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第72章 又赢了!嗷嗷!

    “就是他们!给我抓起来!”矮肥站在门口,伸出肥短的手指,指着凌飞扬他们怒吼着,吼完又转头悄声对后面的人说,“放心,他们都不是什么达官贵人,还有那个女的留给我,不要伤到她了啊。”

    他尽管压低了声音,但是屋子里的都是谁?诸葛明月他们自然都听的清楚,特别是诸葛明月,她翻了翻白眼,矮肥最后那句话,是不是自己还该感谢他了?

    “张少爷,您确定么?”身后的人似乎有些犹豫,在京城,随便一抓就是一打的官宦子弟啊。他这样的小角色可惹不起那些少爷公子的,里面的人都是百姓还好,如果也是官宦子弟,就难了。他可不想夹在中间难做。

    “放心,我确定。”矮肥很笃定。

    于是,后面的人得到了保证,跳出来了。原来是个城卫军头领,身后还跟着一队城卫兵。这个矮肥的身份也很简单,是个正二品官员的儿子。这个头领跳出来看到诸葛明月他们后,犹豫了,对方有的人穿着不凡啊,虽然是生面孔,但是他们这番气度,似乎不是好惹的人啊。头领脑子转的飞快,在思索着,这些人看起来是很眼生,但是,他们的气势很强,绝非普通百姓。不是京城的贵人,难道是……头领的脑子瞬间清醒了。

    不是京城的贵人,可能是别国的啊。最近在辰龙大赛,来了不少别国的权贵啊。这下头领心里骂死这个矮肥的张公子了。平时耀武扬威就算了,现在惹到不好惹的人,又来为难他们。

    “快去,给我抓了他们。”矮肥在后面叫嚣着,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催促着这个头领。

    头领没那么傻,他走上前去,打算先问清楚再说。

    “诸位,刚才张公子来告知这里有歹人作乱,请问各位是来南楚国观看比赛的么?有没有看到歹人,如果看到请告诉我,我会立刻逮捕的。”这头领的口气,既不得罪矮肥,也不得罪诸葛明月他们,而是先小心的想套出诸葛明月的身份。

    诸葛明月微微一笑,看这个头领顺眼了几分。这个人,很聪明啊。

    “我们不是来观看比赛的。”诸葛明月笑了笑,顿了顿,看到矮肥喜出望外后,又缓缓补充,“我们是来参加比赛的。”

    矮肥一噎,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那头领心中大大的出了口长气,还好刚才自己没有轻举妄动啊,否则自己就惨了。他一个小小的城卫军小队的头领,怎么惹得起这些来南楚国参赛的精英?来参赛的精英中,可不是只有平民百姓的,有不少还是达官贵人的。看那穿着最贵气的其中一个少年,恐怕就是家世显赫的人。而且来参加比赛的人,身手会差么?不要抓人不成,反被打成猪头了!

    “那么,不打扰各位了。祝各位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头领也陪着笑,往后退去,出门后就带着他的人和矮肥匆匆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矮肥自己一个人站在门口傻愣愣的看着里面,这就完了?没后续了?里面的人是别国来参加辰龙大赛的?

    “关门。”诸葛明月冷冷的瞥了眼矮肥,哼了声。

    凌飞扬上前去,走到门口,看着矮肥,压低声音森冷的说道:“你再用你那双狗眼看她,我就挖下你的眼睛。”

    说完,不等矮肥有反应,砰的一声用力的关上了门。矮肥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鼻子蹲在了地上。一股热流从鼻子里流了出来,矮肥伸手一看,哭天喊地的叫起来:“血啊血啊……”

    “少爷,您没事吧?”

    “哎呀,少爷,我们赶紧上医馆啊!”

