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第68章 他这般骄傲的人无需同情

    诸葛明月绕过这个巷子,从另外一条路追了过去。远远的,看到凌飞扬急速往前走的背影。也许是他此刻情绪极度不稳定,所以他没有发现有人跟着他。

    凌飞扬似乎是没有目的的胡乱的京城中穿梭,诸葛明月也没有立刻上前叫住他,只是默默的跟在后面。天色越来越暗,凌飞扬忽然加快了脚步往城门口奔去了,就这样出了城门,继续往南边而去。诸葛明月也紧紧跟在后面。

    滴答,一滴雨落了下来。诸葛明月伸出手接住雨点,抬头,月亮不知何时隐了进去。淅淅沥沥的雨开始下了起来。夜魅让诸葛明月将她召了回去,她不喜欢被雨淋到。前方凌飞扬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往前奔去,到后来甚至开始小跑起来。

    他这是要去哪里?

    诸葛明月一直跟在凌飞扬的身后,最后凌飞扬来到了城外几里外的一个小山丘,在一颗葱郁的大树下停了下来。最后怔怔的坐在了那里。诸葛明月的眼睛,随着上古体术的修行,夜视不是问题。她远远就看到,凌飞扬的前面,是一块墓碑!

    雨越下越大,诸葛明月撑着伞,站在远处看着失魂落魄的凌飞扬。若是平时,凌飞扬早就发现她的存在了,但是今天没有。凌飞扬上方的大树树叶已经遮挡不住雨水了,滴滴答答大颗的雨水砸在了凌飞扬的身上。凌飞扬却像没有感觉一般,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墓碑。雨水淋湿了他的头发,头发贴着额头,滴着水。那模样,看的人心中发疼。

    凌飞扬伸出手,缓缓的轻轻的摸着那块墓碑,眼神也变的迷离起来。他的心智在这一刻,几乎要涣散,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他。

    蓦然,头上的雨停了。

    凌飞扬一怔,缓缓转头,看到了身后为他撑着伞的人。

    没有任何的言语,没有多余的动作,诸葛明月只是静静的站在凌飞扬的背后为他撑着伞。

    诸葛明月的眼神中,没有怜悯,没有同情,只有平静。凌飞扬这样骄傲的人,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凌飞扬看着平静的诸葛明月,终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缓缓的转过头去,再次静静的看着那块墓碑。

    他没有说眼前的坟墓中埋的是谁,诸葛明月也没有问。

    苍茫的天际,雨犹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将天际和大地几乎连成了一片。耳边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夜幕中,凌飞扬静静的坐在墓碑前,诸葛明月撑着伞站在后面。

    天地之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唯余两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凌飞扬终于缓缓开口。

    “这里面葬的,是我的母亲。”凌飞扬的声音很轻很轻,但是诸葛明月依旧听清楚了。

    凌飞扬的母亲?!

    诸葛明月的瞳孔倏的紧缩,这里面葬的,居然是凌飞扬的母亲?凌飞扬的母亲,死后不是应该葬在凌家墓地么?怎么会葬在这样一座孤零零的山丘之上?

    “这是母亲自己要求的。”凌飞扬的声音有些飘渺,“是母亲自己要求葬在这里,她坚决不葬进凌家的墓园。”

    诸葛明月心中震惊,却还是没有说话,没有发问。此刻凌飞扬需要的不是追问,他只是需要倾诉。

    “我的母亲是个温柔的人,对那个男人是一心一意。但是在我三岁那年,那个男人纳了妾,对他的妾真是关心至极。对我母亲却冷落下去。那个妾怀孕了,流产了,说是我母亲陷害的。那个男人信了。之后,母亲和我的日子越发难过。母亲是个隐忍的人,这些委屈她居然没有告诉外公他们。”凌飞扬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憎恨。而口中的那个男人,明显就是他的父亲,凌兆天。他却连父亲也不肯叫一声,可想而知心中的恨意。

    “母亲病了,一日重过一日。我还小,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唯有整日整日的守在母亲身边,我怕她,一闭上眼,就再没有睁开的时候。”凌飞扬的声音渐渐有些哽咽起来,“那时候,我只有她,只有她……”

