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第73章 震撼人心的半决赛

    “这次去吃什么?”诸葛明月一行人走在路上,边走边商量。

    “吃烤鸭去。”万俟辰双眼亮晶晶的说道。

    “可以,很久没吃烤鸭了,就是不知道南楚国京城的烤鸭怎么样……”诸葛明月正在说话间,心却猛的一紧缩,声音也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了前面的两个人,那两个人,她认识。现在他们身处的是一条小巷,这条路,今天不知为什么,人烟并不多,稀稀落落的几个人。这是去赌坊的必经之路。

    是血风的叫小丁和兽牙的人!这两人,在苍枫城和吴家请来的高手对上,后来居然安然逃走了么?

    小丁和兽牙显然对诸葛明月他们没有印象,而是直面继续往他们走来。

    除了长孙宁昊,诸葛明月他们四人都认出了对面的两个人。这两人,出现在这里,是偶然还是针对他们?为萧千河报仇?不,不可能,萧千河死无全尸,化为粉末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萧千河的死和她有关,所以不可能来找她报仇。那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什么?

    很快,诸葛明月就知道为什么了。

    小丁和兽牙,看似不经意的和他们错过,兽牙脚步不稳往这边一顿,将诸葛明月挤了过去,而小丁在这个时候出手了。他的动作却是很快,他的目标是诸葛明月的钱袋。只是,诸葛明月的动作更快。她猛然跳开,啪的一下打开了小丁伸到半空的手。

    小丁心中惊讶不已,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戒备的诸葛明月。他身为血风盗贼团的主干,自然盗为先。被他看上的猎物,鲜有不得手的。这次居然失手了,而且对方是个年纪不大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少女。这怎么可能?不管可能不,反正他这次就是失手了!

    “你想干什么?”诸葛明月冷声问道。

    这里是大街上,小丁和兽牙迅速的交换了个眼神,这次没偷成,要想再下手就难了。他们等在这里已经等很久了,就等这几个人去赌坊兑换赌票了。

    “赌票交出来。”小丁抽出了背上背着的剑,阴冷的说道。

    而在这个时候,巷子里那些行人,也全部陡然一变,抽出兵器,围了过来。偷不成,那就劫杀!不能留下活口!

    诸葛明月听到这句话,反而放下心来了。看来,对方不是因为苍枫城的事来寻仇的,也不是知道了地图在他们手里来抢的。而是赌坊的老板狗急跳墙请来抢赌票的。

    对小丁这个人的评价,诸葛明月就三个字概括:很能打!

    当初在吴家的大厅,她也是看到了的,小丁就是浑身浴血也是把手里的长剑挥的呼呼直响,最后更是拼尽全力逃了出去。在体力损耗那么大的情况下,还能安然逃脱,然后现在生龙活虎的要抢劫她。诸葛明月觉得,这人不该叫小丁,应该叫小强才是。

    血风的人,实力确实很强,至少围过来的这几个人,都是高手。若是他们还是在苍枫城的时候,他们唯有敬而远之。但是,现在的他们,实力与当初早就是天差地别!

    所以,此刻的小丁他们对上诸葛明月,就是单方面的受虐!不,他们甚至连受虐的机会都没有!

    “杀!”血风其他几人的武器一起朝诸葛明月身上刺去,集中力量逐一击杀,这是他们一惯的战术。在这样出其不意而又狠辣之极的攻击之下,往往就连实力超出他们一级的对手都会措手不及命丧当场。

    但是这一次,他们的战术失效了。

    面对他们刺来的武器,诸葛明月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慢,太慢了,就算闭着眼睛,她也能轻易躲过这看似凶猛残酷的必杀组合。当然她也不需要躲,只要有凌飞扬在,至少眼前的敌人还不需要躲。

    曾经在心目中强大而可怖的血风小丁和兽牙,如今在她的眼里,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剑光一闪,几名血风的人纷纷捂住咽喉,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凌飞扬。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剑?直到身体无力的摔向地面,他们圆瞪的眼睛里都满是迷惑和不甘。