    他的下人也在外面嚎叫起来,乱面乱哄哄了一会,又安静下来。矮肥被他的下人们扶着走远了。

    一顿饭吃完,诸葛明月感慨,他们这是什么运气呢啊?吃个饭也遇到这么多事。

    下一场的比赛,诸葛明月没有想到,遇到老熟人了!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是越靖川!东盛国是他们的对手她是知道的,但是没想到遇到的是越靖川所在的队伍。

    说到东盛国,就连很多熟悉辰龙大赛的人都会感到陌生,这只是位处南楚国南面的一个小国而已,虽然近几年据说国力大增,但此前在辰龙大赛上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以至于很多人对他们根本毫无印象。十六支队伍,不代表每个国家都会有。也许有的国家有三四支队伍,有的国家或许连一支队伍都没有。

    “这丹陵国的队伍还真是好运气,第一轮的对手集体抽风,第二轮又遇上了这样一小国。”之前见到抽签的结果后,很多人都不由产生这样的想法。

    “哼,你以为他们真那么好运气?不要忘了,这次东盛国是战胜了贤昌国挺进八强,贤昌国你们知道吧,那可是我们辰龙大赛八强的常客,实力可一点不差。”一名观众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一定是没看过那场比赛吧,东盛国虽然战胜了贤昌国,不过自己也损失惨重,主力弓手身负重伤,召唤师也损耗严重,能不能打这场比赛还是个未知数呢!”另一人说道。

    “这么说来,这支丹陵国的学院的运气还真是好到家了。”先前那人惊讶的说道。

    “要不别人丹陵国为什么选他们参赛,不就是冲着他们运气好来的,丹陵国也就只能靠运气混混比赛了,没准别人这一次还能混进四强呢。”另一人不屑的讥讽道。

    总之,一句话,所有的人都认为诸葛明月他们这个队伍,就是凭着狗屎运走到现在。或许以后还会靠着这个狗屎运继续往前走!

    ……

    诸葛明月几人对看台上的议论声充耳未闻,保持着平和的心态,注视着自己的对手。

    和资料上显示的一样,东盛国的队伍由两名名剑士一名弓手和两名召唤师组成,上一轮比赛中受伤的弓手已经退出,换上另一名弓手,两名召唤师虽然面有疲态,却并没有换人,毕竟培养一名召唤师比培养剑士弓手要困难的多,想要找到合适的替补并不容易。

    诸葛明月和凌飞扬都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剑士,这样双召唤师的战斗组合,一旦让召唤师完成召唤,战斗力将会直接提升一个档次,但是缺点也非常明显,相对于常见的三剑组合,他们少了一个攻击防御点,仅凭两名剑士和一名弓手的组合,很难给召唤师提供足够完成咒语的时间。一旦对方赶在召唤完成前攻破剑士的防御,那么他们就不战自败。

    当然也知道自己最大的缺点,但即使弓手因伤换人,也没有改变阵型,到底是无人可换,还是因为这两名剑士对自己有着充分的自信?

    注视着东盛国那名领头的身材并不高大的剑士,诸葛明月突然升起几分熟悉的感觉,那几近凝实的气机,似乎在什么地方感受到过。

    由于只剩下四场比赛,所以看台上观众也多了起来,一片人山人海,议论声呼哨声响成一片。观众们也看出了东盛国的情况,如果丹凌国的学员们不是笨蛋的话,一定会向对方的两名剑士发起最强的攻击,而那名临时换上去的弓手,从他一脸的紧张来看,大概很难起到太大的作用。

    看来,丹凌国大概又要走运了,这运气,实在也太好了点。

    裁判着了看时间,等待着比赛的号角吹响。

    而东盛国的那两名剑士,却不时向台下张望,似乎在搜寻着什么,等待着什么,脸上流露出焦虑的神色。就在所有人都感到疑惑的时候,他们突然面露惊喜,一起猛的朝台下跑去。

    “有没有搞错,不会他们也跟着云罗国抽风吧?”所有人都产生了不祥的预感。这可是晋升八强的角逐啊,门票贵得要死,再看一场耍猴还不把人心疼死。

    当他们见到那两名剑士迎向的身影时,稍稍疑惑了一下,很快,悬着的心就落到了实处。

    “越靖川,越靖川,居然是越靖川!”一个名字在人群中悄悄的的传递着。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越靖川淡淡的说道。

    “不晚,刚好赶上。”领头的学员崇拜的望着自己的偶像,心潮澎湃。

    越靖川和这名剑士缓缓的走向赛台,取代了原来另一名剑士的位置,东盛国的队员们全都精神一振,像打了鸡血一样神采奕奕。

    “真没有想到,越靖川也来参加比赛了,原本以为他是不会来的,这下好了,这场比赛有看头了!”观众们激动万分,看向丹凌国学员们的目光,有了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越靖川,这位号称东盛国百年一遇的武道天才,几年来游历各国,在南楚国也留下了他的足迹,好几名年轻一代中久负盛名的高手都败在他的手中,一时之间风头大盛,他的名字在很多南楚国民众的心中,肯定比东盛国要响亮得多,他们可以不知道东盛国,但是却绝对不会没有听说过越靖川。