    “我后来才知道,母亲不是没有反击之力,她是伤心了。她还在等待那个男人的回心转意,但是却一直没有等来。后来,她累了,不想再等了。所以,她将小妾没有怀孕的证据命人暗中给了那个男人。”说到这里,凌飞扬笑了起来,只是笑的那么讽刺,那么绝望,“可想而知,那个男人后悔了,觉得冤枉了自己的发妻啊。他立刻赶来,想要道歉。可是,母亲却不愿见他,只说,她死了也不要进凌家的墓地。她要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

    “最后,母亲走了,临死也不愿见那个男人一眼。所以,母亲葬在了这里。那个男人之后对我关怀备至,有求必应。只是,这些所谓关心我只会觉得恶心。这是我母亲用命换来的。”凌飞扬猛的握紧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皮肉中,鲜血混合着雨水,缓缓流下,触目惊心。他却仿佛没有感觉一般,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墓碑。“那个愚蠢的男人,一直以为母亲是因为被误会才伤心,他怎会知道,母亲是因为他的移情别恋才绝望,是因为他的不信任才伤心。”

    诸葛明月静静的听着,心中却对凌飞扬的母亲,暗叹不已。这样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子,本该得到更好的,却遇到这样一个渣男。她最后的决绝行为,却也是让这个渣男一生都愧疚,这辈子都会活在煎熬中吧。这样的奇女子,让人惋惜,让人唏嘘,更让人敬佩。是的,是敬佩,诸葛明月缓缓看向那块墓碑,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女子,心中升起了尊敬和欣赏。还有一丝惋惜。这个女子,其实可以有另外的选择,但是她却没有。想必,她最后的心里,还是有凌兆天的。只是,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吧。

    “我加倍的努力,迅速的成长,就是不愿意待在那个所谓的家里,在那里,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凌飞扬微微直起身子,伸手轻轻摸了摸墓碑,低垂下了眼睑。下一刻,冰凉的手却被一只白皙温暖的手握住。诸葛明月已经蹲了下来,从背包里找出手帕,给凌飞扬手上的伤轻轻包上。

    “你母亲,是想你过的好吧。”诸葛明月也转头看着墓碑,轻轻的叹息,“那么,你应该满足你母亲最后的愿望吧。”

    凌飞扬身子一僵,握紧了手中的手帕。是的,母亲是想自己过的好,那是她最后的愿望。

    “走吧。”诸葛明月召唤出了飓风,骑了上去,冲凌飞扬温婉一笑,“再待在这里,会感冒吧?”

    “我这样的体质,怎会感冒?你才应该注意。”凌飞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也骑上了飓风。他的心,在这一刻,终于平静了下来。

    “凌少,二十个鸡腿!”飓风很淡定的开价。开玩笑,给主人骑就不错了,这个家伙还骑上来,当然不能便宜了他。

    凌飞扬嘴角一抽,认命的点头:“好,二十个鸡腿。”

    “走吧。回家,今晚不回学院了。”诸葛明月拍了拍身下的飓风,飓风脚下一蹬,飞驰出去。

    依凌飞扬和诸葛明月的体质,当然不会感冒。回去以后洗了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就清爽了。

    “你手上的伤,要处理一下,不要感染了。”诸葛明月为凌飞扬的手重新上了药,包扎好,叮嘱着,“不要随意沾水。尽快好起来。”

    “嗯。”凌飞扬看着低着头认真给他包扎的诸葛明月,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微闪,让他有股想摸一摸那睫毛的冲动。心在这一刻,暖暖的。没有人能体会他的心情,当感觉周围是一片冰冷,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头顶的雨却停了。转过头来,看到是那张熟悉的脸庞时,他的大脑,在那一刻,几乎空白。她没有出言相劝,也没有以同情的目光看他,只是静静的陪着他。那种感觉,很平和,很让人留恋。

    “辰龙大赛的选拔是不是快了?”诸葛明月此刻穿着一身洁白的睡衣,给凌飞扬包扎完伤口后就去洗了手,坐了回来,拿过零食开吃了。

    “嗯。是快了。以前都是直接派狂战学院和紫云学院的人参加。这次却采用了推荐制度再进行考核。我听说是你两位师父和清先生的手笔,是他们要求这样的,然后分给了我们天风学院四个名额。”凌飞扬笑了笑,“他们可从未做过这样的事,为了你,他们都破例了啊。”

    “嘿嘿,师父他们还真是不错。”诸葛明月笑起来,又问道,“你知道这次选拔是怎么选拔么?”