    凌飞扬抖了抖破杀剑,一滴几乎微不可见的血花落向地面。“还是不够快啊!”凌飞扬暗叹了一声,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和平时的他判若两人。面对敌人,他的没有半点仁慈,也不会有半点怜悯。

    除了小丁见机得快苍促后退,其他血风的人全部倒在地上,小丁虽然反应够快,但也快不过破杀剑雷霆万钧的一击,一条深深的伤口从肩膀一直接拉到胸口,鲜血正不断的涌出,在凌飞扬强横劲气的冲击下,五脏六腑都感到一阵接一阵的剧痛。

    小丁捂着伤口,朝队伍最后面的兽牙望去。只见兽牙也呆呆的望向自己,眼中无尽的惊讶迅速变成了恐惧,然后变成了茫然,最后变成了一片空白,身体“砰”的一声直直倒向地面,一蓬血雾喷洒开来。

    “兽牙!”小丁呜咽着喊了一声。曾经无数次生死与共的兽牙,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心很痛,撕裂般的痛。

    看着倒在地上的同伴,小丁的眼都红了,他没想到这次看似轻松的买卖,居然赔进去这么多兄弟,包括他最好的兄弟,兽牙!他的双目赤红,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拼命的大声叫嚣,要报仇!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杀了这个贱人和她的同伙!

    但是他很清楚,现在身负重伤的他,不是他们的对手,不,就算没受伤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小丁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现在要做的是,逃!唯有逃回血风,才有机会报仇!

    但是,他知道这个道理,诸葛明月他们不会知道么?

    诸葛明月一行人都在心中暗下了决定,一定不能放这个小丁走。否则后患无穷!

    小丁看着众人眼中的杀意,心中涌起一阵绝望,难道今天真的要丧命于此么?

    诸葛明月握紧匕首,就要上前,然而就在这一刻,一股可怕的威压就此笼罩在了她的周围,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了上来,仿佛是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不止是诸葛明月,其他的人也是同样的感觉。

    杀意,犹如实质的杀意笼罩着他们。他们丝毫不怀疑,如果他们出手,立刻就会有危险发生。

    在诸葛明月他们停滞的一刻,小丁却没有收到杀气的威胁,而是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迅速逃走。只是一瞬间的事,诸葛明月他们一行人却觉得仿佛过了很久一般。

    小丁就这样逃走了,诸葛明月他们懊恼的看着前方,这个时候那可怖的杀意已经消失了。

    “先离开这里。”诸葛明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尸体,果断的说道。

    诸葛明月几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巷子的尽头。待他们消失后,一个飘逸的身影才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巷子里。那人一身宽大的紫袍,绝美的脸上是一抹恶劣的微笑,那浅浅的微笑,摄人心魂。

    “啊,要是都死了,就不好玩了啊。”这人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磁性,说不出的风情。他正是在丹陵国皇宫禁地出现过的妖孽男。接着他伸出手,轻轻一掌,地上离他最近的尸体就这样化为粉末,微风吹过,就此消散。其他的尸体他也是如法炮制,全部销毁。做完这一切,他低低一笑,那笑声恍若羽毛轻轻拂过心间。风起,一片树叶打着旋飞过。原地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

    诸葛明月一行人离开了那寂静的巷子后,才压低声音讨论起来。

    “你们怎么看?”诸葛明月皱眉,心中其实很烦躁。小丁就这样跑了,接下来的事会非常的麻烦。这次和血风是明面上的结仇了,血风报复起来是不死不休的。

    “暗处帮他的人很强。”万俟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的说道,他的背心到现在还都是冷汗。

    “会是血风的人么?”薛子皓眉头也皱紧,旋即立刻推翻了这个定论,“不可能,如果是血风的人,不会在最后才出手。”

    “太强了。”长孙宁昊的语气没有波澜,但是他的内心却在沸腾。刚才在暗处的那人,强的离谱。他甚至在自己师父身上都没有感觉到过那么可怕的威压。

    “那人为什么要救小丁?但是又没有现身,而且对我们也没有出手,只是警告?”凌飞扬蹙眉,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不知。”诸葛明月摇头,“总之,这个人,不是血风的人。但是,我们接下来肯定会有麻烦。”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万俟辰气势如虹。