    丹凌国那些走了狗屎运的学员们遇上越靖川带队的东盛国参赛队,结果还有什么悬念吗?他们的好运气,看样子是就此到头了,只希望他们别被三秒打趴下就好,好歹也抵抗一下,才对得起自己的钱包。

    诸葛明月看着越靖川,终于知道刚才那熟悉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与此同时,就在另一个赛台上,一名面容坚毅气质沉凝的青年站在赛台一角,目光久久的凝视着远方,面对着对面正在积极备战的对手,根本提不起一点兴趣。

    “他来了,那家伙来了!”一名脸上稚气未脱的少年跑到赛台边上,兴冲冲的说道。

    “谁?”青年问道。

    “越靖川!”那名少年激动的回答。

    “他终于来了吗,好!”青年眼中精光闪烁,沉声自语,“越靖川,上次没遇上你,希望这次不要让我失望,就让我在辰龙大赛上打败你,让所有人知道,谁才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吧!”强烈的战意从他的身上涌现出来,仿佛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赛台的对面,他的对手们望着突然改变的他,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惧意。

    他,就是南楚国太渊学院中的第一剑士,也是南楚国年轻人中的第一高手:卓秋然。上次越靖川游历南楚国时,他偏巧正在东盛国挑战,两名同样声名远扬的年轻高手因此失之交臂,都为此深感遗憾。到底谁才是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也因此没有结论,好事者为此争论不休。而这一次,在辰龙大赛中,这个令很多人感到好奇的问题将会得出答案。

    “走吧,还是等他先打完这声毫无意义的比赛再说吧,真是无聊。”卓秋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在他的心目中,除了越靖川,同辈之中根本没有几个人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这样的比赛毫无意义。

    深沉悠远的号角声齐声响起,新一轮的战斗就要开始。

    “越靖川,加油,让丹陵国的狗屎运见鬼去吧。”

    “东盛国,把吃奶的劲都使唤出来,把丹凌国赶回老家去……”赛场上,响起如雷的呐喊声。在这个强者为尊崇尚武力的世界里,只有实力,才能获得人们的尊重和支持。

    “丹凌国,加油,我可是下了大注买你们赢啊。”偶尔,也会有一两声不太和谐的声音传出,那是孤注一掷的赌徒们发自内心的期盼,不过很快就在人群的注视下乖乖的闭嘴,改为纯粹的精神支持。

    裁判的哨声尖利的响起,对于越靖川的实力,连裁判都感到好奇和期待,这可是与他们南楚国卓秋然齐名的天才少年啊,到底有多强呢?

    而越靖川却没有如观众们所期待的那样发起猛烈的进攻,稳稳的站在原地,并不高大的身形挺拔如松,显得异常的沉稳与凝重,在他的身上,观众们仿佛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气机,只要被这股无形的气机扫到,都会产生呼吸困难的感觉。

    高手,这才是高手应有的气势。观众对即将到来的精彩一刻充满了期待,呐喊声也更加狂热起来。

    高手缓缓抬起了手,那是一个噤声的手势,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喊,心中突然升起一丝连自己都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而东盛国的另外几名队员,也纳闷的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认输!”在裁判疑惑的目光注视下,越靖川平静的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如晴天霹雳冬日惊雷一样在人们的耳中炸响,轰得人们脑子里一阵眩晕。“认输,还没打就认输?这是什么意思,是他疯了还是我们傻了?”观众们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止他们,就连东盛国的学员们都惊呆了,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却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出答案。

    “你在说什么?”刚才领队的那名剑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冲了上来大声吼道。

    “我,我们认输。”越靖川注视着自己的队友,面色平静,语气中有着令人法抗拒的威严。

    在他的注视下,那名队员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不敢再问下去,而其他几名学员虽然也迷惑不解,但却不敢违抗越靖川的决定,只是不甘心的注视着对面的诸葛明月几人。越靖川是他们中实力最强的,他如果认输,必然有他的理由!