    “不太清楚,不过,似乎皇上会亲自主持。这次皇上也很重视的。没多久就开始了,到时候我们就知道了。最近我们养精蓄锐吧。”凌飞扬的脸色有些郑重起来,“这次参加选拔的人,都是全国各地学院的精英。总之,我们可不能丢人。”

    “长孙宁昊那,我们可是答应过一定要入选的。”诸葛明月点了点头,“不过,他那个口气,他不用参加选拔?”

    “不用,他和狂战学院推荐来的人,直接入选。”凌飞扬道。

    这是传说中的保送生啊!诸葛明月立刻明白过来。

    ……

    雨一连下了两天两夜,到了第三天清晨,才渐渐放晴。

    而参加辰龙大赛选拔的学员们,也都到达了京城。

    谁也没想到,这次的选拔,居然由皇上亲自主持,而选拔的地方,居然在皇宫的深宫处的禁地里。

    这个禁地,传说是当初的建国皇帝所留下的,里面的秘密,其实目前为止根本无法摸透。他们这次的选拔,在前两重禁地。只要通过了第二重禁地,也就通过考核。如果在中途坚持不下去,放弃的话,也可以撕毁传送符回来。最后通过的人如果有多余的,那就进行擂台比赛,如果不够,还是擂台比赛,被淘汰的人进行擂台选拔了。

    所有推荐来的学员一共几十个人,都聚集在了这里,看到是皇上亲自主持,很多人都激动万分。

    “各位,请全力以赴吧,希望你们能代表我们丹陵国出战,为我们丹陵国争光。”皇上言简意赅,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就让学员们心潮澎湃。

    下面就是有人专门做了详细的介绍了,将规定等等都说了一遍。

    “我要先说明,这次的考核非常危险,也许会有生命危险。不想参加的现在就可以退出。”一个一脸冷漠的老师没有什么表情的阐述着,“我再说一遍,这次的考核非常危险,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不想死的,现在就可以退出!”

    尽管他的口气非常严厉,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推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不想参加。

    皇上的眼中闪过一抹赞赏。这些学员的勇气可嘉,希望他们进入禁地后,也能一直这样勇敢。

    “踏上这个传送阵,你们就会进入禁地,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拱门,名叫禁地之门,通过以后就能进入第一重禁地,穿过那片区域,那里也有禁地之门,到达以后会发现一个和这里一样的传送阵,只要通过传送阵回来,就算考核合格。”一名老师讲解着考核的规则。

    “这么简单?”一名学员惊讶的说道。

    “简单?哼,等你去了就会知道简单不简单了,我要提醒你们,禁地里处处危机,一个大意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最好都小心一点。”老师瞪了他一眼,严肃的说道。

    “哦。”那名学员吐了吐舌头,不敢多说了。

    “这是传送符,遇到危险就撕碎,马上就能传送回来,中途放弃就失去资格,千万不要搞丢了。”老师一边说一边将传送符一一递到他们的手中,见他们都郑重的放进兜里才收回视线。

    “老师,那万一我们都通过了考核什么时候再进行比试?”一名明显自信心爆强的学员问道。他明显是迫不及待了,而且认为自己一定能通过考核,现在就想知道通过这次考核的话什么时候再进行比试。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那名老师冷笑一声,“等你能安全到达终点再来问这个话吧。”

    听了他的话,所有学员都隐隐的意识到这次的考核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怀着忐忑又期待的心情看着传送阵。

    “还有件事情要宣布,你们都给我听好了。”那名老师异常郑重的说道,“如果有人顺利的通过了第二重禁地,就马上通过传送阵回来,千万不要跨过禁地之门进入第三重禁地,那里的凶险你们根本难以想象,就连我们都不敢进去,而且传送符到了那里也会失效,一旦遇上危险,就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你们根本没有能力走到第三重基地那的传送阵。不要找死,明白吗?”