    “他们和我们正面对上,我们当然不怕。就是怕暗地里偷袭。以后多加小心,不要单独行动。”诸葛明月有些担忧的叮嘱着,心里却在思索着。血风是丹陵国的一个毒瘤,这次又和他们结怨了。这个毒瘤,得想办法铲除,而且必须是彻底的铲除。否则,后患无穷!当时小丁眼里那刻骨的恨意,诸葛明月是看的清楚的。

    “不过,现在我们要做的似乎是找某人算账。”凌飞扬俊美的脸庞上浮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

    “不错。”诸葛明月轻笑一声,只是笑意未达眼底,眸子中是刺骨的冰冷。

    ……

    夜色阑珊。

    赌坊中,老板在二楼自己的书房里,悠哉的把腿放在桌子上,翻越着一本带了颜色的小画册,看的津津有味。这一天,诸葛明月他们都没来兑换赌票,嗯,那就是说血风的人成功了?那什么时候把赌票给自己送过来呢?不管怎么样,这次不用亏损那么多钱了。一想到这里,老板高兴的哼起了小曲。

    “嗓子不错啊,练过?”忽然有个声音在书房里响起。

    “那是,肯定练过。多谢夸奖。”老板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出来。下一刻,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猛的转头,便看到了诸葛明月一行五人站在窗户边上。他们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上来的?赌坊的那些护卫,都是死人么?

    “老板,今天承蒙您的热情款待啊。”诸葛明月忽的绽放出了个灿烂的笑容,缓缓的往前走来。

    “你,你,你别过来啊。”老板心慌的想站起来,无奈刚才腿架在桌子上,没调整好姿势,直接就从椅子上滚下来了,手里的画册也摔倒了诸葛明月的面前。

    诸葛明月弯腰拾起了画册,嘘了声:“哇哈,老板,这个画册真是逼真啊……啊!还给我!”诸葛明月才看了一眼,就被凌飞扬抢走了。

    “看什么看?这些你不准看!”凌飞扬的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色,咳了声,将画册背转到了身后。

    “喂!我为什么不可以看?”诸葛明月来到这个世界后,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逼真的春宫图,这完全抵得上前世的成人杂志啊,哦,不,应该说还要过火。所以,她好奇了。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凌飞扬的脸更红了,但是语气坚决。忽的将书往头上一扔,然后拔出破杀,白色的劲气闪过。好了,整本书就这样成雪花了,纷纷扬扬的飘落在了地上。

    “啊,我的绝版……”老板惊呼一声,肉痛的像是凌飞扬劈了他的珍宝一样。

    听到老板的话,凌飞扬的脸色由红转黑,冷眼看着老板,轻笑一声:“老板,你似乎忘记自己现在的处境啊。”

    “啊!来人,救……”老板这次回过神来,张嘴大叫,但是立刻就戛然而止了。冰冷的剑刃就这样抵在了他的颈上,皮肤有些刺痛,脖子有一股热流在缓缓流下。被割破了,啊啊啊!老板惊恐的看着眼前一脸俊美却眸色森冷的少年。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再说一句让他不满意的话,这剑就会戳穿他的脖子!他还不想死啊!不知为什么,老板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怒火滔天的大部分原因,不是因为自己派人去抢他们的赌票,而是因为自己的春宫画册被那个少女捡到看到了。

    “老板!你胆子不小啊。”诸葛明月走上前去,看着已经倒下来的椅子没动了,万俟辰嘿咻嘿咻的跑上前来,从善如流的把椅子扶好,然后诸葛明月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我,我也不想找人去偷你们的赌票的……”老板现在终于知道,这回是踢到铁板了。脖子上的剑刃好像又刺入皮肉两分了,好痛啊。

    “懒得和你废话,拿钱来。”诸葛明月敲着桌子,她其实也知道。这个老板,并没有杀他们的意思,只是请人偷回赌票,当然偷不回就抢。和小丁兽牙最后发展成那样,也不是这个老板授意的。

    “好。好。”老板不停的点头,小鸡啄米一样,“我给你们钱。可不可以请这位英雄先放开我?”

