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 第66章 诸葛明月真正的父亲是谁?

    梁柔云冲进来,就看到了诸葛明月他们一行人,然后紧张的跑到了诸葛明月面前,仔细的看了又看诸葛明月,才道:“诸葛明月,你没事吧?”

    “梁老师?”诸葛明月有些发怔。梁柔云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我刚才听说长孙宁昊来找你麻烦,我担心。”梁柔云还有些喘气,但是眉间的担忧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了。“宁昊那孩子,就是个武痴,他是不是找你比试?有没有伤到你?”

    这下众人可算明白梁柔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我没事。”诸葛明月笑起来,摇了摇头,又感激道,“梁老师,谢谢你的关心。”梁柔云和她其实算不上有交情。接触的也并不多,但是梁柔云却是真的关心她。

    “那就好。”梁柔云轻轻的出了口气,然后抬头,却看到一脸苍白的文逸正僵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她。

    “文……文逸……”梁柔云这才发现文逸也在场,她也变了脸色,半晌才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来。

    “嗯,你,你……”文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念念的人忽然出现在面前,那样的毫无预警,让他措手不及。

    “你,最近好么?”梁柔云深深的看着文逸,情绪稍微稳定了下,轻声问道。

    “我……大概算好吧。”文逸也痴痴的看着眼前的梁柔云。

    诸葛明月等人对视一眼,都了然了,这两人之间,有问题。所以他们都很自觉的悄悄挪动脚步,离开了这里。不过临走前,诸葛明月却丢下一句话来:“梁老师,你来我们学院任教就不用站在湖边远眺这边啦,想什么时候看到文老师就什么时候看到啊。”

    梁柔云的脸倏的通红,文逸却是又惊又喜的看着梁柔云。文逸上前几步,站到了梁柔云的面前,说话却变的有些结巴起来:“柔,柔云,你,你经常站在湖边,看这边……我,我其实……”

    梁柔云抬头看了看远去的诸葛明月一行人,终于心一横,勇敢了一次:“其实,你也在想我是不是?”当她自己说完这句话,脸却更红了,红的快要滴出血了。

    文逸在这一刻瞬间愣住,第一次,第一次梁柔云说出这番话来。

    “是是,我,我一直在想你,很想。我无时无刻不想……”文逸的脸也要红的快滴出血了。他从未想过梁柔云居然会主动说出这些话来,她每次都是用那双有着哀伤的眸子看着他,却总是很沉默。

    梁柔云惊喜交加:“你,终于肯说出这样的话了,我以为你还会躲。”

    “你都如此了,我再躲,还是男人么?”文逸心中其实很愧疚。

    “那,那你,欢迎我来任教么?”梁柔云又问。

    文逸惊愕:“来,来任教,你,你……”

    “我早该如此了。我一直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但是,诸葛明月他们的勇敢却让我羡慕,所以,我现在决定,以后不再羡慕他们了。我自己迈出这一步。”梁柔云坚定的说道。

    “我,我当然欢迎你来任教,当然!”文逸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了。他的柔云能有如此的转变,还是诸葛明月他们的缘故?那以后的训练,是不是考虑给他们放点点水?就那么一丁点呢?以往的他们,一个躲,一个驻足不前,所以一直都是没有任何进展。两个人明明心里有彼此,却无法再近一步。如果今天梁柔云不主动,他们这样的状况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于是,解开心结的两个人圆满了。躲在暗处偷看的诸葛明月等人看的是津津有味。没想到魔鬼文逸也有恋人啊。瞧瞧,魔鬼一瞬间变小绵羊啊。

    两人曾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但是十年前,当梁柔云凭借过人的天赋进入紫云学院时,文逸却被拒之门外,两人的交往也遭到百般阻阻挠,最后文逸愤而离去。这是梁柔云一生最后悔的事,在无数个思念的夜晚,她曾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当初她能勇敢一点,那么事情会是什么样的结局。过去的事已经无法改变,但现在,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后悔一次。

    辞职信,梁柔云很快就交到了紫云学院校长的办公室里。

    校长长孙长明正在发火,梁柔云的辞职信就放在桌上,任他怎么劝阻,梁柔云还是坚定不移的离开了紫云。

    “校长,不过就是一个灵魂级的召唤老师罢了,您犯不着跟她一般见识,消消气,消消气。她这种蠢女人,不留在我们紫云学院,反而去了天风那个破学院,是她的损失。走了也好,我们又不差这么个蠢女人!”秃顶胖子褚建在一旁拍着马屁,却不知道自己的话只起到了火上浇油的效果。

