查清了诸葛明月几人底细才匆匆赶回血风的老巢。血风,一向睚眦必报,如果连对手底细都没摸清楚就逃回来,那他的下场肯定也是死路一条,或者比死还要惨。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诸葛明月几人如今在南楚京城声名正盛,查他们的资料轻而易举。

    “清先生,凌家,诸葛家……”项鼎天沉吟道,站在大厅两侧的血风各位堂主们不由吸了口凉气,同时瞪了小丁一眼,他怎么也不调查清楚就敢动手,惹上了这几大势力,这次的仇不好报了。

    “上次萧堂主失踪未归,就是和苍枫城吴家的家主同归于尽了吧?”项鼎天问道。

    “是,苍枫城吴家家主名叫吴开远,是灵魂弓手。”小丁回答。其实萧千河失踪是死是活现在还没有定论,到底真的是同归于尽还是携宝私逃,谁也不敢肯定,不过既然门主这么问了,小丁也只好这么回答。

    “哼,苍枫城,上次的帐还没跟他们算,现在连一个小小的万俟家族都敢惹上我们,此仇不能不报!这一次,就把吴家和万俟家一块儿灭了吧。至于其他几家,暂时先让他们清闲几天,但是,我们血风,绝不会让他们安稳太平!”项鼎天沉声说道。

    听了这话,下面的十二位堂主放下心来,虽说血风睚眦必报,但也要看情况,直接对上京城的两大世家,运气好两败俱伤,运气不好连血风都得塔进去,他们还真怕堂主一时头脑发热了。至于小小的苍枫城,区区吴家万俟家,还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项南天,你马上召集堂中兄弟,灭掉苍枫城吴家万家,不留活口,为萧堂主和兽牙他们报仇。”项鼎天朝下方的十二名堂主望去。

    “是门主。”下方一名身形瘦高的年轻男子面露喜色。

    小丁终于知道刚才门主为什么要扯上吴家了,其他门主也恍然大悟。这位名叫项南天的年轻男子是项鼎天的亲生弟弟,在萧千河失踪未归以后接任他那一堂的堂主之位,但资历不足难以服众,这一次项鼎天显然是借此机会让他替萧千河报仇,帮他坐稳这个位置。

    项南天快步出门,发出号令召集堂中人马。

    “小丁,这次你知错吗?”大厅上方,项鼎天眼中寒芒闪动。

    “属下,属下知错,甘愿接受处罚。”小丁狠狠的咬了咬牙抬起头来,他早知道自己这次任务严重失职,害得兽牙等几名兄弟丢了性命,回来必定会受到严惩,早做好了心理准备。

    “好吧,念在你这些年为我们血风立下了不少功劳,自断一臂,伤好了再将功补过。”英鼎天轻描淡写的说道。

    “谢门主。”小丁抽出长剑,一剑斩断自己的左臂,却紧咬牙关哼都没哼一声,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出大厅。血风的人,个个都是冷血凶残之辈,对别人凶残,对自己更残忍。

    十天以后,数十名装扮各异的男女以各种身份混进了苍枫城,每个人的衣服下摆隐秘之处,都用血色丝线绣着一个小小的风字。

    血风,这个以计划周详手段残忍而著称的神秘组织,展开了他们的复仇行动。

    入夜,苍枫城一片宁静,毕竟不是什么繁华都市,天一黑,除了几处娱乐场所城里就见不到多少行人,普通百姓也早早回家暖被窝去了。而在吴府之中,却是一片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

    “思明兄,请!”吴天丰单手端起酒杯,对对面的青年男子说道。被斩断的那只手臂戴着特地请人打造的铁肢,藏在衣服的下面。

    “请!”对面的年轻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目光停留在园中跳舞的舞伎身上,舍不得挪开。

    他叫卫思明,是苍枫城城主卫洪钧的独子。自从吴开远死后,苍枫城三世家之一的吴家被庞家肆意打压,曾经的盟友一夜之间变成了敌人。吴家本来就势弱,吴开远一死再也没有能镇得住场面的人物,差点被赶出苍枫城。吴天丰见势不妙想方设法搭上了卫思明,靠着城主的调停,才避免了被斩尽杀绝的命运。

    今天听说城里来了几名绝色舞伎,吴天丰咬咬牙拿出最后一点家底购进府中,想要笼络卫思明,让他出头帮忙拿回原来吴家的几处产业。想要跟庞家和万俟家争雄他是不可能再有机会了,他不过想要把这点家业维持下去而已,坐吃山空总不是办法。