    凌飞扬冷哼一声,移开了剑。

    老板满身冷汗,机械的同手同脚走到了书架边,摸着书架上的一本书抠了出来。然后书架就从中间移开了,露出了墙面。墙上有一个掏空的部分,那里面是个上锁的箱子。

    薛子皓凑了上去,看着那老板摸出钥匙打开了箱子。箱子里面很多水晶卡,珍玩珠宝,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

    “嘿,老板,你很有钱啊。”薛子皓笑的不怀好意。

    “饶命,这些都给您。英雄,绕我一命啊。”老板的腿肚子开始抖了。

    “谁要你这些东西?我们像是强盗么?”诸葛明月冷哼一声,“少废话,赶紧把我们的赌票兑换了。”

    “啊?”老板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了,这么好说话?可能么?

    “赶紧的兑换给我们,我们还要下去下注。”诸葛明月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老板听完这话,瞬间泪流满面。

    “女英雄,您的意思,您还要在我们赌坊继续下注?”老板颤抖着问道。

    “是啊,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诸葛明月一本正经的说道,“所以我决定继续下注,买我们自己赢。我警告你,到时候我来兑换赌票,要是没人给我们兑换,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把你抓回来兑换。当然,你别想跑,我会找人监视你的。”

    老板的泪啊,成宽面条那么粗了。这比直接抢他还要让他痛苦啊。

    凌飞扬扬了扬手里的破杀,一道劲气闪过,老板额头的发就这么没了!老板摸了摸自己光光的额头,只顾颤抖,一句话也不敢说。

    赌票给诸葛明月他们兑换好后,诸葛明月睁大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老板:“老板,你刚才的那个画册,还有么?”

    不等老板回答,凌飞扬的破杀剑一扬,老板头顶的头发这回也没了。

    “没有了,真的,那是绝版。”老板泪流满面非常诚恳的说道。他现在就怕自己回答的不满意,凌飞扬直接把他剃成光头了。剃成光头倒没什么,就怕脑袋一起给剃掉了!

    诸葛明月转头瞪了眼凌飞扬,凌飞扬别过脸,不看诸葛明月那控诉的眼神。

    最后,诸葛明月他们用赢来的钱,又再次下注。下注的时候,登记的人员都傻了。这么大一笔钱,下注买丹陵国的第二小队赢。这,这……登记的人满头大汗,不敢接。于是让诸葛明月他们等等,他去请示总管。很快,总管脸色苍白的点头,让他登记好就是,接受对方的下注。总管的腿也在颤抖了,心中哀嚎,看来自己要换老板了。这家赌坊的未来,他已经能预测了。

    下注后,揣好赌票,诸葛明月一行人的心情非常好。看着万家灯火,他们决定吃饭,然后逛夜市。在赌坊顺便问了赌坊的总管京城的哪家店烤鸭好吃后,他们才悠哉的去总管说的那家酒楼了。一到酒楼,门口客人络绎不绝,总管果然没有欺骗他们。酒楼的门口就挂着一块陈旧的牌匾,祖传秘方,京城第一烤鸭。

    店门口的小二一看到他们,热情的迎了上来。

    “有包厢么?”凌飞扬开口问道。

    “不好意思,这位公子,今天包厢都没了。您看要不在大厅给您找个靠窗的位置?”小二面露难色,建议着。

    “也行,上菜快些就是。”诸葛明月看着热闹的酒楼,心知这小二多半说的不是假话,便没有为难他。她不想换一家了,因为一进大厅她就闻到烤鸭的香味了。以她骨灰级吃货的鼻子来判断,这家烤鸭一定是名不虚传的。