    “你懂个屁!”长孙长明正一肚子气没处撒,听了他的话火苗猛窜,连粗口都爆出来了,“你见过这么年轻的灵魂召唤师吗,你知道她父亲是谁吗?她父亲就是紫云学院前任校长梁羽凝,就连我们丹陵国皇帝陛下,都是他的学生,见了面都要尊称一声太傅,你知道她背后有多大的能量吗?”

    “啊!”秃顶胖子褚建的眼睛一向瞪圆了,做梦也想不到,那名一向低调温和的女子,竟然会有这样的背景。

    “还有,蠢女人,你知道她还有个身份是什么吗?”长孙长明脸都要绿了,说话口沫飞溅,吐沫星子都溅到了褚建的脸上,褚建不敢擦,长孙长明继续痛骂,“你知道你口中的梁柔云她母亲姓什么吗?姓长孙!和我一个姓!她母亲是我最小的妹妹,我最疼爱的小妹妹!她是蠢女人,那我是什么?啊?你说,我这个舅舅是什么?”

    褚建额头的冷汗冒啊冒啊,他怎么不知道院长和那个低调的女人是亲戚啊?为什么没人告诉他啊?低调,都是梁柔云低调惹的祸啊。

    “我,我不知道啊。校长,我无心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安慰你。”褚建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算了,算了,你立刻给我下去。再在这里,我怕忍不住揍你!”长孙长明骂的累了,挥手叫褚建赶紧的滚下去。只是,他有个预感,这次的辰龙大赛,会完全不同。以前辰龙大赛都是直接派遣紫云学院的学员和狂战学院的学员参加。这次却采取每个学院有推荐名额,推荐上来的学员们再进行选拔,之后代表丹陵国去参加辰龙大赛。原本天风学院是没有名额的,刚建立的没有任何基础的学院,怎么可能有推荐名额?是邢霖州和苍无涯出手了,强烈要改变这次的选拔方法,然后再强行给了天风学院四个名额。一向不问世事的清云州这次居然也开口声援两大巨头。结果就变成了三大巨头决定了这次辰龙大赛选手的选拔方法。

    就算是长孙长明这次也不得不对诸葛明月感叹一句:有后台就是好啊,有这么多后台更是好啊,有这么多这么硬的后台,是真的好啊!

    诸葛明月当然不知道长孙长明在那迎风感叹,她和众人看着出双入对的梁柔云和文逸,觉得牙酸啊。这两人,能不能顾及点形象喂!梁老师,你拿个手绢在文逸老师的额头擦来擦去,你确定他额头真的有汗么?好像他只是动嘴皮子在操练我们吧?文逸老师,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你含情脉脉的看着梁老师就算了,梁老师给你水喝,你用得着捏着杯子和梁老师的手不放么?还有,你把水差点灌进了鼻子里,还不准我们笑,这是要闹哪样啊?

    “看什么看?”文逸一扭头,又看到他的几名学生在看着他们偷笑,顿时化身咆哮帝,“万俟辰,你的精神力还是太弱,继续召唤,不停的召唤。把精神力用完!诸葛明月,你没吃饭啊?挥个匕首那么轻。继续打,边打边召唤出你的魔宠。凌飞扬,你是剑士啊剑士,全力以赴啊你。薛子皓,你滚的还不够,继续翻滚!”

    万俟辰按照文逸的办法,不断的将精神力全部耗尽,然后再冥想恢复精神力,他感觉精神力确实有长进了。而诸葛明月则是苦哈哈的和凌飞扬对打,边打边默念咒语,召唤魔宠。薛子皓最悲惨,文逸为了让他能面对任何情况都处于最佳状态然后攻击,是想尽了办法。让他跳跃障碍物,让他在地上翻滚,然后找机会射箭……