    “明白了。”学员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大声点,都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所有学员都大声吼道。那名老师这才放下心来。

    踏上那巨大的传送阵,所有人都产生一种与外界完全的隔离的感觉,虽然眼前的景物没有半点变化,但在感觉里,却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

    脚下的传送阵发出微微的颤抖,刹那间一道若虚若幻的光影在眼前浮现,一切都变得那么的虚无,就好像置身于万里苍穹茫茫宇宙,整个身体和心灵都虚浮了起来。

    这种感觉极为短暂,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眼前便出现一片辽阔的草原,入目一片如同水洗般洁净的绿,轻风吹过,嫩绿的草尖上露珠摇动,还闪烁出点点晶莹的水光,一片安宁祥和的气氛。

    可是坐在诸葛明月肩头的夜魅却显得烦躁起来,漂亮的小脸冰冷,翅膀不停的扇动。

    “怎么了?”诸葛明月发现夜魅的异常问道。

    “我不喜欢这里。”夜魅的撅着小嘴说道。

    “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诸葛明月一边举目四顾,一边问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不不喜欢这里,我要回去。”夜魅小脸上露出讨厌的神情,一刻也不想多等,催促着诸葛明月。

    诸葛明月将夜魅召唤了回去,心头疑惑,但也想不出原因,低头看看脚下,传送阵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片松软柔嫩的草地。

    “太神奇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地方。”一名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忍不住惊叹出声。

    来这里的都是各大学院的学员,平均年龄也不过十七八岁,见到有如天堂美景般的草原,脸上也都露出惊讶和感叹之色。

    “美?希望一会儿你还会觉得它美!不要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你是来干什么?”一名男生轻蔑的看了少女一眼,冷冷的说道。

    听了他的话,这些原本还兴致勃勃的学员们心情一下子沉了下来。尽管那名男生的语气神态让人感觉有点不舒服,但他说的却一点没错,这可是禁地,是这次考核的终极考场,而不是悠闲娱乐的旅游胜地,再美的景色都只是表相,暗地里一定处处危机。

    回想起来之前老师的叮嘱,学员们纷纷收敛心神,再不敢大意。望着那片平静美丽的草原,居然没有人赶踏出一步。

    诸葛明月看了看那名面色冷冷的男生,在他的身上,有着其他同龄学员所没有沉静,没有一点浮躁,眼睛里冷酷的光芒绝对不是为了摆酷而刻意伪
都市之暗黑我称王免费阅读
装出来的,而真的是发自内心对世间万物的漠视。而他身旁的几名同伴,虽然不言不语,但不经意之间,也流露出远远超出其他学员的冷静与自信。

    这个人看起来,似乎实力不错。

    就在她看向那名学员的时候,那名学员也朝她看了过来,眼睛里依然流露出轻蔑,也许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令他正眼相看的人。

    诸葛明月淡然收回视线,就象是没有看到他的目光一样,骄傲的人她见得多了,但是,实力才是骄傲的资本。就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有如表面所显的那样的实力了!

    “他叫秦鸿云,来自南方战龙学院,据说修炼的是祖传的劲气秘法,实力为天空初期,他的家族,不止是南方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更是丹陵国历史最古老的家族之一。”见到诸葛明月和那名男生对视的目光,凌飞扬低声的解释了一句。

    诸葛明月的眼光扫过了秦鸿云周围的几个学员,总觉得有些违和感。

    “这人是天空初期了?”诸葛明也收回眼光,那实力确实不错嘛。

    凌飞扬却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对了,飞扬,胖子和耗子现在都晋升为大地级了,你呢?”诸葛明月忽然想起,凌飞扬的实力也有提升,但是到底提升了多少啊?这家伙从来都不会说的,不像胖子和耗子一旦实力提高,就大声嚷嚷,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你猜。”凌飞扬神秘一笑,就是不回答诸葛明月的问题。

    “小气,问你还不说。”诸葛明月瞪了眼凌飞扬。凌飞扬却只是笑,就是不肯说。

    长孙宁昊忽然站到了他们身边。

    “咦,面瘫,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保送生么?”诸葛明月疑惑长孙宁昊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师父让我多加历练。”长孙宁昊面无表情的说道,尽管他心中很疑惑诸葛明月说的面瘫和保送生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没有开口相问。

    “那你站我们这里干嘛?”凌飞扬斜着眼睛看了看长孙宁昊。

    “其他的人不认识。”长孙宁昊回答的简单干脆。这话真是诚实的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在这里确实没有熟人,所以很自然的站进了诸葛明月的队伍。