    小二点头
这绝对不是我干的免费阅读
,高兴的把他们带到了大厅靠窗的一张桌子。诸葛明月他们照旧点了招牌菜,小二便去催菜了。

    万俟辰鼻子抽了抽,闻着周围的味道,好香啊。

    “唉,老陈,你是不知道,我今天真是累死了。”旁边的桌子传来一个抱怨的声音。

    “是不是比赛的学员又受伤?”另外个声音问道。

    “是啊,这次御医们都忙死了。那个太兴国的人还真是出手狠辣。每次他们的对手都受重伤,有的就剩半条命。忙死我们了,问题是上面还威胁我们,不治好就要我们的命。这年头,医师不好当了啊。”

    “唉,听你这么说,遇到这样凶残的选手,是很烦啊。”

    “可不是,算了,不说了,我们喝酒。”

    “嗯,一醉解千愁,先喝。”

    “可不能醉了。很快就是太兴国的比赛了,这次的对手是丹陵国的。还不知道丹陵国的人会被打成什么样呢。”

    “到时候再说了,先喝酒。”

    ……

    诸葛明月他们一行人将隔壁桌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众人交换了个眼神。看来,这个太兴国,有些凶残啊。不过,那又如何?赢的人,一定是他们!

    倍受期待的半决赛终于来临。

    和前几天的比赛不同,今天的赛场内座无虚席,就连过道上都蹲满了人,掠过赛场向外望去,那几棵高大的树梢上,也晃晃悠悠的挂着几道人影,那是太渊学院的学员,正挂在树梢努力的向赛场内张望着。

    这是辰龙大赛的半决赛,今年由于各国的参赛队伍实力都比以前强了不少,南楚国再也没能象以前那样占据绝对优势,随着禾苍小队的意外败北,四强之中南楚国的队伍就只剩下了卓秋然的队伍,虽然南楚国的民众们对自己的学员非常自信,但这时也难免有些担心了起来,这一届的辰龙大赛,会不会改变南楚国在大赛中延续了百年之久的霸主地位呢?

    诸葛明月和凌飞扬几人平静的走进赛场,而另一个方向,他们的对手,来自太兴国的五名学员也朝赛台走去,一脸的张扬和狠戾,两方人员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必胜的信心和决心。虽然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但目光交锋之中却已经燃烧起熊熊的火苗。

    望着台上的这两支队伍,人们充满了好奇和期待。太兴国的队伍可算是本届辰龙大赛最大的变数,原本名不见经转的他们,凭着狠厉的攻击和默契的配合,竟然一举杀入四强,每一场都胜得残酷暴力甚至是充满了血腥,但也胜得毫无争议。

    而丹凌国的这支队伍呢,第一场对手集体抽风,第二场对手直接弃权,到底是运气还是黑幕,谣言太多,已经让人无法分辩,而他们的真实实力,也成为本届辰龙大赛最大的谜团。到底是不堪一击还是有所隐藏?在东盛国学员上门挑战被打成猪头的传言出现之后,这个谜团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今天就知道结果了。

    由于诸葛明月几人实力的神秘性,这场比赛受重视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另一场南楚国与丹凌国的比赛,就连一些原本想要为本国学员加油助威的人,都临时改变主意买了这场比赛的门票。

    “丹凌国这次要倒霉了,你看到太兴国那些学员们的眼神没有,比恶狼还要狠啊!幸好这一场我买了他们赢。”一名观众注意到太兴国几名学员的目光,幸灾乐祸的对身旁的观众说道。

    “别高兴得太早,我可是听说了,别人丹凌国可是隐藏了实力的,东盛国那些不服气的小子上门找麻烦,被别人揍得跟死狗一样。”旁边那名观众不以为然说道。

    “就算隐藏了实力又怎么样,你是没看过太兴国的比赛,那叫了一个惨烈啊,没有一场是不见血的,上一场跟他们对阵的高河国,几乎人人重伤,就连躲在最后面的召唤师都挨了两剑,最后全都是被人抬下场的。”另一名观众接过话茬,回忆着太兴国此前的两场比赛,兴冲冲的说道。反正溅的又不是他的血,他就是来看热闹的,血流得越多越值得起票价。