    他们的成长,是惊人的。文逸有时候都会暗中感叹,这几个人,都是瑰宝,怎么就让自己给遇上了。真是踩到狗屎啊,走大运啊。

    周末,终于文逸给他们放假一天了。

    诸葛明月召唤出飓风,骑着,在京城中晃悠,去买吃的了。而凌飞扬等人,则是瘫在床上补眠。这段时间高强度的训练让他们每天都是精疲力尽,每个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的睡一觉。诸葛明月跑出来买吃的,是因为飓风的伤已经调理好了,他馋了,要吃鸡腿。买好了鸡腿,塞给了飓风。诸葛明月又驱使着飓风去糕点铺那排队买栗子糕了。每次那些排队的人一看到这个骑着风豹的少女,均自觉的让开来,等她先买。

    所以,一会后,诸葛明月就乐滋滋的将几包糕点放进自己的挎包里,自己拿着一包栗子糕吃的眉开眼笑。入口即化,香喷喷的栗子糕啊。诸葛明月拿出一块栗子糕,又看了看蹲在自己肩头那身形娇小的夜魅,还是掰了一半下来才递给了夜魅。夜魅两只小手捧着比自己脑袋小不了多少的栗子糕,先是小心翼翼的尝了口。然后,两眼就亮了。她张大嘴巴,也不顾形象了,咔咔几口吃掉,然后飞到诸葛明月的鼻子前,伸手:“我还要!”诸葛明月笑了笑,又递给了夜魅一整块大的栗子糕。夜魅抱着栗子糕,飞的颤巍巍的,总算降落在了诸葛明月的肩头上,然后放开嘴,开吃!

    诸葛明月很快又召唤出了肥鹦鹉,肥鹦鹉呱呱叫着,一出来闻到了糕点的香味就拍马屁:“主人,我仁慈高贵漂亮的主人……”诸葛明月直接给他塞了快糕点在嘴里。嗯,世界清静了。

    诸葛明月不知道,自己的举动被人全部看在了眼里。在大街的某个旅店二楼,有个人倚窗而立,看着诸葛明月喂着自己的魔宠,他的嘴里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在他清楚的看到诸葛明月耳朵上那枚美的炫目的耳钉后,嘴角的弧度更大了,绝美的异瞳中都是满意。很好,她一直都戴着自己给的耳钉。这个男子,自然便是君倾曜了。

    “主子,那边有头绪了。”身后有人在恭敬的禀告。

    “嗯,走罢。”君倾曜脸上的淡淡笑容,瞬间敛下,转过身去,一脸的淡漠。

    那人跟在君倾曜的后面,临走前看了眼街道上的诸葛明月。这个女子,便是主子另眼相看的人。星幻守护有两件都在她的手里了,只是主子并没有任何举动。现在就这样要离去了?主子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呢?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该考虑的。他们只要按照主子的吩咐行动就行。其他的不该他们管的,绝对不会多说一句。

    ……

    又是痛苦训练的一周。每天都是精疲力尽的瘫倒在床上。

    夜深人静,端木萱已经沉沉入睡。诸葛明月却怎么也睡不着。前几天她已经知道了这次辰龙大赛的名额是怎么回事了。后台硬,是好事。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却有着一丝不甘。她想变强,而不是一直依赖别人!她想要靠自己,想有一天,靠着自己的实力,站在高处谈笑风生,再不是借助别人的力量!

    再修习一会上古体术吧。诸葛明月调匀呼吸,缓缓舒展着身体,开始修炼上古体术,自从经历了白冰平原的历炼之后,她越来越感觉到自身的不足,一旦魔宠受伤,她自保的能力还是太差了,这一次如果不是靠着星幻守护那圣洁的七彩光芒,她毫无疑问就死在了变异暴熊的精神吞噬之下,所以诸葛明月对上古体术的修炼也更加勤奋了起来。

    体内,似乎有一股暖流在缓缓流淌,所过之处一阵舒爽惬意,就象泡在温泉里一样,当这股暖流在体内流转一圈以后,整个身体几乎感觉不到一丝疲惫,充满了活力。

    “这是怎么回事?”诸葛明月不禁大感惊奇,最近一段时间,每当她修炼上古体术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神奇的感觉,以往可没有。

    难道是因为星幻守护的原因?可是同时聚集了星幻项链和玉佩以后,所拥有的特殊效果不是灵魂守护吗?诸葛明月已经亲身经历过灵魂守护所带来的好处,当然不会有半点怀疑。那眼下这种情况又是怎么回事?或者星幻守护还有其他的用处?诸葛明月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了。