    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诸葛明月露出淡淡的微笑,越靖川的实力,应该也提升了吧,居然看出来了。

    “我们可以走了吗?”越靖川问裁判道。

    “啊……走吧!”裁判这才从惊讶中加过神来,然后目光复杂的看着诸葛明月几人,最后艰难的宣布,“比赛结束,获胜方,丹陵国!”

    没有人能想到,丹陵国这支队伍居然又出线了,如果说第一轮出线是因为对手完全没有专业水准的放水,但至少他们还装模作用打了几下,而这一次,他们的对手,被无数人寄予厚望、由一代武学天才越靖川带队的东盛国参赛队居然连打都没打就直接认输。

    这支丹凌国的队伍,运气难道就真的这么好!或者本届辰龙大赛的黑幕就真的黑到了这种明目张胆的地步?

    整个赛扬一片死寂,极度震惊的观众们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愤怒的情绪象燎原之火迅速的燃烧,终于,一名观众按捺不住,随手拿起身边的水瓶就要朝正在朝外走去的越靖川等人扔去。越靖川回首,目光一扫,那人心头剧震,不由自主的坐了回去,在越靖川的目光扫过之处,那些站起来正要破口大骂的观众纷纷咬紧嘴唇,乖乖的坐了回去。妈呀,这种压迫感,太可怕了啊!

    “哼,拽什么拽,有本事去台上拽啊,打都没打就认输,真他娘的丢人!”直到越靖川等人的身影远远消失,一名观众才吐了口唾沫,狠狠的说道。

    “还什么百年不出的天才,狗屁的天才,给我们南楚国卓秋然提鞋都不配!害老子白花钱。”一名观众将手中的门票撕得粉碎,狠狠的骂道。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表达着对越靖川的轻蔑与厌恶,愤怒之中没有人细细想过,为什么
“狼”妹惹桃花全文免费阅读
越靖川会弃权呢?

    “为什么要认输?”走出赛场以后,东盛国的那名剑士再也按捺不住,鼓起勇气挺起胸膛质问越靖川。

    “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越靖川平静的回答。

    “我们?”那名剑士注意到越靖川说的是我们而不是你们。

    “对,我们,我,还有你们几个,不是他们的对手。”越靖川的神情很淡定,很坦然。

    “就算不是对手,至少我们也应该拼一拼,哪怕只有一线机会,我们也不该轻易放弃!”那名剑士激动的说道,这是身为剑士的尊严,怎能如此轻易的放弃。

    “如果一丝机会都没有呢,也要去拼吗?”越靖川看着他的眼睛问。

    “一丝机会都没有……不,这不可能,我不相信!”那名剑士被他的话震晕了,迟疑了一阵激动的说道。以越靖川的实力,再加上他们的协助,怎么可能一丝机会都没有,这不可能,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越靖川看着他,一句话都没说,继续朝前走去。

    “我一定要去试试他们的真实实力,不然,我死都不会甘心。”望着越靖川的背影,这名剑士学员大声吼道,然后朝天风学院的住地跑去,另一名召唤师犹豫了一下,也跟上他的步伐。

    象诸葛明月他们一样,来自东盛国的他们,也是经过了艰难的考核才获得参加辰龙学院的资格,并且付出了一人重伤的惨重代价才进入八强,却因为越靖川的一句话就以一种堪称耻辱的方式告别了大赛,即使越靖川是心中敬慕已久的偶像,都无法令他心甘情愿。

    “那就去吧,不过记住,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要指望我为你们出头。”越靖川淡然说着往前走去。

    其他场次的比赛也陆续结束,参赛的学员们纷纷走出场外。

    “什么,你说越靖川认输了?”听到这个消息,连卓秋然那沉如磐石的心都震荡了一下。

    “是的,打都没打就直接认输了。”前来通报消息的学员也是万般疑惑,直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

    卓秋然沉默了,越靖川能够成为与自己齐名的高手,绝对不会是运气,也不是偶然。或许别人对越靖川的实力还会有所怀疑,但是他却没有,南楚国几位败在越靖川手下的年轻高手都不是弱者,就连卓秋然也未必能轻松取胜,他怎么可能是弱者?但是这一次,居然不战而败,难道天风学院真有那么好的运气,或者,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太强,强到令越靖川连战斗的*都升不起来了。

