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第71章 第一场比赛,胜!

    “那就没事了,反正你能赚回来。”青年以为这中年人买的是云罗国赢,优越感油然而生后,就安慰了下他,接着又问旁边的小跟班,“对了你也买了吧。”

    “这个放心,钱全押进去了,除了我们南楚国,云罗国我也下了几十注。”那名跟班讨好的说道。

    “不错,还算你聪明,等比赛打完,我带你好好出去乐呵几天。”青年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扭过头,却看见中年人那懊悔的神色,不由疑惑的问,“你不会是买的丹陵国吧?”

    中年人苦笑了一下,不用说,也知道他买的是谁赢了。

    “不会吧大叔,你到底懂不懂啊?”那名青年张了张嘴,抹了抹光亮的头发,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同情不起来了,难怪这人混得如此惨淡,根本就是没脑子嘛。

    中年懊恼的垂下头,他恨不得把赌票当场撕碎,可是又有点舍不得,那怎么说都是花钱买来的,于是怀着连自己都觉得渺茫的希望,重新放进怀里。

    虽然赛场中人声喧哗,但诸葛明月等人比较靠近前面,这几个人的对话还是隐隐约约传到他们几人的耳朵里,众人的脸色都冷了下去。在丹陵国,他们几个从未遇到过这样*的轻视。特别是万俟辰和薛子皓,他们从苍枫城来到了京城,以为丹陵国的京城就是很开阔的天地了。但是,没想到来到南楚国以后,才知道丹陵国并非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强大。在南楚国,丹陵国居然是被人轻视的对象!

    在这一刻,诸葛明月和凌飞扬几人终于明白为什么无论紫云学院还是天风学院,都会对辰龙大赛如此重视了,这已经不是学院名声的问题,而是一国尊严的问题。浓浓的战意在体内燃烧,要赢,一定要赢!这些看不起丹陵国的人,一定要让他们惊叹,让他们震撼!

    十八支巨大的牛角号同时吹响,发出一道深沉而悠扬的号角声,辰龙大赛,拉开序幕。

    所有的比赛场中,都传出震天的欢呼声和尖啸声,就连诸葛明月他们所在的赛场都不例外,就算不为了参赛的队员呐喊,就算不为了比赛呐喊,至少也得为自己钱包呐喊不是吗?

    宽阔的赛台上,丹陵国和云罗国的队伍各自点据一角,谨慎的打量着对手。抽签结束以后,所有参赛学员都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调查过对手的资料,虽然不一定完全准确详尽,但也对对手的实力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谁也不敢掉以轻心。那天在太渊学院,诸葛明月他们也基本清楚了对方的职业。不过,对方不知道他们的。或者说,对方根本就不屑知道。

    云罗国作为上届辰龙大赛的第四名,实力自然不容小觑,站在诸葛明月他们面前的,是名天空召唤师、一名灵魂剑士、两名天空剑士和一名天空弓手顶峰的组合,这也是最标准的战斗组合。凭借剑士的强大攻防能力抵御对手的攻击,或者直接发起猛攻,同时利用弓手的远距离攻击进行干扰,最后以召唤师的魔宠结束战斗。

    两队学员各自做着准备,趁着裁判宣读比赛规则的时间打量着对手,低声讨论安排战术。

    很快,裁判宣读完规则,哨声一响,宣布比赛开始。

    诸葛明月、凌飞扬和长孙宁昊率先朝对手发起攻击,相对来说,云罗国的实力要比诸葛明月一队均衡得多,一旦对方的灵魂剑士和天空剑士缠住了诸葛明月、凌飞扬和长孙宁昊几人,天空级顶峰的弓手将对万俟辰和薛子皓构成很大的威胁,这可不是一对一对的较量,没有人会给召唤师充分的时间完成召唤咒语,所以,一定要趁早解决对方的天空弓手。

    其实只凭诸葛明月三人的实力,要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为了避免出现意外的损伤,三个还是想要尽快结束战斗。