    一遍遍的练习着上古体术,体内的那股暖流流动得也越来越快?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悄然涌现在体内,不断的凝聚着,越来越强,压抑得让人难受。

    诸葛明月倏的睁开眼,悄悄起身,直接从窗户飘了下去,直往学院的后山奔去。体内有一股力量,似乎想要倾泻而出。

    后山中,诸葛明月站定后,胸中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猛的一拳朝对面的大树打去。突然之间,她的身体被一道七彩的光芒所包围,拳头娇柔嫩滑的皮肤之外,似乎流动起一层无形的气流。而后,诸葛明月的拳头稳稳落到树干上。

    没有一点变化,大树稳丝不动,甚至感觉不到一点点细微的颤抖,而诸葛明月的拳头表面也依然嫩白无瑕。

    缓缓收拳,身前的大树突然晃了晃,然后轰然而倒,直径粗达半米的树干中间,诸葛明月拳头击向的位置,竟然碎成了一堆粉末。

    看着那堆粉末,诸葛明月的动作僵住了,一脸的惊愕。这,是自己干的?

    就在刚才出拳的一瞬间,诸葛明月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有一股无比强大的令她自己都感觉到恐惧的力量隐藏在体内,象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的封印住一样,以至于她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这股力量的存在。而就在刚才,在星幻守护的作用之下,这道封印被打开了一道小小的缺口,尽管只是小小的缺口,那强大可怕的力量就如火山般猛烈的喷发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诸葛明月上下看了看自己,没有一点变化,突然绽放的七彩光芒也消失不见,体内,如火山爆发般的可怕力量随着那一拳涌出体外,再也没有那种压抑得令人难受的感觉,但道道暖流依然缓缓流淌,迅速补充着失去的能量。

    诸葛明月在草地上坐下来,托着下巴想了很久,隐隐约约中似乎明白了一点:在自己的身体里,潜藏着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但是却被什么东西封印着,所以连自己都不知道,而此时,在星幻守护的作用下,这道禁制被打开了一点点,逸出了一丝力量。

    “仅仅是这逸出的一丝力量就如此强大,如果全部释放出来不知道有多强?”诸葛明月有些激动有些期待的想道,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知道这股力量虽然很强,却也同样可怕,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根本无法驾驭,如果真的现在就打开禁制,也许她自己都会被这股力量直接炸成粉末,就跟那棵大树一样。

    还好,幸亏
荡魔全文阅读
星幻守护目前只打开了一点禁制,逸出的这一部份力量是诸葛明月勉强可以使用的,不过,如果禁制继续被打开,那么逸出的力量她就不一定能掌控了。

    看看那从中而断的大树,再看看自己的拳头,再想想可能出现的可怕后果,诸葛明月是又喜又忧。

    对于这股隐藏力量的来源,诸葛明月自然也充满了疑惑,她有一种直觉,这股力量或许跟自己的身世有关,但是在没有足够强的实力之前,那个其实不该称作父亲的男人绝对是不会把身世之迷告诉自己的。

    不管怎么样,只有提升实力才是唯一的道路,只要有了足够强的实力,才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彻底的驾驭那隐藏的力量,彻底化为己用,也才有可能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迷。

    于是,诸葛明月的修炼也更加勤奋起来。

    一连许多天过去了,诸葛明月的上古体术越来越熟练,那股逸出的力量也渐渐的被她融合在体内,收发由心,真正的成为了她的力量。而与此同时,她的召唤术也没有搁下,又掌握了几个新的辅助咒语,飓风对于附加技能也完全融会贯通,连体型都跟着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变得更加的强壮威武,那一身祥云般的花纹更加的神秘而迷人,充满了兽中王者的威严,也充满了兽中贵族的优雅。

    诸葛明月更惊喜的发现,随着自己上古体术的提升,不止力量变强,精神力也在上步上升,也许不用多久,她就能晋升到天空级召唤师了。

    这样的修炼速度,别说让万俟辰等人望尘兴叹,就连苍无涯都差点乐掉了大牙,每天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见了邢霖州更是鼻孔朝天,气得邢霖州差点就炸了他的召唤师协会。