    “还有,丹陵国的另一支队伍也晋级四强了。”那名学员接着说道。

    “禾苍败了?”因为越靖川不战落败而震撼无比的内心再起波澜,禾苍,正是南楚国另一支参赛队的队长,也就是百里雀萝在四强赛中的对手,实力虽然比不上卓秋然,却也是年轻一代中罕见的高手,没想到这次,连他们都输了。

    “丹凌国这支队伍的实力实在太强了,竟然有三名召唤师……”那名学员感叹着讲起了战斗的经过。

    这一场比赛,丹陵国依然派出骆惊风、百里、雀萝、三皇子和另一名来自狂战学院的学员出赛,比赛一开始、雀萝和百里就向对方展开了强攻,雀萝的剑士实力自然不用多说,本来就已经是灵魂剑士了,一声长啸血脉呼唤之后更是拥了灵魂剑士顶峰的战斗力,百里自从上次败在诸葛明月手下之后,痛定思痛苦修剑技,凭着过人的天赋和努力也拥有了天空剑士初级的实力,再加上他那天生神力,攻击力竟然不比雀萝差多少,带给对手巨大的压力。

    当然,这样的实力还不至于在辰龙大赛上脱颖而出,但是当那名来自狂战学院的弓手召唤出一只沙漠蝰蟒之后,胜利的天平开始摇摆着向丹凌国倾斜了。双修的召唤师并不罕见,但丹陵国这位名不见经传一直被人当替补看待的弓手会是双修召唤师,就大出人们的意料了,丹凌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卧虎藏龙了?

    还没等人们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百里的沙漠狂獒横空出世。召唤师,先前的弓手其实是双修召唤师就已经够让人吃惊了,谁能想到,这名神力惊人比剑士还要剑士的巨人居然也是召唤师……

    禾苍带队的南楚国另一支参赛队很快溃不成军,以至于三皇子殿下的剑齿虎王甚至就没捞到几下出手的机会。

    一名天空级弓手是召唤师,一名战神般的巨人也是召唤师,而另一名女剑士在发出一声长啸后也摇身一变成了灵魂级顶峰的剑士,身后,还有一名衣着破烂却俊美非凡明显是在装X的天空级顶峰召唤师,魔宠更是不弱于光明狮王的剑齿虎王,这比赛还怎么打?

    “原来是这样,这一次辰龙大赛,变得有些意思了,我都有些期待了。”听完那名学员的讲述,卓秋然微微一笑,目光变得灼热起来。

    不过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丹陵国两只学院全部意外挺进四强的消息便迅速的传播开来。

    “原来,这一次丹陵国的底牌竟然如此雄厚,一支学院实力强大得令人乍舌,一支运气好得让人想哭。”就连那些原来连丹陵国到底在哪个方位都搞不清楚的南楚国普通民众,这下都对他们刮目相看。

    “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再出现奇迹,在辰龙大赛的决赛场上,同时见到两支丹陵国学院的身影呢?”南楚民众的心理很复杂,一方面,当然希望自己国家取得最后的胜利,另一方面,又也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够见证奇迹的发生。

    大街上、坊肆中、酒馆里,人们纷纷议论着刚刚结束的比赛,诸葛明月等人一波三折的意外出线和百里雀罗几人的强势出击,还有越靖川的耻辱认输,为他们增添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当然,对于越靖川的认输和丹陵国那支学院好得已经堪称奇迹的狗屎运,人们再次做出种种猜测,甚至比上次的猜测还要光怪陆离离经叛道。

    不过诸葛明月几人现在却没有心思关心这些,因为刚回到住地不久,一名剑士和一名召唤师就打上门来,正是东盛国那两名心怀不甘的学员。

    外面,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学员,对于运气好到令人发指的诸葛明月等人,他们除了羡慕嫉妒还有好奇,这只队伍的真实实力,到底该是什么样子呢?