    距离瞬间缩短,云罗国的学员们面对凌飞扬和诸葛明月的强攻,并没有直接迎战,而是握紧了武器待在原地。

    诸葛明月冷哼一声,心中默念着咒语,只要一旦让她完成召唤,凭借着飓风的速度和利爪,对方就连最后的一丝机会都没有。

    “呼”对方那名灵魂剑士出手了,长剑刮出一道劲风朝诸葛明月斩来,诸葛明月全力握紧匕首,稳稳的挡住对方的长剑。

    “咦?”诸葛明月心中升起怪异的感觉,对方可是灵魂级剑士啊,怎么剑上就这么点力道,感觉比一般的天空剑士都弱了很多。难道收集的资料有错,或者自己实力又提升了?或者,是故意示弱想要麻痹自己?不对!难道,夜魅这么快就让对方产生了幻觉?可是并没有听到夜魅的歌声啊。夜魅早在进场之前,就悄悄躲在诸葛明月的衣服兜里了。

    台下的观众见到这一幕也愣住了,他们也大致了解过参赛学员的实力,知道这名剑士是灵魂剑士,而诸葛明月是天空级召唤师,辅修武技,照理说她既然是召唤师,那么武技怎么都不会太强,就算强,也不应该超过召唤师等级吧,可是为什么却能这么轻松,用一把小匕首挡住了灵魂剑士的攻击?

    再看看旁边,云罗国一名天空剑士对上了凌飞扬的破杀剑,直接被劈得原地转了几个圈。而长孙宁昊只是面无表情的抱着重剑朝另一名天空剑士走去,那名剑士紧紧握着长剑,剑尖似乎正在不停的闪烁着无数的剑花,不过这剑花却起不到一点迷惑视线的作用,更象是……对了,象是在抖……不至于吧,还没开就打发抖,云国罗这是怎么吗?抽风也不该这种时候抽吧?

    再接着看下去,观众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诸葛明月没有多想,匕首疾刺展开了反攻。在诸葛明月快如闪电的疾攻之下,那名灵魂剑士艰难应战,虽然剑技还算精妙,有一点灵魂剑士的影子,可是剑上的力量却越来越小,甚至好几次差点被诸葛明月那把精致的小匕首直接将长剑荡飞出去。

    而凌飞扬的那名对手,所谓的天空剑士,还在凌飞扬的快剑下不停的转着圈,看那迷蒙的眼神,好像已经有了头晕目眩的迹象。另一名天空剑士根本就没有进攻,只是不停的抖着剑尖划着圈圈。

    “放水,裁判,我抗议,有人放水!”一名下了大注买这场比赛云罗国获胜的观众忍不住站起身来,高喊了一声。裁判瞪了他一眼,眼神示意之下两名护卫立刻扑了过来,将这名干扰比赛的家伙直接按倒在地。

    “这可是关系到国家声望学院名声的辰龙大赛,你以为是地下黑赛,还放水,你脑子才进水了差不多!”裁判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继续扭过头关注比赛。可是看着看着,裁判也忍受不了了。

    云罗国那名灵魂剑士哪有一点点灵魂剑士的风范,脚下步伐虚浮,手中长剑绵软无力,根本就和刚学会用剑的人差不多嘛。

    不过相对来说他来好点,至少还跟诸葛明月你一匕首我一剑有来有往,看起来象是在比赛,而另外两位所谓的天空剑士,一个在转圈,一个在发颤,这哪里是在比赛,分明就是发癫……

    终于,云罗国的弓手和如召唤师出手了,据说这两位可都是天空级的,应该有点看头吧。

    可是才看了几眼,不止观众,连裁判都有了跳脚骂娘的冲动。

    那该死的所谓天空顶峰准灵魂级的弓手,象弹棉花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拉着弓弦,战斗意识倒是很明确,至少箭头最初的方向的确是指向万俟辰和薛子皓两人的,不过箭一脱手就开始乱飘,要么还没到对方身前就直接落到地上,要么直接从两人头顶飞了过去,甚至直接被风吹向观众席,惹来一声声惊叫。

    以至于丹陵国那位善良的弓手薛子皓先生,在凝神聚气准备了半天、然后又目瞪口呆呆滞了半天以后,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将紧扣指尖的箭矢射向对方那些不小心飘向观众席的箭矢,避免误伤民众。