    “这么厉害?”另一名观众也兴冲冲的凑了过来。

    “那当然,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太兴国这些家伙,动手那叫一个狠,招招都是要害,一剑戳上去满地都是血,尤其那个叫陈旭然的,两场比赛他一个人刺伤了六名对手,全是重伤,就跟不弄死几个就不甘心似的,要照我看啊,他们哪里是来比赛的,根本就是来杀人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一会儿准能吓死你。”

    “不会吧,我有晕血症,你可别吓我。”这名观众拍着胸口夸张的说道。

    “那我看你还是趁早出去吧,为你好。”那人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

    巨大的赛场中,议论声不绝于耳,每个人脸上都泛着兴奋和期待的光芒,太兴国学员出手的狠厉和残忍,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南楚京城,相对于那种高手之间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较量,观众还是更喜欢看到精彩刺激的场面,越血腥越好。

    当太兴国学员们走上赛台的时候,观众席中暴发出如雷的掌声和欢呼声,那是对强者的尊重。诸葛明月几人走上赛台的时候,欢呼声明显小了很多,不过倒也没有听到前两场比赛中的讥讽声。虽然还不清楚他们的真实实力,但前两场比赛的事这告诉人们,凡是在赛前轻视丹凌国出口讥讽的人,最后的结果都是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他们不想再给自己一耳光了。

    此时对于他们,观众们心目中更多的还是好奇,这支似乎是靠着千年难得一遇的好运气进入四强、却又传言实力深不可测的并队伍,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实力呢?

    牛角号吹响,让所有观众翘首以盼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赛台上,太兴国那名领队的剑士,陈旭然,对着诸葛明月等人缓缓伸出大姆指,然后翻手指向地面,放声狂笑。那高瘦而精干的身体,犹如一块坚硬的生铁,散发出无穷的寒意,风呼啸而过,吹起他的长发,更令他多了几分张扬与肃杀之意,宛如一尊来自远古的杀神。

    就连那些还在欢呼的观众,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浓浓的杀意,都不禁感到身上发寒,闭上了嘴。

    而他身后的两名剑士,同时拔出了身上的长剑,面色肃穆而冷峻,目光一片冰冷,看不到一丝感情彩。虽然他们衣着整洁,但却似乎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令人感觉异常的难受。待在队伍最后面弓手和召唤师,脸色一片死灰,如果不是因为眼中还有精光闪动,几乎就和死人没有什么差别了,在他的身上,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一点生命的气息。

    面对着太兴国这种侮辱性的挑衅,万俟辰毫不示弱,竖起手掌,轻轻的在脖子上抹过。诸葛明月却是对着对方淡淡一笑,刹那之间,体内那神秘的力量飞速流动,一股强大的气势勃然而发,隐隐中散发出毁灭性的感觉。

    陈旭然望着诸葛明月,缓缓收回了手势,目光中闪动出腥红的色彩,那是面对着强大对手所升起的强烈战意和嗜血的*。

    观众们虽然没有那么敏锐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变化,但却能看懂那两个手势,知道这场充满了悬念的比赛,在这一刻就已经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接下来的比赛,必定精彩万分。

    观众们再次爆发出如雷的欢呼声,也就这在一刻,他们才开始真正的重视起丹陵国这些神秘的学员起来,从诸葛明月的气势上,他们看出了强大的自信,还有绝对不逊于太兴国的狠厉,这已经足够换来他们的尊重,同时也更值得他们期盼。

    号声结束,一阵狂风呼啸而过,透体生寒,那原本就压抑的赛台上,更显得一片萧瑟。风很冷,赛台上,太兴国的学员们却更加的冰冷,一股股戾气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就有如一具具没有生命的杀戮机器。

    每一名观众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变化,莫名的心生恐惧,心跳不受控制的“砰砰”乱跳,几乎就要夺腔而出。