    “思明兄,先前跟你提到的绸缎庄和茶行的事情,您看?”吴天丰陪着笑脸,毕恭毕敬的问道。

    “这事缓缓再说,缓缓再说,今日良辰美景,我们只谈风月,只谈风月,哈哈。”卫思明只顾着和那名体态丰腴的舞伎眉来眼去,哪顾得上他啊。

    “那是,那是,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这几个舞伎就留下来服侍思明兄,可要尽性啊,哈哈哈哈。”吴天丰干笑了几声,站起身来。

    “好,尽性,尽性!”卫思明的眼睛里,闪动着男人都懂的光芒。

    “尽性?恐怕你们没那个机会了!”一道高瘦的身影蓦的出现在花园中,正是项南天。

    “什么人?”卫思明吃了一惊。守护在旁边的城主府护卫连忙赶上前来,护在卫思明的身边。

    “要你命的人。”项南天阴阴一笑。

    “要我的命,你知道我是谁吗?”卫思明看见对方只有一人,心中大定,哈哈一笑道。苍枫城中,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还真没几个,曾经有过两三个,不过都已经去了京城。

    “当然知道,你是要死的人!”项南天面色一沉,举起手猛的一挥,厉声喝道,“全杀掉,一个不留!”在吴家的人,必然和吴家瓜葛很深,一起宰掉就是。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将他和血风一起推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卫思明一呆,随着项南天声音落下,数十名血风的成员从各处角落现出身形,挥舞着刀剑朝吴家众人杀去,一名正端着点心送进院子的家仆被一刀劈成两段,鲜血洒了一地。

    “妈呀,玩真的啊?”见此情景,卫思明的脸一下子变得一片惨白,养尊处优长这么大,他何尝见过这种场面,惊吓之下,恶心得差点当场吐出来。

    “少爷,我们走。”几名护卫意识到来人不是一般的盗匪,绝对是杀人眨眼的恶匪,忙挡在了卫思明的身前,准备护送他离开。

    “啊……”身后突然传来卫思明的惨叫,但只叫出了一半就嘎然而止。回过头去,只见卫思明咽喉上喷出一股血箭,那名刚才还跟他眉来眼去的丰腴舞伎,手中握着一把薄如蝉翼的细剑,点点血珠随着剑锋往下滴落。

    卫思明圆瞪双眼,望着那名依然挂着妩媚笑容的舞伎,到死都没瞑目。

    几名护卫大惊失色,城主大人的独子,就这样死在了眼前,回去该怎么交待?几人相视一眼,看出彼此眼的绝望,一咬牙,朝项南天攻去,却被几名血风的成员挡了下来。

    吴天丰也被吓得大脑一阵空白,好歹经历过一次剧变,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却比卫思明强多了,见势不妙就朝园外跑去。刚跑出两步,项南天那高瘦的身影就挡在了他的身前。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吴天丰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脖子一凉,一片喷洒而出的血红顿时迷朦了双眼,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南项天收回长刀,看了眼他那支安装着铁肢的断臂,转身朝其他人杀去。

    道道火光冲天而起,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响透夜空。

    几名城主府的护卫虽然实力不弱,但血风的人哪一个不是杀人如麻,那一个的双手不是沾满了血腥,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几名护卫就倒在了地上,血风的人象饥饿的野狼扑入羊群一样,对吴家的人展开了屠杀。

    火光冲天,道道凄厉的惨叫声中,吴家化为一片灰烬,除了几名机灵的下人见机不妙早早逃出了吴家,无一活口。

    在熊熊火光的照映下,项南天带领着手下马不停蹄的朝万俟家杀去,身后被烧得焦黑的断墙上,留下一个用鲜血书写的“风”字。

    血风的人离开不久,一名护卫从人堆里爬出来,捂着伤口连扑带滚的朝城主府跑去。

    “大人,大人,不好了!”一名城卫军官连滚带爬的扑进城主府的书房,惊恐万分的叫道。

    “什么事?”卫洪钧抬起头,不悦的问道。

    “吴家,吴家被灭门了,整个园子被烧成灰烬,没有一个活口。”城卫军官喘着气回道。

    “哪个吴家?”卫洪钧大吃一惊,但还是保持着冷静问道。

    “吴天丰,吴家。”

    “哦!”卫洪钧放下心来,不过一个正在没落的家族而已,虽然灭门惨案事关重大,但也不会有人为他们出头,这事只要想办法压下去,就不会牵扯太广,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城主位置。

    “知道是谁干的吗?”卫洪钧一边想着怎么善后,一边随意的问道。

    “外墙上用血写了个大大的风字,应该……应该是血风的人!”城卫军官战战兢兢的回答。

    “血风!”卫洪钧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血风,那可是几国联合通缉这么多年都没能剿灭的血风,这一次怎么来了苍枫城?