    至于云罗学院的召唤师,那左右战局的灵魂人物,正费力的凝聚着精神力念动咒语,刚念了没几声,“嘎……”停了,喘口气,从头再来,没几句,又停了,再来,有点紧张了……

    “喂,你念错了,这一句是平音,你太高了……”万俟辰一边飞快的念着咒语,一边注意着对方召唤师的举动,听了几句后,实在忍不住了,停下来大声吼道。

    “错了吗?”那名召唤师迷茫的看着万俟辰,回想了一下,好像是错了,该死,这个都会念错,精力实在集中不起来啊。召唤师停下来,从头开始,唉……

    “你怎么又错了?”万俟辰听了几句,忍不出大声怒吼道。身为召唤师,居然连最起码的咒语都会念错,连他都感到耻辱。

    那名召唤师脸都有点发白了,停下来,继续,太紧张了,居然结巴了。那名召唤师望着万俟辰,撇了撇了嘴,差点当场哭出声来。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居然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而一直跟在诸葛明月身边的夜魅看似根本就没有参加战斗,她只是窝在诸葛明月的衣服兜里,露出个小脑袋,似乎,在笑。

    ……

    终于,诸葛明月轻轻挥了挥匕首,那名灵魂剑士的长剑直接被荡飞出去,远远的落到地面,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抹着脸上的汗水,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似乎巴不得早点结束战斗的样子。诸葛明月不由的想,如果自己刚才不碰他那一下,让他再自己跳上半分钟,可能自己就主动力趴下了。

    诸葛明月扭头一看,另外两名天空级士早就躺在了地上,胸口不住的起伏着,象溺水刚被捞上来差点淹死的人一样。而凌飞扬和长孙宁昊正抱着剑悠闲的看着自己表演,就象看人耍猴一样,不过那猴当然不是自己,而是天罗国的学员们。

    “裁判,还要继续吗?”诸葛明月看着那还在弹棉花的弓手和结巴的召唤师,已经不忍心动手了,问裁判道。

    “不用了!”裁判怒气冲冲的跑到台上,高呼一声:“我宣布,比赛结束,获胜方,丹陵国!”主持这样的一场比赛,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种耻辱。

    诸葛明月几人相视一笑,迅速朝台下走去。直到此时,诸葛明月和万俟辰的魔宠都还没有现身,长孙宁昊根本就一剑没出,看对方发抖去了,薛子皓和万俟辰则一直做着示范性表演。当然对方更可怜,那名召唤师到最后没能念出一句完整的咒语来,也不知道从此以后会不会落下结巴的毛病就此改行。

    “抗议,黑幕,有黑幕,有人放水,我要投诉!”短暂的惊愕之后,看台上几乎所有人都发出愤怒的咆哮,将没吃完的西瓜、没喝完的茶水、买了准备晚上炒来下酒的鸡蛋朝台上扔了过去。

    “喂,你干什么?”一名观众望着飞出去的鞋子怒喝一声。

    “妈的敢放水,害老子输钱,老子砸死他们。”旁边一胳膊刺青的大汉怒气难消的说道。

    “那你扔我鞋子干嘛?”

    “哦,是你的鞋子啊,反正只剩一只也没法穿,全扔了吧。”于是,另一只鞋子也飞了上去。

    面对铺天盖地飞来的不明飞行物,裁判轻轻挥手一挡,一道劲气涌出,将不明飞行物扫向一旁。这一次,他没有再派人阻止那些已经极度愤怒的观众,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希望能走到台下挤进人群,扔上一双臭鞋子高呼一声:“黑幕啊!”

    如果说在场还有人为诸葛明月几人的获胜欢呼庆幸的话,那当然只有一个人。此时,那名穿着寒酸的中年人正眼含热泪的死死捏着赌票,这么大的赔率,这下可发达了,几个月都不用干活了!定定神,中年人猛的将彩票揣进兜里,飞快的朝外跑去。

    “喂,你去哪儿?”那名青年问道。

    “加注啊,我赢钱了,还买他们赢。”中年人一边跑一边乐呵呵的说道。

    “切,你以为他们下次还有那么好运气,外行就是外行,连看个热闹都不会。”青年嗤之以鼻。直到比赛结束,他都没看出来天风学院到底有什么实力,更没闹明白他们就赢了呢。

    “我们要不要也去买几注他们赢?”身旁的小跟班试探着问道。

    “砰!”青年的拳头终于落到了跟班的头上,“让你买我们南楚国的学院就行了,谁让你去买云罗国的,白痴!”