    ……

    皇宫中。

    诸葛傅云在总领事的带领下前方皇上的书房。

    “傅云,你自己小心些。皇上的脸色很难看。”总领事出声提醒着诸葛傅云。他不知道皇上的脸色那么难看,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皇上找诸葛傅云绝对没有好事。他和诸葛傅云的私交很好,所以出言提醒。

    “知道了,谢谢。”诸葛傅云平静的笑了笑,如果他没有猜错,就是为了那件事了。

    “你们之间,还需要谢。总之,你自己小心应付些。”总领事还是关切的叮嘱着,说话之间已经到了书房门口。

    “启禀皇上,诸葛大人已经带到。”总领事在外面恭敬的开口禀告。

    “让他给我滚进来,其他的人全部退下!”皇上狂暴的在里面怒吼。

    总领事心一沉,担忧的看向诸葛傅云,诸葛傅云却是微微一笑,冲总领事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担心。

    总领事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却没有办法,带着侍女侍从们就此全部退下。诸葛傅云轻轻的推开了书房门,走了进去。

    “关门!”皇上的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

    诸葛傅云一脸平静的关上了门。

    “啪!”茶杯直接在诸葛傅云的脚边开了花,茶叶和茶水溅了诸葛傅云鞋子上都是。

    诸葛傅云依旧面不改色,定定的站在那里。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啊?是不是!就瞒着我是不是!明月是她的女儿是不是?”皇上怒气冲冲,砸了一个茶杯在诸葛傅云的脚边后,还不解气,找到砚台,又砸了过去。

    这回诸葛傅云躲了,开玩笑,被茶杯砸到不会受伤,可是砚台那么重的玩意,砸到了还有好么?

    “你还敢躲,你还敢躲?”皇上气的要命,直接冲下来,揪住诸葛傅云的衣领,“你说,明月是不是她的女儿?”

    “是。”诸葛傅云脸色平静。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上不知是气的还是激动的,连朕字都不用了,一口一个我字,“我就知道明月是她的女儿。长的那么像!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明月?居然给她弄个私生女的身份,你居然那么对她?让她承受那么多的羞辱,让她有这样见不得光的身份,让她受那么多委屈!你怎么不告诉我明月是她的女儿!如果我知道,我知道的话……”

    “你就封她个公主,当你的义女,享受荣华富贵,万人敬仰。然后呢?勾心斗角,受约束。你不在皇位后呢,谁保护她?如果有这样显赫的身份,暴露了呢?你能保护她?”诸葛傅云接过了皇上的话,很平静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皇上愣住,怔怔的看着一脸平静的诸葛明月。良久,缓缓的放开了揪着诸葛傅云衣领的手。最后一句,恍如锋利的刀子一般戳进他的心窝。

    你能保护她?

    皇上颓废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保护她?

    当年连那个人他都没有力量去保护,现在这个人的女儿,他还是没有办法保护么?

    皇上不吭声了,沉默的坐在了地上,一言不发也不理会诸葛傅云。

    与皇上相交多年的诸葛傅云知道,皇上这是在生闷气,是在生他自己的气。

    诸葛傅云唯有缓缓的蹲下来,坐在了皇上的对面:“龙飞,你应该知道的,她的愿望就是希望明月能平安健康的生活下去。所以,明月现在的身份,也是她提出的。”邢龙飞是当今皇上的名字,已经有多久诸葛傅云没叫过这个名字了,他也不记得了。

    “她,真是……”良久,皇上才缓缓的叹息,“她怎么就这样忍心对待明月呢?那是她唯一的孩子。”

    “她想明月平安。”诸葛傅云缓缓说道。

    “是啊,平安,平安啊。”皇上轻轻叹气,忽的又抬头瞪着诸葛傅云,“那她,最后怎么……来了京城,而且……”

    “我总是想着,让她最为平淡的生活,才能让她一生平安。可是,你忘了,我也忘了,明月毕竟是她的孩子。她会慢慢的绽放她的光华,苍枫城太小,留不住她。”诸葛傅云轻轻摇头,“我没有告诉她她的身世,在她能保护自己之前,我都不打算告诉她。”