    静,很静。

    “难道没打起来,化干戈为玉帛?”翘首以待的学员们感到失望起来。

    就在这时,里面传出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声,还有一阵噼里啪啦的闷响。“不会吧,丹陵国的真实实力就这么差,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虐杀嘛!”学员们没有听到正常对决中的交手声,只听到某人被直接掀翻然后一阵暴殴的声音,不禁暗暗摇头,就这点实力也敢来参加辰龙大赛,而且还能进入四强,看来先前的谣言很可能是真的,黑幕,一定有黑幕。

    他们倒一点不怀疑挨揍的人是东盛国的剑士,毕竟他们在第一轮比赛中战胜了传统八强之一的贤昌国实力有目共睹,怎么可能被打得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就在学员们为丹凌学员们的脆弱摇头不已的时候,一名鼻青脸钟面目全非的年轻人被扔了出来,手脚还在不停的抽搐。

    “啊!是东盛国的人。”一名围观的学员看了老半天,终于认出这个猪头是谁了。

    紧接着,一名衣衫褴褛一脸凄然仿佛刚被轮bao过的召唤师也和他那奄奄一息的魔宠一起被扔了出来。

    东盛国第一轮比赛的主力剑士和召唤师,竟然被打成这样,竟然,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所有人都惊呆了,面面相视,一个念头同时在心里升起:“难道,丹凌国的隐藏的实力会这么强!”

    “还好,结果比我想的好一点。”越靖川看着两名惨不忍睹学友,庆幸的低声自语,然后上前一手一个将他们扛在肩上,朝回走去。

    那些惊疑未定的围观学员们,见到越靖川,眼前再也没有了先前的轻蔑和嘲讽,只有惊讶和疑惑。

    “他们,真的很强!”趴在越靖川的肩上,那名剑士艰难的说道。

    “废话,要不我会输?”越靖川坦然说道。

    “你输了?可是我们根本没动力手啊?”剑士勉强睁开肿得跟桃子似的眼睛,一眼的惊讶,“难道,上次你去丹陵国就已经败给他们了?”

    “那只是第一次。”想起上次的情景,越靖川有点脸红,接着说道,“刚才,我也败了!”

    “刚才……”那名剑士完全迷糊了。

    “是的,刚才我也败了,只是你没看出来,以后你就明白了。”越靖川沉声说道。

    刚才和天风学院的对峙,虽然双方一招未出,其实却已经有过一场无声交锋,越靖川惊讶的发现,他的气机,竟然无法对诸葛明月和凌飞扬造成一点影响,而接下来,从诸葛明月的身上悄然涌现出一股神秘的威势,将他的气机完全压制住,显然诸葛明月的实力相比上次交手又有了很大的提升,如此说上次的对决他还有一线机会的话,那么这一次,越靖川很清楚,自己是一点机会都没。而凌飞扬的实力和自己应该也在仲伯之间,就算有差距也微乎其微,就凭自己那几名学友的实力,根本就连挑战的资格都没有。

    在普通观众的眼里,东盛国不战而败是一种耻辱,但事实上,在那场无声的交锋中,越靖川已经败了,败得很彻底,败得一点机会都没有。干脆的认输,别人还会猜测原因,他们丢的是面子。若是动手,那才是真的面子里子都丢完了!

    “偶像啊,你输了你就明说一句啊,何必让我再去挨这场打!”有气无力的趴在越靖川的肩上,那名剑士在心里悲愤的吼道。要知道自己的偶像都输了,他才不去再挨打了。

    “他们居然强到这个地步。”另外个被越靖川扛着的召唤师有气无力的说着,但是心中却震撼无比。太可怕了,强到了这样的地步。刚才在擂台上的不甘已经全部消除,取而代之的是敬畏。

    “他们是很强,我们也要努力。”越靖川看着前方,皱紧了眉头。他忽然有个感觉,不管他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跟上诸葛明月的步伐了。他以为这次在擂台对上,实力增强不少的他可以和她一战,但是,没想到还没交手,就知道自己已经败了,败的彻底!

    东盛国的选手因为不甘心去挑战丹陵国的第二小队却被打成猪头的消息,不翼而飞。诸葛明月他们的队伍,变的神秘起来。他们真的是因为狗屎运才赢?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啊!是在隐藏实力?如果是这样,就太可怕了!一时间,京城里关于诸葛明月他们小队的传言,又精彩起来了。不过,这次的事件后,众人更期待诸葛明月他们的下一场比赛了。下一场比赛,对上的是太兴国的队伍。太兴国的实力,很强。很多人都在猜测,下一场比赛会是怎么样的。丹陵国这个队伍,会不会又赢的很蹊跷呢?总之,诸葛明月他们的队伍的比赛,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现在的人人关注,转变巨大。

    赌坊那边,炸开了锅。丹陵国第二小队的赔率,从一比五变成了一比一!老板再不敢将赔率调那么高了。不少人冲进赌坊,下注买丹陵国的第二小队赢!