    “可是,刚才你不是还夸我聪明吗?”跟班捂着头,这话没敢说出来。

    诸葛明月几人当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早已离开赛场,朝丹陵国的另一个赛场跑去。

    此时,其他赛场的比赛不过刚刚开始,有资格参加辰龙大赛的学员都是各国的天之骄子,就算实力有差别,一般也不会差得太远,这点时间的试探攻防,不过是热身而已,离分出胜负还早着呢。象诸葛明月他们和云罗学院那样的比赛过程是意外,是几百年难得遇上一次的意外。

    “明月,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凌飞扬小声问着诸葛明月。

    “应该是夜魅。”诸葛明月也压低声音。

    “可是,我们并未听到她唱歌啊。”凌飞扬不解。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去我们再问她,反正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这样容易获胜,就是因为她。”诸葛明月笃定的说道。

    “嗯,回去再说,先看看惊风他们的比赛。”凌飞扬点头。

    各大赛场中,无论王公显要还是平民百姓都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赛场,等待着精彩一刻的到来。旁边一个赛场正中方,一束礼花发出一声轰然巨响,爆射出灿烂的焰光,那是比赛结束的信号。

    “这么快就结束了!”观众们纷纷抬头望去,看见是哪一个赛场后心中不由感慨,“云罗国不愧是上届的四强之一啊,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战斗,这一次丹陵国的一支队伍又提前回家了,比以前还快!”

    比赛还在继续,人们重新扭过头去关注着场上的比赛,丹陵国的落败,不过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没几个人会放在心上?

    “这么快就结束了,明月和飞扬他们还真是快啊。”骆惊风眼角余光看了看天上的焰火,微微笑了笑。也许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他们才会对诸葛明月几人有这么强的信心。就连那些来自丹陵国的观众和老师,都不敢相信,诸葛明月几人能赢得这么干净利落,还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

    “惊风,加油啊,你们太慢了。”看台一角,凌飞扬大声朝骆惊风喊道。以获胜学员的身份进入这个赛场,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雀萝,这次你可被我们比下去,丢脸了啊。”胖子也洋洋得意的朝着雀萝高吼了一声。

    “杀!”雀萝狠狠瞪了万俟辰一眼,高高举起比常人身高还要长出一截的巨剑,身后,百里舞着两柄巨剑象旋风一样刮了上
左手封魔txt下载
去,骆惊风和另一名来自狂战学院的箭矢爆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啸声飞射而致,而还扮着深沉玩着低调一身朴素长袍的三皇子殿下也飞快的念起了召唤咒语。

    几乎没有任何的悬念,当三皇子的剑齿虎王出现时,胜负的天平直接倒向了丹陵国……

    所有的比赛都结束了,走出赛场的观众们一边回味着刚才精彩的比赛,一边询问其他场次的结果。

    “什么,你说丹陵国的另一支队伍打败了云罗国,这怎么可能?”听到这个消息的观众们难以置信。

    不过在了解了详细的比赛过程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如果云罗国的队伍真是那样的表现,别说丹陵国了,随便去个二流学院拖几名初级剑士出来恐怕都能把他们打趴下。难道,还真的有黑幕?

    一夜之间,上届辰龙大赛四强之一的云罗国意外落败的消息就象长了翅膀传播开来,那令人匪夷所思的战斗过程当然也被添油加醋的四处传播,至于其中的所谓黑幕,也有好事者进行了种种分析。

    有人说,云罗国的学员们是收了丹陵国的好处,至于好处是美女还是金银珠宝,这个难以定论,总之,他们放水了,而且是很不专业的放水!这个说法在平民之间津津乐道,这种典型的财色交易,一向是最能吸引眼球的。不过贵族豪门对这个说法就嗤之以鼻了,这可是关系到云罗国声威的辰龙大赛,他们敢放水?别说他们,恐怕就连他们的家族都会因此受到牵连,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也有人说,他们是水土不服生了病,上吐下泄半死不活勉强的爬上赛台。这个说法相对前一个可信度稍稍高一点,可是有资格参加辰龙大赛的学员哪一个不是实力惊人,身体素质那不是一般的强悍,就他们也会水土不服?这个说法实在不合逻辑。

    也有人说,是云罗国的某位德高望重的皇室宗亲看上了丹凌国那名长相绝美的少女,强迫学员们放水。这个说法在很多人看来更是无稽之谈,不过见过诸葛明月的人却认为大有可能。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嘛,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都有人干,放点水算什么?