    “也好,这样也好。”皇上有些颓废,却又有些放下心来,这样,能保护好明月也好。

    诸葛傅云见皇上终于想通,也舒了口气,正要扶着皇上站起来。却不料,一个拳头就冲他的脸面而来。

    “你个王八蛋,什么都不告诉我!她后来还交代了你什么?你居然一声不吭,瞒我这么多年!”皇上直接一拳砸在了诸葛傅云的眼窝上。

    ……

    三个小时后,诸葛傅云捂着自己的右眼窝,出宫了。皇上神清气爽的从书房出来,他出了气,心里爽了。

    “来人。”皇上伸了伸懒腰,惬意的眯着眼睛。

    “在。”总领事立刻麻溜的跑过来了。

    “去,宣诸葛明月进宫。哦,不,是去请,态度给朕好点!”皇上心情看起来非常的好,这让总领事异常不解。皇上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诸葛明月看到皇宫的总领事站在她的面前,说了皇上的旨意后,她还是迷糊着的。皇上忽然宣她觐见,这是什么原因?

    “总领事,皇上召见明月,是为了什么事,你知道么?”凌飞扬的眼里都是担忧。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绝对不是坏事就是了。”总领事说的是实话,他也不知道皇上忽然召诸葛明月进宫是为了什么。但是皇上的表情很高兴,而且在自己刚离开,就听到身后皇上在吩咐人去打听诸葛明月的喜好。

    诸葛明月疑惑不已,还是跟着总领事进了皇宫。她不明白,皇上怎么会独自召见她的,是为了什么事呢?

    总领事带着诸葛明月进皇宫后,就有人迎上来,说皇上口谕让总领事将诸葛明月带到御花园。

    御花园此时一片宁静,青翠的树木,五彩缤纷的花朵,微风出来,水池荡起一圈圈的波浪。在前方,水池上的亭子中,皇上坐在那里。等诸葛明月走近,皇上激动的站了起来,然后挥手,让众人全部下去。

    诸葛明月看着两眼发光的皇上,心中直打鼓。这丫的到底想干嘛?

    “来,来,明月。”皇上冲诸葛明月招手,露出自以为非常慈爱的笑容。

    这笑容却看的诸葛明月心里毛毛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来,明月,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皇上脸上那笑容啊,真是晃晕了诸葛明月的眼。这一幅慈父笑容的表情是要闹哪样啊?还有,皇上怎么自称我了?自己和他很熟么?上次不是见过自己了么?

    “快过来,孩子。”这回皇上温柔的语气,直接将称呼从明月跨越到了孩子。

    诸葛明月心中一抖,缓缓挪动着上前了。

    “来,快坐。”皇上让诸葛明月坐下,又立刻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看,你喜欢的栗子糕,还有玫瑰糕,还有烤肉串,嗯,还有烧卖……都是我让人刚买的,快吃吧,还热乎着。”

    诸葛明月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她甚至很想去摸摸皇上的脑袋。是不是发烧了?

    “我和你母亲,是故人。”然而,皇上下一句却让诸葛明月愣住了。

    故人?和母亲是故人?母亲的故人,这么多?这次的故人是坐在最高位置的皇上!母亲到底是什么人?

    “皇上,和母亲,是故人?”诸葛明月有些发怔,喃喃的问道。

    “不错,我和你母亲,是故人……”皇上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有再看诸葛明月,而是抬头看向了遥远的天际,语气在渐渐变的怅惘,甚至有些虚无缥缈起来,眼神中是深深的怀念。

    诸葛明月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皇上此刻正处于怀念中,打断他并非好事。

    良久,皇上终于回过神来,转头看着诸葛明月,微微一笑:“明月,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其实,苦的人是诸葛家主,他为了保护我,为我安排了这样一个身份,却让他自己承受家人的误会和无穷的压力。”诸葛明月想起诸葛家对诸葛傅云的误会,心中是有愧疚的。曾经她以为诸葛傅云是个混账,是个不合格的父亲,所以对诸葛傅云,诸葛明月的心中是很不满的,导致她在对上诸葛清莲那群人的时候就完全没有手下留情了。结果没想到诸葛傅云是为了保护她才这样。所以诸葛明月心中当然有愧。

    “那是他活该!”诸葛明月还处在愧疚中,皇上却斩钉截铁恶狠狠的来了这么一句。

    啊?诸葛明月又怔住了,她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皇上的思维了。

    “好了,不提他。”皇上很嫌弃的说道,接着又立刻变脸,笑成一朵花,“明月啊,你缺什么告诉我啊,我让人给你准备。还有没多久就是辰龙大赛的选拔了,你准备好没有啊?”