    “开始真该听那人的话早点出去的。”那名自称有晕血症的观众捂着胸口,脸色发白,开始后悔了。

    正在按惯例宣读着比赛规则的裁判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声音小了许多,做了好几届辰龙大赛的裁判,他还是头一次感到这样的不安,以前就连那些最后夺冠的队伍,都绝不会带给他这样的感觉,这支太兴国的队伍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下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陈旭然冰冷的说道,毫无半点感情彩的说道。

    如果换成以前发生这样的事,裁判一定气得跳脚,但今天,他却一点也气不起来,含含糊糊的念完规则,直接宣布比赛开始,然后如释重负的溜到一边。

    以陈旭然为首,太兴国的三名剑士全部举起了长剑,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手指轻轻的划过剑锋,一滴鲜血渗出,但那长剑却瞬时变得一片血红,那耀眼的红芒,竟将整个队伍笼罩了起来,就连身后召唤师和弓手,浑身上下都冒了道道血色的光华,眼睛里闪动着残忍而暴戾的气息。

    冷,很冷!连头顶的阳光都在这一刻黯然失色,那血色的红芒还在蔓延,几乎将整个赛台完全笼罩了起来。所有人都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心中异常的难受恶心,忍不住捂住了嘴强压着那恶心的感觉。整个赛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奇怪,我的精神攻击好像对他们一点作用也没有。”诸葛明月的怀中,夜魅探出小脑袋,奇怪的说道,望着那朦胧的血色光芒,露出厌恶的神情,迅速缩回头去。

    “血剑士!”看台上,突然有人惊呼了一声,而后再次归于沉寂,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原来是血剑士,诸葛明月和凌飞扬一下恍然大悟。这是传说中一种失传以久的剑士修炼法,通过无数次残酷的厮杀和鲜血的洗礼,来激发剑士体内的潜能,迅速提高实力。经过这样近乎残忍的修炼,每一名血剑士的心灵都磨炼得坚硬如铁,他们没有情感,没有朋友,没有同情,所有一切可能影响到他们修炼的事物,都会被视作障碍连根拔除。他们漠视生命,为了追求更强的实力,他们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忽视。

    难怪夜魅的精神攻击对他们不起作用,因为他们的精神世界中除了修炼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事物,幻术怎么可能对他们起作用。

    也难怪先前太兴国的比赛会那么血腥,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群为了追求实力可以不顾一切的疯子。观众们望向诸葛明月等人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不管他们先前是不是隐藏了实力,遇上这样的对手,他们还能有什么机会,只希望他们的下场不要象前两只队伍那么凄惨才好,怎么说也有个娇滴滴的美少女,想想都让人心疼!

    就在观众们都在为他们担心的时候,诸葛明月几人的表情却没有一点变化。血剑士!哼,不过是修炼方法诡异而已,也许听起来是很可怕,气势也的确令人惊惧,但也就吓吓普通人还行,对他们,没用!无论白冰平原的历练还是禁地的考核,哪一次不是命悬一线?那种精神空间中不为人知的生死一搏,比血剑士的修炼其实更为凶险,更为可怕。所以面对着靠血腥和杀戮提升实力把自己搞得连最起码的人性都没有的对手,他们有着更强的自信。

    “今天,就让我们漂漂亮亮的赢上一场吧!”诸葛明月抽出了匕首,豪情万丈。

    “好,就让我们用实力告诉所有人,谁才是真正的强者。”凌飞扬举起了破杀剑。

    长孙宁昊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抱着重剑的手指却比平常握得更紧了。

    万俟辰和薛子皓也露出按捺不住的兴奋。两场莫名其妙的胜利,铺天盖地的谣言,和人们眼中无法掩饰的怀疑甚至是轻蔑,已经让他们压抑得够久了,今天,该是彻底爆发的时候了!