    还有人说,其实那位德高望重的皇室宗亲看上的不是那名美少女,而是丹凌国里那个长得白白嫩嫩很是水灵的胖子!呃,这个说法嘛,略过,略过。

    ……

    这些谣言难免也传到诸葛明月等人的耳中,最初听到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不过细细一想,在外人看来,这一次云罗国的表现的确太过奇怪,也就难怪会有这么多天方夜谭似的猜测了。

    诸葛明月他们一行人明白,那是夜魅的功劳!但是这是怎么办到的呢。诸葛明月都不清楚了,看样子不是产生幻觉,因为夜魅没有唱歌吧。倒是有点像精神攻击。问夜魅,夜魅也不说。凌飞扬等人也很好奇,夜魅的这个能力到底是什么。万俟辰一幅恍然的表情了,难怪那个召唤师总是念错咒语了。原来是夜魅干涉的了。

    比赛结束后,每支晋级的队伍都能获得两天的休整期,诸葛明月几人根本没有消耗什么体力,当然也用不着什么休整,于是嘛,就去做很“重要”的事了。

    赢了比赛,不管传言如何多种多样,如何精彩纷呈,都挡不住诸葛明月他们要奔到赌坊那似箭的心。

    捏着赌票,诸葛明月和众人直接杀向了赌坊。

    九百多万的金币,就此进账。负责兑换赌票的人嘴角一直在抽,他正是那天负责登记的人。九百多万金币对南楚国第一赌坊来说,不算多,不过,也不算很少。他们还赔得起。

    “丹陵国的参赛队伍走了狗屎运而已,你们也跟着走运而已。”那负责兑换赌票的人低声嘀咕着。因为这次的大冷门爆了,所以,赌坊决定将下次比赛的赔率调整了,反正不会调这么高了。

    “哼!”诸葛明月一把接过了水晶卡,冷冷的瞥了眼这个兑换赌票的人。看来这家赌坊的钱还很多啊,赢了这么点,还不至于让他们内裤都输掉,没事,继续下注!

    所以,诸葛明月便又把手里的钱下注了,还是买他们自己赢。负责登记的人是另外个男的,目瞪口呆的看着诸葛明月的下注。这次的赔率是一比五。眼前的少女一出手就是九百万金币。这……这如何是好?如果是丹陵国的队伍赢了,他们会赔出几千万的金币啊!不过,若是他们赢了,这九百万金币就是赌坊的了啊。

    赌注下好了,诸葛明月等人捏着赌票走了。诸葛明月他们刚走,就有个穿着寒酸的中年人兴高采烈的来兑换赌票了。他下的赌注不算多,也就几十个金币,但是,这翻了十倍,就是几百个金币了啊!对他这样的人来说,这是一笔横财了。他高兴的兑换完金币后,将自己原本的本钱拿出来,将赢来的金币又全部下注,买诸葛明月他们的队伍赢。

    “你确定?”那登记的人员斜眼看着这激动的中年人,心中暗骂,真是土包子。

    “确定,还是买他们赢。”中年男子忙不迭的点头。

    “哦,不要后悔啊。”那人懒洋洋的登记完,收了钱,然后将赌票给了中年男子,心中鄙视,又一个白痴。以为次次比赛丹陵国的那队人都能走狗屎运么?做梦吧!

    中年男子无视这人鄙视的眼光,小心翼翼的收好了自己的赌票,出门去了,就盼望着下一场的比赛赶紧的来吧,让他发一笔横财!

    赌坊的老板很快也知道了有“傻叉”来下了这么大的赌注。总管倒是很担心:“老板,下这个赌注的人就是上一次买丹陵国第二小队赢的人,他们已经赢了一次了,这个九百万就是他们从我们这里赢的钱啊。”总管的心里总是有不祥的感觉,总觉得这次没那么简单。

    “他们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赢了而已。你不也听到说了当时的比赛情形么?他们能赢,不过是运气。”老板却是悠哉的喝着茶,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很得意说道,“让他们继续买不是更好?刚好能把他们赢的钱吐出来。”

    “但是,万一……”总管的眉头揪紧,万一丹陵国的那队人真的赢了呢?那赌坊不是就危险了么?

    “你担心个什么劲?”老板眯着眼不屑的说道,“你不会让他们不要赢?就算真的赢了,钱兑换了我们就不会自己取回来么?就让他们把那九百万再捂热一些好了。”说完,老板的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狠虐。他的主意早就打好了,不管是输是赢,这九百万金币,都要拿回来!