    长孙宁昊的目光灼灼的投射在秦鸿云一行人的身上,双目有些放光。“他们的战斗力,比自身实力要强。”长孙宁昊简洁的说道。他看出来秦鸿云等人的实战能力很强,如果不是因为这是禁地而他是来参加考核的,也许武痴的毛病当场就要发作,上前挑战去了。

    “消停点。”凌飞扬翻了个白眼。

    长孙宁昊转头看了看凌飞扬,很语气没有波澜,脸上更没有表情:“你变强了。”没有惊讶,没有疑惑,只是平静的阐述。不等凌飞扬说话,他又道,“出去后我们打一场。”

    凌飞扬无语,不理会他了,转身站到诸葛明月身边去了。

    “你们看,禁地之门!”就在这时,一名学员指着远处惊呼道。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辽阔的草原边际,一道巨大拱门在水气阳光下若隐若现,正是来之前老师讲过的禁地之门,只要平安的跨过那道拱门,就能顺利进入下一重禁地。

    “走了,我们出发。”一名学员带着队友朝巨大拱门走去。

    其他的学员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诸葛明月和凌飞扬几人也夹在学员中间朝拱门走去,而秦鸿云的小队却谨慎的落在学员的最后面,显然是想着万一发生危险的时候的有人替他们挡在前面。

    诸葛明月摇了摇头,觉得先前似乎太高看了这人了,他难道就不知道,很多时候,危险是在背后出现的吗?而且,这个做派,真是让人不喜。

    一路平安无事,就连草原上经常见到的沼泽都没有出现过,一群学员们无惊无险,甚至比平常的郊游还要来得轻松惬意。

    那道拱门越来越近了,不用多久,他们就可以顺利的通过这一重考验,顺利进入下一重禁地。但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每个人的心都高悬了起来,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手心里也渗出了细汗。各大学院郑重其事的考核,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通过第一重。

    更近了,耳边甚至能听到其他学员因为紧张而变得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啊!”一声惊叫,最让学员们担心紧张的事终于发生了,但是听到这声惊叫,那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心的心反而沉静了下来,最可怕的不是面临危险,而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什么地方发生危险。

    回头看去,只见一大片乌云铺天盖地的从身后飞来,阵阵尖啸声此起彼伏,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这,这是什么?”一名学员吓得小腿打颤,喃喃的说道。

    乌云转瞬间就到了眼前,竟是由成千上万只黑鸦组成的大军,那疾速扇动的翅膀遮天敝日,投下一片浓浓的阴影,尖锐的勾喙上,闪动着血红的异色。

    “血鸦!是血鸦!”队伍的最后,一名学员惊恐的大呼。

    血鸦!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惊骇之色,这是传说中的一种飞行魔兽,性情凶狠,以其他动物为食,最喜欢吸食血液。血鸦单个实力并不强大,甚至只能算最低级的魔兽,但是它们喜欢群体行动,当千万之只血鸦汇聚到一起的时候,战斗力高得可怕,所过之处,就连凶猛的狮虎都会被它们直接吸成肉干。

    历史上,曾经有过血鸦群攻击人类村庄的记载,所到之处生灵涂炭,不要说人类,就连牲畜家禽都无一幸免,全部变成了干尸。后来各*队联合出动力,终于将所有的血鸦剿灭干净,从此大陆上再也没血鸦的踪迹。

    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禁地之中,见到传说中的血鸦!

    “少爷快走……”走在最后的一名学员将秦鸿云猛的向前推了一把,然后拔出了长刀,刷刷刷劈出一道道劲气十足的刀光,看样子,他应该也有着大地级顶峰或者天空级的实力。片片黑色的羽毛如雪花飘落,上百只血鸦被他刚劲的刀光劈成了肉末,但很快,他就被成千上万乌云般涌来的血鸦群所淹没。

    “走!”秦鸿云大喝一声,拔腿向前飞奔,看都没有往后看一眼,脸上更是没有一丝的痛惜或者不舍,有的只是冰一样的冷漠。他的其他同伴犹豫了一下,也跟着朝前飞奔而去。

    那名被血鸦群包围的学员发出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很快就没有了声息。

    他竟然在这种时候抛下同伴,而且居然面不改色。所有人都在心里感到一丝冰寒,幸亏,没有遇上这样的同伴。

    不用有人发令,所有人都迈开大步的往前跑去。连接近天空级的剑士都顶不住血鸦群的攻击,他们除了跑还能做什么?所有人都开始飞跑起来,但是跑的方式却略有不同,大多数学员这时都顾不上同伴,发疯似的朝前飞跑,但是他们跑的速度,又怎么比得上血鸦飞行的速度,不多时,这些只顾自己逃命的学员就被血鸦群所淹没。