    不给对手任何准备的时间,陈旭然和另外两名血剑士同时发起了攻击,剑身上流动的血色更加的浓郁起来,发出一片片诡异的令人心寒的光芒,那剑身的撕破空气的尖啸,犹如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令人心颤胆寒。

    凌飞扬和长孙宁昊迎了上去,两道有如泰山压顶的气势平空透出,在那强大的气势之下,就连弥漫在整个赛台的血色都淡了下去。剑出,两道寒芒犹如黎明前的曙光,刺破无尽的黑暗,明亮得令人睁不开眼睛。

    对方的两名血剑士心中一怔,下意识的挥动长剑,发挥出平生最精妙最狠厉的剑技,但是在那强大而纯粹的力量面前,他们的任何技巧都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一剑,只用了一剑,两人就被重重的劈出赛台,身体远远的摔到台下,直接晕了过去。其中一名剑士的长剑,竟被凌飞扬的破杀剑斩成了碎片。

    “灵魂剑士!”所有人都惊呼出声。虽然此前猜到了丹凌国隐藏了实力,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们隐藏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横,竟有两名灵魂级的剑士。看到这样的气势,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剑技,还有谁会怀疑他们的实力?

    而当他们再将视线投向诸葛明月时,惊讶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诸葛明月还站在原地,缓缓的收回拳头,仿佛根本就没有动过一样,但她的对手,太兴学院最强的陈旭然,却在飞。没错,是在飞,虽然飞得很痛苦,很无奈,但的确在飞,远离地面,高高的迎面飞向天空。

    没有人看清楚陈旭然是怎样到了诸葛明月的身前,因为他的速度实在太快,身法实在太诡异,诡异得让人难以捕捉,人们只看到诸葛明月看似轻描淡写的挥了挥匕首,将陈旭然的长剑远远荡飞了出去,然后简单的一拳击了他的下巴,直接将他击向了天空。

    这,就是太兴国最强的剑士?就是两场比赛重伤六名对手的陈旭然?被称作杀神临世的陈旭然?

    如果不是刚才出场时那个充满了侮辱性的手势,如果不是那一身令人发寒的肃杀之气,人们几乎又要怀疑丹凌国好运连连,太兴国临场换人了。

    没有人能想到,令人充满畏惧心惊胆寒的陈旭然竟然就这样败在诸葛明月的手中,败得如此的干净利落。难怪刚才凌飞扬和长孙宁昊并没有试图阻击他的攻击,原来,诸葛明月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所有的观众都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不止他们,就连太兴学院那名召唤师和弓手都被这如天方夜谭般不可思议的一幕惊呆了。突然,赛台上响起一声沉闷的巨响,一只全身覆盖着黑亮钢甲的地甲兽平空出现,粗壮的巨腿猛的跺向地面,一道无形的震荡波猛烈爆发,将那名还在发呆的召唤师和弓手直接冲到台下。

    陈旭然也在这时落到地上,发出“叭”的一声脆响。听到这声响,不少紧紧注视着赛台的观众都不由猛烈的抖了一下。疼!虽然不是亲身体会,但也可以想象那有多疼。

    秒杀!竟然是秒杀!

    面对丹凌国这支队伍的强势出击,太兴国的学员们根本就没有做出哪怕一点点反抗,不止三名剑士被对方一招击败,就连召唤师和弓手都被对方的召唤魔宠直接轰出了赛台,不是秒杀是什么?

    望着地上还在微微抽搐的陈旭然,诸葛明月伸出手,竖起大姆指,翻转,指向地面。这个侮辱性的姿势,现在还给他!真是让人心潮澎湃,太张狂,太爽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整个看台寂静的连心跳的声音都能听到。

    诸葛明月缓缓的收回了手,轻笑一声。这一声,恍如天籁,惊醒了发呆的人们。

    哄——直到现在,观众们才反应过来。

    看台上沸腾了!欢呼声,尖叫声,口哨声,鼓掌声,响彻云霄,回荡在擂台之上。没有期待中的激烈场面,但那几个震撼人心的瞬间,却已深深印入人们的脑海,永生难忘。

    ------题外话------

    嗯哼,这次我没卡哇,半决赛打完啦!决赛才是万众瞩目,最为精彩的。明天的更精彩,嗷~感谢看正版支持我的妹子们,爱你们~求月票多多,谢谢~

    PS:我都是提前一天写好,然后稿子存在后台,第二天早上7点更新。如果我7点没有更新,必然是有事情。

  • txt下载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txt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