    “老板,那边已经联系好了。”赌坊的总管在老板的书房中低声对老板回禀着。

    “很好,叫他们赶紧行动,把赌票拿回来,不管是偷还是抢。只要给我取回来就行。”老板一脸的阴狠,狠声说道。真没想到,买九百万金币的那个人又赢了,赔率是一赔五,那就要赔出四千多万的金币!开什么玩笑,赔出去自己喝西北风么?所以他让人去联系一个盗贼团,让他们想办法把赌票拿回来。他已经知道下这些赌注的人就是丹陵国的第二小队了。不过,那又如何?他不会把自己赚来的钱就这么白白的送出去的。而且他估计,那几个人,还会一直买自己赢。就算赔率现在调成了一比一,他也不会冒险了。夜长梦多,赶紧把赌票弄回来,盗贼团的人如果能伤了他们其中一个或者两个,那么对他们的比赛也是非常大的影响。那可就不怕他们再赢比赛了。

    “是,老板。”总管点头。

    “这是答应他们的定金。”老板丢出来一张水晶卡,总管急忙接住。这张水晶卡里面是五十万,事成之后,还要支付七十万的金币。这个价格不便宜,但是比起那个赌注,倒是便宜多了。而且这个盗贼团的实力,老板很相信他们能把事情做的完美。对方可是让人闻风丧胆的血风盗贼团啊!

    诸葛明月他们当然还不知道赌坊的老板已经请人来对付他们了。

    “下一场的比赛,是和太兴国的这队。”诸葛明月看着对战名单,思索着。

    “嗯,不过,明月,我们好奇的事你还没告诉我们啊。为什么越靖川那么干脆的认输啊?而且他看你的眼神怎么那么奇怪?你们认识?”万俟辰瞪着眼睛问道。薛子皓也很好奇。凌飞扬则是在一旁默默的给诸葛明月倒茶。长孙宁昊在一边痛苦的算着这次的赌票,他们能赢多少钱。

    “和他交手过一次。”诸葛明月放下手里的对战单,“在清先生的府邸和他交手过两次。他本来是来挑战清先生的,不过,我代替清先生出战。然后,他输的凄惨!”

    众人一僵,如果诸葛明月都说对方输的凄惨的话,那么对方肯定是输的非常非常凄惨了。可以想象越靖川的惨象了。

    “他挑战师父?”长孙宁昊停止了在那数手指头的举动,转过头来,一脸冰川的问道。

    “那时候你在闭关。”诸葛明月简短回答。

    “哦,那一会我找他切磋。”长孙宁昊立刻打定了主意。

    “现在的你,不一定能赢他。”诸葛明月却郑重的开口说道,“他的心境,目前在你之上了。”

    长孙宁昊没说话,但是心中却明白,诸葛明月说的应该是真的。他沉默的低下头去了,却轻轻的握紧了拳头。变强!这是他此刻唯一的信念。

    “我们什么时候去兑换赌票?”诸葛明月拿出赌票,得意的摇晃着,“这次看不把他们输的内裤都没了。就算这次没有,我们继续买,大赛完毕,总会把他们输的裤子都没的穿了。”

    众人抽搐着嘴角,看着得意洋洋的诸葛明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时候,这个有着天使面孔的人啊,内里简直就是个恶魔。

    “现在就去吧。”凌飞扬提议,“兑换完,我们再下注。”

    “嗯。走!”诸葛明月心情此刻非常好,所以也同意了,“这次兑换完,找个地方好好的吃一顿,可不要再到那种地方了。”想起上次遇到的“楚楚可怜”,众人心中都膈应啊。

    殊不知,诸葛明月他们一行人刚出门,一直等在暗处的人就立刻把他们的行踪传给血风的人了。

    风雨欲来!

    ------题外话------

    谢谢支持正版的妹子们,抱住,狠狠的么个~

  • txt下载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txt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