    “我不缺什么,谢谢陛下。”诸葛明月轻轻摇头,“我和我的同伴在积极准备着。辰龙大赛我们一定会拿到出赛资格的。”

    “嗯嗯,一定会的。”皇上点头,然后亲自为诸葛明月倒上了一杯茶,“来,喝茶。”能让皇上亲自倒茶的人,估计是不会超过一只手的数字,诸葛明月就是其中一个。

    “谢陛下。”诸葛明月端起茶却没有喝,茶水升起淡淡的水雾,眼前有些迷蒙,诸葛明月犹豫了下还是开口了,“皇上,母亲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皇上一愣,旋即笑了起来,缓缓的一字一句的道来:“她啊,是个很了不得的女子。那天就那样忽然的出现在我和傅云的面前。当时,我还只是个不得势的王爷,那日被父皇训了,我心情不好,傅云正在安慰我。你母亲忽然出现,我认为她胆大包天,居然敢对我不敬,所以,我厉声呵斥,结果……”

    皇上的脸上笑容忽然变的怀念和温馨起来。

    结果呢?你倒是说啊你啊!诸葛明月心中催促。母亲和皇上还有诸葛家主,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啊?

    “结果我被狠狠的打了一顿。真是被打的天晕地旋。你母亲边打我还边说从没人敢这么吼她,说我欠揍,说要打的我爹娘都认不出我来。”皇上笑着说出来,明明是讲述很没面子的事,他脸上的笑容却是那样的温馨。

    诸葛明月有些哑然,这个母亲的性格,好像很彪悍啊?

    “要知道,那个时候,诸葛傅云是大地级的召唤师,而我,是高级剑士。结果,我两被打的趴下,毫无还手之力。是真的趴下。我至今还记得,她一手叉腰,脚踩在我背上的情形。”皇上丝毫不觉得丢脸似的,说的是详细至极。眉间居然有一抹柔情闪过。

    诸葛明月敏锐的捕捉到了皇上的这抹变化。皇上和母亲,难道还有什么渊源?

    “你母亲是天下间最好的女子。”皇上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诸葛明月,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你的母亲是谁。我能告诉你一些可以告诉的。在你没能力保护自己之前,我也不会说太多的。”

    诸葛明月用力点头,从皇上刚才讲述的那些,她越发对母亲有了兴趣。她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子?

    “可是,我和傅云,其实都不知道她是谁。”皇上却自嘲的笑了笑,有些失落的说道,“她忽然出现,犹如一个仙女一般,帮助了我很多,后来却突然消失。我只知道,她的名字里,有个玦字。她叫凤芜玦。”

    “当时,她怀着你。我以为她彻底的消失了,没想到,你还留在这里。”皇上微笑着,“那日的宫廷宴会,我一看到你,就怀疑了。你和她长的真的很像。所以,我派人去调查了你,然后发现了诸葛傅云那个混蛋,对我隐瞒了你的事……”

    “为什么?”诸葛明月觉得脑子有些混乱,但是隐约似乎有条线,贯穿着一切。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皇上和诸葛傅云在年轻时候,似乎就是很好的关系。后来,遇到了怀孕的母亲?再然后,母亲帮助了皇上?接着母亲生下她,不见了?那,父亲是谁?真正的父亲是谁?

    “你母亲说,有她都无法对付的敌人。所以,要诸葛傅云保护你。我没想到他的保护方式是这样。让你受苦了,孩子。”皇上心中当时是焦虑的。那样的奇女子,居然也有无法应付的事。那是怎么样强大的敌人啊?连她都无法应付,就不要说他和诸葛傅云了。那个时候,他深深的恨着自己的无能。无法帮助她,唯有任她就此消失。皇上心中叹气,诸葛明月是诸葛傅云私生女的身份,还得继续下去。为了,保护眼前的少女。

    “皇上,我能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么?”诸葛明月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题外话------

    有没有人萌长孙宁昊那个面瘫的?哈哈。留言太多,无法一一回复,大家见谅。因为码字码的我头晕眼花。万字更新要保持是件吃力的事啊。

  • txt下载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 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全文下载,txt下载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