    “城主大人,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城卫军官问道。

    “通知城卫军,保持警戒,防止凶犯伤害百姓,还有,重点加强城主府的防卫。”卫洪钧下令道。

    “是,大人!”城卫军官心里松了口气,城主大人只是下令保持警戒,没有让他们追捕凶犯,就算傻子也明白是怎么意思,那不就是让他们避避风头吗?只有傻子,才会愿意去招惹凶名昭著的血风。至于城主府的防卫,那不用他下令,也是一定要加强的,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把全部的城卫军都调到城主府外面来,那样他也更安全一些。

    城卫军官正要离开,只见一名城主府的护卫连滚带爬的扑了进来,连哭带
你是我,等待了好久的温柔全文免费阅读
喊的吼道,“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是不是血风的事?”卫洪钧问道,没有注意到护卫身上的血迹。

    “是、不、不是……”护卫语无伦次的说道。

    “到底是不是?”卫洪钧厉身大喝,心中有点奇怪,这名护卫一向为人稳重,今天怎么这么失常,难道竟被血风吓成了这个样子,一眼看去,才发现他身的血迹,心中顿时升起不详的预感。

    “是,是少爷,少爷去吴府喝酒,后来……”护卫捂着伤口,不敢再说下去了。

    “什么,他去了吴府?”卫洪钧方寸大乱,身体摇晃了一下,焦急的问道,“人呢,现在他人呢?”

    这时,几名前得到消息的护卫已经抬着卫思明的尸体进入府中,什么都不用多说了。

    望着卫思明那僵直的身体,咽喉上刺目的伤口,还有至死都没有合拢的眼睛,卫洪钧老泪纵横,他是中年得子,所以一向对这个独苗宠爱有加。而左思明虽然不成器,但也就好色贪杯,并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却没想到,今天居然就这样死于非命。

    望着城主大人悲痛欲绝的样子,一众护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吴天丰那小子呢,我要把他碎尸万段!”卫洪钧又悲又恨狂吼出声,如果不是那小子成天缠着思明吃喝玩乐,思明怎么会死?悲痛之下,卫洪钧将所有的愤怒都转移到吴天丰的身上。

    “死了,被血风杀了。”先前那名护卫答道。

    “死的好,死的好,就算不死,我也要亲手杀了他。”卫洪钧猛的转过身,“血风的人呢,逃出城没有?”

    “没有,他们灭了吴家,又朝万俟家杀过去了。”护卫答道。

    “通知城卫军紧闭城门,调集所有人马,剿杀血风!还有,派人去各大家族白羽学院,这是关系到我们苍枫城安然的大事,请他们也出手!”卫洪钧双目喷火,大吼一声,动用了手上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

    “是!”城卫军官心中一凉,却不得不执行命令。

    很快,一队明枪亮甲的城卫军朝万俟家所有的方向赶去。而此时,卫洪钧却来到府中一处独门独户的别院。推开门,一句面容清雅的中年男子正对酒赏月,浑身散着一股恬淡之意。

    “纪先生。”卫洪钧朝那名中年男子拱了拱手,虽是盛怒之中,但还是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这么晚来,是找我有事吧?”被称作纪先生的中年男子早看见了冲天而起的火光,知道今晚注定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我儿子死了,被人杀了。”卫洪钧的眼中泪光浮现。

    “谁干的?”纪先生依旧平静淡然。

    “血风。”

    “我去杀!”纪先生的语气异常的平静。

    “我要活口,我要亲手杀了他们,我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卫洪钧的神情无比的狰狞。

    “好,做完这件事,我还差你一件。”纪生生一口饮尽杯中酒,面无表情的朝门外走去。

    身为一城之主,身后又怎么可能没有高手坐镇,这位纪先生,正是隐藏在城主府最后的也是最强的底牌。

    万俟家的大宅中,此时一片喊杀之声,虽然刚才吴家火光冲天的时候,万俟家的人就料到城中有事发生,提前做了一些应急准备,但谁也没有料到,来的竟是血风的人,更没有料到他们灭杀吴家之后竟然全部杀向了万俟家,准备不足只能仓促应战,被血风的人杀进院内,族中弟子和护卫伤亡惨重。