    而诸葛明月、秦鸿云和另外几支只小队,却一边跑,一边保持着阵型,利用手中的武器向飞扑而来的血鸦展开反击,同时整支队伍保持一至向拱门前进,虽然也难免在血鸦的利喙下受伤,但却离拱门越来越近。在这种生死悠关的时刻,同伴间的信任,团队的配合,显得如此的重要。

    惨叫声不时传来,一道道光芒闪烁,不少身处险境的学员见机不妙果断的撕开传送符,退出了考核,但那些稍稍犹豫了一下存着侥幸心理的学员,就没那么好运气了,瞬间被血鸦吸成了肉干。

    “刷!”凌飞扬长剑挥出,身前出现一片有如实质的光幕,在那汹涌的劲气之下,挡在身前的血鸦直接被轰成了血末。

    “这家伙,还想玩神秘,这么快就露馅了!”诸葛明月暗暗好笑的同时,心中大定。跟清先生接触多了,耳濡目染之下,诸葛明月不止实力稳步提升,眼界也比以前要开阔得多了,一般的天空级剑士只要一动手,都别想在她面前隐藏实力。可是现在看着凌飞扬的剑技和劲气,诸葛明月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他的实力了。

    灵魂级,这家伙一定晋升灵魂级了,难怪玩神秘,原来是得意的。诸葛明月欣慰不已,事实上,靠着丰富的经验和精妙绝伦的剑技,以及那破杀剑的坚韧锋利,凌飞扬实力一向都比同级的剑士强出许多。

    凌飞扬站在队伍的最前方,长剑疾挥之下所向披靡,就如一支利箭那锋锐的箭头,足以穿透一切阻碍。他根本不用考虑身后,凭诸葛明月和长孙宁昊的实力,还有值得担心的?更何况,队伍的最中间,还有薛子皓和万俟辰的存在,就算有漏网之鱼,也绝对无法伤害到他。

    在几人的默契的配合下,几人几乎没怎么受伤,快速朝着拱门移去。

    诸葛明月和万俟辰都没有召唤魔宠,面对着扑天盖地的从上袭卷而下的血鸦,他们的魔宠都发挥不出太大的用处,而且以他们的实力,渡过难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没必要这么早就消耗魔宠的体力。

    “啊,救命……”惊恐的尖叫声传来。

    诸葛明月一边挥舞着匕首抵挡着血鸦的攻击,一边分神望去。原来是最先说话的那名十五六岁的少女,她正跌跌撞撞的朝着拱门跑去,却挡住了秦鸿云的去路,秦鸿云根本没有点犹豫,直接将她推向一旁,少女本来就吓得两退发软,一下便被他推倒在地,面对着铺天盖地袭卷而来的血鸦,少女吓得魂飞魄散,连站都站不起来,捂着脸发出阵阵尖叫。

    诸葛明月收回视线,虽然心中也感到不忍,但为了同伴的性命,她必须坚守自己的位置,单靠凌飞扬和长孙宁昊的剑,还无法顶住血鸦的密集攻击。

    就在这时,长孙宁昊一声怒吼,从队伍里一跃而出,来到那名少女的身边,一把拉起少女,将她远远的朝着拱门抛了过去。而头顶,血鸦群疯狂的朝长孙宁昊俯冲下来,眼看就要将他彻底淹没。

    “这个白痴!”诸葛明月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右手挥舞着匕首,左手掏出一瓶药水,一口咬开木塞,朝长孙宁昊头顶砸了过去。

    “轰!”火光乍现,长孙宁昊头发焦黄一片,脸也被炸得漆黑,但血鸦群也被猛烈的爆炸惊得腾空而起,再要扑下来时,长孙宁昊已经趁着这个机会回到了队伍中间。

    终于,诸葛明月和秦鸿云的小队,还有另外两只小队来到了拱门之下,而那些抛开同伴独自逃生的人,全部葬生在血鸦的攻击之下。血鸦群在天空不甘的盘旋了一阵,而后远远的飞走,消失在视线里。

    回头望去,来时不过几百米的路程,却留下了数十具血肉糊糊被彻底吸干了血液的尸体,那惨烈的景象,几乎没有人愿意再看上第二眼。

    “哇!”那名被长孙宁昊救下的少女这时才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放声痛哭,喃喃的说道:“我不去了,我不参加什么考核了,再也不参加了。”一边说着一边撕开了传送符,人影刹时消失不见。

    望着她消失的身影,很多人都在心底自问:自己,还要继续下去吗?