    总管噤声了,换上笑容:“对,还是老板考虑的周详。”这赌坊老板,能做到京城的第一赌坊,必然也是有自己的手段的。十赌九骗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就算对方真的能买赢又怎么样?到时候老板还不是可以想办法把钱都取回来?

    诸葛明月他们可不知道赌坊老板的无耻,他们此刻正在一家装修豪华的酒楼吃饭。这家的招牌菜据说在南楚国的京城很有名,所以他们就慕名而来尝尝了。

    叫了一大桌的招牌菜,诸葛明月将众人的本钱都分给他们以后才道:“等这次的辰龙大赛完毕后我们再分钱,那些钱一直买我们赢。”

    “我同意。”万俟辰第一个举手。

    “没意见。”薛子皓趁万俟辰举手的时候,一筷子就去夹万俟辰面前那盘子里的莲花凤肉丸了。凤肉,其实也就是鸡肉,只是取个好听的名字而已。

    凌飞扬和长孙宁昊也不会有意见,长孙宁昊在埋头吃着一盘芙蓉鸭,凌飞扬正在品尝一杯美酒。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走廊上响起了一阵吵杂的声音,众人都疑惑的看向门口,然后门就被撞开来了。

    这是在干嘛?诸葛明月咬着一块红烧肉,眨巴着眼睛看着外面。这门呢,是一个矮肥的男子撞开的,他正捏着一个少女的手,凶神恶煞的叫骂着。这矮肥的男子看起来二十出头,一身华贵到让人刺眼的装饰,连束头发的冠帽都是黄金做的!腰间配着的玉佩不止一个,叮叮当当的一串。典型的暴发户形象啊!而被他抓着手腕的女子,是个一身白衣,娇娇弱弱的样子,正楚楚可怜的泪眼朦胧的喊着:“这位公子,请您自重。”

    “自重什么?老子把你从万花楼请来唱曲有问题?”矮肥男子背对着诸葛明月他们,肥肥的屁股撅着,就是他的肥屁股撞开了他们包厢的门。他丝毫没有感觉,还死死的捏着那女子的手腕。

    “这位公子,我是清倌,只卖唱的啊。”楚楚可怜的女子凄凄惨惨的说道。

    “那你就给老子唱啊,老子摸你手两下你还跑,我会吃了你啊?”矮肥男子激动的吼叫着。

    “好吵。”诸葛明月烦躁的皱眉,“飞扬,去把门关上。”

    “为什么是我啊?”凌飞扬嘀咕着。

    “因为你离门最近啊。”诸葛明月和其他的众人在这一刻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这句话来。

    凌飞扬嘴角抽了抽,认命的站起来,去关门了。

    但是凌飞扬怎么也没想到,这关门也能关出问题来。他刚走到门口,那“楚楚可怜”就挣脱那矮肥男子的手,冲了进来,就要去抱凌飞扬的大腿,哭的那个梨花带雨,肝肠寸断啊:“这位公子,救救小女子吧。小女子感激不尽啊……求求您啊……”(暂且叫这娇弱小女子为楚楚可怜,嗷)

    凌飞扬是什么人啊,他很果断的往旁边瞬移了三十厘米,然后那哭的梨花带雨的“楚楚可怜”就这么跌在了地上。

    诸葛明月等人是看的目瞪口呆啊。

    那“楚楚可怜”哭泣着,自己爬了起来,哀怨的看了眼凌飞扬,凌飞扬不为所动,又默默的往旁边移了几步。

    那矮肥男子见状,大怒,直接冲了进来,本来要去抓“楚楚可怜”的,结果一抬头看到了诸葛明月,双眼立刻直了,腿也不听使唤,直接走上来了。那爬起来的“楚楚可怜”,看到这矮肥男居然转移目标,完全不理会她了,她心里居然有些不爽了,看诸葛明月的眼神也不美好了。

    “哎哟,这位小姐,我们真是有缘啊,不知小姐府上是哪家,我今日一见,惊为天人,我……”矮肥的男子一抬头,那含情脉脉的样子,看的诸葛明月瞬间僵住。这人长的矮就算了,长的肥也算了,出言轻浮也算了,但是,这人的脸,能不能不要这么让人胃抽搐啊。满脸麻子也不说了,那两条毛毛虫一样的眉毛,一高一低,是怎么回事啊?