    不过万俟家如今可是苍枫城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家族,经过上次吴天远的事情后特地加强了护卫,万俟敬德老爷子还专门从洪林城请来十几位实力高强的护卫,血风想要象灭掉吴家那样轻易灭掉万俟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万俟家后院的祠堂前,万俟敬德正威风凛凛的舞动着大刀,与几名重金聘请的护卫艰难的抵挡着对方的进攻。所有的直系族人家眷都躲在身后的祠堂里,透过门缝紧张的望着外面的打斗,一旦万俟老爷子落败,她们的结局可想而知。

    蹄声渐近。一名血风的成员飞速来到后院,高呼一声,“城卫军来了!”

    “挡住他们,等灭了万俟家,我们就走!”身处三名护卫的包围之中,项南天平静的说道。就这些城卫军他不不放在心上,这次前来的血风成员虽然只有几十人,但每个都是堂中的精英核心,最差的也有大地一级的实力,高的甚至已经达到了灵魂级别。

    如果不是这些从洪林城请来的悍不畏死的护卫,就算两个万俟家也早被他们灭得鸡犬不留了。

    项南天猛的一声大喝,长刀卷起道道气浪,势不可挡。三名围攻他的护卫早就疲乏不堪,再也抵挡不住这凶猛的一刀,被他斩杀当场。

    项南天不作停留,再次一刀朝万俟敬德劈了下去,刀身颤动发出阵阵强烈的嗡鸣之声。

    见到这气势惊人的一刀,万俟敬德神色一黯,刚才死在他刀下的几名护卫都是从洪林城请来的好手,每个都有着天空级顶峰的实力,其中一人隐隐达到了灵魂级的边缘,比自己还要强出一筹,就连他们都顶不住他的一刀,自己又怎么能抵挡得住。

    虽然明知不是对手,虽然明知会死,可是为了身后的的族人,万俟敬德还是义无反顾的举刀而上。

    一道人影突然从天而降,长剑出鞘如惊鸿一现,一股凌厉无匹的剑意透剑而出。

    高手,绝对的高手!

    项南天跃身后退,长刀在身前连劈数刀,才挡住对方的快剑,脸上露出惊骇的神情。灵魂级,来的这人也是灵魂级,但绝对比自己强出不少,至少是灵魂中期的高手,而他还只是灵魂前期。苍枫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高手了,为什么此前的情报里居然只字未提。

    “走!”项南天来不及多想,毫不犹豫的大喝一声,同为灵魂级,前期和中期之间的差距甚至比天空级与大地级之间的差距还要巨大。

    其他血风成员听见喊声,见情形不妙,四面八方朝外方向逃去。在血风这样的组织里,任务中途出现意外情况临时中止并不是丢脸的事情,如果一昧的好勇斗狠,他们也绝对不可能生存到今天了。

    就算以纪先生灵魂中级的实力,想要一下子全部活捉这些分向四处逃去的高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是他,就是他杀了少爷!”在众多护卫的环卫之中,卫洪钧和那名受伤的护卫走了进来,一见到项南天,就指着他高声喊道。

    “抓住他!”仇人相见份外眼红,卫洪钧大喝一声。

    纪先生身形幽灵般飘出,长剑发出道道寒光,如毒蛇吐信般不断吞吐。

    实力的差距太过悬疏,正面交手不过十几招,项南天便被纪先生一剑刺倒在地,如果不是卫洪钧此前说过要留活口,只怕他连这十几招都挡不住,早就丧生在纪先生的的剑下,不过这却并不是幸运的事,没过多久,项南天就开始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挡那十几剑,直接自杀还要更好一点。

    除了项南天,其他几名动作稍慢的血风成员也被挑断手筋脚筋倒在地上,不过,却没有一人发出呻吟之声。

    其他人却真此机会逃出了万俟家的宅院,即使城卫军和白羽学院以及各大家族联手阻截,也让他们逃出大半。

    苍枫城城主府门前的空地上,七名血风的成员跪成一排,虽然明知必死,脸上却依然一副桀骜之色。

    “就是你杀了我儿子?”卫洪钧走到项南天的身前,眼中一片血红。

    项南天抬起头,无畏的望了他一眼,狠狠的呸了一口。

    “全部点天灯,曝尸三日!”卫洪钧咬牙切齿的下令道。

    点天灯,曝尸三日!身边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种残忍的处死方法,在苍枫城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就连血风的人,听到这话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