    沉默,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望着拱门的另一边,谁也没有踏出第一步。

    低声和队友商议之后,一名学员站了起来,说道,“我们也不去了,这根本不是我们这样的实力该来的,祝你们好运。”说这话时,他看也没正眼看秦鸿云一眼,只是用眼角余光透出深深的鄙夷。

    秦鸿云却没有一点反映,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仿佛别人的生死,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随着这支队伍的离去,这次来参加考核的学员就只剩下三支队伍,一共十四人,诸葛明月一行加上长孙宁昊五人,秦鸿云的队伍原本也是五人,但是刚才死掉一名成员只剩下四人,而另一支来只丹陵国西南地区的长岭学院,尽管人人带伤满脸血污,但却没有减员,也是五人。

    这才是只是考核的第一关啊,出发时的几十名学员就只剩下这么十几个人,后面还有一关,不知道谁能坚持到最后,每个人心头都沉甸甸的,这处禁地,根本就是一处死地,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脱颖而出获得最后参加辰龙大赛的资格。

    诸葛明月却摸着自己下巴沉思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这次考核必然是严格,甚至是苛刻的。之前进来的时候,老师也说的很清楚,可能有生命危险。可是,这未免太苛刻了。这么多人丢了性命,不合理啊。在诸葛明月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万俟辰他们开口商议了。

    “继续还是退出?”万俟辰问道。

    “还用说么?”薛子皓摸着自己的长弓,一脸的坚定。

    “当然是继续。”凌飞扬沉声说道。

    “继续。”长孙宁昊擦着自己的脸,整理着自己的头发,面无表情的简短说道。丝毫不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有多囧。

    其他的学员相互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坚定,能坚持到现在的人,都是各大学院的精英,都是长辈眼中的天之骄子,都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分的自信,绝对不会轻易退缩。

    休息片刻,几队学员同时站起身,朝拱门的另一方走去。

    诸葛明月这队人也准备起身,诸葛明月却伸手制止了他们。

    “我有话要说。”诸葛明月一脸严肃的看着长孙宁昊,“长孙宁昊,这次考核,既然你选择和我们一队,那么就要有我们是一体的自觉。如果下次你还要逞英雄的话,请现在就告诉我。”

    长孙宁昊深深的低下头去,就在刚才他冲出队伍以后,虽然薛子皓及时补上了他的位置,但是阵型突然打乱,几人都被逼了个措手不及。现在他们身上的伤,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因为他的突然离队而造成的。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长孙宁昊抬起头来。

    “如果还有下次,也许我们就没有机会听到你说对不起了。”诸葛明月郑重而严厉的说道,然后朝拱门走去。

    凌飞扬拍了拍长孙宁昊的肩膀,一言不发走了过去,接下来,是万俟辰,然后薛子皓,他们都拍了拍长孙宁昊的肩膀,似安慰,又似鼓励。长孙宁昊的心一暖,随后跟了上去,步伐无比坚定,无论再发生什么情况,他都绝不再让自己的队友身处险境,再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以往长孙宁昊都是独来独往,生平第一次,他感觉到了同伴之间团结和配合是如此重要。

    十四个人的脚步,几乎同时迈向拱门的另一边。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黄沙漫地的戈壁,滚滚热浪袭面而来,那碧绿的草原,淡淡的清香,悠悠的凉风全部消失不见,一步之差,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他们明白,新的危险和挑战,在等待他们。

    他们将接受新的一番洗礼。

    ------题外话------

    嗯,看正版的妹子们,爱你们,抱住,亲一下~谢谢你们的支持。╭(╯╰)╮么么么么么,无限么么么么么

  • txt下载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txt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