    万俟辰直接一口汤喷了出来,长孙宁昊眼疾手快的将他面前的菜都抢救了,薛子皓也是飞快的端起了另外几盘菜。这才没有让胖子的汤浪费了菜。

    “宁昊,把他丢出去。”诸葛明月看着那两条不一样高低的毛毛虫眉毛就觉得倒胃,于是不想多说了,直接最粗暴的方式对待。

    没办法,长孙宁昊这回离这个矮肥男最近。所以他二话不说,站起来,拎着矮肥男的衣领,将他丢了出去。

    砰的一声,矮肥男被扔在走廊上,发出一声惨嚎,捂着屁股恶狠狠的看着里面,还未开口,门砰的一声关上。

    诸葛明月正准备继续吃饭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嗯,似乎多了个人?

    “这位公子,谢谢您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恳请公子收留小女子,小女子愿意为奴为婢伺候在您身边。”“楚楚可怜”泪眼朦胧的看着凌飞扬,深情款款的说着。

    诸葛明月有些玩味的看着这个看起来娇弱的女子,这妞,有眼光啊。一下就选中了凌飞扬这个最富的富二代了。凌飞扬的外貌,应该是这屋子里男的中最好看的了,然后看凌飞扬一身的衣服和气度,非富即贵啊。这个女的,眼光很毒啊。而且,有意思的是,救她的人是凌飞扬么?这开口叫人动手的,是诸葛明月,直接动手的,是长孙宁昊。可是,她就偏赖上相貌一等,看起来也是富贵之人的凌飞扬了。

    这居心,众人还不明白么?

    攀龙附凤啊。

    “你不是妓么?”凌飞扬一脸认真的问。

    “小女子是清倌,而且,随时可以赎身。”“楚楚可怜”的脸色微微一变,却立刻又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公子,想来您不会嫌弃小女子的身份的,小女子只卖唱不卖身……”

    “我嫌弃。”凌飞扬却立刻打断了她的话,口气非常恶劣。这个女人的目的他还看不出来就是傻瓜了,或者说对方把他当傻瓜了!

    “啊?”“楚楚可怜”明显没想到凌飞扬居然这样回答,她一下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出去。”凌飞扬嫌恶的看着眼前这个眼里尽是算计的女人,真的被恶心到了。

    “嗯,丢出去吧。”诸葛明月发话了。结果她一发话,所有人包括凌飞扬在内,都迅速退开,站的离“楚楚可怜”最远的角落去了。

    诸葛明月黑着脸看着众人,她当然明白这些人的意思了。谁离的近就谁动手把她扔出去,众人都不想挨着她,所以没骨气的全部躲角落里去了。

    “宁昊,你去。”诸葛明月黑着脸,叫着长孙宁昊。长孙宁昊淡定的转头,盯着墙角的一盆盆景看,似乎能盯出一朵花一样。诸葛明月嘴角抽了抽,眼神扫过万俟辰,万俟辰立刻抬头望着屋顶:“哈哈,耗子,你看,这屋顶不错啊。”“是啊是啊,真不错。”薛子皓也抬头一本正经的附和。诸葛明月的眼光转向凌飞扬,凌飞扬摸着自己的下巴:“啊,我忽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要打断我的思路啊。我觉得我的修为到了一个瓶颈,嗯,我忽然觉得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诸葛明月无语了。

    接着,诸葛明月不再理会这群人,而是阴森森的看向还站在包厢里的“楚楚可怜”,“楚楚可怜”的脸色这回真白的像一张纸了。这屋子里的每个男的都视她为洪水猛兽,如此的嫌弃她,她的内心很是受伤。所以,她终于做了一件让大家高兴的事,自己跑出去了,还顺便关上了门!

    “吃饭!”诸葛明月咬牙切齿的对那几个还在装傻的人说道。

    众人沉默的坐回座位上,开吃!

    很快,众人又恢复了之前的气氛,吃的兴高采烈。

    不过,快要吃完的时候,门就被猛然撞开了。门口是那个之前被丢出去的矮肥,他耀武扬威的站在门口,身后似乎,还有帮手?

    哦,这个家伙,是要来找回场子么?

    ------题外话------

    其实,对于这个文的有些设定,不用太纠结。这个文的背景,是异世大陆。主角所在的是东方,但是有的物品,是西方贸易而来,是正常的。目前还是在东方的,西方的世界还没出来,不着急。

  • txt下载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txt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