    “城主大人,这个是不是……”白羽学院的院长有些担心,这么做,只怕会引来血风的疯狂报复,那可不是普通的流匪,而是血风啊。

    “我儿子死了,我唯一的儿子死了,哈哈哈哈。”卫洪钧的眼中渗出血泪,状如疯魔。

    见状,再也没有人多说一句话。

    夜空中,响起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没有人能忍受这样的酷刑,就算是血风的人,也不能。那叫声是如此的凄惨,如此的令人心颤,就连夜间的婴儿,都停此了啼哭,单纯的大眼睛恐惧的望向门外。

    “什么?你说他们,他们……”血风的总部,收到消息的项鼎天猛的站起来,又一屁股跌坐下去。项南天,那可是他的亲弟弟,就被人用这种残酷的刑罚折磨至死,而且死后都不得安宁,居然被曝尸三日。

    “各堂主听令,召集各地全部的人手回来,血洗苍枫城。”项鼎天突然起身,残酷的说道。

    “是!”血风各堂堂主齐声应道。这么多年来,血风的任务并非没有失败过,也不是没有人失手被擒过,却还是第一次遭到如此的虐杀,这是侮辱,更是挑衅,所有人都起了同仇敌忾之气。

    从全国各地乃至大陆各地的血风成员朝秋叶城赶去,似乎只是一夜之间,表面看来一片平静的秋叶城,就增添了许多生面孔,走在那古老的大街上,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肃杀之气。

    落日的余晖下,一只近千人的队伍分成几拔,朝苍枫城杀去。

    ……

    天风学院很快就放假了,放假的第一天,苍无涯就派人把诸葛明月接回召唤师协会了。要继续教导她多重召唤术和其他的。

    翌日,诸葛明月一个人在苍无涯的书房中翻阅着苍无涯的藏书,微风从窗户吹了进来,诸葛明月的头发被轻轻撩起,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窗户。窗外是明媚的阳光,窗帘轻轻飞舞,此外没有其他的异状。她收回目光,再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书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却伸了过来,拿过了她手里的书放回了书架。诸葛明月一惊,倏的抬头,就对上君倾曜那双美的让人心悸的异瞳。

    “你,你……”诸葛明月怔怔看着眼前的人,“你怎么会来?”

    “当然,是想你了。”君倾曜轻笑一声,他的声音依旧如清凉的月色,又恍如清冷的冰花。让人的心在这一刻随着漂浮一般。

    诸葛明月哑然,对于君倾曜这番直白的话,她完全不知该说什么。

    “小心南宫瑾,离他远些。”君倾曜忽然微微弯腰,在诸葛明月的耳边轻声喃语,一丝热气喷在诸葛明月的耳边。两人离的是如此之近,诸葛明月闻到了君倾曜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熏香味,不同于南宫瑾身上的沉香,君倾曜身上是一股淡而雅的香味,似乎是佳楠香。

    “他,到底是什么人?”诸葛明月听到这句话,身子一僵,抬头问君倾曜。却不防两人离的太近,她一抬头,嘴唇就这样轻轻擦过了君倾曜的脸颊。诸葛明月一怔,随即脸色涨红,急速往后退了两步,和君倾曜保持了距离。

    “都亲过了,还这般害羞?”君倾曜微微一笑,日月失色,道,“不若我们再亲一次,多亲几次你就习惯了。”

    “你,你少在那说这些!”诸葛明月羞恼起来。这个君倾曜,怎么这样赖皮,这样痞子味?但是,君倾曜说出这些话,却丝毫让人反感不起来。他高雅的气度,无论如何和色狼二字联系不起来。只会让人觉得一种魅惑的风情。

    “南宫瑾这个人,很危险。他就是神庙的人。皇宫中那所谓的神庙使者,不过是冒充的,是他的属下。”君倾曜收敛起笑容,“这人的实力很强,行事风格诡异。你自己小心些。”

    “他就是神庙的人?!”诸葛明月惊呼一声。

    “是的。”君倾曜轻轻点头,“他是神庙目前风头最盛的新秀。不要被他骗了。”

    诸葛明月有些发愣,她是看出来南宫瑾和那神庙使者的关系不同寻常。只是没想到南宫瑾才是正主,那个女的是她的属下而已。他隐瞒身份跟在自己身边,到底所谓何事?为了星幻守护么?

    “不过,我的女人不会那么傻乎乎的被骗啊。”诸葛明月还在思索的时候,下巴却感觉一紧,回过神,就发现君倾曜那张绝美的脸就在眼前,而他的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此刻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

    “你,你,你,放开我!”诸葛明月结结巴巴的吼出这句,然后拍开君倾曜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结果,因为刚才就在后退,现在又退,背后便是墙壁了。君倾曜上前两步,伸出一只手臂靠在墙壁上,微微低头,将诸葛明月困在了他的臂弯中。

    君倾曜看着困窘的诸葛明月,心情好了起来,微笑道:“明月啊明月,你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怕我会忍不住,现在就吃了你。”

    诸葛明月一个激灵,伸出脚,狠狠的跺在了君倾曜的脚上。君倾曜闷哼一声,身形却一动不动,反而笑道:“还真是狠心啊,这么用力。”

    “你,是什么人?”诸葛明月沉声问道。她救过他,他帮过她,但是,直到现在,诸葛明月都不知道君倾曜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我,现在似乎是圣殿的人啊。”君倾曜看着脸色绯红的诸葛明月,终于决定放开她了,逼急了,诸葛明月可是一把锋利的宝剑啊。

    诸葛明月咀嚼着这句话,现在似乎是圣殿的人。这么说,圣殿的人只是他其中一个身份,或者是身份的掩饰?

    诸葛明月在思索的时候,君倾曜忽的又伸出手摸了摸诸葛明月耳垂上的耳钉,满意的笑起来:“记住,不准摘下来。即使你死,也不准摘下来。”语气里隐隐有着霸道和占有。

    说完,君倾曜又将手移到了诸葛明月的眼睑上,诸葛明月眨眼,下一刻,再睁眼,屋子里已经没有了君倾曜的身影。唯有窗帘还在微微飘动,刚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一般。

    诸葛明月抽出刚才那本书,继续看起来。但是心情却有些烦乱,怎么也看不下去。

    不多久,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诸葛小姐,外面有人找你。”正在召唤师协会学习的诸葛明月听到这话,心中疑惑,会是谁找自己?是飞扬他们有事找自己还是南宫瑾那个洁癖狂?应该不是南宫瑾,那个混蛋找自己从来不会叫人通报,都是自己直接从窗户悄无声息的飘进来的。诸葛明月疑惑的下了楼,看到了找自己的人。

    “林少主,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看见林语寒,诸葛明月有些惊讶,但是面上依旧微笑着寒暄。

    “有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林语寒脸色严肃,他没有寒暄,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

    “哦,什么事?”诸葛明月看他那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和严肃的神情问道,收起了笑容,认真的问道。她觉得林语寒这次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才这样的神态。

    “前几天,苍枫城出了大事……”林语寒将发生在苍枫城的灭门血案和血风的出现讲了一遍。

    “他们怎么那么做,这不是摆明了要和血风不死不休吗?”诸葛明月神色一沉。

    “我买到消息,有几支队伍正朝苍枫城的方向赶去,加一起人数大约有七百人,实力都很强。”林语寒接着说道。

    “血风的人?”诸葛明月问。

    “是。”林语寒很笃定,“卖消息的人,绝对值得信赖。”

    诸葛明月点了点头,林语寒话里话外的意思,她很清楚。林语寒在卖她人情,这个消息,是买的。而且估计价格不会低。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通知万俟辰和薛子皓,这次真是谢谢你。”诸葛明月郑重的对林语寒说道,“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尽管来找我。”

    林语寒点了点头,他要的,其实就是诸葛明月这句话。

    一出大门,诸葛明月就召唤出风豹,风驰电掣的朝学院跑去,万俟辰和薛子皓的家都在苍枫城,血枫如果真的大举报复苍枫城,他们的家人都会有危险。

    一听到诸葛明月带会来的消息,万俟辰和薛子皓脸色大变,就连凌飞扬都紧蹙起了眉头,几人想都没想,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城内。

    去苍枫城,刻不容缓!

    ------题外话------

    唉啊~看正版的妹子们,抱住亲个~爱你们!努力更新,求月票,求订阅~

  • txt下载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txt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